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899贴子:2,078
  • 15回复贴,共1

【最终章】新时代(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これは、俺たちみんなの戦いだ」


本来想昨天译完的,但昨天胃GG了,躺尸了一天_(´ཀ`」 ∠)_
这话是闪瞎眼的一话(海狸捂眼.jpg


回复
1楼2017-06-18 00:34
    「稍微,变了一点呢」
    缪德莉被爱德华的手臂扶着,开始用湿润的眼睛细心地摸索他的脸。仿佛在说,那身体的温暖,那低沉温柔的声音,那嘴唇的感触,就连将这一切都品尝殆尽以后,她还无法相信他就在此处的现实一般。
    「对啊。个子长了那么一点点吧」
    「说不定是这样」
    「而且,晒得相当黑」
    「南国即使在冬天,阳光也很猛烈呢。没有和异教徒的美女外遇吧?」
    「因为大家都盖着面纱,连是不是美女都分不清」
    「嘛,我放心了」
    「啊,说起来,头发的颜色变了」
    「啊啊,那个。看上去总有些不一样呢」
    两人互相抵着额头,说着微不足道的玩笑话,小声地笑个不停。
    「在这种地方,要打情骂俏到什么时候」
    于贝尔似乎无语了,拉着两匹马走过。「要是在到达馆邸前就到了夜晚,我也不管哦」
    「的确啊。大家都在玄关整列要等累了」
    「啊啊,说得对啊」
    缪德莉害羞地挽起爱德华伸出来的手臂。这样一走,就会想起在大圣堂的婚礼。那已经成了五个月前的事了。
    「提姆也好达古也好,都以为你成了海盗船长回来啦。墙壁上,装饰着你送来的海盗旗哦」
    「啊哈哈,是吗」
    「义父大人他,已经变硬朗了。白天起来在书斋办公呢」
    「啊啊」
    「阿尔玛婆婆也可以不靠人帮助就一个人走路了。玛丽昂大人和奥丽嘉大人非常亲切周到地看护她」
    「嗯」
    「听说冬小麦的发育也很顺利」
    「嗯」
    「还有、还有……啊啊,分开的期间,明明这个那个都想讲的,但一见到脑袋就空荡荡的,可说的话什么都没有啊」
    「缪德莉」
    爱德华停住了,双手夹住妻子那又被泪水沾湿的脸颊。
    「不用那么焦急,时间也绰绰有余」
    「……」
    「我们从今往后,都能一直在一起了。如果两个人一同能活到六十岁的话是四十年以上」
    缪德莉开心地微笑了,点了点头。「真的,是这样呢」
    二人再次挽起手臂,爬上通往领馆的山坡。
    侧耳聆听鸟儿的声音,时而停步注视刚刚发芽的树木,爱德华用全身品味相隔数月再见的故乡,分明地在喜悦中颤抖。
    在玄关,领馆的人们已经齐聚成一列等候了。
    见到沿着小道登上来的爱德华,开始时扬起大欢声挥手的人们,立刻沉默了,惊得大大地张开了嘴巴。
    「大少爷的头发……」
    「金色的!」
