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蓝恋吧 关注:24,216贴子:1,138,142

『虹蓝love』你是否还爱我?【古风】【伤文喜结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我第一次写虹蓝文,要是做的不好的请各位前辈见谅,可以提出意见但是不要有语言攻击就好~~


回复
1楼2017-07-11 21:35
    第一章:七剑重聚……
    七剑合璧,杀死黑心虎之后,虹猫蓝兔等人都受了重伤。他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居所,但是为了江湖的和平,七人有一个聚集地——名唤:七侠客居。大战过后,七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唯有虹猫……
    他喜欢蓝兔,他对蓝兔一直念念不忘……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去玉蟾宫找她。
    一天,虹猫正在彩虹谷下练剑。灵鸽小七飞来,虹猫让小七停在自己手肘上,虹猫看见有信,就取下来看。
    上面写着短短几行字:
    集合七侠客居,有要事商谈,速来!
    ———蓝兔
    虹猫看完信,认为应该是新的邪恶势力出现了,立刻回到屋中,拿起了一些平日里会带的应急用品,就背着长虹剑出发了……
    ———————金鞭溪客栈———————
    与此同时莎丽正在歇息,灵鸽小五也带着信飞来……
    ———————六奇阁———————
    逗逗正在研制新药,灵鸽小四也带着消息朝他飞来……
    ———————奔雷山庄———————
    大奔本来想去找莎丽,因为他想把自己做的花环送给她,灵鸽小三就急吼吼地飞来……
    ———————天悬白炼———————
    跳跳正在尝试新的招式,灵鸽小二扑棱着翅膀朝他飞来……
    ———————十里画廊———————
    达达正看着他的儿子欢欢尽情嬉闹,小一就“咕咕”叫着飞来……
    七剑再次聚齐了,这一次又不知是什么恶势力在朝他们逼近……
    ———————七侠客居———————
    蓝兔身着淡蓝色广袖纱裙,左右徘徊,焦急地等着其他六剑。虹猫第一个赶到,他好奇地问道:“蓝兔,你急匆匆地找我来是什么事啊?”
    “虹猫,我必须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新的邪恶势力出现了!”蓝兔眉头紧锁的说道。
    虹猫心里一惊:果然是新的邪恶势力!他问:“具体出现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来头?”
    蓝兔表示并不清楚:“目前好像是出现在绝情谷,我已派小紫和雪兔前去打探。应该会有结果。”
    两人对话时,莎丽、大奔和跳跳也来了,虹猫简单的转述了蓝兔的话。大奔大二五粗的喊了句:“管他什么邪恶势力,在我奔雷剑下,必须求饶!哎呦呦~”
    莎丽给了大奔一个“板栗”,她又骂道:“大奔,你不要瞎吵吵好吗?!”
    跳跳问:“蓝兔,你给逗逗和达达写信了吗?怎么这么慢?”蓝兔也在奇怪:“不知道啊,信都是一起发去的。估计有什么事耽搁了…”话音未落,逗逗微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紧随其后的是达达。
    因为达达要安顿好夫人和儿子欢欢,所以迟来了,至于逗逗……哎那家伙一直在装鸡腿,难怪……
    虹猫下意识地往蓝兔身边靠,蓝兔没有注意,她一心想着怎么对付新出现的危险。达达问道:“蓝兔,你想到好对策了吗?”
    蓝兔摇摇头,托着下巴很苦恼:“才安宁了多少岁月,又有新的危险……哎~”
    虹猫将手搭在蓝兔肩上,关心地说:“别担心,有什么是我们七个人一起分担!”蓝兔看了看虹猫,淡笑了一下,“嗯!”
    逗逗一个劲地啃鸡腿,边啃边说:“虹猫蓝兔呀,别担心,上次黑心虎都被我们打败了,不必太担心的!”
    七剑聚齐时,小紫和雪兔急慌慌的赶了回来。
    “宫主,宫主!不得了啊……”
    ………


    下集预告:虹蓝升温……


    收起回复
    2楼2017-07-11 23:18
      第二章:虹蓝升温……
      “怎么了?小紫、雪兔,发生什么事了?”蓝兔扶住踉踉跄跄的小紫,问雪兔。
      雪兔有些后怕地细细回忆起来:
      我和小紫奉宫主之命,马不停蹄地赶往绝情谷。只是到了离绝情谷有五十里的青阳村之后,打听了一下父老乡亲,就不敢再往前了。那里的乡亲说,一开始陆陆续续有乡亲失踪,后来才知道原来绝情谷上来了一系教派,名曰:邪魔教,他们掳掠乡亲为他们建造邪魔大本营。
      他们好像还要寻找几件东西,称霸武林。
      雪兔回忆完毕……
      “看来邪魔教就是新的邪恶势力,他们要寻找什么东西呢?”虹猫不解。
      莎丽接话道:“我觉得一定是什么重要的至宝,一定要阻止他们。”
      蓝兔说:“顾全大局,我们分组吧。跳跳、达达和逗逗你们去调查这个邪魔教,看看是什么来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虹猫、莎丽和大奔前去绝情谷救出被俘虏的乡亲们。”
      跳跳表示同意:“嗯,蓝兔说的对。我、达达和逗逗心思比较谨慎细密,调查这件事就交给我们。”
      逗逗和达达也没有异议。
      大奔一边伸手踢腿,一边说:“好久都没有活动筋骨了,一定要给那个邪魔教一个迎头痛击!莎丽,你躲在我身后,我保护你哦!”
      “噗!”众人偷笑。
      莎丽红着脸骂道:“去你的,死大奔。”
      “那就这样吧,我们今晚留宿在七侠客居,明早分头出发。”
      ———————夜深了———————
      银白色的月光下,蓝兔从床上坐起,轻轻穿起鞋子走到房外,凝望着满是星星的夜空,静静的沉思……
      突然,有人为她披上了一件外衣,是虹猫……蓝兔转过头来看他。虹猫温柔的整理了一下蓝兔被夜风吹乱的长发,轻轻地开口:“蓝兔,夜深了,明天还要去绝情谷救人,早些睡吧。”
      蓝兔裹紧了虹猫给她的衣服,说道:“虹猫,我们可能又要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了,我感觉有些累…世界才安宁了多久啊……”蓝兔有些疲倦地靠进虹猫怀里,把头搭在他的肩上。风轻轻拂着蓝兔的秀发。
      虹猫抱住蓝兔说:“睡吧,休息一下。我陪着你呢……”蓝兔迷迷糊糊的呢喃道:“虹猫,如果天下太平了,我想,我会和你……嗯……”蓝兔渐渐进入了梦乡,虹猫将蓝兔拦腰抱起,抱进房间……
      为她盖好被子,轻轻吻了一下蓝兔的额头,又深情地看着蓝兔。
      “晚安,蓝兔……”
      ……


