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9贴子:7,797
  • 10回复贴,共1

135 白×黑×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威廉这军队以后不会出事吗


回复
1楼2017-06-18 15:04
    被毛皮覆盖的亚瑟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8 16:10
       威廉他们持续着胜利。本来他们从最初就把周边诸国中最麻烦的维尔纽斯吃下。这样持续胜利并不奇怪。不如可以说是必定吧。威廉已然获得北方方面军全体实质性指挥权。他令同阶级甚至是稍微高阶级的将领都觉得听命与他有好处。
      「撤退」
       威廉用简短的话语给予对方威压。膨胀的躯体军队。在它们背后耸立着着业之塔。白面具之王君临于其顶点。那如同地狱般的幻想能令对手连抵抗的意志都丧失。曲折内心,击溃精神,蹂躏意志。
      「不退吗。那就去死」
       并不是不退,而是不能动。而威廉也明确知道那一点。像被蛇盯上的青蛙就算知道自己会被捕食也无法行动一样。绝望固定住了他们的脚步。威廉看着他们露出笑容。
      「全军跟上我」
       还有狂乱的阿尔卡迪亚军。他们被威廉的疯狂所传染。不战屈人之兵,并能鼓舞士气的将领才能称上一流。不战便能击溃敌人、令己方确信自己的胜利才是超一流。威廉正逐渐接近着那个领域。
      「杀光」
       但是,威廉这一男人是从绝望中诞生的。
      「掠夺」
       因此他的指挥中没有荣誉。
      「吞噬」
       他的指挥中没有善意。不论敌我在某种意义上都同样被疯狂所侵蚀。己方成为不畏死亡的狂战士,敌方被死亡吞没坠入绝望。剥去人性这层薄皮,裸露出阴暗的真性。
       暴力的开放。欲望的爆发。
      「那么,这些家伙好像是从前方的城镇来到此处的。话说回来,尤里安。最近士兵们连续战斗已经疲惫了吧?我们暂时也不会回到阿尔卡迪亚领土因此也无法饮食。嗯,麻烦了」
       基本上清理完后,威廉向自己的部下尤里安询问。他并不是威廉百人队的精锐。至少在募集来时他的身手还和一般农民没有差别。
      「……我会告诉大家再加把劲」
       即便如此,他们跟随威廉积累着胜利。尽管还只是较短期间但累计的胜利已经有了普通部队的数年份。那些经验使他们变强。不论身心。
      「你的理解力变好了嘛。能吃多少粮食就吃多少。多余的尽可能带上。男人杀死。女人侵|犯后再杀掉。老弱男女杀掉。剩下的烧光。注意不留后患」
      「遵命。和平时一样就行了吧」
      「没错。这个没有生产能力的土地上不需要人类。就算收为奴隶也没有运送的人手。很遗憾,这不足以满足我等的食欲,为了以绝后患就请他们全灭吧」
      「啊哈哈。您真过分。了解了」
       威廉的疯狂甚至传染了那种刚达到能够志愿进入军队的年轻士兵。战争需要疯狂。不是自己获得,就是被他人赋予,不同人之间的疯狂只有那点区别。在敌国中一旦感到饥饿就只能掠夺。合理会击溃道理。
      「没什么,这并不是谁有错的问题。硬要说就是弱小的一方不对。弱肉强食,不论哪个时代世界都是如此运转的」
       威廉回想起的是曾经弱小的自己。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时候的残影。累积年月,累积罪业,威廉得到了力量。因此威廉不会对弱者宽容。因为自己正是通过努力成为了强者,所以他认为还身为弱者的人只是怠惰的存在。
       威廉变强了。同时也变得憎恨弱小。不管是自己的弱小还是他人的弱小都无法原谅。果然,威廉扭曲着。
       尽管那扭曲正是强大的根源——

        ○

       世界上有着听到威廉在北方征战的传闻而奋起的人们。
       与黑狼们对峙的是七王国艾斯塔德的军队。沃夫也在雪融不久后与艾斯塔德开战并夺得了胜利。但那件事被威廉和基尔伯特异常的连战连胜数量所打消。
      「……起、起眼不了」
       今天他也胜利了。然而他的对手们也同样胜利了吧。
       被桑巴特王家雇佣的沃夫开始对阿尔卡迪亚和桑巴特之间的差距感到焦躁。姑且现在沃夫的行为也被默认着。小胜还能被原谅。但获得大胜,成为会引出那个男人的事态的话,大概桑巴特不会原谅沃夫他们吧。桑巴特王国毕竟是基于特殊立场的七王国。一旦巨星从正面进攻,桑巴特估计片刻都无法坚持吧。
      「想、想要起眼的话,果然只能打到那个吧」
       在天空中闪耀的『烈日』。只要射落那个沃夫的名声就会变得却固。不论威廉如何征战活跃,都终归是小猎物。一个巨星的首级就能使评价反转。
      「凭您还无法战胜哦。沃夫」
       在身后斥责沃夫的是拥有一次交战经验的尤文。他的表情少有的严肃。
      「但那是不得不跨越的墙壁」
      「没错,总有一天。但那并不是现在。再多继续点力量——」
      「要是他们主动过来,我就不得不战斗吧?」
       沃夫的眼中燃烧着野心。甚至可以说被野心附身。从和威廉交战以后,不,在那更久之前沃夫心中就燃烧着火焰。沃夫志愿成为佣兵的理由、以天为目标的理由是一切的起因。那焦灼着他的身心。
      (别行动啊。埃尔·席德·坎佩尔多)
       尤文祈祷着,希望最强不会行动。

        ○

       阿波罗尼亚并没有获得什么情报。遥远的加尔尼亚之地想要获得阿尔卡迪亚的情报会花上许久。所以阿波罗尼亚不知道,不可能知道,但是——
      「看吧,大陆在燃烧着。在我缺席的地方,战争的时代开始了」
       阿波罗尼亚的眼中映出了巨大的火焰。在远隔大海的大陆,大陆上东边尽头的那个国家中,毫无疑问感受到了这个火种。
      「不愧是特里斯坦。竟能承受住罗恩格林、尤菲米娅的猛攻么。其他骑士参战连胜负都无法成立。虽然我也想让他们积攒经验不过……世界的速度好像比我想象的要更快。要是在这场大火迟到会略微可惜吧」
       阿波罗尼亚的兴趣已经转移到了大陆。尽管她很想让部下们自己攻略特里斯坦,然而没有时间了。为了挤出时间确保在今年内越过不擅长的海战到达大陆,
      「在明天内分出胜负。由我亲自动手」
       就只能由阿波罗尼亚自己行动。热情激荡。激情膨胀。爱意迸发。她喜欢战斗。喜欢战斗的对手。一直寻求着将一切燃烧殆尽的战斗。
      「再等会儿。我马上就赶过去。我心爱的好对手啊」
       阿波罗尼亚燃烧着。只是——
      「……稍微有点冷呢。嗯」
       雪才刚刚融化。她还暂时无法离开爱用的毛皮。


      收起回复
      4楼2017-06-18 16:52
        嗨下去嗨個沒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8 16:57
          以后会出事的伏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8 23: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8 23:53
              笑晕,第一眼白+黑……恩!治感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9 01:00
                我想知道威廉还是处男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6-19 01:11
                  水土不服服楼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6-19 08:06
                    ……只要他别立什么要三个月灭亡某某国的死旗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6-1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