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86贴子:694,439

【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3 14:08
    格式错重发,文笔渣,不定时更。
    图壁四年春,太子昭尹承先帝遗诏,袭帝位。立太子妃端木氏为后。先帝德妃封图壁明贤太后。大赦天下,百姓称颂,昭新王之德。
    锦绣宫中,图壁新王正端坐在黄花梨木雕花榻上,面无表情的坐着,端木青鸾立在身侧,垂眉低首,不发一语。
    “皇后,可知母后这病是何原故?”冷漠的语气中有些即将爆发的怒意。“臣妾自幼随家父学医,却实是诊断不出病症。还望君上恕罪。”“皇后恭谨贤良,母仪天下,孤怎会怪罪。只是看母后的病连皇后都束手无策,有些着急了。”皇帝微有歉意的说道。
    “君上,臣妾虽学过些岐黄之术,但与太医院的太医们相比,还是太过浅薄,君上也别太忧心了,保重龙体为重。”皇后温声劝慰。“太医院那帮**,不堪大用。”端木皇后低眉不语,看不见表情。
    “孤听闻端木府中有位女神医,号称再世扁鹊。不知是皇后家中何人?”皇后听到这,心中一紧。出言道“是家妹,不过这民间之言,做不得真,小妹尚年幼,医道未精,恐怕也当不得这再世扁鹊之称”“嗯,这民间之言虽不知真伪,但想来这端木姑娘也是有些本事的,不如皇后将她召进宫来,一来你姐妹二人团聚一下,二来也替太后看看病症。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3 14:09
      “莫不是皇后不愿意母后的病早日痊愈?”见端木青鸾不回话,皇帝出声问道。“君上,臣妾怎么会这么想那,只是害怕小妹医道不精,辜负了君上厚望”端木青鸾应到,不似刚才冷淡的语气。“皇后不必多心,后日就请端木姑娘来替太后问诊吧!”端木青鸾知无法再推拒,躬身应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3 14:10
        端木府中。
        “蓉儿,为父说的话你要记好。进了宫,要遵循你姐姐的教导。凡事多思少言。”端木敬德端坐在厅内,对即将进宫的端木蓉叮嘱道。“父亲放心,女儿记下了。”端木蓉躬身应道。“那去吧!”
        端木敬德看着女儿的身影越来越远,自己是真的老了。
        端木蓉今日进宫,穿的还是端木青鸾送她的一件粉色曲裾,衣袂上绣着纷飞桃花,腰间系着师傅送的和田玉佩。一头青丝散在身后,只在发顶坠了条水晶银坠,银坠随着风在发上摇晃,略施粉黛更显清丽可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3 14:11
          “端木蓉见过皇后”端木蓉立于堂下,施礼到。“起来吧,蓉儿。许久未见,父亲可还好”看着堂下出落的越发清丽的端木蓉,端木青鸾的语气难得有了些喜悦之感。“父亲身子还算硬朗。多谢娘娘挂念。”“蓉儿,你我姐妹二人,难得见面,不必如此拘礼!在锦绣宫中叫我姐姐吧!”“是,多谢皇后。”“秀儿陪端木小姐去歇着吧!蓉儿,你早点休息,明日陪本宫去太后宫中诊脉。”端木青鸾吩咐道。“是,娘娘,秀儿领命。”“多谢姐姐,蓉儿告退!”端木蓉施礼退出殿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3 19:23
            在偏殿用完膳,沐浴后的端木蓉,换上了一件湖蓝绣花齐胸襦裙,安静坐在桌前看医书,秀儿立在身侧。
            在烛火映照下的端木蓉,更显清丽柔和。这宫中三千佳丽,天姿国色无数,秀儿平日里待在皇后宫中,也见过不少,只是倒从未见过端木蓉这般的女子。清清淡淡,寡言少语的。
            原本以为皇后娘娘就够清冷了,没想到这端木小姐更是个冰山一样的女子。“端木小姐,时辰不早了,早些歇下吧!”秀儿见她看的专注,轻声提醒。
            “嗯。你先下去休息吧。明日替太后问诊,自当慎重,我再看一会。”端木蓉回应道。“奴婢不累。”“去吧!我看医书一向也不喜欢有人在身侧伺候。”“是,奴婢告退。小姐也早些休息。”“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3 20:34
              秀儿退下后,端木蓉拿出一个布包,开始在自己手臂上试针,自己师从医家,尽得医圣念端真传,加之平日里行医治病,见过许多疑难杂症,对自己的医术端木蓉还是有些自信的。
