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19回复贴,共1

155 卡尔和希尔达,时而基尔伯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调查问卷,你们第一反应基尔伯特最后指的是谁


回复
1楼2017-07-20 10:22
     连战连败。布劳斯塔特组合流后虽然延缓了进展速度,但还是没能颠覆大势。承受斯特拉克勒斯的猛攻,卡尔他们过着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每天。尽管总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承受住,但那也已经超越了界限。
     不论拿出什么策略,不论摆出多么坚固的阵型,全都会被巨星击破。过着至今为止培育起的智慧与知识被否定的每天。
    「——修路兹,海涅,贝尔吉特」
     卡尔念叨着失去的部下们的名字。眼前展开的大军的阵列。卡尔正在奥登加德的城墙上眺望着那里。明天终于要开始守卫奥登加德的战斗了。军队被压到这里已经代表着陷入穷地。一旦这里被夺走就是走投无路了。
    「盖茨,拉尔科,托马斯——」
     他们曾是卡尔的部下。卡尔记得『所有』愿意成为自己这种不可靠的长官的部下的人们。记得他们的长相和名字。记得失去他们的痛楚。并且背负着,那些悲痛。
    「果然有点冷呢」
     突然注意到,希尔达在自己身旁。她脸上的伤痕令人心痛。然而她没有打算隐藏,而是堂堂正正地站在卡尔身侧。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她都已经治愈了吧。并且已经跨越了悲痛吧。
    「嗯,的确呢」
     夜色帷帐覆盖着他们。灰暗的绝望将他们的军队吞入。明天,后天,奥登加德将在某一天失守,这一点在军中没有任何人怀疑。所有人都相信明天也会战败。
    「对不起,我,没能获胜」
     卡尔由于懊悔扭曲了面孔。发出了获胜的豪语结果是这种境地。
    「笨—蛋,谁都不认为能赢哦。爱哭鬼卡尔」
    「啊哈哈,也是呢。……就是那样」
    「快哭啊爱哭鬼」
    「我不会哭的。就算我想哭,也流不出眼泪。已经,很久了」
     卡尔不会哭泣。他变得哭不出来了。他已经不再处于能够哭泣的地位了。但是,没能回应失去的人们对自己抱有的心累是非常痛苦的。卡尔的立场不允许他变成爱哭鬼。因为不再是爱哭鬼,卡尔才到达了现在的地位——
    「是吗。是那样呢……现在的你和我一样,不对,你比起靠父母的光环才到达这个地位的我,要更加是个称职的,阿尔卡迪亚军人呢」
     夜风吹过两人之间。希尔达轻轻发着抖。那发抖方式稍微有些刻意。接着她像是为了寻求温暖靠近了卡尔。
    「希尔达比我更强哦」
    「力气是呢。但是心的强度是你更强。那一点啊,我过去非常讨厌」
    「现在呢?」
    「已经不讨厌了、吧」
     明明很温暖,却无法沉浸于那份温暖。现在是战争时期。然后他们是军人。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战地,是明天说不定会变成死地的场所。
    「父亲大人他呢,过去,曾说过你的事情。说是有个非常爱哭丢脸的小鬼。有个明明只是刚新任男爵,却光凭钱财就进入了历史悠久的第一幼学校的爱哭鬼」
     卡尔露出苦笑。虽然他当时没能理解,但卡尔就读的幼学校在贵族中也只有中坚以上的人才能进入,是阿尔卡斯中最具历史的名门学校。而卡尔丝毫不知道这个事实,当时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混入其中。
    「但是呢,父亲大人打了听他说话的我的头,然后夸奖了你。说你是个强韧的孩子。于是我觉得很不甘心第二天马上去踢了你……你记得吗?」
     卡尔摇了摇头。被希尔达踢的记忆实在太多,他无法判断这是哪一件事。
    「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能露出笑容,就算在哭也马上能笑出来。父亲大人说那是个强处。不过我反驳说那只是因为你是个笨蛋呢。毕竟你实际也是个笨蛋」
    「好过分哦。但是,我承认过去曾是笨蛋。就算是现在,也是」
    「但是,你很强。因为你是个笨蛋,不像我这么聪明,所以才变强了。现在你在发着光哦。已经亮到看不见我了」
    「你太高看我了。我才没什么了不起的」
