聂蓉吧 关注:18,088贴子:694,439

回复:【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月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2楼2017-08-02 13:12
    盛装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3楼2017-08-02 13:34
      太医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7-08-02 13:34
        日常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5楼2017-08-02 13:35
          科科是我老公宣誓一下我头像的主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7楼2017-08-02 16:59
            将军府
            盖聂心中疑惑不解的,从宫中回府。沈叔正在院前扫地。
            见盖聂回来,沈叔放下扫帚,走上前道
            “将军,今日老奴把银钱给玉娇姑娘,让她出府。
            可她,非得等将军回来。亲自向将军道谢才行!这”
            “嗯”盖聂挥手打断他,只自顾进了厅中。
            “玉娇见过将军!”
            那侍女玉娇见盖聂进厅,连忙施礼娇声道。
            只见她穿件红蓝相接的襦裙,头上梳了个别致的发髻,带上二朵翠绿色珠花,特意打扮了一番。
            “玉娇姑娘,沈叔既已同你说明情况,为何还不肯离去?”
            盖聂面色如常,只冷漠的开口说道。
            “将军,是奴婢不好,奴婢不该任性的,可奴婢如今举目无亲,又无夫家,实在无处可去啊!
            将军,你就留下奴婢吧!”
            玉娇忽然跪倒,哭着向盖聂求情。
            “玉娇姑娘,将军府本就不需侍女。
            如今你得了自由身,出门去了,自寻个好人家,天高地阔的岂不更好?”
            盖聂实在有点无法理解,为何这侍女哭的这般伤心。
            难道这世上,自由之身不比卖身为奴要好?
            沈叔之前说,这侍女对能否嫁人之事,极为看重,如今能出门嫁人,怎么又好似悲痛欲绝了?
            “不,奴婢不想嫁人,奴婢愿意在府中照顾您和天明少爷。将军你就成全奴婢吧!”
            只见她,言辞恳切十分可怜的说道。
            “本帅独来独往惯了。
            并不需人照顾。
            天明,早晚会长大,且现在还有沈叔在府中照料,姑娘还是趁着天亮,早些离去吧!”盖聂不近人情的冷声拒绝。
            “将军”玉娇不死心的又唤道。
            盖聂忽然想起一事,也不再搭理她,只转身回书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7-08-02 18:37
              宣鹤宫
              端木蓉今日刚到宣鹤宫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一个有些壮实的异族女子,拦住她道“你是哪里的?这是韩亚的宫殿。”
              韩亚?端木蓉一脸疑惑的望着她。
              “公公,这里有个不好的人!”那异族女忽然朝身后大声唤道。
              宣鹤宫内的李公公,应声出来。
              李公公自是认得端木蓉的,只看她被人拦住。
              赶紧小跑过来,尖利的嗓子训斥那女子道
              “放肆,你可知这是何人,耽误了太后的病情,拿你是问!”
              又谄媚的对端木蓉道“端木神医受惊了。”
              “多谢公公解围,无妨,快些进去,替太后诊治吧!”端木蓉神情清冷的点点头道。
              “端木神医请!”李公公引她进殿。
              那异族女子瞠目结舌的在身后看着。
              暗道,这个波伊是什么人?
              竟然有韩亚的公公来接她。
              到了门口,李公公又让端木蓉在门外稍等片刻,自己前去内殿通报一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7-08-02 19:06
                宣鹤宫内殿
                太后靠在软椅上。满目慈祥的看着,趴在自己膝盖上撒娇的女孩。只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莲儿,如今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似的。”
                “嗯,可莲儿就是最喜欢姑妈了,就想和姑妈多亲近。”那叫莲儿的女孩,抬起头,眨巴着水灵的眼睛,撒娇道。
                “哈哈,嗯,姑妈也最爱莲儿了。”
                “太后,端木神医来了!”李公公进的内殿,恭谨小声的回禀道。
                “嗯,让她进来吧!”