      回复
      3楼2017-07-12 00:08
        第三章
        蓝兔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虹猫就倚在床头睡着。
        他……莫不是守了自己一夜?
        (虹猫…不行,蓝兔,你绝对不能对他动情!!!他有大好前程,不要耽误他……)蓝兔心下想时,虹猫也睁开惺忪睡眼醒了过来。
        “蓝兔,你醒了?”虹猫揉揉眼睛,看见蓝兔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对蓝兔微笑一下。
        蓝兔说道:“虹猫,你去看看逗逗他们起了没。我先更衣洗漱…”
        虹猫也清醒了过来,他点点头,起身出去了,还帮蓝兔细心地关上门。
        莎丽已经醒了,正在叫醒大奔。逗逗在吃早餐——鸡腿,跳跳坐在屋顶上闭目养神,达达正在清理七侠客居门前的灰尘。
        跳跳见虹猫从蓝兔的房间里出来,觉得奇怪,就跳下来问:“虹猫,你怎么会在蓝兔的房间里?莫不是你们……”
        虹猫摆摆手,说:“不是的,我不放心蓝兔,就守着她,后来在她床边睡着了。”
        跳跳又问:“蓝兔起来了吗?”虹猫不语,只是点点头。
        这个时候,蓝兔房间门开了,蓝兔身着一身蓝色轻装,手中拿着冰魄剑。此时莎丽和大奔也一同聚上来。
        蓝兔说:“我们定下时间,最晚后天子时之前回到七侠客居,若不回来,其余的人要前去相助。”
        虹猫见大家都点点头,就表示:“出发吧,后日再见!”
        逗逗突然道:“慢!虹猫,这是我研制的药丸,能解常见的毒,必要的时候可以封住毒性在中毒者的体内蔓延。有备无患,这里还有些伤药,你都带上。”说着逗逗递给虹猫解毒的药丸瓶,后又递给虹猫一些伤药瓶,里面装有药粉。
        虹猫接过去,说道:“会不会太多了?”
        逗逗摇摇头,将虹猫拉过去低声说:“蓝兔身子弱,除了一些伤药,我还给她带了一些补气血的药,可你知道蓝兔的脾性,她是不会答应的,你先带着,等到时候也和我们分开了,她就会用的。我都给你分类了,不必担心弄混。”
        虹猫听着,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药,果然有:人参红枣丹、甘草蜜露两瓶补药。
        两人谈话结束,好在蓝兔也没有在意。七人就分头出发了。
        ———————赶路时———————
        虹猫蓝兔、莎丽大奔正在树枝间穿梭,突然被一个人的叫声制止。
        “虹猫少侠,蓝兔宫主,莎丽姑娘,大奔少侠!留步!留步!”也不知是谁的声音,只晓得是个姑娘。
        蓝兔回头望了望,果然是一名女子,身着白色轻裙,朝他们跑来。
        “虹猫,有人叫我们。”蓝兔提醒道。
        虹猫一听,停了下来,蓝兔莎丽和大奔也停了下来。
        那女子见四人停了下来,就加快速度跑向他们。
        “你是谁?”虹猫问,“为什么叫我们留步?”
        女子喘了口气,侃侃而谈道:“小女子名叫花浅雪,叫住几位是因为你们中计了!”
        莎丽不解道:“你空口无凭,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而放弃去绝情谷救人?”
        大奔附和道:“就是就是,我看你就是那敌人派来的奸佞,吃我大奔一剑!”
        大奔说着就要拿剑刺那花浅雪,被蓝兔制止了。
        “大奔,冷静。”蓝兔提醒道。
        虹猫思索了一下,说:“浅雪姑娘,你说我们中计了,证据呢?不然仅凭你一面之词,很难令我们信服。况且你是如何得知的呢?”
        花浅雪急了,说道:“因为邪魔教想要夺得玄冰宝珠、赤霞红炎、和断情无双剑!若三件神器落入他们手中,天地三界,就再无人、神、魔能与其抗衡!”
        虹猫思索,他父亲生前倒是告诉过他,武林曾经是有过玄冰宝珠出现,大后来沉没在了武林混战中,自此再没出现过,而其他两件神器就更不用说了。
        “哼,说到底你还是漫漫之词,不可信!”大奔双手交叉胸前,冷哼一声道。
        莎丽轻声问蓝兔:“蓝兔,你觉得她可信吗?”
        蓝兔表示:“看着不像是坏人,但也不可轻信。”
        虹猫不像大奔,他委婉地拒绝:“浅雪姑娘,如此你恐怕还是不能服众,对不起了。我们必须走了,去晚了耽误了救人!”说完他就准备走了。
        “等等啊……”花浅雪还想说什么,大奔一记石子将她打倒在地,喝道:“毋需多言,我们去罢!”
        花浅雪见着四人远去,轻轻奸笑了一下,接下来……虹猫等人必定会相信我!
        ———————跳跳这边———————
        跳跳逗逗和达达马不停蹄地赶往人多的村庄、酒楼调查情况,但可用信息非常少。
        逗逗问:“跳跳,达达,莫不是我们动错了脑筋,我们应该也去绝情谷探探啊。”
        跳跳觉得不妥,说:“别,我们去绝情谷,必定会扰乱虹猫他们,尽管没有什么可用信息,但总比没有好呀。”
        达达说:“对,跳跳说的对。我们继续去下一个客栈打听吧。”
        逗逗作罢,但他又道:“我肚子饿了,我要吃鸡腿,先休息休息再去吧!”
        跳跳和达达都摇摇头,表示无奈。
        ———————绝情谷———————
        “虹猫,前面就是绝情谷了。我们是不是要商议一下计划?”蓝兔问道
        莎丽指着绝情谷一处说:“看,那里正在建造什么……”
        其余三人纷纷往莎丽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未建造好还用支架撑着的雏架。有三三两两的乡民正在搬运木头、石块等……
        “这肯定是邪魔教的人在逼迫乡民盖大本营,岂有此理,看我上去毁了他的狗屁大本营!”大奔急吼吼地就想动手,莎丽一记“板栗”飞了过去。“哎呦~”大奔揉着额头,那里鼓起了一个包。
        莎丽白了大奔一眼,低骂道:“大奔,你不要那么莽撞好不好?”
        蓝兔上前说道:“要不然我们先把乡亲们疏散到安全地带,我们在设法烧了那大本营!怎么样?”
        虹猫想了想,表示同意:“那要不,莎丽你先前去探探虚实,没有问题就扔几块石头下来,我们看到了会上来协助你,之后就按照蓝兔说的办。
        大奔听了,说:“要我老婆一个人去啊?我不放心,能不能我去?”
        莎丽红着脸骂道:“去你的,谁是你老婆啊……”
        虹猫偷笑,蓝兔说:“大奔,你性子莽撞,是我们四人中最不适合去打探虚实的,莎丽心细,轻功好,有利于逃离。放心吧,你要相信莎丽。”
        大奔细细听着,觉得蓝兔说得有理,便答应了。
        莎丽带好面罩,手握紫云剑,三两下跳了上去……
        三人坐下来闭目养神,蓝兔咳嗽两声,虹猫见蓝兔脸色发白,就拿出人参红枣丹,给蓝兔。蓝兔既没有拒绝,也没有问,乖乖地吃下了那颗药丸。
        过了一会儿,山上投下来好几块石子。虹猫见状,喊了句:“莎丽的指示来了,我们上去吧!”
        “嗯!”这是蓝兔和大奔的应和声。
        他们爬了上去,蓝兔身子虚弱,在爬山的时候差点掉下去,都是虹猫紧紧抓住蓝兔的手,把她拉上去。
        好不容易三人都爬了上去,只见到莎丽憔悴无神的看着地上,被两个黑衣喽啰看着……
        远处传来有些空灵的声音:“哈哈哈哈哈!!七剑,你们让我好等啊!!”
        ………


        回复
        4楼2017-07-12 08:32
          很好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2 08:4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2 08:48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2 09:02
                第四章
                “你把莎丽怎么了?!”大奔怒道,“还我莎丽!!!”大奔就要强攻,被虹猫制止。


                “大奔,莎丽在他们手上,你若强攻,他们对莎丽不利怎么办?!”虹猫摇摇头说道。


                “我们当真是中计了吗?”蓝兔有些懊恼的说道。


                “七剑,早听说了你们的威名,但如今本教主就要试试你们!看看你们今天有没有能力逃出绝情谷!”那邪恶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制高点上的一名蒙面小卒喊道:“放箭!!”


