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80贴子:694,333

回复:【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来昨夜回去,雪姬硬缠着高渐离说说,同盖聂说了些什么,高渐离便捡了些不重要的说给她听。
一听到盖聂形容端木蓉的怪异举动,雪姬忽然言之凿凿的说,这端木神医肯定是爱慕六王,在御花园中苦等心上人,要给卫庄的肯定也是什么定情之物。
看着自家夫人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高渐离便道让她别胡言乱语。
谁知这话一下惹毛了她,雪姬气呼呼的硬要高渐离,今日去撮合一番。
扬言若是不答应,便要带着梦兰回得半山庄。
雪姬的性子活泼好动,有时和孩子一般,高渐离还真怕她一时兴起,就带着重病的梦兰回娘家。只得无奈应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7-26 21:55
    御花园
    不知何时才能等到六王,如今端木蓉,倒也不再心烦。只提着食盒,带着茶具,一人坐在亭中,怡然自得的翻阅着医书。
    卫庄远远看到凉亭中的素衣女子,正十分享受的品茶看书。
    亭中凉风习习,吹起端木蓉垂在脸颊旁的青丝。白色衣袍衬得清丽面容更显脱俗。
    荷花池中盛放的各色菡萏,同碧绿荷叶相映成趣。越靠近凉亭,便能闻见清香淡雅的之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07-26 22:08
      “端木神医”一个深沉低哑的声音,在端木蓉身后响起。
      “嗯?”端木蓉转回头,只见盖聂站在身后,神情淡淡的看着自己。
      “哦。盖将军啊?”端木蓉的声音听起来,略有失落。
      见她说完话,便回过头去了,盖聂也甚觉尴尬,原准备径直去太医院的,最后却不知为何走了御花园这条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7-26 22:16
        “端木神医还在等人?”盖聂客气的问道。
        “嗯。”端木蓉语气有些颓败的点点头。
        “在下多言一句,枯等并非长久之计,若神医愿意,可将要送之物交给盖某,盖某亲去王府转送一趟。”盖聂忽然建议道。
        端木蓉心里暗笑,这盖将军倒是副菩萨心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7-26 22:26
          “这等小事怎劳烦盖将军,小王亲自来取便是?”卫庄站在远处看了一会,才走过来。一靠近就听到盖聂热心的建议。
          端木蓉听见慵懒轻浮的声音传来。回头,只见那个发丝银白的邪气少年走进了凉亭。站在盖聂身边,颔首示意了下。
          “下官见过六王。”盖聂拱手行礼
          “民女端木蓉见过六王”端木蓉起身,向卫庄行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7-26 22:36
            “端木神医,不必多礼。”卫庄直接对端木蓉开口道,也不顾还在拱手施礼的盖聂。
            “谢六王。”端木蓉虽有些不解,这卫庄怎么如此对待盖聂,但也只是轻轻起身,没有多言。
            “本王听闻,端木神医在御花园等候多日,有东西要交给本王?”卫庄坐到刚刚端木蓉坐的石凳上,侧身问道。
            “回六王,民女确有些东西要交给六王。”
            “哦,不知是何物?”卫庄疑惑不解的问道。
            “呃,此物,”端木蓉面露难色,侧头看了眼盖聂。“不知,六王可否,让民女单独说话?”
            “哦?盖将军在这多有不便吗?”
            “嗯!”端木蓉轻轻点头。
            盖聂站在他们二人身后,十分尴尬。
            卫庄的故意忽视,盖聂倒也并不十分在意。
            只是今日端木蓉,处处流露出,对自己的不喜之感。
            倒让盖聂有些莫名,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神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07-27 06:19
              卫庄对还在施礼的盖聂开口道“那劳烦盖将军,回避一下。”
              “是,下官告退。”说完,盖聂径直离去。
              盖聂身影渐远,端木蓉才侧身,看着六王。轻声道“民女是受人之托,想请六王入宫一聚。”
              “哦?”卫庄又恢复,平日的轻佻语气疑问道。
              “嗯,不知六王,对此物可眼熟?”端木蓉从衣袖中,露出玉牌的一点边角。
              只这一眼,卫庄脸色微变,却立马又恢复如常。
              “端木神医,本王知道此事了。若无事,神医就退下吧!”卫庄说完也不看端木蓉,只转头看向了这满池荷花。
              “是,民女告退。”端木蓉回身准备退下。忽又开口道“那这物件,不知该归还与谁?”
              “从何得来,就归还何处。”卫庄悠悠开口。
              “是。民女知道了。”端木蓉施礼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07-27 06:33
                端木蓉离去,卫庄在这凉亭中静坐,低头却见端木蓉的医书,被落下了。
                “看来,有些人已经等不及了。”卫庄嘴角轻勾,神情嘲讽的自言自语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7-27 06:36
                  将军府
                  盖聂回到府中,只见高渐离还有雪姬,都在府中等候。
                  倒有些诧异,高渐离怎会带着自己夫人来此?
