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34贴子:78,318

【唯爱燕洵】还燕洵一个宁与整个大夏为敌也要站在燕洵身边的阿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不知道,书中那个宁与整个大夏为敌也要站在燕洵身边的阿楚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也不知道那个要在有生之年看燕洵君临天下的阿楚是什么时候走丢的?
我只是奇怪难道编剧以为王者之路是可以不用血的,仅用仁义之心?导致阿楚和燕洵决裂的两件事,其中一件是西南镇府使事件。西南镇府使在数中就我认为是一个BUG,燕洵初回燕北,能够带回一只数千人的别无出路,只能依附于他自属军队,对于他掌控燕北局势何其重要,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明白吧。作为一个腹黑王者这个时候权衡利弊,带回这只军队也远比泄私愤,抛弃他们要有用得多。何况现在燕洵的复仇之路还相当漫长,本着收买人心的想法,也不可能放弃这只军队。(当然如果只有500人,确实也只能当死士了。)第二件事就是以红川为饵牵制大夏王朝大军,自己奇袭长安事件。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自己觉得这是何其精妙的战略部署。大夏王朝大军已至,就算燕洵全力抵抗也必然是一场血战,不过是心里上好受些,硬碰硬伤亡必定惨重,说不定燕北的有生力量都在战争中损失掉了。而深入大夏王朝腹地,攻击长安,一方面可以占领大夏富饶之地,解决燕北苦寒之地天然条件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围魏救赵难道就不是救吗?非要去硬拼才是救?如果都城告急,大夏军队自然不得不返回救援,红川之围自然能解。同一件事情,就看旁白怎么去解说。
编剧如此解说后期的每一件事情,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拆散燕楚。再说燕洵杀了咸阳商会的人那一段,手段虽然狠毒了一点,但是那些商会的人,本来就只是燕北人士,是被选中来管理燕北资产的人,那些资产并不是他们的,他们只是表面上的主人,现在确想私吞这些财产,并想带着这些资产叛逃到其他国家(大梁)去,他们带走的不是燕洵的私产,是整个燕北的公共财产。难道这些人不该死吗?这件事情解释不清楚吗?也要故意制造误会。
大爱燕洵这个角色,对于换主的黑化之路,也确实不认可,文笔不好,将就原文,改改。还燕洵一个宁与整个大夏为敌也要站在燕洵身边的阿楚。


回复
1楼2017-07-21 14:38
    期待!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1 14:44
      那个说着阻碍燕洵的人都得死的阿楚永远活在小说里 电视剧里是另一个人 她不是燕洵的阿楚 所以燕洵不要为了这个不爱你的女人放弃长安放弃天下 太不值得了


      收起回复
      3楼2017-07-21 14:49
        西南镇府使那段(二)


        这个晚上,西南镇府使被策反,警卫署官兵死于暴民乱军之中,十二十九三十六师和西南镇府使火拼,死伤大半。随后,燕洵又以同样的手法,除掉了因为长官被暗杀而明哲保身作壁上观的帝都学府尚武堂、骁骑营南营兵马、第七军、第九军的全部兵马。随后,因为人数实在太多,燕洵干脆下令打开南城兵马场,以弓箭烈火将仅剩的十六营两千官兵赶到细微广场,然后趋马猛冲,以万千马蹄践踏而下,活活踩死了一千八百多人,剩下的两千人也全部伤残,倒在一片死尸的广场上呻吟哀鸣。

        边仓请求斩草除根,燕洵却冷然摇头,淡淡说道:“这些残废,就留给赵正德安置吧。”

        四更时分,天边越发漆黑,整个帝都一片狼藉,军营之中少有活人。最后一队人马从帝都府尹衙门回来,上报说府尹衙门的官员早已潜逃,他们杀了一百多名衙门的官兵,就退了回来。

        就此,整座真煌帝都里,除了皇城内被宋缺统领的三千守军,还有正在和西南镇府使交战的三个师卫军,就再也没有武装力量了。

        燕洵看着一片焦土的真煌古城,缓缓说道 “兮睿,我们该出城了,吩咐西南镇府使断后,一个时辰后从西北出城。”

        “少主,真的要带走西南镇府,他们当年做的事情,任多少血也洗不干净!”

        “传令下去,除西南镇府使外,全军由北城门撤退,大军出城之后,封死城门。西北门已无守城之军,命西南镇府使从西北面强攻出城,沿路阻击帝都残余追兵,掩护大军北归。两日之后到西马凉与大军汇合,凡达到西马凉的军士一律赦免当日判敌之罪。凡今日战死之将士其家人一律按燕北战死将士之家属安抚!”燕洵淡淡看了兮睿一眼,沉声说道。

        骏马驰骋而出,在厚重的城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摆在西南镇府使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了,他们终究要为当年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不知道多少血才能洗净当日的犯下的罪行,好在次役之后他们当可以堂堂正正的回到家,而不再被人唾弃。

        楚乔来到赤水河边的时候,阿精已经严阵以待的等待着燕洵的大军,河对面已经准备了上千匹战马,看到楚乔一人前来也没有惊讶,就要引她过河。楚乔走下马来,跟阿精等人打了个招呼,目光一扫,眉头陡然皱起,沉声说道:“阿精,只有这一道浮桥,西南镇府使有上万人,能够在天亮前渡河吗?”

