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土吧 关注:41,800贴子:626,146
  • 21回复贴,共1

【冲土】嗜血(主冲土微银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拜吧,最近看银魂看得感慨良多,决定自己产一点粮吃吃


回复
1楼2017-07-05 22:53
    1.
    “哟,你今天手气不错嘛。”
    狭窄的出租屋里,几个梳着发髻的男人正在打牌,略有劣势的男人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试探着余牌最少的人。
    “哪里哪里,胜负未分,结果还不一定呢。”余牌最少的人嘴上说着谦逊、公平竞争的话,脸上却已经快要掩饰不住即将得胜的飞扬心情。
    咚咚咚——门外响起三声规规矩矩的敲门声,接着传出略微稚嫩的少年声“不好意思,请问里面住着攘夷志士吗?”
    聚在小出租屋里打牌的落魄武士们齐齐一愣,还保持着打牌的姿势,不约而同地心想,谁这么有毛病,今天是周末啊,忙碌了一周的攘夷活动终于结束,好不容易能够放松身心,小赌怡情懂不懂!
    “今天放假,有事工作日聊,老地方见。”
    “那个,你们是攘夷志士对吧?”少年不依不饶地问。
    “是啊。”妈妈没有教过你吗?敲门时得先自报家门,就像打电话时要先说你好,我是谁谁谁。而不是问,你好,你是某某某吗?现在的年轻人啊。
    “轰——”烟尘夹杂着火星,破了一个大洞的门口露出一个扛着火箭炮的人影和另一个叼着烟的身形劲瘦的人影。
    “真选组,例行检查!”叼着烟的男人表情和语气都透着不耐烦的气息,“啧,冲田,你以为敲个门,打声招呼就算换开场了吗,你的开场简直逊毙了。”
    “土方先生,你的开场更是比‘您好,这是NHK午间新闻’更千篇一律,就像你的内裤一样,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换过吧,味道可以熏死人了,兵不血刃。”
    “哈?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孩子其实对男人味羡慕得不得了吧,长大了就算天天换内裤也有这样的烦恼呢。”
    出租屋内的人早就把武士刀挡在身前,做好迎敌准备。姿势摆了很久,手都酸了,结果门口两个人却开始旁若无人地吵架。攘夷志士对这两位可一点也不陌生,真选组“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和“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
    “不过是幕府的走狗罢了。”攘夷志士啐道。
    正在互呛的俩人闻言拔刀冲向攘夷志士,任何一点小事都能炸起来的土方对这种挑衅却充耳不闻。
    土方握着剑直接突进敌方中央,匆匆迎战的攘夷浪士们不敌土方犀利的斩击,转眼就倒了一片。好不容易躲过了一招的攘夷浪士还惊魂未定,土方紧接着瞄准每个人的软肋,将还站着的人一一击倒。
    冲田每次出任务,尤其需要砍人的任务,完全抖S模式全开,稚嫩的脸上挂着阴狠的笑容。冲田并不直接将人打倒,而是享受着血腥的较量似的,一步步将敌人逼入绝境。
    轻轻松松收拾完杂鱼,真选组的各位不由得感叹,“每次副长和队长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都特别让人心安啊。”
    “啰嗦什么,都押回去。”土方对后方组员摆了摆手,手指夹住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
    冲田站回土方身边,脸上还沾着有些干涸的血液,嗜血的眼睛直直盯着土方,仿佛刚才杀人并不尽兴,将眼前的人杀掉才能平息心底翻涌的杀意。
    土方低头对上冲田的眼神,愣了一下,但是什么都没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抽着烟,指挥组员善后。


    回复
    2楼2017-07-05 22:53
      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06 22:02
        冲土最萌啦期待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7-08 0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22 16:14
            楼上都是些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31 01:20
              楼主 棒棒 的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09-20 21:41
                竟然有人看,那我再写写。龟速~
                看见土方,就是克制不了内心抖s的欲望呀