                  天明在院中练盖聂教的拳脚之术。
                  “高大人,高夫人。久等了。”盖聂拱手道。
                  “我也刚来。”高渐离回了一礼,声音冷冰的应道。
                  “雪姬见过盖将军!”雪姬躬身施礼道。
                  “高夫人,不必多礼。请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7-07-27 06:42
                    高渐离同盖聂说起,今日下朝,自己同卫庄所言之事。
                    雪姬坐在高渐离身侧,安静温顺的听着。
                    “嗯,今日,六王去找端木神医了。”盖聂忽然出口道。
                    “哦?”高渐离疑惑盖聂怎么知道此事。
                    盖聂面色冷漠的将今日御花园中之事,说了一遍。高渐离同样面无表情的听着。
                    “噗嗤”雪姬忽然轻笑出声,见高渐离盖聂,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
                    雪姬丝帕轻掩侧脸,不好意思的对盖聂说了句抱歉。
                    “阿雪?你笑什么?”高渐离见自己夫人离奇的失礼之举,出声问道。
                    “嗯,夫君,盖将军,雪姬倒是有个猜测?”
                    盖聂疑惑的看了一眼高渐离,对雪姬点头道“夫人但说无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7-27 06:52
                      雪姬便开始给二个大男人,分析了此事。
                      无非也就是那些话本子,戏折子里的痴男怨女,风花雪月之事。
                      高渐离倒是不为所动。
                      不过盖聂,想到今日端木蓉对自己,和对六王截然不同的态度。
                      还特意要求让自己避嫌,想单独交谈。盖聂倒觉得雪姬之言,还是有些道理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07-27 06:56
                        锦绣宫
                        “娘娘,就这些了。”秀儿跪在地上,将今日在御花园看到之事,一一汇报。
                        “好!”端木青鸾挥手,示意她退下了。卫庄?盖聂?端木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7-27 07:00
                          宣鹤宫
                          端木蓉今日十分忐忑,不知六王可会来这宣鹤宫。
                          这太后的肚子再过半月都要显怀了。
                          若再不出宫,恐怕自己再也出不了这皇宫了。
                          切脉时,端木蓉神思恍惚,目光漂移的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外面宣旨官高呼“皇上皇后驾到”端木蓉才猛然回神。
                          “端木神医请起!”皇帝来到内殿,对跪在地上行礼的端木蓉道。
                          “谢君上。”端木蓉轻轻起身,脸上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母后,感觉可好些了?”皇帝坐到榻边,握住太后的手,关切的问道。
                          “嗯。好多了。皇儿有心了。”太后侧卧在榻上,对皇帝温和的说道。
                          “看来这端木神医,的确名不虚传,太后的精神看起来好了不少。”
                          “是啊,的确多亏了端木神医妙手回春之术。”
                          端木蓉看着这母慈子孝的景象,却只觉得内心生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7-07-27 07:21
                            皇帝皇后在太后榻前,关怀了好一番,才离去。
                            离开时,又招来端木蓉询问病情,知道无甚大碍,才放心离去。
                            只叮嘱端木蓉,要尽快治好,不可久拖,太后年事已高,经不起病痛折磨。
                            端木蓉点头应下。
                            太后今日似乎有些心情不佳,只挥手让端木蓉,退下,明日再来问诊。
                            端木蓉知,太后因六王之事,自己没有办妥,而对自己心生不悦,便也不再多言,回了太医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7-27 07:28
                              乾坤阁
                              皇帝换上了一身常服,有些慵懒的靠坐在软椅上,神色轻松了许多。
                              “君上,要不要将剂量加大几分?”忽然一个阴沉沉的男人声音响起。
                              “不必了。孤今日替太后诊断,病灶未除,又被那个庸医,用些奇怪方子,勾起了潜藏之毒。”皇帝轻蔑嘲讽的笑言道。
                              “君上,那不知何时动手?”
