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23贴子:2,957
  • 15回复贴,共1

74.フライング・トゥー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久违的大臣(阿佐利亚斯王国最强)主场,另外在本话中首次出现了大臣的名字


回复
1楼2017-07-09 01:27
    74.Flying tooth

    在阿佐利亚斯王国,说及公爵家便是在说以下四个家族。
    阿佐利亚斯公爵家、卢欧佐夫公爵家、考尔菲德公爵家,以及瑞克托斯公爵家。

    第一个。阿佐利亚斯公爵家,是接受未能成为国王……为得到王位的王族的地方。
    同时,也是在国王暂时不在的情况下担任代理国王的家族。

    第二个。卢欧佐夫公爵家是八代前的,与现国王没有血缘关系的王家的血脉。
    是因未生出强大的继承人而退出王位的家世。
    当今武力虽并无必要,却主要从事着对国家而言极为重要的工作。
    是因其工作之优秀而被允许自阿佐利亚斯公爵家独立的血脉。

    第三个。考尔菲德公爵家,是在遥远过去的大战之时,以和平的方式吞并吸收掉的王国的王族。
    是在早期就察觉到其武力不敌阿佐利亚斯王国,为免去人民徒劳的牺牲而臣服于阿佐利亚斯的家世。
    其决断夺得了当时的阿佐利亚斯国王的钦佩,其血脉作为公爵家系被迎入阿佐利亚斯王国。
    现在的他们,主要从事阿佐利亚斯中贵族的统管。

    第四个。瑞克托斯公爵家,是先前的大战中《战争的英雄》迪波尔特=瑞克托斯的血脉。
    在过去这一血脉虽未获得过王位,但因其超乎常规的战果、活跃,前代国王苦于该赐予何种褒奖,因迪波尔特=瑞克托斯乃魔导·王,在阿佐利亚斯足以成为公爵家族,便以此作为其褒奖的特殊的家世。
    ……以上皆为表面的理由。当然上述的原因也是十足的事实,但实际上这同时也是为了便于将能周转国家财政,阻止阿佐利亚斯的经济崩盘的人物……古利德=瑞克托斯留于阿佐利亚斯国内的举措。
    因此说起这一家族的工作便是管理财政以及不使英雄的血脉断绝。

    ——好了,至此便是关于阿佐利亚斯王国内四个公爵家的描述,但其办成都是不必要的情报。
    此刻在这里……自这谒见之间里,并不存在阿佐利亚斯公爵家的人和考尔菲德公爵家的人。
    在这里的是卢欧佐夫公爵家家主,以及瑞克托斯公爵家家主。
    这次就请容我对其前者进行说明吧。


    阿佐利亚斯王国大臣,艾格欧=劳伦=欧佐瓦=卢欧佐夫*。【*:不知是不是作者故意的……艾格欧(アグロ)的英语是Aggro,意为「恼怒;暴力行为」】
    年龄五十二岁的卢欧佐夫家主。
    虽为此龄却有着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高个,站姿也很好。
    虽称不上病弱,体型却相当的瘦。戴着单片眼镜的眼瞳是灰色的,他的发色是黑色,发际线虽有少许后退却并非白发。

    他,正如上文所说是八代前的国王的血脉。
    打倒了前国王,以武力成为国王的那位国王,虽以堪称阿佐利亚斯的国王般压倒性的强大为傲,但同时也有着与之同等的蛮横。
    他是虽称不上是昏君,但也远远称不上是明君的人。
    ……该说正因如此吗。就宛如对他的行为施以天罚一般,他的血脉在那之后便从未诞生过强者。
    他的儿子、女儿、侄女(外甥女)和侄子(外甥)、堂(表)兄弟、乃至孙子,全员都同样的没有获得能立于阿佐利亚斯顶点般的强大。

    当然,次任国王是其他血脉的人。
    他的血脉本应与以往的王族同样,要被阿佐利亚斯公爵家所接纳的。
    不过,就在将要这样做的时候,身为那位国王血脉的弱者们被发现有着执政的才能。
    而那蛮横的八代前的国王之所以称不上是昏君,正是因为有他的血脉之人执掌政治。

