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吧 关注:469,328贴子:4,390,238

或许很迟的《幽灵公主》影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内容概览:
一、序
二、少年
三、幽灵公主
四、幻姬
五、山神
六、阿席达卡与小珊
七、无解的纷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05 20:36
    考虑到不同版本的翻译问题,特此注明:阿席达卡即飞鸟,幽灵公主即魔法公主,小珊即珊即珊珊即小桑,幻姬即黑帽即艾伯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05 20:40
      达达拉即他塔,山兽神即麒麟兽,山犬即白狼,莫娜即白狼神,乙事主即猪神,僧人即疙瘩和尚,权三即光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05 20:41
        敏感词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7-05 20:41
          一、序

          《幽灵公主》是九七年的作品,它已上映二十年了,这个贴吧也不知有了多久的历史。现在来写影评多少显得有些滑稽,然而我却丝毫不认为再早几年我就写得出来。早在十岁时我就一刷《幽灵公主》了,当时只觉得打打杀杀山神鬼怪好恐怖,阿席达卡和小珊卿卿我我真肉麻,转而继续投奔《猫的报恩》、《魔女宅急便》这样的小清新片子。然后十四岁二刷,朦胧地感悟到了对自然的敬畏和人类的邪恶贪婪,感受到阿席达卡和小珊珍贵的感情。但直到今天我将满十八岁,我才敢说我配得上看这部电影,配得上认真评价这部电影。
          我想,《幽灵公主》是宫崎骏最史诗的一部作品。它大笔一挥将动画大师作品中惯有的童稚亮色悉数抹去,然后猝不及防地替换成一种空灵哀婉的磅礴深邃,将我的心触动得只剩下感慨与感慨后的静默。
          时隔多日,我仍会不时戴上耳机,打开久石让为《幽灵公主》创作的配乐。只要听见那熟悉的主旋律在大提琴的低语中陡然升起,我便任由自己的心飞到室町时代寥廓的原野上,看那骑着羚角马的少年孤绝而坚定的背影在西行的路上渐渐远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05 20:43
            三、幽灵公主




            小珊的独特遭遇造就了她不羁的野性之美,也注定了她将与世界格格不入、与世人分庭而立,然而她却活得比其他人纯粹。她只需像一只山犬一样在林间肆意奔跑,过着接近原始的生活,把生命和信仰尽数托付于麒麟森林这片净土——因为她是犬神族的女儿。
            襁褓中被父母抛弃的她,在尚不知人间冷暖时便被麒麟森林的犬神莫娜收养。长大后的她全然把山犬当作同胞,因而当森林的绿荫在达达拉的炮火肆虐下变为焦黑荒野时,她自然毫不犹豫地将以达达拉女当家幻姬为首的世人视作头号死敌。她是决心要与犬神族和森林共荣辱共存亡的,她唯一的痛恨,或许就是自己杀不死幻姬,还有自己为什么没有山犬一样矫健美丽的外表,却生着和该死的世人一样令人憎恶的皮囊。
            宫崎骏笔下出彩的女孩子很多,小珊不是最善良的,不是最智慧的,不是最童真的,不是最标致的。但当她在森林深处的溪边转过身来,眉头紧锁,耳环轻响,目光中充满妖冶神秘的杀气,脸上和手上沾满母亲莫娜伤口上的血,我却刹那间觉得那殷红比世界上所有的脂粉都耀眼。她冲锋陷阵时像一朵霸王花,在杀气血色中怒放,沉静守候时却又像一株风铃草,那样纯净无辜惹人怜爱。她绝不是残忍孤傲冷酷无情,她只是耗不起那份生命中不可多得的信任,于是不得不以表面上的多刺掩藏内心深处的脆弱。
            除了被森林和犬神族庇护得以长大之外,阿席达卡是她唯一的幸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05 20:52
              四、幻姬





              有吧友曾说过:“十岁时看《幽灵公主》,对恶贯满盈的幻姬恨之入骨,而十六年后再看才明白,幻姬代表着人类的智慧、光荣、坚韧与逃不开的原罪。”这也是我带着成长了十八年的价值观才终于意识到的一点。
              幻姬是无神论者,对自己意图凌驾于自然之上的跋扈毫不掩饰。野猪神拿各带着族群报复达达拉,她索性几炮将它置于万劫不复之地;莫娜带着山犬数次突袭,她也从来都是正面迎敌毫不手软;最后,也是她亲手用石火箭砍下了山兽神的头,逼得大自然发出绝命一击。对于她这样的母夜叉式人物,我们很容易憎恨。但倘若仅仅将她视作罪恶的反面教材,我们又怎么对得起宫崎骏创作时的深远格局和细腻笔触?