                “是,太后。”李公公应声退出内殿,去门口通传。
                “端木蓉参见太后!”一见殿,端木蓉就下跪施礼道。
                “起来吧,端木神医。”
                “谢太后!”端木蓉起身抬头。
                才看见靠在太后身上,可爱娇俏的女孩,此刻正歪着脑袋,打量自己。
                “姑妈,这个姐姐是表哥的皇妃吗?”红莲歪着脑袋,回头问太后道。
                “哈哈,莲儿瞎说了。这是端木姑娘,是替姑妈治病的神医。”太后笑着解释道。
                端木蓉面色清冷如常的站在那。也不说话。
                “姑妈生病了吗?现在好了吗?”红莲关切的问道。
                “嗯。好多了。谢谢莲儿了。”太后欣慰的看着她道。
                “要是知道姑妈生病了,莲儿就把非哥哥带来,给姑妈看病了。”红莲有些懊恼的撅着嘴道。
                “哈哈,嗯,姑妈谢谢莲儿了。”
                见太后和红莲,聊的甚欢。端木蓉也不好出声打扰,只安静站那。
                “端木波伊,你快过来吧!”红莲扬起娇俏的脸蛋,对端木蓉吩咐道。
                端木蓉见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也不好同她的无礼生气,只低头上前诊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7-08-02 19:35
                  太医院
                  端木蓉刚从宣鹤宫回转,一进院。
                  就见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竹儿,站在院内,同秀儿正在说话。
                  “端木神医回来了。”见端木蓉站在门口,竹儿立马迎上前道。
                  “嗯,竹儿姑娘有事吗?”端木蓉客气的回应了句。
                  “皇后娘娘召奴婢来,请端木神医去宫中一聚。
                  顺便替公主殿下把把脉,公主近日有些不太舒适。”竹儿恭敬的回道。
                  “为何不请太医前去?”端木蓉疑问道。
                  “哦,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公主身躯娇弱,且是女子,太医们请去,恐有不便之处。
                  这才请端木神医前去。”竹儿说话声音轻柔,听着十分客气有礼。
                  端木蓉听她回话,也不好回绝,只得换身衣服。随她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7-08-02 20:57
                    锦绣宫
                    端木蓉随同竹儿进的殿内。
                    只见端木青鸾端坐于凤座上,温声同身侧姿容绝丽的成平公主说着什么。
                    端木蓉进的殿内,俯身下跪行礼道“端木蓉参见皇后,公主殿下!”
                    “蓉儿来了,起来吧!”端木青鸾笑着对她说道。
                    “谢娘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7-08-02 21:14
                      “几日不见,蓉儿看着又清减了些,可是哪里不适?”端木青鸾温柔的对她问到。
                      “多谢娘娘关心,蓉儿只是有些没胃口。”
                      端木蓉心说,秀儿每日到锦绣宫,将自己的日程,吃了些什么,都一一回禀。皇后娘娘又何必多此一问。
                      面上却仍旧是清冷如常的神色。
                      “嗯。看来这天气渐凉,身子倒的确易感不适。成平公主今日也说,不太爽利。蓉儿既来,就顺便替公主殿下把把脉。”端木青鸾说完。看向坐在身侧的成平公主。
                      成平公主略一颔首,温声回道“多谢皇嫂关心”。
                      又转过头,看向端木蓉客气道“如此有劳端木神医了。”
                      “公主客气!”端木蓉略一施礼,回应道。
                      “那蓉儿就随公主去云仙阁问诊一番,千万不可懈怠。待诊断结束,同公主一道来锦绣宫用膳吧!”端木青鸾说完,招过竹儿,吩咐陪成平公主回去。
                      “是,蓉儿谨记!”
                      “皇嫂,那婷儿先行告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7-08-02 21:38
                        景华阁
                        “孤听闻,赤火国红莲殿下今日来了宫中?六王可知此事啊?”
                        皇帝一身玄色龙纹服,负手立在景华阁中,对身后卫庄问道。
                        “确有此事,太后思念心切,今日红莲殿下刚刚入宫,就被招去了,还未来的及,觐见君上!”
                        “哦,孤听闻,这红莲殿下是韩王最疼爱之女,不知怎么忽然竟将她送进了宫中?”皇帝声音冷硬。听着让人发麻。
                        “韩王是太后亲弟,平日里也多有孝敬。
                        此番听闻太后抱恙,心中焦急,想到太后平日里,十分喜爱侄女。就急急修书给臣弟,将红莲殿下送进了宫中。还望君上恕罪!”卫庄声音恭敬且沉稳,只说完,微一躬身,施礼请罪。
                        “好了,孤也没有怪罪六王之意。”皇帝语气稍松,又接着道“韩王手下几大部落常年争战,九位世子更是纷争不断。
                        孤,只是不希望,我大图,有别有用心之人,参与其中。”
                        “君上放心,若是臣弟知道,何人有异心,定会斩草除根,保我大图安稳。”卫庄神情严肃的拱手承诺道。
                        “好。孤有六王如此忠心,实是大幸。
                        现下无事,六王就先回去吧!
