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研究所吧 关注:6,305贴子:113,972

【推演战报】我在乌干达干革命——兵棋《末代独裁》小说式战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推演战报】我在乌干达干革命——兵棋《末代独裁》小说式战报


写在前面的话


首先,要感激本吧的“骑士铁十字121”前辈,没有他就没有这篇战报。


他制作了《末代独裁》的中规,且将这副兵棋割爱与我。在我长达一个多星期的“骚扰式”讨教中,他不厌其烦地为我解惑,直到我如今初步学成。


谨以这篇战报,向他致以我的谢意。


其次,是关于战报风格的说明:


1、这是小说风格的战报,将有最低限度的背景设定——所有设定均参照这款兵棋的规则和设置,比如参战人数和兵力配比,所以请勿作历史考究。


2、对剧中角色的遭遇和命运不作预设,严格按照推演流程来发展剧情,每一步推演和每一次投骰,都不作SL——因此,若你看到主人公连吃败仗直到最后败亡,也请不要意外。当然我会尽量圆好相应的剧情。


3、每章节的战报,将有“剧情演绎”和“推演讲解”两部分。


我是萌新,刚接触战棋半个月,请大家多多指教。发战报不容易,请大家多多鼓励,也请提出你的宝贵意见。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魔剑士归来~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2017-12-12 12:51 广告
第一章 “乌干达人民之父”


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刺破耳膜,我从昏睡中惊醒,那是生锈的锁芯转动的声音。


囚室的门“咣当”一声打开,扬起的尘土在突如其来的光亮中飞扬。啊,新鲜的空气,我有多久没闻到了?


“就是他。”我眯缝着眼,看见一个黑人壮汉站在光亮里,对着两名手持突击步枪的黑人士兵点点头。


像鹰爪下的鸡雏,我两个胳膊被肌肉结实的手臂拽起,几乎是被拖着离开囚室,我太虚弱了,双脚浮肿,走不动路。


我就这样被拽着走过幽深而长的走廊,两旁一个个紧闭的铁门内偶尔有呻吟传出——就如我从前的痛苦呻吟。


要去审讯室,还是刑场?我希望是后者,他们有好几个月没给我上刑了,也许他们已经放弃对我那台时空穿梭机的探秘了。


是的,我不属于这里,我是个时光旅者。我曾见过三叶虫在孤寂的海洋里浮游,见过腕龙在参天的蕨林间漫步,见过教堂的熊熊大火映红了匈奴人的马刀。


但眼下,我困在这里三年了,困在1979年的乌干达


………………………………………………


“哈哈,我的中国孩子,你穿这件军服挺合身的嘛。”


朗朗笑声来自眼前这名肥壮的黑人,一米九五的身高,壮得像头黑熊


他是乌干达总统伊迪 阿明,20世纪非洲三大暴君之一。


我还没搞明白眼前的状况。一周前,我被带离麦金代监狱,住到了一栋被持枪士兵严密看守的别墅里,有医生为我疗养,打各种营养针剂和疫苗,我恢复得很快。昨晚,我在指派来照顾我的黑人美女的挑逗下,酣畅淋漓地翻云覆雨了一场,姓欲的恢复是体格恢复的明证。


今早,我被要求换上一身崭新的乌干达军装,由当初那名将我带离监狱的黑人壮汉,领着到了总统府。


“对乌干达美女还满意吧,我们的姑娘总是湿得像海豹,虽然乌干达没有海豹,哈哈哈哈!”

阿明冲我眨了眨眼,脸上是快快活活的神色,笑容亲切和蔼,又带着些下流的意味。


我知道这张笑脸下的真面目——甚至比此刻的他本人更清楚,因为我来自2017年。


伊迪 阿明,1971年靠政变上台, 1979年在对坦桑尼亚的战争中失败流亡,2003年病死于沙特阿拉伯


他残暴不仁,对内独材,肆意处决政敌,8年主政期间杀害了30万民众,驱逐8万名亚裔,让国家陷入水深火热中。他曾下令将一名出轨的情妇肢解,然后将手脚易位缝合起来让家人观看。还有传言说他曾吃过人肉。他无视国际准则和人类公德,公开赞美恐袭,公然入侵邻国。


