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7贴子:7,804
  • 13回复贴,共1
白鸟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某位改过称号?


回复
1楼2017-07-06 18:37
    「好久不见了,尤文」
     宴会慢慢开始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在远离喧嚣人群的地方,尤文和兰斯洛在月光下对酌。
    「是呢。自被埃尔·席德大败后,你我失去身为骑士和王的尊严的那天以来吗。已经是十多年以前……时间转瞬即逝呢」
     那是两人脑海中想忘也忘不掉的记忆。年轻力胜的时代。打算驰名天下而来到大陆的加尔尼亚的骑士们。身为领头的『骑士王』,其妻子『战少女』,心腹属下的三名骑士『铁骑士』、『白鸟』、『狮子侯』——
     那曾是黄金的时代。是加尔尼亚难得挑战世界的机会。
     然后那一切都被击溃了。不论是理想、还是名誉、爱、还是荣耀,全都被证实为幻想。失去的东西数不胜数,血泪具干。
    「你没有选择王而是选择作为骑士吗」
    「我不是当王的材料。因为我在那天痛切认识到了啊」
     尤文被打败后,他像是逃避一样从加尔尼亚消去了身影。责备他的人并不少。即便如此他同世代的朋友、对手、战友们都能明白。他去寻找自己的道路了。是找回已经丧失的东西呢,又或是新的道路呢——
    「不过,我并不是最初就打算成为骑士哦。自己不足的是什么,我认为能在诞生出埃尔·席德这一怪物的大陆上抓住些什么。在那旅途中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众多的战场、在战场的阴影下痛苦的弱者,我看到了许多曾为王时没有看到的东西。然后——」
     尤文想起的是旅途的终点。与在战场遗迹上啃食死肉收集武器的少年、少年的相遇。看到纤细渺小、随时死去都不奇怪的他们的眼睛时,尤文知道了。
    「我和沃夫相遇了」
     尤文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沃夫已经强大到那时所无法想象的地步。现在就算他说出要抓住天也不会有任何人笑吧。他就是得到了那么大的力量。积攒起来那么多的功绩。但是尤文知道,他一次也没有偏离过自己的主轴。改变的只有世间对他的看法。就算跨越众多的修罗场轴心也没有动摇,因此他变强了。尤文认为那值得骄傲。
    「在世界底部的他们的眼睛,仰望着我这种人无法比及的天。那时的我知道了。他们有着我所不具有的东西,那是无尽的贪欲。是在地底挣扎痛苦、在地底失去了重要事物后,从其中派生出的『欲望』」
     就算是尤文也不知道沃夫的一切。尤文不知道他戴在胸口的吊坠中大概就是沃夫『欲望』的原点。尤文只知道他不会动摇,直到己身之牙折断、自己身死的那天为止——
    「他不会停下脚步吧。他的强大之处就在那里。我想看看他一往无前最后到达的终点。想作为骑士为他到达那里助上一臂之力」
     尤文的话语表现出不论到何处他都会跟随着沃夫的觉悟。看着发生了巨大变化的朋友的脸庞,兰斯洛沉默地为他倒酒。尤文微微一下一口将酒杯饮干。
    「你要怎么活呢?『湖之骑士』兰斯洛」
     兰斯洛不知该如何回答尤文的问题。
    「……不清楚。从那天以来,我的心一次也没有悸动过」
     兰斯洛丧失的东西和尤文不同。看着还没有从创伤中恢复的战友,尤文再一次确认了那伤痕的深度。
     尤文沉默地为他斟了杯酒。兰斯洛说句「多谢」便一口饮干。
    「没必要强行行动吧。该来之时到来后你就会遇见。让那位『烈海』受到一击的加尔尼亚最强也不可能就这样被时代抛弃。只要等待,时代总有一天回把你叫回。到那时为止,你就好好休息吧」
     兰斯洛面无表情的脸变得柔和。两人都感受到了时代的变动。两人有着相应的力量,就算抗拒两人也会被卷入其中吧。那时是会不情愿地握起剑呢,还是会欣喜地握起剑,不到那时就不会明白。
    「你们干嘛两个人一起沉默着!干了高文我的这杯酒!」
     满脸通红的战友的登场令两人苦着脸笑了出来。
     尤文已经不会再和他们一起驰骋。但他们仍然是和自己一起征战同一时代的战友,是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大概,这会是与他们最后的见面吧。