                        明日孤招盖将军前来,同你二人相谈。”
                        说完,只背对卫庄,负手而立,再无一语。
                        “臣弟告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7-08-02 22:04
                          云仙阁
                          端木蓉随同成平公主鸾驾,前往云仙阁。
                          只见这云仙阁,竟是凌空而起的一座精致阁楼。
                          外观金光闪闪,琉璃玉瓦,在蓝天之下,仿似那云顶天宫一般,玄妙无比。
                          阁楼从低往上,一层比一层宽阔,阁楼中,还建造了一座登云梯,可直接将人送往要去楼层。
                          公主和贴身宫女们先行上梯,端木蓉同身后太监一道。
                          这云梯外观通透,竟是水晶制成,由内向外望去,可看见锦绣宫全景之貌,亭台楼阁,花园曲廊,皆被落在脚下。
                          端木蓉也是第一次乘云梯,不禁好奇打量了一会。
                          直到太监提醒她,公主寝室已到,才回神出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7-08-02 22:17
                            二个粉衣宫女,正垂眉低首,站在寝室门口,见端木蓉过来,躬身施了一礼,引她入内。
                            成平公主已换了身常服,鹅黄色的百鸟流仙裙,肩披一条流光溢彩的淡纱披帛。
                            头发梳了个秋云髻,发间斜斜插着一根粉贝雕花镶玉石珍珠步摇。
                            轻敷罗面,红唇娇艳。
                            此刻躬身侧躺在软榻上,白皙玉臂撑在头侧,十分慵懒魅惑。
                            端木蓉对她施礼,她也只顾闭着眼,轻声道
                            “起来吧!本宫近日身子不适,还望端木神医尽心些了。”
                            端木蓉轻声应了一句,上前,伸手诊脉。
                            片刻后,只声音冷清道
                            “公主无甚大碍,无非有些水土不服,按照旧时习惯,饮食作息就是!”
                            “端木神医这话,是说本宫不适合待在宫中?”成平公主语气轻柔,却言辞有些恶劣问她。
                            “公主恕罪,端木绝无此意。
                            不过公主之症,的确是因宫中气候饮食引起。
                            若公主不信,大可再寻太医过来问诊。”
                            端木蓉神情清冷严肃。面上并无半分戏谑之色。
                            “哦,那照神医之言,此症若想缓解,本宫是得离开宫中了?”
                            “端木并无此意,还望公主不要多心。”
                            “端木神医,身为医者,自当如实相告。
                            本宫也觉得此话有些道理。
                            不知端木神医可知这宫外,可有适合本宫养身之处啊?”
                            成平公主声音软柔,听着十分舒服。
                            端木蓉却没心思考虑什么养身之处,只想着,这公主性格刁钻,不好多言。
                            只回话道“端木自幼离家,极少在京城久待,实在不知该向公主推荐何处。”
                            “哦,那不知端木神医,觉得,将军府如何?
                            本宫听闻将军府内,有片竹海,环境秀美,同广南之境更是十分相似。”
                            成平公主忽然神色探究的向她问道。
                            端木蓉一时愣住,不知她好好的怎么扯上将军府,更何况自己也未曾到过将军府,怎么知道这劳什子竹海。
                            只恭敬的回答道
                            “若是如此,那倒是个好去处,不过端木从未去过将军府,也不知这竹海是真是假。”
                            成平公主见端木蓉一直神色清冷,却在听自己提到将军府时,面上立时有了诧异之色。
                            顿时心中觉得端木蓉十分碍眼,却只继续道
                            “本宫听闻,端木神医同盖将军,私交甚笃。原本还想着能让端木神医,替本宫行些方便那。”
                            听到这,端木蓉心中大雾消散。原来,这位公主自初见起,就处处刁难,是因为盖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7-08-02 22:56
                              补充说明下,红莲她们来自赤火国,所以楼为了区分中原和异族番邦,瞎创了些名词。
                              目前文里出现的韩亚是太后,端木波伊就是端木姑娘的意思。
                              后续可能会出现别的国度,可能会再瞎创些鬼话,到时候楼再统一说明。
                              望大家不要介意楼主的脑洞太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7-08-03 00:01
                                端木蓉心中实在郁闷,心道这宫中流言实在可怕。
                                空穴来风的事,竟能有鼻有眼的传到这公主耳中。
                                还引得她对自己如此不满,处处为难。
                                “公主误会,端木同盖将军并无私交。不过是宫中谣言罢了!还望公主谅解。”
                                端木蓉清冷如常的回到。
                                “哦,那,不知端木神医看盖将军为人如何?”
                                成平心中不满,语气中也是有了些质问之意。
                                “端木同盖将军不过几面之缘。
                                且盖将军是朝中重臣,端木不敢妄言!”
                                端木蓉十分恭敬,回话也极得体。
                                听来真好似,同盖聂并无相熟之意。
                                成平心中暗道
                                “这端木蓉果然巧舌如簧,就是不直面本宫质问,好,那我就看看,就凭你,如何能同我争些什么!哼!”
                                “端木神医,是本宫刚才失言了。还望端木神医不要放心里。”
                                成平轻声柔弱的对端木蓉道。
                                “公主客气,端木不敢。只是这宫中流言蜚语颇多,公主被之所扰,也属正常!”端木蓉恭敬的回答。
                                “嗯。是本宫的不是,没有善加辨别,就来同端木神医置气了!”
                                成平公主语气轻柔,听着颇为舒服。
                                端木蓉轻轻摇头,表示无碍。
                                却听成平公主略有停顿,接着言辞生硬道
                                “这宫中流言虽是空穴来风,不过端木神医还是,要注意些姑娘家的名节。且盖将军如此人物,想必也不想同端木神医,在这流言中纠缠!”
