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8贴子:2,081
  • 25回复贴,共1

【最终章】新时代(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まさか。俺は、あいつのことが大好きなんだぜ」


感谢大家的回复!!!!


山场,这话译的时候笑死我了,然后结尾请容我插首很应景的经典曲


回复
1楼2017-06-14 17:07
    虽然不及波尔坦斯的程度,过去的王都纳维尔也是水运之镇。
    通过滔滔奔流的宏伟的拉罗舍河,来自外国和国内的帆船曾把满足王都十万民众的生活的物资运来。
    即使在由于公路网的修建、货物的搬运主要改为使用马车之后,栈桥上也络绎不绝地有大小船只出入。
    但是海盗船入港,至少在这五十年内,都不存在在王都的住民的记忆里。
    四根桅杆的被称为快速战舰(Fregata)的船*,以惊人的速度在河中逆流驶来。桅杆上骷髅和王冠的纹章迎风招展的黑色威容,就别说在港上执行任务的士兵和水手们了,全王都的住民都在哑然注视。
    「炮击准备!」
    防卫队队长的悲壮命令在港中的回响消散之前,来自王宫的使者便急忙赶到。
    「传达王命。将入港而来的海盗船,作为国宾郑重迎接吧」
    「……真、真的吗」
    在船头雕刻着黑色皮肤的少女的【拉斐尔·诺瓦尔】号,收起风帆,从左右船舷自豪地高高举起二十根船桨后,静静地滑入王家的栈桥。
    抛锚、把舷索牢牢地系好后,弥漫着紧张的港口上走下来了十名左右的海盗。在排场夸张地出来迎接的使者团的带领下,他们在大路的中央开始朝王宫走去。
    简直就像打胜仗的将军的凯旋游行一样。
    排头的,是身裹黑色上衣,腰带插着弯刀的身躯威严庄重的船长。头上包着和手下们一套的鲜红头巾。
    紧跟在船长后面的从序列来说本应是航海士,但走着的,是二十岁都未满的年轻人。
    看热闹的群众把大路的两边埋个水泄不通。当中尽管也有不安得快要哭出来的女人,但男人们都陶醉在了他们运来的冒险气息当中,眼里闪耀着似乎将有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的期待。
    反正,王都的状况不会变得比这更糟糕的了。民众在战争的谣言和政治的不安中过着喘不过气的日子,对他们来说,打破郁闷的日常的预感,不如说是可喜之事。
    到达王宫时,穿着绀色制服的侍从长出来玄关迎接。
    「陛下正在等候。请前往谒见室」
    他以郑重有礼、然而坚决的口气补充道。「恕我冒昧,这接下来,无论何等客人都请卸下武装」
    「什么?」
    一名手下端起了肩膀,『海之帝王』用手制止住了他。
    「陆地上有陆地的规矩。你们在这等着。只需我们去就行」
    排头的三人,船长、年轻人和航海士拔出腰间插着的剑和匕首,交给卫兵。
    船长后退一步,轻拍了一下年轻人的后背。
    「这接下来,就是你的战场了。就让我们在后面,好好地看个热闹吧」
    年轻人默默地点了点头后,站到了前头。侍从长见了他,再次深深地低下了头。
    「拉瓦雷伯爵。好久不见」
    「嗯,纪尧姆。大家还好吗」
    「那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老仆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可说的唯一一件事是,大家都在等待您的归来」
    「谢谢你」
    在仪仗兵的带领下,爱德华挺起胸膛,决然地昂起脸来开始行走。
    迄今为止的他,在王宫中总是垂下眼睛,在人前站在斜方以对。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保守秘密的手段。
    不过,如今对任何人都已经没有别开眼神的必要了。
    谒见大厅的门从两侧开启。他踏在红绒毯上,一步一步地以牢靠的步伐,步履踏实地靠近玉座。
    玉座上是弗雷德里克三世。那旁边是普兰公爵。林德侯塞尔吉。
    提奥公爵因对外是幽禁中之身,没有在这个场合的资格。而泰蕾丝王妃则因与祖国阿尔巴其亚作不光明正大的书信来往的罪状,仍被关在离宫中。
    在远处,战战兢兢地注视着事情发展的,是主要的大臣和侍从们。正后面,排列着神色紧张地紧握长矛的近卫兵们。
    大厅里的全员,连眨眼的时候都离不开眼,注视着无法者的一行人。
    「好久不见。陛下」
    爱德华单膝跪地,微微地低下头。这并不是王宫规范中规定的礼仪。至于背后在旁的海盗们,就只站着敬默礼。
    普兰公那在焦躁和愤怒中嘶哑的声音响起。
