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607贴子:22,641
  • 25回复贴,共1

4-19 所谓幸福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占坑,慢慢更


回复
1楼2017-07-20 00:00
    感謝


    回复
    2楼2017-07-20 07:5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7-20 11:19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7-20 11:19
          膜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20 11:51
            蟹蟹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0 14:12
              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0 15:04
                身上仍然装备着沉重的铠甲,叹了口气。
                更衣室跟昨天一样,但是只剩我一个人就变得非常安静。因为刚刚还在比赛,感觉这份安静实在是太强烈了。
                嘛,藤堂和九季还在忙,因为还穿着铠甲就不用去忙帮了吧,也没有叫人的理由。在那样的骚动过后,一个人静静地换着铠甲,该怎么说呢。

                「好寂寞……」

                一个人比较轻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使如此还是感到寂寞。
                更要说的话,有着只有自己被同伴们排除在外的错觉
                换成精灵银的盔甲,腰间同样是精灵银的长剑。艾尔梅因谢尔丁也在的话就完美了,但是那个艾尔梅因谢尔丁还与芙兰谢斯卡小姐在一起。
                在比赛结束后本想去找的,即使还在这个斗技场观众也有数千人。在这之中要找到菲胧他们的话,会感觉身体被掏空。
                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在大会结束后的庆祝晚会上与芙兰谢斯卡小姐相遇。最坏在明天早上同菲胧他们会合就好了。
                想着偶尔过一下这种各自分开的时间也不错。在这三年间,一直都是在一起。对那家伙来说,和我以外的某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必要的吧。
                ……这么想着,再度叹了口气。正因为一直在一起,就这样,怎么说呢。有些空虚感,或者是感到了寂寞呢。
                我一定比艾尔梅因谢尔丁要更怕寂寞吧。想着这种蠢事走出房间。

                「啊」
                「嗯?」

                这时,应该是在房间前等着吧。阿弥正从窗外看着这里。
                身上穿着的是,那天夜里一起吃晚饭时穿着的深蓝色礼服。
                虽然是暗色系的礼服,不过感觉很好地衬托出了阿弥的白色肌肤。我虽然不是很懂礼服的好坏,果然很适合阿弥。
                只是,不像那个时候一样把头发放下来。而是一直的左侧单马尾,现在正用手指拨弄着头发。


                「有什么事吗」
                「不,不是的」

                这么说着,阿弥轻轻地走到了我的旁边。
                穿着像是高跟鞋一样的靴子,感觉比起平常要高上一些。而且好像还化妆了。

                「稍微,想说一些话,这样」
                「哦」

                比我的肩稍微高一些的侧脸,正在开心似地微笑着。心情很不错吧,这个感情也传达过来了,我也露出了笑容。

                「那个,真可惜呢」
                「什么?」
                「比赛输掉了」
                「啊啊」

                似乎明白了我对此并不在意,轻声说着,一副微笑的表情。
                有时经过的参加者和观众们会投来好奇的视线,不过并不在意这些。该说是有名税吗,在王都的人基本都认识我和阿弥了。特别是我,刚刚还在比赛中出场就更加被知道了。

                「不过,还真是可惜啊」
                「什么事呢?」
                「你看,难得的一个祭典。还没有好好地去逛吧」
                「我……不在意这些哦」

                说到这里,沉默着低下了头。又开始拨弄自己的侧马尾了,好像有什么害羞的事的样子。
                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不过心情似乎不错,所以先并排走着。盔甲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
                稍微走了几步,阿弥一直无言。我也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不过,这个无言的时间不会痛苦,因为跟阿弥相处所以已经习惯了。不去在意这些慢慢地走着,阿弥的肘越过盔甲碰到了我。
                比起刚才又靠近了半步吧,阿弥和我的距离,有些近。
                如果指出这件事的话有些不识气氛了,装作没有察觉慢慢走着。
                忽然看到她的侧脸,感觉比起刚才笑得更深了,这一定,不是我的错觉吧。

                「想吃午饭吗?」
                「诶?」
                「差不多到中午了吧?吃过午饭了吗」
                「诶,啊,是啊。说起来,因为来宾席上放着许多吃的东西」
                「因为吃了小吃,肚子没饿吗?」
                「……嗯」

                会变胖哦,吞回这种俏皮话。虽然当然是开玩笑的,在这里开这种玩笑的话会怎么样呢——当然再明显不过了。

                「那么稍微陪我一下」
                「?」
                「比赛一结束,肚子就突然饿了起来……不稍微一起说电话吗?」
                「好,的」

