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101贴子:695,016

回复:【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清池宫
“诸位大臣,今日公主回宫,孤十分高兴,但只饮酒不行乐,实在无趣。不知有没有人行些雅事,聊以助兴啊?”皇帝端坐上首,问道。
“微臣兵部侍郎公孙胜,献丑为君上,皇后,公主舞剑。”席上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应声而出。
拿过一把宽阔如斧的长剑,站到殿中,挥剑起舞。
长剑宽阔如斧,壮汉一舞起来,竟是虎虎生风,大劈大砍,大地震荡。说是舞剑,却像在劈山伐树,毫无翩若惊鸿之美。
成平公主面色有些不佳。
皇帝召他退下,又一文臣应声而出,要为皇帝公主献诗一首。
这文臣的诗倒比刚才莽汉舞剑好多。
工笔对仗,词藻华丽,将那公主比作月中婵娟,天宫仙娥。恭维拍马之心十足。
成平公主面露尴尬,只低头浅笑,回应点评了一番。
接下又来几人,也是十足一番谄媚之色。
成平公主侧身对皇帝说了句什么,皇帝让他们退下,不必献艺了才作罢。
酒过三巡,皇帝有些醉意的出言道“盖将军何在?”
“君上,微臣在此!”盖聂听唤,连忙放下手中酒杯,拱手施礼道。
“嗯,盖将军,镇守边塞多年。
一直为国尽忠职守,倒是耽误了婚姻大事。
不知盖将军心中可有钟意的女子了?”皇帝醉眼朦胧的问道。
盖聂一时愣住,神情难测,不知如何接话。
当下场合,皇帝问此事,心意十分明显。
可是盖聂对这婚姻之事,一向没有考虑。
而公主万金之躯,盖聂回话更要慎重非常。
“微臣早年立誓,定要驱逐蛮族,保我大图江山安稳。
如今蛮夷未除尽,余愿未了。暂未有娶妻之心,多谢君上关怀。”盖聂声音沉稳踏实,恭敬回话。
“皇兄,可是贪杯了,又拿人取笑!”成平公主忽然娇俏出声道。
公主天资聪慧,自然明白皇帝的撮合之心。
虽自己对那位大将军,仰慕已久,今日一见,也的确是个英雄人物。
不过公主威严,怎可在这百官宴会上,随意谈论。
遂立马撅着樱唇,有些不满的对皇帝撒娇道。
“哈哈,是啊,嗯今日高兴,是有些贪杯了。盖将军不要放在心上。”皇帝略有回神,顺着成平公主的话,朗声道。
“微臣不敢!”盖聂拱手施礼示意。
宴上百官,闻琴知雅。
虽不多言,但心中有数。
知道皇帝这是何意。
纷纷在心中寻思着,日后要多多去将军府,走动走动才是。
盖聂面色依旧沉稳冷漠,好似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
成平公主余光微微打量到他。
只见他剑眉星目,沉稳静坐。
肩臂宽厚,周身自带威仪。
可又生的一张英俊深刻的脸,平添了几分风雅温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7-07-31 13:42
    宣鹤宫
    昨日宫中盛宴,太后身体抱恙,未曾出席。
    端木蓉早早到宣鹤宫,替太后问诊。
    “民女参见太后娘娘!”端木蓉进的内殿,跪拜施礼道。
    “端木神医请起吧!”太后神情十分憔悴虚弱的叫她起身。
    “这二日,神医不在,本宫可真是十分想念啊,连着身子都不爽利了。!”太后道。
    “是端木失职了,还望太后恕罪!”说着,又要俯身下跪。
    “无妨,端木神医回来了,本宫也就放心了。快替本宫诊脉吧!”太后示意她起身,伸手搭到榻前,让端木蓉切脉。
    三指附上脉络,端木蓉神情冷淡,一时不语。
    片刻后,端木蓉轻柔的说道“太后放心,只是有些风寒了,端木这就为太后去开方拿药。”
    “好。本宫乏了,端木神医晚些再送来吧!”太后说完,不等端木蓉施礼告退,就闭目养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7楼2017-07-31 21:40
      且说端木蓉回到太医院开方,端坐桌前,下笔踌躇,眉宇深沉不知在寻思什么。
      今日诊脉,脉象与之前大不相同,喜脉已隐,只是有些肺热气虚。
      端木蓉心知太后之病,另有玄机。
      之前自己诊出喜脉,实为失误。如今虽找不出病症,不过对于脉象生变,端木蓉倒觉得无甚惊讶之处。
      只是苦思不解到底是何种病症,竟会如此诡异。
      本想用阳崒蚀骨草,活死人肉白骨之妙,试看能否净化太后体内之症。
      可此药实在稀奇难寻,只得作罢。
      如今也不知从何下笔开方,替太后诊治了。
      端木蓉心中烦闷,偏头注意到桌上的精致木盒,眼神一时有异,不知想到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9楼2017-07-31 21:52
        锦绣宫
        “端木蓉参见皇后娘娘!”端木蓉立在殿下,跪地施礼道。
        “蓉儿,起来吧!听说蓉儿有事寻本宫,不知所为何事啊?”