              电影中有一个场景给我的印象很深:达达拉的女人们唱着歌,在炼铁的大屋里踩着提供动力的踏板,常常是日夜不息。曾无意间研究过她们唱的歌的歌词:“一次两次/孩童也踩得动/三次四次/连鬼也要累得痛哭/达达拉女人/那黄金般的情怀/把铁块融化/化为利刃。”短短几句,凝结着可爱的劳动者在这片热土上付出的满腔热情。而对于她们而言,幻姬就是自己的支柱和依靠。幻姬以睿智、果敢和魄力带领达达拉的同胞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而达达拉人淳朴的民风、团结的意志和井然的秩序本身就是对“活下去”这句电影核心台词的礼赞。
              夜晚的庭院里,达达拉的麻风病人对阿席达卡说:“幻姬大人是唯一将我们当人看待的人。活着本来就是一件痛苦的事,若你也知道我的痛,就请不要杀她。”于是明知拿各之死与自己的诅咒全是拜这个女人所赐,明知不会满足的她注定要把麒麟森林作为城池发展的牺牲品,阿席达卡却彻底收回了已经拔刀出鞘的右手。
              那时的阿席达卡自然恨她,就像我们一样,有一万个理由恨她。但杀了她又怎样呢?哪怕将所有人杀光又怎样呢?诅咒不会消除,纷争还在继续。其实这所谓的纷争,又怎样了呢?左不过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人类凭借自己的勤劳与智慧在自然中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然后在发展中日益壮大自己的力量、扩张自己的地盘,何错之有?或许幻姬的错,就在于她在辛苦的生存竞争中不小心将自己的力量发展得足以造成毁灭,来不及审时度势反思收敛便将一切全部粉碎了。但从古到今,这样的错又哪里是只有幻姬才会犯的呢?
              一路走来,她固然强势,却也有被其他势力利用的时候,达达拉固然团结,却也有被调虎离山杀得措手不及的时候。守在麒麟森林家门口的达达拉人未必是最邪恶的势力,却注定是伤亡最惨重的人群。在他们周围,还有拣回一条贱命、怀着不甘溜之大吉的阴谋家僧人,还有继续酝酿着野心的浅野将军,她却能对一切滑稽的现实付之一笑,转而对同胞说让我们重建家园。看到失去右臂的幻姬最后那冷静中透着反思的笑容,我没有一丝责备,只有欣慰与敬意。
              她已得到应有的教训了,她也知道该如何继续活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7-05 20:54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7-05 20:55
                  码了这么多字,觉得有些惶恐。毕竟宫崎骏在幽灵公主诞生物语里也说过,自己也不知道创作了一部怎样的作品。而我只不过是一个虽然接近十刷却不敢说自己已经完全看懂了的小小观众。我只想用文字尽量准确地表达出心中复杂的感触,也许写出来也是帮我自己找到一些答案。如果各位有其他看法,欢迎发表,我们一同交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7-05 21:2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7-05 22:55
                      赞,建议放到幽灵公主吧里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05 23:50
                        很棒的文章看得出楼主确实思考了许多。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06 00:3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06 12:39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06 17:49
                              五、山神

                              在我看过的其中一个版本中,好心的字幕组在片尾加上了这样的话:“日本是一个敬畏自然灵的国家,他们认为凡是自然界的东西,里面都有生灵在护佑着。”而这种敬畏在宫老的作品中鲜明可见。
                              看似平常的麒麟森林里,住着山神和他们的族人们。千千万万个灵魂在跃动。每位山神都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这片森林和自己所属的自然界,憎恨着人类这群贪得无厌的掠夺者。只是在侵略的浩劫面前,他们所带领的族群有着各自不同的战略和信条。
