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15,814贴子:26,198,072

【原创】《相融》(包子邪穿越,竹马养成,半架空,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喜欢原著向,又一直萌穿越梗和养成梗,我就想能不能让这几个合在一起呢,所以就开了这个坑。
是吴邪从小穿越到民国时期,和小哥一起长大的故事,应该是治愈风吧。后期就是接十年雨村。
镇楼图出自湾家一位十五岁的小妹妹~她的画敲可爱,人也敲可爱!lof名字叫Emily欣晨



下一楼食用说明~再下一楼放文~


回复
1楼2017-07-08 23:45
    2019-03-25 17:24 广告
    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08 23:52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08 23:52
        食用说明:
        1、关于ooc:老问题了,我只能说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还原人物性格,至于前期的童年瓶邪和少年瓶邪原著中出现得不多,我只能通过边边角角去猜测和揣摩。所以只能说,尽力而为。
        2、关于甜虐和结局:看过我短篇的小伙伴都了解我的文风,平常都是发小甜饼的。ヾ(・ω・`。)这篇我想写成正剧向,可能不一定一路甜到尾,毕竟大背景在那里(包括张家的种种、小哥的失魂症等等)。所以虐大概会有,但我可以保证,一定是he!V(=^・ω・^=)v目前瓶邪文我还没有写be的打算,所以宝宝们可以放心食用~XD
        3、关于更新:平常三次元会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尤其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忙,但会在我能力之内尽量保持更新速度。现在手头有一点存稿,大概会勤一点。平常也会写一些短篇小甜饼,不会让你们断粮。可以保证的是,绝对不会坑。ヽ(=^・ω・^=)丿
        另外,欢迎跳坑收藏~o(*////▽////*)q


        回复
        4楼2017-07-08 23:54
            第一章


            穿着青布长衫的瘦弱少年不疾不徐地走在田埂间,他的衣衫已经有些破烂,腕间还夹杂着一些人为的血痕。
            
            “喂!小子!你还没回答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从那里把它带出来!”身后比他健硕一些的少年几步追上前来,指着他包袱中鼓出来的一块,一件形状接近于球体的东西。
            
            眼前的少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了,你没必要知道,这件事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张海客被气得不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声音:“我们差点全死在里头,你现在跟我说没什么关系!你跟我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们现在处于江苏与安徽交界的位置,就在几天前,他们几个人被眼前这小鬼一路引到一个叫马庵村的村庄,在那里下了一个斗。
            
            这一队少年都姓张,出身于一个盗墓世家,此次出来主要是为了完成家族里放野的任务。放野是每个张家的孩子都会经历的一个关卡,在十五岁之后,张家的孩子可以自己去寻找古墓,以建立自己在家族里的名声和地位。
            
            张海客眼前这个少年只有十三岁,比较瘦弱,按道理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去放野的,而且他还想自己独自上路。
            
            张海客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孩子的速度和力量都没有完全达标,这对于应该盗墓贼来说是十分危险的。所以当时他做了一个或许是他这辈子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他选择与这个孩子一起上路,去保护他的安全。
            
            而在此前几年,他其实和这个孩子早有过几面之缘,也了解他的身世。他一度以为,像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或许会选择放弃训练,不在家族中争取任何地位。所以在放野的过程中,他一直坚信这孩子的决定是迫于无奈。
            
            直到经过马庵村的事,他才发现他一点也不懂这个孩子。他怀着不为人知的目的,并且十分聪明和执着,做事情完全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这个时候,剩下几个少年经过和蚂蟥的一番苦斗,情况也没能好到哪里去,一致面如土色地盯着眼前的孩子,恨不得从他身上盯出几个洞来。
            
            瘦小少年胳膊一转,轻轻从张海客的钳制中滑出去,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很抱歉,但我有自己要做的事,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转身又走了,剩下几个人只能在原地大骂。
            
            张海客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如果说十年前自己对他产生的兴趣,是来源于他的特别之处,那么此时此刻他的好奇则是来源于对他的了解。
            