    骑士乔治险些掉了比命更重要的剑,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从者托马帮了一把。
    玛丽昂和奥丽嘉母女太过惊讶,瘫软得要坐地了,女仆慌忙搬来了椅子。
    在佣人们的动摇和喧嚷当中,爱德华在恩斯特面前突然停住脚步,凛然地低下了头。
    「父亲大人。长期离家非常抱歉」
    「唔」
    「您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好」
    「眼下的目标第二次冬至祭,也安然无事地度过了」
    父亲感慨万千,注视着回到本来的姿态的儿子。「总算回来了啊」
    「只要用上这种有礼的措辞,可就和大夫人一模一样了呢」
    管家奥利维尔用挖苦似的调子插嘴,但眼睛已经通红了。
    「欢迎回来」
    「您平安无事太好了」
    执事罗杰和女仆长艾德莱德也露出无比感慨的表情。
    「大家」
    爱德华重新转向了佣人们。他甩开感伤,抬起脸来,用直截了当的话语宣告道。
    「大家。很抱歉迄今都在欺骗着大家。所谓我的母亲是娼【妇,是谎言」*
    场面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动身。
    「我的母亲,是前代拉瓦雷伯爵夫人伊莲·法恩塔尔」
    听了伊莲的名字,也有人哭出来。六年前在这个领馆生活,其美丽与高贵如太阳一般温暖地照耀着拉瓦雷之地的王家公主。
    「那么」
    乔治脸色像纸一样苍白地盯着主人。
    「那么,您不只是拉瓦雷家的正统嫡子了。继承法恩塔尔之血的贵人」
    他慌忙跪在地上。「请、请饶恕。迄今多有无礼,恳请原谅」
    正因为是骑士,他连佣人们不知晓的贵族序列,也切身理解。彼此存在着连对视都不被容许的身份之差。然而,在波尔坦斯却一起给水路淘泥巴,甚至还干出了打架斗殴的事。
    但是,爱德华不认可他的拜跪,牢牢地抓住他的手臂强逼他站起来。
    「那才好」
    年轻的伯爵轻松快活地爽朗一笑。「不那样,你和我就无法成为像如今这样的友人了」
    「称、称我为友人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
    爱德华一下挺直了腰背,环视大家。
    「所以,我(わたし)——我(俺),今后都会用平民的语言」
    让那嘴角勾起的,是另一份自豪。比起流着王家之血的自豪,更确实更重要之物。
    知晓平民与贵族皆平等的自豪。知晓无论是王宫还是平民区,就算活着的地方不同,人拼命生存的价值皆无区别的自豪。
    「发色是金色还是涅色,怎样都没所谓。我今后也会在厨房把手指戳进酱料锅,从阳台爬到下面,还会和大家一起流汗干活。然后对血统说这说哪的家伙,都吃【屎去吧!」
    「呜哇啊啊。这嘴巴的粗俗还变严重啰」
    一个人用突然发疯似的声音叫道。大家笑开了。
    他们很高兴。高兴大少爷仍是一如既往地下品粗野、却比谁都容易亲近、比谁都珍贵的、只属于他们的大少爷。