        阿精淡笑着点头:“这是世子吩咐的,想必不会有错,属下先送姑娘过去吧。”

        楚乔凝视前方,缓缓一笑,说道:“没什么,你先带他们过去,我还要等燕洵。”

        阿精皱眉:“可是殿下吩咐过……”

        “无需多言,快过河吧。”

        阿精自然知道楚乔和燕洵的感情,远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勉强。

        半个时辰之后,东南方向陡然传来剧烈的厮杀声,声音比刚才还要剧烈,楚乔心下一震,顿时上马,向着东南驰骋而去。

        “姑娘!”阿精大惊,高呼道:“你干什么去?”

        “我去接应燕洵!”

        行至半路,远远见到一队人马迅猛狂奔而来,人数大约在五千人左右,人人黑衣黑甲,墨色大旗在半空中呼啸长舞。楚乔心下一喜,走上前去,就见燕洵策马而来,长袍如鹰,轩眉如剑,猩红的披风迎风飞扬。

        “阿楚!”

        “燕洵,”楚乔迎了上来,笑着说道:“没事吧。”

        “一切都好,我们走吧。”

        楚乔点了点头,向后面望去:“西南镇府使的人马呢?怎么没跟上来?”

        燕洵翻身下马,笑着说道:“阿楚,不用担心,我们先走一步,他们随后就到。我已让人去打开西北城门,命他们一个时辰内从西北门出城,前往西马凉与我们汇合,当年他们犯下滔天罪行,希望这一役他们可以用血洗净他们回家之路。”

        “燕洵,没想到你当真能放下仇怨,赦免他们。”楚乔望着燕洵,目若朗星。

        燕洵长叹一声,身手揽过楚乔的肩膀,略带苦涩的说:“其实没有,阿楚,其实我真的无法原谅他们,我恨不得永远将他们留在那座地狱。但是我也知道,我离开燕北这么多年,这次若孤身回去,必然会受当地各种势力的钳制。如能带回一支自属军队必然会在各方势力权衡中游刃有余许多。何况当年之事过了这么久,全心忠于燕家的人已经被他们差不多杀净了。现在存下来的人多少在当年的事情上有摇摆不定,多少做过些不干不净的事,留下这只队伍,对收复那些摇摆不定的心很有好处!”说完燕洵狠狠的挥了一下马鞭打在了旁边的一颗树上。狠狠的说“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要忍!他们能有多少人活着回来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燕洵!”楚乔伸手握住了燕洵的手,如同这八年来无数次,他们携手互相安慰一样,只需要一个动作,无需多言,他们就能相互心意互通。
        “你受苦了。”燕洵紧了紧手中的小手,动情的说到!
        楚乔摇了摇头,眼眸如星子般明亮:“没有,是你让我有了生活的目标,让我有活下去的动力,燕洵,曾经的八年,我们互相是对方的依靠,我们彼此扶持,彼此照顾,完善对方的计策,弥补对方犯下的错误,正式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那座皇城里一日一日的活下来,我们互不相欠。”

        “恩,我们互不相欠。”燕洵温和一笑:“我们早已是一体,祸福与共,生死相随。”

        “对,”楚乔缓缓点了点头:“我们祸福与共,生死相随。”

        大队开始迅速过河,虽然只有一座浮桥,但是半个时辰之后,人马也大多数渡过了河。楚乔策马立在燕洵旁边,看着陆续渡过浮桥的队伍,望着远处一片火红的真煌城,突然感慨的说道:“八年了,我们终于出来了。”

        “殿下,人马已经都过河了,可以走了。”阿精跑上前来,沉声说道。

        “好,”燕洵点头:“吩咐下去,全军开拔。”

        “燕洵!”楚乔突然叫道:“我要去把西南镇府使带回来,西南镇府使的军队对你稳定燕北政局事关重大。这一路危险重重,万一他们在路上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只虎狼之师就不能为你所用了。”

        燕洵一把抓住了楚乔的马缰,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不能放你去冒险,我临愿不要这只军队,也不能让你冒险!实在要去,我可以派其他人去!”

        “燕洵!你知道的,这只军队何其重要。只有我去,其他人去,我都不放心,怕是始终都会埋下祸患!除非燕洵,你不相信我!”

        “我若不相信阿楚,我还能相信谁!”


        “所以呀!燕洵,只有我去,我去把他们带回来,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为你所用!”

        “阿楚,我不能让你去冒险。我去,我亲自去把他们带回来!”燕洵咬了咬牙,坚毅的说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阿楚再次陷入险境。

        楚乔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里知道是怎样的深情才能让燕洵放弃心中漫天的恨,愿意亲自去接应这只队伍。

        “燕洵!别瞎说了!这么多人用血铺的路才让你走到这里,怎么能再如虎口,你想让万千将士的血白流吗?”