            他们在放野过程中相处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从不认为有什么人或什么事,可以在他心目中构成“重要”的含义。因此他现在十分迫切地想要知道,对这孩子来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收起回复
          5楼2017-07-08 23:55
              几个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干粮和盘缠了,他们白天摘林子里的野果充饥,运气好能打到一些野鸟。晚上他们则露天而眠,只在身旁烧一堆篝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起来看着火种,以防止野兽出没偷袭。
              
              这天晚上看火的人恰好轮到张海客。
              
              剩下的三个孩子之前叽叽咕咕地讨论了一些东西,互相查看了身上的伤口,过程中间杂着对那小子的谩骂。现在他们已经睡熟过去了。
              
              而那个孩子一直闭着眼睛,当然张海客知道,他那时肯定是没有睡着的。他从小背负了太多骂名,很多都是别人加诸在他身上,甚至连他自己或许都想不通原因的。这样的经历,让他自然而然地屏蔽掉外界那些对他好或者不好的一切评价。
              
              过了很久之后,张海客抬头看了看星宿,判断出大概已经是三更了。身边那个孩子的呼吸声已经变得绵长沉稳,是熟睡的暗示。
              
              但受过张家训练的孩子,没有哪一个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熟睡。
              
              他犹豫了一下,保持呼吸的自然平稳,无声地对那孩子的包袱伸出了手。哪知道才碰到包袱的外边,他的手就被另一只瘦弱些的手猛然攫住。他转过头去,正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他若无其事地松开手去弄篝火堆,注意到那孩子将包袱枕在了脖颈处。他知道,他这一晚再没有机会了。
              
              张海客讪讪地摸摸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十年前,我和你说过话的,在本家的一个院子里。那时候你大概三岁,我指的是张家的三岁,你记得吗?算了,你肯定不记得了。”他自顾自地讲,好像并不是在和面前的人对话。
              
              躺在地上的孩子却破天荒地开口了,是介于孩子和少年时期之间有些干净的声音:“不,我记得。”说完他微微侧头望向天边,穹顶星河耿耿全倒流进他的双眸。
              
              就是十年前张海客来本家的那一天开始,他的沙漠中被注入一泓清水,混沌的世界被撕开一道光。那道光照耀他十年之久。
              
              或许还会更久。


            收起回复
            6楼2017-07-08 23:56
                少年回到本家之后与另外几人分道扬镳,直接带着东西去见了族里德高望重的人物。
                
                族里除了族长外,有一位四叔公名望很高,和族长关系也很近,人们叫他四爷。他此刻敲着烟杆子,接过少年手上的东西,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开来——那是一只牛铃大小的青铜铃铛。
                
                众人神色各异,眼神流连在铜铃和少年之间。他们不记得这少年的名字,但有好几个人都记起了他,以及很多年前那场家族变故。
                
                四爷目光矍铄地盯着面前的少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抽了一口烟,脸上的皱纹随之挤在一起或舒展开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年纪,但很多人从出生就已经见过他了。
                
                “小子,你做到了。”他的嗓音因常年抽烟有些粗嘎,像是装着黄沙的麻袋散落一地的声音。语气也叫人分辨不清那是陈述还是夸赞或惊叹。
                
                “您之前承诺过我,不会再为难那个孩子。”少年一如既往淡淡的语气,也是无波无澜。
                
                四爷吧嗒吧嗒又抽了两口,挥了挥烟杆子:“你先走吧,那个孩子的去留我们会再讨论,他在原来那个房间里。”
                
                少年依言退了出去,走过长长的廊道来到一个院子,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个房间。进到那间房里的时候,他极快地适应了屋里昏暗的光线,看到床_上的人正在睡觉。那是一个身量比他长一些的少年,但似乎比他记忆中瘦了很多,于是他难得地皱了皱眉头。
                
                他在床前站了很久,静静地看床上的人翻了好几个身,不清不楚地嘟囔了几个音,最后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突然出现的人大概把他吓得不轻,等看清来人后他随即双眼放出和往常一样的亮光,喉头沙哑地喊了句——小哥!
                
