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731贴子:22,918
  • 15回复贴,共1
终于考完试,偷偷更新一下


回复
1楼2017-07-07 23:03
    背靠在石制的墙壁上观战着比赛,这时察觉到旁边有人接近。
    在那里站着的是一直以来跟我身高差不多高的友人——宗一君。身上穿着的不是昨天的制服,而是结实且易于行动的厚厚的衣服。
    对于挂在腰间的是休息室中的量产剑这件事有些灰心,不过视线还是看向比赛场地。

    「身体怎么样?」
    「一般一般吧」

    有没有理解我的回答呢,之后宗一君也没对我说什么。
    视线前端,是现在正在比赛场战斗的山田。熟练地使用着还没有习惯的短剑,同时也挥舞着大剑。
    比起一回战时与骑士团长战斗时动作更加灵活,应该是因为解除了紧张的缘故吧。而且,对手无论怎么看都不如奥博莱恩オブライエン。恐怕现在的山田比起一回战时相比更广阔地感觉着比赛场。动作没有一丝多余,带着从容活动着就是最好的证据。
    那个人有着把事情往复杂的方向上思考的倾向。像我这样过于简单地考虑问题也是一个问题吧,不过我觉得像他那样过于复杂也是多余的。脑中装满了某件事,从而束缚了身体。
    所以一定是因为,战胜了过去没能战胜的人让束缚着他的枷锁之一解除了吧。
    说是容易理解呢,怎么说呢。真的是,奇怪的人。

    「总觉得哥哥,战斗方式有些奇怪呢」
    「嗯嗯,用小剑对抗大剑——大概是因为想展现给宗一君的前辈看吧?」

    名字是什么呢
    正要这么问着,啊啊——宗一发出像是刚刚察觉到一样的声音。

    「芙兰谢斯卡前辈吗」
    「对对,就是这个人」

    因为是与我在之前的比赛中战斗过的人,对她的脸有印象。
    是山田的弟子。
    作为弟子感觉动作有些粗暴,确实有相似的部分。硬要说的话有些我流的感觉。
    确实她的战斗方式,与山田的——我们的战斗方式相似,使用小的力气,快速的动作闪避攻击,对敌人微小的破绽发动确实的攻击的类型。
    只是,她的攻击有些问题,无论是时机还是速度,都是不合适的。就是那样还是与山田一起旅行还活下来了。嘛,比不上以前那样危险的旅行吧。
    最重要的是,对于砍向人类还是有着犹豫。这样的话在这个大会中获胜是不可能的吧。

    「说起来,前辈。似乎输掉比赛了呢」
    「……姑且还是学园的前辈,就不要刻意提及了吧」
    「唔,因为,与我的比赛时机不合嘛……」

    自己也觉得是这样,宗一君挠了挠头。

    「那么,还有下次的比赛吧,怎么看呢,宗一君?」
    「看真咲怎么说吧」
    「什么,还要让姐姐担心吗?」
    「姐姐什么的……,不是同年吗」
    「即使这样年上就是年上哦,宗一君?」

    像是没有接受的样子,嘟着嘴的侧脸非常可爱。这种地方有着年下的感觉,非常惹人喜爱。
    想要抱上去,右手蠢蠢欲动。不过总算是靠意志力控制住了。在众目睽睽下抱上去的话,不就成了变态了吗。我又不是燐。

    「真咲,怎么了?」

    似乎是一直盯着宗一君的侧脸,向我投来了不可思议的视线。
    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地无邪气呢,不,这样的事应该没有吧,怎么说呢……有种小动物的感觉。
    山田和肌肉达磨的伊藤先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什么同样是男性印象差距会这么大呢。男人这种生物,真是不可思议。

    「诶,那么,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没问题吗——真咲你的视线像是这么问我的样子」
    「诶?」
    「你看,下下次的对手是莲司哥,总觉得,有些担心是不是干劲过头了」
    「……这是应该对山田说的不是吗?」

    把双手抱在胸前,有些不高兴地说到。
    宗一君的担心让我很高兴,这么看着我和说的话也让我开心。但是,比起那个山田更担心我这件事让人心情复杂。
    去找山田打架……决胜的是我。并没有过于认真的打算。
    只是,这一年间行踪不明,让人担心这件事并不爽。
    因为,通常的话用一封信来报平安不就好了吗。那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觉得麻烦而懒得动笔,还是以为同伴都是不会担心他的人呢。
    但是,见到面时虽然安心下来了,之后总觉得有些不爽……怎么说呢,至少要让他道歉一下。
    只是想要把这份怒气释放出去,不过宗一君似乎觉得我干劲过头了。