              只是明日面对的是太后,出门时,父亲又百般叮嘱,看来这病非同一般,不得不慎之又慎。
              “嗯,倒是有些困了。”端木蓉摇了摇头,试图把困意赶出去。这屋中空气沉闷,让人昏昏欲睡,端木蓉起身,去窗边开窗,打开窗,深深呼吸了几下。
              这如水月光洒在园中的花草上,夜晚带着凉意的空气倒让人清醒了。园中的木芙蓉带来清香几许。
              嗯,这木芙蓉开的倒是不错。木芙蓉有清热解毒,消肿排脓之用,花叶均可用。有空了采些制药。自幼学医,端木蓉考虑事物简单明了,能不能入药就是判断标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3 21:14
                施针结束,准备关窗回屋。刚低头忽然一个黑影从园前经过,只见他站在假山旁,四处张望了下,放了个什么在假山夹缝里就匆忙离开了。端木蓉虚掩着窗子,默默看着。过了一会,一个身形娇小的黑影,走到假山边,张望了下,伸手摸到东西,便急忙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3 21:41
                  待人远去,端木蓉站了一会,关上窗,收拾好银针,带着疑惑歇下了。
                  第二日清晨,秀儿早早来到房中替端木蓉梳妆。平日里在家,倒是随意惯了,起床还是穿了件从家中带来的素色曲裾。秀儿来到屋中,先替她换下皇后准备的衣物,再替她盘了个精致的发髻。轻施粉黛。皇后便差人来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3 22:26
                    宣鹤宫。
                    太后面色潮红的躺在软榻上,咳嗽个不停,那感觉竟似要将心肺都咳出来。宫女跪在榻前,双手高举着金盂,只等太后将口中的污秽咳出。“皇上皇后驾到!”殿外的宣旨官高声道。殿内的宫女太监应声跪下,俯首低头。
                    “母后,今日感觉如何?儿臣请了位神医来替母后问诊了。母后的病定会好起来的。”皇帝来到殿内,直接来到太后榻前,恭顺的握着太后的手说道。“皇儿有心了。咳,咳咳”太后话一出口。又是一阵急咳。“快,宣皇后和端木氏入内。”“奴婢遵旨。”刚手举金盂的宫女,领旨退出内殿。
                    “儿臣参见母后。”端木青鸾领着端木蓉,进的内殿,恭谨的对太后行大礼。“皇后不用多礼了,母后抱恙,就别拒那些繁礼了,快让端木姑娘来诊病。”“臣妾遵旨。蓉儿,太后身体不适,你快些替太后诊诊吧”端木青鸾回身对身后的女子吩咐道。
                    端木蓉轻轻点头,慢慢走了出来。殿内众人才看清这位皇后亲妹的真容,当真是个玉骨冰肌,脱俗不凡的佳人。
                    只见她一袭白色拖地烟笼兰花百水裙,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裙摆一层轻薄如雾的绢纱,腰间系着一条月白色腰带,整个人更是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躺着一条白色通灵宝玉,更添一分淡雅。一头青丝用紫色白色的发带绾个有些繁杂的发髻,发髻上别出心裁的插了支做成竹叶形态的翡翠簪,一朵玉兰别在发髻边,素雅的柳叶眉,樱唇不染而赤,整个人透出一股兰草悠甜的气质。只不过眉宇间清冷的神情,又让人生出十分的疏离感。端木蓉向太后皇帝施完礼,便半跪在榻前,伸出三根葱白纤细的手指,搭到太后脉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3 23:14
                      来之前,端木蓉将医书上的所有疑难杂症,罕见怪病都翻了个遍,做了最多的准备。只是现在面对的情况,端木蓉觉得对自己的医术第一次有了怀疑。平日里寡言少语,无甚表情的脸,此刻却有些慌张红润,迟迟不敢开口说明太后的病症。“端木姑娘,太后是得了什么病症?端木小姐?”看眼前清丽无双的女子一言不发,只低首诊脉,皇帝轻声询问道。“回君上,太后此病有些复杂,民女医道不精,可否容民女回去研究下。”端木蓉心绪百转,面上仍是一副清冷淡定的神情。“好,那孤给你一天时间。明日再来复诊。端木姑娘莫要辱没了再世扁鹊之名啊!”病症未诊出,皇帝自然是不悦的。说完就让端木蓉退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3 23:40