                                对她暗讽端木蓉但无在意,只是有些吃惊,堂堂一国公主,千金之躯,竟然如此直接了当的,在自己面前,表达对男人的思慕。
                                该说是这公主娇蛮爽直,还是这盖聂的确气度不凡,竟能惹公主为之侧目?
                                “是,端木记住了。多谢公主赠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7-08-03 07:22
                                  诊完脉,端木蓉随公主鸾驾,去到锦绣宫用膳。
                                  全程都是皇后同公主,姑嫂和睦,相谈甚欢。
                                  端木蓉只被晾在一边,用完膳,就直接告辞回去了。
                                  端木青鸾也没做挽留,只让她,有时间多来锦绣宫走走,也能顺便替公主殿下,调养调养身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7-08-03 07:28
                                    太医院
                                    第二日,童公公传旨来说,太后今日要同帝后,公主,红莲殿下,在宫中设宴相聚,让端木蓉不必去宣鹤宫诊脉。
                                    秀儿也被召回了锦绣宫,一大早就不见她人影了。
                                    端木蓉一人倒乐的清闲,只起来后,就晒起药草,一人在石桌边下起棋来
                                    “端木神医!”熟悉的男子声音,忽然从院门口传来。
                                    端木蓉应声回头。看盖聂穿着月白色常服,立于院前。
                                    “盖将军怎么来此?”端木蓉冷冷的看着他道。
                                    “盖某今日来,是有事相谈。”盖聂也不多言,只上前,恭敬的开口道。
                                    “哦,那不知盖将军,今日又是来为谁家的女子,感谢赠药啊?”
                                    端木蓉回头,执着手中黑子,盯着棋盘,干脆的落下一子。
                                    “端木神医,此话何解?”盖聂疑惑的问道。
                                    “盖将军,既有事相谈,那便快说吧?免得端木又被卷入纷争之中。”端木蓉语气清冷,面上有些脸色不佳,盖聂站在身后,也看不见她的神情。
                                    盖聂略停顿了会道“盖某记得神医,之前曾言,若盖某知道了些事情,还望相告,不知神医现在可有时间,听盖某说明?”
                                    端木蓉落子之手,忽停。
                                    二人沉默片刻,端木蓉语气十分深沉冷漠的说道“若是盖将军能相告,端木自是感激不尽。只是这宫中是非之地,恐怕不宜相谈。”
                                    盖聂听她这么说,也略有诧异,这端木神医看似不通人情,
                                    倒却是心思细腻。
                                    盖聂拱手言道“过二日,便是中秋了。
                                    太后今年因身体抱恙,早已安排好,要去灵山寺礼佛,盖某会随行护卫。端木神医是太后贴身大夫,想必也会相随而去。”
                                    端木蓉也不说话。只轻轻点了点头。
                                    盖聂见她明白,也不再多言,只拱手施礼,告辞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6楼2017-08-03 07:55
                                      宣鹤宫
                                      太后端坐上首,帝后围绕太后身侧。成平公主,红莲殿下,六王卫庄都坐于下首,齐聚在延年阁中。阁中的橡木雕花桌上,放着形色各异,香气四溢的珍馐美味,美酒小食。
                                      太监宫女立于四周,尽心服侍。
                                      太后同皇帝说话谈笑,其余人更是随声附和,恭敬孝顺,共享天伦之乐。
                                      除了有些愣怔好奇,直直盯着卫庄,看个不停的红莲。
                                      太后余光见红莲异样,出言问道“莲儿,怎么了?可是膳食不合胃口?”
                                      “啊,没有,姑妈,我只是看着庄表哥,头发有些意思?”红莲也不避讳,只盯着卫庄的银发,出声回答。
                                      “哈哈,你这丫头,不好好吃饭,竟想些古怪的心思。六王是你表哥,又是王爷,你盯着他成何体统?”太后嗔怪一句。
                                      卫庄倒浑不在意,只顾夹起一块灵芝烩鹤舌,品尝起来。
                                      “哦,莲儿知道了。我又没说庄表哥长的难看。”红莲有些委屈的低头道。
                                      “哈哈母后,红莲表妹果然纯真可爱,惹人喜欢。”皇帝倒是朗笑出声。
                                      “是啊,红莲殿下长的可爱娇俏,性格也如此讨喜,怪不得母后,如此喜爱这个侄女啊!”皇后立马附和道。
                                      “好了,你们可别夸她了。若是再不教训她几句,以后也不知谁敢把这鬼灵精的丫头娶回家去。”太后看她一眼,笑着轻骂了一句。
                                      “母后,红莲殿下如今尚还年幼,再过二年,想必就是温柔似水了,倒是就怕母后不愿意将她嫁出去了。”端木青鸾神情愉悦的玩笑道。
                                      “嗯。皇后说的也在理。本宫是看着莲儿长大的,日后本宫更要好好替她择个好夫婿才是,皇儿和皇后也要多多替莲儿留心啊?”太后笑着说道。
                                      “母后放心,孤自然会替红莲表妹择个良人的!”皇帝应到。
                                      “嗯,皇儿如此说,本宫倒也算踏实了。不知,现如今,这满朝文武中,可有相配的才俊啊?”太后忽然问道。
                                      成平公主心中一愣,这太后,是准备在百官中,替红莲择夫?