                              镇西的猪神乙事主和麒麟森林的犬神莫娜,为了捍卫森林早已视死如归。乙事主或许是由于活了五百岁,在暮年缺乏理智的悲愤下固执地坚守着凄凉晚景中的最后荣光。即使明知族群终将沦为人类狩猎的肉品,明知人类的一切佯攻都是为了挑衅自己,他还是选择带着族人正面进攻。一往无前地冲向敌人,不全军覆没誓不罢休,这是野猪族群的荣耀与尊严。但野猪族对森林的爱,是带有占有性质的,践踏式的爱。他们并没有很好地认清自己。所以猪群才会在森林的中心质问犬神族是否独吞了麒麟兽,并对拿各邪化的事实无法正视。倘若他们最终得以取胜,这胜利也与人类的胜利一样,隐含着在盲目中毁灭的危机。这很难说是山兽神的终极追求。
                              相比之下,犬神莫娜在牺牲精神之外是兼具理智的。她同样有与幻姬和达达拉人正面拼杀的勇气,但颈部中弹的她也懂得留下最后一口气静候报仇的时机,最终咬下幻姬的右臂。她也是唯一一个与人类在战斗之外有近距离接触的山神——当年的小珊不过一个人类弃婴,但莫娜却顶着各方阻力,坚持将她抚养长大。她能明白人类有罪但幼子无辜,这种大气的悲悯情怀跨越了物种间的仇恨,竟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她具有最接近山兽神的智慧和格局。
                              森林中的猩猩,是耐心有余而勇气不足的所谓“智者”。他们不敢与人类正面交锋,只敢偷偷跑回人类劫掠过的荒地上种树,做一些无力回天的补偿。他们义愤填膺,却抓不住问题的根本所在,或者说抓住了也无法直面。所以他们只敢扔些树枝石块,虚张声势地大放厥词,吹嘘着譬如“吃人类”的迷信,还在森林即将覆灭时羞辱指责其他奋战的森林族群,一副窝里横窝外软的样子,像极了当年有人遇见外交危机时砸dashiguan的作风。他们终究是一群懦夫。
                              木精灵是这片森林的晴雨表,是人与自然间特殊的交流符号。时隐时现的它们好奇而胆怯地打量着麒麟森林中的原住民与外来客,在夜色笼罩下朝拜着山兽神化作的荧光巨人。它们永远有着一副好奇无辜、人畜无害的面孔,像一群安静的旁观者,从来不表现任何鲜明的情绪。只是它们在山兽神发狂的那一刻全部从树上坠下来,和森林一同死去了,在片尾又和森林一同新生。
                              最有意思的地方是,这些山神的形象刻画都与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原型惊人地神似。乙事主的确有着野猪的勇猛异常和单纯鲁莽。莫娜自然有着犬科动物的果敢、忠诚、敏锐与灵性。猩猩本就最接近人类,没有一般兽类的勇力,喜欢做一些九曲心肠的自欺欺人之事。而木精灵就是植物的象征,比动物沉默而少情绪化,但也是鲜活可爱的一条条生命。
                              而麒麟森林的山兽神麒麟兽,维持万物平衡的森林之主,只是在沉默中包罗着万象,静观着一切,直到最后忍无可忍将惩罚降临的那一刻。麒麟兽的每一个举动,都在神秘莫测中充满深长的意味,它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东方玄学色彩的存在,比片中其他山神的意义都更抽象,内涵都更复杂。
                              关于麒麟兽,网友们的解读已经很多了。在包括我自己的大多人都不理解为何山兽神踩过的土地上草木会枯萎时,有人告诉我们它只是加快了草木荣枯的过程,它的每一步都象征着自然生命的一次轮回,而并非对生命的夺取。在我们都不明白为何山兽神治愈了阿席达卡的伤口却仍留下右手的诅咒时有人告诉我们它是在冥冥之中知道这个少年的使命和心声,因此指引他坚持完成人与自然如何共存这一终极命题的求索。在我们都不明白为何山兽神吸取了小树苗、乙事主和莫娜的生命时,有人告诉我们它只是在做必要的取舍,牺牲小树救阿席达卡,超度饱受创伤的莫娜和乙事主,为下一次创造新生做准备。这些都是很好的答案,但也不一定是唯一的答案。
                              我们人类或许永远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也没必要彻底弄懂。在未知中保持敬畏,并且深知挑衅自然底线的深重罪孽与惨痛后果,或许是我们最应保有的姿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06 17:57
                                六、阿席达卡与小珊

                                (一)
                                《幽灵公主诞生物语》中说:“宫崎骏一直就是风之作家,他的作品中到处都是风的气息。而他的风也不局限于自然法则,空气会随着人物的心情流转。”
                                “角色的心中有风吹过,风随心动。”
                                阿席达卡初遇小珊时,不知为何也突然起了风。他在枝蔓间蓦然瞥见她,她惊异地回头,两人遥相对视。然后他爬上树干拉下面罩,通报姓名并且询问,她只是将眉头皱得更深。这时,起风了。纵然他还尚有错愕,她还尚有芥蒂,但这样生硬的初见却在风中轻轻摇曳起来。