                对她这充满干劲的回答苦笑了一下,变更本来向着来宾席去的方向,往斗技场的出入口走去。


                回复
                8楼2017-07-20 22:2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21 00:47
                    斗技场没有食堂之类的东西,只有在入口附近的许多小摊之一去填饱肚子了。
                    想起了今早看到的一个小摊,口中不由得分泌出一些唾液。是真的肚子饿了,一直都在想着比赛的事而没有感到空腹感,是因为太紧张了吧。

                    「呵呵」

                    不小心走得快了一些,旁边的阿弥笑了笑。
                    因此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又慢慢地走着了。可是这样的话,真是失败呢,不由得有了这样的感觉。
                    这个铠甲的装扮,在不好的方面很显眼。对于一般人来说铁甲和精灵银的铠甲的区别应该不是很了解。但是,果然这个铠甲的装扮有着威圧感。如果以这个姿态去小摊的话,就算不想也会非常显眼。
                    嘛,说到显眼,旁边的阿弥也是一样。虽然说不上奢华,也是用良好质地制作的上等礼服。穿着高跟鞋,并且化了妆。说是女孩子更像是女人,比起可爱更应该用美丽来形容。
                    说不定有些偏袒,不过现在的阿弥在人群中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吧,和我不一样,在好的方面。

                    「我们快些吧」

                    应该是察觉到了我刚刚着急着去小摊了吧,她这么说了。
                    因为一直都是恶作剧一方的我反而被恶作剧了,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

                    「没事,只是一点的话还能忍」
                    「真是的……这样的地方,真像小孩呢」
                    「咕」

                    是这样的吧
                    被小十多岁的女孩子当作小孩对待,有着说不出的羞耻。
                    当作没察觉到这个感情,挠了挠脸颊,感到冰冷的精灵银感触。说起来,想起了我正被精灵银的装备包裹着身体。

                    「似乎很不方便吃东西啊」

                    我看着被精灵银的手甲包裹住的右手发牢骚,阿弥看不下去似地说了。
                    微微抖着肩膀地笑的方式是符合她这个年纪的,看着这样的阿弥我的心情也不由得开心起来。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不断成长开始有了大人的气质,但是果然还是与年龄相应的笑法更让我喜欢。
                    心情变好慢慢走着,又不小心越过精灵银甲碰到了阿弥的肘。

                    「不冷吗?」
                    「什么呢?」
                    「盔甲」

                    这么说了,似乎明白了我想说什么似的,离开了一步。
                    觉得这个行动很可爱的同时,感到一些寂寞,是因为父性一样的东西吗。也许是女儿离开父亲身边时感到的感情吧,或者是意识到阿弥也是一名女性,被远离而感到寂寞呢。
                    对这自己也不是很明白的感情发出苦笑,阿弥从下面不可思议地看着这样的我。

                    「没,是不是感到寂寞呢」

                    于是,对我的发言阿弥的脸微微变红,马上就移开了视线。

                    「真是的,请不要再恶作剧了」
                    「这样的打算,我并没有哦」

                    一边藏着害羞的表情向我生气,即使如此也感觉不到不好的心情。


                    收起回复
                    10楼2017-07-21 21:3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2 01:32
                        十分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2 14:06
                          好几次了吧。说是习惯了呢,她的这个反应很让人喜欢,忍不住想要多次这样逗她。因此,再次来临的无言的时间也没感觉不自然。
                          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还是一副带刺的处事方式,想起了“交给我,你们都后退”这么说了之后努力的样子。与现在的变化太大而让人开心。
                          就这样想着往事的时候,阿弥的肘又不小心碰到了我。

                          「不冷吗?」
                          「因为你看起来有些寂寞」

                          又问了同样的问题,结果得到了不同的回答。
                          该说稍微有些冷淡呢,因为抢先一步回应,不由得笑得肩膀微微抖动。感觉并不坏,阿弥的这个反应挺有趣的。并且最重要的——很开心。

                          「真是的」
                          「又是这样,马上就闹别扭了」
                          「因为莲司桑老是挖苦我——」
                          「真的很开心啊」

                          为了阻止阿弥的语言似的吐出这句话,她就这样闭着口不说话了。
                          这副呆然的表情十分有趣,想要一直看下去。但是应该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了吧,慢慢地低下了头藏起了自己的表情。就这样停下了脚步,我也稍微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