                霎时,几百支箭如同雨一般落下。虹猫、蓝兔和大奔都用剑阻挡。好多箭射空,直直的插在地上。


                绝情谷上邪风阵阵,虹猫等人开始了恶战。大奔武功强,又心系莎丽,自然是冲在最前面的,可是每每在他马上就要救到莎丽时,又有许多小兵小卒冲上来,堵住了他。虹猫和蓝兔在后面与小兵兵刃相向。


                “虹猫,他们是在耗费我们的体力和战斗,怎么办?这些虾兵蟹将源源不断地冲上来,真是缠人!”蓝兔一边阻挡想要攻击她的蒙面小兵,一边对虹猫说。


                虹猫也是分身乏术,但他应急思索了一下,说道:“有办法了!我们可以三剑合璧,那样的气浪杀伤力大些,我们就有机会就出莎丽逃走了!”


                “可乡亲们怎么办?”蓝兔一边打斗,一边问。


                虹猫回答:“既然是圈套,乡亲们一定就不在这里了,即使我们救了几名,但还是远远不够,反而令他们去送死。救莎丽要紧!”


                “好!”蓝兔答应时,自己也被蒙面人包围了。其中一个毫不留情地朝蓝兔砍去!“啊……”蓝兔冷不防地挨了一剑。
                虹猫听到了蓝兔的声音,气急攻心:“蓝兔!你没事吧?”说罢就要往蓝兔这边赶。


                无奈蒙面人越来越多,虹猫只能看着蓝兔手握冰魄强撑……


                前面的大奔也看到了蓝兔受伤,便暂时放弃了强攻,杀到后面想救蓝兔。


                那个空灵的声音命令道:“包围蓝兔!别让他们救她!!”蒙面人听令,纷纷争先恐后地围上去,蓝兔受了伤,勉强能挥舞两下冰魄剑,但是杀伤力大大降低。


                “蓝兔!”大奔喊着就要上去救蓝兔。虹猫制止了,大奔气得喝骂道:“虹猫,你给我放开!我要去救蓝兔!你不是比我还要在乎蓝兔么?!快去救她呀!!”


                “大奔,你冷静一点。”虹猫一边杀敌一边说“蓝兔和莎丽现在被重兵包围,我们要想法子救她们,而不是硬闯呀!”


                大奔是个急性子,他才不管那么多呢,他依然我行我素道:“你不救!我救!我才不管什么硬闯不硬闯,我就是要冲进去就蓝兔和莎丽!”


                “大奔!!!”


                回复
                8楼2017-07-12 09:21
                  第五章
                  大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往前冲,那些小喽啰毕竟是武功不如大奔,许多都被大奔一一干掉,其余的自然心惊胆战,其中一些比较精明干练的,抓起蓝兔就是一脚。


                  蓝兔只觉身子一抖,喉咙一甜……“噗……”就是一口血,软趴趴的倒了下去……那人抓起蓝兔,把刀分别抵在蓝兔和莎丽脖子上,笑的奸佞:“别过来!在靠近我就杀了她。”


                  “蓝兔!!”虹猫无奈只好去阻止大奔——大奔再强攻,怕是蓝兔没命活了。


                  “大奔,大奔!你别再强攻了!你先冷静一点!!!”虹猫为了阻止大奔莽撞的行为,竟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收起了长虹剑。


                  大奔有些恨的眼神看着虹猫,质问道:“虹猫,你没看见蓝兔被挟持么?!我一定要救出她们。”说着大奔还想继续抄起奔雷剑再砍两刀。


                  “大奔,你看清楚是什么情况!”虹猫大喊,双臂紧紧地抓住大奔,不让他再次攻击。


                  这回大奔冷静了下来,看见莎丽和蓝兔有气无力还被人粗暴的按着,脖子上架着寒光闪闪的刀。“奸贼!不许你伤害莎丽和蓝兔。你给我放开她们!!”


                  “哇哈哈哈哈!”大本营里再次传出空灵寂寥的声音,“原来,这两个女的,就是你们的软肋啊……上!!”


                  “是!”小的们得到命令,拿着刀警戒的上前。


                  “卑鄙无耻!!”蓝兔被死死的按住,恨恨地骂道。 “嗯?老实点儿!”压住蓝兔的人推了推蓝兔,恶狠狠地说。


                  “蓝兔,你别说话。我没事!”虹猫见蓝兔的样子说道。


                  “莎丽,莎丽!”大奔也试图让莎丽安心,可是他怎么呼唤,莎丽一点反应也没有,依然是神情涣散,双眼无神。


                  虹猫和大奔不能进行攻击,只因有蓝兔和莎丽作威胁。他们四人都被压制住,被带走了。


                  远处,绝情谷上烈火熊熊……


                  回复
                  9楼2017-07-12 09:42
                    顶顶,加油哈O(∩_∩)O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2 09:45
                      第六章
                      ———————邪魔教总坛———————
                      “教主,只有四剑,还差雨花剑、青光剑和旋风剑。您看……”说这话的是教主的护法千面图。(千面图是个女的)


                      “嗯……让我想想,七剑对我来说不堪一击,但我要雪儿打入他们内部,这样,你把虹猫的玉佩交给雪儿,跟他说让她去找剩下三剑,然后………# ¥@ ¥ %……”


                      ———————七侠客居——————
                      毫不知情的跳跳、逗逗和达达,回到了七侠客居,正在整理收集到的情报。


                      跳跳立在七侠客居屋顶,四处张望,(虹猫他们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出了事情?)


                      心下想时,只见一名白衣女子正朝这边赶来。跳跳见状,就跳了下去,把那女子吓了一跳。


                      “啊!”女子惊了一惊,但认出是青光剑剑主,立马行了个礼。说道:“小女子是来告知你们,虹猫少侠他们中了陷阱,现在估计已经遇难了。”


                      跳跳瞪大眼睛,吃惊道:“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那女子拿出一件物品,是虹猫的贴身玉佩。那玉佩是虹猫母亲给他的遗物,定是错不了!


                      “这…这是虹猫的玉佩!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虹猫的玉佩?!”跳跳继续质问道。


                      “小女子花浅雪,这是虹猫少侠他们被邪魔教抓去时掉落的,我冒险捡了起来,想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你们真的在这里!虹猫他们危在旦夕,你们快去救他们啊!”


                      跳跳狐疑地看着花浅雪,但是她手中的确实是虹猫的玉佩不假。权宜之下,跳跳不冷不热的说道:“跟我来吧。”


                      跳跳转身进了屋子,将消息告诉了逗逗和达达,逗逗达达看见花浅雪手中的玉佩,也都相信了虹猫遇险的事,决定前去相救……


                      而另一边,虹猫正在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严刑拷打……


                      回复
                      11楼2017-07-12 10:31
                        第七章
                        “啊啊啊啊!”虹猫咬紧牙,握紧拳头,承受着敌人惨无人道的拷打。这些可恶至极的人居然还让蓝兔在一旁看着……虹猫被五花大绑在木头刑架上,脸上、手上都是血,一条条刺眼的伤疤还带着肉……


                        蓝兔自然是疼惜不已,眼泪划过脸颊滴到地上,已经哭湿了一大片冷冰冰的地面。“虹猫…”


                        一名叫朱三伤的手拿血迹斑斑的鞭子,上面淌着虹猫的血,指着虹猫的鼻子问:“说,其他三剑在哪儿?!!”虹猫微弱地抬起头,用吹浮丝的声音说:“你过来啊…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朱三伤好奇的往前靠,虹猫冷不防地咬上一口,硬生生地咬下一块肉!!!“啊啊啊!!!”朱三伤吃痛地捂住自己的脸颊,恨恨地看着虹猫。


                        虹猫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呸,你们这些奸臣贼子!阴险狡诈见不得光,我虹猫就是死,也绝不向你们低头!!”