                                阿席达卡一定在初见时就觉得小珊很美,就像我一样被她纯净的妖冶惊艳,但他那时最直接的感受,一定是强烈的好奇和隐隐的同情。因为他同样是背负苦难的流浪少年,潜意识中不可能看不出这个女孩的不幸。而那时的小珊对阿席达卡还只是恨,就像恨其他人类一样。她只是暗自诧异,为何他居然不像以前见过的人类一样,直接向她杀来或是落荒而逃。
                                阿席达卡是从幻姬口中第一次听说小珊的,“幽灵公主,那个被野狼夺去心肝的可怜女孩,一直处心积虑想杀我的女孩。”于是,夜幕下,少年凝望远方,心中有什么东西突然坚定了。“我要去森林中找一个人。”他这样谢绝了达达拉女人们的挽留。话音刚落,他忽然一惊,“来了。”说完便跑向城门,不久后城里的警报才响起:幽灵公主骑着山犬杀过来了。
                                最初被他们感动,就是因为他对她惊人的默契。就像他后来对她所说:“从第一次见你时,我便知道。”他知道她的苦难和仇恨,早就做好了去找她的决定,甚至当她在山上向达达拉俯冲下来时,他也能提早听见呼啸而过的风声。
                                阿席达卡的孤独,在于他是人和森林间寻求调和的理想主义者,没有谁和他怀有相同的执念。但至少小珊的出现,让身为人类的他有了深入森林的心脏,聆听万物生灵脉动的机会。小珊的孤独,在于她是和森林并肩欲与入侵的世人决一死战的犬神族女儿,没有人类和她怀有相同的仇恨。但至少阿席达卡的出现,让与世人敌对的她有了融化内心的坚冰,被同类温暖的机会。他们同样孤独,同样不幸,却在看似偶然般的凑巧,实则宿命般的必然之中给彼此的命运带来了转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7-06 18:23
                                  (二)
                                  那晚夜袭,小珊怕是凶多吉少。纵然她身手再好,且不说幻姬同样身手了得难以拿下,整个达达拉的包围圈她又怎能轻易突破?她或许是看到莫娜的伤再也按捺不住复仇的怒火,才会这般孤注一掷。但目睹了这一切的阿席达卡,却带着右手爆发的诅咒和诅咒下依然惊人的理智,在众目睽睽下阻止了这场恶战,独自将她带走。
                                  为此一举,他付出了惊人的代价:手臂上的一处弹伤、脸颊上的一处刀伤、击穿胸口的致命伤,单手推开沉重城门的元气大伤,还有同时得罪世人与山神、无处可归的窘境。
                                  每当我分析起阿席达卡那晚的动机,便会被再次感动。他救她,不是冲动使然的英雄救美,也绝非飞蛾扑火的一厢情愿,或许是为了帮自己隐隐牵挂的女孩脱险,但更多是想为干戈相向的人与森林寻求哪怕一点共存的可能性。仇恨和杀戮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那么如何将这一切化解?这是东来的少年一路向西想要寻觅的终极谜底,而为此,他已做好面对一切未知牺牲的准备。
                                  山路上,她醒来,他已命悬一线。计划落空的她恼羞成怒,刀刃紧逼他的喉咙,倔强如他没有乞求她的理解与原谅,只在最后说:
                                  “活下去。”
                                  然后他睁开了双眼,夜空深蓝得很纯粹。
                                  “你好美。”
                                  她的心猛然遭到莫名的震颤,产生了剧烈的异动。从来没有谁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她再也举不起刀来。
                                  我不想把这句“你好美”当作一个美丽的临场发挥,因为它分明是阿席达卡思虑已久的关怀、抚慰与怜惜。只是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他用最真诚最凝练的话对小珊说了出来。于是,她心中的坚冰初融。尽管深重的隔阂仍在,他对她的理解和呼唤却终于开始得到回应。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7-06 18:51
                                    未完待续,不得不说这一部分涵义很丰富,是最难写到理想状态的,只有尽力拿捏。顺便自顶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7-07 11:07