                        “皇后,可回来了?”端木蓉坐在房内对秀儿问道。“皇后已经回了,端木小姐要见皇后吗?”“嗯,你去通传一声。”从宣鹤宫回来,端木蓉心里的疑问,快把自己给淹没了。父亲说让自己少言多思,可如今太后这病,自己该如何诊断?
                        “蓉儿,找我何事?”端木青鸾换了件紫色宫装,梳了个流仙髻,发髻间一支镂空珠花白玉簪。少了些许皇后的雍容华贵,腰肢赢弱,玲珑的身段,倒平添了些大家闺秀,楚楚动人之感。“蓉儿,有事想请教姐姐。”“好,说吧!”端木青鸾轻轻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4 00:01
                          明天想安排蓉姐和大叔见面了。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4 00:03
                            “不知姐姐能否让蓉儿,单独说二句话?”端木青鸾微愣了下,摆了个手式,宫女太监齐齐退下了。
                            “说吧,蓉儿。”
                            “端木一门,世代行医,家中无人不通岐黄之术,姐姐之前替太后问诊,难道都不曾发现异常?还是姐姐已将家中所学忘了个干净。”端木蓉一再提醒自己说话慎重恭敬,却还是没控制住语气中的不悦。
                            “蓉儿,本宫在家所学也不过皮毛而已,诊断不出太后病症,君上同本宫都十分心焦,这次君上听闻你这再世扁鹊之名,定让我招你入宫,替太后问诊,自然是对蓉儿的医术深信不疑。怎么蓉儿如今还问起我来了?”自端木蓉入宫,皇后说话一向亲切有加,这番话却说的讥讽了些。
                            “娘娘,这扁鹊虚名端木从不在意,只是好奇,这偌大的太医院,竟然都没诊出太后之疾非病非诊,这么简单的喜脉竟要特意招民女进宫来诊?不知……”“放肆”端木蓉的话被一声愤怒的呵斥打断。皇后面色难看的坐在殿上,凤眸微睁,“端木蓉,你可知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一声叹息传到站着低头不语的端木蓉耳中。“娘娘恕罪。”平静下来,端木蓉用清冷的声音回复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明日到底该如何断诊,今日之言,就在这锦绣宫中忘掉它。”皇后挥手,叫她退下,直接闭上眼,不再听她多说一句。端木蓉礼未施,便直直退出了殿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25 07:13
                              一夜未眠,端木蓉端坐在桌边,眉宇间浓愁未散,一双清冷的紫眸,也有了些血丝在内。太后,明明就是有喜之脉,偶感风寒,又咳的厉害了些。这么多太医难道都不曾诊出,还是诊了却不能说,不敢说。
                              太后乃先帝遗孀,先帝驾崩许久,这太后却害了喜脉,传出去,先帝,新王,必然被世人所不耻,如此宫纬丑事,谁敢多言。谁都不想死在龙颜盛怒之下。瞒而不报,只用些参汤补药的吊着。若日后事情败露,皇帝也肯定先要顾及皇家颜面,处置太后和她腹中之子。这帮太医多是世家子弟,根基深厚,即使皇帝想动手。也要顾及他们身后的势力。可自己该如何是好?虽有个当皇后的姐姐,可实际上端木家就是个普通富户,顶着国丈之名的父亲是个私塾先生,虽是皇亲国戚,实则有名无实。进退两难之际,秀儿已在门外敲门,要进来替她梳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5 07:38
                                宣鹤宫
                                端木蓉半跪在太后榻前,伸手切脉,柳眉微蹙,神色如常。“端木姑娘,今日可有诊论?”皇帝如昨日一般,坐在太后榻上,对诊脉完毕的端木蓉问道。