他自恋又神经质,声称爱慕英女王,去信要求做其情人,并索要女王穿过的内裤“做生日礼物”,他自封为“苏格兰无冕之王”,“乌干达人民之父”,有传言说他这些疯狂举动源于被梅毒恶疾的折磨。


“欢迎你来到乌干达,我希望你在这里有家的感觉,我觉得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阿明一声朗笑打断了我的沉思,他摊开双手,做着夸张的动作,像招呼小孩。


欢迎我?难道他忘了将我囚禁并虐待整整三年的事了?我哭笑不得。没关系,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倒台了。我心中多少涌起了些快意。


突然,快意被一阵恶寒取代,我看到阿明直勾勾的目光变得硬邦邦的,他在等待着什么。


“谢谢总统阁下的盛情招待,我在这儿呆得很舒服。”我赶紧趋前一步,阿明立马给了我一个熊抱,我差点被勒得到背过气去。


“孩子,我今天找你来,是要任命你为乌干达人民军总司令!”


我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回复
举报|2楼2017-06-20 12:20


    兵棋和二娃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7-06-20 12:22
      第二章 彼此的盘算


      阿明露出活泼泼的神情,“也许你真的是从什么鬼地方来的,噢,从21世纪……坐着那什么机器来着?嘿,管他的!”


      “你到了乌干达,就是乌干达人,就是我的孩子,眼下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他的笑容突然一扫而空,脸色阴沉下来,声音像铁一样冷硬:“该死的坦桑尼亚人要攻过来了,据可靠消息,有中国佬教他们打仗。你也是中国佬,不管你是哪个年代的中国佬,你肯定有办法对付他们。”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伊迪 阿明喜怒无定的性格和逻辑怪异的思维。我费了老大功夫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现在是1979年1月1日,乌坦战争已经打了两个月。


      去年10月,总统阿明对坦桑尼亚宣战,乌军几天之内占领了坦桑尼亚的卡盖拉区,杀害了至少8000名平民。锐意复仇的坦桑尼亚奋起还击,两个月就将乌军逐出了境内。如今,坦桑尼亚正磨刀霍霍准备进行报复进攻,大军向乌坦边境集结。


      我多少读过一点历史,我知道,今年4月底,坦军就能攻克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结束总统阿明8年的独材统治——当然,目前只有我这个时间旅行者知道此事。


      而在当下,阿明没有将军事失败归结为军事冒进与失道寡助,反而神经过敏地觉得是中国在背后“捣鬼”。


      原来,坦桑尼亚历来与我国交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也即我现在置身的这个时代,两国军事交流频繁,坦军的军官在我国受训,我国也派出顾问团帮助他们训练军队。此外,坦军使用的装备是清一色“中国制造”。直到我生活的2017年,坦桑尼亚也是东非地区的军事强国,被誉为“东非的解放军”。


      回到眼下,阿明尝到苦头之后,居然想出了个“以华制华”的主意。


      我就是他设想中的棋子:三年前,我正从古埃及时代返回我的时代,但时空穿梭机的相位转移装置突发故障,我滞留在1976年的乌干达,落入了阿明的掌中。


      我在拷打下讲出了一切——当然不包括阿明政权的倒台部分,但他们并不能理解我的时代和我的经历,对已坏掉的时光机的研究又没有任何进展,于是我被在首都坎帕拉的监狱里一关三年。


      “如果你真是未来的人,你肯定能打败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最起码是这个时代的中国人!”阿明的脸因狂热而有些扭曲,我看得出他已正深深陶醉在自己的 “天才构想”里。


      “我授予你统帅三军的权力,你帮我干掉那些该死的坦桑尼亚人和中国佬,事成之后我还你那什么鬼机器,然后你爱上哪儿去上哪儿去,怎么样?”


      虽用了商量的语气,但他马上用手指了指带我进门的壮汉,不容置疑地说:“他叫Fuji Mao,叫他阿茂吧,他是我最信任的副官,我把他指派给你做助手。”


      自顾自地,阿明不再讲英语,他换了种语言,向黑人壮汉阿茂交代了一大通,最后盯着我的脸,神经质地放声大笑起来。


      我不动声色。在我的后颈里,有用皮下注射器植入的同声翻译机,比头发丝还细的生物材料机器附着在脑干里,能翻译从公元十五世纪以来的几万种语言。


      阿明讲的是斯瓦希里语:“阿茂,你给我好好盯着这个黄皮傻X,千万别让他知道时光机被拆成废铁的事,事成之后就崩了他!”