                          周围少数几人对我们投来了怪异的视线。

                          「怎么做?先回来宾席去么?」

                          小声地,是不是不方便,这么问了。
                          恐怕是就算不说出口也能传达给阿弥的话语。
                          但是,听到之后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加快脚步跟上了我。脸上带着似是微笑,似是娇媚的表情。不过最好还是不要提及为好吧。
                          再次抬头看了过来,压抑着想要恶作剧的心情继续走着。
                          再次,阿弥的肘再次碰了过来。
                          这次,没有马上离开,我也是什么都没说。
                          离开斗技场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微凉的清风和强烈日照眼睛眯了起来。
                          真是个好天气呢。在比赛场上就连这都没察觉到的我,到底是有多么紧张呢,现在深刻体会到了。


                          回复
                          13楼2017-07-23 22:19
                            「那么,该吃什么呢」
                            「我就算了,肚子没有那么饿啦」
                            「是吗?不用在意哦,稍微还有点现金可以请你」
                            「真的不用啦」

                            并排走着,说着话。果然我们似乎非常引人注目。好奇的视线不断从周围传来,感觉很不舒服。
                            我和阿弥都被周围的视线注视着,被这么看着的话实在是很难用餐。我是男的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但是旁边有个女孩子。被不认识的人看着吃饭的样子,还是有些抵抗的吧。

                            「这样啊」

                            在这里顾虑太多也有些那什么,总之就近在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一团烤猪肉(オーク)(一般来说オーク不都是那什么用的吗)。价格二枚铜币……在乡下能买到四个面包的价格。在都市就是这样吧,还是说因为现在是祭典的时期呢。
                            为什么在祭典时期卖的东西,价格比平日要翻倍了呢。而且,我是在了解这些的基础上还买了下来。
                            是因为被祭典的气氛影响心情高扬起来了呢,还是因为祭典的气氛让食物看起来比平常要美味呢。
                            无论哪个,祭典的气氛是很重要的吧。

                            「怎么了呢?」
                            「没什么,感觉很美味啊」

                            装备着精灵银的手甲稳稳地拿着木串,咬了一口。
                            这个世界没有调料汁一样的东西,为了调味只是单纯地加上一些盐或者香料。不过这反而能引出素材本身的味道。

                            「嗯,好吃」
                            「呵呵」

                            这么说着再次咬了一口,阿弥从旁边往上看着这样的我。松开嘴角微笑了起来。
                            这个样子,在周围看来是怎么样的呢。

                            「要不要尝一口呢?」
                            「不用了」

                            嘛,也是呢。
                            就算是知心的同伴,对别人吃过的食物也是有抵抗的吧。
                            就这样,吃完了一根串烧。结果空腹感还增加了,是因为肚子真的很饿吧。


                            回复
                            14楼2017-07-23 23:14
                              感謝推


                              回复
                              15楼2017-07-24 23:30
                                「话说回来,王都的人真是很多呢」
                                「是这样吗」
                                「是啊,总觉得可能会迷路呢」

                                我这么说了之后,阿弥遮住嘴巴优雅地笑了。
                                接下来,要吃什么好呢。这么想着往周围看了一圈,与好几人交汇了视线。是因为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还是说穿着铠甲的男人和穿着礼服的女性的组合很罕见所以看着我们呢。
                                不去在意这些视线,开始走动。阿弥也没有在意这些视线。

                                「可不要迷路了哦」
                                「那为了保险起见,如果迷路了,就在斗技场入口那集合吧」
                                「真是的,莲司桑可是年长的哦」

                                夹杂着呆然的表情,进行着漫无边际的对话,我配合着她的步伐走着。另一个小摊又进入了视线。
                                这边不是兽人肉,似乎是蜥蜴人的肉的样子(woc,前面我觉得猎奇就没翻兽人,居然真的那么猎奇?)。比起兽人肉脂肪更少,更有嚼头。用原来的世界的话来说的话就是健康的肉。
                                在这个世界,意识到健康的食品并没有流行。所以比兽人肉还要更没有人气。比起兽人还要更强的蜥蜴人,它的肉还比兽人肉没人气真是不可思议呢
                                买了一根蜥蜴人肉的串烧。还是用带了手甲的手指好好地拿着。

                                「那,如果迷路的话就困扰了,找个地方坐着吧」
                                「就这么做吧,有什么想喝的吗」
                                「啊」