    「无礼。这是下位贵族对克莱因国王陛下的态度么」
    「行了」
    玉座上的弗雷德里克锐利地制止了。「去哪里了。拉瓦雷伯」
    「乘船,巡游海洋。在后面的,是海盗船【拉斐尔·诺瓦尔】号的船长和航海士」
    「汝绑架余的污名,早就洗清啰。没有逃匿到任何地方的必要了」
    「承您贵言,不胜荣幸」
    听了这番对话,人们抱有了些许违和感。
    说起拉瓦雷伯爵,出了名讲话是有很重的平民口音的。举止上,也曾表现出很像下层民众的粗野和不得稳重。
    然而,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说着一口完美的上流克莱因语。海盗的服装倒是穿在身上了,但那举止甚至还洋溢着高雅气质。
    国王用力地握紧玉座上的扶手。表情上清清楚楚地流露出了惊愕。
    「拉瓦雷伯。把那——戴着的东西解下来看看」
    爱德华抬起了脸,摆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按您所说的做」
    他把手指搭上了盖着头的鲜红头巾。
    家臣团中,发出了「啊、」的声音。
    与白色的皮肤被太阳晒成褐色同样,若照上南国的太阳、暴露在海的潮风中的话,人的头发是会像这样变色的吗。
    ——不论是谁一瞬都产生了这样的错觉。藏在丝绸下的,是映着大厅的蜡烛的光芒闪耀的、蜜糖色的头发。
    不吃惊的,只有弗雷德里克和达尔冯斯公父子。之后王宫的全员,都呆然地凝神屏息。
    以犹如在朗读既定的台词一样的调子,王开口了。
    「那头发是?」
    「到此为止,都染成了涅色。但是船上也无法染发,于是在数月间回到了本来的颜色」
    弗雷德里克仿佛被迷住了一般,无法从爱德华的脸上移开目光。
    笔直地注视着他的水色眼睛。柔和地发光的金色头发。——重新再看一次,就是那个美丽的少女的写生。
    「但据余所听闻,汝的父亲应是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母亲应是名叫科洛的娼【妇」
    「不」
    爱德华立即否定了。
    「父亲的名字没有错。但是,母亲的名字是——」
    他稍稍欲言又止。不过,那不是因为踌躇。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爱德华脸上露出的表情,几乎要溢出自豪和喜悦了。
    能够将19年间一味掩饰过来的秘密公开的喜悦。
    「我的母亲的名字,是伊莲·法恩塔尔·拉瓦雷。是陛下的妹君」
    国王完全从玉座站了起来。家臣团的吵嚷声,像海潮一般远远传来。
    「撒谎。说什么荒唐话」
    大臣中的一个用啐出来似的口气叫道。「这头发才是染的吧。胆大包天竟敢冒用公主大人之名*。是发疯了吗」
    「并非谎言」
    爱德华也没有面露怒色,静静地答道。
    「证据呢」
    「写给我的、印有狮子与蔷薇的纹章的亲笔信一封」
    「哼。那种东西能做什么证据。能伪造多少都行」
    玉座上的国王举起右手制止,大厅就再次笼罩在静寂中。
    「不」
    为什么在一开始,这句话说不出口呢。余没有骨气,害得妹妹,还有,那人心爱的儿子落入漫长的不幸当中。
    「不,这个人所说的话确凿无误」
    到了如今看看,曾以为巨大的障碍,明明是如此轻松就能跨越的东西。
    「余——身为兄长的余,作证。眼前的拉瓦雷伯确实是伊莲之子。看那面庞就无可置疑」
    许久,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列坐的数十人,犹如成了雕像似地一动不动。
    打破那静寂的,是爱德华进了这个房间后、故意一眼都不看的人物。普兰公的嫡子塞尔吉塞尔吉·达尔冯斯。
    「为何,事到如今才说?」
    那是愤然把憎恶砸出去一般的苍色眼神。「到此为止,都在特意歪曲真身吧。你是为了什么,而要吐露什么真相」
    两位贵公子变成同色的头发面对面时,任谁都发现他们非常相像。
    那也是情理之中。因为如果说普兰公和提奥公是表兄弟的话,塞尔吉和爱德华也是表兄弟。
    爱德华把脸朝向他,缓缓地勾起嘴角笑了。并非往常的天真笑容,而是腹中藏有阴谋的狡猾笑意。
    他再次转向玉座。
    「陛下。我是法恩塔尔的血统、第一王位继承权持有者一事,请向国内外宣言」
    「什么」
    弗雷德里克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汝是说,希望得到克莱因王位么」
    爱德华深深地点头,让无论站在大厅哪个位置的人都看得见。
    「是的,陛下退位之时,请将那玉座让给我」