      现在,阿明换回了英语,和蔼地看着我:“你接受我的好意吗?谢英君先生?”


      “总统阁下,交给我吧,一定完成任务!”我努力挤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




      回复
      举报|4楼2017-06-20 12:25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6-20 12:27
          正式推演,会在第四章开始


          回复
          举报|6楼2017-06-20 12:37
            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7-06-20 12:56
              前排支持,楼主写的挺有意思的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7-06-20 12:58
                小说风略显精彩,相信正式推演会更引人注目,期待。!


                奇迹重生,重铸辉煌,新版魔剑士归来!海量钻石,众多好礼,你敢拿我就送! 奇迹MU经典回归,奇迹再现,奇迹原班运营团队打造,次时代暗黑巨作!
                2017-12-12 12:51 广告
                第三章 一副烂摊子


                一个小时后,在全军干部大会上——军官们是前一天从全国各地赶到首都的,总统阿明宣布了对我的任命。出乎我意外的是,众人大多对此反应平静。




                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拜总统阿明所赐——这几年来,他任人唯亲,连保镖、司机、厨子、按摩师都随意安插进部队,将士们早对此习以为常,今天换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做总司令又有何不可呢?无非又是总统阁下的一次心血来潮罢了。




                我在军官们脸上读出了事不关己的冷漠,这可有点不妙。因为,我比总统阿明更需要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这是回到我那个时代的唯一方法。




                我要制造一起“历史波动”。




                在实现了时光旅行的21世纪,联合国设立了时空管理局,专门防止有人篡改历史。




                想助希特勒一臂之力,或者在空袭珍珠港之前提醒美国?无论用意好歹,改变历史轨迹都是不被允许的。时管局会紧盯人类历史上每一个重大节点,如果发现有异常的历史波动,就会派人穿越到那个年代进行纠正。




                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做了哪些纠正,不过我们的历史至今没发生类似轴心国赢得二战的重大偏差,想来时管局的工作是有成效的。




                如果我帮助乌干达打赢乌坦战争。这样,时管局一定会派人到这个时代进行调查,我就能联系上他们。我必须回去,我不能忍受没有WiFi、美剧,和在“兵棋研究所”贴吧灌水的日子。何况我在东莞买的房还没供完。




                ……………………………………………………




                会后,我陪同总统阿明观摩了乌干达军队的演练,这时我才知道问题比我想象中严重得多。




                乌干达军队的装备情况尚可,但训练水平却低到令人咋舌——士兵们似乎从来不知瞄准为何物,他们要么举枪过头射击,要么压枪在腰射击,总之只图向着面前大概方向打个痛快。




                步坦协同更是无从谈起,士兵竟然和坦克、装甲车扎堆一起跑,乱哄哄往前冲,我紧急叫停了一场步坦联合作战演练,因为我不想眼睁睁看着有人被卷进履带底下。




                这样的兵员素质,如何是经由中国一手调教出来的坦桑尼亚军队的对手?




                总统阿明的脸色很难看。




                “孩子,这些家伙就交给你了,好好干。”说罢,他拂袖而去。




                …………………………………………………………………………………………




                接下来的一周格外忙碌,通过对乌干达各支部队的视察,我对乌军实力有了相当了解。




                情况并不乐观,经过前期战争的损耗,以及几近于零的后勤体系,我现在手中的兵力只有两个旅和7个加强营,总共17个营,约1.8万人。据情报显示,坦桑尼亚军至少有30个加强营。




                总统阿明称,必要时可以武装起6万民兵,被我婉拒了——6万名一边开枪一边手舞足蹈的非洲汉子,到战场上只会给我添麻烦。




                所幸,乌军的机械化程度并不低,坦克、装甲车、炮兵齐备,他们甚至还有海军陆战队,配备了水陆两用步兵车,以应付当地水网密集、沼泽众多的的地形。




                此外,乌干达空军还有3个飞行大队,装备了米格17、米格21等战机。我重点巡视了境内3个空军基地——带去成箱的美钞和金光闪闪的勋章。我跟每一位飞行员握手、发钱和授勋,直到他们感动得连连表示要作战到底。如果我没记错,历史上的乌干达空军毫无战意,一开战就集体驾机外逃,现在我总算把他们稳住了。








