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自南吧 关注:3,078贴子:274,404

【大明宫 | 金銮坡】——后宫踏青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金銮坡,位于大明宫。乃龙首山之支陇,隐起平地而坡陁靡迤者也。其上有殿,名曰金銮殿,又与翰林院相接。天授年间,上常与此赏景宴聚。有《金銮坡上南望》诗曰:“玉晨钟韵上清虚,画戟祥烟拱帝居。极眼向南无限地,绿烟深处认中书。”


回复
1楼2017-06-13 13:38
    (三月长风正好,尚有几分寒,却已不碍人踏青的心情——满目翠青,间缀细幼小花,远目尤可见几只飞鸢,太远了,使得我难以分辨那是宫内的还是宫外的。我唤人设案,置纸笔于此,提笔使毫尖食满翠,落笔绢纸。)
    @顾_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6 20:55
      往日只在太液池,藏书阁,刺玫苑几处,今日风暖晴好,便带着青绫走得远了些。
      沿着太液池走了许久,渐渐地两旁的树木越来越矮,到了此处已经是一处斜斜向上延伸的坡度,上面一片青翠碧绿的细草。我停下脚步,驻足望了一下四周。
      青绫垫器脚尖,极目远望,说道:“宝林,我们好像是到了金銮坡了,那边有人,看,就在那边。”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人在远处时而伏案,时而远眺,只是隔得太远了看不清楚是谁。
      待走近一些,才发现是珠镜殿秦才人,忙垂首行礼道:“含凉殿顾氏见过秦才人。”


      收起回复
      3楼2017-06-16 21:05
        (风拂过,骚动柔软的草,我落罢最后一笔,耳内聆见黄鹂之音,侧首顾盼,含凉顾氏,我心中念到,眼波含笑搁笔。)
        :起来吧。
        (昔日觉着迎风作画,颇为风雅,如今行过一番风雅之事心内满意自喜,因而多话些。)
        :宝林从哪儿来,要回去了?
        @顾_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6 21:13
          顺着她的话音起身,正好她勾出了画上的最后一笔,将笔管搁下,眉眼带笑,仿佛对此画极是满意。
          若说宫中才艺,秦才人的画艺绝对能称得上一绝。绘花有香,绘蝶能飞,据说绘的人像还会在夜间飞出画中,翩翩起舞,当然这些都是宫人们以讹传讹,只是每个人都当成真事,说得绘声绘色。
          我笑道:“自是从来处来,要回去处去。”
          低头笑了一声,“才人在画什么?是三月草长莺飞?还是碧草连天?可能与我一观?”


          收起回复
          5楼2017-06-16 21:34
            (我侧身让开少许位置予她,眸光放在远处,时至今日,我还是不敢画假面,不知是阿娘愠怒的容颜令我难以忘怀,还是那只兔儿假面碎的太难看令我如此难忘,以至于一直都不能忘怀。)
            (唇齿轻咬,慢诉如吟。)
            :好一个去处去,来处来。
            (我扬眉观伊,转眸,盛盈秋水。)
            :我向来都是实事求是的人儿,这眼前是什么样的景儿,画的便是什么样的。
            (除了人像。)
            @顾_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6 21:44
              画上满目翠青,间缀细幼小花,远目尤可见几只飞鸢,寥寥几笔,将那几只飞鸢画得极有意趣,仿佛风吹过时,随时会随风漫卷摇摆一般。
              我轻轻叹了口气,不知不觉手指抚摸着说道:“时常听人说才人画艺高超,如今亲眼见过才知道,并无虚妄的溢美。”
              抬眸对她笑道:“才人为何不将自己也画上?如踏青寻乐图一般,不是更有意思吗?”


              收起回复
              7楼2017-06-16 21:55
                :画艺高超?
                (我咬齿轻笑,贝齿玲珑恍若珠玉。难能一句高超的夸奖,说来我只是打发时间罢了。)
                :宝林这样说便客气了,我技艺,是说不得精湛一词的。
                (依着以往的姊妹们的话儿,那便是秦昭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会,最后只落了个画稍稍可观些,旁的倒是全不够精。)
                :那便不是我自个儿瞧的了。
                (低眉垂首,于此处立了有些时候,我转了转脖颈,抖抖腕道。)
                :宝林会画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6 22:08
                  摇了摇头,说道:“却是不会。”
                  其实在家时,阿娘也曾经延请名师,教导我们兄妹三人,奈何阿兄对舞文弄墨根本不敢兴趣,整日拖着我和阿妹骑马,打马球,在阿娘的威逼下,我只有字写得还算过得去,其他都是一塌糊涂。
                  赧然说道:“虽然喜欢看人作画,自己却没有什么天赋,性子懒也不肯下苦功。倒是跟着阿兄,整日疯野,骑马,打马球,只差没有斗鸡跑狗了。后来为了进宫,被阿娘拘起来关了两年,才收了些性子。”


                  收起回复
                  9楼2017-06-16 22:22
                    (我正是浑身难受,闲的,闲得仿佛有虫在我血液中游走啃食我的骨,我快闲出病来了,这会子正想去活动一下。闻得顾氏的话,马球二字入耳,升起诸多想法来,遂问道。)
                    :宝林马球打的精不精?过会儿可有要忙的?没有的话——不若一齐打马球去?
                    (我怕让人说我话粗,忙四下看看,压低了声儿道。)
                    :咱们去松快松快筋骨,一天到晚不动,难受的很。
                    @顾_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6 22:32
                      方才见她举止娴雅舒缓,只当是个温和恬静的性子,提及自己会打马球时,还觉得她只怕不会感兴趣,怕会冷场,没想到比我还急切几分。
                      将手里的帕子挥了一个甩鞭的动作,得意说道:“才人若是让坐下画画,此刻妾就跑了,若是马球,奉陪到底。”
                      我让青绫去取了骑装,顺便叫上含凉殿柔则室的宫人们,都过来凑趣陪骑,毕竟两个人可打不成马球。


                      收起回复
                      11楼2017-06-16 22:42
                        (我留下几个收拾桌案,催促几个回去拿自己压在箱底许久的骑装来,后头又要他们直接送到马球场去,更方便些。)
                        :走吧走吧,咱们快些去,天黑前痛快的打上一场最好了。
                        (她喊人凑趣儿,自己也叫了几个去喊上几个到马球场去,两队分明,后话不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6 22:53
                          @李肇珏
                          踏青处大抵可以算得上我在宫里除了含凉殿以外的一处常驻地点,尤其是为了避开阿娘的恶趣味和苏奚女追着送到嘴边的鱼汤。
                          这日午后,惠风和畅,又是难得的不用去上学的好日子,寻了块阴凉的大石头,躺了下来,昏昏欲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6-18 23:18
                            是日五黄六月,天朗气清,早非小红开也时节。杲日高悬,自翰林院一路行来,出了一层薄汗。欲入金銮殿稍歇,却见檐下山石上,有人躺得怡然。挥退侍者,持玉在手,不声不响地移过去,戳了戳他的脸。
                            此处正是檐下,檀门又开,薰风正盛。因是穿堂而过,竟挟凉意,无比畅快。这小子——到是个会享福的。遂伸手赶他往外侧挪去,分一分这石凉与风爽。
                            :起开,给我让点地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6-18 23:19
                              @李肇珏
                              “……嗯?”
                              半梦半醒间被冰凉的硬物戳了脸,一时之间反应有些迟钝,果然如他所言地往旁边滚了半滚,而后差点滑下去,又努力攀了上来,八爪鱼一般霸住石头,开口说话时一团软糯,与清醒时截然不同。
                              “不让不让,哪来的坏人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6-18 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