                              “太后,即将命不久矣!不急在一刻。你现在只顾安心寻找机会,替孤除掉那个人。”
                              “是,君上。”
                              “嗯,叫霍易来见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7-27 07:39
                                宣鹤宫
                                端木蓉照例来替太后诊脉,今日太后,看起来倒是温和了些。
                                忽然太后对起身准备开药的端木蓉道“这几日辛苦端木神医了。”
                                端木蓉疑惑不解的看了眼太后,见太后眉眼带笑,有些病弱的脸庞,精神好了许多。
                                心下了然,定然是太后见到六王了。
                                才对自己态度好转。
                                平日里诊病,端木替她化痰清秽,也未曾见太后道谢过。
                                不过她身份尊贵,此刻却能放下身段,对自己道谢,也实是难得。
                                端木连忙回应道“太后折煞端木了,能替太后治病,是端木之幸。”
                                “嗯。”太后见她识趣,便点点头,不再多说。
                                端木蓉坐在桌前,等着宫女把药煎来,觉得枯坐着实在烦躁。
                                便招手,叫过一个宫女,让她去御膳房,取碗荔枝甘露甜汤来。宫女领命退去。
                                平日里,端木蓉的饭食都是秀儿从司膳局取来,虽味道也算可口。
                                不过和这御膳房还是无法比拟。 前几日,去锦绣宫,陪皇后用膳
                                ,对那清润可口,入舌生津的荔枝甘露,十分难忘。
                                正好今日,在太后宫中,再尝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7-07-27 08:37
                                  端木蓉翻阅着医书,等待宫女回转。
                                  忽然童公公,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端木蓉疑惑不解的抬头看他,沉思片刻,点头出去了。
                                  端木蓉按着童公公,所说位置,看见一身黑色衣袍的卫庄,正微抬头看着宫墙上方的天空。
                                  轻步走过去,端木蓉躬身施礼道“端木蓉见过六王”
                                  听见身后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卫庄悠悠回头,道“端木神医倒是让本王好等”
                                  端木蓉心中腹诽,你莫名其妙来找我,还约到这偷偷摸摸的地方,还怪罪起我来了。但面上仍是一派淡然,回道“端木知罪,还请六王宽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7-27 08:46
                                    见端木蓉面无表情的回话,卫庄甚觉无趣,开口道“端木神医,此书可是你的?”
                                    卫庄从衣袖中,掏出一本泛黄的旧书。
                                    “回六王,确实是民女的医书。”端木蓉不懂他何意,只老实回答道。
                                    “上次,端木神医走的匆忙了些,本王看见,便替你捡回来了。”
                                    “多谢六王,民女感激不尽。”端木蓉微微施礼道。
                                    “哦?感激不尽?不知端木神医准备如何感谢本王?”
                                    许是没想到,卫庄会这么说。端木蓉微了愣下,有些为难的说道“端木一介平民,来这宫中,也身无长物。实在有些为难。”
                                    “哦,端木神医,医术精湛,深得君上和太后器重,怎如此看轻自己。”
                                    “六王过奖了。”
                                    “端木神医,感激之情,并非定要用那金银之物衡量,也可想些其他法子呀?”卫庄见她一副深沉的模样,有心的调笑道。
                                    “端木明白”端木蓉忽然接口道。
                                    “端木神医,明白什么了?”
                                    “端木虽身无长物,但对医术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六王所持的,是端木结合内经,写的一些医理之道。便将这医书送给六王,聊表谢意吧,还望六王不要嫌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7-27 09:04
                                      卫庄一时微愣,料是没想到端木蓉,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正常女子,听见男子调笑,让她报答,不该是羞涩脸红,继而低眉不语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7-07-27 09:07
                                        端木蓉见他不语,继续开口道“这书既被六王捡到,也是和六王有缘,端木就不收回了,六王拿回去,也可拿来消磨消磨时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7-07-27 09:10
                                          卫庄此时已不知该同这端木蓉说些什么。只尴尬的点了下头道“那多谢端木神医,赠书。”
                                          “六王客气,端木还要替太后治病,就先告退了。”端木蓉躬身施礼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7-07-27 09:12
                                            端木蓉回到宣鹤宫内殿。
                                            宫女已将甜汤取回。
                                            晶莹剔透的甜汤中盛着各色鲜果,放在桌上,清香诱人。
                                            端木蓉径直走过去,准备品尝一番。
                                            “咳咳,”太后一阵急咳,招人递水。端木蓉急步走过去,轻拍太后脊背,诊了下脉,肺火旺盛,招来宫女道“殿内可有什么清淡润燥之物?”