                乌军的训练水平也得到了提高,至少他们能在五十米内打中靶子了。我挑选了第一旅的一个装甲车营和一个坦克营,成立“革命决死团”,第二旅的一个装甲车营则被命名为“雄狮营”,其军官和士兵的训练水平高于乌军其他部队——经过检验,他们可以在战况不利时有序后撤,迅速在后方重整兵力再战,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一哄而散,逃进丛林里无影无踪。








                我把拥有两个机械化加强营的“革命决死团”派驻在边境小镇基卡加蒂(Kikagati),这个小镇依山而建、背靠沼泽,地势险要,向南48公里外就是坦桑尼亚。一旦坦军越境,这里必然是首战之地。




                同时,作为机动,“雄狮营”驻扎在毗邻的城市姆巴拉拉(Mbarara),数十公里外的小镇马萨卡(Masaka)分别进驻一个坦克营和装甲车营。就这样,一条以3座城市互为策应,以机械化部队为主力的防线构筑完毕。








                当然,我并未打算死守这条防线,只是想在这里试探一下坦桑尼亚军的实力,如果压力太大的话,部队将回撤至坎帕拉一线,我在第二道防线安排了3个步兵营和一个装甲营,首都坎帕拉还有一个加强营的总统卫队可以使用。等到坦桑尼亚军进抵第二道防线时,驻扎在西部90公里开外的卡塞塞区的一个步兵营将沿着乔治湖湖畔公路南下,攻击坦桑尼亚的补给线。




                这个星期的最后一个晚上,有一个好消息传来:作为援军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500名士兵抵达首都坎帕拉。我马上巡视了这支部队,他们来自于巴勒斯坦的各个难民营,全都是有着狂热献身精神的年轻人。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人受过的军事训练比思想教育少得多,没法用来进攻作战,但他们悍不畏死,能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我应该把他们适时派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作守备力量。








                坐军机回到坎帕拉已是深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指挥部的机关宿舍,“助手”阿茂仍形影不离——以及他手下20名全副武装的敬畏。这些天来,阿茂保持着对我的礼节性客套,不冷不热的态度中带着几分警惕。名义上,他是我的副官及卫队长,陪我列席每一次作战会议,手下50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员只有在我上洗手间时才不会跟着。我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要由阿茂先行用热线电话向总统府汇报过,才得以作为命令颁布。想想自己现在一无军功二无威望,我只能隐忍不发,我需要尽快通过战争培植我的势力。




                夜风中,战争的气息越发浓烈。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7-06-20 13:07
                  文笔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6-20 13:26
                    喜歡這種小說風,継續努力!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7-06-20 13:37
                      改变历史的穿越者来了,不错。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7-06-20 14:11
                        好文!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7-06-20 15:02
                          加油,好文


                          好文,顶,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7-06-21 10:54
                            期待後續戰報,加油


                            好创意,顶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7-06-21 16:54
                              顶,地产壕!


                              感觉写的很棒!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7-06-22 19:12
                                文笔不错,角度新颖,不过注意时间线哈,我记得这游戏一回合是两个月


                                第四章 第一次交锋


                                拂晓时分,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


                                “坦桑尼亚人来了!”


                                我匆匆洗了把脸,来到指挥部,此时这个大厅里已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情况怎么样?”我向副官阿茂询问。


                                “阁下,敌情未明,部队尚未接战。”阿茂脸上全是汗,“15分钟前,我们侦查到大量坦桑尼亚军越过边境进入卡巴里镇(Kabale),现在那边已经联系不上了。”


                                卡巴里是国境线上的小镇,因为毫无战略纵深,当地没有驻军——那里唯一的武装是一间警察局,坦桑尼亚军不会遇到任何抵抗。


                                第一仗将在基卡加蒂镇打响,驻守那里的是“革命决死团”两个机械化营。






                                半小时后,天际露出鱼肚白,从前线反馈回来了第一条有用的信息:坦桑尼亚军的先头部队正从两面进抵基卡加蒂镇近郊,其中,从被占领的卡巴里镇方向来的有3个营,士兵看到了坦克和火炮的踪影,另一路则从乌坦边境的跨境大桥过来,足足有一个旅的兵力——我曾建议总统阿明炸毁这座桥,却被他以“不利于我军反攻”的理由否决了,这蠢猪!