                                      我相信每一部的经典的电影都会有他独特的故事和不一样的意义


                                      收起回复
                                      25楼2017-07-07 15:19
                                        连续十个表情 就有十个昵称币,如此反复即可刷上去。不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7-07 15:54
                                          感觉自己在慢更,但实在有点忙啊。暑假打算上日语班,不知吧里有没有日语爱好者可以传授经验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07 23:21
                                            还有,很想告诉你们,我其实姓宫啊2333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7-07 23: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08 10:46
                                                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08 14:46
                                                  (三)
                                                  真正的王者很少轻易显露自己的心迹,即便生逢乱世,也善于在大局面前将小我部分很好地收敛。所以,阿席达卡一度把自己命运深处的悲苦成功掩藏在世人目不能及的地方,留给观众的只是少年英雄惯有的执着与坚定。
                                                  然而那日森林里,他却在小珊面前毫无防备地流泪了。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推翻了脑海中原有的那个传统而典型的英雄形象,开始读懂少年他坚强外壳下真正的样子,那个前文中写过的,我理解的样子。
                                                  那时的阿席达卡,在阳光沐浴的森林腹地醒来,却仍没有忘记自己依然无助的灵魂和依然挣扎的思想。虽然弹伤被麒麟兽治愈,但期待消除的诅咒仍在体内猖狂,人类和森林的矛盾仍在步步紧逼。他真的很累了。这时耳边响起了小珊的声音,她告诉他亚克路一直在守护他,告诉他亚克路已经给她讲了很多他的故事,告诉他麒麟兽救了他,所以她也要救他。
                                                  其实从阿席达卡前一晚最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小珊就已经决意要救他了吧,只是她找不到理由,也不愿对自己承认。
                                                  小珊给阿席达卡吃东西,他却连嚼的力气都没有。她无奈地将他掉在嘴边的食物捡起,自己嚼起来。下一秒,她俯下身去,将自己嚼碎后的食物喂入他嘴里。
                                                  我注意到阿席达卡的手臂微抬了一下,然后僵住了,直到小珊抬起身来,他的手才放回。看似平静的他,内心一定有柔软的地方被猝不及防的感动猛然戳中,一瞬间波涛万顷。甚至当他吞下她用嘴喂的食物时,脸上片刻的僵硬也出卖了他毫无准备的惊愕。
                                                  一口、两口。就仿佛心力交瘁的他终于可以卸下所有盔甲,回到一个他可以依靠的温暖怀抱中。泪水终于任性地涌出,他只好倔强地锁紧眉头。
                                                  嘴之间的接触不是山犬一族表达情感的惯用方式,只是一种喂食时的呵护和照顾,小珊只是想着,我要救他,若他嚼不了,我便像母亲喂我一样喂他。但在阿席达卡所成长的人类文明中,口与口的触碰代表着吻,代表着爱,代表着心与心、灵魂与灵魂的触碰。这种高度情感化、私人化的接触,竟以这样一种原始而无意的方式,出现在小珊和他之间,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
                                                  阿席达卡知道小珊不明白吻的意义,知道这不是两情相悦,但在强烈的感动中和奇异的触觉中,他还是心动了。