        端木青鸾微有诧异的问道。
        平日除了传召,端木蓉绝不来锦绣宫。
        今日却忽然让秀儿回宫通传,说要来拜见皇后。
        “回娘娘,之前二殿下经蓉儿医治,刚刚痊愈。
        但想到,二殿下年幼,难免磕磕碰碰,所以今日特意来替二殿下复诊。”端木蓉恭敬的回话道。
        “难为蓉儿有心了,不过此刻皇儿正在太傅府,不在宫中,蓉儿恐怕要择日再来了。”端木青鸾向她轻声说道。
        “娘娘,蓉儿身为医者,自然不想看见病患,再出意外。
        且今日来,是太后听蓉儿提到殿下病症,十分关心焦急。
        立马吩咐,今日定要替二殿下好生查看。还望娘娘能通融一番。”端木蓉有些为难的向皇后禀报道。
        “好吧,既是太后之意,那本宫这就让人召回皇儿。”端木青鸾招手叫来宫女。
        端木蓉见事情生变,眼神一暗,轻声道“娘娘,虽然殿下身体要紧。
        但若耽误学业,也实在不妥。
        蓉儿直接随人前往太傅府,替殿下诊断。
        也免了殿下来回奔波了。”
        端木青鸾端坐上首,听她说完。
        心中有些不解,端木蓉今日怎么有些反常,但面上依旧如常道“蓉儿所言有理,那便让竹儿同你前往,去太傅府替皇儿复诊吧!”
        说完,招过身侧的大宫女竹儿,吩咐了几声。
        “是娘娘,蓉儿告退。”端木蓉随同竹儿退出殿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1楼2017-07-31 22:21
          太傅府
          太傅府离锦绣宫,相距不远,端木蓉随竹儿步行前往,不过片刻就到了。
          太傅府内,亭台楼阁,曲廊精致,且府中,环境自然秀美,一石一亭,皆有韵致。
          学堂内不时传来朗朗书声,悠悠雅乐。
          端木蓉站在不乐亭,等竹儿通传回转。
          看着这四处之景,文人墨宝。
          不禁心道,天明这臭小子,与这文雅之地,实在不符。
          “端木神医,夫子已替殿下安排好内室,端木神医请随奴婢前往复诊吧!”竹儿躬身施礼道。
          “好,竹儿姑娘请带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2楼2017-07-31 22:34
            太傅府
            端木蓉半跪在地,轻柔伸手,替二殿下诊脉。
            竹儿立于内室旁侧,低眉静待。
            天明站在二殿下身后,神情疑惑的看着端木蓉。
            这怪女人,怎么会来太傅府了?这个臭屁殿下,又得病了吗?哈哈,活该,让他天天欺负人。
            端木蓉闭目诊脉,却仿似听到天明心声。
            忽然抬头,神情冷漠的看他道“这位小兄弟,可否替二殿下寻个碗来?”