        “燕洵!我不会有事的,到西马凉等我!我会给你带回完整的西南镇府使。”说完这句话,少女扬手挥剪,斩断了燕洵手里的马缰同时抬手在燕洵的马屁股上使出全身力气一抽,自己调转马头策马跑上了浮桥。

        燕洵没有提防,马突然一惊向前奔去,“吁!”燕洵高声一喝,拉紧马缰,那马人立而起,赫然停住。燕洵调转马头,只见这时那少女的马已经跑过浮桥,燕洵大声叫道:“阿楚,回来!”

        少女陡然抬起头来,一张脸孔苍白若纸,眼神却锋利如剑,定定的望着河这岸的燕洵。

        刹那间,好似一道闪电陡然刺入心田,燕洵策马疯狂的浮桥跑去。

        几乎就在同时,楚乔一把抽出腰间的宝剑,银光闪烁,厉然斩下,浮桥顿时应声而断,顺着淘淘奔涌的河水顺流而去!

        “阿楚!”燕洵厉喝一声,双目如火,怒声大叫:“你在干什么?”

        少女站在滔滔赤水河边,秀发如瀑,眼神似剑,高声长呼道:“燕洵!留下浮桥始终都是祸患,会给追兵带来可趁之机。我会带西南镇府使从陆路绕道,西马凉,等我回来!”

        男人厉声大喝道:“阿楚,别犯傻,马上过来!” 燕洵说着就要跳下赤水河,阿精等人从后面拉住他,

        “燕洵,燕北的百姓们都翘首等待你的回归,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们西马凉见!”

        燕洵大怒,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淡定和祥和,怒声叫道:“阿楚,你马上回来,我们搭绳子过去,你在那边接住,马上回来,我命令你!”

        楚乔摇了摇头,默默的转身,爬上战马,然后回过头来:“燕洵,我们就在西马凉相会。如果我两日不到,你就带人先回燕北,我会带着西南镇府使的官兵,前往燕北高原与你会合。”

        说罢,少女厉喝一声,仰起马鞭,策马狂奔在漆黑的荒原之上。五千匹无主的战马跟随在少女的身后,也向着那座巍峨的城墙,轰然而去。

        “阿楚……”

        跌宕的河水拍击着河岸,浪花淘淘,巨浪翻涌,无尽的虚空之中,只余下男人嘶声裂肺的疾呼。那声音穿透苍穹,在漆黑的夜幕下回荡!

        燕洵,等着我,我会带着赫赫之兵,万里而归,与你重逢。

        “驾!”


        收起回复
        5楼2017-07-21 14:54
          燕洵是能成就千秋大业的帝王,霸气而睿智,普通凡人哪能达到那般境界?所以不奢求理解。如果爱燕洵,就请毫无保留地信任和追随,一心一意守护;若不爱,也不需要任何理由,请自行选择远离,不属于燕洵的人不稀罕不惋惜。人生在世,人各有志,尊从内心,珍惜拥有,走自己的路,看自己的风景!


          收起回复
          6楼2017-07-21 14:56
            北伐之战(西南镇府使那段基本是在原文的基础上修改了一下,这段基本是根据原文情节自己写的,用了原文的一些话,我觉得这个才是我心中的阿楚,也才是燕洵心中的真实想法,他并非冷酷无情。)

            燕北地域苦寒,天然条件决定无法与大夏内陆抗衡,北边还有不断叩关扰边的犬戎人。更何况这次燕洵火烧长安,一路杀回燕北,大夏国不论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势必举全国之兵攻打燕北。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目前燕北的局面,不论财政、粮草、兵力,与之硬拼都毫无胜算,最多两败俱伤,然而犬戎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燕洵反复推演似乎只有一步棋可以走。他要以燕北为饵,在北朔城布下了一个巨大的馅饼,将大夏的兵力全部吸引过来。然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带着第一军和蓝城落日山一代的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雷霆般卷进大夏腹地,借着神速的兵力和风雪阻断通信,强势攻入大夏内陆,而大夏的主要兵力全都集结在燕北腹地,可能不出半个月燕北大军就能打进长安城!起码能够攻下长江以北的广阔土地,与大夏王朝划江而立。只是这个计划一出,便是没有退路,一但出了意外,自己便连安身立命之处都没有了,真是一步险棋。
            那一夜好像特别长,燕洵觉得自己好像一直沉睡着,他再一次梦到了九幽台,梦到了父亲那紧闭双眼血肉模糊的头,梦到那漫天的血把他淹没。即使是在梦中,这滔天的恨,也让他牙关紧咬,浑身战栗。我要血洗长安,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在他就要崩溃的时候,还是那双温柔的手,牢牢抓住他。他梦见了,他们一起反出长安,他们一起回到燕北,可是为什么,她一直在流泪,他梦见她伤心欲绝,她梦见她说他负她,她要离开他!阿楚,阿楚!父兄的头颅消失了,漫天的鲜血也消失了。他眼前只有阿楚如花的眉眼,那如花的眉眼慢慢变化,变得异常悲伤。然后就消失了,他梦见自己做在孤独的王位上,心里空了一个大洞,只有阿楚,阿楚的声音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燕洵赫然醒来,额头上全是冷汗。他藤的一下翻身下床朝阿楚的房间奔去,刚出门,他就想起了阿楚一直没有回来。阿楚应该是还在生他的气,觉得他过于残忍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燕北早不是父亲在的时候的燕北了,旧日盟友离心离德,定北侯府旧臣也各怀鬼胎。那场战乱已过了太久,就算燕北百姓如今能够苟活,也希望不要再被带去战争。如果他不能铁血手腕,要么成为权臣的傀儡,要么不久就会被大夏的大军歼灭。而这一切他只想自己承担,不想让阿楚看见他满是鲜血的手,但阿楚那么聪明,又如何能瞒得了她。
            燕洵久久的站在门前,望着路的尽头,这次自己的计划瞒得了众人,一定瞒不了阿楚。燕洵禁不住长叹一声,没回来也好,燕北也许马上就要灰飞烟灭了,阿楚看不见也许更好。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在道路尽头飞身而来,嘭的撞进了他的怀里,燕洵一呆,紧紧搂住了撞进来的人赢。
            楚乔把头埋在燕洵怀里,燕洵明显感到她的颤抖,“阿楚!阿楚!怎么了?”阿楚一直没有说话,时间就这样流逝,燕洵感到强烈的心慌,难道?难道那个梦是真的,他其实已经失去阿楚了?阿楚其实是来告别的?“阿楚,阿楚!怎么了?”阿楚终于抬起头,燕洵看见她满脸都是泪水。一下子慌了手脚,他手忙脚乱的帮阿楚擦去泪水,那些泪水却越擦越多。