    回复
    7楼2017-06-18 00:41

      那天夜里,成了结婚招待会的祝宴的再现。
      佣人全员聚集在大饭厅,香甜地吃着美味佳肴,热闹地唱歌跳舞。
      不同的是,见习马倌达古没有醉翻了。那之后他似乎有悄悄地一点点偷喝师傅的酒瓶练习,这件事露馅后,他被师傅揍惨了。
      这个冬天到了16岁的达古,从见习升格为正式的马倌了。
      提姆和达古都在一冬之间长高了一大截。宛如雪下茁长出芽的牧草一样。
      「那么大少爷,您成为海盗船的船长了吗」
      「唔—。那个可办不到呐。现在的船长可是就算我打一百次架一百次都会输掉的强大的家伙啊」
      「那么,船的舵手呢?」
      「那个也是航海长的工作。舵都没让我碰上」
      「那么大少爷,您在海盗船上做了什么呢」
      「负责打杂、吧。洗全员的脏东西,扫除甲板什么的」
      「诶—!那么不就和我们一样吗」
      年轻的佣人们聚集在爱德华的周围,缠着要听海洋的冒险故事。不论是谁都闪耀起眼睛,故事不知穷尽,最终由兴奋的年轻人们发起,拉瓦雷之谷要组建起海盗团了。说是到了夏天,要在湖上泛两艘船,各自建起秘密据点,互相争夺宝藏。
      (瞧。明明说了一直会在我身边,结果却连搭话的闲暇都没有啦)
      缪德莉发着这之类的牢骚,但也很快乐。只需看着爱德华的身影,听着他的声音,和他呼吸同样的空气,心中就充满喜悦。
      然而,同时也萌发着小小的不安。
      伯爵家的秘密,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揭露了。二十年间拼命隐藏到底的爱德华出生的真相,在全克莱因王国民之前暴露了。
      这次所幸的是,他历经苦难之旅,能够平安无事地回来。但是,他是持有王位继承权之身一事公开后,从今往后都会不断被瞄准性命吧。与那祝宴之夜同样的惨事,难保不会在哪天再次重现。
      (神明大人。愿这和平,能永远持续。我不想再和爱德华大人分离了)
      回过神来时,周围已经静悄悄的了。
      「缪德莉」
      不知不觉中饭厅谁都不在了,爱德华正一个人站在她眼前微笑。
      「怎么啦。大家呢?」
      「大家都说困了,退回房间了。排了实在是漂亮的队伍出去了哦」
      「这么早?」
      爱德华轻轻地抱起了她的身体。
      「给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机会啦」
      看了那戏谑的眼神,很明显他是事前就这么谋划好的。
      「接下来,要重来那天夜晚。因为那时在关键时刻被打搅了就完了呢」
      沿着大楼梯,一步一步地缓缓稳踏而上。夜里静悄悄的馆中,彼此连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的声音都要听见了。
      「啊—啊。不是又变轻了吗」
      「是你……比以前变得更壮啦」
      感觉到丈夫的胸膛宽阔了少许、魁梧了少许,缪德莉的眼里,又溢上了新的泪水。
      「对不起。长时间里,让你受委屈了呢」
      「不、不。不是这样的」
      那不是哀伤的泪水。爱德华回到她身边的瞬间,辛酸的回忆变形成了好的回忆了。所以,这是喜悦的泪水。是只会赐给知晓考验是壮丽的喜悦的序曲的人的泪水。
      进了爱德华的居室,被放下在床上。
      「缪德莉,有要说在前头的事情」
      爱德华在她旁边坐下后,用手指疼爱地梳理她那散乱的头发。
      「是什么呢」
      「我,向国王陛下要求了王位继承权」
      「诶!」
      缪德莉发出小小的惊叫。「可是……」
      「我知道的。因为我读了你的信」
      「那封信,顺利送到了吗?」
      「嗯,Mistress伊莎朵拉她托前往拉加斯岛海域的船捎去了。刚好到归路的途中,在拉加斯岛的西港收到了」
      「越过辽阔的海洋一封信……真是奇迹一般的事啊」
      「虽然像奇迹一样,但并不是这样的。海上有遍布船员之间的致密网络,每个港口都有情报的据点。往来的船只,也会靠旗帜和狼烟互相传送信号」
      「这样好吗。我一直在担心,我做的事,会不会是多管闲事」
      「哪有这种事。多亏了你,我才想出这次的计划的」
      「可是,王位继承权什么的!」
      缪德莉皱起可爱的眉。「你会越来越招普兰公爵恨的」
      「那没关系的」
      爱德华强有力地点了点头。「比起我们更加难捱的,是国王陛下夫妻。我们能像这样在一起,但那两个人却现在也不能相见。至少,我们能做到的事无论什么我都想为他们做」
      「说得对呢。我虽力量微薄,也请让我助一臂之力」
      「我想说一句感谢。你对我来说,是最棒的智略家、最棒的战友」
      「哪有……不敢当」
      「然后当然了」
      爱德华把她抱到臂弯中。「是最棒的妻子」
      如同品味一般不知多少次与缪德莉嘴唇重合。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发绳不知不觉间解开了,金色的柔软头发覆盖住她的视界。
      缪德莉产生了身体被月光包裹的错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全身充满名为幸福的甜蜜麻【痹。
      那一夜,嘴唇相接、指尖交缠间,二人一次又一次地确证了绝不分离的结婚誓约。无法在一起的时间有多少,便交换多少吐息。如同二鸟比翼齐飞于曙光之空,如冰二鱼闪耀着尾鳍畅游于冰冷的海流。
      只顾一心一意,激烈而温柔地,倾注恋慕。