                        “你T M的不识相是吧?小的们,继续打……”朱三伤恼火地指着虹猫道。“是!”那些层次低的小喽啰更是手无遮拦,每一下都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大奔和莎丽那边也是如此,只不过莎丽中了迷魂香,目前毫无反应。


                        朱三伤见虹猫是块硬骨头,有什么办法能使他松口呢……朱三伤细细的谋算着,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蓝兔身上……朱三伤邪笑了一下(怎么把这女的忘了呢?要是受苦的是蓝兔,虹猫也该松口了吧……)


                        想着,他让人住手。“小的们,把这兔子绑上去!”


                        虹猫一听他们要对蓝兔下手,立即慌了神“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对蓝兔做什么!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蓝兔。”


                        “虹猫,我没事!”蓝兔一边被人绑起来,一边转头看向虹猫


                        “小的们,打!”朱三伤阴笑道。


                        “啊…呃啊!啊!”蓝兔疼得不得不发出阵阵惨叫。


                        虹猫不停地摇晃,显然情绪很激动“蓝兔!蓝兔!你们放开她,放开她!!”


                        ……


                        ———————跳跳这边———————
                        跳跳、逗逗、达达和花浅雪穿梭在树枝间,跳跳说:“快点,逗逗,你快点啊!”


                        逗逗踉踉跄跄跟在后面,听到跳跳催促,埋怨道:“虹猫他们肯定是受了伤,我带给他们的药一定被邪魔教毁了,我这不是多带了些药才走得慢嘛!”


                        “好了,都少说几句吧,现在是去找他们最要紧……”达达一边赶路,一边劝解。


                        “就是呀跳跳,你别埋怨逗逗了。”花浅雪说道,“哎,绝情谷到了!”
                        ……


                        回复
                        12楼2017-07-12 11:06
                          第八章
                          ————————绝情谷———————


                          当跳跳他们赶到时,留给他们的只剩一片废墟。
                          跳跳问花浅雪:
                          “浅雪姑娘,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邪魔教把他们押去了西边。”
                          “那好,我们向西行,路上应该会有他们的痕迹,一定要找出虹猫所在的地方,救出虹猫!”达达说。
                          逗逗整理了一下包袱里的药,说“绝情谷再往西是沼泽西地,再往西是典皇山,再往西是断肠崖,最后穿过千年山林就是西之大泽了,他们应该是在典皇山到千年山林之间。”
                          “事不宜迟,我们既可就赶往典皇山!”跳跳说。
                          “好!”
                          天色渐渐黑下来,晚风沉醉时夜色更加朦胧迷茫,虹猫蓝兔莎丽大奔他们受尽了折磨,也没有吐露一个字。


                          ———————邪魔教———————
                          地牢里阴暗潮湿,每个牢房都只有冰冷的墙与栏杆,冰冷的地面和干瘪的干草。虹猫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堆上,不停的悸动着,轻轻唤着:“蓝兔…蓝兔……”
                          蓝兔受了鞭刑,虽然伤痕累累,但总算还是有意识的,听见虹猫的呼唤,她爬到铁栏杆边,轻声喊道:
                          “虹猫,虹猫,你醒醒!你醒醒啊!”
                          蓝兔跪坐在栏杆边,看着对面牢房蜷缩的人儿,蓝兔的心都碎了。
                          突然,那些正在喝酒的人一个个都醉倒了,从铁门那边探进来一只支管子,里面喷出了迷魂香。
                          蓝兔的功力被邪魔教的人封住了,只觉眼皮越来越沉……
                          “咚…”蓝兔意识模糊了。恍惚间,一个黑色身影闯了进来,他从守卫那里拿到钥匙,抱起蓝兔,蓝兔低低的喃喃着……
                          那人去听,立即愤愤地看向虹猫。原来,蓝兔喊着虹猫的名字。


                          但他又收起情绪,抱进了蓝兔,将钥匙丢在一边,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只救蓝兔。虹猫他们会怎么样……)


                          收起回复
                          13楼2017-07-12 11:31
                            第九章
                            蓝兔是被痛醒的,她微微睁开眼,两名女子正在为她上药,自己的衣服已经换了,蓝色轻装换成了淡粉蓝纱裙。
                            “哎,这姑娘好像是醒了……”“真的么?姑娘,姑娘?”
                            蓝兔慢慢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自己躺在一间房屋里。
                            蓝兔坐起来,奇怪的看着她们。
                            “你们是谁?我在哪儿?”
                            两个侍女对视一下,说道:
                            “回姑娘的话,奴婢叫小碧,她叫橙儿。我们家少主叫我们帮你上药换衣服,你伤得很重。”
                            “少主?你们少主是谁?”蓝兔继续问。
                            “这……我们家少主不让我们告诉您,不然,我们会挨打的…”橙儿为难地说。
                            蓝兔想了想,还是不为难两个小婢女了。正想起身下床,被她们阻止了,
                            “姑娘,你才刚醒,身子很虚弱。还是不要下床了…”小碧解释道。
                            “别姑娘姑娘的叫我了,我叫蓝兔,你们叫我蓝兔就好。”蓝兔说着,就想下床。
                            两个婢女吓得直接就跪下了,这让蓝兔很奇怪。
                            “蓝兔姑娘,我们主子吩咐了,让你好好休息,要是您受伤了,我们……我们…”橙儿语气近乎哀求。
                            蓝兔心地善良,就答应了:“这……好吧,但请你去告诉你们少主,我要见他。”
                            小碧和橙儿起身,小碧去找她家少主,橙儿在那儿照看着蓝兔。
                            小碧出去一会儿,蓝兔对橙儿说:
                            “橙儿,我想吃蜜饯,你帮我去那些来好吗?”
                            “是,那请蓝兔姑娘不要逃跑。”
                            “好,我不走。”
                            橙儿出去后,蓝兔简短的咬破手指在墙上写了几个字:后会无期,多谢相助!找到藏在抽屉里的冰魄剑,就走了……
                            她要回去找虹猫。也不知道虹猫怎么样了。
                            ————————邪魔教总坛(断肠崖石洞)———————