    「哥哥是那种,该做的时候就会做的人,嗯。」
    「是吗?非常坚韧呢,那个人」
    「嘛,是这样呢」

    这么说着,宗一君苦笑着看向比赛场。
    场地上,山田和不知名的佣兵交互击着剑,没错,击剑。
    这已经称不上是战斗,而是名为山田莲司的剑士不断地把自身的技术展示给我们看而已。
    那个……是叫芙兰谢斯卡吗,她对于山田使用短剑战斗这件事的意义理解了吗。
    这么思考着,叹了口气。

    「怎么说呢——变了很多呢,也有以前一直没变的地方,山田他」
    「是啊」

    在这么大的舞台,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战斗的山田,确实跟以前一样。
    这一点从以前开始就没有改变。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
    让人觉得不是这样的话就不能战斗的他——果然这一本质一直没有改变呢。


    回复
    2楼2017-07-07 23:05
      偷偷踩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7-08 19:46
        偷偷踩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7-08 19:4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08 23:1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09 00:57
              「不过要改变的话,能对优子小姐更加温柔一些就更好了」
              「我的话希望他能对阿弥更温柔一些」

              这么说着,宗一君脱力地松下肩膀
              他一边耸着肩一边苦笑,实在是不适合他的举止,是不是因为比起帅气,可爱更适合他呢。

              「とばっちりは、いつも僕に向くから」实在是找不到通顺的翻法...
              「我觉得这多半是因为宗一君太迟钝了」
              「……没有那么迟钝吧」

              但是,他自己也有这样的自觉吧。视线向旁边移开,嘴角微微颤抖着。
              说不定学园的朋友也对他说了同样的话吧,隐隐约约有这样的感觉
              并且我能挺着胸地说宗一君很迟钝。

              「宗一君怎么认为呢?」
              「嗯?」
              「山田啊……那个人,在隐瞒着什么吧」
              「——」

              紧紧抿住刚刚还微微颤抖的嘴角,向着比赛场上的山田看过去,我跟随着他的视线望向山田。
              感觉一年前还是常常笑的人,但是,这几天实在是没看到他在笑。不,表面上是在笑,是不是打心底在笑这点就要抱有疑问了。现在的山田就是这样的笑容。

              「是这样呢」

              结果这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啊。
              与魔神决战时,那时的激情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个时候,山田没有一丝愤怒,带着愤怒的表情,(山田さんが怒った事は無い。怒りを露わにし),以我们都被吓到的势头向着魔神冲过去的背影,即使过了一年的现在也能很好地回忆起来。
              一定谁都能注意到吧,即使察觉,也问不出口。
              然后只要我们不去主动问他,说不定他就永远不会主动将其说出来
              ——艾尔,她的魔力,已经虚弱到很严重的程度。撕裂大地,扭曲空间——能消灭即使只剩下肉片也能再生的魔神的力量。这样的魔力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这件事。

              「不过,直到莲司哥主动告诉我之前我都会一直等着」
              「这样好吗?」
              「嗯」


              这个——我相信着哥哥——的表情,我实在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定同样的事情跟阿弥说了,也是会露出同样的表情吧。这是因为两人是幼驯染吗,或者是因为两人都对山田敞开心扉呢。
              对我来说实在不觉得有趣,比起山田想要更被喜欢这种……怀着奇妙的败北感,嫉妒感之类的感情吧。
              不能否定,比起这个居然输给了男性这点实在是不想去思考。
              宗一君仰慕山田的理由我是知道的,因为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了。无论在多少魔物面前也是,与有着压倒性巨大的躯体的魔神眷属对决时也是,被我与宗一君两人合作也没能打倒的魔王盯上的时候也是——即使如此山田也会站在我们前面。没有因为自己是最弱的而找借口逃走,因为自己是大人……他的背影,是如此巨大。
              然而即使如此,想要成为喜欢的人的最重要的人是很正常的想法。
              比起山田更想让他注视我这份想法,一定是没有错的。
              比起被担心,更想要被依靠。
              这么喜欢(初恋)的人,他的视线果然没看向旁边的我,而是盯着比赛场。该说是迟钝还是什么呢,如果是察觉到了我的心意还摆出这样的态度,我会想要把他的头砍下来的。
              然而果然是没有察觉到把……不由得叹了口气。

              「哈啊……」
              「怎么了,真咲?」
              「没~什么」

              自己也觉得是非常不开心的声音。
              这是因为对我们隐瞒着什么的山田呢,还是因为明明就在旁边却觉得距离有些遥远的心爱之人呢。
              然而,嘛,因为喜欢也没有因此告白过。虽然没有隐瞒好意的打算,不过没将此表达出去的我却指责他的迟钝,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不由得再叹了口气。
              为了吹散这不愉快的心情,把手放在了腰间的刀上。

              「好想快点斩了山田啊」
              「害怕!?」
              「你看嘛,比起思考困难的事,我还是更擅长行动」


              回复
              7楼2017-07-10 00: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11 08:23
                  辛苦了


