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吧魔王大人吧 关注:14,171贴子:16,360
  • 1回复贴,共1

WEB 52 湯煙の死闘(机翻)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祭度娘
因为枫君目测一个月后回来,试着NTR一章~所谓禁忌的快感~
PS:觉得我翻译的不好的,我也没有办法(摊手),依旧是忍者·电脑桑负责背锅


回复
1楼2017-07-14 16:00
    湯煙の死闘


    「怎么了吗,圣女霍瓦伊特,您该不会想说一国的代表会因为男人的裸体这种程度而感到动摇之类的,这种天真可爱的事情吧」


     魔王用威风堂堂的态度说着。
     在那里的是男人的裸体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就连猥亵罪也是不存在的,这样像是祈祷一样的艰苦心情。


    (在备受好评的那一天,向圣女展示了男性的雄伟......)


    怎么想都是要被入狱,而且还是要火刑的那种。
    同时也是作为前所未闻的性犯罪者在历史上留下名字。
    魔王的酒杯更加倾斜,携带着连‘天上的神’也一并射杀的视线袭向天空。
    不知道数过了多少个素数,由于刚才魔王看见了霍瓦伊特的裸体,让魔王的下半身汇聚了相当量的岩浆。

    而且还是无愧被称之为魔王的,极其雄伟的尺寸。
    被称之为贯穿天地的魔枪――能与Gae Bolg(贯穿死棘之枪)相提并论的存在。
    全身的一切都仿佛成了凶器的魔王,视线在空中不断徘徊。

    (这苍蓝的天空,似有极致... ...)


    魔王像过去的大军师诸葛孔明一样仰望苍穹,可一旦发车就不能立即停止,开始活跃的岩浆想要熄灭也很花费时间。


    「诶诶...我并没有想要看你的裸体的!」

    「简直是意见相同,能冷静的对话真是万幸」


    一人的脸漫上樱红,一人咬紧牙关仰望天空。
    从旁观者的角度,勉强看上去像是敌对的态度。


    「你将玛妲穆她们聚集到一起,是对这个国家有什么企图!」

    「拉拢之后,不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露娜和玛妲穆是来到这个村子后自愿留下来的,我没有做任何强迫的举动」

    「到底,你这家伙要狡辩到什么时候――」


    霍瓦伊特无意识地逼近魔王的脸怒目而视 。
    她的脸上明明是在生气,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美丽,而且虽然有浴巾包裹着身体,但她的肩膀却裸在外面,胸前露出的巨乳峡谷只要是男人的话,谁的灵魂都会被夺走。

    「请不要太过靠近我——你这具身体稍微有点小刺激」

    「啊,你......到、到到到底要把我当做笨蛋戏耍到什么程度,你才会满意啊!」

    「遗憾啊,我一直都是认真的,这张嘴只会说出真实的话语」

    「你、是、是是是要断言这是现实吗...?」


    霍瓦伊特的身体在过多的屈辱中颤抖,成了泪目的表情。
    如果是平时的女性朋友这样说,是不会产生动摇的感情的。因为她和另外两个妹妹不同人,际接触经验丰富,而且接触对象大多也很优雅。

    但是――

    出生后不仅是第一次被男人看到裸体,更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何况,那个对方还是各种罪恶的根源,就是因为确认是魔王所以不能忍受。
    而且,对眼睛有毒啦、视觉很刺激的说法,直接接受了这个太过混乱的说法,这颗心杂乱跳动着。


    「至于玛妲穆她们的问题,是这样的——这个浴场,也能成为其中一个答案吧 」

    「你想让热水回答你什么啊......!」

    「平静内心,浸到肩膀就好 」


    尽管如此说,魔王却像要逃避一样,闭上了眼睛。
    有着逃入了黑暗中的深渊,集聚的岩浆也可以被扑灭的想法。
    霍瓦伊特维持瞪着人的身姿,不过因为魔王不想理会她,也没有打算开口的态度,只是任由自己的身体沉浸在了热水里。

    在暂时沉默中——只有从外面的工作声音在回响,静谧的空间已经完成了 。
    借助没有魅力的声音和黑暗它们,魔王终于睁开了眼睛。


    (没错,有光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黑暗,我现在就是无,成为了无的存在 )

    「噢呜......这浴水、有什么......啊、肩膀......哈呜呜(翻译人员:这个是温泉的专用拟声,我恨拟声词)......」

    (你,别发出奇怪的声音!连呻吟都这么可爱吗笨蛋!)

    「啊,这到底是什么,这样的?......这样的......第一......次......」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好不容易散去的岩浆在重新集结,俯瞰的魔王慌慌张张地开口这一姿态,就可以看出圣女在把魔王逼往绝境。


    「这个露天浴池不仅是疲劳的恢复,也有“从日常的解放”这样的效果。忘却日常的痛苦,得到一时的解放......然后,再养精蓄锐和迈向明天,是这样的设施」

    「日常......解放......」

    「在其他的水里也可以调整粗糙的皮肤,保持滋润的效果等。在这村里在这个村子里疗养,并不是什么玩笑。现在,你感觉到的“舒适”——所有的答案。 」


     魔王把盈满日本酒的酒杯递过去。
     他为了维持无的气氛,视线一直朝向前方。是打算赶紧喝了酒,再全部含糊其辞后好开溜。


    「唔哇,是让我喝这个吗... ...?」

    「魔王递出的酒很可怕,所以到底能喝吗?一国的顶点的你的慎重和胆怯,是让这个国家混乱的原因之一」

    「像、像你所说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而且如果妄图让我喝下毒酒的话,那是徒劳的!《天使之勺》」


