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吧 关注:142,573贴子:2,046,820

【枕上书】分析贴写的不过瘾 也想来个番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有情深 何谓缘浅


(一)飞升上仙

两百多年前某一日,连宋将东华口信带给默渊,说是东华将妙义慧明境托付于默渊。此后不久,默渊便将自己造的九黎壶重新炼造了一番。虽不能单靠法器将三毒浊息及由其所化的妖尊渺落彻底铲除,但好在这九黎壶炼妖法门精妙,若用来吸纳妖息,将其镇住个十天半月再行转移还是可行的。
二个月前,默渊闭关而出,感知到东华在碧海苍灵施星光结界。赶到时,只见黑幕般的苍穹下,是集了满天尘星之辉的结界,一青衣男子瘫坐在地,面无表情注视着结界里的二人。
结界中,一端有二人坐于碧波结成的玉床之上,另一端则是汹涌巨浪和妖息。
银发青年单手将少女揽在怀中,另一只手叠着印加。双眼合着,表情平静似进入了长眠,聚在周身的气泽却似暗涌的海浪。
少女似是睡的很沉,头靠在青年胸前,面色虽稍显苍白,表情却很恬淡,一只手自然垂下,另一只手被青年握住。
默渊注视着结界中化解妖息的气泽。这些气泽本应是无形的光团,而此时在东华手中却化成有型的花朵 。这种花,默渊印象中在西方梵界见过,花朵似铃,但叫什么名却不记得。
花朵从结界里二人的上空凝聚成型,似雪花一般静泌坠地后又化为无型的气泽。默渊与东华认识万万,也是第一次见到东华九注心所专注的执念。
默渊将目光从结界中二人身上收回,转头见白浅急急走来,身后是同样面色凝重的夜华。
“师傅可有办法……”话还未说完,便见似有巨斧辟列漆黑天幕,刺眼电闪后是彻耳巨响,一道紧接着又是两道天雷将星光结界辟出一道长可及天的列痕。
结界内东华闻声睁眼,叠加的手一个反转,将自己留在凤九身上的天罡罩唤出来罩在凤九身上。
结界外,默渊三人见状使出全力一击。随着碎列的巨响,默渊抬手化出九黎壶,九黎壶感知妖息后升至空中不断变大,森然妖息倾数被吸纳其中。结界碎成无数璀璨的亮片飞速向天空回归,划出又细又长的光束,直到最后一片也重新嵌回在巨大的黑幕上,碧海苍灵方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寂静空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1 19:53
    请坚持写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21 20:08
      (二)青丘
      东华看着熟睡的凤九,近日凤九已显出几分要苏醒的征兆。东华微微蹙眉思索。
      此时小白身上的伤已无大碍,其实当下有一桩事更为要紧。
      之前,因寻小白心切,和白址闹得挺僵。小白是九尾狐族唯一的孙辈,这女君之位怕是推不掉的。日后必是要同小白时常呆在青丘白止若是时不时跳出来摆脸色,岂不碍眼。据连宋说,当初白浅和夜华两人,似乎是因个什么误会,硬是被托了几百年才结婚。
      东华听说这次小白回来未住回青丘,想必她心里也是为难。白止能托,小白和滚滚不能托。看来必须要和白止见上一面。
      其实东华想的不错,对于东华这个曾经的同窗,白止确实是不怎么拿得准。自然对这个急着取自己孙女又在婚宴上缺席的孙女婿十分不满。后来虽然听女儿白浅说了其中似有些误会,但心中到底还是存着个疑,对于自己小孙女和东华婚后的前景到底如何,也十分琢磨不透。白止若是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他决对有本事不冷不热的托上个千八百年,生生将一桌好酒菜拖成残羹冷炙。
      这一日,青丘白止帝君携妻云游归来,正落定在青丘狐狸洞前。见一小小身影朝自己走来,小身影是一头银发,小脸蛋很是圆润可爱。小身影走近站定端端正正行了个大礼:“白滚滚参见白止帝君,帝后。
      我是凤九女君与东华帝君的儿子。”身旁的妻子早已矮身抱起白滚滚。自己却看着白滚滚来时方向处刚刚现身的东华。
      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滚滚,他想看看青丘。”东华一边不紧不慢的踱步过来,一边和白止说话。白止顿了顿,觉得东华今天似有些不同。“去洞里坐着说吧。”
      两位尊神围着一张大石桌颇有气度地落座。不多时迷谷上了一壶新茶,又为二位尊神各斟上一杯。东华淡淡抿了口茶。
      白止先一步开口道:“九丫头怎么样了?”