                                      “这?满朝文武大多皆有妻室,总不能让红莲表妹去做个侧室啊?”皇帝为难的回答道。
                                      “哦,本宫听闻,盖将军如今不是尚未娶妻吗?怎么,他不合适吗?”太后语调轻缓的问道。
                                      “母后,盖将军倒的确未曾娶妻,只是,之前儿臣有意将婷儿赐婚于他,他言只想安邦定国,未有娶妻之心。”皇帝解释道。
                                      成平公主心中郁结,刚打发走一个不知所谓的端木蓉,怎么太后又要来横插一脚。
                                      “哦。竟是如此。皇儿,对我大图是有功之臣,皇儿也不能亏待了他,只任由他尽忠报国,却耽误了婚姻大事啊,如此若百年归老,盖将军如何面见父母先辈啊?”太后语重心长道。
                                      “是,母后说的极是,有机会,孤定会好好劝导盖将军,不能让我大图有功之臣,成了无后的不肖子孙。”皇帝点点头应到。
                                      “嗯,皇儿,不知本宫去灵山礼佛之事,准备如何了?”太后忽然问起。
                                      “哦,母后放心,儿臣已安排妥当。且到时盖将军会亲自护卫母后。以保周全。”
                                      “母后,这灵山寺路途遥远,不若让儿媳陪你同去吧?”皇后垂首恭敬的说道。
                                      “皇后是正宫之主,中秋佳节,宫中设宴百官,皇后怎可不在?”太后摇摇头道。
                                      “母后所言极是,皇后虽是一番心意,但的确难以成行,如此就让婷儿陪母后同去吧!”皇帝说完,看向成平公主道。
                                      “是啊,母后,就让婷儿陪母后同去吧!”成平公主轻声细语的说道。
                                      “好吧,那婷儿到时就陪本宫前去。”太后温和的对她笑着点头道。
                                      “嗯。婷儿自会尽心尽力,陪伴母后。也可去寺中,替皇兄皇嫂祈福,保我兄嫂贵体安康,保我大图千秋万世!”
                                      成平公主说话轻柔,此刻说着贴心之言,让人更是十分感动受用。
                                      “好,婷儿说的甚好,保我大图千秋万世!
                                      如此你陪同母后请去,路途上若有难处,就寻盖将军相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8楼2017-08-03 09:07
                                        成平公主点头称是。皇帝又安排一干随行人员。端木蓉自不必说,自然是在队伍之中。倒是太后要求,要让红莲去作陪,让人有些诧异。但太后有意,皇帝也不会拒绝,只是叮嘱,要加派人手,保护二位随行公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9楼2017-08-03 09:11
                                          太医院
                                          明日便是启程之期,端木蓉接到旨意,开始收拾包裹。
                                          她倒没什么要带之物,不过二身换洗衣物,和一个医具药箱。
                                          同秀儿叮嘱过后,端木蓉早早歇下,明日一早,陪太后鸾驾出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0楼2017-08-03 09:14
                                            中央门
                                            太后一行今日启程,只见中央门处,已摆好太后车撵,同公主车撵。随行侍卫宫女,静立等候。
                                            盖聂今日一件深灰色的衣袍,头发束起礼冠,手拿长剑,神情清淡的立于车前迎驾。
                                            当太后从宫中乘凤撵而来时,端木蓉就站在太后凤撵之后,同随行宫女走在一道。面色清冷,低头垂首。
                                            成平公主和红莲共乘一撵。
                                            “微臣参见太后!”
                                            “参见太后!”
                                            盖聂带领众人下跪行礼。
                                            “盖将军请起,此行本宫就要仰仗盖将军了。”太后声音从凤撵中传出。
                                            “微臣不敢,此乃微臣份内之事。还请太后移驾车撵!”盖聂拱手施礼道。
                                            “好,那我们早些启程吧!”太后说完,便从凤撵中探手出来,童公公上前搀扶,撵下蹲跪着个瘦弱的小太监,迎太后下撵踩踏。
                                            太后入的行路的轻便车撵,成平公主和红莲公主,也从后,移驾而来。
                                            盖聂抱拳施礼,红莲但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就入的自己车撵中。
                                            成平公主停步在盖聂身侧,轻声细语道“一路上要劳烦盖将军了!”
                                            “公主客气了!请!”
