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吧 关注:126,372贴子:1,159,975

回复:【福华转载】An Innocent Man\无罪之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走进过221B。
  
  一开始的时候夏洛克非常能够理解他:约翰现在忙着重建自己的生活,夏洛克刚回伦敦的那一个月也是如此。他在麦克·斯坦福的同事休产假的时候替班,所以很明显他希望能够敬业一点,这意味着不能旷工,也不能在上班的时候睡着。不仅如此,约翰还会在每天早上或者晚上的时候花一点时间准备考试,他需要重新考行医执照。约翰又开始和雷斯垂德和斯坦福一起去泡吧了,他定期去拜访自己的姐姐,试图重修旧好。修理221C也花去不少时间,他需要换掉地毯、清理旧墙纸、刷墙、打磨墙壁还有屋顶。哈德森太太很高兴他这么有干劲。
  
  当然了,这就意味着夏洛克很难见到他。要不是哈德森太太开始邀请“她的孩子们”每周日到她的公寓来共进晚餐,夏洛克可能连见都见不到约翰。医生就住在他楼下,但是从很多方面来说,夏洛克觉得他好像还在约克郡。
  
  夏洛克站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他合上眼睛,仰头靠上墙纸。约翰偶尔会表现的像以前的他一样,但更多的时候约翰待他彬彬有礼,在走廊上遇到也只会轻轻点头,周日晚上在哈德森太太那里吃饭的时候也只会稍稍问一下他关于案子的情况,但这些问题统统都是点到即止,他根本不关心夏洛克的进展。夏洛克绝望地想要跨越两人之间的鸿沟,但是他却毫无头绪。他该死的就是不擅长这类事情。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5楼2017-07-22 21:39
      夏洛克又悄悄地叹息了一声,他站直身子,准备回去睡觉。但正当他准备离开221C的门口时,下方传来的一声陌生又熟悉的啜泣让他顿住了步子。
      
      夏洛克僵在那里,他仔细地听着。有那么一会什么声音也没有,然后——就是这个!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他认出了这个声音,约翰·华生被噩梦魇住的时候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夏洛克好几年都没有听过这些动静了:夜里传来的含糊不清的哭声总会让他感到难受和无助。他们刚开始同鐹居的时候,在盲眼银行家案之前,夏洛克一周会有三到四个晚上能听到这个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夜里的哭声消失了,之后只有约翰压力大的时候才会偶尔出现。他最后一次听到约翰做恶梦是他们从多特摩尔回来的时候,那一次是巴斯克维尔案鐹件。
      
      他们刚刚住在一起的时候夏洛克只有一次试图把约翰叫醒。结果不怎么好。前士兵反应非常激烈,他先挥了一只拳头过来,幸鐹运的是夏洛克成功地躲过了,然后才惊醒。之后约翰花了半个小时才平静下来并勉强抑制住自己的懊悔和羞愧之情,但他似乎很不高兴夏洛克知道自己做噩梦。自从那次以后,夏洛克再也没有提过噩梦这一茬,他只会在听到约翰哭的时候伸手拿起自己的小提琴,音乐似乎对约翰的睡眠有益,而且如果小提琴把他吵醒了,两人都能假装是夏洛克当时正好在拉提琴,这样也能保全约翰的自尊。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6楼2017-07-22 21:42
        楼下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夏洛克下定了决心,他又一次推开221C的大门,然后悄悄地走下楼梯。
        