      ○


     埃尔·席德抚摸着自己脸上刻着的一条伤痕。尽管自己身上有数不尽的战伤,但是敌剑伤到脸部这个致命部位的情况『那次』是第一次。
    「哎呀—,好像很麻烦哪父亲」
     坐在埃尔·席德身前的是他的第五十二个儿子,皮诺·席德。虽然他是个和埃尔·席德没有丝毫相像之处的文雅男性,但他同时是少数作为埃尔·席德后继人继承了·席德·坎佩尔多之名的人。他正是被称为烈海的猛将。
    「对方在海中还令你陷入苦战了吗」
     埃尔·席德的提问令皮诺苦笑。
    「我没有陷入苦战。但是,情况正在向那样发展。对方是就算知道会输也勇往直前的王,以及能够深入敌阵的骑士」
     皮诺在说自己在海上压胜地方,然而对方并不是这样就会放弃的人。埃尔·席德信赖着皮诺的判断。正因为皮诺是足以成为自己后继者的存在,自己才赋予了他同样的名字。这选择并不是出于其他多数人的意见。
    「加尔尼亚残留的火苗吗。我就把她放在脑海角落吧」
     埃尔·席德这么说着抚摸着脸上的伤痕。看到他的动作,皮诺施了一礼从座位上站起。
    「我会将残火完全踩灭,不会给她蔓延的机会」
     埃尔·席德用鼻子「哼」了一声。因为他完全知道皮诺是在顾虑自己。抚摸伤痕时的埃尔·席德是将思绪驰骋于至今经历过的最让人兴奋的战斗中的状态。轻易打扰他的话说不定毁触及埃尔·席德的逆鳞。因此皮诺打算离开。
     但是皮诺像是想起某事停在了门前。
    「……如果发生了我战败的情况,一定会出现能让父亲满足的战场吧。请等待我的喜报」
    「……真是能干的儿子唷。明明就算欲望再强点也不会遭到惩罚」
     埃尔·席德脑海中回映的是与骑士王主队间开展异常激烈死斗的战斗。骑士王和战少女激烈的进攻,以及支援他们的三名骑士。理解到在『弓骑士』面前远距离战对自己不利的埃尔·席德坚定实行了接近战。在被造成众多伤痕后他对骑士王造成了沉重的一击,在打算终结他性命而使出第二击时被战少女介入了。就算只到那里,那也是在记忆中排得非常靠前的漂亮的战斗。甜美的时间,在热烈斗争的最后——
    「你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神诞生了。化作复仇鬼的怪物。尽管华丽流畅的剑技不见踪影,那攻击也只能用激烈形容。如果没有他和他的从者们的话,骑士王就会在那个战场命丧黄泉吧。脸上是留下断后的那个男人给自己造成的战伤。他大概是最接近埃尔·席德的男人。蹂躏他时有种随时都可能爆发的快感。
    「好像在体味一次和那场战斗同样的火热啊」
     无法忘却的兴奋。埃尔·席德还想再经历一次接近顶点的那个感觉。
     燃烧旺盛的火焰。不得不将它平息下来。因为能让埃尔·席德热血沸腾的对手还没有被养成。难得已经等了这么久。再一会儿,只要再稍等一会儿——
    「失礼了埃尔·席德大人。『鲜烈』赛菲莫·阿隆索师团长战败了」
     突然进入房间的传令让埃尔·席德感受到了命运般的感觉。赛菲莫是埃尔·席德第三十八个儿子。尽管他是个优秀的男人,实力也不错,可惜他并没有成长到足以被赋予席德·坎佩尔多之名的程度。
    「赛菲莫……他应该是负责桑巴特方面啊。他被谁吞掉了?」
     能够击败他的对手。
    「这次依然是『黑狼』沃夫」
     数次听到过的对象。虽然埃尔·席德一直忍耐等待着他的成熟——
    「是吗。你可以对下了」
     现在时机太差了。埃尔·席德倦怠中的心还仍在燃烧着。应该战斗的对手不在。他想要至少自己不出现于战场等待着晚辈的成熟。他本来应该等待着像沃夫那样极佳的才能好好地被养成。但是——
     下达传令后,埃尔·席德把无处释放的热情倾斜在酒桶上。酒桶被拳头爆裂,他沐浴在葡萄酒的喷泉之中。然而热情不会让其停留。虽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有种淋到自己身上的葡萄酒沸腾并蒸发的错觉。
     埃尔·席德的脸上展露着异常可怖的笑容。


    收起回复
    2楼2017-07-06 18:37
      不是很懂这种养虎为患的心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06 18: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06 18:46
          战斗狂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06 20:36
            说实话,我希望作者用“威廉的对手快速成长中”省略这几话。实在看不下去,群像剧果然不适合我,还好本作是伪群像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06 22:05
              与在战场遗迹上啃食死肉收集武器的少年、少年的相遇。
              这一句 想到了 银时...


              回复
              7楼2017-07-07 00:37
                BOSS级别的怪物出来打小怪物了。


                回复
                8楼2017-07-07 00:45
                  这些广告帖子是怎么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07 18:15
                    没有吧主删广告


                    收起回复
                    11楼2017-07-07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