                “嗯。”少年点了点头,“吴邪,我回来了。”


                TBC


              收起回复
              7楼2017-07-08 23:57
                这里是我的一些短篇,雨村日常为主,大家等更的时候可以去看,不定时持续更新~
                https://tieba.baidu.com/p/5158808743?pn=7


                收起回复
                8楼2017-07-09 00:00
                  up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09 00:12
                    加油有人支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09 00:30
                      加油,很喜欢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09 07:42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09 07:54
                          敲喜欢这个设定!已收藏(๑╹◡╹)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7-09 08:13
                            这个设定我也喜欢~很有爱~楼楼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09 09: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09 11:47
                                暖,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09 12:09
                                  催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9 13:23
                                    顶(。・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09 13:56
                                      暖、催、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7-09 17:58
                                        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09 18: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09 19:46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09 19:46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09 19:5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7-09 20:04
                                                  来了来了!今天赶了一天的路快累瘫了_(:з」∠)_


                                                  回复
                                                  37楼2017-07-09 20:05
                                                      第二章


                                                      张海客第一次遇见幼年的张起灵是在十年前,当然那时候他还不叫张起灵,甚至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包括他自己。
                                                      
                                                      他看见那孩子孤零零地静静站在天井里,早在这之前,他已经见过他好几次了,每次都是一个人,安静又孤僻。这天看见他,张海客终于忍不住去跟他说话,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于是这天张海客顽强地和他磨了一下午嘴皮子,最终还是在他久久的沉默中举了白旗。
                                                      
                                                      当然他永远不会知道,他这次随父亲来本家之行,会带给这个孩子生命的轨迹怎样的偏差。


                                                    收起回复
                                                    38楼2017-07-09 20:07
                                                        张起灵觉得今天和自己讲话的人很奇怪,他从不知道一个人可以一次性讲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在对方没有回应的情况下。但他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他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他房间里的食物变少了。
                                                        
                                                        他蹲下身子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耗子留下的痕迹,连一粒老鼠屎都没有。但是接下来两天,这样的事还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最后他向照顾他们的人要了一点老鼠药,趁着去训练的时候下在食物里。他下的量不多,大概只能毒死一两只老鼠。
                                                        
                                                        但等到他回房间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一个陌生的小孩倒在桌边,捂着肚子满地打滚。
                                                        
                                                        他想了想,立刻拿把小刀割开自己的手指,把血化在茶杯里喂那个孩子喝下去。但等了一会儿,他发现这一招似乎没什么用。
                                                        
                                                        他不敢叫人,这个孩子不是本家的人,或许是外家的孩子,如果被别人知道他偷溜进来,一定会受到惩罚。他只能看着这个孩子吐了将近一个时辰,情况才终于有所好转。
                                                        
                                                        张起灵把他挪到自己的床上,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他看起来比自己小一些,长得很清秀,穿的衣服有点奇怪。
                                                        
                                                        孩子吐得累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张起灵爬到他旁边躺下,保持着半清醒的状态入睡。


                                                      收起回复
                                                      39楼2017-07-09 20:08
                                                          第二天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孩子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他盯了他两秒钟,从床上坐起身来。
                                                          
                                                          “你不是本家的人。”他想了想,“我没见过你。”
                                                          
                                                          孩子有些心虚地坐起来面对着他:“我不是故意偷吃你东西的,我实在太饿了,可是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张起灵点了一下头,问他是怎么进来的。
                                                          
                                                          孩子想了想,说是那时候太饿了偷了个包子吃,被人发现追着跑,最后躲进了一辆马车。
                                                          
                                                          他身形小,躲在马车的凳子底下完全没有人发现。之后马车被一路驾到这里,他就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躲了起来,每天等没人的时候出来偷吃点东西。
                                                          
                                                          张起灵从他的描述中,推断出那是张海客家的马车。他思考了片刻说道:“那等下次再有外家的人进来,你再偷偷躲到他们的马车上出去。”
                                                          
                                                          孩子头一歪:“去哪里?”
                                                          
                                                          “回你自己的家。”
                                                          
                                                          孩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到这边的,我只记得我叫吴邪。
                                                          
                                                          张起灵愣怔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看他:“你不是张家的人。”见他点头,他又问他是哪里人。
                                                          