                                “回君上,太后,此诊是为”“六王请旨觐见!”一声尖利的声音打断了端木蓉。“嗯,六王来了,宣。”“宣六王”
                                端木蓉保持着半跪的姿势被忽略了。不过心里却稍稍松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走进殿内的男子。
                                “见过皇兄。太后。”
                                眼前这个一身黑色金纹蟒服,发束紫玉冠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却有着一头不符年纪的白发,浓眉横扫,看着面相极凶。 察觉到端木蓉的目光,六王忽然微微侧目,对着她嘴角轻勾,邪魅一笑。
                                “六弟,怎么来了?盖将军回京了吗?”“臣弟在柳州听闻太后抱病,久治不愈,实在心急如焚,便快马先行了。盖将军再过二个时辰也该入宫复命了。望皇兄不要怪罪。”六王言辞恳切,一副孝顺恭谨的模样。
                                “难得你一番孝心,太后的病无碍了,这位端木神医有再世扁鹊之名,想必不出几日,便能药到病除。”
                                端木蓉听到这话,简直手脚冰凉,欲哭无泪,面上却仍是一派淡定清冷。
                                “那自然再好不过。如此皇兄也能安心处理国事了。”六王恭敬的回话。“嗯,端木神医,你过会将所开药方送到乾坤阁,说明太后之诊,孤查阅后再行医治,六弟同我去承光宫等候盖将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25 08:17
                                  待人走后,端木蓉叫人煮了些宁神益气的参汤,给太后服下。
                                  提笔踌躇半天,下笔写了个神虚体弱的病症,开了个滋补的方子。便准备差人送去。
                                  “适才君上叮嘱奴才,要让端木神医亲自送去。也好当面询问太后之诊。”太后身边的大太监,对端木蓉躬身道。
                                  端木蓉沉思片刻,颔首道“那,劳烦公公代为引路。”“是,端木神医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5 08:35
                                    沿着宫道走了许久,行坐的车撵慢慢落地。“端木神医到了。”听到童公公声音响起,端木蓉伸手撩开车帘,缓缓走了出来。“端木神医只沿着这条路,往前再走一会,便能看到承光宫了,乾坤阁在承光宫的西侧,奴才在此等候姑娘。”端木蓉轻点了下头,便一人去往乾坤阁。
                                    走到尽头,雄伟壮观,绵延数里的宫殿出现在端木蓉眼前,承光宫以黑色为重 ,朱红赤金为梁,宫檐上的二条金龙,活灵活现,似要腾空而去。屋顶的黑色琉璃瓦在湛蓝天空下,更显庄重辉煌。端木蓉早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绕到何处去了,这偌大的宫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绵延相连,且外殿相同,平日里对方向有些迷糊的端木蓉,此刻更是手足无措的瞎走。这里平日里是处理国事的地方,除了内殿,连个宫女太监也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5 09:09
                                      景华阁
                                      “哈哈,说的在理。”
                                      “皇兄,依我看,就将皇妹……”
                                      殿外忽然传来“笃笃笃”三声轻微的敲门声。“何人?”