                                            “奴婢不知。”“咳咳咳咳”
                                            端木蓉看她一脸懵懂的样,只得无奈寻思,找些什么来缓解太后急咳。
                                            眼光落到自己的荔枝甘露上,只得无奈取舍,让宫女取来,给太后喝些。
                                            这清润爽淡的甜汤,入的口中,太后的咳症倒的确缓解不少。
                                            端木蓉让宫女扶太后躺下,自己端着空碗,坐回桌边,准备开剂方子。
                                            “呜,呕,”“太后娘娘”端木蓉连忙回身,见此情景,表情大变。
                                            只见刚躺下不过片刻的太后,忽然口中吐出黑沫,宫女吓得赶紧将金盂递上。
                                            太后口中大块的黑色污物吐出,
                                            端木蓉坐到榻边,替太后顺气。
                                            这污物还一股膻腥的恶臭。宫女太监们都闻得蹙眉想吐。
                                            只见端木蓉面色如常,一脸淡然的看着,伸手替太后顺气不停,让她吐完。
                                            宫女太监们见她如此清冷淡定的模样,也不曾因这恶心的污物和恶臭,而神色有变,心中也是有些佩服这位神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7-27 09:40
                                              直到太后咳净污物,这宣鹤宫内外已经臭气熏天。
                                              宫女太监强忍恶心,去开窗散气,焚香祛味。
                                              端着金盂的宫女,端木蓉早替她封住嗅觉,倒是神色没什么异常。
                                              端木蓉面色如常的扶太后躺下,伸手替她诊脉,只见刚大吐一场的太后,面色苍白虚弱。额前汗珠垂挂。
                                              伸手切脉,脉象却无异常,端木蓉心中更是惊讶不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7-27 09:47
                                                反常必有妖,端木蓉压下震惊,冷声吩咐众人。
                                                今日之事不准对外宣扬,自己要单独向皇上汇报。
                                                若有闪失,今天这宣鹤宫的所有人,都难逃一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7-07-27 09:51
                                                  宫女太监们纷纷点头记下,不敢多言。端木蓉从宫女手中接过金盂,便出门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7-07-27 09:52
                                                    端木蓉端着金盂,寻了条少有人走的宫道,准备绕路回太医院,自己定要弄清这太后之症,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以为太后是害喜之脉,可今日见这异常的污物,恶臭非常,可脉象一诊,却还是害喜之脉。这太离奇了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7-07-27 09:57
                                                      端木蓉急步回去,一路倒没见到一个宫女太监,要不然这恶臭之味,非得熏死个人不可。
                                                      “端木神医!”就在端木蓉庆幸之际,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端木蓉惊的停步,进退两难。
                                                      盖聂今日被急招入宫,刚议完事出门。
                                                      想起天明的央求,便准备去趟剑阁,寻把适合天明的剑。
                                                      剑阁在皇城的最西侧,没想到,会在这少有人走的宫道上,碰见了端木蓉。
                                                      便出声唤道。
                                                      “嗯,见过盖将军。”端木蓉语气尴尬的回应了下。
                                                      “端木神医怎会在此?嗯?什么味道?”盖聂走近了些,才闻清刚才那恶臭,是从端木蓉手中的金盂散出。疑惑不解的看了眼金盂,又抬头看向端木蓉。
                                                      “呃,盖将军,端木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同将军多言了,告辞。”说完,急步准备离去。
                                                      “端木神医,此物可是太后所呕?”盖聂忽然凝声问道。
                                                      “啊?”端木蓉停顿住,诧异不解的看向盖聂。一时无话。
                                                      “打扰端木神医了,盖某明日亲去太医院拜会,先行告辞。”说完,拱手离去,不顾站在原地,惊讶不已的端木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7-07-27 10:13
                                                        太医院
                                                        端木蓉一回来,见秀儿不在。便立马钻进了屋里,这院中常年晒药,浓重的草药味,倒是盖住了不少臭味。
                                                        端木蓉带上特制的护手,用医具开始检查金盂里的黑色污物,只见这黑色污块,竟似活物一般,随着银针翻动,在里面不时蠕动。
                                                        端木蓉强忍恶心。将一块偏小的污块捡出,放在药盘里。
                                                        那东西一碰到药盘,竟然开始左右移动起来,移动到边缘又退回盘中,好似想从里面逃出一般。
                                                        端木蓉见肉眼看不出什么玄妙,从衣袍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撒了点粉末上去。
                                                        那黑色污物碰上药粉,竟然发出吱吱二声,开始疯狂的在药盘中转圈蠕动。
                                                        端木蓉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又再次撒了些粉末,又是吱吱吱的好几声,不过倒没有刚才那么强烈的转圈蠕动了。
                                                        难道这太后呕出的还是活物不成?端木蓉心中震惊不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7-07-27 10:47
                                                          “小姐,秀儿回来了。”忽然屋外传来秀儿清脆的声音。
                                                          端木蓉来不及多想,赶紧收拾干净,将这污物藏到床底。又在屋中撒上许多驱味散。
                                                          才开门让秀儿进屋。
                                                          秀儿恭敬的施礼道“小姐,秀儿把饭食取来了,先用饭吧!”
                                                          “嗯,好。”说完端木蓉,淡然自若的出门去了。
                                                          秀儿立在屋内,秀眉微蹙,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驱味散虽能驱味,但本身就带着些特殊气味,秀儿没闻到那腥膻的恶臭,倒是闻了不少驱味散的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7-07-27 10:53
                                                            端木蓉用完饭,看见秀儿又不见人影,也不管她。
                                                            回房继续检查。
                                                            低身去端床底金盂,却见床底空空如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7-07-27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