        贝克街221号的三位居民都没有锁门的习惯,和很多老维多利亚时期的民居一样,这栋楼本来就是一套家庭房,而且周围的治安环境也相当良好。之后到了二十世纪中期,这幢房子被改造成了三间独立的公寓。221号里仍遗留着很多之前在这里生活起居的人们的痕迹,毕竟不管是哈德森太太也好,还是夏洛克和约翰也罢,他们都不太在意这些事。在莱辛巴鐹赫事件之前,哈德森·不是你们的管家·太太在进221B做清洁之前只会随意地打个招呼,甚至偶尔还带点菜过来。确实如此,夏洛克和约翰之前住在221B的时候除非天气太冷,他们是不会关门的,毕竟门口总还有大门,如果真得进贼了,他们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总不至于打不过。夏洛克进221A的时候连门都不会敲一下,他大摇大摆地进去,就好像是拜访母亲的儿子一般,而且他还毫不知耻地乱翻哈德森太太的冰箱。约翰要有礼貌的多,但他也只是简单地敲敲门就进去了。在这方面他比夏洛克体贴的多,但他也觉得如果事情紧急,两人是可以直接闯进去的。
        
        夏洛克回来之后,他和哈德森太太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相处方式,哈德森太太依旧会走进221B做清洁、帮夏洛克买东西,或者是给他沏茶;夏洛克则依旧毫无预警地进入221A,然后等着哈德森太太给他做吃的,但同时他也在悄悄地关注着她的身体健康。而约翰搬进221C之后他和哈德森太太之间的相处方式也和他住在楼上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哈德森太太随时都能走进221C去看看约翰住得好不好,吃的好不好,虽然约翰觉得这根本没必要;而约翰则会像往常一样敲敲门,然后走进221A去和哈德森太太一起看一晚上肥皂剧。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7楼2017-07-22 21:45
          但夏洛克和约翰相处的时候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约翰从来没有上楼去过221B,而夏洛克也不敢不请自入221C。这一切将两人之间关系的变化暴露无遗。夏洛克自己都发现了,在莱辛巴鐹赫事件之前,他会大摇大摆地走进约翰的卧室、翻看他的东西、撬开他书桌上的锁、看他的日记或是“查抄”他的电脑。约翰有的时候会抱怨,有的时候会吼他一顿,但只要夏洛克不动他的医疗包,约翰大多数时候都会忍下来,他会叹气然后接受这一切,“毕竟我是和夏洛克生活在一起”。夏洛克有时候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听约翰骂骂自己,他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那么现在是什么不一样了呢?为什么侦探开始觉得他不能把221C像221A一样当成自己公寓的一部分了呢?夏洛克说不出来,但他直觉医生在他们中间画了一条让他恐惧不已的线……如果他越过了这条线,约翰大概就不会再骂他了,永远都不会了。这可比被他揍一顿还要难受。约翰说他希望两人还是朋友,但他现在这样遥远疏离,而夏洛克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问题,他根本不知道两人如何才能恢复以前的关系。
          
          夏洛克站在楼梯上,他的右手已经搭上约翰通往约翰客厅的门的铁质把手,但他却犹豫了。这时他又听到了约翰的哭喊声,他听不清楚约翰说了什么,但他在沙发上挣扎扭打的声音夏洛克绝对不会认错。于是他推开了门。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8楼2017-07-22 21:48
            夏洛克在门口站了一会才适应这里的黑暗。这间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随意拉上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一点外面街道上的光。等到他能看清的时候夏洛克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光线非常差,但夏洛克依旧能看出约翰这几个月以来花了很多心思在这装修这间房子上:他换了新的地毯和灯饰、之前一片狼藉的墙壁已经换上了簇新的壁纸、地角线也重新粉刷过,这还仅仅只是客厅而已。约翰说自己很忙的时候并没有撒谎。墙壁上过于鲜艳的旧式维多利亚风墙纸表明这是哈德森太太的手笔,而廉价的窗帘和二鐹手家具表明约翰确实不是室内装饰的行家里手。军队里的经历让约翰习惯了简约的风格,而且他的品位非常简单;他对这间屋子付出的太多了,这让夏洛克开始怀疑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忙碌起来,好……避开他的旧友和室友。
            
            之后夏洛克的思绪被沙发上传来的踢打声和啜泣声打断了,约翰缠在一堆手工编织的毯子里无助地哭泣着。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脸颊上也满是泪痕。约翰的脖子上青筋暴起,像一只濒死的鸟一样把头向后仰去。
            