                                                  而小珊虽然体会不到这层心动,却也明白这个少年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乎自己、为自己牺牲过的人类,明白了他也有不幸需要她去抚慰。于是他们就这样隔着截然不同的的身世命运所带来的阻力,朦胧而真切地牵挂彼此,珍惜彼此。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7-09 00:25
                                                    (四)
                                                    早在创作中期,宫老就计划为影片中的有一幕加入主题曲配乐,并且认定要请米良美一演唱。后来,这些设想都顺利地付诸现实。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月光下的山洞中,阿席达卡被诅咒发作的疼痛惊醒,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就躺着熟睡的小珊,她蜷缩在毛皮披风中,褪下了眉宇间所有的杀气。在少女均匀的呼吸间,他看到了她隐藏在抗争和仇恨背后的恬静与脆弱,美得那样纯粹,就像她身后的这片森林,就像这原本应无纷扰的自然。
                                                    “拉满的弓上颤动着弦/月光下听到的是你的心声/锋利的刀刃美得绚烂/宛如你冷峻的侧颜/隐藏在悲伤和愤怒之下/只有森林的灵魂啊/知道你的心。”米良美一低语般的歌唱回荡在空气里,也荡漾在少年的眼神中。他对她的凝视,定格成电影中最美的几秒。
                                                    常为此叹服,宫老虽然以绘画起家,却将感情的细节把握地这般到位。
                                                    诅咒继续发作着,阿席达卡起身走向洞外的悬崖边。放眼望去,夜晚的森林和小珊一样美,又或许,是小珊美得像夜晚的森林吧。然而,伏在洞顶的犬神莫娜用冷嘲热讽的口气将他一次次拉回无情的现实。
                                                    “人类的石火箭队在聚集,森林必须迎战,无和平可言。““你以为你能抚平她心里的痛吗?你救得了小珊吗?”“你不过是个被诅咒而将死的残破之躯,天一亮就快滚吧。"
                                                    他带着纷乱的忧愁和无奈的愤懑回到洞中。不知何时,她已醒来。“你没事了?”她问。他一愣,转而收起暂时的恼怒,换作让她安稳的微笑和感谢。她略有害羞地笑笑,又睡去了。他又肆无忌惮地凝视着她,片刻后,他把自己的被子给她盖上。
                                                    天亮后,面对他们的,已是各自不同的征程。
                                                    在森林通往达达拉的路口,阿席达卡忽然取下了一直贴身佩戴的玉石小刀。那是家乡原来的未婚妻卡雅给他的信物,当年他为了救她而身中诅咒,也为此不得不踏上有去无回的西行之路。玉石小刀和羚角马亚克路,是少年对故乡的最后温存。
                                                    “请把它交给小珊。”他告诉她吩咐留下来为他领路的山犬。就这样,他将自己深切而真挚的祝福,对她模糊却又坚定的在乎,和从未改变的抚慰和珍重,一并给了她。微风送来炼铁场刺鼻的气味,少年策马向前去,前程心事两茫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7-09 00:30
                                                      (五)
                                                      在阿席达卡和小珊之间,还有无数感人的细节。
                                                      比如阿席达卡醒来后,他衣帽上的破洞已被仔细地缝好,他夜里为她盖上的被子又回到了他自己身上。
                                                      比如阿席达卡虽然一心追求着着森林和人类和平相处,却在那晚莫娜说出森林定要决一死战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要让小珊和你们一起送死吗?”
