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104贴子:3,016
  • 12回复贴,共1

【WEB】19 贵族院宛如大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
姑且先占坑。


回复
1楼2017-07-15 18:07
    喵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15 18:5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7-15 20:46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7-15 20:46
          悬挂着很多很多金工艺的精致枝形吊灯的大会场非常宽广,只要把那一大堆看上去很高级的桌子撤走的话,应该足够当作舞会的会场了。


          王城阿雷科托利亚城的贵爨族院中,我抬头看着高高的天花板,就像呆爨子一样连闭上嘴都忘了。在那里,也兼作宗教画的彩绘玻璃窗嵌在银制的框中,灿烂的太阳仍然高挂在天中,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射爨进来,将各种各样的色彩洒落在会场里。只为了推行国政而存在的这座城中,王族以外的人也常常出入,却连单纯一间会场都如此华丽。


          “很新奇吗?”


          “诶,嗯。”


          被站在身边的特雷吉亚伯爵搭话,我才终于回过了神。想着用这种开心观光的心情是不应该的,一边慌忙绷紧了神经。


          “利特尔盖侯爵进场了,应该差不多要开始了。”


          伯爵用下巴指了指最里面的桌子。看相那边,现在正准备入座的利特尔盖侯爵,以及王国军统帅洛伦索雷尔侯爵、臣籍中地位最高的德瓦达因大公、财务卿和神官长等“宫中”的要人,正排成一排。朱纳斯(蛇:之前用了别人翻译的“杜纳斯”)边境伯和被委托管理尤古费纳王领的爱因修巴鲁克王领伯,还能看见这两个人的身影也混在其中。


          连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有多紧张,只觉得握紧的掌心已经因为汗而变得湿湿爨滑滑。虽然至今为止都在渐渐了解它们的存在,可还是觉得那些毫无现实感的事情仿佛正一个接一个地逼近过来,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生活了五年,可“这是游戏的世界”这样的认识却仍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由于会议还未开始,会场内充斥着低低的嘈杂声。仿佛被掩护在特雷吉亚伯爵的影子里坐着的我,和预想一样吸引了很多好奇的视线,不过似乎大部分是惊讶于“贵爨族院里有小孩子”这件事。几乎没有像生日聚会中感受到的,那么明显的无礼的视线。


          不一会儿,等贵爨族们的动作差不多都停下来之后,中间传来了哐啷哐啷的铃爨声。就像波浪平息一样,私语声渐渐安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天花板上的彩绘玻璃使用了很多蓝色吧,这副样子令人想起了大海。


          似乎是决定好了干事的人选,一个男人从中间的位子上宣布会议开始,同时说明了今天的议题有两条。


          “其一,对于那些暂时由尤古费纳王领保护的旧阿尔特拉斯难民,我们应该如何处置。其二,是关于对希鲁族和丹泽尔公国军之间的战线,采取警戒态势的问题。爱因修巴鲁克上级伯爵,请针对现在接受保护的难民的情况进行说明。”


          “——在尤古费纳王领的国境城堡那里,现在有近一千两百名曾为阿尔特拉斯国民的塞尔里昂人正接受保护。城堡管理下的帐篷总共借出了一百顶,(让他们)在城外的平原上(扎营),也从储备中给他们定量供应了(食物),不过本来尤古费纳的粮食储备就不多。如果人数不再增加的话,应该还能够坚持到秋天,可是从被保护的难民那里听说,后面还有希鲁族的女子和孩子们会过来。如果再增加一千人的话,这个夏天粮食库就会空掉。而且帐篷也完全不够。没能住进帐篷的人,现在处于直接在野外盖一张布睡觉的状态。”


          身材高大健壮又正值壮年的爱因修巴鲁克王领伯,他那低沉的声音并非多么响亮却很有穿透力,就连坐在后排的我也能清楚地听见。(蛇:这里形容王领伯的声音时,原文是“低い声”,也可以表示音量小。但考虑到上下文,选择了“低沉”这个翻译。)


          “……人数居然有这么多吗?果然,最开始就不该保护(这些难民),把他们驱逐出去就好了……”


          不知是谁嘟啷了一句,这个声音一落进会场中,立刻在这里那里激起了的叫嚷声。


          “不对,他们和我们都同样是法典的神之民。不能做出见死不救的事情!”


          “可是啊,那已经是神圣阿尔库西亚法王国的时代的事情了不是吗!阿库西亚啊,已经不是祭祀库西亚神的小国联合体了喔。”


          “泽尔艾尔特尔兹维西亚(ゼルエルテルツィヴィヒア。蛇:神一般的名字,我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不就是因为把国教该宗为库西亚教,所以才作为独立侯领被接受纳入(阿库西亚)的吗?”


