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鬼精灵吧 关注:3,560贴子:4,870
  • 1回复贴,共1

炸鸡饭 114回应怒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果113没猜错,那这绝对是主线啊……这片场还有主线


回复
1楼2017-07-13 13:59
    『Akujio』战败、埃斯扎库阵亡。

    结果我们…什么都没做到。

    我以被golem fighter抱着的状态回到了选手休息室。
    进入房间后、被轻轻放下。
    接下来抱着受伤的穆塞露的…莱欧特和卜璐璐回来了。

    golem fighter在我们面前确认了一番

    「首先…请允许我谢罪。…对不起!」

    这样低下了头表示歉意。
    为什么有golem fighter低头的必要…?

    「不需要低头…golem fighter!
     需要的是那家伙…!叫戈尤塔的家伙!」

    …是的!
    那**!!

    那家伙、不让他双膝跪地…绝不罢手!
    之后…要让他将所掌握的情报通通吐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

    「不、作为喜爱golem masters的人…
     作为前辈、我们竟然熟视无睹这是不对的、与同谋无异…」

    「是的!戈尤塔、违反规则了!
     为何违反规则却没有判负!?」

    突然门打开了。
    是谁?

    「接下来、容我说明」

    「杂技ー…」

    杂技・竹山进入了选手休息室。
    然后、裁判的大姐姐也进来了。

    「…大家、都有这个疑问吧?首先…关于违反规则」

    我们点了点头。

    「原本、裁判会宣言『犯规负』…
     但有人中途杀出了。
     杀出的…是格雷姆公会的会长『毛赞・克莱姆(マウゼン・キュライム)』」

    「那家伙、就是这次的黑幕!?
     好!现在就去揍他一顿!走吧!」

    我立刻起身开始行动…

    「等等…话好像还没说完?」

    莱欧特阻止了我。

    「Pokyu!?」

    莱欧特抓住了我的头。
    Guki、听到了悲鸣。
    难道…想杀了我!?

    「让我接着说下去吧?」

    听到杂技・竹山的话。
    大家点了点头。
    我头很痛、没点头。…毛毛躁躁。

    「好像已经有人理解了…毛赞・克莱姆并不是黑幕、有地位在他之上的上级贵族存在。
     …名字不清楚。
     是不能产生联系…的存在。」

    「怎么…格雷姆公会会长也是受上级指示!?」

    卜璐璐惊到了…还是放弃了这么说道。

    「忤逆的话…毫无疑问会葬身于黑暗。
     这个大会即便是国王陛下…也不能轻易插嘴、没有相关权限」

    golem fighter一脸遗憾的说道。
    确实、王如果说「你、违规了…失去资格」
    这么一来…事情就解决了。

    如果没有权限…王不过是个有男子气概的老爷爷。
    …光凭武力、可能会有什么改变。

    「然后…我叫梨花…你们称呼我裁判的大姐姐是不是容易些?
     对毛赞言听计从的人」

    「…对不起。多半是无法原谅吧…」

    裁判的大姐姐、梨花桑流着眼泪谢罪道。

    「大姐姐没有错?不好的…那个上级贵族…
     还有戈尤塔那**!!」

    莱欧特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这是…在抑制住个人情感。
    原本那家伙本是会任由情感四处流窜的…
    但如今因为要作为我的刹车。
    但是…这件事、差不多让我快到极限了。

    「莱欧特君…是这个名字吧?
     这份怒火…暂时先放到一边。
     多亏了那位上级贵族…连违规判负都做不到」

    可恶!不正当权力!?
    有什么好办法吗!?杂技桑!?

