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药局吧 关注:7,799贴子:7,406
  • 40回复贴,共1

5 - 2 果園草和神炎的七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果園草...是會引起花粉症的東西,之後會說到的了~


回复
1楼2017-07-12 02:55
    1147年6月,因为出于好奇而去了检查自已的生殖机能的法尔玛,在一个月的长期忙碌下,早就忘掉了女帝之前说的娶老婆的事了.
    原日本的药学家,凭依(寄生?) 于肉体年龄12岁的法尔玛身上,因此完全没有想到结婚生儿的事.
    然而,法尔玛之前对洛特做出的行为,洛特向宪兵通报后,但因为太紧张的原因,什么都说不出来..
    然后因为洛特天然的性格,一星期后就忘了这件事了.她的性格真的刚好救了法尔玛.
    然后在有一天的休息日,因为那天的天气相当好,法尔玛和洛特座着马车去到了河边,然后气氛很好地一起在河边散步.
    圣·弗鲁布河的河岸有很多人在那里开心地休息和散步.
    两岸的花草都生长的十分茂盛,是个很春天的季节.


    (圣·弗鲁布帝国没什么梅雨,天气也刚刚好的,跟欧洲的气候差不多.)

    帝国的湿度也相对低,年中长期处于干暖的气候.
    法尔玛不太喜欢高湿度的天气,所以这里的气候十分和适他.
    「哗,这些花真漂亮呢.摘一点回去吧.」
    法尔玛笑着看着洛特把摘来的野花集合成花束.
    「拿去药局里装饰一下吧.这样还能画出一个不错的画呢.」
    「不错哦,洛特的画能为药局增加不少色彩呢,真得感谢你呢.」
    洛特也画了几幅画放在法尔玛的药局里.这些画的颜色都十分令人安心,来看病的人都十分喜欢这些画.
    「嗯,散完步后就马上去宫廷里工房拿画具画画吧~」
    身为宫廷画师的洛特,她的画都画得相当不错.现在也和梅洛迪计划着一起出画展的样子.
    洛特的画房就在梅蒂希斯(主角家)家里,当法尔玛做完药局里的事,去了大学后,洛特也会去了宫廷里的工房.
    「阿,如果去宫廷的话我也去吧.」
    「真的吗!?那一起去吧.」
    然后洛特就跟着法尔玛走了.但两人相当接近,身体上也碰到了一点.
    (...太接近了吧)
    以前洛特跟着法玛尔走时有差不多三步的距离,而现在法尔玛感觉到距离一下就缩近了相当多.

    而法尔玛跟洛特一起去宫廷的原因是为了见萨洛蒙.
    萨洛蒙现在是宫廷的神术顾问,平时是教人高等的神术.
    然后在他开完会后.

    「嗯?在太阳的照射下,会变得有点透明的样子??哈哈哈,别开玩笑啦,怎可能会透...」
    「这是事实阿...」
    之前为了减少法尔玛没有影子,被人当成了魔化的人的原因,萨洛蒙给了法尔玛一个阻挡神力的护符,然后法尔玛就把护符放在胸前的口袋一直带着.这样就缓和了没有影子的问题.但护符是阻挡不了因为透明化而透明了点的影子的.
    「之前拿到的神力抑制护符...现在像是抑制不了的样子了呢...」
    「这就麻烦了.这神力抑制护符以上的也就只有神封术了,难到这神力抑制护符也不是法尔玛大人的对手阿...」
    「神封术是..什么?」
    对于法尔玛的提问,萨洛蒙回答:
    「神封术是把守护神封印的禁术.应该能对法尔玛大人有效的...但现在看来...!」
    「好吧...能对我直接试试吗?」
    听到法尔玛的话后,萨洛蒙愣了一下.
    「你说..要我..对法尔玛大人..用神封术吗..?」
    「是阿,这很难做到吗?」
    因为法尔玛认真的口气,萨洛蒙更慌张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行的吧.这跟本违反了我的信仰了,我封的只会是恶灵啦,要我去封守护神的法尔玛大人..这..臣妾做不到!!」(*脑中自然想出这一句><原文是只是办不到)
    「这可不用担心我...但看到我透明了的人,那些来看药局看病的人和都市里的人都会怕了我的,为了防止变成那样,只好拜托你了...」
    「如果是法尔玛大人的请求的话...也只好帮你了...但很痛的哦...」
    因此萨洛蒙为法尔玛画了一张禁断的呪符.
    「把它直接贴在身上,最好是贴在药神之纹上.这样一封了药神之纹的话,就能抑制神力了吧.但如果忍耐不住的话就把这符拿下来吧.毕竟这符是能引起激痛和直接弱化守护神的禁忌之符,被人称为破戒符的东西阿...但也不得不给法尔玛大人这样的东西阿...」
    「哦,这样阿,谢谢啰.」
    法尔玛看着恐惧着的萨洛蒙,然后直接把破戒符贴在了药神之纹上.
    「!!疑!!一口气就贴上!!」
    萨洛蒙大声地悲鸣了起来.
    「阿..有点发了麻的样子,但这比起痛..更像是舒服的感觉吧...」
    萨洛蒙理解不了法尔玛的样子.
    「明明应该是激痛的...」
    「完全比不上苏菲的电击阿...」
    法尔玛的说法像是经历了不少的经历的意思.
    「这样..就好了...」
    法尔玛的神力减弱了一点,也消除了透明化.但萨洛蒙更怕了法尔玛的变态级能力
    「难道连大神殿的神封秘术也对法尔玛大人没什么效果阿...」
    萨洛蒙心想..大神殿也拿法尔玛大人没法了吗...这也许不用太警戒大神殿了吧...