            呃,怪女人不认识我了吗?我虽然换了衣服,总不能就认不出我了吧?寻碗?要干吗?她要放我的血吗?
            天明心中疑惑非常,搞不清头绪的,愣愣站着。
            端木蓉也不恼,只又轻声叫了句“小兄弟,可有听清?”
            “呃,哦。知道了。”说完。天明又愣愣的退出去寻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3楼2017-07-31 22:44
              天明正满肚子疑惑,提溜着大眼睛,往饭堂走去。
              “天明!”身后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传来,天明吓得一哆嗦,立时回头。
              只见端木蓉此刻站在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向他走来。
              “呃,怪,神医姐姐,嘿嘿,我要去找碗啊!”天明立马咧开嘴角,巴结的笑道。
              “嗯,你可知我让你找碗何用?”端木蓉眨了眨眼,凑向他面前道。
              “呃,是给殿下吃饭的吗?”天明心中有个答案,又怕真如自己所想,只弱弱的试探回答道。
              “嗯,算是吧!是给殿下补身子的滋补之物!”端木蓉神秘的笑了下,接着道“天明可知是什么滋补之物?”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神医姐姐,我拿完碗,还要去背书那,我走了。”天明撒腿想跑,谁知端木蓉早已料到,伸手白皙纤细的手臂,立时抓住了他的衣领。
              “天明小兄弟,姐姐多日未见你,你怎么一见我就要跑那?”
              “神医姐姐,我不敢了。你别放我的血,求求你了。”天明央求道。
              “嗯。为何我要答应?”
              “神医姐姐,你不放我的血,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去给你晒药磨药,绝不偷懒。”天明眼珠一转,开始同她商量起来。
              “嗯,我不要你磨药。
              不过你说干什么都行。
              我倒的确有件事,要你帮办。
              你办好了,我就考虑答应你,如何?”
              “呃,好吧!但不能是让我去打架!”
              自从上次玉娇之事,天明反思二个时辰后,自己跑到盖聂面前,保证再也不出手打人。
              所以现下,他十分担心端木蓉让他帮的事,是替她去打架。
              “打架?天明你整日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我这个事对你而言。十分简单。叫你将军叔叔来太医院见我就行!”
              “叔叔?”天明十分惊讶不解,望着她道。
              “嗯,别的你别多问,只告诉他,我有要紧事。明日会在太医院等他。”端木蓉说完松手放开他。回身离去,又道“你若不信守诺言,替我办妥。我就每日来替殿下诊病,知道了吗?天明”
              说完,也不管身后一脸茫然的天明,径直离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5楼2017-07-31 23:07
                太医院
                今日,端木蓉以研究新药为名,向太后告了假,留在太医院内。
                此刻正端坐桌前,喝茶品茗,静心等待。
                “端木神医”身后沉稳冷淡的男声传来,端木蓉回头。只见盖聂拱手施礼,立于门口。
                “盖将军,请坐!”端木蓉伸手示意,盖聂入座。
                替他倒上清茶。
                “端木神医,不知找盖某所为何事?”盖聂有些疑惑道。
                昨夜天明回来,一直苦苦央求自己今日一定要来太医院,见端木蓉。
                “盖将军,还望不要怪罪端木,失礼冒犯。端木今日的确有事相商!”端木蓉客气的说道。
                “端木神医但说无妨!”盖聂客气回道。
                “之前盖将军,对太后之病,似乎有些了解。不知盖将军,能否相告,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端木蓉实在不想,再同盖聂聊上三个时辰了。
                单刀直入的问道。
                语气清冷。神情严肃。
                “这?盖某对医道药理,一窍不通。不知端木神医何意?”