            夏洛克看着眼前的一幕喉咙发紧。他走近了一点:“约翰。”他低声说道,想要在不吵醒约翰的情况下让他摆脱噩梦。
            
            “不……不,天啊,不。”约翰嘟囔着,眼睛闭得紧紧的,“还有三个该死的星期……天啊,不,我已经有两个——”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9楼2017-07-22 21:51
              “约翰!”虽然夏洛克早知道这么做是不明智的,但他依旧忍不住倾身扶住约翰的肩膀。
              
              约翰立刻剧烈地挣扎起来。他一拳挥中夏洛克的下巴,把高个子的男人打的倒退了几步,后者撞在了破旧的茶几上。之后夏洛克毫无风度地摔在了地板上。
              
              约翰挣扎着,然后醒了过来。
              
              “该死!天啊,夏洛克,你还好吗?”
              
              他从毯子里挣出来,急急忙忙地站到地面上,然后冲到墙边按亮了大灯。之后约翰大步走回夏洛克身边,拉着他的手帮他站起来,推着他到沙发上坐下。
              
              “靠,我去弄点冰来。”
              
              夏洛克对他挥了挥手:“约翰,我没事——”
              
              “我才是医生。”约翰坚定地说道,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小厨房。
              
              夏洛克听着约翰在厨房里翻找冰块的响动声,放心大胆地窥视起医生的杰作。约翰最近似乎是在更换壁炉上的砖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0楼2017-07-22 21:54
                约翰回来的时候一手拿着笔电,一手拿着包裹着冰块的茶巾,他把茶巾递给夏洛克:“拿着,自己敷一下。”
                
                然后他一屁鐹股坐在侦探面前的茶几上,用笔电照了照他的眼睛以便确认夏洛克没有脑震荡。然后他把笔电插回自己的胸兜里,不悦地看着夏洛克。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根本不敲门的吗?还在我睡着的时候抓着我的肩膀,真棒。该死,夏洛克,我告诉你了不要——”
                
                “你在哭。”夏洛克含糊不清地说。
                
                约翰惊讶地闭上了嘴,他盯着夏洛克看了好一会。过了一会他的表情不再那么紧张了,脸却红到了脖子根。约翰抿紧嘴唇,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只是做了个梦。”他嘟囔道。
                
                夏洛克犹犹豫豫地说:“你说了一些关于……三个星期的事……”
                
                约翰皱眉:“我不记得了。”他快速地说,但他很明显是在撒谎,“我今天工作不太顺利,没什么。”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1楼2017-07-22 22:00
                  两人尴尬地沉默了很久,约翰想要岔开话题,他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
                  
                  “该死的灯怎么关了?是你关的吗?我还在看电视——”
                  
                  “哈德森太太。”
                  
                  约翰眨眨眼:“啥?”
                  
                  “是哈德森太太关的灯,这很明显。”夏洛克快速地说道,“不管你多累,你总是会回到自己的床上去睡觉,我认识你以来你一直是这样,之前我只见过一次你在221B的沙发上睡着了,就是你邀请我一起看詹姆斯·邦德系列的电影那回。第二天早上你的左边胳膊和肩膀疼的受不了,最后只能吃大剂量的止痛片。你可不喜欢那种止痛片了,因为你觉得那东西让你的思绪受阻,顺便说一句我觉得你的思绪本来就已经很迟缓了。你没有换上睡衣,但你身上有条毯子。我还闻到了你的厨房里传来的司康饼的味道,除非你把它们放在了桌上,不然我在这里是闻不到的,但这并不是你的习惯。这味道和今天哈德森太太端给我的一模一样,很明显她烤了两炉饼干,先给了我一点,然后带着你的那份过来找你。那时候你已经看着电视睡着了,于是她把司康饼放进了厨房,给你盖了床毯子,然后关掉了电视机和灯。正如我所说,这非常明显。”
                  
                  约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然后笑了,夏洛克是多么怀念这个熟悉的笑容啊:“真精彩。”
                  
                  夏洛克假笑一下:“这可不难。”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2楼2017-07-22 22:06
                    约翰笑了一下:“要茶吗?”他站起身来问道,顺手扯了扯自己的外套,“我向你保证这回我不会把水壶丢到你头上了,毕竟是你送的壶!”
                    