      “无妨,不多日就会醒来。”
      白止举杯将茶饮尽:“妙义慧明境的事情我听说了。帝君做的都天道大事,照顾九丫头的索事不敢劳烦。”迷谷俯身为白止添茶的。
      东华轻轻撇着茶叶,抬眼望向正在和自己曾祖母说话的白滚滚:“你的帝后你不亲自照顾吗?”
      白止被东华噎得说不出话。东华收回目光看着白止:“婚宴的事,我会给青丘一个交待。小白因为我的事,不敢带滚滚回青丘。纵使青丘长辈对我有何不满,还请不要牵怒小白和滚滚。”说完又转头望着正在吃琵琶的白滚滚。
      白止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放下。杯里的茶冒着热气,茶汤清澈甘醇,飘着淡淡香气。白止觉得,东华眼中竟透着不同往日的柔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1 20:59
        吃琵琶枇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1 21:26
          如今老婆有了,又老来得子~帝君心里暗爽


          收起回复
          5楼2017-07-21 21:31
            樓主 是墨淵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21 21:42
              馨馨很棒,写得文字都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7-21 21:50
                错字和不通顺的地方大家对付看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1 22:00
                  墨渊,实再对不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1 22:02
                    今晚再来一段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1 22:07
                      我分析的时候其实有个想法,没有表达。设想一下,如果青丘当年知道凤九已经怀孕会怎样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1 22:08
                        如果觉得还成我就再来一段,估计还是会有错字。大家忍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1 22:13
                          (三)梦里沉浮

                          “碧海苍灵中,你想要的亭子已搭好了,菜园子也垦好了。仙山中的灵鸟,我让它们每个月末都到观景台前献舞,你想什么时候回去看都可以。”
                          “我在观景台旁给你弄了个温泉池子。灵泉旁的渺景山埋了许多玄铁,是锻造神兵的好材质。渺景山下给你开了个藏剑室,里边有两百年间我收来的剑,应该都是你喜欢的。”
                          “以后少喝凉水,半夜不要踢被子。”
                          “此戒乃帝君拿他的半心做成,即便他不在了也不会消失,会永远护着殿下。”
                          剖心,我听说剖心为证才最能证明一个人待另一个人的情义……因剖心即死,以死明志,此志不可谓不重,才不可不信。”

                          这些话是谁说的?这个时候他们为什么会说这些话?这个时候又是个什么时候?
                          凤九脑袋里又响起了这些话,每当这个时候,凤九就会难以抑制的悲痛,更无法集中意识思考。觉得自己似乎知道所有答案,但心里却不愿意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心中百感交集,越是想理清越是理不清。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凤九在睡梦中提醒自己。这一次凤九试图让自己迷糊的大脑清醒过来。
                          模糊意识似慢慢聚集的光斑,凝在漆黑的眼前,凤九试着想睁开眼晴。
                          一番努力下,意识似乎清晰了一点。觉得似乎有人握着自己的手。耳朵偶尔能听见支言片语,说话的人像是离自己很近,但说的是什么却辨别不清。手背的触感,是温暖和轻柔的覆盖。使了下力,觉得五个手指与手掌间爪的似是修长的手指。凤九心里踏实下来。心踏实了就觉得又疲累起来,脑中立时烟云又起,刚要再次潜进梦乡。突然感觉手指与手掌间被抽空,耳中飘入的语声顿时清晰了许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1 22:15
                            “嗯,我不会走开的!”
                            随着一陈脚步声渐远,凤九再次试图睁眼,拼上了全身的力气和能集中的全部意识。刺眼的光让凤九皱紧眉头。忍不住抬起双手遮挡眼睛。过了好一会,视线渐渐清晰。可以看到自己的手指和从指缝间露下来的光,那是床头上方浮着的一颗夜明珠发出的光。
                            凤九稍收回目光,定睛在自己左手上戴着的一个琉璃戒指。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娘亲,你醒了……”
                            凤九微微转头,看清近在咫尺的一张小脸。这张小脸因兴奋而涨得通红。浓密的睫毛后面,一双漂亮的眼睛似也闪着光。凤九顿时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其中夹杂着一点高兴。
                            “娘亲怎么不答滚滚?是不是还在犯困?”
                            滚滚感到娘亲的手指在自己的脸蛋上轻轻抚了抚。
                            “没有犯困——你父君呢?你可见到你父君了?”
