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酉本吧 关注:798贴子:1,136
  • 0回复贴,共1

《吴氏古本石头记》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甲戌:此回亦非正文本旨,只在冷子
兴一人,即俗谓一﹃冷中出热、无中生
有﹄也。其演说荣二府一篇者,盖因族
大人多,若从作者笔下一一叙出,尽三
一二回不能得四明五,则六成何文字?故
借用冷字七一人,略出其大八,九使阅者
心中,已有一荣府隐隐在心,然后用黛
玉、宝钗等两、三次皴染,则一〇耀然于
心中、眼中矣。此即画家三染法也。
未写荣府正人,先写外戚,是由远
及近,由小至大也。若使先叙出荣府,
然后一一叙及外戚,又一一未写荣府正
人,先写外戚,是由远及近,由小至大
也。若使先叙出荣府,然后一一叙及外
戚一一,又一一至朋友、至奴仆,其死板
一二拮据之笔,岂作十二钗人手中之物也
一三?今先写外戚者,正是写荣国一府也。
故又怕闲文一四赘累,开笔即写贾夫人已
一五死,是特一六使黛玉入荣一七之速也。
通灵宝玉于士隐梦中一出,今一八于
子兴口中一出,阅者已洞一九然矣。然后
于黛玉、宝钗二人目中极精极细二〇一描,
则是文章锁合二一处。盖不肯一笔直下,
有若放闸之水、燃信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八三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八四

之爆二二,使其精华一泄而无馀也。
究竟此玉原应出自钗、黛目中,方
有照应。今预从子兴口中说出,实虽写
而却未写。
观其后文可知,此一回则是虚敲傍
二三击之文,笔二四则是反逆隐回二五之笔。】
【戚序:此回亦非正文本旨,只在冷子
兴一人,即俗谓﹃冷中出热,无中生
有﹄也。其演说荣府一篇者,盖因族大
人多,若从作者笔下一一叙出,尽一二
回不能得明,则成何文字?故借用冷子
一人,略出其文,使阅者心中,已有一
荣府隐隐在心,然后用黛玉、宝钗等两
三次皴染,则耀然于心中眼中矣。此即
画家三染法也。
未写荣府正人,先写外戚,是由远
及近,由小至大也。若使先叙出荣府,
然后一一叙及外戚,又一一至朋友、至
奴仆,其死板拮据之笔,岂作十二钗人
手中之物也?今先写外戚者,正是写荣
国一府也。故又怕问文赘累,开笔即写
贾夫人一死,使黛玉入荣府之速也。
通灵宝玉于士隐梦中一出,今又于
子兴口中一出,阅者已豁然矣。然后于
黛玉、宝钗二人目中极精极细一描,则
是文章锁合处。盖不肯一笔直下,有若
放闸之水、然信之爆,使其精华一泄而
无馀也。
究竟此玉原应出自钗、黛目中,方
有照应。今预从子兴口中说出,实虽写
而却未写。
观其后文,可知此一回则是虚敲傍
击之文,则是反逆隐曲之笔。
以百回之大文,先以此回作两大笔
以冒之,诚是大观。世态人情,尽盘旋
于其间,而一丝不乱,非具龙象力者,
其孰能哉?】
【蒙府:以百回之大文,先以此回作两
大笔以帽之,诚是大观。世态人情,尽
盘旋于其间,而一丝不乱,非具龙象力
者,其孰能哉?】
【列藏:此回亦非正文。本旨只在冷子
兴一人,即俗谓冷中出热,无中生有也。
其演说荣府一篇者,盖因族大人多,若
从作者笔下一一叙出,尽一二回不能得
明白,则成何文字。故借冷字一人略出
其文半,使阅者心中亦有一荣府隐隐在
心,然后用黛玉宝钗等两三次皴染,则
耀然于心中眼中矣。此即画家之三染。
未写荣府正人,先写外戚,是由远
及近,由小至大也。若先叙出荣府,然
后一一叙及外戚,又一一至朋友,至奴
仆,其死后(板)拮据之笔,岂作十二钗
人手中之物也。今先写外戚者,正写荣
国一府也,故又怕闲文累赘,开笔即写
贾夫人已死,是特使黛玉入荣府之速也。
通灵宝玉在士隐梦中一出,今又于
子兴口中一出,阅者已洞然矣,然后于
黛玉、宝钗二人目中极精极细一描,则
是文章锁合处。盖不肯一笔直下。有若
放闸之水,龙信之爆,使其精笔一泄而
无馀也。
究竟此玉原应出自钗、黛目中,方
有照应。今预从子兴口中说出,实虽写
而却未写,观其后文可知。此一回则是
虚敲旁击之文,则是反逆隐曲之笔。】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八五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八六

【戚序眉:此评非词非曲,或为作者自
撰,亦未可知。】
【松按:纯属红学家杜撰,戚序本此批
在第三回。】
诗云:
【甲戌双夹:只此一诗便妙极!此等
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长,余自谓评
书,非关评诗也。】
一局输赢料不真, 香销二六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 须问旁观冷眼人。
【甲戌眉:故用冷子兴演说。】
【松按:戚序眉:此回开首十八行并诗二十八字,乃作者自序指批评,极为中肯,乃今本
所无者。】
却说封肃,因听见公差传唤,忙出来陪二七笑启问。
那些人只嚷:
【甲戌侧:一丝不乱。】
﹃快请出甄爷来!﹄
【列藏侧:想雨村应亦生疑。】
封肃忙陪笑道:﹃小人姓封,并不姓甄。只有当日小婿姓甄,今已出家一二年了,
不知可是问他?﹄那些公人道:﹃我们也不知什么「真」、「假」,
【甲戌侧:点晴(睛)妙笔。】
因奉太爷之命来问二八。他既是你女婿,便带了你去亲见太爷面禀,省得乱跑。﹄说
着,不容封肃多言,大家推拥他去了。封家二九人个个都三〇惊慌,不知何兆。
那天约二更时,只见封肃方回来,欢天喜地。
【列藏侧:正应前回那一唬。】
众人忙问端的。他乃说道:
【甲戌侧:出自封肃口内,便省却多
少闲文。】
﹃原来本府新升三一的太爷姓贾名化,本贯胡三二州人氏,
曾与女婿旧日相交。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八七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八八