                    “要。”夏洛克高兴地说道,他终于看到一点转机了。
                    
                    约翰走向厨房的时候夏洛克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把电话拿了出来。
                    
                    是雷斯垂德的短信。
                    
                    又发生了一起。致命伤是弩箭造成的,在滑铁卢桥北岸,你来吗?
                    
                    夏洛克觉得那种熟悉的热血上涌的感觉又回来了。
                    
                    约翰从厨房探出头来:“怎么啦?”
                    
                    夏洛克抬头看着他:“是雷斯垂德,他给了我另一起弩箭杀人的案子。”他紧张地说道,然后询问似地扬起了自己的眉毛,“一起来吗?我可能会需要一位专业医疗人员的建议。”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3楼2017-07-22 22:10
                      他屏住呼吸看着约翰犹豫,约翰看上去矛盾极了。两人沉默了许久,夏洛克下定决心开口诱鐹惑道:“哦,拜托……你明天又不值班,而且你已经睡了几个小时了。”
                      
                      约翰微笑,夏洛克默默地在内心给自己点了个赞,他知道约翰会跟来的。“好吧,等我一下,行不?”医生转身沿着走廊回了自己的卧室。
                      
                      夏洛克看着他走回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拿出手机,快速地给雷斯垂德发了条短信,然后他犹豫了一瞬,给迈克罗夫特也发了一条。
                      
                      给我一份约翰的监狱记录。——夏福
                      
                      他一点也不喜欢要他哥哥帮忙,毕竟他还在和他哥哥赌气呢,但他需要知道那句“三个星期”到底是什么。
                      
                      ——TBC——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4楼2017-07-22 22:13
                      译者:这一章又回到了约翰还在监狱里的时候。


                      第十六章 他所失去的
                        
                      “一个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忘记过去,其二是永远铭记那些在残酷的竞争中被他丢在身后的人。”——贝蒂·史密斯《布鲁克林的大树》
                        
                        ——分割线——
                        
                        2012年五月
                        
                        大多数狱鐹警是相当友好的人,他们都是兢兢业业领着工资的普通人,甚至对犯人们还有一些怜悯之心。根据规定,他们不能和囚犯们走得太近,但他们并不会动辄对囚犯们呼来喝去,相反还颇为有礼。
                        
                        但加里·哈里斯是一个例外。
                        
                        有人天生就是喜欢欺负弱者。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虐鐹待欲,会利用自己的权威欺凌弱者,而且这甚至成了一种弥补的方式:这种“恶霸”一般都觉得自己无足轻重,毫无价值。哈里斯就是这么一种人。他是一个瘦小愚昧的男人,脾气非常暴躁。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来嫉妒和逢迎强者,而对于那些比他弱小的人,哈里斯会毫不留情地欺辱他们。在他成为狱鐹警之前,他没有多少欺负别人的机会,只有在强者的淫鐹威下苟鐹延鐹残鐹喘。
                        
                        哈里斯总是得意洋洋地巡视着他负责的囚犯,“像一只狐假虎威的矮脚鸡”,他自认对他们享有统鐹治的权利,找各种借口斥责他们,惩罚他们,要是他觉得自己能逃脱罪责,他甚至还会用自己的警棍殴打他们。他最喜欢呵斥的是那些挑战他的权威的人,但有的时候,就连那些安分的囚犯都会成为他的目标。哈里斯和他的朋友们在酒吧喝酒的时候总是吹嘘自己手下的这些囚犯们都害怕自己,他故意忽视了自己是依仗着权利才能做到这一点,要不是他有权加长囚犯的刑期、不让他们的家人见他们、不让他们正当行使权力甚至监禁他们的话,肯定没一个囚犯服他。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5楼2017-07-23 20:34
                          在监狱体鐹系中,有一些人根本没有人性。可悲的是,他们中的有一些并非犯人。那些人如果小心一点的话很容易就能逃脱罪责,毕竟调查人员总是倾向于相信狱鐹警的话而非犯人的证言。哈里斯非常小心,他很少越界,也总能避开目击者,甚至会设计让囚犯们自己打起来。
                          