                            凤九一边问自己的儿子,一边挣扎着坐起来,身子很不适应的晃了晃,停了一下便将双脚放在地上。
                            “滚滚,带我去见你父君。”
                            “娘亲,你慢点儿……”
                            滚滚一边叮嘱自己娘亲,一边找来绣着暗花的鞋子帮着凤九穿上。
                            凤九也顾不得脚下其实没甚力气,迈出步子也似踩在棉团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白滚滚穿过短短一截走廊,又是怎么拐进一间飘着药香的斤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1 22:28
                              这是一间十分场阔的厅堂,点着几盏烛灯。地上没什么家具,只一个水晶台上放着几个火炉,炉上架着药罐子。靠墙立着几排雕刻精致的柜子,柜子上都是些盛名贵草药的锦盒。对面敞开的窗子外头,不见月亮只见银灰色的月光撒进来。

                              东华面对窗口,背对着一屋子微微晃动的烛光,立在水晶台前。颀长的身姿,皓皓的银发似一匹瀑布,紫色的长袍映着皎皎月光仙气漂漂的轻轻垂地。凤九觉得此时自己倒像是在做梦了。
                              “父君……”滚滚清脆的声音刺激了凤九一下。
                              未待东华转身,凤九两三步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那个风姿卓然的背影。她感到东华盛药的手顿住了。
                              凤九将双手叠放在东华胸前。闭上眼,脸颊紧紧地贴着东华。她听到药碗放在桌子上发出悦耳的声音。感觉到自己叠放的双手被握着然后分开。东华侧了下身,凤九被东华手上传来的力气一带,整个人都被收进东华怀中。
                              凤九的头埋进东华胸膛,闭着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睫毛竟渐渐湿润起来。她觉得东华的怀抱很温暖。自己很怀念。但还是觉得有点委屈。“你……不是答应过我,无论去哪都带着我,会一直握着我的手吗?”因为没力气,语声格外棉软。
                              东华低头看见凤九额间漂亮的凤羽花。语气似带着叹息。
                              “你醒的早了些。”
                              凤九抬头,借着厅堂里几团烛光,泪眼朦胧的与东华对望。万万年不变的清俊眉眼间,尽是柔和光晕。照的凤九有些眩晕。
                              东华默不作声,目光扫过凤九微白的双唇,微微蹙眉,有些思索。
                              其实,小白沉睡也两月有余。本来有半心所做的琉璃戒指护着,就算遇到危险也不会伤及元神。但因小白受渺落一掌时已将全部仙力用尽,所以还是伤了仙元。须沉睡修养三月方可痊愈。这样早醒来,身体上还有些虚弱。她这么着急,想来还是不放心。
                              沉默了许久的滚滚,刚刚一直立在门口,眼下已经跑到他娘亲和父君身边,用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拉着她娘亲的袖子。
                              “父君一直陪着娘亲,吃住都不曾离开。除了煎药父君要自己来,家里其它事都是重霖仙伯在处理。”
                              东华不露声色的笑了笑,略俯身将凤九打横抱起。
                              “你娘亲站的够久了,要回到床上去。把药拿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1 22:45
                                番外整体框架构思好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1 23:37
                                  喜欢温馨的家庭生活氛围。他们之前太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22 10:39
                                    好看好看,楼主文笔很棒!!!收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7-07-22 12:46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7-22 12:47
                                        (四)赖床
                                        之后的时日,凤九还是在床上睡过来的。白日里偶有清醒时,入眼的皆是东华合衣倚床的侧影,入鼻的皆是淡淡的药香。东华的手总是和自己十指交握,每每此时心中顿感轻松,不用多久便会再次入睡,一日至夜无梦。入夜后的太晨宫尤为宁静,唯留宫墙上爬满的菩提往生,在每一个这样深的夜里,灯笼似的花朵仍散着幽幽的光。
                                        一日,当一十三天的天边初现一道金边,笼罩太晨宫的清冷,似轻纱般被逐渐退去。淡淡的晨光透过宝蓝色的床帐,不知道睡了多久的凤九睁开眼,将自己的手从身旁人手底下抽出来,伸了个懒腰。不小心,手碰倒了床头枕板上的一个白玉药瓶。发出的响声似乎并未惊扰到身旁人。凤九转头看了看,东华正面向自己侧卧。呼吸沉缓。她转过身,又认真的看了看,东华他睡的很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24 14:20
                                          前些时候虽说她一直想动,但碍于手脚没力想动也动不了。今日却觉身上大好,凤九想了想,觉得时机已到,遂抬起上身,将双手探上东华微微敞开的衣襟,纤细柔软的手指轻挑,在东华胸前的薄衫与肌肤之间轻轻摸索,直探到心口处,触及一个记忆中不曾有过的疤痕。手颤了一下。
                                          凤九似陷在回忆中,手上更加轻柔,指尖抚摸过疤痕边缘,认真的似是要弄清它的型状。认真的凤九完全没注意到东华已经睁眼良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4 14:23
                                            东华凝目注视她,见她脸上尽是一副愁模样。她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伤春悲秋了。
                                            突然,凤九眼前景物反转,心中正料想不妙。自己的手腕就被东华握着压在云被上,人也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凤九睁大眼睛望向上面的东华,目光扫过那对记忆中凉凉的薄唇,最后落在东华清俊的眉眼间。觉得这一幕很熟悉,脸就开始泛起红意。
                                            故作镇定的道:“我想看看你伤好了没有,你突然起来干嘛?”