            “燕洵,我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我只有你。我只有你了!”阿楚终于开口了。
            “我知道,我知道!阿楚,我也只有你了!阿楚,对不起,这段日子是我太急了,我总想快点稳定燕北,却忽略了你感受。”
            “燕洵,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大夏大军分三路集结,不久便将攻打燕北,我猜到你的计划了,这次我要与你一起面对,哪怕是弥天大罪我要与你一起承担。不要你独自承担这一切,我不要你像以前每次一样,一边独自承担一切,一边还要对我掩饰太平。我明白以战止战是现在唯一的出路,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我不喜欢杀戮,但也不代表我就傻到看不到眼前局面。燕洵,我不管你是燕北王也好,你是老天的弃子也好。你若要与天下人为敌,我便与天下人为敌,就算你要与老天为敌,我也与你一起。燕洵,我不怕与天下人为敌,唯怕不能与你并肩同行。”楚乔坚毅的说。
            燕北呀,这个他们撑了八年来的梦,在他们心中的天堂。她深深责怪自己在外耽误太久,完全没有想到燕洵独自一人回到燕北将要面对什么。她只是心中固执的认为那是一个天堂,那里的人都是亲人,就象她的汁湘姐姐,临惜哥哥一样,不容他们受一点伤害。然而这几天,她详细调查了燕北的财政军事情况以及燕洵回到燕北后的种种,方才知道,他们把燕北当成乐土,是多么的一厢情愿,他们选择了一条荆棘丛生之路,注定一片坎坷,容不得半点大意。但她要和燕洵一起把这条荆棘之路走得光芒万丈。
            “老天待我到底还是存了一丝仁慈。”听到楚乔的话,燕洵心中万千感概,过往的种种不公和愤恨都被眼前女子化去了。他终于没有被这世界完全抛弃。
            那夜两个相拥的年轻人再一次相互敞开心扉,之前他们生活得太过艰难,只为着要回到燕北一个目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能够相互袒露自己的心,只是一味的做自己认为对对方好的事,却忘了什么是对方真的要的。
            “燕洵,你的计划当然绝妙,但你漏算了一件事。”楚乔靠在燕洵怀里,轻轻的说。
            “什么事?”燕洵吃惊的问。
            “你的王师全部都是燕北人士,如果燕北不保,他们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心绪浮躁,军心便会不稳。前段时间我没在你身边,你不得以要做这样的决定,铤而走险,但我回来了!我说过要和你一起守卫燕北,你不用放弃燕北,燕洵,我可不是吃闲饭的,有我在,你放心去攻打长安,我定会为你守住的百硕、红川两城。”楚乔一脸坚毅。
            “阿楚啊,守着燕北,太过危险。没有你,我要燕北何用?”
            “燕洵,你原计划攻打长安大约要多久?”阿楚虽然心里满是感动,还是坚持问到。
            “我大军一出燕北,攻打美林关,大夏的主力军必定会倾巢而出,攻打红川,百硕两城,想一举吞并我燕北。那时长安必定空虚,不出两月我定能攻下长安。但是我带走了大军,红川,百硕两城兵力也必然空虚,你定然是守不住的。”
            “好!燕洵,我就为你守住燕北两月!”
            “阿楚!别傻了,我带走了大军,你根本没有什么兵力了。”
            “燕洵,你忘了我有一只秘密武器吗?西南镇府使他们已经憋屈太久了。虽然你已经原谅他们,但是燕北没有原谅他们,正好放他们出来,用血洗净他们的耻辱。放心,燕洵,我不会有事的。最多我答应你,如果我真的守不住,就放弃红川城,退到后方蓝城等你”
            燕洵紧咬着牙关,不回答阿楚,也知道阿楚的计划比自己的更好。只是他又如何能让她以身犯险。阿楚何尝不知道,燕洵心中的为难。她确实是燕洵最后一条软肋,但是她也是他的盔甲。
            阿楚坚定的说“燕洵,别犹豫了,你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过了半晌,阿楚略带羞涩的说“燕洵,等我们成了亲,你再出征吧!”
            燕洵仿佛被雷击到了一样,哑声说道:“阿楚,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楚乔突然红了脸:“我什么都没说!”
            “你说成亲!这是想要抵赖吗?”燕洵望着满面通红的女子,突然觉得之前所有苦换如今的一幕也是值得的。
            “哎呀,也不是,我只是不想被人老是叫什么楚大人,楚大人的,好像我多老似的!要不然就是什么阿楚姑娘的,你说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老是住在你的王府,被人姑娘、姑娘的叫着,好像什么一样,那些下人看我的眼光都怪怪的。”阿楚红着脸呲牙咧嘴的说着。
            “哦,?什么一样?我的阿楚姑娘是着急了!迫不及待要嫁了。”
            “你!”楚乔一拳擂向燕洵,燕洵一把握住她的手,“阿楚,你是我的妻子,我燕洵唯一的妻子。我每天都想要娶你,但我想用江山为聘!”燕洵紧紧抱着楚乔。他当然知道阿楚如此羞怯的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纵然因为他此去凶险无比,他和楚乔均不想留遗憾。更重要的是她不想以楚大人的名义保护燕北,她要以燕王妃、燕王府的名义守卫燕北,才能不让他的声名受损,才能不留下祸端。
            “阿楚,我总想着能够让你跟着我过好日子,却总是让你这么幸苦!你可会后悔”燕洵紧搂着楚乔,动容到。
            “对呀,我后悔了!可是好像来不及了”怀中女子嫣然到。
            “阿楚!”燕洵低低的唤了一声。
            “放心!燕洵,狠狠的打,你打得越狠,他们就越心神不宁,说不定就能越早退兵。我就越安全!”
            “好!我必杀得他们片甲不留,给燕北带回一座粮仓。”