    回复
    3楼2017-06-14 17:11

      突然涌现的王位继承的大问题,经五大臣的集议,决定委托给临时的贵族会议。
      这样一决定下来,家臣们就手忙脚乱地四散离开。那是为了去将贵族们的意见统领一致。叫他们照迄今为止一样支持塞尔吉·达尔冯斯,不要搭理突然开始主张王位继承权的无赖。
      在辞别大厅的期间,普兰公也一直紧紧地怒瞪住爱德华。
      眼睛里宿有的,并不是憎恶这么轻巧的东西。而是赤裸裸的杀意。
      爱德华毫不畏缩地回以笔直的视线,公爵就气得脸色发黑,翻起赤色礼装的下摆离去了。
      跟随着父亲的塞尔吉,一个人留在那里。他盯着过去的盟友时的表情,冻结得令人毛骨悚然。
      「真亏你回得来啊」
      「想都没想象过我会回来吗」
      「你认为,是我把你出卖给武器商人行会的吧」
      「从那时的状况看,只可能是这样了吧?」
      爱德华露出了不相上下的冰冷笑意。「因为出了王牢的瞬间就被袭击了嘛。要称作是偶然,也太巧了。把你的越狱计划信以为真,我真是愚蠢」
      「所以就向我复仇?想要入手王位,那就是理由吗」
      塞尔吉在喉底呵呵地笑了。「我也是愚蠢的男人。又差点信你了。说好没有成王的意思,归根到底还是在瞄准机会吧」
      「那不对」
      爱德华呼地吁出一口气。「那个时候我是真心这么想的呀。可是,我衷心腻烦啦,这隐藏真相不断逃走的日子。要是那样,我心想还不如干脆和你们亲子战斗,就下定决心了」
      「先说好,即使你主张王位,朝与卡尔斯丹的军事同盟的趋势也是无法避开的哦。否则就会煽动起贵族们的危机感,倾向反共和主义」
      「我知道的」
      「那样的话,就好」
      塞尔吉冷冷地微笑,转过身去。「我和你,看来命中注定是要战个你死我亡了」
      爱德华一动不动地目送他的背影,在远处旁观的两个海盗靠近了他。
      「安迪。那家伙,是你的敌人吗」
      船长不得释然地板着脸,问道。
      「怎么会。我啊,最喜欢那家伙嘞」
      回过头来的伯爵,完全回到了原来的平民话。那是叫人觉得跟刚才判若两人的爽朗笑脸。
      「那份感情,传得给对方就好啰」
      「嘛,现在就盼船到桥头自然直啦」
      门打开了,侍从纪尧姆从谒见的大厅出来,敬了一礼。
      「有来自陛下的口信」
      「是啥?」
      「『要吓唬人,也别太过分了』一言。现在也在玉座上颇不高兴,拿东西胡乱撒气」
      「啊呀。我写的信,还没送到吗」
      「那差了一步」
      纪尧姆从怀中取出信件。「古兰医师从波尔坦斯到达,是刚才的事」
      「刚才?照伊莎朵拉那听来的话,他早就」
      「似乎说是二日间,迷路了。那之后坠马,在途中的村中受照顾」
      「……西奥医生」
      爱德华夸张地叹了口气,接过侍从长拿着的信件,撕开两半收入口袋里。
      「这样好吗?」
      「已经是事到如今没用的内容啦。那么,西奥医生呢」
      「已经开始诊察了」
      爱德华进一步再把声音压低。「……陛下他,知道这件事吗?」
      「不。完全没有告知的机会。因为终日,都在那位大人的紧密监视之下」
      「知道了。那么我也暂时不要接近比较好呐。可能一不留神就会说漏嘴了嘛。不高兴的国王大人的照看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到了如今,在王宫中唯一一个站在王这一边的侍从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爱德华。那眼角,隐约积攒着泪水。
      「重新拜见,真的非常相像」
      「你认识我的母亲吗」
      「恕我冒昧,自幼少时期便在旁侍候了」
      「等什么时候事情有个着落,慢慢地给我讲一讲她吧」
      爱德华柔和地微笑了。「于我,对母亲的回忆什么都没有」
      纪尧姆应了一声「是」点头后,接着,就对船长和航海士敬了一礼。
      「国王陛下命令,千万千万要犒劳诸位的辛劳。无论何等希望也请提出吧。将准备王都最好的旅店」
      「啊啊,虽是叫人高兴的关照,不过我们的巢穴,在全世界哪里都是船之中」
      高个子的船长交叉双臂往下望侍从长。「相替地这么说也有点啥,但希望不深究我的手下们在港口的附近喝了酒和女人闹」
      「我知道了。那么,那酒钱就全部由王宫承担」
      「多谢了。克莱因的国王可真豪气啊」
      【海之帝王】轻拍爱德华的肩膀一下,单眼眨了眨。「再见啦。后会有期。好好干哦」
      「啊啊,再会」
      「不小心点,刚才的公爵大人,说不定就会派刺客来嘞」
      「知道了」
      「嘛,不过就算我们不在,那家伙也会保护你吧」
      船长顶了顶下巴。指出来的回廊阴影里不显眼地站着的,是伯爵家的近侍骑士。
      「那么,走啰」
      海盗们离去走往玄关后,爱德华故意以考验自己似的缓慢脚步接近于贝尔的身边。
      「伤势已经没事了吗」
      「您是指什么呢」
      在主人面前跪下的骑士,抬起了戏谑的灰绿色眼睛。「不会是做梦了吧」
      「说不定是这样啊。总觉得,是糟透了的噩梦」
      「不过,梦醒过后,只会是一切都原封不动的现实而已」
      下一个瞬间,爱德华很用力、很用力地抱紧了于贝尔的脖子。
      「活着……你还活着……吧」*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死的」
      骑士一边回想起那一天在马上颤抖的小小的后背,疼爱地一遍又一遍摩挲主人的背。「您已经没有必要为我们的事而哭了」
      爱德华把脸埋在他的肩上,微微地点了好多次头。
      「回去啰。回到拉瓦雷之谷。要尽可能地快」
      「是。我正有此意,已准备了最好的骏马前来」