                            跳跳和逗逗他们已经找到了虹猫、莎丽和大奔。他们不动声色干掉了守卫,潜进了地牢。
                            “蓝兔呢?!”在给虹猫疗伤的逗逗问跳跳。
                            “我都一一确认过了,没有蓝兔。蓝兔会去哪儿呢……”跳跳着急的跺脚。
                            达达说:“会不会是被关在了别的地方?”
                            “不会,这不像是邪魔教的风格,按邪魔教来说,应该是把虹猫特别关押才对。而且你看,这里有脚印,邪魔教的鞋子,鞋印都是一样特定的,可是这里…”
                            花浅雪指着关押蓝兔牢房的地面。
                            “这里有一串不是邪魔教的脚印,这脚印偏大,不可能是蓝兔的脚印,所以蓝兔应该是被人提前劫走了。”
                            跳跳点点头,问逗逗:“逗逗,虹猫的伤势怎么样了?”
                            逗逗扶额,面露难色:“他大部分是皮外伤,只是内力和真元都被消耗了大半,要回去好好调养,恐怕是不能再施展功力了。”
                            这时,大奔醒了过来。跳跳立刻帮他顺气:
                            “大奔,你可算醒了!对了,你知道蓝兔去哪儿了吗?”跳跳问。
                            大奔迷迷糊糊地,一听到蓝兔,他就清醒了一点。说:
                            “蓝兔…蓝兔好像……好想被一个黑衣人带走了……那个人,好像黑…小…虎……”
                            “黑小虎?!”逗逗一脸惊讶,“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当年,他根本没有死?”跳跳摸摸自己的头,猜测。
                            花浅雪问:“黑小虎是谁啊?”
                            达达说:“这个说来话长,只不过他是坏的人。”
                            “我们还是快走吧,这里不宜久留,再加上莎丽和虹猫还没醒,既然蓝兔被带走了,我们先回七侠客居从长计议吧!”跳跳顾全大局道。
                            “嗯,先回去吧!”
                            …………



                            回复
                            14楼2017-07-12 12:52
                              第十章
                              ———————七侠客居———————
                              蓝兔踉踉跄跄地回到七侠客居,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她很担心虹猫(虹猫莎丽他们一定是还在邪魔教,不行,我一定要去救他们!”
                              蓝兔捂着左肩,那里的伤口裂开了,血正在不停的往外冒,蓝兔死死的用右手堵住。
                              这其中的痛楚自不必赘述。
                              (虹猫,你等着我……我来救你了。)蓝兔看着前方,突然看见逗逗的身影。
                              她不敢相信,试探地喊了句:“逗逗……?”
                              逗逗显然看见了她,惊呼道:“蓝兔?!”
                              蓝兔激动极了,本想上前和逗逗说话,却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般娇弱的倒了下去……
                              ———————几天后———————
                              “逗逗,蓝兔她怎么样了?”跳跳来到蓝兔的房间,逗逗正在为蓝兔疗伤。
                              “不好说啊,蓝兔肩膀上最大的伤口上有毒,有人给她用了药,但还是感染了……不过别急,我去查查医书,应该无大碍。”逗逗说罢,就准备去查书。
                              临走时,逗逗还叮嘱了跳跳一句:
                              “蓝兔的伤情,不要告诉虹猫,这小子对蓝兔一往情深,还是别刺激他的好。”
                              “嗯,我知道了,逗逗。”跳跳替蓝兔掖了掖被子,就在旁边守着。
                              ———————虹猫房中———————
                              花浅雪正静静地守着虹猫,她的手轻柔地抚摸着虹猫的脸,喃喃自语:
                              “虹猫哥哥,你是否还记得我?还是,你已经喜欢上了那个蓝兔?!”
                              虹猫一动不动,眼帘紧闭,好像睡的很沉。
                              “吱呀~~”一声,大奔进来了。
                              “雪儿姑娘,不要担心,虹猫福大命大,一定会新来的!你先去休息,我来守着我的好兄弟。”
                              “如此,有大奔兄弟看着,我也就放心了,那我先去休息了。有劳了。”
                              “没事没事,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逗逗房间———————
                              逗逗一边翻医书,一边调配。
                              花浅雪敲了敲门,就进去了。“神医,你在调制虹猫的药吗?”
                              逗逗不看花浅雪,一心调配药,说
                              “不是,这是蓝兔的药。蓝兔的伤势比虹猫严重,我得好好调配……嗯,黄芪一两…”
                              “喔,有劳神医了,那…我就不打扰了。”花浅雪关上了门。
                              ………
                              莎丽也醒了……
                              几天后…
                              ———————虹猫房中———————
                              大奔睡在虹猫床榻旁,隐隐感到虹猫动了。就睁开眼,发现虹猫醒了。
                              “虹猫!你醒啦!!”大奔又惊又喜,“哈哈哈,我就说,我的好兄弟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死。”
                              虹猫怪道:“去你的大奔,我哪能那么容易死啊!”
                              “虹猫,你先休息着,我去告诉神医逗逗。”
                              …………
                              逗逗听说虹猫醒了,也是异常惊喜,急急忙忙去给虹猫把脉。
                              “逗逗,虹猫怎么样啊?”跳跳看着逗逗闭眼不语的样子,不禁问道。
                              “就是啊急死我了。”大奔嚷嚷道:“哎呦呦呦呦~”
                              莎丽又赏了大奔一个大大的“板栗”。
                              逗逗睁开眼,说:“虹猫恢复的差不多了,只要这几天不要太过劳累,就不会有事。”
                              “太好了!”花浅雪甜甜的笑道。
                              “逗逗,她是谁?”虹猫不解。
                              达达抢着解释道:“她是花浅雪,帮了我们许多忙呢。”
                              虹猫立即行礼,“多谢雪儿姑娘。”
                              花浅雪娇滴滴的回应道:“不用谢啦,你们没事,我就很开心呢!”
                              虹猫四下张望,发现没有那抹熟悉的蓝影,问
                              “蓝兔呢?”
                              “呃,她…………”


                              回复
                              15楼2017-07-12 13:27
                                第十一章
                                虹猫见逗逗跳跳他们都不语,心里着急了。
                                “蓝兔呢?我要去找蓝兔!”虹猫说着就要下榻走路,逗逗阻止了他。
                                “虹猫,蓝兔没事,就是还在睡觉,你别去打扰她了。”逗逗一边说,一边扶着虹猫。
                                “那我去看看她。”
                                跳跳见状,安抚了虹猫说
                                “蓝兔没事,真的没事,你要是去了,影响到她就不好了。”
                                虹猫是何等的聪明啊,这样的谎话怎么能骗住他呢?
                                虹猫生气道:“我要去见蓝兔,就看看她,不会吵着她的!莫非…你们骗我?”
                                “虹猫哥哥还是别去了,蓝兔姐姐真的在歇息。”花浅雪说道,“再说了,有雪儿陪着你呢!”
                                虹猫斜了一眼花浅雪,依旧坚持:“我就是要见蓝兔,你们别再阻拦我了!”
                                说罢就轻轻推开堵住他的逗逗和跳跳,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蓝兔的房间就在虹猫房间隔壁,虹猫轻轻推开蓝兔房间门。瞧见他日思夜想的人儿,正憔悴地躺在榻上。
                                “蓝兔…”虹猫走进门,将门反锁,把逗逗等人关在门外。
                                虹猫轻轻走到蓝兔的床边,以自己最温柔的力度抱起蓝兔。“蓝兔,你受苦了!”虹猫紧紧的抱着蓝兔,眼里尽是宠溺和心疼。蓝兔沉沉的睡着,仿佛听到了虹猫的呼唤。
                                “虹…虹猫……”蓝兔也轻轻唤着虹猫,但是呼唤一声之后,又陷入了昏迷。
                                虹猫轻轻吻了一下蓝兔,低喃着:“蓝兔,我爱你。”随后继续搂着蓝兔,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幸福……
                                ……


                                回复
                                16楼2017-07-12 13:45
                                  顶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2 14:21
                                    我要着手写第十二章~~