                                坦桑尼亚军的空袭开始了,数十架米格21MF战机呼啸而来,航空炸弹雨点一般落进了镇子上,爆炸此起彼伏,大火冲天而起。


                                投完炸弹,米格21MF战机在镇子上空盘旋低飞,继续用航炮进行扫射。


                                “啊,将军阁下,我们的工事全毁了!”电话里,前线指战员的声音惊恐万分。


                                坦桑尼亚人的空袭产生了奇效。十分钟后,“革命决死营”的部队就被打垮了——我的士兵从没见过这种阵势,缺乏对空武器,他们徒劳地用自动步枪向着天空开枪。






                                “各单位保持序列撤退!”我对着电话下令,“撤到乔治湖边进行整备!”


                                “不行!总统不会容许这种懦夫行为!”副官阿茂喊道,“您应该先请示总统阁下……”


                                “赶紧撤!再晚就来不及了!”我冷冷打断了他的话,“你想要在开战的第一个上午就报销掉两个机械化加强营吗?你觉得总统阁下愿意这样吗?”


                                …………………………………………………………………………………………


                                早上7点多,乌干达“革命决死团”已完成了撤离,坦桑尼亚军随即占领了基卡加蒂镇——他们一度向北打到姆巴拉拉城的近郊,被我派驻在那里的“雄狮营”击退,双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


                                我站在指挥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露水的清香尚未从桢桐丛中散去,晨风透着一点凉,我的心情已平复。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我有足够的理由感谢上帝,虽然初战失利,失陷了两座城镇,但我军的实力未受损,“革命决死团”两个机械化加强营建制完好,士气未受影响,他们是战略性撤退而非败退。


                                更让我感觉幸运的是,总统阿明宿醉未醒——看样子今天晚饭前能醒过来就不错了。我有足够的时间,在他亲自介入瞎指挥前,抓住最关键的开局时间来打一场反击战。


                                今天将是漫长的一天。


                                推演讲解:


                                此为第一回合中,先手方坦桑尼亚的行动节


                                1、坦桑尼亚军空军出击,3点命中;
                                2、乌干达“革命决死团”两个营撤退两个抵消两点命中,无损失;
                                3、坦桑尼亚208旅战后推进至基卡加蒂镇,突破进攻姆巴拉拉城,1红3黑,零命中;
                                4、乌干达雄狮营反击,1黑,零命中。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7-06-23 19:49
                                  赞楼主,加油


                                  第五章,明天更!


                                  回复
                                  举报|27楼2017-06-25 22:14
                                    第五章 反击开始!


                                    头顶的轰鸣响彻云霄,我以手遮额,目送着一队米格21战机的尾焰消失于夕照中。


                                    除了首都坎帕拉,古鲁(Gulu)和纳马萨加利(Namasagali)的空军也倾巢出动,一共3个飞行大队,在我的授命下扑向已落入敌手的基卡加蒂镇。


                                    反击行动正在展开。下午时分,经过重整的“革命决死团”南下进入姆巴拉拉城,与“雄狮营”会合。一共两个装甲车营和一个坦克营——这是乌干达机械化兵团的精锐,南下直奔基卡加蒂镇。


                                    同时,远在乌干达北部城市马辛迪(Masindi)的第二炮兵独立营紧急南下,开至乔治湖一线,在过河大桥旁驻防——这是通往北乌干达的必经之路。


                                    乌干达唯一一支伞兵部队进入古鲁(Gulu),那里的空军基地可以让他们在3小时内空降至全国任何一个城市。


                                    我还下令调动了首都坎帕拉的部队——巴解组织战斗营进入“第一防线城镇”的马萨卡镇(Masaka),那里距离“革命决死团”和“雄狮营”的驻地姆巴拉拉城仅一步之遥,可以随时作为轮换部队使用。