                                            “我没有伤,只是耗费掉了一此仙力。”东华直截了当的告诉她。话间,凤九觉得东华的面色确是不见之前的苍白,只是还有些消瘦。正打算续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东华毋庸置疑似的先她一步开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睡了这么久?自你上次深更半夜爬起来折腾,已过了两月。”
                                            因为觉得受到了指责,凤九的思路莫名其妙的就被东华带跑了。她觉得有些不平,这个事自己明明很无辜。受了伤昏迷一下,她本意也不是为了给他添麻烦。
                                            “一会嫌我醒的早,一会又说我睡的久。”嗫嚅道:“你可以把我叫醒的……”
                                            东华垂眼默默注视着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24 14:25
                                              凤九樱唇轻启间,东华的双唇已主动将其占领。唇被封住,凤九紧张起来,她还没看清他身上的伤口,觉得不能就这样放弃,于是手挣了挣。东华睁眼看了她一下,稍稍抬起,一只手抚上她脸颊,帮她将未绾的发丝理至劲后,唇贴回她的唇:“小白,乖一点。”声音低沉又有点沙哑,话间气息扫着她的嘴角。还想做什么凤九全忘了,呆呆的看着东华,听话的没再说话。东华像是对她这个状态很满意,复闭上眼睛。
                                              凤九感到自己另一只手也被松开。自已的下唇被轻轻的咬了几下后陷入了更深的吻,口中的舌感到了柔缓而持续的纠缠。
                                              凤九慢慢抬手,触到了东华散在背后的银发,轻轻闭上眼。
                                              她闻到了淡淡的白檀香气,感觉到暖暖的鼻息轻扫过自已的耳际,温润的唇舌在自己颈部和锁骨间游走,像是在倾诉又像是在安抚。她觉得东华很温柔。
                                              她的身体由内而外都在酝酿着一股暖意。凤九觉得无论过了多少万年,自己都能记住这种感觉,那是一个沐浴在晨曦中的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4 14:30
                                                是墨渊,不是默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4 17:04
                                                  (五)走运
                                                  近日,凤九摊上了一件头等大事。凤九觉得在自己过去3万多年的岁月中,从没有像这样撞大运过。那就是自己睡了一觉醒来,被告知已经飞升上仙了。
                                                  凤九一直觉得自己年纪不大,情路上却十分坎坷,生离死别的边缘上也徘徊过几回了。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运气好的人,没想到老天竟也有待自己不薄的时候。
                                                  事情是这样的。凤九醒来两日,姑姑便提着团子来探望自己。当时,凤九正和滚滚围着圆桌吃杏仁糕。想着日前自已奋不顾身的义挙定惹怒了老头,姑姑此番必有些提点。于是叫滚滚陪着团子去园子里玩了。白浅在桌边闲闲坐下,手上扇子微微摆动。
                                                  “那日我回青丘本是受了父君的召唤,因是父君帮你推演了命数,算出你不日将要历劫飞升上仙。让我将你召回青丘好做照应。于是我回到九重天自己的长生殿,本打算找来信笺将事情告诉于你,却见夜华和谢孤栦两人匆匆向外走,脸色一个比一个沉重。谢孤栦见我,揖了一揖,便道出了你与东华一番义挙。”嗒一声,白浅收了扇子,搭在手掌上。“我与夜华赶到碧海苍灵时,师傅已经到了。我们仨合力破了星光结界,幸亏到的及时又有师傅帮忙。才将你们救下。”说完眼睛扫了扫凤九手上的琉璃戒指,续道:“此番师傅用九黎壶吸纳三毒浊息装进昆仑虚。想来能应付到东华将所耗仙力修回之时。你且放心。”说完起身似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哦,对了。九儿你飞升上仙,就在破星光结界之时。渡你飞升的三道天雷着实厉害,竟将星光结界都劈出道列痕。”
                                                  “飞升上仙?我怎么不知道?”