                盖聂见她如此直接发问,心中也十分诧异。
                平日清冷自持的端木神医,怎么今日如此反常。
                “盖将军,不必如此。
                端木知道此举。定然让将军心中生疑,不敢如实相告,但端木今日也实是无奈,才会有此一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6楼2017-07-31 23:26
                  “端木神医,盖某的确不知,你所问何事,并非不愿相告!”盖聂面有难色的说道。
                  端木蓉抬头,眼神清冷的看着盖聂,不发一语,只直直盯着他,像是想从他脸上,发现些什么。
                  寻常女子见到男子,都是垂眉低首,不敢直视。
                  可这端木蓉竟目光坦荡的,直直盯着盖聂。
                  虽不发一语,却神情十分自然。毫无羞涩之意。
                  盖聂被她盯得有些尴尬,不自然的偏过头去,移开目光。
                  “盖将军,端木今日的确冒犯了。太后之症,端木心中有些疑惑,若有一日,盖将军,知道些什么。还望能够相告!”
                  端木蓉见他虽面有红晕,却神情坦荡,不像故意隐瞒了什么。
                  轻叹口气,客气清冷的对盖聂道歉道。
                  “端木神医客气了,若,盖某知晓了什么,定然会如实相告。”盖聂起身,拱手施礼道。
                  “嗯,打扰盖将军了。”
                  “端木神医多礼。盖某先行告辞了。”盖聂收回手,转身离去。
                  “盖将军?”端木蓉见他离去,忽然出声唤道,盖聂停步回头看她。
                  “端木神医何事?”
                  “呃,那个,上次,多谢将军。”端木蓉欲言又止。
                  “端木平日里无事,做了些药膏,可治表皮之伤。还望将军不弃,将此药收下。”
                  说完,走上前去,将一精致木盒,递于盖聂。有些尴尬的低着头。
                  “多谢神医!盖某只是些皮外伤,无碍的。”盖聂也不接药,只客气的回答。
                  “我做的太多,也用不掉,坏了我还得去扔。
                  你拿着吧!”端木蓉平日里也算说话得体,这番话却说的让人有些难堪。
                  盖聂面上有些尴尬,又不好拒绝,只得无奈接下,客气道“盖某多谢神医赠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8楼2017-07-31 23:49
                    将军府
                    盖聂从太医院回府,坐在亭内,打开那木盒,只见其中,躺着四个白色瓷瓶,上面还贴着字条。
                    分别写着止血,化脓,清淤,除疤。
                    心道,这端木神医,果然医者仁心,只是随便赠药。还花费如此心思。
                    除疤?
                    “沈叔!”盖聂出声唤道。
                    “将军何事?”
                    “上次你说那个侍女,不依不饶,怪责天明,如今如何了?”
                    “呃,将军,如今倒是不闹了,只是眼睛淤青一片。每日不肯出门,非说,被少爷打的,日后无法嫁人了。”
                    “嗯,今日端木神医赠我良药,你将药给她,待她恢复。再送她些银钱,让她出府去!”盖聂吩咐道。
                    伸手准备去拿木盒中的药瓶,稍有停顿犹疑,拿出一瓶清淤之药。递给沈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0楼2017-08-01 00:01
                      略停顿了会,又叫住沈叔,将那除疤的药瓶,也一同给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1楼2017-08-01 00:03
                        端木蓉每日在宫中,除了要替太后问诊,过的还算自在。
                        这几日,皇后陪着成平公主,在宫中赏乐游玩,更不曾召见端木蓉。
                        太后病情稳定,只是脉象变化无常,端木蓉最初有些不知所措,可看太后也无恙,遂放下心来,整日研究医书。
                        今日,整理完药草,端木蓉出门去御花园转悠。
                        御花园中百花缭乱,香气扑鼻。
                        端木蓉看着姹紫嫣红的园子,也没什么兴致,只一人转悠到芍药园。
                        芍药素有花相之称,颜色艳丽,花朵清香,更是一味镇痛镇痉的药材。
                        取下晒干,制成花茶,或是香囊都是极佳。
                        端木蓉闲来无事,想着制个香囊,挂在屋内,也不错,遂在园中,挑选起合适花朵来。
                        “公主长的可真是好看。”园门外,传来脚步声。
                        “是啊,而且君上皇后都十分疼爱公主啊!”