                                    而首都的总统警卫营和海军陆战队也南下,进入恩德培(Entebbe)。我的想法是,用装备精良、善于城市防守的部队充实“第一防线”,将更多的机械化兵团解放出来用作进攻力量。


                                    ……………………………………………………


                                    夜幕低垂,天际线剩下一抹深蓝,战斗打响了。空军的表现让我大跌眼镜,3个飞行大队的米格17、米格21轮番向小镇俯冲扫射、投下航空炸弹,却未伤着坦桑尼亚人一根毫毛——这样说也许过头了,但空袭未给敌军造成任何实质性损害却是真的。我的空军部队除了浪费了航空燃油和弹药,这一次行动一无所获。


                                    虽然空袭未凑效,地面攻击仍按计划进行。“革命决死团”和“雄狮营”对付的是坦桑尼亚军208旅,共计一个坦克营、一个炮兵营和三个步兵营。我方与敌方兵力对比为3比5,但火力占优。


                                    战斗中,“革命决死团”的第一坦克营率先冲入敌阵,缠上了坦桑尼亚208旅的坦克营,坦军的炮兵营开始轰击。


                                    炮弹划过夜空,像流星的尾巴,坠落处如雷轰鸣。装甲车的机炮吐着火舌,像毒蛇吐着信,士兵们像麦子被刈倒。


                                    “我军伤亡太大,请求撤出战场!”无线电里是第一坦克营指挥官焦灼的声音。


                                    “现在还不能撤,给我再坚持一个小时。”我语气短促,“不然我枪毙你。”


                                    第一坦克营的坚持终于见效,我方的两个装甲车营打退了敌方三个步兵营的冲锋,将坦桑尼亚军的208旅坦克营包围。


                                    夜幕中,敌方的坦克一辆接一辆起火燃烧,爆炸火光像黑暗中盛放的花朵。战斗持续了3个小时,坦桑尼亚军的一个坦克营被全歼,208旅的建制被打乱,一个惊恐不定的步兵团因而撤出了基卡加蒂镇。


                                    我方“革命决死团”第一坦克营因伤亡过大,撤退乔治湖畔——该营仍保留了完整建制,可以认为我方战力没有损失,我方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上面这一部分完全是剧情发挥,因为在掷骰中,第一坦克营承受了唯一的命中,则认为该营贡献最大。)




                                    ………………………………………………………………………………………………


                                    “看吧,这就是坦桑尼亚人的下场,跟他们接下来要遭受的打击相比,这还是最轻的呢……”晚上8点半,在电视录播现场(录影素材将于第二天向西方媒体发布),总统阿明站在一台烧成废铁的59式坦克前手舞足蹈,兴奋异常。他还满身宿醉后的酒屁臭气,让陪同在侧的我忍不住阵阵反胃。


                                    “我向乌克兰人民保证,我会将侵略者逐出我们的国土,乌干达万岁!”阿明对着摄影机狂呼小叫。


                                    我偷偷叹了口气,这谈何容易。刚刚,坦桑尼亚军的入侵兵力基本查明,一共有3个旅和一个独立工兵营,共计16个营。今天白天,受限于战场宽度,他们的军队未能全部展开——装备精良的201旅还没用上呢!


                                    现在,他们已经依托占领的两个小镇建立了基本的补给线,可以预想,明天以后的战斗,将会更加艰苦。


                                    推演讲解:


                                    此为第一回合中,后手方乌干达的行动节


                                    1、乌干达3战机进行轰炸,掷骰数为2红1黑,零命中;
                                    2、乌干达3个营进攻,地形效果减1,掷骰数为3红1黑,1次命中;
                                    3、坦桑尼亚军军反击,掷骰数为3红3黑,1次命中;
                                    4、乌干达“决死团”第一坦克营承受1点命中,撤退两个抵消命中;
                                    5、坦桑尼亚208旅的坦克营承受1点命中,阵亡。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7-06-26 16:19
                                      真不错,有娃了还有这精力了不得


                                      这是要把东非PLA给掀翻的节奏。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7-06-27 22:27
                                        各位前辈,由于家事繁忙,所以更新节奏 比较慢,请多多见谅!
                                        但一定不会太监,保证一周至少两更!


                                        回复
                                        举报|31楼2017-06-29 10:56
                                          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