                  回复
                  9楼2017-07-11 21:35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再去想也没有什么用了。
                    虽然山田与魔神涅菲尔(ネイフェル)战斗时我们在场,但并不代表知道全部的事。那么,现在就只能尽人事了吧。
                    我的话,就是把对山田这一年来的这不满,或者说是不爽的感情给发泄出去这件事。

                    「那我来当对手把」
                    「啊啦,真的?」
                    我凑近放松肩膀,轻声说着的宗一君的耳朵,不知是一时鬼迷心窍呢,还是涌出了勇气。迅速地扫视了周围,其他的参加者都在忙于自己的事,并没有谁在意着我们。
                    当然,这种时候一直都在找麻烦的弥生和燐都不在。为了把高鸣的心脏平静下来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些男孩子的汗——该说是,宗一君的气味。

                    「那么,今晚,能陪我吗?」
                    「嗯,当然」
                    「——」

                    不是,诶?

                    「这,这样啊」
                    「跟真咲桑一起训练,非常开心」
                    「……我就知道」

                    被这么无邪气的脸看着,双手叠在后脑勺笑着看着我,真是很想给他的脸来上一拳……但是同时,又不能对此做出什么说明。
                    这是因为我的自尊心,还是胆小呢……都是一样嘛。
                    转开脸抿着嘴说不出话,侧目看着宗一君。发现他正对我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
                    这感觉是把我看成了只会打架一样的人,就算不是这样,至少没有意识到我是女性吧。

                    「怎么了啊?真咲」

                    这果然是,宗一君没有察觉到我的意图就这样直接问过来。
                    这真正不可思议的视线真让人难受。
                    就算往放在刀柄上的手注入力量,也没有问题吧。

                    「啊」

                    于此同时,头中响起了魔术的声音宣告着胜者的名字。
                    胜利的是山田。
                    嘛,这是当然的。在比赛场上的是,气息只有一点混乱的山田,他正对把大剑当作杖支撑着身体单膝跪在地上的佣兵伸出手。
                    同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没有了刚刚的心情,从刀上松开了手,右手轻轻拍着脸,明明接下来还有比赛却有着这样不谨慎的心情,不想让不断红下去的脸被别人察觉到。

                    「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迟钝」
                    「……诶诶?」

                    看到就明白了,山田的战斗方法跟以前没有改变,闪避攻击,瞄准空隙。
                    不是那个时候看到的,凭借力量,正面击溃敌人的方法。是山田莲司本来的战斗方法,看到了这样的战斗方法,该说是放心下来了呢,还是有些失望呢。
                    作为知道山田真正愤怒的样子的人,想要和山田战斗——但是,施加在艾尔上的制约,那七条制约我并不知道。而且如果让那么信赖的人对我真正发怒的话……果然心好痛。
                    现在就,先期待着不知什么时候能与认真的山田战斗吧。
                    这个山田,就在不久前察觉到了我们的事的样子,在比赛场上向我们投来视线,宗一君回以笑容,我……大概,应该是笑着的,大概。
                    哈……

                    「接下来是真咲桑的比赛呢」
                    「是啊」

                    放松放在刀柄上的手
                    对手的名字姑且还是确认过了,是没听过的名字,似乎是有着一定实力的冒险者,那么。

                    「加油啊」

                    看着用笑容为我应援的喜欢的人的脸,叹气。
                    走过与山田战斗的佣兵旁边,他的表情是清爽开心的样子,自己全力战斗过了,这样的表情。
                    从佣兵身上移开视线,宗一君像是正在困扰,不知道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微妙的表情

                    「……为什么要叹气?」
                    「今晚,跟我一起运动的约定,不许忘记哦?」
                    「嗯,嗯?」

                    但是肯定会有人来打扰吧,这么想着走向比赛场。
                    这个会来打扰的人的脸在脑中闪过,我站上了比赛场。
                    刚刚山田战斗过的地方
                    面对面站着的是一名男性
                    那么。
                    没有紧张,呼吸也没有混乱,观众的声音也能很好地听到。
                    我带着意图对他笑着,对战对手的男性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这个反应,不是太失礼了吗
                    虽然想着这些事,嘛怎么样都好了。那么,把他当成是发泄心情的对手吧。
                    我笑着,右手放在了左腰挂着的刀的刀柄上。沉下腰,全身放松。
                    无一丝杂念——也可以这么说吧。眼前站着的男子拿着剑的模样,慢慢地打量着。脖子,肘,手,膝——心脏。盯着应该瞄准的要害,在听见开始的信号前拼命压抑着即将爆发出去的身体。
                    大欢声中,咔嚓,清楚地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收起回复
                    10楼2017-07-11 23: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3 00:47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3 14:01
                          这是谁的视点啊?看开头就懵逼了。。。。话说切换视点的时候不标明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0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