            收起回复
            7楼2017-07-21 15:23
              改了这两段,大约燕楚就不会分开了吧。


              收起回复
              8楼2017-07-21 15:44
                写的太好了还有后续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1 15:47
                  楼主加油


                  回复
                  10楼2017-07-21 18:57
                    燕洵如果真有这样的楚乔在身边陪伴就很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1 20:57
                      楼主写得太赞!这样燕楚就不会分开了好期待燕楚大婚!!!ps 程远那个家伙怎么办?还有怀宋的信呢,这样燕楚是不是就不会有误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1 21:14
                        楼主写的人设才该是他们原有的人设啊 他们是并肩作战的伙伴 楚乔一直都是理智的后期突然就各种不理解燕洵 俩人也从来不像之前一样沟通商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7-21 21:39
                          以燕王妃的身份镇守俩城 燕洵又带兵出征 正好像燕北的女神一面代表守护一面代表征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7-21 21:43
                            希望楼主能继续写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7-21 22:1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1 23:14
                                欧!!!!!我原本就在想谁来把原文改了吧~还给柿子一个一心一意只爱他理解他的楚乔吧!楼主给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2 00:41
                                  秀丽军诞生
                                  (前一段,燕洵在别崖坡回忆父亲和燕北,我觉得写得很好,不用改。这段就写收编西南镇府使,改番号秀丽军,彻底把那段导致决裂的因素灭了吧。)