      回复
      8楼2017-06-18 00:41

        围绕王位继承权的临时贵族会议,决定在两周后举行。
        突然作出王族宣言、要求王位、那之后就没作任何政治活动隐蔽身姿的拉瓦雷伯爵,成了贵族们在王宫、在沙龙,只要一有空闲就会互相谈论的话题。此刻,即便说爱德华正吸引着全王国的耳目也并非过言。
        这本人却完全不关心这种事,正和妻子一同悠然自在而恬静安稳地享受着拉瓦雷之春。好天气的日子,就乘马和马车在谷中巡游。
        冬小麦的田地,和大麦的制粉正盛的水车小屋。巡看蚕的饲育场和村民们机织的情况。带上便当,整天以垂钓和摘野草莓为乐。
        村民们每当见到年轻当主夫妻那亲密的身影就都会感谢神明,为拉瓦雷之谷永远的平稳祈祷。
        「阿尔玛,来看看嘛」
        爱德华催促着养育之亲,打开了小屋的门。
        「别这么用力拉我啊。手臂不是要从肩膀拔下来了吗」
        「别说了快看看啦。我让人把那个森林小屋里面的东西全搬来了。瞧,我小时候用的,树桩桌子和椅子也在哦」
        「哼,多余的事」
        阿尔玛狠狠地骂道。「为了一个衰老活不长的老太婆,这么奢侈行吗。你不过是个靠领民的恩惠生活的小伙子罢啦」
        「那么,暂时不吃午饭来节俭。那样的话就没意见了吧」
        无论受到怎样的骂声,爱德华都笑嘻嘻的。因长年的交情,他懂阿尔玛内心是在高兴的。只是她担心会给爱德华添上多余的负担,所以不能坦率地接受好意。
        「这是片好森林嘞」
        爱德华一屁股坐在了对如今的他来说低过头了的椅子上,托起了腮。
        「既可以采羊肚菇,又有栗子树。我找到这个山谷里最好的森林了」
        缪德莉也不失时机,伸出援手。「附近还有水质清澈的池子。奥丽嘉也非常中意,在说每天都要来玩呢」
        「对了。到了夏天,在水边烧串吧」
        「嗯。烤池子里的鱼吃吧。婆婆,请教我分辨能吃的蘑菇的方法吧」
        「说起来,阿尔玛的蘑菇汤可是绝品。久违了真想吃」
        「哎呀,我也想吃呢。呐,务必拜托了」
        小个子的老女,终于高声笑了出来。
        「你们啊,真的像对海狸一样呢。就算是地狱的恶魔,碰上你们两个都要改宗成天使啦」*


