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42贴子:12,813
  • 25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191.会敌(目标进入视距)。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放一篇给你们解解馋,润色工作挺麻烦的


回复
1楼2017-07-12 02:40
    191.会敌(目标进入视距)。1
    回到房间擦干净身体。
    去食堂吃早餐吧,但盖鲁和约翰也不在。
    我只好写了张便条吩咐Mr.R,内容是,
    “今天请给盖鲁·巴杰尔和约翰·沃尔德送两份病患餐,特大份,带水果。三餐都相同。帮我捎句话‘全吃了别剩下。’欧德·佛·海特加尔”
    用一枚大银币打发宿舍工人帮我跑一趟。

    我回到房间里,告诉女仆们今天好好休息后,变身成了青色隐者。
    先转移到王都北门的鞣皮店吧。
    为了取走我的魔石。
    店已经开门了啊。
    我来到柜台前找接待咨询。
    「早上好。我是冒险者欧德。来领解体后的素材了。」
    我把领収书摊开在桌面上。
    小哥看了一眼就夹回剪贴板还给我了。
    为什么表情有点不自然呢。
    「请到里面来领取。」
    「啊啊,知道了。」
    小哥的一脸不自然的带着我到了里面的作业场。
    鞣皮匠人还在干活呢。
    还有军队在,出了什么事么?
    「啊啊,打扰了。工头在不?我是之前委托剥取魔石的那个人。」
    「啊,是,那个…。下次可以么…。怎么可能吗?现在时机不好啊…。」
    年轻的工匠很困扰的样子。
    怎么?来的不是时候?
    「给我!我的命令都不听了么!?」
    「但是,这是所有者的…。东西…。」
    工头和谁在争论着的样子。
    人山人海的,还有军队。
    原来如此…。遇上难缠的客人了么…。来的的确不是时候呢。
    和工头对上眼了。
    匠人们的脸难上加难了。
    又怎么了?
    「啊啦,又是你啊…?」
    是争论中的女人声音。
    这是冲着我说的。
    嘴角像是轻蔑我一样的笑着。
    这家伙…,不是商业公会那时遇到的女人么。
    还有跟班的女仆和年轻的大块头男执事。
    还跟着王立骑士团的骑士们。
    这家伙是王族么…。
    「嚯?你是何人?我还没听你报上名字呢?」
    骑士们一齐握住了剑。
    12人么…空手很勉强呢。杀光么。
    「珂莉赞纽·布琉穆德利芙·洛基纳,见过了…。」
    公主华丽的摘起粉色礼服的裙摆行了一礼。
    这不是病娇公主么…。
    她现在把头发都梳到后面扎成团子,额头光光的。
    和游戏里的立绘发型不同,害我没认出来。
    「我是冒险者欧德…。」
    「哦呀?和我之前听到的名字有点不同呢?我记得是…。」
    病娇煽弄我道。
    「「欧德·佛·海特加尔」对吧?」
    她和我的声音重合了。
    骑士们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为何我一把无明火起。
    「是骑士就给我站稳了。」
    我不禁低声吼道。
    嗯,还好没拔剑。
    敢拔剑我就用魔法扯着你们脑袋拔出来…。拔出脊椎什么的。
    还以为他们会扑上来,我的魔法都伺机待发了。
    怎么不上了?这些家伙们?真的是骑士么!?
    这些空有样子的骑士脸都青了。
    就这素质的兵也敢叫骑士?
    因为愤怒我上半身的肌肉都炸裂起来了。
    「公主。请退下…」
    懒得管这戴羽饰头盔的,我直接对病娇放话。
    「今天找的不是你们…。」
    「是的呢…。我这边也赶紧办完吧。店主,把白银狼的皮毛给我。」
    什么啊,买卖啊…。
    「那、那个…。皮毛的主人就是这边这位…。」
    工头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指着我。
    「啊啦?又是你的东西啊?把支配者阶级狼的皮毛交给我吧。」
    「不行。已经决定好要给的人了。」
    没错,我即答道。
    这家伙怎么老看上我的东西啊?
    要就自己去狩猎啊。制霸了草原不就行了。
    「你不觉得这白银色的皮毛只有我才最与之相应么?只有高贵的人才能穿得起这皮草。」
    「我说你啊,你不是喜欢新酿葡萄酒一样的红色么。」
    我不禁吐槽了。
    在游戏里,她是那种需要通过猜她喜好来提升好感度的角色。
    当主人公(玩家)的时候选得真是费劲。特别是在选择前一定要用读档大法。
    拜其所赐,这女的想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你们以为我读了多少次档啊。
    「什!什么嘛!?」
    傲娇公主手足无措了呢,还是这种不直率的样子比较好明白。
    傲娇角色的攻略就交给明年入学的主人公(玩家)来解决吧。
    在学院也没见过这家伙的脸。
    这么一说…。
    我看了一圈在场的人。
    这个帅哥大块头执事就是那个裸执事马鲁达…。
    就像是油画里的肌肉男。
    在名为燕尾服剑鞘掩盖着他小麦色的皮肤和肌肉。
    找到借口就脱衣服,就算没借口还是脱衣服。
    念叨着主人公(我)的肱二头肌多么完美什么了,就无条件的把我(欧德)认作敌人了。
    「我既然是冒险者。那就用冒险者的解决方式吧…。」
    我霸气侧漏的环顾众生。
    为什么这帮骑士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喂,你,就你!套着身执事皮囊,其实也是冒险者的吧。」
    我点名让裸执事出战。
    没错,你不是冒险者么?给我点头啊。
    「啊,嗯啊是呢…。都是以前的事了…。」
    「那么,能请你奉陪一下了?」
    我用拇指指着木桶。
    「你想干什么?」
    「扳手腕啊。我同意你作为你主人的代理者了。如果赢了我,支配者阶级狼的皮草就卖你。很贵就是了!!」
    我高高在上的说。
    还在傲阶段的傲娇公主嗤笑道。
    「去吧马鲁达。向你的主君展示你的忠诚。」
    我扛起木桶放到了场地中央。
    有这么重应该不怕翻了吧。
    我把右手肘放在桶面上右手,摊开手掌示意。