    收起回复
    4楼2017-07-12 02:58
      樓主辛苦了,佔樓的路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12 07:52
        估计男主以后会主动去大神殿要求用神封术避免透明化


        收起回复
        6楼2017-07-12 10:41


          回复
          7楼2017-07-12 12:29
            以前的神是有多廢柴啊??


            收起回复
            8楼2017-07-12 12:58
              以前的守護神, 最多 只有一個神紋, 女帝只有半個, 已經 算很強了, 而 法爾瑪有 2個藥神紋, 我在想... 如果 2個藥神紋 都貼上符... 不知道 會怎樣?


              回复
              9楼2017-07-12 17:25
                「谢谢了萨洛蒙,一直都是你在帮我.」
                「不...不用客气.就算用了神封术后,你也要确认一下用不用得了神术吧.」
                「嗯,会去确认了.」
                (难道..这张呪符贴了之后会用不了物质创造和消去的能力吗...如果是这样的就麻烦了.)

                想着这件事的法尔玛然后去了宫廷的工房接洛特回家,当他到工房时,他看到洛特一边在画画时,一边按着鼻子.
                「洛特,回家了哦?还是我先回去吗?」
                「嗯,一起回去吧. 但感觉不太舒服的样子呢...」
                洛特的鼻子因为按了太久的样子,现在都红了起来了.
                「鼻水一直不停...像是感冒了的样子呢.」
                洛特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流着鼻水的样子.然后她把身体转向后面,再次按住鼻子.
                「回去之后要早回休息吧.」
                法尔玛担心着洛特.但也不是太很严重,静静地休息就最好的了.
                「嗯,谢谢.这样说起,陛下也患了感冒的样子.」
                「哦...」

                回到家后,法尔玛听了萨洛蒙的提醒检查了自己的能力,物质创造能力和物质消去能力都能发动.
                (太好了神术都没问题.)
                法尔玛安心了.
                *************
                「感冒了吗..?蕾贝卡?」
                第二天,洛特还是在上班,但感冒还是没有停下的样子.然后连蕾贝卡的鼻子都红了起来.
                「连蕾贝卡都感冒了,还真多人中招呢.快点结束就好了呢.」
                法尔玛担心着两人.
                「嗯,但没事还很精神呢!店长大人!」
                蕾贝卡怕丑地说.
                「这样说起来,还真的很少见到在法尔玛君身边的人会感冒,还是两个人一起呢.」
                你看,明明有圣域在的呢.法尔玛和埃莉在低声地说,圣域的秘密只有埃莉和赛德利克(*抱歉..他是谁..)知道.
                「的确...很奇怪呢...」
                埃莉,赛德利克,和威风堂堂的母亲药师塞尔斯特,青年药师罗杰都没患上感冒.
                加上圣域是一个在法尔玛周围数公里发动的被动技能,在这范围内的人都能降低感染和患上病的.法尔玛想但明明有圣域在,都有人患病了.
                (两个人都是..感冒?)
                法尔玛怎都想找出答案.这不这不信任自己的能力,但现在药局中的确有员工患上感冒了.
                (难道是神封术令到我的圣域发动不了?但破戒符也只是昨天才贴上去的阿...)
                但为了解除不安,他不犹豫地对两人使用了诊眼.然后病情就出来了.