                          约翰·华生非常讨厌这种人。在他看来,哈里斯不过是个恶霸,而约翰从来都不会屈服于恶霸。他个子很小,看起来也不像是很能打的人,所以他自然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从经验来看,他知道这些人不过都是些胆小鬼,而且还有点蠢。他知道很多恶霸很早就意识到,他们只要摆出一副凶恶的样子说些狠话,大多数人都会害怕。当有人真的站起来反抗他们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非常震惊,而且毫无准备。约翰从来都不是会在战斗中退缩的人,而当他向着那些恶霸们摆出一副挑战的姿势的时候,还没打起来那边气势上就输了一截。最后那些混鐹蛋只会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还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找回面子。
                          
                          但约翰并没有主动挑衅哈里斯,因为他是一位狱鐹警。约翰并不害怕这人能从自己这里拿走什么,但他在军队里待了很长时间,早就习惯了不去质疑上级的命令。
                          
                          约翰在诺森伯伦第五枪兵团的时候也曾是一位长官。虽然他确实很有领导能力,但正如少校肖尔脱所言,他天生就是一位副官:忠诚、尽责,而且服从命令。肖尔脱很倚重约翰,而约翰也总是严格执行他的命令。他颇有人格魅力,很受战士们拥戴,因此尤其是当他知道这件事关系颇为严重的时候,他是不会忍受一个人在他面前瞎指挥的。约翰很喜欢也很尊敬肖尔脱,但他会服从命令,只要这件事不违反他自己的道德标准,不管他喜不喜欢自己的上司,他都会听命。这也正是为什么他在案发现场的时候只会在雷斯垂德的同意下动手验鐹尸的原因,就算旁边不耐烦的夏洛克已经催促过了几次他也毫不在乎,约翰在见过这个男人之后下意识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长官。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6楼2017-07-23 20:37
                            所以虽然约翰比他的狱友还要讨厌哈里森,他依旧不会违抗他。他并不会像有些犯人一样对着他奴颜婢膝,但他也不会违反他的命令或者给他脸色瞧。当哈里斯对着约翰大喊大叫的时候,约翰只会冷静地回答他。
                            
                            但讽刺的是,哈里斯不能忍受约翰。这个狱鐹警从一开始就不喜欢约翰,因为约翰让他觉得自惭形秽,他身上没有的品质约翰一样不缺:约翰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是一位医生,同时也是一位士兵……不,不仅是士兵,他还是一位军官。约翰是囚犯里的异类,而哈里斯非常总是非常乐于欺凌这样的人。哈里斯总是觉得命运对于这些人太过于宽宥,却对自己太过刻薄。但约翰并非能够轻易制鐹服的人,他诚实可靠,亲切友善,这里的囚犯和狱鐹警都很喜欢他,而他的勇敢和不屈又为他赢得了尊敬。最糟糕的是哈里斯知道约翰不喜欢自己。正如夏洛克所言,约翰并不擅长撒谎,而又可能是他站得太过笔直,或者是他在哈里斯不公正地对待自己或别人时的不屑眼神,甚至有可能是他在回答哈里斯问话的时候语气里的冷漠,总之他的肢体语言让哈里斯略有警惕,而他对这些事非常敏感,最终他看出来约翰对自己有所不满。而最让这位狱鐹警愤怒的是,约翰并没有直接冒犯过他,因而他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惩罚他。
                            