                                                      比如莫娜虽然当面讽刺着阿席达卡脱口而出的话里满是人类特有的自私,却仍暗自认可了他暴露出的那份对她的在乎和牵挂,并在小珊临走时告诉她:“你和那个少年有缘,至少可以和他一起生活。”
                                                      比如小珊虽然才对母亲说过:“我讨厌他和所有人类”的气话,却在看到阿席达卡送的玉石小刀后立刻流露出惊喜和悸动,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它戴上。
                                                      比如阿席达卡以“让它带路找幻姬大人”为由,说服达达拉人与他一同救出了死去野猪身下的山犬,却在和山犬跑远后的第一时间对它说“带我去找小珊”,然后才是“幻姬应该也在那”。
                                                      比如阿席达卡在看到变为荒神的乙事主即将把小珊吞没之时,不顾一切诅咒和危险,要冲上去把她拉出来。
                                                      比如莫娜临死前,选择将自己拼命救出的小珊交给阿席达卡。
                                                      比如他那个在误会和抵触中让她的心瞬间融化的拥抱。他那句“原谅我尽力却也无法阻止”。
                                                      比如在他和她一同举起山兽神的头颅之时,诅咒也蔓延到了她身上,那一瞬间,她和她爱的人一同经历着生死攸关的苦难。
                                                      比如在准备迎接山兽神冲击的最后一刻,他抽出一只手,抱住了她。
                                                      ······
                                                      他们虽然投身于不同的战斗,却仍在战斗的洪流中尽量靠近彼此,但他们又不会为了拥抱彼此而全然放弃自己的战斗。他们仍然坚持着,为自己信念中的大局奋战,哪怕冒着缘分和情意被现实撕碎的危险。曾经以为,感天动地的爱情是两人眼中只剩下对方,爱到自私,爱到疯狂,为了生死相依,必要时可以抛下自己肩负的其他责任甚至周遭的一切。就像泰坦尼克中的Jack和Rose,就像英国病人中的艾马殊和嘉芙莲。然而我却终于在阿席达卡和小珊这里明白,在危难来临之时,也可以用这样一种遥相牵挂、若即若离的方式去爱一个人。
                                                      如果那天的阿席达卡一醒来就快马加鞭地去找小珊,我不会这么感动,但他选择了先去达达拉,给陷于围城的女人们带来希望。如果那天的小珊在林中听到阿席达卡呼唤后立刻向他奔去,我也不会这么感动,但她选择了继续挣扎着挽救痛不欲生的乙事主。如果那天的阿席达卡在人类弑神使森林殒灭之时立刻唾弃幻姬求小珊原谅,我也不会这么感动,但他选择了先去营救断臂的幻姬,因为他答应过达达拉人要带她回去。他们没有被自己最深的在乎冲昏头脑,没有忘记自己的坚持。这种饱含克制的爱,每一步都不比粉碎一切来得轻松,充满了审慎、权衡和抛不下的责任,因而更在每一次为对方尽力作出的牺牲中显现出分量,爆发出力量。
                                                      更重要的是,他们二人一个背后是森林,一个背后是人类族群,却仍然在命定的悲剧式冲突中相爱了,最后虽然没有彻底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也扭转了万分阴惨的局势,给和平和美好留下了一线希望。
                                                      “你在森林,我在达达拉,我们一起活下去。想你的时候,我会骑亚克路来找你。”
                                                      人类与自然,或许可以在无解的纷争中一起活下去。虽然我们没有找到完美的答案,但他们的爱还在,希望也还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7-10 21:43
                                                        这两天跟一群准日本留学生同班学日语,压力大得要命,没时间更啊。最后一部分争取明天完结。我得先去背日语五十音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07-10 21:44
                                                          超棒


                                                          收起回复
                                                          39楼2017-07-11 20:34
                                                            七、无解的纷争








                                                            《新快报》有句话说得好:“在电影中不告诉人们结论是很聪明的做法,所有企图在最后向观众宣教的电影都是失败的。”面对任何矛盾性问题,如果文艺创作者无法找到最终的答案,那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呈现,从而带给观众尽可能多的共鸣和思考。穿凿附会地强加答案是不负责任的低幼做法,注定会限制作品内涵所能达到的高度。
                                                            所以在人与自然这个问题上,《幽灵公主》这部作品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给出了几近完美的呈现,却并没有给出非黑即白的答案。片中的森林之神以玉石俱焚的方式惩罚了僭越的人类,却并没有解决人类与自然万物在生存发展上的根本冲突。一切都在浩劫之后开始重生,但必然的矛盾仍在蓄势待发,无解的纷争仍会继续。
                                                            那么,为什么这样的纷争会是无解的?