                                    回复
                                    18楼2017-07-12 15:01
                                      第十二章
                                      蓝兔在神医逗逗的调理下,身上的伤口也好了许多。毒也褪去了,苍白的小脸也渐渐红润。
                                      虹猫放心不下蓝兔,每天都在蓝兔身边守着她。
                                      因为他对不起她……
                                      在七剑合璧时,虹猫说过:不论有多少困难,我们都在一起!
                                      虹猫受伤时,蓝兔拼死也要保护他。
                                      最好的姐妹侍女紫兔因为虹猫牺牲,蓝兔都无怨无悔。
                                      遭到人怀疑时,蓝兔依旧不离不弃……
                                      这些点点滴滴,都打动着虹猫的心,虹猫认为,如果自己要找个人过完下半辈子。
                                      那个人,一定会是蓝兔……
                                      ———————蓝兔昏迷第十天———————
                                      虹猫依旧守着蓝兔,不肯离去,不论是谁来劝,都拒绝踏出房门半步。
                                      这天,七侠客居的桃花开得异常艳丽,芳香阵阵,引来许多蛱蝶蜜蜂。虹猫闻着其醉人香气,挽住蓝兔的手睡着了。
                                      虹猫睡得正香,蓝兔眼帘抖动,手指本能的颤动起来。
                                      “我……我这是在哪儿呀……”蓝兔吃力地睁开眼,发现一抹红靠在自己身旁。
                                      蓝兔的心怦怦直跳,他……一直守在我这里么……
                                      天啊,我到底昏睡了多久。
                                      蓝兔不敢动,她怕一动,虹猫就醒了。可是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蓝兔显得很僵硬,不自觉的动了一动。
                                      虹猫并没有醒,而是梦中呓语着:
                                      “蓝兔…蓝兔……嗯,不要离开我。蓝兔,蓝兔……蓝兔……”
                                      虹猫口无遮拦的喃喃着,抱住蓝兔的手还紧了紧。
                                      “嗯哈……”蓝兔轻笑。
                                      虹猫随即睁开了眼睛,看见蓝兔含笑的看着他。不可思议的眨眨眼。
                                      “蓝兔,是你吗。你醒了么??回答我,你是醒过来了吗?”
                                      “嗯……是的。”
                                      “哈哈哈太好了,我要去告诉逗逗他们。”虹猫起身就要走,蓝兔也没有阻止他。
                                      但是随着虹猫的身影越飘越远,蓝兔也渐渐忧郁起来。(虹猫,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啊……别对我这么好,我没有资格……)


                                      回复
                                      19楼2017-07-12 16:09
                                        第十三章
                                        “蓝兔的身子却是恢复得很快也很好,但是她身子弱,还是要多加小心。”逗逗提醒道。
                                        “不管怎么样,蓝兔醒了就好。”莎丽高兴得不得了。
                                        大奔是直肠子,心直口快……
                                        “虹猫是我兄弟,蓝兔可是我大奔最看好的嫂子呢!”大奔嚷嚷道,“莎丽,你也是我唯一爱的老婆。”
                                        “去你的,死大奔。谁是你老婆啊……”莎丽笑骂道,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达达呢?达达他去哪儿了?”虹猫看不见了达达,问。
                                        跳跳解释道:“达达的儿子小欢欢生病了,达达赶回去照顾自己的妻儿呢。说过一段时间和我们会合,保持联系。”
                                        逗逗埋怨道:“这个达达,儿女情长,哎!”
                                        虹猫本想和蓝兔说什么,花浅雪挽住虹猫的手说:“虹猫哥哥,你们不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你们七侠客居啊?”
                                        虹猫本来想挣脱,怎奈花浅雪挽得紧紧的,虹猫也不好太明显的拒绝。
                                        虹猫看向蓝兔,蓝兔的心有些悸动但是她知道大局,“咳咳,那个。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怎么对付邪魔教,以保天下平安。”
                                        跳跳附和道:“是啊,我同意蓝兔的想法,花浅雪,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让虹猫陪你呀?”
                                        花浅雪无语:“呃……”
                                        “浅雪姑娘,虽然你帮助过我们。”莎丽严肃道“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七剑都有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请你自重!”
                                        场面上显然都是针对花浅雪的,虹猫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跳跳、莎丽,你们别这样说浅雪姑娘,她既然帮助过我们,就和我们七剑是同一阵营的。”
                                        虹猫的话音一落,有人的得意有人失落。


                                        回复
                                        20楼2017-07-12 17:43
                                          第十四章
                                          逗逗见气氛有些尴尬,站出来说:“好了,想必大家都知道邪魔教想要得到三件神器,
                                          可是我们知道,要让这样心术不正的门派得到神器,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跳跳说:“是呀,所以我们要赶在邪魔教前面,得到三件神器。”
                                          “可是我们对神器一无所知,有什么办法吗?”莎丽问。
                                          “……是……是啊,这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但目前看来,邪魔教的人也没有找到神器,所以我们还有机会。”蓝兔说
                                          “可恶的邪魔教,欺负平民百姓,真想现在就将他们消灭!”大奔一拍桌子,愤愤道。
                                          花浅雪眼睛里尽是维护正义的神情,“我也要加入你们,同你们一起保护天下,人多力量大!”
                                          莎丽不满的白了花浅雪一眼,“人多力量是大,可是如果加入的都是那种无用之人,人再多也没有用!”
                                          “莎丽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但……但我是真心想帮你们的……”花浅雪泪眼汪汪的,声音也娇弱如兰。
                                          跳跳不语,但他觉得这个花浅雪有问题。
                                          逗逗也说不上什么话,怕也是左右为难。
                                          “莎丽,你不要针对花浅雪。”虹猫脸色有些难看。
                                          “虹猫,不许你说莎丽。”大奔一向护着莎丽,此时此刻当然是要出面的。
                                          而真正伤心的……
                                          是蓝兔。


                                          回复
                                          21楼2017-07-12 18:01
                                            沙发,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12 18:03
                                              楼主真勤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12 18:04
                                                第十五章
                                                花浅雪本来还想争辩什么让虹猫继续为她说话,蓝兔惊人地一声吼:
                                                “都别吵啦!”蓝兔刚刚还好好的脸色现在瞬间变得苍白,“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团结起来,当初我们是团结一心 ,七剑合璧才打败的黑心虎,现在敌人远比黑心虎要厉害,我们难道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么?!”
                                                莎丽心疼蓝兔,点头道:“蓝兔,你别生气,你才刚痊愈,情绪上要控制。”
                                                大奔不满地看着虹猫,逗逗和跳跳此时也不好说话。
                                                花浅雪躲在虹猫身后,自责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蓝兔姐姐都怪我,你打我骂我好了……”
                                                蓝兔朝花浅雪微微笑一下说道:“我不会怪你的……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都别跟来……”
                                                蓝兔不紧不慢地往桃林方向走去……
                                                大奔搂住莎丽,朝虹猫冷哼了一声,就带着莎莉进屋去了。
                                                逗逗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作罢,进屋研药去了。
                                                跳跳一言不发的使用轻功跳到了屋顶上……
                                                花浅雪拉拉虹猫的衣袖,道:“虹猫哥哥,我是否惹蓝兔姐姐不高兴了?”虹猫避开了花浅雪的手,不冷不热地说:“蓝兔不会生你的气的,没什么事就回房休息吧。”
                                                ———————后院,樱花林———————
                                                蓝兔手持冰魄剑,正心事重重地练剑中……
                                                “冰天雪地!!”蓝兔很用力地挥舞着冰魄剑,惹得桃林一阵又一阵花雨……异常凄美。
                                                虹猫走到蓝兔面前,关心道:“蓝兔,你才刚痊愈,逗逗说你要多加小心。……别太累了。”
                                                蓝兔斜了虹猫一眼,刻意疏远
                                                “虹猫少侠,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不劳你费心。”
                                                蓝兔说话时,刻意加重了“少侠”这两个字眼。
                                                虹猫轻笑道:“你是在怪我么?”
                                                “蓝兔不敢,只不过现在我们都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多少有些埋怨,还请少侠海涵!”
                                                “蓝兔,别这样……”虹猫靠近蓝兔。
                                                蓝兔礼貌地退后了两步,抱拳
                                                “虹猫少侠,蓝兔没那个福气能让少侠另眼相看,请少侠自重!”
                                                说罢便一只手将冰魄剑收在背后,转身就走……
                                                蓝兔的冷漠让虹猫有些意外,不至于吧……等虹猫反应过来时,佳人已不见。