                            不管怎么说,哈里斯虽然一向不喜约翰,但直到约翰发现了狱鐹警的暴利秘密走私圈子并坏了他们的好事时,他才真正开始憎恨约翰。
                            
                            ——分割线——
                            
                            那年的春天来得很迟,但所有的囚犯都不会放过户外运动的机会,约翰也是如此。五月上旬一个稍有些寒冷的早晨约翰在操场上遇到了比尔·维金斯,五星期之后卡特赖特就用剃须刀在他脸上开了个口子,同时那天正巧是夏洛克的周鐹年忌日。那天那孩子嘴唇破了,额头和下巴上有几处青紫,一只眼睛下破了个口子。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7楼2017-07-23 20:40
                              “天啊,维鐹基!”约翰大声说道,“你怎么了?”
                              
                              他体内的医生本性复苏了,约翰自动地伸手去查看比尔的下巴,但维金斯躲开了,并且移开了视线。约翰觉得这个孩子看起来又内疚又羞愧,然后他放下了手。
                              
                              “来吧,我们走。”他温柔地说。他和维金斯加入了沿着操场缓慢行走的队伍,约翰总是恼怒地觉得他们像是被困在羊圈里的羊群。年轻的男子低着头走在他身边,约翰用余光瞧着他。约翰温柔地重复了自己的问题:“怎么了,维鐹基?你是和别的囚犯吵起来了吗?”
                              
                              维金斯摇摇头,但依旧没有抬头。约翰又哄又骗他才最终开口:“是哈里斯。”
                              
                              约翰很惊讶。
                              
                              “那个自高自大还脾气暴躁的狱鐹警?”他问道。
                              
                              “是的。”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会,然后剩下的一个小时内,维金斯很不情愿地告诉了约翰事情的经过。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8楼2017-07-23 20:43
                                “你知道我以前进来过,”他慢慢开口,“我自己吸毒,而且还贩毒。”维金斯咽了口口水,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在这里买过一段时间毒鐹品。我在外头还有点路子……哈里斯会从某个人手上拿货,然后我会分发货物给买家,再就没有下家了。我们两人都有提成。”
                                
                                维金斯又沉默了,他依然不肯直视约翰的眼睛。医生温和地催促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
                                
                                维金斯咽了口口水,直直地盯着前方:“给我和哈里斯供货的那个人自己也进来了,他在阿塔克斯监狱,哈里斯希望能通过我联系上另外的卖家,但是我拒绝了他。他说会给我更丰厚的提成,但是我没上他的当。自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在针对我,呃……嗯……”
                                
                                约翰停下脚步看着他,维金斯跟着他顿住了步子,疑惑地看着他。约翰问道:“我很高兴你没有接受,维鐹基,但……你为什么不接受?”
                                
                                那个孩子尴尬地到处乱瞟:“你说……你说我可以成为一个药剂师。只要我好好学,并且摆脱现在的一切就成。你说我可以有一份光明的前程。你说的。”他说完了,看上去有点害怕,他似乎在担心约翰对他生气。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9楼2017-07-23 20:46
                                  约翰胸中突然涌上一股暖意。他想要捏捏维金斯的肩膀,但他有些担心会碰到他的伤口,所以他只是冷静地说道:“你比……这些人都要强。”约翰对着操场上其他穿着灰色囚服的犯人们挥了挥手,“我知道,夏洛克也知道。”这一次他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没有颤抖,“你有问题就找我,你出去的时候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比利。”
                                  
                                  维金斯高兴了起来:“谢了,医生。”他短促地笑了笑,“你的侦探,他要我照顾你,但是你也在照顾我,不是吗?”
                                  
                                  约翰看着他,他有点惊讶:“夏洛克……夏洛克这么说了?什么时候?”
                                  
                                  比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然后他变得有些严肃:“就在……之前……”
                                  
                                  约翰移开视线,努力地思考着。夏洛克知道……怀疑过——?
                                  