                                  “先生?”燕洵转过头来,淡淡轻笑,“大同派你过来,是为了西南镇府使的那些官兵吧。当年因为西南镇府使投降,大同行会数名长老战死,大同行会大约不想轻易放过他们吧”
                                  乌道崖一愣,没想到燕洵话题一转会说起这件事,他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少主多心了。”
                                  “呵呵,你可真不老实。”燕洵笑道:“你一定是奉命来阻止我带回西南镇府使的,来了之后突然听说带领西南镇府使的人是阿楚,你知道阿楚拼了命带回的人,我断然不会伤了她的心,就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对吧?”
                                  “少主目光如钜!”乌道崖闻言面露尴尬,笑道“少主胸怀宽广,仁慈宽厚,能原谅他们,自是我燕北之福。”
                                  “少跟我来这套虚的,说但是!”燕洵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
                                  “少主,我知道你留下西南镇府使是想收了燕北摇摆不定的人心,但凡是有利有弊。燕北的中坚派对西南镇府使一直恨得牙根发痒。若是少主执意带回他们,可能也会生出不少事端。”乌道崖小心的斟酌着给现在这位少主的话。
                                  “我现在还怕事端吗?”燕洵冷冷的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阿楚现在没在,若是我连阿楚万里迢迢带回来的兵马都保不住,阿楚会操刀跟我拼命的。”
                                  “可是,如此一来,就没办法跟地底下的燕北亡魂们交代了。”乌道崖嘴上说得有些遗憾,其实他心里也并不赞同大同行会长老们的想法,面上却不得不维护。
                                  哪些人口口声声燕北亡魂,心里那点小算盘,他又怎会不知道。他们不过是担心世子一回燕北就拥有自有军队,他们会失去掌控世子的机会。他们这帮老顽固,一心以为燕洵在帝都呆了这么多年,即使被他们迎回,在燕北也没有什么根基了,只能依杖他们,成为他们的傀儡。但燕洵这个在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哪里是那么好掌控的。这次燕洵华丽的反出长安而不是偷偷逃出长安已大出他们意料,如果再带回一只虎狼之师,他们的梦只怕就彻底碎了。
                                  乌道崖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们这点心思如果都能瞒过燕洵,那坐在他面前的就绝不会是能把大夏帝都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个魔头了。不过这点心事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却是说不出口的。所以那边只说燕北亡魂,这边只说阿楚。
                                  别崖坡上的风冷冷的吹着,燕洵没有再说话,乌道崖也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这段谈话。半晌之后,燕洵才缓缓的说:“罢了,大同行会的面子总是要给的。”他重伤之后,话语很轻,但其中冷意凌烈。
                                  燕洵转头回去高声说“阿精,传贺萧!”
                                  不出片刻,贺萧来到燕洵面前双膝跪地,“罪臣贺萧参见殿下!”燕洵抬眼望去,短短几日,面前的这个人好似和当日完全不一样了。贺萧来见前,明显整理了一下,虽然满面胡茬,面容疲惫,到也勉强干净,只是盔甲上剑痕累累,战袍也已经看不出颜色,不知是血还是泥。不过贺萧跪在那里整个人如同开封的剑一般,当时初见的暗淡晦暗都不复存在了。
                                  血果然是最好的洗礼!
                                  燕洵对着这把开封的剑,看了好久,眼睛里阴晴难变。贺萧不敢抬头,却觉得空气压抑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明显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虽然楚姑娘再三保证,世子原谅了他们,并派她来接应他们。虽然自己在临来前也已经想好如果世子依然不能原谅他们,他就以死谢罪,求世子饶恕兄弟们。但当他真的跪在世子面前时,却依然觉得无法抵抗世子身上发出的冷烈。
                                  好在燕洵终于开口了,“贺萧,当年你们犯下不赦之罪,本来万死也难辞其咎的。不过本世子当日在长安城说过,如果你们能到达西凉马,就能获得返乡资格。本世子自然不能食言。不过西南镇府使这个番号却不能再用了,西南镇府使当年阵前倒戈,投靠大夏,并在大夏军队中存续多年,本身就是对燕北军魂的亵渎,是对燕氏一脉的背叛。如今你们用血证明你们和这只耻辱的队伍毫无关系。贺萧听令,即日起,你带回所有兵士改编成立秀丽军。楚乔任统领,贺萧任副统领。楚统领未归之时,贺萧暂理秀丽军一切军务!”
                                  听到燕洵的话,贺萧觉得自己那颗始终悬着的心咚的一下落了地。贺萧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眼里满是欣喜的泪水,“贺萧领命!”
                                  燕洵转头微微一笑,对乌道崖说:“先生,西南镇府使永远留在大夏了,再也不可能有机会踏入燕北了,不知道先生可还满意?”
                                  乌道崖面色一僵,连忙躬身说到“少主,言重了。”
                                  乌道崖心中暗暗佩服他这位年轻的少主,改了个番号而已,即给了大同行会面子,又彻底收了贺萧他们的心。现在他们已是展新的军队,又有楚乔带领,以楚乔的威望,自是无人再敢轻看这只队伍。
                                  自此楚乔从长安带回的唯一一只成建制的军队,彻底被燕北的新王收为己用了,开创新政权的第一批自有武装力量!只是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只部队将为燕北挽回了一场顷刻覆灭的灾难,挽救了新生的燕北政权。
                                  在那个晚上,西南镇府使,不!是秀丽军的官兵们除了庆贺自己新生外,每一个都在心中誓死效忠这个新生的政权!从今以后,他们跟随着他们的主人转战南北,铁骑横扫整个西蒙大地,死死坚守着他们的誓言,无论在多么艰苦的环境和情况下,都忠心耿耿,终生不渝。
                                  那个晚上,这位大同行会最睿智的军师乌道崖突然觉得真的看到了希望,大同行会在西蒙大地上游荡了数百年,也不能带给民众的和平,也许这位铁血的燕北新王能做到。而从那晚起他也暗自坚定了决心,日后不管大同行会如何,他将竭力辅佐这位燕北新王。他以前对于燕洵来说或许亦师亦友,也可以说燕洵对他更多是仰仗。不过从即日起,他明白自己已心甘情愿的退到扶持的位置上,助他的新王开起王者之路。
                                  那个晚上,燕洵站在营帐前,面向长安。
                                  “阿楚,我不得不走了。你拼了命带回来的人,我给你保住了。虽然我多么想等你和我同归燕北。但是燕北已不是当年的燕北了,不知道你回来看见了,可会怪我。现在燕北的局势也相当微妙,总不能让你才出虎穴,又入狼窝。我得早日回去处理好了。等你回来,我才好陪你踏雪回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22 08: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2 10:49
                                      收藏了期待下一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7-22 14:14
                                        这个剧除了燕洵黑其他人都特么洗白白,做任何事都可以被理解和原谅,双标不要太严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7-22 14:20
                                          顶顶,加油,期待楼主的下一篇。