                        二个粉衣宫女,未曾想到园中有人,一路走来,只顾议论不停。
                        端木蓉对这宫中之人无甚兴趣,却忽然听到一人之名,手中动作停顿。
                        “盖将军和公主。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盖将军?盖聂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2楼2017-08-01 00:23
                          有没有人找楼楼催文的?没有动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9楼2017-08-01 19:37
                            待宫女声音远去,端木蓉才神情冷淡的出了园子,转头回太医院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5楼2017-08-01 22:08
                              宣鹤宫
                              端木蓉昨日苦思一夜,决定试用针灸之法,替太后医治一番。
                              只第二日早早收拾好医具,独自一人前往宣鹤宫。
                              刚进得门内,就听内殿中太后笑声传来,听来十分愉悦。
                              端木蓉心中疑惑道,太后昨日还十分不适,今日身子倒是恢复如常了?
                              还未进内殿,童公公忽然迎上前来,躬身施礼道
                              “端木神医,此刻公主正在殿内,同太后说话解闷,还望神医稍等,待奴才通传一声。”
                              “好,那有劳公公了。”端木蓉神情冷淡的点点头应道。
                              半柱香后,童公公才施施然从内殿走出,对端木蓉恭敬道“端木神医请随奴才入内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6楼2017-08-01 22:23
                                只见内殿中,太后穿朱红色金丝绣鹤宫装,端坐于梨花雕木玄椅上。
                                旁边有一姿色绝美的女子,正眉眼带笑的同太后说着话。
                                端木蓉抬头看一眼那女子,俯身下跪行礼道
                                “端木蓉参见太后,公主殿下!”
                                “端木神医请起!”太后神情愉悦的开口道。
                                “谢太后!”
                                “这位便是皇兄为母后请来的端木神医?皇嫂的娘家亲妹?”
                                成平公主暼一眼面前女子,只见端木蓉一身浅紫纱衣,长相也不算出众。
                                神情清冷,看着不过尔尔。
                                遂侧头向太后询问道。
                                “嗯。”
                                太后伸手拍拍,成平公主娇嫩白皙的手,和蔼的点头道。
                                “之前儿臣听闻母后抱恙,
                                整日里心焦难安。
                                在广南也是遍寻名医。
                                不过好在母后,自有皇天庇佑,如今业已无大碍。
                                儿臣也能放下心中大石了。”成平公主关切恭敬的说道。
                                “难为婷儿有心了,本宫之症,也是多亏了端木神医医术高明啊!”太后温和的笑道。
                                “嗯,婷儿,也是听闻端木神医大名,只没想到,这端木神医,不仅医术精湛,更是个貌美的少年女子。”
                                成平公主见太后回护端木蓉,也不再多言,只甜美一笑,看着端木蓉赞道。
                                “公主缪赞,端木只是略通医理,也当不得什么神医之名。”端木蓉只客气的躬身轻施礼道。
                                “神医谦虚了。”成平公主娇柔轻笑道。
                                “好了,快让端木神医诊脉吧,今日还想叫婷儿陪母后,去玉藻宫赏乐那!”太后笑着打断她,伸手招过端木蓉,上前诊脉。
                                端木蓉点点头,恭敬上前。只三指覆上太后脉间,见她脉象平稳。并无异常,遂收指回禀。
                                原想今日替太后针灸,但见太后无心搭理,只让端木蓉早点退下。
                                端木蓉不再多言,只躬身施礼退出殿外。
                                成平公主看她恭敬温顺的平凡模样。
                                心道,这便是宫中传言,同盖将军,私交甚笃的女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8楼2017-08-01 23:10
                                  太医院
                                  端木蓉收拾起医具,坐在桌边,百无聊赖。
                                  忽又想起,今日太后宫中的成平公主。
                                  端木蓉心道,这成平公主虽说话有些失礼,不过倒的确是个倾城倾国的佳人。
                                  姿容绝色,且身份尊贵。
                                  与盖聂相配,倒也不差。
                                  自那日赠药之后,端木蓉与盖聂也有许久未见。
                                  此刻忽然想起他来,端木蓉眼神微暗。
                                  也不知,他背上伤势恢复如何?