                                  “时间到了!”一个狱鐹警大喊。
                                  
                                  约翰走回室内的时候摇摇头摆脱了这个想法,然后重新关心起维金斯的现状。
                                  
                                  “你要和别人报告这件事,比利。”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0楼2017-07-23 20:49
                                    维金斯震惊地看着他:“你没搞错吧,医生。”他问道,“你觉得谁会听你的?没有证人……我要和他对质,你觉得他们会相信谁……是一个狱鐹警还是一个二进宫的小混混?”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约翰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比尔的话,尤其是他还没有证人,而如果那个证人是另一个囚犯的话那更不行。哈里斯即腐鐹败又暴虐……必须有人站出来阻止他。从那时起,约翰更关注维金斯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哈里斯现在也盯着他自己,哈里斯早就发现维金斯突然开始学好肯定是这个男人唆使的了。
                                    
                                    ——分割线——
                                    
                                    第二天哈里斯在约翰洗完澡回自己房间的路上拦住了他。
                                    
                                    “嘿,华生!”哈里斯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手里转着自己的警棍。
                                    
                                    约翰悄悄叹息一声,然后转过来看向他:“长官。”他很有礼貌地说,哈里斯眯起了眼睛。
                                    
                                    “我想和你谈谈我们的小比利。”
                                    
                                    “比利?”约翰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1楼2017-07-23 20:53
                                    沙发


                                    收起回复
                                    272楼2017-07-23 20:55
                                        “别想骗过我,华生,你知道我说的是比尔·维金斯。”
                                        
                                        “他怎么了,哈里斯先生?您是打算让我帮您找到是谁打了他吗?”约翰直直地对上哈里斯的眼睛。
                                        
                                        哈里斯瞪了回来:“别装相了,华生,我知道你不想得罪我。”
                                        
                                        约翰把自己的左手藏到身后,努力压抑住自己的脾气:“我希望我没有做得罪任何人的事,长官。”他恶狠狠地说。
                                        
                                        哈里斯冷笑:“沃辛顿银行匪帮可不会同意。”
                                        
                                        约翰抿紧嘴唇:“我也没有对他们做什么,是他们先找上我的。”
                                        
                                        哈里斯的表情变得有点得意:“如果我和他们说的话,他们不会对你做任何事的,华生。只要我对你友好点就行了。”
                                        
                                        “我猜你是不是打算让我也对你友好点?”约翰回答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怦怦跳。
                                        
                                        “聪明人。”哈里斯看上去很高兴约翰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3楼2017-07-23 20:57
                                          “那你对‘友谊’的……定义是什么呢?”约翰干巴巴地问。
                                          
                                          “放松,”哈里斯立刻回答道,“你只要告诉比利……合作一点,就行了,我要找他做点事。对所有人都不会有坏处。”
                                          
                                          约翰盯着这个狱鐹警。天啊,我不会放弃暴打这个恶棍一顿的机会的!“我会告诉维金斯去做正确的事的,哈里斯先生。”他说道,语气里忍不住流露出厌恶的感情,“我想您就是这个意思?”
                                          
                                          哈里斯黑了脸:“听着,你——”
                                          
                                          这时候乔金斯警官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这人倒是一个好人,而且对于加里·哈里斯不屑一顾,他正向他们走来。约翰趁着哈里斯分心的时候走了。
                                          
                                          “我现在就回房间去了,长官。”他说道,然后走掉了。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4楼2017-07-23 21:03
                                            他听见哈里斯在他身后嘶声道:“你把我搞毛了,你会后悔的,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婊鐹子。”
                                            
                                            ——分割线——
                                            
                                            在此之后约翰一直保持警醒,同时他也警告了比尔。他们尽可能避开哈里森,同时也避免单独行动。时间一天天过去,哈里森一点动静也没有,表现得好像他根本就没注意过约翰或者维金斯一样,医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哈里斯大概转移了目标。
                                            