                                                          吴邪想了想,说自己从小住在杭州,前几天父母和爷爷带他回长沙老家拜年。就在长沙老宅,他遇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就向张起灵仔仔细细描述了这一段经历。
                                                          
                                                          那时候他正和小花他们玩捉迷藏,为了不让别人找到,他走了很远。最后在一个他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房间。
                                                          
                                                          那是个很奇怪的房间,里头没有光,他一伸手就摸到了很多铁链,不是一两条,而是像蛛网般密布,交错盘桓在空中。
                                                          
                                                          他因为怕黑原本很快就想出去,但又觉得很奇怪。于是他忍不住再往前摸了摸,还是有许多交杂在一起的铁链。而且越往房间的中心,铁链越是密集,仿佛是层层叠叠包裹着什么东西。
                                                          
                                                          而就在他快要触碰到那东西的时候,他闻到一阵异香,伴随着一阵古怪的声音,思绪突然有些迷蒙起来。等他再度醒来,自己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才有了后面偷包子和躲马车的事。
                                                          
                                                          张起灵静静地听他讲完,从他浅显易懂的表述中听了个大概,却完全没有头绪。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说谎,那么他觉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被拐卖了。
                                                          
                                                          这时候的他只考虑到空间的差距,却没有想过时间节点的不对称性。
                                                          
                                                          而吴邪见他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以为他是在想要怎么把自己送走,于是急得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小哥哥,你别告诉别人,你别把我送走,我在这里只认识你一个,小哥哥。”他说话的时候带一点南方口音,软软的像糯米做的糕点。
                                                          
                                                          张起灵下床穿好鞋子,再仔细思考了一番,收拾好下过耗子药的食物,最后跟他说:“你可以先留在这里,但是如果有人来,你要躲好不能被发现。”


                                                        收起回复
                                                        40楼2017-07-09 20:10
                                                            可等张起灵傍晚结束训练回去的时候,他察觉孩子不见了。他怕是被人发现了,先到守院人那里去偷偷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孩子的身影。接着又他到大院内外去摸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孩子的踪迹。
                                                            
                                                            最后他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很轻微的呼吸声从柜子里传出来。他立马过去打开柜门,发现一团小小的身影缩在里头,睡得口水全流在他叠好的衣服上。
                                                            
                                                            “吴邪。”他戳了戳他,问他怎么睡在这里。
                                                            
                                                            吴邪双眼冥茫地看着他,迷迷糊糊地说:“你说过要躲起来不能让别人发现,我躲在这里就不会被发现了。但是太黑了,我只有睡着才不会怕。”
                                                            
                                                            张起灵点了一下头,把他从柜子里拉出来。但是吴邪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腿已经麻了,一动就扑在地上,被张起灵眼疾手快地扶住。
                                                            
                                                            以张起灵现在的力气,是没有办法把一个孩子抱起来的,他只能把吴邪拖到床边靠好,帮他捏腿。
                                                            
                                                            “小哥哥,我的脚好像掉了。”
                                                            
                                                            “小哥哥,好像有好多虫子在咬我的腿。”
                                                            
                                                            吴邪小脸皱成一团,叽里呱啦叫着一动不敢动,只要一动腿上又麻又痒又疼的地方就游来钻去。
                                                            
                                                            张起灵摇摇头,摆正他的腿,找了几个穴道轻轻按着。他曾经接受过很好的人体穴位的相关知识,那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有很多人围着他打转的时候。
                                                            
                                                            按了一会儿,他听到吴邪的肚子响了几声,这才想起他大概一天没有吃过饭。
                                                            
                                                            张起灵从桌上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他,但吴邪看看馒头又看看他,有些犹豫地摇摇头。
                                                            
                                                            “昨天就是吃了这个,后来好难受……”
                                                            
                                                            张起灵一下就明白了,说这个很干净,说完还自己咬了一口,再递到吴邪嘴边。他当然不会告诉他,昨天的东西吃了会难受是因为自己下了耗子药。  
                                                            TBC


                                                          收起回复
                                                          41楼2017-07-09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