                                  心中思虑刚起,
                                  端木蓉又立时清醒过来,
                                  只低声嘀咕道
                                  “好没好,关我何事?端木蓉你还真是操些闲心!”
                                  遂静下心来,安心撰写医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0楼2017-08-01 23:30
                                    楼这二天熬夜眼睛疼了,今天就更这些,明天白天我多更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1楼2017-08-01 23:40
                                      六王府
                                      温暖如春的内厅中,邪气的少年靠坐在,镶西域鸽血石象牙圆椅上。
                                      穿一身暗赤色短打,额前绑一根玄色发带,作为装饰。
                                      没有了平日的严肃端正,颇具异域之感。
                                      手中拿着加密急件,二个长相妖媚的番国侍女,此刻正跪在地上,低头垂首,听候差遣。
                                      “告诉韩王,本王已经知晓。二日后。会安排此事。”卫庄神情冷漠,语气也十分凛冽寒冷。
                                      “诺达!”侍女再行跪礼,之后躬着身子退出厅内。
                                      待侍女退下,卫庄眼神凌厉,手中暗暗使力,那从赤火国寄来的急件,便化作了齑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6楼2017-08-02 09:10
                                        宣鹤宫
                                        太后昨日同成平公主,在玉藻宫赏乐半日,因端坐过久,今日竟腰肢酸疼,无法起身。
                                        一早,童公公亲去太医院,把端木蓉招来替太后缓解疲劳。
                                        “端木先为太后施上几针,缓解痛感,之后再行开药。”
                                        端木蓉伸手,在太后后腰处按摩几下,记下穴位,拿出昨日便备好的银针,在太后肾俞,神道,筋缩,至阳穴各扎一针。
                                        十分慎重的沉思半刻,扎上太后心俞,胃俞,厥阴三穴。
                                        等待施针结束,端木蓉神情清冷的半跪在太后软榻前,低头不语,看似心思有些沉重。
                                        “太后,六王殿下来了。”童公公轻声在太后身侧回禀。
                                        “嗯。宣他进来。”太后闭着眼道,看来十分享受针灸带来的舒适之感。
                                        “儿臣参见母后。”六王俯身行礼道。
                                        “嗯,起来吧!我儿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本宫?”太后轻笑睁眼,温柔的看着他道。
                                        “是儿臣不好,最近忙于政事,未来看望母后。”卫庄十分歉疚的低头道。
                                        “好了,本宫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是为了何事啊?”太后虽是嗔怪,但语气却十分亲切。
                                        “前几日,儿臣接到舅舅书信,说莲儿表妹整日在家惹祸,惹人气恼。
                                        想到表妹从小都极听母后之教导,便想将她送来,同母后团聚。不过?”
                                        卫庄恭敬的回话,又欲言又止道
                                        “不过母后如今身体抱恙,儿臣觉得此事还是甚为不妥。”
                                        “嗯,说到莲儿,本宫倒是多年未见那丫头了。庄儿不必多虑,直接安排人接她入宫,陪本宫解解闷吧。”太后想到那个鬼灵精的丫头,不禁眉眼带笑,十分愉悦。
                                        端木蓉低着头,静静听二人交谈,只心道这宫中,来的公主倒是越来越多。
                                        卫庄又同端木蓉,询问了几句太后病情,知无大碍。
                                        便同太后告辞,先行离去了。
                                        端木蓉取下银针,太后舒服的轻叹道“端木神医真是神技,寥寥几针,本宫身子就爽利不少。”
                                        “太后缪赞了。”端木蓉收起针包,谦逊回应道。
                                        之后又躬身施礼,同太后告辞,自回太医院开方取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8楼2017-08-02 09:47
                                          太医院
                                          端木蓉回到屋中禁闭房门。
                                          从衣袖中拿出针包,一眼看到,原本冷光闪闪的银针,此刻针尖上竟然有些怪异的赤红。
                                          端木蓉心中又一阵诧异,按说银针试出毒来,都是发黑之色,怎么还会泛起赤色?