     自己只是威廉的仿造品。而且还只能进行防守战。自己无法战斗。太过劣质的仿造品连自己都想要叹气。一直怀抱着自卑感。优秀的兄长,拥有耀眼才能的同期贵族,还有自己最憧憬的白色骑士。自己只是笑着糊弄过去,没有一丁点强处。
    「你的声音很温柔呢。温柔柔弱,却还是拼命发出的声音,一定能带给大家勇气。我们没有你的那种武器。那是身披名为强大的毛皮的人们绝对获得不了的武器。弱小,以及弱小却去直面强者的身姿,会让不论弱者们还是强者们都想要去支撑你吧」
     卡尔无法理解这个观点。弱小是缺点。是最令卡尔在意的心结。他完全没想到这一点竟然会被提出并且称赞。
    「我不知道那种强大。啊—啊,如果我知道,如果我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我就会再努力一点让你喜欢啊。失败失败」
     希尔达抚摸着脸上的伤痕。
    「明天我也会出战。在你的手下,不过应该算是基尔伯特的手下,我应该会在那里战斗。虽然我作为女人已经成为瑕疵品失去价值了,但我作为战士还是优秀的。好好地使用呢。我也会全力努力的」
     卡尔看着希尔达的脸。脸上被刻上的伤痕,在她强行做出的笑脸下,希尔达正在哭泣。跨越伤痛并不代表已经忘却。她只是在忍受着脸上伤痕的痛楚。即便如此,会痛的东西还是很痛。也会有想哭的时候。
    「呐,之前,我说过想保护你,还记得吗?」
     希尔达的笑容僵住了。之后卡尔将要说出的话语,一定会,破坏掉她拼命做出的笑容吧。卡尔认为那样也无妨。这种笑容,并不适合她。
    「我忘了」
    「那我就再说一次哦。我会变强到能够保护你。我要变强,想要被你认可。那就是我的野心」
    「不知道。变冷了我要回去啰」
    「不行。我不让你走」
     卡尔抓住希尔达的手腕。希尔达比卡尔更有力气。她要是想挥开卡尔的手就能轻易做到。但是,颤抖的希尔达,没有打算抵抗。
    「我还很弱。其实我是想在变强后再说的。但是,我一直喜欢的希尔达·冯·加德纳,我最喜欢的女性,说出自己没有价值的话。那句话语,我无法认同」
     卡尔的眼睛笔直地看着希尔达是眼睛。已经不会再逃。不给于逃避的场所。不论是自己,还是希尔达——
    「我脸上,有伤哦」
    「我不在意。我喜欢的女性是战士。当然会有伤痕」
    「我会使用暴力哦」
    「……要是你能稍微控制点我会很高兴,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嗯」
    「我不坦率哦」
    「嗯,我知道。顺便我还知道你意外地笨拙,是个爱哭鬼」
    「吵死了爱哭鬼卡尔」
     希尔达终于哭了出来。她的眼泪令卡尔松了一口气。如果不在这里制止她,她一定永远都不会再哭了吧。舍弃身为女性的自己,作为战士生存,决定舍弃软弱她不会再在他人面前哭泣吧。
     因为这眼泪,是作为人类的软弱,是身为人类的证明。
    「……如果活着回去了,回到了王都,我心情好了就和你结婚」
    「………………呼诶!?」
     事出突然令卡尔发出不成声的声音。他这方面还不成熟。
     希尔达的脸颊一瞬间染上另一种红色。
    「才不是呼诶!?啊这个笨蛋卡尔!难得我回答你了居然发出这种愚蠢的声音……你就那么想惹怒我吗?话说笨拙啊爱哭鬼啊,仔细一想你竟敢大放狂言啊。我久违地生气了」
    「稍、稍微等一下!你的回答,不是也有点蒙混吗!啊,但是以防我听错。你再好好地说——」
    「给我忘了爱哭鬼笨蛋卡尔!」
     希尔达的拳头砸入了卡尔的脸上。卡尔流着鼻血倒下了。希尔达气势过剩,一发就把卡尔击倒了。满脸通红的希尔达看着昏迷的卡尔的脸,脸庞进一步变红了。
    「……你要再变强一点呢」
     接近晕过去的卡尔的脸——
    「就算是我也没有恶趣味到继续偷看啊」
     希尔达吓了一跳从迅速从卡尔身边退开。她身后站着一脸困扰的基尔伯特。看到他的身影,希尔达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红激烈地变化着。
    「我把他搬到床上吧。那种事就在双方都没有晕倒的时候做吧」
     基尔伯特背起卡尔。
    「你、你从哪里开始看的?」
    「有点冷呢,那附近吧」
    「那、那不是从最初开始吗!已经够恶趣味了你个闷骚色鬼!」
    「……我还第一次被人这么叫。稍微有点受伤哦。不过,我承认自己恶趣味吧。其实我也有事找泰勒,结果你先出声了我就想出都出不来了。我也想过要离开不过……实在很有趣就不由得继续看了」