                                          回复
                                          23楼2017-07-22 14:51
                                            支持,但有一点必须明白如果燕洵做了王联姻是必须的了,即便阿楚没有因为这两件事情离开他日后他们的感情也不会像燕世城与白笙那样纯粹,可以合理化相爱最终没有在一起或两人共同走进皇城结局,还有最近电视剧的更新小说原著明明是燕洵赶回来救阿楚放弃了到手的长安可是电视剧改版了是宇文月燕洵救阿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7-22 14:57
                                              如果这文是以燕洵角度写楚乔后期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不懂的大局为重,不懂的支持自己的男人,可以是以楚乔角度,但是明白人都能看出这点,作者她自己写的燕洵每件事做的理由都有,都是完全理智的做法,可惜楚乔只知道逞自己的正义感,一点不给燕洵考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7-22 22:06
                                                如果这文是以燕洵角度写楚乔后期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不懂的大局为重,不懂的支持自己的男人,可以是以楚乔角度,但是明白人都能看出这点,作者她自己写的燕洵每件事做的理由都有,都是完全理智的做法,可惜楚乔只知道逞自己的正义感,一点不给燕洵考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7-22 22:06
                                                  楼主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23 17: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23 17:48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3 21:15
                                                        我是你们的新王(一)

                                                        第二日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燕北草原的时候,燕洵的大军已经向着红川城的方向绝尘而去。
                                                        别崖坡以北一向是燕北属地,燕洵虽然这八年来都没有亲政,但他始终是燕北这块土地名义上的主人,而且大同行会在这块土地上经营多年,尤其是这几年因为奉他为主,也已他的名义做了不少筹谋。燕洵这边一杀出长安,那边就立即起事,杀了夏帝派来的官员,所以燕洵军队从这里往红川城,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燕洵带领的全是骑兵,第二日下午,已经能够看见红川城门了。
                                                        燕洵策马立在红川城门外的山坡上,俯看燕北广阔的草原,这时已经是六月了,长安都开始要入夏了,这火雷原的春天却才刚刚开始,草地经过了一个冬天休养生息,终于开始绿了。只是风还显得有些冷,花也还没有开。燕洵遥望着红川城门,当年那高大巍峨的红川城门,如今看起来如此的破败。城墙上随处可见黑色的焦痕和暗红色的血痕,好像依然在那里无声的述说着那些惨绝人寰的事。
                                                        从燕洵九岁离开这里,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当年离开的时候,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一家人何其融融,如今他孤身一人回来了,带着满腔的仇恨回来了!等待他的将是什么?等待整个大夏王朝的是什么?
                                                        “燕北呀!我燕洵回来了,我变了!你变了吗?”
                                                        燕洵打马向前,转眼之间,燕洵带领的近万军士已来到城门前,城门却依然紧闭,并无人出城迎接。阿精皱了皱眉,冲城门高喊:“开城门,世子殿下回来了!快开城门!”城门上依然静寂无声,好似冰冷的脸对着这些九死一生杀回来的游子。阿精见状大怒,再次高喊道:“快开城门,燕北世子殿下回来了,快开城门!”城楼上隐隐有人探头探脑,却没有开城的意思。
                                                        燕洵探手从箭囊里取出一只箭,摘下背上傲月弓,拉弓搭箭对准城头上的旗杆射去。当那只刻着燕字的箭稳稳的钉在红川城头的旗杆上时。不光守城军士大吃一惊,连跟在燕洵身后的数千将士也心中雷动。红川城是燕北首府,又地处边塞,所以城门比当时普通城门都要高出许多,加之燕洵离城门并不近,这一箭下来足有一百五十步开外。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将箭射入旗杆,纵然燕北一族向来弓马娴熟,能做到的人也寥寥无几,他们这位在长安养尊处优的少主居然能轻易做到。
                                                        燕洵冷声高喊“我是燕洵,我回来了!速拿我的箭去通报!”