                                      “那个,请问,你知道乾坤阁怎么走吗?”端木蓉在门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听到女子的问话,殿内三人皆是一愣,不明所以。“是端木神医?”皇帝才反应过来,这要找乾坤阁的是何人,出声询问。
                                      “呃,是。”端木蓉有些疑惑,出声应到。
                                      “不是叫你去乾坤阁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呃,您是,呃,请君上恕罪。民女刚才迷路了,听到这有声音,便过来问个路,不知是您,冒犯了君上。”今日真是诸事不顺,端木蓉觉得自进了宫,自己脑子里迷糊糊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找谁来问路了。“进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5 09:28
                                        端木蓉推门进殿,只见皇帝坐在龙椅上,神情倒是比刚才在宣鹤宫中时,轻松了许多。
                                        刚刚见过的六王依然一副轻佻玩味的神情站在殿前,斜睨着眼,看着端木蓉。
                                        另一个站在右侧的陌生男子,一身黑色官服,身姿伟岸,肩背宽厚,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棱角深刻,鼻梁高挺英气,乌木般的黑瞳,古井无波,看不清情绪,剑眉斜斜飞入脸庞二侧垂下的乌发中。不似皇帝的严肃深沉,不似六王的魅惑邪气,却让人觉得踏实温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25 09:46
                                          “民女端木蓉见过君上。”端木蓉施礼跪拜。
                                          “起来吧!”“谢君上。”
                                          “端木神医可是已研究出治病之方了?”
                                          “端木不敢妄言,只按照家师所传之方先替太后调养身子。待太后病症稍轻,才行医治。”
                                          “哦,那端木神医,太后所得究竟是何病症?”皇帝望着端木蓉,缓缓开口问道。
                                          “太后所得之症,不过小病,没什么大碍。”端木蓉朗声应到。
                                          “哦,太医们和皇后言太后所得之症世所罕见,无法可解,孤还一直心焦不已,听端木神医之言,当治他们个妄言欺君之罪。”
                                          有些愤怒的语气传到端木蓉耳中。让她有些许心慌,不过片刻又恢复平静回声道“君上,太后所得之症虽不算大疾,但也算是少见,且来势凶猛,皇后久居深宫,未曾诊出也正常。太医们,平日替宫中贵人诊病,想来都是些富贵之病,体虚之症,这民间之症不常得见,也情有可原。端木在外行医多年,也才方知万物生变,不离其宗之道。此病自当穷治。不过太后身份尊贵,且之前用的都是大补之药,反而加重了病情。还望君上能多给些时日。”平日里寡言少语的端木蓉,简直是把一年份的言语都用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5 10:12
                                            “好。那把你的方子呈上来。”
                                            “是”端木蓉伸手从衣袖中拿出药方,六王走到她眼前,伸手接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端木蓉刚才好像看见六王对她眨了眨眼。这个六王还真是古怪的很。端木蓉心里嘀咕道。
                                            “好,那你先回去吧,明日开始,你就住到太医院那边。替太后治病。”
                                            “是,民女告退!”端木蓉施完礼,转身出殿。
                                            “皇兄,这位神医所开之方,如何?”六王悠悠开口问道。
                                            “六弟别取笑孤了,孤又不懂这药石之道。只是怕她徒有虚名,耽误太后病情,才招来询问的。”皇帝语气轻松的笑答道。哼。好个再世扁鹊,神医端木。诊不出病症,还敢信口开河,孤倒要看看,你用这穷方如何治好太后的南疆之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5 18:01
                                              端木蓉出了景华阁,又分不清方向了,只得硬着头皮在这承光宫中转圈。
                                              “啊,痛”只顾着抬头张望的端木蓉,忽然一脚从台阶踏空。着力不及,右脚咔的一声,疼痛袭来让她惊呼了一声。试着走了一下,脚又扭疼了下,无法,只得坐到台阶上,开始揉着痛脚。眼睛都红了些许。
                                              自幼学医,替别人接骨开颅的倒是顺手。可这疼落端木蓉自己身上,却是十分难捱。身为大夫,却平生最怕吃苦药,受病痛。这事也让端木蓉恩师医圣念端嘲笑了她许久。
                                              “端木神医?”议事完,盖聂准备去学府看望下,陪二殿下读书的侄子天明,谁知刚到西侧门,就看见一个柔弱窈窕的女子坐在石阶上,呲牙咧嘴的揉着痛脚。走近才看清是皇上口中的端木神医。端木蓉应声抬头,看见刚才在景华阁中的陌生男子,冷冷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端木蓉低头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急忙起身,躬身道。“民女端木蓉见过大人”
                                              “端木神医不必多礼,神医是哪里不适吗?”还是冷冷的发问。端木蓉腹诽道,你看不出来我疼的都站不住了吗,还问,你赶紧走,我再揉会。面上却还是一派淡然的回道“无碍,多谢大人关心。”