                「“细菌感染”」-「“病毒感染”」
                当法尔玛在观察,刚好对上了洛特的视线时,洛特就打了一个可爱的乞嚏.
                打乞嚏只是感冒的其中一个症状,但同时也有不少病症也是有打乞嚏症状.

                (阿,我知道了!)
                法尔玛有信心地确认了.
                「这是季节性过敏性鼻炎.」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的主要原因是对植物的花粉过敏。故又称花粉症或过敏性鼻炎。当某些花粉吸入鼻内,可引起鼻黏膜充血、水肿等症状,检查可见嗜伊红细胞浸润- Wiki)
                诊眼看到的青光慢慢变成白光,季节性过敏性鼻炎也就是花粉症.这样明白后,过敏的源头也马上能确定了.


                「在这个时期,帝都里最的茂盛的植物是...」
                在地球方面,主要是三种类植物引起的花粉症,分别是松种,大米种和豚草种.(*图1)
                法尔玛从帝都的景观看出,雪松种是柏木来的.但帝都里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有生长着.

                「桦树,槲栎,榛子...」
                法尔玛臆测着种种的可能性,当中有一种植物得到强烈的反应.当说出最可疑的植物时,白光更进一步地加强.

                「果园草...是果园草阿...」
                (阿,在河边生长的很茂盛的那个.あんだけ生えてりゃな<----抱歉这句看不懂....)
                法尔玛昨天就有了这个线索的了.

                「两位都在流鼻水吗?」
                「是的.」
                「也有打乞嚏吗?」
                「是的.」
                「鼻腔也肿塞吗?」
                「是的!」
                对于法尔玛的提问,两人像是抢答题一样地抢着回答.
                「我的眼睛也有点发痒.」
                洛特的症状比较严重.
                「嗯..我还有问题想问的,两位的症状是第一次发作的吗?」
                「不是,不是第一次了..应该说每一年都有吧..当到春天的时候...」
                蕾贝卡怕丑地举起手说.
                (这样不是圣域的问题了...圣域是干涉不了过敏的症状的...)
                法尔玛安心了下来,之前还误会了因为解决透明化的问题,反而减弱了圣域令人变回容易生痛的状态,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是本末倒置的了.
                「是花粉症呢.」
                「花粉症是什么?」
                洛特第一次听到这个症.
                「嗯,简单的说的话,是你们的身体误把花粉当是病毒,从而制造抗体,把花粉强行排除出体外的事吧.」
                「排除?」
                「就是排除.因此会打乞嚏,流鼻水和泪水,而鼻腔的肿塞也是为了务止花粉侵入体内,这样的话你们懂了吗?」
                =====================
                ⅔...题外话,看到花粉症的反应我想起了.发烧其实不是病毒引发的,而只是身体对抗病毒时的一种反应.


                收起回复
                11楼2017-07-13 02:52


                  回复
                  12楼2017-07-13 02:53
                    感谢翻译君大佬!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7-13 03:39
                      感谢翻译君大佬!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7-13 03:39
                        那三个分别是柏科柳杉属的日本柳杉,禾本科鸭茅属的鸭茅草,菊科豚草属的豚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3 06:03
                          哇~又學到了一門醫學常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13 09:52
                            发烧:机体正在分类整合并删除病毒,机体运转超负荷,请及时散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3 16:10
                              抱歉,今天用了太多時間找wiki,因此沒翻完,所以等到明天我再一起發出來吧…此外再提一提醒,這里看到的知識也只是治療中的其中一部份,所以真的有事時請不要自己試,而是找專業的醫生治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14 03:31
                                花粉症可嚴重了,記得想當年玩戰場女武神某戰車手因爲花粉症發作導致整架坦克自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7-14 05:18
                                  感謝 不動乂遊星大大的翻譯
                                  辛苦了~謝謝您


                                  回复
                                  20楼2017-07-15 00:16
                                    「过敏的部份有在法尔玛写的教科书中读过,但蕾贝卡酱还没读到吧.」
                                    埃莉在洛特后面苦笑着补充.
                                    「原来是这样阿! 十分抱歉... 读教科书方面没什么进展...」
                                    蕾贝卡害怕地说.
                                    「要怎做才能治好过敏呢?按了太久鼻子,鼻腔一直刺痛着.」
                                    洛特用双手一直按着鼻子.因为红着的原因,被人看到会怕丑的.