【蒙府侧:世态精神,迭露于数语间。】
方才在咱三三门前过去,因三四见娇三五杏
【甲戌侧:﹃侥幸﹄也。
托言当日丫头回顾,故有今日,
亦不过偶然侥幸耳,非真实(识)得<风>
尘中英杰也。非近日小说中满纸红佛
(拂)、紫烟之可比。】
那丫头买线,所以他只当女婿移住于此。我一一将原故回明,那太爷倒伤感叹息了一回,又问外孙女儿,
【甲戌侧:细。】
我说看灯丢了。太爷说:「不妨,我自使番役务必探三六访回来。」
【甲戌侧:为葫芦案伏线。三七】
说了一回三八话,临走倒送了我二两银子。﹄
【蒙府侧:此事最要紧。】
甄家娘子听了,不免心中伤感。
【甲戌侧:所谓﹃旧事凄凉不可闻﹄也。】
一宿无话。
【甲戌眉: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
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
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
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
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
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
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
【甲戌侧:雨村已是下流人物,看此,
今之如雨村者,亦未有矣。】
【列藏侧:礼大薄了。】
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三九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八九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九〇

【甲戌侧:谢礼却为此。险哉,人之心也!】
【列藏侧:若不见姣杏,未必想士隐;若不要娇杏,未必以礼答谢甄家娘子。】
【楠按:雨村不知报恩,但欲求姣杏,
其无人性至矣!实又一中山狼也!欲
解﹃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者,当读
此文。】
封肃喜的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
【甲戌侧:一语道尽。】
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进去了。
【楠按:雨村纳妾竟皆﹃乘夜﹄,后文复见,看官不可一带而过,须仔细放在心上才是。】
雨村欢喜,自不必说,
【蒙府侧:知己相逢,得遂平生,一大快事。】
乃封百金赠封肃,
【列藏侧:好买卖。】
外四〇谢甄家娘子许多物事,令其好生养赡,以待寻访女儿下落。
【甲戌侧:找前伏后。】
【列藏眉:雨村二次欲访英莲,皆欺人耳。自得姣杏后至革职,其中定无暇及此,何竟忽
哉?由是观之,可见雨村心上只有姣杏,实无士隐矣。】封肃回家无话。
【甲戌侧:士隐家一段小四一荣枯至此结
住。所谓四二﹃真不去,假焉来﹄也。】
却说娇杏这丫鬟,便是那年回顾雨村者。因偶然一顾,便弄出这段事来,
【蒙府侧:点出情事。】
亦是自己意料不到之奇缘。
【甲戌侧:注明一笔,更妥当。】
谁想他命运两济,
【甲辰:妙!与英莲﹃有命无运﹄四
字,遥相对照。】
【甲戌眉:好极!与英莲﹃有命无
运﹄四字,遥遥相映射。莲,主也;
杏,仆也。今莲反无运,而杏则两全。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九一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九二
可知世人原在运数,不在眼下之高
低也。此则大有深意存焉!】不承望自到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他扶册作正室夫人了。四三正是:
偶因一着错,
【甲戌侧:妙极!盖女儿原不应私顾
外人之谓。】
便为人上人。
【甲戌侧:更妙!可知守礼俟命者,
终为饿殍。其调侃寓意不小。】
【甲戌眉:从来只见集古、集唐等句,
未见集俗语者。此又更奇之至!】
【靖藏眉:向只见集古集、唐句,未
见集俗语者。】原来四四,雨村因那年士隐赠银之后,他于十六日便起身入都。至大比之期,不料他十分得意,已会了进士,选入外班,今已升了本府知府。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
【甲戌侧:此亦奸雄必有之理。】
【楠按:利令智昏,得意忘形。】
不上一四五年,便被上司寻了四六个空隙,作成一本,参他﹃生情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等语。
【甲戌侧:此亦奸雄必有之事。】
龙颜大怒,即批革职。
【蒙府侧:罪重而法轻,何其幸也?】
该部文书一到,本府官员无不喜悦。那雨村心中虽十分惭恨,却面上全无一点怨色,仍是嘻笑自若四七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〇〇九三
《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〇〇九四

【甲戌侧:此亦奸雄必有之态。四八】
【列藏眉:真奸雄也。】交代过公事,将历年作官积的些资本并家小人属四九送至原籍,安排五〇妥协,
【甲戌侧:先云﹃根基已尽﹄,故今
用此四字,细甚!】
却是自己担风袖月,
【列藏眉:亦有一段豪气。】游览天下胜迹。
【甲戌侧:已伏下至金陵一节矣五一。】
那日,偶又游五二至淮五三扬地面,因闻得今岁盐政点的是林如海。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
【甲戌侧:盖云﹃学海﹄、﹃文林﹄
也。总是暗写黛玉。五四】
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
【甲戌侧:十二钗正五五出之地,故用真。】
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
【甲戌眉:官制半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05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