                                这么说来还没有买啊。

                                「我去买点什么来吧」
                                「不用啦,请去找个能坐的地方吧,我去买东西」

                                这么说着,要停下我的动作那样抢先走了出去。
                                目光追随者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这里应该是男性去吧——这么想的我是不是有些思想陈旧呢。被阿弥照顾虽然很开心,不过年下的女孩子这么对待果然感觉很羞耻。
                                总而言之,就按她说的那样去找个能坐的地方,一下就找到了。
                                人虽然很多,坐着谈笑的人很少。无论是谁都在走着路,享受着祭典。怀着笑容,与朋友,与家人,与恋人一起。一边谈笑,一边牵着手。人山人海,各种各样的种族。大家都在享受着名为武斗大会的祭典。
                                平和,平稳……守护着这些的就是我们,想起这些,胸中涌起了开心,更准确地说,涌起了自豪的感情。
                                忽然,脑海中闪过了昨夜幸太郎说过的话语。
                                『在意的话,去见见阿斯特拉艾拉(アストラエラ)就好了』
                                幸太郎说了,我现在组成的同伴之中,有着麻烦事。
                                那是芙兰谢斯卡小姐呢,还是菲胧,或者说是姆露露呢。
                                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那家伙说是麻烦事的话,并且还拿出了阿斯特拉艾拉的名字的话……那一定,就是这么重要的事吧。


                                回复
                                16楼2017-07-25 00:1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5 01:46
                                    阿斯特拉艾拉,一次又一次地给我们,给我丢来难题的女神大人。讨伐魔神之初,明明没有船却让我们远渡魔族跋扈的阿贝艾尔姆(アーベンエルム)大陆,让我们去获得与她同格的精灵神的信赖,让我们去杀死像山那么大的魔神眷属。
                                    ……只是想起这些,还真是,把这些不可能的任务给解决了呢。自己都想表扬一下自己了。
                                    一想到要从这样的阿斯特拉艾拉那里接下下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就感到有些沮丧。不过只是看到现在这副景象,就觉得还必须去做什么。
                                    女神大人丢来的不可能的任务,都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的不可少的事。虽然现在可以笑着谈论这些。但是,想起了那个时候认真的,拼死的,赌上性命的感情。
                                    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保护艾尔爱着的,我们喜欢上的,无数人生活着的这个世界
                                    啊啊,现在想到了
                                    我的休假,已经迎来了终结了呢

                                    「莲司桑?」

                                    我没有吃到手上拿着的蜥蜴人肉串烧,一直出神地站着。阿弥喊了我。
                                    她的双手上各拿着一个木制的杯子。散发出好闻的香味,应该是果汁吧。

                                    「啊,是阿弥吗」
                                    「……没事吗?」
                                    「嗯?」
                                    「诶,那个。坐下来吃东西比较礼貌哦?」
                                    「啊啊,是呢」

                                    一副想问什么似的脸,然而在意着我没有问出来。
                                    感受着这样的阿弥的温柔,就近在空着的长椅上坐下来。铠甲还真的不方便呢,坐得好辛苦。

                                    「请用」
                                    「啊啊,谢谢了」

                                    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湿润了喉咙。虽然不经常喝果汁,不过说不定可以戒酒了呢。

                                    「真是个好天气呢」
                                    「是呢,明明是冬天,还很暖和」
                                    「而且大家都很开心的样子」

                                    这是看着在我们前面经过的人们说出来的感想。
                                    把我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有同样的想法说出来的话感觉有些奇怪,笑了笑。阿弥用不可思议的脸往上看着我。

                                    「没什么,想说我也在考虑着同样的事呢」
                                    「是这样吗」
                                    「我刚刚在想着同样的事。大家在欢笑,守护着这一切的就是我们啊」
                                    「——是」
                                    无数的人们死了。亚人和兽人也是。
                                    然后,杀掉了无数的魔物和魔族。最后——甚至杀死了神。


                                    收起回复
                                    18楼2017-07-25 22:51
                                      楼主6666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6 06:14
                                        经历这些终于得到的和平中,许多人对我们展现笑容。带着笑容生活着。
                                        无言地眺望着这副光景一会儿,与蜥蜴人肉和果汁的香味不同,传来了柔和的香气。视线往旁边移过去,阿弥的侧脸就在旁边。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转动眼珠看向我……但是,没有离开我而是自然地坐着。脸颊和耳根稍微染红了一些,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

                                        「冷吗?」
                                        「诶?」
                                        「脸很红哦」
                                        「……真是的,就算察觉到了,也请装作没看到啊」
                                        「哈哈」

                                        啊啊,一定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胸口深处开始变热,填满了幸福。老少男女的笑声,小摊摊主精神的吆喝声。温暖的阳光下,凉爽的清风。
                                        在这舒适的时间中用着餐。仅仅只是这样,就会变得幸福,露出笑脸。