        回复
        9楼2017-06-18 00:42

          「您打算什么时候去王都」
          爱德华在亭子喝下午茶的时候,在后的于贝尔问道。
          「啊啊。刚刚好赶上会议的时候。赶上正式会议就好了」
          「这样好吗」
          「我不想离开无忧无虑的美丽领地,在那帮为权力争斗废寝忘食的家伙瞎叨叨的地方长留」
          说着,他痛快地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涂满全黑果酱的馅饼。「而且老实说,我想尽可能地拖延时间。毕竟只要会议纠缠不清、大臣们一个劲地自顾保身,就不是管与他国的战争的时候了嘛」
          「不过,为此,希望能再多埋一两个杀手锏呢」
          「王立军,变得怎么样了?」
          「感觉不坏。提奥公一如既往,鞭策老骨四处奔忙。士爵们那边,正由乔治和我,想办法拉拢」
          近侍骑士看上去像是在悠闲地闲聊,却总是毫不松懈地警惕四周。伯爵漂亮地吃光了盘子上的点心,就倚靠在椅子背上,交叉双手。
          「之后就是塞尔吉。得再认真一点讨厌我才行啊」
          从前庭那边,夫人配属的女仆索尼亚过来了,在当主面前敬了一礼。
          「少夫人马上前来」
          「啊啊,谢谢你。索尼亚」
          索尼亚慌忙敬礼离开后,爱德华笑了出来。
          「看见了吗,于贝尔」
          「看了什么呢」
          「索尼亚呀。一见到你,转眼间就变得通红了」
          「那是因为她见到了少爷的身姿。并不是我的错」
          「真是顽固的家伙啊。差不多该承认了吧」
          「我才是,被强加了少爷过去的女性关系真遗憾」
          「别说传出去不好听的话」
          「是什么呢,那传出去不好听的话?」
          撑着白色的遮阳伞的缪德莉进来了亭子。「要是关于爱德华大人过去的女性关系的话,我也想详细听一听啊」
          「缪、缪德莉!」
          「开玩笑啦」
          她轻轻地屈膝,在对面的长椅子上坐下。「在喝茶的时间迟到,非常抱歉。我出门去应雷斯特村的村长夫人的招待了」
          「切。大家一哄而上,都想拆开我们新婚夫妇啊」
          「要是黏得再紧些,周围就会吃不消啦」*
          于贝尔表情像在忍笑似地敬了一礼,就马上离开了。
          缪德莉拿了茶壶,一边优雅地给他斟满茶一边说道。
          「于贝尔大人他,和以前相比,表情变得相当柔和了」
          「嗯」
          爱德华含了一口茶。「父亲亨利死后,那家伙就一直扼杀感情。现在是一直束缚着自己的枷锁终于解开了吧」
          「能幸福就好了呢」
          「嗯」
          微风中摇曳的新绿在喧嚣着,把亭子裹进其中。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听着那舒服的声音,寡言地喝茶。
          偶尔,会对上目光互相微笑。时间恬静地流淌,仿佛能够想象无论是十年后、还是二十年后,一定也可以像这样喝茶吧。
          然而,要是踏出领地外一步,他们立刻就会被投进在王国狂吹的暴风当中去。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当下的时间才显珍贵可爱。是勇气成熟所必要的时间。
          「后天,要出发去王都了吧」
          向着放下茶杯的爱德华,缪德莉抬起了伏下的睫毛。与刚才为止那安闲的表情不同,那沉静的气魄。洋溢着身为伯爵家之妻的自负。
          「请把我也一起带去。我知道会很危险。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见王妃大人」
          「我是这么打算的」
          爱德华露出坚定的微笑。「得让你在王妃身边助一臂之力才行」
          「谢谢」
          「不叫上老兵吗」
          灰色头发的伯爵虽然被于贝尔扶着,但也以踏实的步伐走来。
          「我也,一同前去吧」
          「认真的吗,老爸。会是危险的旅途哦」
          「我知道。我想亲眼去看。目睹陛下从诅咒中解放,克莱因历史载上新一页的瞬间。为了洗清蚕食王宫的古老怨念,让普兰公多少能轻松一点也要去」
          「我和乔治一定会保护好的」
          于贝尔怀着确信,帮腔道。
          「知道了」
          走出亭子,爱德华用同色的眼睛仰望湛蓝澄澈的天空。终于,长期低垂笼罩这个国家的暗云消散的日子到来了。
          「知道了。大家一起去吧。这个,是我们大家的战斗」



          回复
          10楼2017-06-18 00:42
            ————
            注:
            1.「所谓我的母亲是娼【妇,是谎言」中的「我」用的是わたし(私)
            2.「你们啊,真的像对海狸一样呢。」我反应不过来阿尔玛为什么用海狸做比喻,查了一查海狸可代表足智多谋,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3.「要是黏得再紧些,周围就会吃不消啦」原文是「それ以上くっついておられると、回りが当てられっぱなしで迷惑なんですよ」当てられっぱなし其实是情侣秀恩爱周围人老被闪到的意思,所以其实贴切一点应该译成周围该被闪瞎了……不过在这个语境不太好用这类流行语,不知道怎么译好了
            ————
            爱总谈恋爱后就是本作第一媒人


            回复
            11楼2017-06-18 00:57
              翻译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8 01:11
                雖然並沒有這畫面 ,但我腦補中卻一直有幅 ,男主與女主相抵額頭、相視而笑於翠綠草原的畫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18 02:1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8 12:38
                    甘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8 14:54
                      强行忍住,等到全完了再看→ →
                      说句不负责的“法欧法欧”~


                      回复
                      16楼2017-06-18 16:01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8 18: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18 20:1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2 09:37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4 19:00
                                我的妈,甜死老娘了


                                回复
                                21楼2017-08-09 1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