                                              “端木神医,可是脚扭伤了?”盖聂似乎没感觉出端木蓉恨不得他赶紧消失的情绪,继续问道。
                                              “大人,只是小伤无碍的。”端木蓉回到。
                                              “这扭伤之症,若不及时复位,骨节相连,后面再行医治,恐会疼痛非常。端木神医还是快些医治下。”盖聂有些疑惑,但还是冷冰冰的劝了一句。
                                              “大人所言甚是,只是此地没有太医,端木虽是医者,却无法自医。”端木蓉有些诧异,这么个虎背熊腰的粗汉还懂些医理。
                                              医者不能自医?盖聂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条规矩。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出声问道。“那不知端木神医,可信的过在下,在下常年在外,时常受些小伤,也懂些这正骨之术。”“啊,这,这,不合礼数吧!”端木蓉支支吾吾回道。
                                              “神医所言有礼,是盖某冒犯了”
                                              “呃,没有,大人也是一番好意。”
                                              “端木神医可是要去太医院,若端木神医不嫌弃,便坐盖某的车撵过去吧?”
                                              “啊,不必了,童公公在宫门外等我那。”端木蓉急忙回应道。深怕盖聂又提出什么帮助之法。
                                              “那盖某先告辞了,等下出门我替端木神医通传一声,叫宫女过来搀扶。”盖聂施了个拱手礼,便离开了。端木蓉见他离去,才放心坐到地上,继续揉有些肿胀的脚踝。
                                              不过片刻,童公公便领着二个宫女过来接端木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25 18:49
                                                我想说本来特别想让聂叔帮蓉姐治脚,来个肌肤之亲的,但想到毕竟二人第一次见,蓉姐对叔还抱有点戒备,只好点到为止了,(蓉儿他是你老公啊,摸摸脚不要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25 18:54
                                                  “端木神医,太医院到了。”童公公凑到车帘前提醒道。“太医院?怎么没先回宣鹤宫?”
                                                  “适才盖将军交待过,要先将端木神医送来太医院。”童公公回道。
                                                  “盖将军?”原来他就是大将军盖聂。端木蓉脚痛难耐也不再多言,便让童公公搀扶自己进太医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25 19:20
                                                    将军府
                                                    “多谢各位大人,只是时辰不早了,盖某就不留各位了。”盖聂起身,躬身作揖,谦和有礼的说道。
                                                    “是啊,盖将军刚刚回京,舟车劳顿,倒是我们这帮老朽多叨扰了。盖将军,早些休息,我们改日再叙。”礼部尚书马长宣紧随盖聂的话音说道。
                                                    “是啊是啊,叨扰了,下官们先回去了。将军早些休息。”其他的官员也连声应到。
                                                    “是盖某招待不周,过几日盖某在映雪楼设宴还望各位大人赏光。”
                                                    “盖将军太客气了。”“是啊,太客气了。。”又是好一番恭维,盖聂才将家中的那些官员送走。
                                                    “叔叔,那些老头走了吗?”天明抓着盖聂送他的新玩意,来到前厅找盖聂。“天明怎么还没睡?”盖聂放下手中的书信,看了眼天明,笑着问道。
                                                    “嗯,我想和叔叔一起睡,叔叔好不容易才回来。”天明凑到盖聂身前,有些委屈的说道。
                                                    “好。不过天明要答应叔叔,以后在宫中不可以闯祸,不可同二殿下打架。”盖聂摸了摸天明的头,和蔼的说着。
                                                    “其实,我不想进宫陪殿下读书了,太傅也嫌我笨。哼,其实,我还不想去那。我就想在家里习武练剑,以后和叔叔一样,做个威风的大将军。”天明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天真烂漫的模样,让盖聂难得的笑出了声。
                                                    夜色深深,月光安静洒在将军府中,孩童可爱活泼的笑声不时传出。让这冷清的将军府,有了不少暖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25 21:21
                                                      太医院
                                                      端木蓉已住进太医院的后院中二日,开始为太后准备治病,脚伤,也已经痊愈。此刻端木蓉正站在后院中,专心晒药草,不时检查成色。秀儿也随端木蓉来了太医院服侍。“端木小姐,休息下,先用早膳吧!”