                                                ———————蓝兔房间———————
                                                (蓝兔啊蓝兔,你现在最大的重任是守护好这片天下,不要想别的……再者,虹猫更关心花浅雪呀,你自作多情什么……)蓝兔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生闷气。
                                                花浅雪刚好在这个时候来了。
                                                花浅雪打扮得特别粉嫩娇艳,一袭牡丹粉广绣仙裙,头发大部分披在肩上及腰,其余的扎成一个髻,还点缀上几支漂亮的珠钗步摇,蜻蜓点水般的柳叶眉粉红唇。
                                                “蓝兔姐姐~”花浅雪娇气兮兮的,“蓝兔姐姐,你看我这身打扮好不好看?”
                                                蓝兔美眸里闪过一丝厌恶,但只是一瞬,她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好看,只不过浅雪妹妹,以后闯荡江湖,就不要穿成这样了,要穿轻装、劲装,你能接受吗?”
                                                “我知道了,谢谢蓝兔姐姐提醒。对了蓝兔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
                                                “你喜欢虹猫哥哥吗?”
                                                …………


                                                回复
                                                24楼2017-07-12 19:53
                                                  第十六章
                                                  (呃……我喜欢么…………)蓝兔微微皱眉,但细细思索了一下,就微笑着对花浅雪说
                                                  “并不喜欢,蓝兔自幼习武,一直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与虹猫少侠并无江湖上传言的关系。”
                                                  “哇,蓝兔姐姐你好刚强啊!”花浅雪故作羡慕道,“不像我,不会什么武功,出了事只能托虹猫哥哥保护我……”
                                                  “蓝兔姐姐,如果我和虹猫哥哥在一起,你会不会祝福我?”花浅雪又问,眼睛里尽是笑意,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蓝兔笑得甜美,说道:“浅雪妹妹纯真可爱,虹猫少侠和你一定是一段金玉良缘呀!”
                                                  花浅雪显然对蓝兔的答案很满意,她似乎很高兴听到蓝兔这个答案。
                                                  “有了蓝兔姐姐的祝福,我想我和虹猫哥哥一定会幸福的!那我就不打扰蓝兔姐姐了,浅雪告退~”
                                                  花浅雪高兴地哼着小曲出了蓝兔的房间,蓝兔恍惚看见,门口好像有个身影闪过。
                                                  不会是……他吧……
                                                  蓝兔有些担忧地想,但后来又苦笑一下……
                                                  是他又如何,不是他又如何。蓝兔啊,他是已经不在乎你了吧,你何必呢……
                                                  飒———————
                                                  一抹白衣飞速穿梭在桃林间,其人愤恨地挥舞着手中的奇剑。
                                                  “长虹贯日!”……
                                                  是虹猫!他用力地挥舞,使得花枝乱颤,又一舞,百叶摇曳……
                                                  为什么!为什么!蓝兔,你当真如此无情么……
                                                  七剑合璧时的形影不离,守护光明剑时的无双天下……一长虹一冰魄,羡煞旁人。
                                                  然而这些,在你蓝兔眼里只不过是你自己的责任、本分?!
                                                  我虹猫,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吗?!!!
                                                  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
                                                  …………………
                                                  “既然如此……蓝兔,你我从此以后,除了守护天下,完成七剑的使命,再无任何瓜葛!”
                                                  ……
                                                  “我虹猫,从此与你——恩断、情断,义绝、情逝!”
                                                  “啪——!!”虹猫一把将长虹剑插入桃木中……仰天长笑……
                                                  那声音仿佛刺破云霄,久久不散……
                                                  …………
                                                  (要开始虐心了宝宝们~~)


                                                  回复
                                                  25楼2017-07-12 20:16
                                                    第十七章
                                                    ———————晚膳时间———————
                                                    “虹猫哥哥,这鱼是我尝试做的,你尝尝好么?”花浅雪甜甜的笑着为虹猫夹菜,明明马上就装满整个碗了,虹猫却只笑不语……
                                                    时不时的应和两句,那情景,像极了是新婚的夫妻。蓝兔不知怎么的,看见这一幕,突然有些难受……
                                                    大奔也细心地为莎丽夹菜,莎丽总是不嫌多地吃着,心里头幸福极了。
                                                    神医逗逗只顾吃鸡腿,哪顾得上虹猫他们那些事儿。
                                                    真正观察到蓝兔不对劲的,怕是只有跳跳一个人了。(虹猫和蓝兔怎么了,奇奇怪怪的。)跳跳一边吃菜,一边想
                                                    “好了,雪儿,你还是给自己夹些菜吧,你看你一口都没吃,饭凉了怎么办?”虹猫笑道。
                                                    “我吃你的呗~”花浅雪调皮的看着虹猫。
                                                    “呵呵……”虹猫轻笑一声,偷偷去看蓝兔的表情。
                                                    蓝兔闷闷地吃着饭,一语不发,看着什么事也没有。
                                                    (好啊蓝兔,你果然是一点也不在乎呢……真好……)虹猫冷漠地看着蓝兔,转脸笑着看花浅雪,不再关心蓝兔了。
                                                    (为什么……虹猫…为什么我会心痛,为什么……虹猫,虹猫……)蓝兔越想越难过,最后干脆就直接离开了饭局。
                                                    逗逗不解地看着远去的蓝兔,嘴里吃着鸡腿鼓鼓囊囊的说:“郎(蓝)兔肿(怎)莫(么) 了?”
                                                    跳跳不放心地说:“我去看看她,你们继续吃吧。”
                                                    ———————后院桃林———————
                                                    蓝兔一边走,眼泪一边落,一滴、两滴、三滴……
                                                    (我难过什么啊……花浅雪和虹猫不配吗?我不是一直觉得虹猫放弃自己是好的么……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蓝兔有些不稳,一脚踩空“啪蹬——!”就摔倒了。
                                                    蓝兔苦笑,天上慢慢下起了雨,蓝兔渐渐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是我将他推开的,又怎能怨他……)恍惚间,蓝兔看见虹猫的样子若隐若现出现在眼前……
                                                    “虹猫……对不起。”蓝兔美眸一闭,冰魄剑随手一扔,彻底地倒在林子里,不省人事……
                                                    ———————跳跳这边———————
                                                    跳跳右手拿着伞,小跑着四处寻找蓝兔。“蓝兔!蓝兔!你在哪儿……蓝兔!蓝兔!快出来吧,蓝兔!你在哪儿啊!!”
                                                    “蓝兔……蓝兔……”
                                                    这声音就回荡在山谷里……
                                                    (糟了,蓝兔的身子才刚恢复,先回去找大奔他们一起来帮忙!)
                                                    ———————回到屋子里———————
                                                    “逗逗、大奔、莎丽!”跳跳一边跑一边喊,“蓝兔不见了,你们帮忙一起找找吧!”
                                                    莎丽是第一个着急的:“什么!!蓝兔不见了,她能去哪儿呢?”
                                                    大奔一想就知道是虹猫搞的鬼,他举起剑就对准了虹猫。“虹猫,你对蓝兔说什么了?让她那样伤心?”
                                                    花浅雪挡在虹猫前面说道“大奔兄弟,蓝兔姐姐心情不好,你也不能把脏水泼到虹猫哥哥的身上啊!”
                                                    “你……!”大奔一时语塞,正想给花浅雪一个教训,被逗逗阻止了。
                                                    “大奔,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蓝兔……”
                                                    …………