                                        「啊」

                                        感受着幸福,突然与认识的人视线交汇。
                                        蜂蜜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耀着,一直以来都是柔和的笑脸,现在替换成了吃惊的表情。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她惊讶的表情呢,稍微想了想也得不出答案。而且,在她两侧的菲胧和姆露露,索尔内(ソルネア)表情是一直以来的表情。

                                        「怎么了吗,莲司桑?」
                                        「没什么,芙兰谢斯卡小姐他们正在看着这边」

                                        我这么说了之后,阿弥也察觉到了在我视线前端的芙兰谢斯卡小姐他们,从长椅上以跳起来的气势站了起来。
                                        这么想着的同时,她开始往芙兰谢斯卡小姐旁边小跑过去。没有跑起来是因为穿着没习惯的高跟鞋吧。只是从背影不是很清楚,不过还是能看清她的脸红到了耳根。
                                        被看到有这么的害羞吗。感觉有些受伤,这么想着,菲胧和索尔内向这边走来。芙兰谢斯卡小姐和姆露露在那边与阿弥说着话。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嘛,反正看起来很开心。虽然不是很懂姆露露的表情,不过芙兰谢斯卡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你在这里啊」
                                        「啊啊,比赛一结束,肚子就饿了起来」
                                        「哈哈,刚刚非常紧张吧」
                                        「正确,艾尔梅因谢尔丁呢?」
                                        「跟芙兰谢斯卡在一起」
                                        耸着肩这么问着,马上就得到了回答。
                                        嘛,那边也在好好地相处着吧,都是女孩子。
                                        要说的话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同样是女性的黑发女性。站在菲胧的旁边,静静地用黑色眼瞳盯着坐在长椅上的我。

                                        「索尔内?」
                                        「怎么了?莲司」
                                        「不是,不去参加女孩子们的对话吗?」
                                        「……去的话比较好吗?」

                                        这些东西是要问我的吗
                                        苦笑着看向菲胧,他也耸了耸肩。看起来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现在就这样就好」
                                        「我知道了」

                                        该说是事务性还是什么呢。不知道该对索尔内独特的回答回应以什么样的话语
                                        对此菲胧也是一样,对此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

                                        「还真是合适呢」
                                        「啊?」
                                        「这个铠甲」
                                        「就算是恭维话我也很开心」

                                        把剩下的肉串吃完,手上拿着的木制杯子装着的果汁也一口气喝完。

                                        「幸苦了」
                                        「嗯?」

                                        很稀奇地索尔内主动搭话,我对此觉得不可思议地发出回应
                                        对于菲胧来说也觉得很稀奇吧,一直以来不变的表情染上了一丝惊讶。

                                        「不是,我觉得您果然很强呢」
                                        「饶了我吧,比我强的人要多少有多少。而且眼前就有一个呢」

                                        这么说着看向菲胧,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笑着。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啊」

                                        那么
                                        把木串放入空了的杯子中站了起来

                                        「接下来做什么?」
                                        「莲司呢?」
                                        「我是国王的客人。晚上好像还要集合去舞蹈晚会的样子,明后天开始有时间」

                                        多半,明天会宿醉睡得像死人一样。
                                        而且也还必须去见见阿斯特拉艾拉。

                                        「这样啊,那到时候再聊吧」
                                        「啊啊,知道了」

                                        要聊的事情应该是我们今后的打算吧
                                        因为姆露露的委托来到了王都,本来菲胧是定居在魔力之森的精灵。阿弥和芙兰谢斯卡小姐是魔术都市的学生,姆露露是居住在艾尔弗雷姆(エルフレイム)大陆的兽人。
                                        虽然不是很了解索尔内要怎么做,不过我——一定还会再次踏上旅程。这是近乎确信的预感。
                                        幸太郎说了他在艾尔弗雷姆大陆等着。就是先与阿斯特拉艾拉相见,然后让我去艾尔弗雷姆大陆的意思吧。姆露露的话直到途中都能一起走,但是实在难以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别的大陆。
                                        这么想着,这个与同伴们一起的旅行已经马上就要结束了呢。

                                        「怎么了吗?」

                                        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内心,索尔内这么问到。
                                        果然从这声音中感觉不出感情的波动。只是,觉得沉默着的我有些奇怪,只是因此问过来吧。

                                        「什么事都没有」

                                        对这样的我是怎么想的呢,菲胧苦笑着看了过来。


                                        收起回复
                                        20楼2017-07-26 20:1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6 23:13
                                            蟹蟹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27 09:4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7-27 12:3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