                                                  白浅垂眼看着凤九:“你竟不知?东华没告诉你吗?”
                                                  凤九合上自己掉下来的下巴 ,认真想了想
                                                  :“确实不曾说过。”
                                                  说着又似陷入回忆,凤九低下头,手指抚摸着琉璃戒,戒面上盛开了一朵朱红色的凤羽花。听见自已桑音空灵。
                                                  “重霖说这个戒指是东华他为护我渡劫而做。想来它竟真的救了我一命。”
                                                  白浅扯开扇子轻轻打着。“本以为你和东华那样的人在一起必要受累,如今想来你也是有福气的。待过几日回趟青丘吧,父君和二哥想必有话同你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4 19:03
                                                    青丘的女婿不好当


                                                    收起回复
                                                    27楼2017-07-24 19:08
                                                      青丘叫阿爹啊 父君是天族稱呼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24 23:14
                                                        天命(一)
                                                        从前,我从未注意天命于我有何意义,只是觉得我们恰好想法相同罢了。天命认为我不需要父母亲情,我也这样认为。
                                                        很多事情我去做了,只不过是因为我可以做。
                                                        启初,仙鬼神魔人妖六族混战,天地间混恶不堪。我向来只做自己的事,可却仍不得清静,所有人都觉得和我会生出段渊源,所有的事都牵扯上我亦似理所当然。但我对这些人和事并不感兴趣。渐渐的,我发现,只有让天地一统或者我羽化灭世,才能得一个清静。
                                                        于是,我决定平定天下。这是我和天命的一次不谋而合。对于天命,我从未刻意排斥,也从未刻意迎合。
                                                        直到我探问天命。世间只有她能让我这么做。而天命石上却刻载着我与她本无缘分。
                                                        我从未在意过的天命,竟将她几次逼入绝境。我很愤怒,就算天命为她回心转意过一次又怎么样。此后,我不会再把她交到天命的手上。
                                                        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缘分于我毫无意义。我不认为任何人与我有关系。数十万年慢长岁月中,相遇与永不相见同样的虚无缥缈。
                                                        十恶莲花境中,我遇见小狐狸也见到姬蘅。被困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遇不遇见姬蘅对我没什么意义。只是后来我发现,姬蘅可以在我修回仙力受天火淬烧时给小狐狸找吃的,这很好,毕竟重霖不在。但除了说些有关小狐狸的话以外,与个悟性极低的魔族少女确也没什么话好说。后来白水山一行后遇见孟昊,我答应配合他的计划,帮姬蘅逃离煦旸的管制,并给姬蘅指了一条明路。这只是我忠孟昊之事。
                                                        她很傻,说我与姬蘅有缘,这也成了她的心结。
                                                        那么当初十恶莲花境中,见到一只红色的小灵狐,我不管它从哪里来,我尽心照顾它的伤,把它带回九重天,一直带在身边。这就不是缘分吗?
                                                        与真正的她相遇后。从前数十万年不曾有过波澜的心第一次感受到了痛楚,让我明白活着和羽化是有区别的。如果这也不是缘分,那我便不曾与任何人有过缘分。
                                                        任何形式的存在都终会湮灭。我从不认为有永远的相守。如有必要,我会用永远换与她相守的百年。
                                                        和她在一起,我不能不顾及天命。她很聪明,我担心她总有一天会发现。
                                                        那时我改掉她的记忆,关于妙义慧明境的事对她只字未提。
                                                        我不让她知道相守的代价,因为这是我的选择,这个代价应是我一个人来付。
                                                        直至妙义慧明境再次坍塌,这将是危及四海八荒安宁的又一次浩劫。这次我决定羽化。
                                                        “我说你现在宁神调息的方法越来越多了,不用打坐站着也行了?”连宋摇着扇子,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东华“……”
                                                        见东华从刚才的愣神中回过神来,手中拿着一枚琉璃戒指。一向风度极好的连三殿下探着脑袋,赶在东华将戒指收入袖中之前不禁多瞟了几眼,做工极精制,待要仔细看,似有一抹赤红一闪即去。
                                                        “你别走啊!许久不回九重天,一回来就见你一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6 21:41
                                                          衔接的特别棒!!!看了这么多番外都没感觉,今日楼主让我眼前一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26 22:39
                                                            给楼主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27 09:5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