    继他之后的七代前的国王,同时也是现任国王的祖先的国王陛下将此作为特例,将其血脉分离为公爵家族并委以政治,这便是他家世的详情。

    理所当然的,卢欧佐夫家在最初的时候被覆以八代前的国王的评价,人们对其并未抱有良好的印象。
    而他们则好像要推翻这一印象般努力工作,阿佐利亚斯变得极为易于居住了。
    身为现任王国大臣的艾格欧也是、其父也是、其祖父也是、其曾祖父也是,乃至其曾祖父的曾祖父也是,在其大家都为使阿佐利亚斯变得愈发富饶的努力下,卢欧佐夫家最终被国王、被贵族、被民众认同了。


    ——没错,他们卢欧佐夫家……他,艾格欧=劳伦=欧佐瓦=卢欧佐夫,是真正为国奉献的忠臣。
    若进一步追溯,这或许是为了赎罪,也或许单纯是为国着想,但这一事实并不存有虚假。


    若说起这位忠臣现在是什么状态的话,他嘴唇咬得渗出了血,太阳穴血管凸起露出愤怒的面容,好似要把国王射杀一般瞪视着他。
    其原很简单,因为上文中所提及的司掌国家财政的瑞克托斯公爵家的人和他的儿子被弹劾了。
    这样说的话,国王的儿子才应该是那怒意、那近似于杀意的漆黑的情感所瞄准的对象,甚至可能会被逮捕,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大臣……艾格欧他确实说了。向国王陛下忠告了。
    你的儿子好像有什么奇怪的误会,所以你好好的去跟他解释清楚,他令国王正坐并如此说教了。
    尽管如此却还是发生了这种事。
    你这人到底是咋子一回事。这样。

    此外本想对这弹劾提出异议却被王子下令闭上了嘴,变成了只有国王才能制止的状态可不知为何国王却并不阻止。
    而那弹劾也就这样在误会没有解开的状态下迎来了尾声。

    「看来,虽然你们在暗地里异常的活跃,但这好像也到此为止了啊!这下就结束了!瑞克托斯公爵……恶魔公爵一家啊!!」


    在国王的儿子,阿尔特=阿佐利亚斯王子如此宣告的同时,因为误解而被遭受弹劾的瑞克托斯公爵……执政,古利德=瑞克托斯以极度悲伤的表情垂下了头。
    就在此时,响起了艾格欧心中某个重要的东西断开的声音。



    「……弹劾,结束了吗?阿尔特殿下。」

    「啊、啊啊。」

    突然被艾格欧大臣搭话的阿尔特王子略微惊讶的回应道。
    这也难怪,从艾格欧大臣的口中发出的那声音令人难以形容,有如彻骨般冰冷。

    「于是,就是这样……陛下,您不是还有些不得不说的话吗?」

    大臣这回对着始终保持沉默的国王说道。

    「……抱、抱歉。」

    从国王口中说出的事简短的谢罪的话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以一副怎么了的表情看向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的艾格欧。
    若只听那笑声的话,那是可以令人理解为心情愉悦的声音,但若窥视其表情却能看出那完全不是心情愉快的氛围。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可不是一句抱歉就能解决的事态。
    被弹劾的执政,古利德=瑞克托斯公爵并非是有如王子口中的那般邪恶的存在,不如说正相反。
    他是一位人畜无害的非常优秀的人。另外还是位纤细的男人。
    这次弹劾使他遭受的精神负担将会给国家的财政带来何种程度的影响……至少能预想到这是前所未有的。