    「来吧。我是冒险者欧德。还没有阶级。」
    嗯,说出来总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
    还是今早把阶级弄上去吧。
    「我是原A阶冒险者马鲁达。」
    这执事把上衣脱了,上来就是半裸。
    你还真脱啊…。
    剧情需要嘛。
    我和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这个瞬间裸执事的脸色为之一变。
    对吧?你感觉到了吧。
    我这只手经历多少战斗与锻炼?
    我也能从你的手感觉到。
    你曾用这手紧握过的剑…,不,应该是军刀,闯过了多少鬼门关。
    我不禁笑了起来。
    周围的匠人和兵士围着我们开盘赌起来了。
    「没人在我身上下注么?那我赌自己20枚金币。」
    我盯着裸执事眼喊道。
    「我!!赌胖的那个!就赌你了!!」「我要赌A阶的冒险者!!」「我也要!!赌执事一手!!」
    工头把钱都放进袋子里,买定离手。
    这感觉挺有冒险者范的。
    这不是酒馆太可惜了。
    「那么,我来宣布开始吧。」
    戴着羽饰头盔的骑士两只手搭在我和裸执事紧握的手上。
    「开始!!」
    手腕上是力量与力量的较量。
    「加油!加油!加油!」「别轻易输了啊胖子!!」「干掉他!!胖子别输了啊!!」
    男人们叫喝着。
    女仆们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不太喜欢这种蛮勇的场合吧?小姐姐们。
    只有傲娇公主用冰冷的眼神见证着赌局。
    是呢…。照着游戏剧本演很无聊吧?
    明明只要对你说“你才是我最美的女主角”就能进入娇的阶段了…。
    算了。
    你还是当我的敌人吧。
    对手占优势的腕上,我靠瞬发力一口气的反过来把他的手砸到木桶上。
    男人们因为有了输赢而松了口气,原冒险者倒是因为疼痛而发出了悲鸣。
    看来这一下手腕挺疼的。
    「是我赢了。这皮草不卖了。嘛,你就用赤熊的皮草将就下吧。」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狼皮就算了。」
    病娇转过身去不肯回头。
    看来是火大了。
    「马鲁达!你被解雇了!!」
    病娇公主头也不会的抛下冷冰冰的话语。
    「那、那个…。」
    执事崩落在地上,很手上的把手伸向离去的公主。
    但她绝不回头。
    因为长的帅,这一幕看起来和画一样。
    离开的军队好像输光了啊。
    活该呢。


    回复
    2楼2017-07-12 02:40
      over


      回复
      3楼2017-07-12 02:40
        明天这边停电,赶着发出来


        收起回复
        4楼2017-07-12 02:4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2 02:5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7-12 07:04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2 07:15
                嗷嗷嗷嗷嗷!是药啊!翻译辛苦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12 09:33
                  不够.._:(´_`」 ∠):_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2 09:40
                    辛苦了,菜刀公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2 10:48
                      我想大概不会听到晚上8点应该在4点多时会有电


                      回复
                      11楼2017-07-12 12:07
                        欧德又作死,自我反應的嬌了公主,看來以後修羅場篇將會是1、2、3......N篇了。


                        回复
                        12楼2017-07-12 12:09
                          執事莫名的可憐


                          回复
                          13楼2017-07-12 19:40
                            翻譯辛苦


                            回复
                            14楼2017-07-13 01:39
                              噗..又笑喷了233


                              回复
                              15楼2017-07-13 17:42
                                说中了原本应该是主角才能知道的情报,这不是在插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13 22:52
                                  阔别已久的回来看看 瞧我发现了什么 更新赞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17 11:27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7-17 13:52
                                      想到收病嬌公主,將導致物理性的減少後宮 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8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