                                    「不好的消息是...花粉症一但发作后就治不好的了...每年都会发作的了.」
                                    法尔玛你情地说出这件事.洛特听到后震惊地退后了一步.
                                    「每年都要发作阿! 这也太过份了!」
                                    「这要看花粉的散播量了.去了没果园草的地方就能治好的了,如果这样都治不好的话只好给你们药了...」
                                    法尔玛为两人写了临床记录后,再追写了一些.很久没看到临床记录了呢.
                                    「哦,是法尔玛的药阿,还真的十分期待呢!」
                                    洛特知道有药后还十分开心呢.法尔玛对赛德利克以外的员工开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洛特酱...药可不是能期待的东西呢...」
                                    埃莉笑着说.

                                    「为你们开个抑制组织胺的药,是非索非那定.」
                                    (囧,两样东西都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到了WIKI的时间了...
                                    组织胺: 英语:Histamine, 是一种有机含氮化合物, 它参与局部免疫反应, 有肠道调节生理功能并被用作神经递质. 它也参与炎症反应,并具有作为瘙痒介体中心的作用.作为对外部的病原体免疫反应的一部分, 组织胺由嗜碱性球和由附近结缔组织肥大细胞产生. 另外, 它也增加微血管对白血球和某些蛋白质的通透性,以允许其吞噬感染组织中的病原体.广泛存在于动植物组织中, 可人工合成.
                                    非索非那定:Fexofenadine, 贩卖药名为 艾来锭 Allegra, 剂型为60mg或180mg锭剂. 缓解季节性过敏性鼻炎引起的相关症状,缓解慢性原发性荨麻疹相关症状. )
                                    「不给口服类固醇阿...是为了防止感染和副作用的降低肾的功能吗?」
                                    埃莉提问.根据教科书的说法,当大人的症状很严重的时候会给类固醇的.
                                    「洛特是15岁以下的儿童,加上也不是很严重的症状所以不用给类固醇的.」
                                    「滴眼剂和滴鼻剂就行了吗?」
                                    治疗药是组织胺受体阻抗剂的抗组织胺药非索非那定.洛特一天两次,一次30mg.蕾贝卡一次就60mg,而类固醇的糠酸莫米松滴鼻剂也会给你们的.
                                    (*组织胺受体阻抗剂原文是ヒスタミン受容体拮抗剤...还找到很多其他的药..分别是H2受体阻抗剂和H1受体阻抗剂,两个都能阻断组织胺,用效分别是减少壁细胞分泌胃酸和引起毛细血管扩张及通透性增加、平滑肌痉挛、分泌活动增强.但两个都副作用都....)

                                    「治花粉症的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效果的,如果这些都没效的话再说吧.」
                                    「阿,开药时不用测量体重吗?」
                                    洛特和蕾贝卡退缩地说.
                                    「嗯,这次光看就知道你们体重和体型的了.」
                                    「呜,你在想我是有多胖吗?!」
                                    「是这样吗法尔玛大人!!」
                                    「开完笑的啦...是因为有对应年龄的用药量计算法啦,所以这次不用量啦.然后两位在果园草茂盛时期不要吃太多小麦,密瓜,西瓜和猕猴桃会比较好的.」
                                    法尔玛提醒他们.当禾本科植物的花粉症发作时,吃了这些食物免疫系统就会误认定成花粉的了,然后就会过敏起来的了.
                                    「猕猴桃是什么?」
                                    埃莉提问.
                                    「阿,这里没有猕猴桃阿.这个是一个品种改良的植物.」
                                    「怎可以这样阿~法尔玛.其他的食物先不说,但不吃小麦的话会死人的阿!小麦可是主食阿...」
                                    洛特伤心地说.因为小麦做的面包出来和小麦做的小点心可是洛特最喜欢吃的小吃阿.
                                    「最好不要吃哦.花粉症发作时,有可能连食物过敏一起拼发的哦,这可是很危险的哦.」
                                    「如果这时吃了的话会怎样呢?」
                                    「最坏情况会引起过敏性休克然后死掉的哦,这不是吓你哦.」
                                    「呜!?」
                                    洛特和蕾贝卡害怕了起来.