          “那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把。”


          “那确实是五十年前的事情,可是阿库西亚王国从成立到现在六百年间,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对法典的神之民见死不救的事情。”


          “可是啊,要是现在介入丹泽尔的内乱,只会在它背后的林达尔那里留下祸根啊。”


          对突然变成了争论气氛的会场连看都不看一眼,特雷吉亚伯爵低声向我问道:“明白了吗?”粗略地望了望正在争论的贵爨族们,不知为何就明白了他想要说什么。


          “就是外内地的贵爨族和内内地的贵爨族之间的争斗,对吧?”


          “毕竟内内地的贵爨族欠缺危机感啊。不过,这次感受到林达尔的威胁的并不是边境的人。”


          确实,和东方国家发生纠纷时实际上会首当其冲的尤古费纳和朱纳斯,以及与它们相邻的各领地,却始终抱持沉默。这当中就包括了我们。


          “提到‘林达尔’的基本上都北方的人呢。”


          被称为北方的,主要是以沿北海排开的领地的人。苍白的肤色是这些贵爨族们的特征,现在他们都脸色阴沉,而且众口一词倡议不要刺爨激林达尔。


          “就算不考虑穿越潘蒂西亚高原,他们所面对的黑色山脉本身也没有那么险峻。只要(林达尔)在拉梅什集结部队,他们就不得不同时应对跨越山脉的陆军和乘船的海军。丹泽尔虽然没有船,但帕米古兰在和南方国家进行贸易的时候,是会用到船的。”


          “也就是说,他们会警戒林达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当然,他们常年泡在名为防卫费的蜜爨汁当中,也是原因之一。”


          对特雷吉亚伯爵补充的这一句话,我“原来如此”地情不自禁点了点头。现在总算是,能够掌握东阿库西亚贵爨族们之间关系的全貌了。


          围绕着王都,被成为内内地的小领地的领主们,并没有保有像样的军队,对国外的危机感也很稀薄。他们原本是名誉贵爨族(蛇:原文“法衣貴族”,注1),作为财产在内地被给予了分割领(蛇:注2),所以金钱上比较富裕,对难民流入这件事除了金钱的流动之外没有其他实感。这当中的一些人说不定还考虑着,不如真的引发战争,从而是国家整体活性化呢。总之,人员汇集的王都和直面外国的边境是不同的,内地什么都很容易陷入停滞。所以,(他们中的)几乎所有人都支持接受难民。


          面向北海的边境领和周边的外内地,则把林达尔建立的影响放在第一位来考虑。一方面那里几乎不可能成为实际接收难民的地方,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的领地变成了战场,常年从国库中接受的名为海上防卫费的这笔过剩资金就有必要全部被投入战争,因此他们都不希望介入东方的事情。理所当然,全体都倡议拒绝难民。


          处于这个漩涡的中心的尤古费纳王领、朱纳斯边境伯领和相邻的外内地诸领,则多数打算遵从贵爨族院的裁定,因而默不作声。卡尔迪亚领也在其中。接受难民这件事,好处和坏处都很大,同时又处于阿库西亚最大的防卫地点,所以在贵爨族院中的发言会变得份量很重。因此,没有做不负责任的发言,而是注视着事情的走势。


          位于南方的诸领因为还要维持别的战线,因此受到的影响最小。正因为如此,这边几乎都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态度,现在也只是一声不响地望着会场。


          “说到底,和泽尔艾尔特尔兹维西亚的时候从根本上就不一样。难民既没有土地也没有钱财,语言也不同。要是真的决定要接受难民了,又该让那里的领地来接收呢!”


          白热化的争论中,一个贵爨族急躁地扯开嗓子叫嚷起来。一瞬间,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我)用请示的视线看向特雷吉亚伯爵,他也回看向我,同时安静地点了点头。


          压住因为紧张而颤抖的肩膀,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要接受(难民)的话,我的领地可以。”


          尽管已经竭尽全力提高嗓门,却也并不是多么洪亮的声音,不过对于鸦雀无声的会场来说,已经足够响了。


          回复
          5楼2017-07-15 20:48
            *注1:所谓“法衣貴族”,推测是出现于法国的“法服貴族”。法兰西王国是欧洲君主专爨制程度最高的国家(当然这也是大革命如此血腥的原因之一),国王任命司法以及行政方面官员后,渐渐使得这类官职能够世袭,而持有官职的人也就成了贵爨族。不过这些贵爨族与传统从骑士阶层发展而来的贵爨族不同,他们的地位与战争和土地都没有关系。基本上类似于英国的所谓“名誉贵爨族”。


            *注2:所谓“分割領”。推测是指,日本战国到江户时代,一个令制国被多个大名分割领有的情况,但是看不出与此处有什么关联。估计作者是想表达那些领地是从王的直辖地中分割出的小领地。


            回复
            6楼2017-07-15 21:06
              这小说还有比较复杂的地缘政治啊,作者确实心很大。
              另外谢谢翻译君


              回复
              7楼2017-07-15 21:40
                感謝翻譯,忽然感覺吧活過來了,感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15 22:29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5 23:03
                    蛇啊,挺佩服你坚持翻这部的。加油吧。近期我还是在贪吃鬼干点简单的活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6 09:5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7-17 01:4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9 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