                                                      “嗯。”端木蓉放下手中药草,走到桌前净手。
                                                      “太医,快来。”前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端木小姐,我们要去前院看看吗?”秀儿轻声问道。
                                                      “我不是太医啊!”端木蓉夹起一块芙蓉糕,慢慢品尝起来。“有没有太医,快来人。”院外又骚乱起来。端木蓉斜看了眼院外。伸手又夹起一块水晶糕。
                                                      “今日是太医们的巡诊日,想必前院是没人,只有药童在。”秀儿忍不住说道。
                                                      “秀儿,我留在宫中,是为太后治病,有些事-”
                                                      “你们是什么人,太医院的太医那?”端木蓉话未说完,院外的侍卫忽然冲了进来。
                                                      “休得无礼,这是皇后娘娘的亲妹,替太后治病的端木神医。”端木蓉还没开口,秀儿忽然连珠炮一般呵斥道。
                                                      “奴才知罪,打扰了端木神医”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侍卫,听到这个素衣女子的来历,立马慌张请罪道。
                                                      “无妨,带着你的人出去吧!”端木蓉清冷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让人生畏。
                                                      “这,奴才斗胆,可否请端木神医替二殿下看看?”
                                                      “不去。”端木蓉直接的拒绝让院中众人皆是一愣。
                                                      “端木小姐………”秀儿附身,凑到端木蓉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端木蓉神色如常,还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
                                                      秀儿说完,端木蓉也没一点触动,只安静坐着。
                                                      秀儿见端木蓉不为所动,又低头准备说些什么,端木蓉却忽然挥手道“把人抬进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7-25 22:05
                                                        只见从前院抬进来了一个坐在软椅上的小孩,面色苍白,汗流满面,咬着嘴唇,十分难受。束的发冠斜斜倒在头上,一身金丝锦缎的袍子穿的歪七扭八。
                                                        端木蓉走到小孩身侧,伸手摸了摸他冰凉潮湿的额头,二指并用分开孩子紧咬的嘴唇和牙齿,从怀里掏出一块小木牌,塞进小孩嘴中。伸手切脉,思虑了一会。声音淡漠的对秀儿说道“快去通知皇上皇后,顺便把太医院的高太医叫回来。”
                                                        “是”秀儿急忙出去通传。
                                                        端木蓉让侍卫将这孩子放平,自己径直去前院,准备开一副镇定止痛的药剂。
                                                        走到前院,见几个侍卫正在捆个瘦小的孩子,端木蓉只看了眼,本想开口,只想到自己的麻烦都够多了,又继续沉默着往药柜走去。
                                                        “臭小子,你打伤了二殿下,还不给我老实点。”那孩子被捆好,侍卫伸脚踹了过去。小孩应声倒下,倒却不哭不闹,只狠狠的瞪着那侍卫。端木蓉手顿了片刻,又继续抓药。
                                                        “让你瞪我,我踹死你”侍卫抬起脚又要踹上那孩子。
                                                        “***出去”端木蓉忽然出声呵斥。原本她冰冷的声音就容易让人生畏,此刻愤怒的情绪更让人心惊。那侍卫回头,见端木神医还是站在药柜前,只微微侧头,面色十分不满。
                                                        “端木神医恕罪,这小子打伤了二殿下,奴才气急才出手教训他罢了。”刚行恶的那侍卫此刻哆哆嗦嗦的回话道。
                                                        “我说了,***出去。再让我看见你,你们殿下的病就去另谋高就吧。”端木蓉侧着头说话,天明从自己的角度看去,只看见一个素白的背影立在一堵红色的墙前面,而这个说话冷冰冰的怪女人刚才救了自己。
                                                        “是,是,奴才该死,奴才马上滚。”见端木蓉说话如此凶恶,那侍卫连滚带爬的出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7-25 22:37