                                    「注射了肾上腺素可以缓和过敏性休克的哦.」
                                    埃莉一边回忆一边喃喃地说.
                                    「埃莉说得对,但还是不要走到这一步会好点哦.」
                                    法尔玛严肃地说.

                                    「哈...如果果园草什么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会是件多美好的事阿...」
                                    洛特伏在药局的柜台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法尔玛把药放在了她的头上.
                                    「打起精神吧.你想想,你的花粉症也不是很严重的嘛.蕾贝卡也是哦.」
                                    「谢谢你的关心...法尔玛大人...」
                                    洛特在拿药时,碰到了法尔玛手,然后马上慌张地缩回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果园草也不会真的消失的嘛,不得不去面对嘛.」
                                    埃莉的话能没能安慰到洛特和蕾贝卡.
                                    「呜呜呜...到底要怎么办阿!!!难到这段时期连外面都不能出去嘛!!?」
                                    「可怜的...洛特酱和蕾贝卡酱...患上一生都治不好的花粉症...」
                                    「这可不是别人的事哦?埃莉也有可能患了花粉症的哦.全部人都有可能患上花粉症的哦.连我都有可能患上的哦.」
                                    法尔玛提醒埃莉.
                                    「法尔玛会患上?不可能的哦.」
                                    「有可能的阿...大概?」
                                    「嗯嗯嗯...阿,口罩,洛特酱,为了防止花粉,不如带上口罩和眼镜吧.」
                                    埃莉扶了扶眼镜,说出了花粉症的防御对策.运用了在法尔玛的教科书学到的事.

                                    「阿,等一下...这样说起来...陛下也可能患了花粉症吧...洛特,昨天说过陛下也患了感冒的吧?看来也得为陛下开药了.」
                                    法尔玛突然想到.这可能不是感冒,有可能也是花粉症.然后在第二天因为在意的原因要去宫中陛下去帮她看病.


                                    过了几天之后,在帝都里的所有果园草全部都消失了.
                                    因为女帝的敕令,果园以外所有的野生果园草都要用火炎术烧得一干二净.
                                    做事不经脑的女帝的强权呢...

                                    「现在可以更轻松了呢,谢谢法尔玛的药哦.」
                                    因为受到法尔玛的恩恵和女帝的强权,洛特和蕾贝卡的花粉症的症状大幅地降低了不少,因此开心了不少.
                                    「这就好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高音)?果园草都消失了呢~」
                                    相对,知道真相的法尔玛现在是怕了女帝的行动力.

                                    (虽然药都有效....但现在帝都的果园草几乎都没有了.差一点被灭绝的果园草...也快能进帝都的红皮书里面了...)
                                    (*红皮书 =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而在帝都的周边地区,因为神术的火炎烧果园草烧了七日之久.
                                    所以这次情景在帝都的市民中都叫它为 神炎的七日
                                    =====================

                                    ...我想问一问,你们能看懂是谁在说话吗?要不要我加人物的名字在句子后面吗?
                                    还有就是...文中我的wiki会不会太多呢?要不要留wiki的资料?


                                    收起回复
                                    21楼2017-07-15 00:48
                                      致:天國的果園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7-15 05:03
                                        神炎的七日,取得真不錯,能對應的詞,剩下血染的八月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15 05:30
                                          **这行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16 23:28
                                            血染的安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0 18:37
                                              看了漫畫後來的
                                              漫畫實在龜速,完全等不及了……
                                              這本真的好好看
                                              作者本身醫學博士,醫藥方面寫得非常好看。
                                              只是男主的知識量有一點點太豐富了,連建築設計圖都會……


                                              看到火之七日這個捏他捏得好痛啊XD
                                              一排女帝都能毀滅世界了


                                              收起回复
                                              26楼2017-08-15 23:18
                                                会不会有什么生态灾难.....


                                                回复
                                                27楼2018-04-27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