                                                    回复
                                                    26楼2017-07-12 20:47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12 21:01
                                                        今天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12 21:01
                                                          第十八章
                                                          跳跳说:“能找的我都找过了,哦对了!好像后院还没找……”
                                                          莎丽急吼吼地拿起紫云剑准备去后院寻人,后又回头警告花浅雪:“我告诉你,蓝兔出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两个!”
                                                          大奔也对他这个兄弟甚是失望,轻叹一声出门追莎丽去了。
                                                          逗逗上前语重心长道:“我相信你有苦衷,但我相信蓝兔没有对不起你吧?”
                                                          最后跳跳丢下一句:“别错过你最爱的人……”就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颓废的虹猫和花浅雪。
                                                          (我错了么……难道不是蓝兔你负我么?还是,你说的话都不是你的真心……)虹猫想着,站了起来,也追了出去。屋内传出花浅雪娇滴滴的声音:“虹猫,你去哪儿?”
                                                          ———————后院桃林———————
                                                          跳跳、逗逗、莎丽和大奔都急切地呼唤着蓝兔,可就是听不见回应。
                                                          大奔见虹猫也来了,故作生气道:“你来干什么?!”
                                                          “我也要找蓝兔!就许你们找 ,不许我帮忙?”虹猫反问道。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先找蓝兔要紧,她身子那么虚弱,估计这会儿应该是淋雨了,发烧了怎么办啊!快找吧。”
                                                          “蓝兔!蓝兔!看!蓝兔在那里!”莎丽模糊看见远处的树下倒着一抹蓝色倩影。“那是蓝兔!”
                                                          虹猫第一个冲上前去抱起蓝兔湿漉漉的娇躯,不由得心里一惊!
                                                          “她身上好冰……”虹猫脱下外衣给蓝兔盖上。
                                                          “蓝兔,蓝兔!”莎丽焦急地呼喊蓝兔。
                                                          蓝兔神智不清的低喃着:
                                                          “虹猫,虹猫……虹猫…”
                                                          …………
                                                          (困死了我要睡觉。)


                                                          回复
                                                          29楼2017-07-12 23:17
                                                            第十九章
                                                            “虹猫……别走好么……不要走,虹猫,虹猫……”
                                                            蓝兔额头滚烫,全身湿透了,身上的蓝色轻装已经被泥土掩盖住了美丽。
                                                            虹猫不顾一切地拥住她,逗逗赶过来摸了摸蓝兔的额头。
                                                            “蓝兔发烧了,赶快回七侠客居,我给她治疗……快!”逗逗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颗定心丸给蓝兔服下。
                                                            莎丽急的哭了出来:“虹猫,要是……要是蓝兔出什么事……你……呜~”
                                                            大奔还想为莎丽出气,被跳跳阻止了:“大奔,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责备虹猫了……”
                                                            而在一旁默默抱着蓝兔的虹猫,此刻心里像锥心一般的痛……
                                                            他并不是关心花浅雪,而是因为他想要暗中调查她,这个人来历不明,怕她伤害蓝兔啊……
                                                            ———————七侠客居———————
                                                            婢女小紫和雪兔给蓝兔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扶她躺下休息,又煎了逗逗给的药,蓝兔这会儿是没什么大碍了。
                                                            小紫和雪兔正细心的照料蓝兔时,虹猫轻轻推门进来了。
                                                            “虹猫少侠,宫主已经睡下了,请虹猫少侠回去吧!”小紫暗暗讽刺道。
                                                            “小紫,不得无礼!”雪兔骂道,“你忘记了宫主对我们说过,要对虹猫少侠礼敬有加的吗?”
                                                            “雪兔……他都那样对待宫主,你还为他说什么话?”
                                                            小紫气愤地看向虹猫,当初,她的好姐妹紫兔就是为了他而牺牲的。
                                                            若不是宫主,小紫早就找他虹猫寻仇去了,现在宫主被病痛折磨,还谈什么对虹猫礼敬有加?
                                                            可是宫主对她有恩,她也不能不顾宫主的意愿,只能强压着想要攻击虹猫的心思,不冷不热道
                                                            “虹猫少侠,刚刚小紫多有得罪,还请您海涵,但是我家宫主的事,不必您操心!”
                                                            虹猫听着小紫的话,心痛的看着床上的人儿。蓝兔,如此,你也不愿再见我了……好,我走……
                                                            小紫看着虹猫颓丧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好开心。
                                                            “哼,让那个虹猫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心痛!”
                                                            雪兔无奈的看着小紫,心里藏着些许心思,她觉得,虹猫少侠必定是有苦衷的……
                                                            毕竟,曾经的那些往事,仗剑走天涯、守护光明剑,这些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
                                                            长虹与冰魄,虹猫与蓝兔,江湖上何人不羡慕他们这般绝配?
                                                            为何这样的事情如此明了,宫主却要将虹猫推开呢?
                                                            “好了小紫,要让宫主知道你擅自做主,又该罚你了,还是一心一意的照顾宫主吧。”
                                                            ———————月来酒馆———————
                                                            虹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逛到这里来的,只是觉得心中的人儿想的都是大道大义。
                                                            纵使有情,我依然追不到你,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盼落花。
                                                            虹猫一想到蓝兔,就只觉得自己的伤疤被人揭开撒上了盐,痛得无可救药。
                                                            “小二,来壶酒……”虹猫想让自己不要那么清醒,懂得越多就伤得越深。就让我堕落一次,一次就好……
                                                            “再来,再来一壶……”
                                                            “我还要!”
                                                            “小二!酒呢?!”
                                                            一个人拿着一壶酒走到醉醺醺的虹猫面前,猛地把酒摔在桌子上,这个人是跳跳。
                                                            “虹猫!你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七剑之首、长虹剑剑主么?!你看看你想什么样子呀!蓝兔不会喜欢这样的你的!”
                                                            跳跳恨铁不成钢的拎起虹猫,冷不防地往虹猫脸上砸去一拳……
                                                            “唔!!”虹猫被这一记拳头打醒了,他摇了摇头,看见眼前的人,好像蓝兔啊……
                                                            “蓝兔!是你么,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呃……真的呃……很爱你。蓝兔,你回答我,在你心中,我是什么样的地位……呃”
                                                            虹猫迷迷糊糊地喃喃着,突然觉得胸口一突……
                                                            “呕……”一下子把所有脏东西包括喝下的酒都吐了出来,这回有些清醒了。
                                                            “跳跳,怎么回事你!蓝兔呢?”虹猫两腮通红,手里还抱着一壶酒……
                                                            跳跳瞪了一眼虹猫,说:“不是我是谁?你心里想着蓝兔还要去找花浅雪,真是的,我扶你回去。”
                                                            跳跳一边说着架起虹猫的一只胳膊,一边付了酒钱,拖着迷迷糊糊的虹猫回到了七侠客居。
                                                            ……………


                                                            回复
                                                            30楼2017-07-13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