    只不过,倘若他对国王所抱有的情感只有愤怒的话怕是不会有像这样的反应的吧。
    没错……他并非仅对国王,他也对他自身的不中用而感到愤怒。

    正如前文所说,他是一位无论自己还是他人都公认的忠臣。
    不过,在演变成这番事态的情况下这种评价甚至让人觉得可笑。

    「什么忠臣啊。我迄今为止都在做着与忠臣相符的行为,可在这关键的情况下却并非如此。」

    突唐的,大臣说起了与这弹劾骚动相差甚远的话。
    周遭的人们无论是弹劾一侧的王子,还是被弹劾一侧的瑞克托斯公爵都以一副怎么了的样子面面相觑。

    「对啊,单纯仅是听从王族所言并不是忠义。忠义有时,是即使赌上己身也要纠正王族的错误。」

    就好像悟得天意、寻得真理一般,仰向上空的大臣口中漏出了并非对任何人所说的话语。
    而在他重新直视前方后,这次好像明确的说给室内全员般宣言道。


    「没错……所以……接下来我的所作所为,乃是忠义。」


    ——一瞬间,室内卷起狂风,大臣的身影消失了。

    窗帘飞舞,文件纷飞,衣物浮动。
    对于突然消去身影的大臣,位居室内的全员都惊讶的瞠目结舌。
    并不仅限于并不持有直接的强大的古利德=瑞克托斯或拉鲁=纳泽特,身为阿佐利亚斯的国王……身为强者的雷昂=阿佐利亚斯,以及为了继承他的地位而不懈锻炼的才华洋溢的王子,阿尔特=阿佐利亚斯的视线,都未曾追及他的,艾格欧的动作。

    「因为阿佐利亚斯的国王是强者,因此他并不知晓。所以必须让他知晓……」

    忽的,在寻找艾格欧的众人听到了自身后传来的目标人物的声音。
    大臣,艾格欧正站在谒见之间的入口门前。

    古利德、杰克,还有拉鲁、阿尔特,大家都在想着同一件事。他为何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不过,雷昂他……与既为大臣又为友人的艾格欧相处多年的国王,雷昂=阿佐利亚斯察觉到了他在想些什么。


    那是,为了助跑而拉开的距离。


    「犯了错误就要吃苦头,所以我要去打你!」

    屋内再次吹起了仿佛会划破皮肤的疾风。
    转瞬之后,映在睁开的眼中的是大幅挥舞右手的大臣的身影。

    「这便是我的忠义!」

    大力挥出大臣的右臂,那拳头。
    与方才同样,那速度并非是凭肉眼可以追及的速度。
    但是,这是为何。直到那拳头的前端眼看着就要袭向国王的左颊之前,在场的全员都产生了有如时间流动减缓的错觉。
    大臣的拳头缓缓的向国王袭去。执政不由得捂住了脸。而他的儿子和执政辅佐则非但没有捕捉到大臣的身姿,就连视线也没有追上。
    还有不知所措的王子,以及好似做好了觉悟一般闭上眼咬紧牙根的国王。


    「见鬼去吧!!」


    与王国大臣,艾格欧=劳伦=欧佐瓦=卢欧佐夫的那杀意满点的忠义的呐喊声一同,时间的流动归于正常。
    有如枯枝般的大臣的拳头就好似用钢或其他什么打造出来的一般,其速度突破了音障产生了冲击波。
    那发出不详之声的拳头产生出的压倒性的破坏力,从雷昂=阿佐利亚斯那强韧的皮肤打穿至咀嚼肌,引发了内出血。
    不过,其威力却不知到此为止,冲击传达到了下颌骨,并使那里产生了伤痕。

    「咕呴!?」

    国王,雷昂=阿佐利亚斯在发出痛苦的声音的同时,从王座上击飞并旋转着。
    感觉到少量的血液与某物一同从自己口中排出的国王,在同一时刻与脸颊深处的疼痛一同感受到了某种丧失感。

    移动视线,国王在旋转的同时目视到的,是自己的臼齿自空中飞舞的光景。

    国王在视野翻转之中,用舌头摸索臼齿进行确认,对掉下来的是智齿一事放下心来,摔落在谒见之间的大理石地面上。

    -Fin-


    回复
    2楼2017-07-09 01:27
      厉害了,我的大臣还有翻译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09 06:06
        原來被打第一個要關心的是掉了哪一顆牙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09 07:24
          顶!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09 12:09
            顶!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09 16:04
              偷偷来顶(肛)一下萌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10 08:28
                所以…………老子让给你王位不是让你作死的!!来人!拿我的铁卷丹书和打王鞭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7-11 13:07
                  疾风爷爷23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3 16:00
                    最速即無敵XD!
                    大臣真是操勞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3 22:16
                      谢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7-14 01:15
                        谢谢翻译


                        回复
                        14楼2017-10-05 10:06
                          “所以我要打你!!”这句戳中了我的笑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09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