                                          这太后的病,真是世所罕见。怪异非常啊!
                                          端木蓉心中焦虑,更有些失落气恼。
                                          原以为自己医术虽比不上师傅念端,但也算世上顶尖了。
                                          可如今面对这太后之症,竟毫无头绪。只能干坐枯等。
                                          端木蓉在屋中生着闷气,
                                          也没听见,院里传来秀儿同一男子的声音。
                                          待她气过,推门出来。
                                          秀儿听见房门声,惊讶回头,疑惑道“小姐怎么在屋中啊?”
                                          “嗯,有何事吗?”端木蓉见她大惊小怪的,疑惑反问道。
                                          “呃,刚才盖将军前来,说找小姐有事相谈,奴婢以为小姐不在,盖将军就先行离去了。”
                                          有事相谈?莫非?端木蓉心中思绪暗转,清冷又有些焦急的问道“盖将军可是刚走?”
                                          “嗯。刚走片刻。”秀儿一脸疑惑的点头应到。
                                          只见端木蓉听她说完,竟也不顾其他,只往院外跑去追赶盖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9楼2017-08-02 10:04
                                            端木蓉此刻在宫道上快步行走,实在没有什么女子矜持了。
                                            若让巡逻侍卫遇上,恐怕还得被抓起审问一番。
                                            终于在前边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连忙急步追赶上去。
                                            “盖将军!嘿,嘿”端木蓉有些气喘的唤了一声。
                                            盖聂听觉向来灵敏,听到声响,立时停步回头,
                                            只见端木蓉站在一丈开外,青丝凌乱的看着自己。
                                            “端木神医!”盖聂也有些疑惑,端木神医此刻不该在太后宫中吗?怎么会来此处?好像还是特意追赶而来?
                                            “端木见过盖将军!”端木蓉调息平静,轻身施礼道。
                                            “端木神医有礼!”盖聂拱手回礼道。
                                            “今日听闻盖将军,有事相商,不知?”端木蓉抬头看他,疑惑的问道。
                                            盖聂低着头,停顿片刻道“今日盖某,是特意来感谢,端木神医赠药。”
                                            “呃。原来如此,盖将军客气了。若是好用,过二日,盖将军可再来拿些回去。”端木蓉有些失落的客气回道。
                                            “神医之药,的确效果非凡。盖某不敢贪多。”盖聂客气的回应她。
                                            “如此说来,盖将军是用了那药?”端木蓉看着他,轻柔的问了句。
                                            “盖某之伤无甚要紧,只是我家中侍女用过后,伤势恢复神速。”盖聂如实回答道。
                                            “家中侍女?”端木蓉面色清冷的重复一声。
                                            “嗯,还要多谢神医……”
                                            “好了盖将军。既然没什么要紧事,端木就回去了。”
                                            端木蓉忽然有些失礼的,打断盖聂的道谢。
                                            只声音十分清冷的说了一句。
                                            便自顾离开了。
                                            盖聂站在原处,十分尴尬的看着她身影渐远。
                                            只道,这端木神医怎如此变化无常。
                                            原想邀她移步去僻静之处,相谈太后病症。
                                            不过片刻时间,怎又好似不太高兴,匆忙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0楼2017-08-02 10:28
                                              送大叔蓉姐的镜湖婚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2楼2017-08-02 11:36
                                                发几张图,用闺女配的文中女角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5楼2017-08-02 13:08
                                                  侍女玉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6楼2017-08-02 13:09
                                                    有点糊,大家将就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7楼2017-08-02 13:09
                                                      端木青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8楼2017-08-02 13:10
                                                        雪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9楼2017-08-02 13:10
                                                          成平公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0楼2017-08-02 13:11
                                                            即将出场的红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1楼2017-08-02 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