    「嚯,了不得的奥斯瓦尔德大人竟然有那种恶趣味呢」
    「因为我是次男啊」
     不想基尔伯特的俏皮话令希尔达叹了口气然后苦笑。
    「你、在顾虑我吗?」
    「稍微。但是好像也没必要了。明天就拜托你啰加德纳」
    「好的好的。那就请男同胞们慢慢来」
     希尔达调转身体打算直接离开,可是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谢谢你。多亏你没有出声,我轻松了很多啊。而且,也得到了承诺呢。这样就又能逗卡尔了。哦嚯嚯嚯」
     说完玩笑话希尔达这次真的离开了。盯着她的背影的基尔伯特的眼中稍微露出了些许复杂的神色。
     背着晕倒的卡尔,独自站立的基尔伯特,他的脸上——
    「……就不能,再多沉默一会儿吗,基尔伯特·冯·奥斯瓦尔德」
     基尔伯特向自己问到。自己嘲笑着自己滑稽的样子。
    「依依不舍啊。应该老早就放弃了。你这个**」
     基尔伯特稍微对自己有些失望。自嘲也已枯竭,他看向卡尔。
    「要活下去哦泰勒。难得你的夙愿实现了啊」
     必须要度过从明天开始的地狱。
     重新决意的他们迎来了决战之日。


    收起回复
    2楼2017-07-20 10:23
      虽然应该肯定是希尔达,不过。。。


      收起回复
      3楼2017-07-20 10:23
        倒数第五段的那个?应该是指自己吧,两人都喜欢希尔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0 10:32
          要是有各位角色的插画就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20 12:25
            这死亡flag标准的突破天际了。。希尔达是打算立死自己还是卡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20 13:10
              很明顯是基爾心裡讓不出卡爾我是在外的揮舞的劍刃 ,而你是能讓我安心的避風港與背後安全的好夥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0 14:31
                「盾を手に入れて好き放題暴れ回っていたという報告しか受けておらぬのでな」
                 ギルベルトの顔がさっと朱に染まる。

                老爹钦定基尔伯特『入手「盾」之后就随♂心所♂欲,横♂冲直♂撞』,然后基尔伯特『脸染上朱红』
                『剑』和『盾』的配♂对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0 15:41
                  这flag立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20 16:43
                    活着回去就结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0 16:51
                      当然是卡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1 00:21
                        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1 12:49
                          2333flag挂起,真不怕翻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1 17:53
                            这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1 23:45
                              阵前求婚,教科书一般的flag,怕是后几话要见血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2 0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