                                                          给,我,滚,也能被和谐掉。真是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7-25 22:38
                                                            太医院
                                                            端木蓉见人滚,出,去了。继续不发一语的抓药,磨粉。好似忘了地上还躺着个灰头土脸的孩子。天明躺在地上,看这个怪女人走来走去,也不把绳子替自己松开,好似看不见自己一般。天明心里愤愤不平,哼,真是个怪女人。一点都没小月儿那么温柔。
                                                            端木蓉可不管天明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磨好药粉,便进内院给疼的死去活来的二殿下服下。
                                                            “皇上驾到。”“皇儿何在?”宣旨官话音未落,皇帝便急匆匆进来。进来便看见地上被绑缚着的天明,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民女参见君上”端木蓉微微施礼。
                                                            “端木神医请起,我儿如何了?”
                                                            “刚才已让殿下服了止痛散,现在好多了,民女让侍卫把殿下抱进房中躺下了。”
                                                            “好,那快带孤去看看他。”说完,皇帝便急匆匆的往后院端木蓉的住所去。
                                                            “君上,殿下的病并未根治,还请君上恕罪,端木不敢自作主张,到现在还未诊治。”端木蓉语气诚恳的请罪道。
                                                            “为何不敢做主?”这端木蓉是什么意思?
                                                            “君上,殿下现在需要做开膛之术。君上不来,民女不敢。”
                                                            “开膛之术?”皇帝重复了一遍,深怕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些什么。
                                                            “端木神医可是欺孤不懂医道,这人若被开膛,便如树取木芯,岂有不死之理?”
                                                            “君上,端木知道此法听来荒唐,不过这病若不根治,日后还会再犯起。每次疼起便如针扎铁刺,腹中更是疼痛难忍,好似被人将肝肠扭断打结。”端木蓉描绘了一下。
                                                            只见皇帝不似刚才那般面色铁青了。松了口气。接着说道“这开膛之术虽听起来骇人,但实则只是在下小腹边沿处开个小孔,不过一个时辰光景就好了。之后悉心照顾,不出半月便恢复如常。”
                                                            “高太医,你告诉孤,这端木神医所言是否确实?”皇帝忽然对站在门口的太医高齐泰问道。
                                                            “老臣之前从未在医书上见过此等治疗之法。不过想来端木神医有再世扁鹊之称,会些惊天动地之术,也有可能。”高齐泰低头回话道。
                                                            “端木蓉,你可知若此法有误,让皇儿有所闪失,你面对的是什么?”皇帝侧过身,对低眉不语的端木蓉说道。
                                                            “满门抄斩”端木蓉清冷淡然的语气,好似在说早上水晶糕味道极好一般。神色如常。
                                                            “好,好个端木神医,孤便将皇儿之症教给你医治,若有闪失,你端木满门,就要消失在这世间了。”皇帝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端木蓉竟真有如此登峰造极的医术?
                                                            不对,她连太后的南疆之毒都无法诊出,还开了个给人补气宁神的方子贻笑大方。
                                                            皇帝开始有些后悔将皇儿教给她,行开膛之术了。但君无戏言,谅那端木蓉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
                                                            “是,君上。端木领命。”端木蓉准备行礼,皇帝却直接挥手让她进屋医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7-25 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