                                                            追根溯源地来讲,大自然的生存竞争法则具有本质上的残忍性。这种法则把优胜劣汰当作天理,以一种苛刻的方式维持着万物平衡,推动着生命进化。万物在自然中各自求生存,资源的有限就注定了一个群体的繁荣必然会对其他群体造成威胁和挤兑。
                                                            所以,虽然我们处处在提“人与自然的矛盾”,但大自然内部各族群之间冲突和竞争也从没有真正消失过。在人类崛起之前,所有生命群体都在生存竞争中相互制约并促进,虽然也有弱肉强食一说,但没有哪个种群占有绝对的优势——活着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大家都在各自消化着自己的遭遇和不幸。只是后来人类意外地崛起到了颠覆食物链甚至颠覆自然本身的地步,带来的严重威胁直接弱化了其他生物种族间的矛盾,倒显得自然万物像个同仇敌忾的整体了。
                                                            因此,将“人与自然的矛盾”全然怪罪于人类,本身就是是有悖自然法则的。人类原本和其他生物一样,只是受大自然掌控的一个物种,自然有在生存竞争中尽力争取上游的权利。人类用自己的方式最终发展到几乎能与自然抗衡,这不是罪恶,只是人类在自强之路上的出色智慧与能力的体现。真正的问题在于,即便已经强大到足以让自然失衡,人类一族仍然不会放弃本能中壮大自己的愿望,如果这样的愿望受到阻碍,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扫清障碍。而以他们的强大,进一步扫清障碍就意味着撼动自然,于是当自然轰然倒塌的那一天到来,人类面对的也只能是自己的末日。可是,若不从自然中大规模地获取资源,人类就不能维持自己强大文明的运转,更不用说继续发展。
                                                            一面是与自然万物为敌的不归路,一面是文明发展被限制的窘境,这就是悲剧之所在。也就是纷争的无解之所在。
                                                            另外,我们还必须先弄清一个事实:这场无解的纷争,指的是幻姬带领的达达拉与自然的纷争,不包括同样也是人类的疙瘩和尚一党。在影片中,真正迫切地想要麒麟兽的首级的正是疙瘩和尚一党,因为他们相信麒麟兽具有长生不老的力量,取得首级就可以研究这种力量。而幻姬自己并不是非杀麒麟兽不可,只是她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力量——石火箭部队是疙瘩和尚帮忙借的,条件就是为和尚一党代劳取麒麟兽首级。她其实早就意识到和尚党和其他外来威胁(如浅野党)的危险性,也提醒过过达达拉人要自己有所防备。只是她不怕山神鬼怪,且为了求取生存发展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于是她为了完成换取石火箭队的诺言甘于充当弑神第一人。再者,她认为森林若失去麒麟兽的保护,很可能会容易开采一些,对以后的生存发展有利。总之,幻姬一党是真正执意于人类必要的生存和发展的,只有他们面临的矛盾才是上文所说的,人与自然的无解纷争。而疙瘩和尚一党的弑神追求只是人类的贪得无厌的畸变产物,与发展和冲突无关,也是影片唯一真正的恶的存在。在此不展开细说。
                                                            关于这无解的纷争,影片中没有给出明确的是非观,只给出了一个相对理想的追求:“一起活下去。”简单来讲,就是在颠覆自然和停止发展之间选择一种中庸之道——人类以尽量尊重自然的方式发展自己的文明。这样的解答似乎很完美,但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因为人类已经相当强大,他们每一次对自然资源的必要性开采,都意味着自然界中一场规模或大或小的的生灵涂炭。举个例子,他们必须要砍树或开山采矿,但砍了树开了山就必然有无数生物流离失所。这样一来,谈何尊重?
                                                            所以,电影中阿席达卡和小珊的爱情线,是一条看似次要,实则关键的主线。这条线增强了这种无解纷争的悲剧性——他们二人无法在一起相濡以沫,只能隔着一定距离彼此牵挂守护,就影射着这种纷争在根本上的无法化解。不过,他们的牵挂守护同时也为我们带来希望——纵使纷争无法逃过,人与自然总还是可以在纷争中保存相对的和谐和稳定。
                                                            所以,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本就和这部电影一样,是一个美丽而忧伤的悲剧,没有答案。

                                                            (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7-07-11 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