                                                        城楼上立即有军士回复:“世子殿下稍候,我们立即去禀报!”
                                                        过了半晌,城门终于缓缓打开了。红川城守将曹孟桐带领一队人马出城。来到燕洵面前,曹孟桐在马上对燕洵一拱手,说道:“为臣参见殿下!”
                                                        阿精厉声喝道:“曹将军,你好大的架子,见了殿下也不用下马行礼了吗?还让殿下在城外等了这么久,难道没有收到乌先生传回来的消息吗?”
                                                        曹孟桐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僵,连忙翻身下马道:“自老王爷蒙难,红川城被夏狗骗开城门后,守城军士难免小心一些,并非故意怠慢殿下。”说着曹孟桐好像还红了眼眶“微臣今日骤然见到殿下太过欢喜得糊涂了!请殿下恕臣铠甲在身不能全礼!待臣迎殿下回府全礼参拜。”
                                                        燕洵在马上欠了欠身,说道:“非常时期,曹将军不必多礼。”曹孟桐看向燕洵只觉得他面色柔和,不过眼神冷得瘆人。
                                                        “阿精,传令大军就地安营扎寨,你带500轻骑校尉随我进城。”燕洵对阿精吩咐道。
                                                        “诺!”阿精点齐500轻骑校尉跟着燕洵进城。大军城外安营扎寨。


                                                        燕洵缓缓策马走在红川城,街上行人稀少,没有人对于燕洵和这只队伍的到来表示特别的关注。红川城经过八年前的屠城,原生居民大约只留下了不到一半,其余则是从其他城镇移居过来的,还有很多是夏帝为了可以接手燕北,有意从大夏内部流放或迁移过来的人,所以短短八年,红川城的人口尽然比八年前还要多些。这些人对于这位燕北主人的回归,确实各怀心思。尤其是哪些红川的原住居民,包括其他城镇迁移来的人,只要是燕北人士都经历过那场灾难,听闻这位新主火烧长安一路杀回燕北,把大夏王朝搅了个天翻地覆。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害怕。激动的是终于有大仇得报的一天了,活下来的这些人谁家没有一两条命丢在八年前的那场浩劫里。害怕的是平静了八年,只怕又要不太平了。而大夏迁入的人口当然就只剩下害怕了,能跑的早就来跑了。
                                                        “殿下,燕王府已经荒废多年,可否请殿下暂且在太守府安顿。”曹孟桐跟在燕洵马后说道。
                                                        “好!”燕洵微微点头。
                                                        红川城本来就不太大,不一会,燕洵一行就来到了太守府门前。太守府本来并不大,因为燕王府就在红川城,因此太守府就不可能太过招摇。但九幽台后,红川城太守一直是由大夏和附属蕃王轮流担任,这八年来倒是换了四任太守,每一任到任都要对府邸进行一番整修,一来二去这太守府俨然成了红川城最像样的府邸了。燕洵反出长安后,虽然曹孟桐收到命令杀了大夏派来的太守,但也知道燕洵马上就要回归,倒也不敢占了这红川城最豪华的府邸。
                                                        燕洵用眼睛扫了一下,立即对府邸中阴影处的那些人影了然于心。这些年来在虎穴中形成的习惯果然已经犹如长在骨子里了。燕洵转头对曹孟桐说:“曹将军,这府里府外的明哨暗哨都撤了吧。”
                                                        曹孟桐略显为难的说:“微臣也是为了保护殿下的安危。”
                                                        燕洵微微一笑说道:“我在长安呆得久了,落下病根。看见守在身边的人不是自己的亲随就想杀了。曹将军还是把他们撤了吧。我的安危自有阿精负责。”
                                                        话说到此,曹孟桐不好再坚持,只好撤了明里暗里的守卫。阿精手一挥,数十名精卫立即消失在太守府各处的阴影当中。
                                                        “那殿下入府休息,微臣先行告退,晚上再设宴为殿下接风洗尘。”曹孟桐见燕洵无意让他插手府中事务,便拱手告辞。
                                                        燕洵颔首同意,回到红川城这短短半日,电光火石之间双方已经各自试探数次。
                                                        燕洵静静的坐在太守府的大堂中,初出牢笼的惊喜已经褪去。大夏虽然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要不了多久,终究会缓过神来,到时候迎接整个燕北的都将是疯狂的反扑。他必须尽快收复草原的人心,集结军队。燕北向来寒苦,加之这几年夏帝也没想要让他们好过,赋税比以前更是多了不止一倍,百姓早已苦不堪言。不要说仗能不能打赢,光是支撑大军的军费和粮草都足以成为压垮燕北财政的最后一根稻草。看来也必须启动这些年他的散布各地的秘密商道粮道了。最重要的是阿楚至今生死未卜,他却抽不出身去找她。虽然他相信阿楚足以应付,但他却依然希望可以亲自接她回来。如同当年每次看她在外奔忙,自己却困在那一方牢笼不能脱身去帮她。现在自己自由了,却依然不能放任自己去找她。
                                                        “曹孟桐这个老狐狸!”阿精边恨恨的说着边走了进来。
                                                        “他们这些人周旋在大夏官员身边多年,不但早已没了当年的锐气。而且过了几年没主的日子,可能当真以为自己就是草头王了吧。阿精!通知乌先生马上拟订讨夏檄文,同时发布征召令召集草原上燕王府旧部。真正草原上的鹰是不会蜷缩在仇人的羽翼下的,他们一定在草原上等我归来。不过在这之前必须要让他们认识认识他们的新王!。”燕洵早已习惯了喜怒不行于色,说话也没有任何温度。


                                                        收起回复
                                                        30楼2017-07-24 11:1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24 11: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7-24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