                                            待公主落座,盖聂走到车撵前,声音沉稳雄厚的吩咐众人启程。
                                            端木蓉跟随宫女走在车撵后,只低着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1楼2017-08-03 09:32
                                              灵山寺距京城,相隔百里。
                                              太后公主坐于车撵中,盖聂骑乘逐日,自是不感辛劳。
                                              只端木蓉同宫女一路同行,走的脚底生泡,十分难耐。腿脚肿胀酸疼,更是让她恨不得现在立马脱逃而去。
                                              行到一处山林之时,太后忽然有些不适,盖聂上前问询后,下令让队伍休息片刻,端木蓉才算有了些喘息之机。
                                              翻出包裹里的水袋,灌了二口,也不管什么女子仪容,只和太监宫女们,一同坐于草地之上。
                                              刚落座不久,太后就差童公公来寻她,让她前去诊脉。
                                              端木蓉只得心中叫苦,面色如常的,随他同去。
                                              盖聂立在车撵侧旁,见端木蓉前来,拱手施礼道“端木神医!”
                                              端木蓉见他神情冷漠,却神态轻松,周身更无一点疲累之感。
                                              不禁暗骂,你倒是一路洒脱,面上也不禁带了些不悦,只点点头道了声将军有礼,就进撵诊脉了。
                                              替太后诊脉后,又叫童公公取了些清神丸,给太后缓解这不适之症。
                                              出撵后,只见盖聂正低头在向成平公主,回禀太后之症。
                                              端木蓉只微看了一眼,就提步欲走。
                                              “端木神医!”盖聂却在身后出声唤她道。
                                              端木蓉略一停顿,又回身上前。对成平公主施了一礼。
                                              “端木神医,不知太后不适可有好些了?”盖聂开口问道。
                                              “回公主,将军!太后并无大碍,只是舟车劳顿,路途遥远,有些不适,奴婢已替太后诊治过了。将军和公主殿下大可放心。”
                                              端木蓉十分恭敬谦卑的低头回话道。
                                              成平公主对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十分满意,只点头道“嗯。那你退下吧!”
                                              盖聂倒是一脸疑惑,不知如何开口。
                                              心说,这端木神医,今日怎么如此说话,像换了个人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2楼2017-08-03 09:52
                                                因担心太后身体再度不适,盖聂同太后回禀完,下令众人启程到前面驿馆休息。
                                                又招来一个将士,去驿馆通报,让驿长备好房间。
                                                等到晚上,太后车撵到时,已是夜晚了。
                                                驿馆房间不多,为了迎接太后,便将原住其中的进京学子,官员,请了出来。
                                                只每人给了一两纹银,叫人深夜去寻住处。惹得众人纷纷叫嚷。
                                                驿长不敢怠慢太后,又不可同众人说明情况,只得叫了几个武夫,将人打了出去。
                                                太后一行人到后,又是一阵忙碌,将太后,二位公主安排妥当。盖聂又转身去驿馆院中寻端木蓉。
                                                端木蓉本是十分疲累,只想安心休息,谁知驿馆根本没有安排她的歇息之处。
                                                太监宫女们倒不在意,只挤在一起,睡在驿馆院内的石板上,走道上。
                                                端木蓉实在接受不了,这么多人挤在一处休息,只得独自一人,坐到驿馆门外,准备静坐到天亮。
                                                盖聂寻她不着,又唤人问了一声才知道。她去门口坐了。
                                                端木蓉望着月上中天,眼睛支撑不住,搭拉下来。
                                                等盖聂从院内出来,就见她坐在门口石阶上,怀中抱着包裹,头埋在腿膝处睡着了。原本就瘦弱的身子,此刻因为天凉,而缩成了一团显得更为瘦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4楼2017-08-03 10:14
                                                  盖聂轻唤她一声“端木神医!”也不见她回应。
                                                  看她睡得深沉,盖聂抬头望向四周,这驿馆本就处在乡野僻静之处,夜晚荒凉十分,天已入秋,若在这门口睡上一晚,必然感染
                                                  风寒。
                                                  沉思许久,盖聂俯身蹲在她身侧,轻声道“端木神医,盖某得罪了!”
                                                  说完,伸出双手,轻轻将端木蓉横抱起来,端木蓉只哼了二声,又无知无觉的睡了过去。
                                                  盖聂见她如此没有戒备之心。不免有些好笑。
                                                  若真让她在门口睡上一晚,说不定被哪个乡野民夫抱走了都不知晓。
                                                  轻手轻脚的避开,院中众人。盖聂抱她进房,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褥,便出门,翻身上屋,同影卫一道去巡逻戒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5楼2017-08-03 10:23
                                                    驿馆
                                                    端木蓉第二日醒来,感觉睡的地方十分柔软,满足的挪挪身子,又想睡去。
                                                    忽然觉察不对,睁眼,才看见,自己竟躺在驿馆的房间里。
                                                    屋里也无其他人,端木蓉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还是穿着昨晚的衣裳,才稍稍安心。
                                                    “笃笃”门外传来二声敲门声,端木蓉有些警觉,不敢开口应答。
                                                    “端木神医可醒了?”盖聂熟悉的冷漠声音在屋外传来。
                                                    端木蓉虽有些疑惑,怎么会睡到屋中,但听是盖聂,又放下了些戒心,开口应到“端木已醒,盖将军何事?”