     霍瓦伊特发动了技能,她的瞳孔淡淡地闪着光。
     这是判别有毒和危险的物品的东西,是一部分的圣职者有习得的技能,但是对于这个举动的魔王,用非常激烈的方式回答了。

    「从我看来,毒药正是这个国家的高层人员。对众多人民难以忍受的痛苦,没有反省的意图再加上不想打破现状,也没有任何弥补政策,在我国家这样的人都被称之为“无能”」


     这已经是我全部想说的了。
     某种意义上那个魔王的姿态,不管怎样都有“打破目前现状”的坚韧意志吧。
     当然,这句话是为了自明哲保身的台词,但却强烈地刺到入了霍瓦伊特胸膛,因为没有办法反驳魔王的发言。


    「......从你看来确实是那样的吧。像我这样的小姑娘在空转的样子,想必很可笑吧 」


     霍瓦伊特无力地取过酒杯,于瞳孔里映出日本酒。
     那个透明液体反射光,闪闪发亮,但拥有它的霍瓦伊特更加闪耀,所以这姿态也有无法形容的淑香。


    (“倾国美人”就是指这种女人吧...不,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这才是天使)


     就好像要偷藏一幅画在身上一样,魔王在暗地里偷偷呼吸。
     从那身已经溢出的神圣气场,让魔王身体某一部分聚集的岩浆也开始消散的程度。
     霍瓦伊特低头倾斜酒杯,那张可爱的嘴唇与日本酒接触着。


    「这个、是......」


     这也是游戏里的道具,有着使精力回复的效果 。
     本来日本酒如果喝多了对身体也有好处,被当做是百药之长也不是开玩笑的。


    「这是我国的酒,自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 」


     从霍瓦伊特的手中接过酒杯,魔王也少许倾斜着酒杯。
     看到那个动作的瞬间,霍瓦伊特口中「间接... ...」的词泄漏了,但魔王完全不在意,毫不留情的将日本酒仰首饮入胃中。
     倒不如说,霍瓦伊特最初喝的时候才称得上是间接接吻,不过那个时候因为沮丧没有发现呢。


    「间接接吻什么的......不过是处女的小鬼别说梦话了――」


     魔王嗤之以鼻。
     从这个男性的感觉来看,对于初次体验感到新鲜的感情每年都在下跌,因为在小学生的时候就经常听到这样的话题。
     在今天的间接接吻中,像这样在意的女性已经快要灭绝了吧。

     但是,他的不恭敬的话语中途停下了。
     终于回想起对方圣女的身份,霍瓦伊特纤细的肩膀在颤抖着,像是被挤压出来一样的言语被说了出来。


    「......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错,运气非常差劲。
     然后,现在的时机也非常不好。
     她是才在前几天,刚被古依说的非常惨。

     而且「姐姐这么难以攻陷,肯定是丧女确定」这类的言辞已经悄悄伤害了霍瓦伊特的心。还听说两个妹妹都找了不错的对象,在三姐妹中体会到了寂寞的心情。


    「反正我是丧女哦!是处女哟!难道不行吗 !?」


     露天温泉带来的开放感,以及饮用日本酒的醉酒作为了支撑。在霍瓦伊特的口中,平时绝对不会被泄露的情报被泄露了出来。


    「不、没有、绝非说特别不行。倒不如贞淑的女性理应受到宠爱,所以挺起胸膛比较好?」

    「这样的事情叫我怎样挺起胸膛啊?!纯粹是把我当做是小傻瓜在取笑吧 !?」

    「没有将你当作是小傻瓜的意思,而且固若金汤也是该被称赞的事情」

    「你和古依都一样,说我非常坚固什么的......难道我是什么魔法人偶吗......!」


     我想,目前已经覆水难收了吧。
     虽然内心很慌张,但是外表却只做了一个稳重的动作,魔王在自己漆黑的空间里,取出了一个道具。
     装备在头部的道具——《天使之环》。天使之环正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是灿烂的光环,可以轻飘飘地漂浮着。


     这个是防御力只有2的垃圾般性能,不过因为外观很可爱所以很受女性玩家喜爱。而且还有完全相反的《小恶魔角》头饰存在,在众多低防御力的道具中也算是受欢迎的。


    「啊,是什么......这、这个......为什么,你会有天使大人的环 !?」

    「对不令圣女之名蒙羞的你,想将它赠送给你」


     魔王在霍瓦伊特的头上,温柔的装上天使之环 。
     那张脸上的浮现微笑从霍瓦伊特的角度看,好像有一种隐约有种苦涩的感觉,长长的头发束起扎在背后也显得精悍。
     充分锻炼肌肉发达的肉体很好,容貌也不错,那个恶毒的头脑更厉害,在霍瓦伊特来看,是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的成年男子类型。


    「为了不让那个圈蒙羞好好努力吧,我并不是你的敌人――」


     魔王留下这句话,就像雾一样消失了。
     虽然只是利用《全移動》回到更衣间,但如果从霍瓦伊特的视角开始就只能认为是“消失”。


    「天使的人的环,为什么魔王会有......」


     霍瓦伊特呆呆地嘟囔着,不过魔王的头却只想到了一个办法。
    “在女性关系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先要先送礼物就好了”,这样的行为要有女性能听到的话,大概会有别开玩笑了的话语被说出来。


     但是,对于霍瓦伊特来说――

     这个道具并非是可以不认真考虑的东西。
     慌慌张张地从露天浴池爬起身来,来到镜子的面前。在她的头顶上浮现的灿烂的天使环,对其中庄严的美丽和神圣的光辉,霍瓦伊特屏住了呼吸。


    回复
    12楼2017-07-14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