                回复
                22楼2017-09-23 15:46
                  2.
                  R-18(慎)
                  ---------------------------------------------------------------------------------------------------------------------------------------------
                  土方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享受了一碗满满都是蛋黄酱的炒饭,换上浴衣准备入睡。熄灯之后的屯所仍是吵吵闹闹,也是,住着这么些年轻气盛的人,安静才是最难的。
                  门口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进来了。土方只是闭了闭眼,想努力入睡。
                  那个人走到土方的床边,认真盯着土方的睡颜。突然,咻的将微凉的手伸入床铺里,伸进内里空无一物的浴衣里,重重握住土方的◎◎。
                  土方闷哼一声,还是不想睁眼,自欺欺人的继续睡觉。
                  那个人却不会轻易放过他,“土方先生,太狡猾啦,明明还没有睡,起来陪我玩吧。”冲田稚嫩的少年音说着天真的话语,手下却一刻不放松,用力的揉搓着土方的◎◎。
                  土方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起床就是对着冲田脑袋一个脑瓜崩,“睡着也被你弄醒了,你个混账。”
                  “嚯?没睡干嘛不等我?”冲田双手制住土方的手,一条腿插进土方的双腿间,将土方困在身下。
                  土方忍住马上要脱口而出的:“怎么可能啊**,小心我杀了你啊!”反而深吸一口气,偏过头不看那个张小鬼的脸,默念:“远离抖s,远离抖s……”
                  抖s却不准备轻易放过他,用一只手按住土方的手腕,另一只手在身躯上游移,撩弄着土方的腰腹,像是在轻轻的挠痒痒。土方觉着自己的喉咙放佛也带了痒意。
                  冲田看着土方微微颤抖的样子,忍不住想看他更加失控的表情,于是一把捏住土方胸前的淡褐色小点,“啊!”土方被这突然一击激出一声惨叫,但是又马上闭紧了嘴。
                  冲田看着土方那副打定主意坚决不发出声音的样子,眯了眯眼睛,加重手上的力度,狠狠地掐着那坨软肉,再狠狠地按揉,直到变成绯红色。
                  他就是过来施暴的,土方没什么反应的反应激怒了他,哼,等下他是不会手下留情了。虽然他无论开心还是愤怒都不会手下留情的。嗯,抖s的自我修养。
                  冲田强硬地分开土方双腿,食指不容分说地直接捅了进去,对着肠壁重重的抠挖。
                  土方像蒸熟的螃蟹一般,全身都是红色,已经快要抑制不住口中的呻吟。土方抬眼看了看冲田此时的表情,缩小的瞳孔,嘴角上扬带起略微狰狞的笑容。
                  “土方先生,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难道不舒服么?”,冲田拖着懒洋洋的语调,撒着娇说,“不舒服吗?那我还要再努力一点才行。”
                  说罢,又塞进一根手指,快速有力地刺激着土方反应最大那一点。
                  土方闭上眼睛,皱着眉头,想要抵御一波又一波袭来的快感,却还是忍不住微微摇摆起屁股。
                  不看、不听、不想,这才是他能做到的。只有两根手指的刺激,甚至没有前方的抚慰,土方勉勉强强达到高潮。
                  “这样够了吧。”土方用比平时更加沙哑的嗓音说着。他知道少年只是来找个乐子,他反应越激烈,少年就越兴奋,越不会放过他。
                  果然,冲田的嘴角迅速撇了下去,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土方此时表情寡淡的脸,有种说不出的憋闷感。
                  冲田侧过土方的身体,对着土方的屁股一连甩了十几个巴掌,打得屁股上都是层层叠叠的手掌印,然后径直走出了土方的房间。
                  待冲田走远后,土方抬起手挡住自己的眼睛:“操,操,操!”


                  回复
                  23楼2017-09-23 18:47
                    3.
                    “近藤兄,我要请假三天。”
                    “哦,对了,三叶小姐的忌日到了呢。总悟,抱歉。最近几天攘夷浪士活动猖獗,不能陪你一起回去。”近藤愧疚地说道。
                    土方站在一旁欲言又止,沉默地抽烟。
                    冲田等了两秒,最后收回看向土方的视线,说道:“没关系啦,这样我跟姐姐告状的时候,你们就不能反驳我了。”
                    近藤兄的大掌呼向冲田的背,“说什么呢,臭小子,我们还亏待你不成。”
                    真选组的大家嘻嘻哈哈地与冲田道别,土方夹在人群中,说:“代我向你姐姐问候。”
                    “嗯。”
                    ……
                    冲田再次踏上武州的土地,买了一束三叶最爱的花,轻轻放在墓碑前,然后盘着腿坐下。
                    静静地看墓碑上的照片,姐姐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连带着冲田也露出了少有的温柔笑容。
                    冲田用拇指轻轻抚过照片,世间怎么会有不喜欢姐姐的人呢。
                    “姐姐,你在天堂过的还好吗?一定过上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生活了吧,也没有我这个***心的弟弟。”
                    “我三餐都有好好吃,睡得特好,连数羊的时间都没有。”
                    “近藤兄?近藤兄还是老样子,今年第三十三次被甩,大姐头真是不好惹呢。”
                    “土方先生?土方……呵……”
                    冲田突然说不出口,这个姐姐最关心的男人的近况。
                    为什么?为什么在姐姐活着的时候不能给姐姐幸福?为什么只会沉默,姐姐的忌日都不敢面对?
                    “以前我以为我知道……”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死的他,才没有接受姐姐,那家伙是为了姐姐的幸福,才拒绝的,“现在……呵,那**。”


                    收起回复
                    24楼2017-09-24 2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01 03:0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0-01 14:04
                          默默期待后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10-04 22:55
                            居然没有了吗……冲土太好吃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5-30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