                                                    “端木神医,快些出来用饭,要启程了!”盖聂客气的回答道。
                                                    “好,多谢将军,端木马上便来。”
                                                    听她应话,盖聂也不多言,只说了句告辞,就离开了。
                                                    昨日,太后公主舟车劳顿,一夜安睡,直到端木蓉吃完早饭,几人才梳洗起床。
                                                    端木蓉昨晚睡在盖聂房中之事,自然也就无人知晓,没人再来追究!
                                                    端木蓉心中也算松了口气。腹诽道,若是被那公主知道,还不得想办法将我扒皮抽筋了。
                                                    这盖聂,真是害我不浅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1楼2017-08-03 13:11
                                                      今日行路,端木蓉只觉得自己双腿如灌铅石,寸步难行。
                                                      只得在路边捡根树枝,杵在地上,用来借力。
                                                      宫女太监们也一个个面色难看,步履艰辛。
                                                      却不能向端木蓉一般随意,只得拼命咬牙,跟紧队列。
                                                      端木蓉遥望了一下前方车撵,只见盖聂骑乘逐日,在前方引路,背影挺拔宽厚,让人觉得十分心安。
                                                      又想起昨夜睡盖聂房中之事,端木蓉平日清冷无波的脸,此刻竟不自觉有了些异色。
                                                      片刻回过神来,又立马恢复了清冷如常的神情。
                                                      一路低头赶路,或看向路边乡野之景,不再抬头往前望去。
                                                      盖聂离的甚远,自是感觉不到端木蓉的目光。
                                                      不过此刻,盖聂被另一道目光盯得,倒是有些费解不悦。
                                                      不知成平公主一直紧盯着他,是何用意?
                                                      更是心中暗道,这堂堂一国公主,竟直直盯着男子身影,实在太过放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2楼2017-08-03 13:30
                                                        灵山寺
                                                        三天后,太后一行总算到了灵山寺。
                                                        寺中方丈,长老,皆僧衣端正,神情庄重的,在大雄宝殿门口,列队迎接。
                                                        灵山寺自图壁立国起建造,工程浩大,直到先帝登基之时,才完工。
                                                        数十里内皆是庙宇连绵,宏伟大气。在正殿后,掏空山体,建了一座高大的佛像。
                                                        不过此地距离京城甚远,平日里都是些慕名而来的百姓来此朝拜上香。
                                                        为接太后大驾,灵山寺昨日便贴出告示,叫香客们且先别来庙中朝拜。更叫院中武僧,陪同影卫,把守何处山门。
                                                        太后由童公公搀扶出撵,一身寻常贵妇的衣物。看起来只是个有些贵气的老妇人罢了。
                                                        成平公主知佛门清净之地,换了件清素的曲裾,只是头上所簪之物,还是能看出,身份不凡。
                                                        红莲但是浑不在意的,一身火红的短打,外罩一件金色绣花短衣。
                                                        头发披散,在头顶扎了个圆髻,二边各钗了三根红玛瑙短簪。
                                                        整个人十分灵动鲜艳。加上一脸可爱的笑容,更是惹人注目。
                                                        方丈上前施礼,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老衲见过施主!”
                                                        “阿弥陀佛,方丈有礼。”太后十分恭敬的回礼道。
                                                        方丈同太后寒暄几句,便引人进殿参拜。成平公主乖巧上前,扶在太后身侧。
                                                        红莲对这礼佛之事不感兴趣,只一人在这大雄宝殿门口,跑来跑去。随她同来的赤火国侍女,也是陪着她玩闹。
                                                        端木蓉是随行大夫,自然不能进的正殿。只和宫女们站在殿外等待传召。
                                                        盖聂布置好周围布防,就守在正殿门口。
                                                        端木蓉抬头望了他一眼,又急急低下头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4楼2017-08-03 14:21
                                                          灵山寺
                                                          盖聂冷脸立在殿前,留意四周,忽然一阵声响传来,盖聂立时握紧手中长剑,眉宇微蹙,对着周围挥手示意戒备。
                                                          “哈哈,我今日不过起晚了些,这庙门口就来了这么多香客啦!”一个有些油滑的爽朗之声传来。
                                                          盖聂寻声望去,就见一个青衣带冠的道士,从山门处而来。
                                                          心中暗道,此人竟能穿越重重戒备来此,且善于隐匿行踪,走路无声,自己刚才也未曾发现,想来此人武功与我不相伯仲。
                                                          盖聂挥手让准备上前的影卫退下。
                                                          只松掉长剑,迎上前,拱手道“道长有礼,不知道道长来这佛门之地,有何指教?”