                                            维金斯在操场上和约翰说了自己的遭遇之后的第十天,约翰和哈德森太太打了个电话,然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正在给比尔·默里写信,而且希望自己能在放风时间结束之前把这封信给寄出去。约翰喜欢光着脚,所以他在坐在自己的桌前脱掉了鞋袜。他刚一坐下来拿出信纸就听见走廊里的扭打声:
                                            
                                            “给我,你这个**!在哪?”
                                            
                                            约翰认出了卡特赖特的声音,他紧张了起来。
                                            
                                            第二个人的声音很愤怒,但是也非常恐慌:“我告诉你了,不是我!我没有!”
                                            
                                            维鐹基。
                                            
                                            约翰连鞋都没来得及套上脚就冲了出去。
                                            
                                            维金斯非常坚强,但对面人太多了:海沃德和比德尔把他压在了墙上,卡特赖尔正对着那个孩子的脸,手里拿着一片尖锐的塑料对着他的脖子比划:“给我,不然我就划下去了!”他咆哮道。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5楼2017-07-23 21:06
                                              “你们还抱成团呢,不是吗?”约翰冷冷地说,他站在卡特赖尔身边,可其他的人根本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卡特赖尔反应过来之前约翰就抓鐹住了他的胳膊,抬起膝盖后折断了他的胳膊。卡特赖尔呻鐹吟着,约翰一把抓鐹住他的脖子,把他丢到了对面的墙上,然后一个扫堂腿放到了卡特赖尔。
                                              
                                              搞定一个,他想到,然后他对上了彼尔德。比尔一边胳膊得了自鐹由之后立刻扑向海沃德,几人打得热火朝天。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6楼2017-07-23 21:11


                                              收起回复
                                              277楼2017-07-23 21:16


                                                收起回复
                                                278楼2017-07-23 21:25
                                                    约翰忘了自己的脚伤,他紧张了起来:他刚刚打了一位狱鐹警。
                                                    
                                                    他现在麻烦大了。
                                                    
                                                    哈里斯皱着眉,但他露出了一个洋洋得意的笑容坐了起来。哈里斯揉着自己肿了的下巴看着约翰,脸上挂着一个阴险的笑容。
                                                    
                                                    这时候约翰才意识到哈里斯设计了这一切。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79楼2017-07-23 21:28
                                                      哈里斯站了起来:“回你的房间去吧,小比利。”他命令道,对着约翰房间附近的囚室指了指。维金斯瞪着眼睛看向约翰。
                                                      
                                                      “现在!”哈里斯咆哮道,比尔犹豫了一下,约翰对着他点点头,后者极不情愿地走了回去。哈里斯一把摔上门,然后他转过来瞪着约翰。医生意识到他看到了自己和维金斯的互动,而这个*丝认为这是对他权威的挑战。很快周围聚集起了一些囚犯,他们有些好奇地看着这里。哈里斯阴沉地扫视了一周。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80楼2017-07-23 21:31
                                                        “回房间去,现在。”他大吼,然后他看见了乔金斯正向他走来,哈里斯示意他过来,“乔金斯,封鐹锁这边的走廊。”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81楼2017-07-23 21:33




                                                          他以为他们会被送进监狱长的办公室,但他们走到二楼的时候哈里斯叫他们沿着走廊走到尽头,可监狱长的办公室在一楼。约翰能听见其他犯人在房间里走动的声响,他们在他们走过的时候大喊:“该死的发生了什么?”
                                                          
                                                          他们走到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开着。哈里斯领着四个人走了进去。这间囚室和其他的房间没什么不同,但约翰注意到里面空无一物。哈里斯在身后关上门,然后在厕所地板上拿起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感到一阵不安。
                                                          
                                                          哈里斯转过身来的时候约翰看到他在他的警棍上套上了一段橡胶长管。约翰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但他无处可去。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82楼2017-07-23 21:37
                                                          天啊,john不会被强上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3楼2017-07-23 21:43


                                                            收起回复
                                                            284楼2017-07-23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