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10,243贴子:12,347
  • 12回复贴,共1

64话 裁判裏工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什么?
难道??
这话竟然是用手机语音输入的???
把小说人名也自定义成联系人了,于是几乎不用怎么大修
简直轻松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6-17 22:21
    噗,还有这种操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7 23:05
      仍然是单行本的原文 这2话出入都比较大。如果对不上也正常
      然后为了提高速度,这话开始翻译可能就意译多一点,扣具体字眼不那么细了也请谅解


      64话 审判背后的手段 (裁判里工作)


      我把法露法夏露夏以及罗莎莉一起带着乘坐着莱卡飞向了纳斯库提镇。
      一方面把女儿们留在家里稍微有点担心,另一方面,对这个国家的历史和动向夏露夏非常了解,也有这种考虑在里面。
      遥拉的工厂正被威风凛凛的士兵们持着长枪封锁着。
      看起来他们是其他的城市,比方说州的首府那边过来的人。
      有一个女人远远的望着工厂,看起来很不安,于是就去搭话了。
      「不好意思,关于那个工厂你知道什么吗?」
      「啊是,我就是在那个工厂工作的员工。」
      宝贵的情报源来了。
      「我们是遥拉的家人,能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吗?」
      那个员工把我们带到她的家里,于是就在那儿进行了说明。
      「今天本来也是像往常一样正在进行作业。然后才过了正午就有一批自称以州长的命令来逮捕社长的人强行闯了进来……罪名是未经许可贩卖药品什么的。」
      「遥拉姐姐不是说已经提交了申请吗?未经许可什么的简直没法相信」
      法露法说的没错,我也是专门问了遥拉的。
      「绝对没错!这就是想要逮捕遥拉的阴谋啊!」
      我很少见的大声喊了出来的缘故吗,员工的孩子都吓了一跳。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没事,被外面听见就不好了……而且为了监督那些士兵,州长应该也来了。」
      什么?这样的话直接谈判也是可以的了。

      我们去向了州长目前所下榻的镇的行政楼。
      虽说过去了,但警备兵也在,没法直接进去。但我们也不会立刻就这么回去。如果州长出来的话,和他说话也是可能的。至少也许可以把遥拉的拘禁解除掉。
      和警备兵「只是稍微谈一谈啊」「不行!」这样争辩了几分钟之后,镇里的人聚集了起来。
      实际上我们正是瞄准了这一点。无论是被称作高原的魔女的我还是遥拉的工厂还是罗莎莉,基本上来说,这个镇都抱着善意。那么我们就可以让民意站在我们这边。
      「吵的不行啊」
      终于看着像是州长的男人出来了。像是汉字的八一样扩展开的胡子非常的醒目。
      「我是州长高尔达ゴルダー。不经过审判就想用拳头把犯罪者释放出来的话把你们也给逮捕起来哦。」(还不如直接叫高达呢)
      这时,夏露夏向前迈出一步。
      「这次的事件把嫌疑人紧急拘禁起来的必须性是没有的。只要把文书确认一下就行了。因此我们要求把遥拉释放。」
      不愧是夏露夏啊,对诉讼的事情也这么了解。
      「对于拘禁的判断我是以州长的权限行使的。已经发送过警告了,但却没有回复,于是就采取了措施。」
      州长高尔达用威风的声音说道。
      「这没有道理!遥拉不会在警告来了之后还让工厂继续运转的!」
      莱卡用气愤的声音喊着。好像把我的那份愤怒也一起喊出来了。
      「要是有什么抱怨的话,在法庭上分个黑白怎么样啊,我这边也是按照正当的程序办事而已。说我无凭无据的话,就把证据拿来!」
      这时候后边的居民那边「你这家伙!就是把不交贿赂的人强行逮捕了吧!」「法院那边也是一伙的吧?」「就是啊就是啊!」这类的喊声传了过来。
      哇……这种感觉该说是接近近代了吗……这样三权分立也快了吧?
      遥拉没有上交贿赂,于是就被盯上了是吧。
      「总之,审议在法庭进行,这就是所谓的规矩啊。如果有能证明我无凭无据的文书的话,那释放也可以。就算是有,如果你们伪造出来的话马上也会一清二楚。哈哈哈!」
      该死。就这么高声笑起来了。照这样下去的话,即使能从遥拉的屋子里搜出和制药许可有关的文书,那个有没有效力明显也是个问题。就这样子,把那当做伪证处理,也就更加坐实遥拉的罪责了,是这样的计划吧。
      「至少我这边什么申请书也收不到。嘛,捐个几千万金币的话,倒说不定会找到埋在哪里的文书吧」
      要是想救遥拉就要交钱的意思吗。真是小瞧了我们的样子啊。
      「啊啊,想快点进行审判啊。进行违法作业的工厂就由州来没收了吧」
      「怎么这样!遥拉对那个工厂投入了多少热情啊!没收太过分了!」
      莱卡已经气愤到快要从嘴里喷火了。
      但是也不能再进一步用强了,对我们不利。
      「州长先生,你要歪曲正义的话,一定已经做好相应的觉悟了吧?」
      我不外露感情地平静说道。
      「啊,你就是那个号称高原魔女的欺诈师吧。散布什么最强的谣言,赚了不少钱吧?要是有个什么万一的话你钱够用吧?」(别继续作了吧看着好可怜)
      虽知道我的存在,但没有相信,是这么回事吧。毕竟是没电视也没网络的时代啊。
      「你要怎样?既然号称最强就用力量强行抢回来如何?」
      「不。我们会在法院把正义证明给你看。因为通过审判来胜利是最实在的。」
      本想无畏的笑一下,结果还是有点勉强。就狠狠瞪了州长一眼。
      州长高尔达狰狞地笑着走了。
      你真是惹上了绝对不能与之为敌的一家人呢。
      我们开挂般的力量在战斗之外也能使用。
      我看向罗莎莉。
      「罗莎莉,借你的力量一用」
      「诶?说我吗?」
      罗莎莉摸不着头脑。
      「嗯,只要有你的力量,这场审判,绝对能赢!」


      回复
      3楼2017-06-17 23:46
        ㄟ~~~~這年頭還有人作死不要命喔....我還以為這本小說不會有這麼白癡的人出現的說-.-


        收起回复
        4楼2017-06-18 06:09
          翻译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20 21:02
            作死大法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21 02:52
              愛你翻譯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22 21:51
                简单的善恶,简单的故事,好坏分明,田园牧歌式的故事真的很好啊,感谢翻译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29 17:44
                  不知为何,看人家找死总是格外兴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13 11:51
                    新入坑的萌新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10 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