                                                          “哈哈,先生气宇轩昂,仪表不凡,想来大有来历,不必对我一个算命先生如此客气。我只是来这灵山寺门口讨口饭吃!”
                                                          那青衣道士只朗声笑答道。
                                                          “算命先生?哦,是在下冒犯先生了。
                                                          只是今日我家老夫人,来此礼佛,恐怕不便让先生做买卖了。”
                                                          盖聂客气的说道。
                                                          “哎,这是什么道理,你们能来礼佛,为何我就不能在此出摊?”
                                                          那道士却是不依,和盖聂争辩道。
                                                          “先生还望见谅,若先生愿意,在下愿送上银钱,也免了先生出摊辛劳!”
                                                          盖聂也不恼,只声音沉稳的说道。
                                                          端木蓉站在远处,看他这边,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只见盖聂对那道士十分客气。心中也难免有些疑惑。
                                                          “先生好意,老儿心领了。
                                                          只是算卦出摊,为人指点迷津是老儿我学成后所立之愿,每日来此,无论下雨刮风,必为有缘人卜上一卦,今日我这龟背未推,怎可收你银钱离去。”
                                                          那道士年纪不过四十,却自称老儿。实在有些可笑。
                                                          盖聂见他刁难,又道“既如此,那不如先生替在下卜上一卦,到时收下银钱。也算情理且不坏规矩。”
                                                          “哈哈,老儿我每日只为有缘人算卦,且先生气度非凡,定是大有来历,命已极贵,有何好算!”那道士爽朗笑了二声。
                                                          又道“既然今日是出摊不成了,那我便去别处寻我有缘之人吧”
                                                          说完。也不顾告辞,直接拿着布幡而去。
                                                          盖聂见他离去,也不多说,只留心四周。
                                                          那道士走到一半,却忽然停步出声道“哎?”
                                                          盖聂看他停步,眼神戒备的握紧手中长剑。
                                                          却见那道士,回转过来,往那宫女太监一堆走去。
                                                          众人皆十分讶异的看他走近。
                                                          他却朗声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今日还以为要无功而返,没想到却遇上这么一个命格奇特之人。哈哈,幸甚幸甚!”
                                                          宫女太监们此刻皆换平常百姓服饰,只神情诧异的面面相觑。不知这道士,什么意思。
                                                          端木蓉站在人群中,也微有疑惑的看着这道士,不知他何意?
                                                          却见那道士,竟直接对上端木蓉的目光,朗声道“这位姑娘,可否出来,让老儿为你算上一卦!”
                                                          端木蓉一时愣住,不知所云。
                                                          周围的宫女太监皆闪开身子,转头看向端木蓉。
                                                          “先生,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还请不要胡闹!”
                                                          盖聂见他往人群中走去,便跟了过来。
                                                          此刻见端木蓉被挤出来,盖聂立时出声说道。
                                                          “老儿并无恶意,只是见姑娘命格奇特,有些好奇!”道士轻拂短髯,客气的说道。
                                                          “多谢老先生好意,只是端木从不信这命理之说,还请先生见谅。”端木蓉神情冷漠的出口拒绝道。
                                                          “哎,看来今日老儿之愿又要落空了。”那道士看起来竟有些失落之感。
                                                          “先生,既然端木姑娘并无算卦之意,先生还是早些离去吧!”盖聂客气的说道。
                                                          “哎,罢了罢了,
                                                          这世上有缘有分,才能成事。其他半点强求不得。
                                                          老儿就离去了。姑娘谨记!”
                                                          说完。径直离去,当真没再做纠缠。
                                                          端木蓉一脸疑惑的站在原地,又抬头看向眉宇有些深沉的盖聂,不知那道士什么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8楼2017-08-03 15:12
                                                            盖聂见那道士离去,周围又恢复平静,也没多言,只侧头看了端木蓉一眼,见她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也没多说,只自顾回到殿内,看太后如何!
                                                            方丈陪同太后参拜完正殿,已是午时,遂安排素宴在偏殿内,款待太后公主。盖聂陪同前往。
                                                            端木蓉和宫女们在僧侣餐堂吃些简单素餐。
                                                            这灵山寺也算得图壁第一寺了,可这招待人的素餐实在太过粗鄙,食盘中不过一个杂粮窝头,一碟白水萝卜。
                                                            这些宫中随侍,平日都吃的不错,这一下吃些粗茶淡饭,一个个都味同嚼蜡。
                                                            端木蓉但不在意,只低头吃完。
                                                            以往行医时,总有银钱不济之时,常自带些难咽的干粮,比这寺中素餐,粗鄙难吃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9楼2017-08-03 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