    「艾露缇娜君、你的话我明白。
     在等等…让我把话说完。
     虽然是个悲伤的故事…但只能托付你们了。
     golem masters的未来…」

    深深的叹了口气。
    可以看见对不中用的自己的纠葛、失望、愤怒。
    …为什么、看一眼就能明白这些。
    多半是直觉…这么说能明白吗?
    最近这样的事情…变得很容易感觉到。

    「接下来…是『赞巴圼斯帝国』」

    「真是的、闻所未闻…
     预选赛的时候、应该还没有这支队伍?」

    卜璐璐既然这么说了那绝不会错。
    将纸展开,朝着写着参赛队伍名称的纸上看去。

    「当然经过调查…并没有这支队伍。
     利用上级贵族的权限直接进入了本战」

    「但是…问题是、他的能力」

    golem fighter接下去说明道。

    「第一次探查能力…是在一回战…rankS。
     但是…到了半决赛」

    golem fighter眉头紧锁。

    「变成了rankSSS」

    这是什么啊?太奇怪了!?

    「zhe…这个、太奇怪了!?
     与生俱来的rank、本不可能改变…!
     不过是几分钟的比赛…rank竟然变化了…」

    「…吃了、力量」

    我把我想的说了出来。
    这是近乎于确信的事情了。

    「的确…的确、只能这么说了。
     本来…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一场比赛…居然有能如此成长的格雷姆存在!」

    golem fighter的声音像是挤出来的般。
    本来、格雷姆的成长…
    golem和主人一同…在长时间内一同学习、相互鼓励、挑战极限才会发生。

    所以、golem masters。
    才会有这个称呼。

    「我从不同的视角看了一下赞巴圼斯帝国。
     然后…发现了一个相似的故事。
     自己都觉得愚蠢至极…」

    「是什么故事?」

    我向杂技・竹山询问到。
    如今…总之想要情报。

    「…吞噬一切之人」

    「………!!」

    我连同大伙…说不上话来。

    「是的、这个故事…大家都很清楚
     琪・昂被攻击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个从前的故事」

    对不起、一点都不清楚。
    教教我、please!

    「确实…有这个故事?」

    莱欧特就吞噬一切之人这个故事进行说明。

    总之…从前有个男人说「我要吃掉整个世界!」
    开始行动的时候…女神迈亚(マイアス)说了声「怎么可能容许这种事!?」、化身为大姐姐将其吹飞…
    「hi~ya!!受不了!女神迈亚!!」这么说着
    男人被勇者一行人打倒了
    「被镇压了」男子被这么说道…可喜可贺。

    「…这样的故事吗?」

    「多么、可怕的故事」

    莱欧特、以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很容易理解啊、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

    「嘛…虽粗糙就是这么回事。
     问题是、小绿是『吞噬一切之人』的可能性。
     …就是怎么回事。」

    「是『吞噬一切之人』的情况…该怎么办?」

    我向杂技・竹山询问道。
    应该是件大事吧?

    「最坏的情况下…世界毁灭」

    …是大事啊。

    「吞噬一切的情况下、所有攻击都会无效…虽然被这么说…但我并不这么想。
     为什么因为『吞噬一切之人』在过去的故事结尾被打倒了」

    「但是、攻击无效的话…」

    卜璐璐不安的询问道。

    「确实对『吞噬一切之人』、所有攻击都无效。
     但是…好好想想之前的比赛。
     埃斯扎库确实对小绿造成了伤害…!
     毫无疑问、有施加攻击的手段!」

    …确实、埃斯扎库的攻击…对小绿有效。
    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尽力思考后、文字在脑海中浮现。

    勇气、努力、爱!还有…希望!!

    ofu…只想到这些了!
    这个…不是桃力的基础吗。

    「这些啊…明白了、能赢」

    「十分的…困难啊」

    是的、十分困难。
    要知道、又不是亲自上场…是要交给格雷姆的!
    然后、重要的穆塞露…穆塞露?

    「`Ki ~ya~a~a~a~a~a~a~!? 穆塞露的手腕消失了!!」

    A baba baba bba baba!! 都忘了什么!我!!
    xian…现在就给你治好!?

    「heal!」

    我对穆塞露使用了heal!
    …但是穆塞露的手腕并没有再生。

    「怎么回事!?之前明明能治好!?」

    魔法确实发动了。
    尽管如此、手腕没有再生!!

    「令人惊讶…这么小就是治愈使?」

    「以前…能治好的!为什么这次治不好!?」

    我持续的向穆塞露使用heal…


    回复
    2楼2017-07-13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