      回复
      4楼2017-06-14 17:11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莫名有这种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14 17:16




          回复
          8楼2017-06-14 17:26
            ————
            好吧……最后一段竟然被吞了
            月九奔跑相拥不可避……在写注解之前请让我贴首标配 I will always love you
            I Will Always Love You - Whitney Houston


            收起回复
            9楼2017-06-14 17:28
              结局该不会是利用王位把普兰公定罪之后再将王权下放给五大臣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4 17:33
                注:
                1.第一小节「四根桅杆的被称为快速战舰(Fregata)的船」我使劲查了下フレガータ是什么,维基告诉我是缘于法文Fregata,除了这个我没懂,所以我乱说了。似乎是16-17世纪流行于地中海的三桅快速战舰样式,所以第十章商船上会说四条桅是犯规,大概
                2.第二小节「活着……你还活着……吧」,原文是「生きて……生きてて……くれたんだな」懂日文的应该会觉得我译得蛮微妙,没了一层意思……我译不好くれる。我不太会解释怎么微妙,我译成了确认他是不是活着的语气,但其实是接近庆幸或是感谢吧……
                ————
                我一直觉得塞尔吉交了损友哈哈,现在该他踏在爱之极恨之切之间了
                爱德华和于贝尔重逢时「他以考验自己似的缓慢脚步」的描写,这一句蛮神的,背负重荷、经历坎坷的十九岁少年啊


                收起回复
                11楼2017-06-14 17:51
                  .....这章真身暴露了啊(这应该是重点) 但是我忍不住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主角和塞吉尔以及于贝尓的重逢上了....特别是塞吉尔 为啥最后回头放狠话的时候还要提醒主角一下啊 我是真的觉得你两相爱相杀的氛围好重啊 而且爱德华“最喜欢”之句....亲 你这是至大明湖畔的缪德莉于何地啊 总觉得目睹了py交易失败后的两人会面现场 是我的错觉嘛...ps:在玉座上乱发脾气的国王貌似有点萌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6-14 21:2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14 21:58
                      感谢翻译,翻译大大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5 00:01
                        结果秘密好像只有两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5 12:28
                          感谢翻译!!
                          啊爱德华的金发出来了…真酷耶…【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6-17 15:37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22 09:23
                              帅爆了啊!!~~哈哈哈


                              回复
                              19楼2017-08-09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