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9,968贴子:10,952
  • 7回复贴,共1

60话 新的家人是幽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注:还是单行本的原文。这话似乎有不少不一样的?
> 某种意义上很有进展的一话。
> 不会翻的不少,注了。尤其最后一句,弄不明白心很痒。有大大点拨下就好了。


回复
1楼2017-06-10 00:52
    关于自称。翻前几话的时候就先直接翻了。因为我第一次翻,也没注意别西卜的自称是わらわ,也就是一些小说里翻成的「妾身」呢,不过之前有的地方是翻成「余」有的又是我,突然改「妾身」的话也很奇怪,就先「余」吧。别西卜话的句尾也是不一样的,じゃ、じゃの〜 ぞ这些,我姑且翻成「呢」「呐」「哦」之类的,靠这个的使用频率高就辨别是别西卜说的话也行。至于其他的人Azusa是最普通的口气,遥拉没什么特点就是比较弱气。莱卡总叫师父大人,罗莎莉是叫姐,句尾非常男性口语化,这个大家还是能看出来的吧。


    回复
    2楼2017-06-10 00:53
      以结论来说,「让罗莎莉的意识休眠并且遥拉的一面冒出来的时候,设法让遥拉的意识变得更强」这种方法奏效了。
      用烂醉和睡眠让罗莎莉的意识后退,之后遥拉替换,于是就造成罗莎莉无法在身体里呆下去的状态,就是这么回事。
      一旦明白道理就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下次干这种事的时候最好事先调查清楚,说不定,让罗莎直接在床上睡着,遥拉那边就会出来了,这样处理也是可以的啊。果然熬夜做事不行啊。脑子运转效率都低了」
      「不过,如果余被召唤的时候没有出现在浴场里,也就想不到最后的那个主意了哦。这就是因祸得福么。嘛,那个祸倒也不算什么大事,算是赚大了呢」
      别西卜用非常得意的表情说着。反正她的得意也是有配的上的功劳,那就这样吧。
      就这样应该是平安无事地解决了吧——
      「大家,都想睡觉了,就睡到傍晚五点吧。所有事情都到时候再说——」
      就如我的意见,大家都老实地上床,睡到了晚上。然后又忽的都起来了。



      「啊——我想重新郑重地介绍一下。这就是决定在这个家住下的幽灵罗莎莉~」
      全员都围着桌子自我介绍。
      罗莎莉明明是幽灵还是规矩地坐在椅子上。
      因为是由本人的意志决定让自己能被看见,所以现在是谁都能看到的状态。
      「我是罗莎莉。之前给大家添麻烦了!请和我做朋友!」
      大家都用掌声欢迎了她。
      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这家人的适应能力都很高,罗莎莉很快就能毫无违和感地一起生活吧。
      「顺便问下,你能在这屋子里移动吗?」
      「是的,在这片地的范围包括庭院都可以移动。庭院也可以出去的。也可能从此开始无论哪里都能去了。」
      啥?地缚灵不是不能从建筑移动出去的吗?
      「对自己死去那个土地的执着已经因为移动而无效化了吧。这家伙现在和恨意无关,单纯只是灵魂哦」
      确实这片土地和罗莎莉的恨没有任何关系啊。
      「这样的话,就变得很方便了呢。那个,关于房间,木屋的二层空着的房间,就使用它吧。虽说是使用但是你是幽灵呢。按照你的喜好放置和挪动东西的布置吧。」
      (注:木屋:ログハウスエリア,那是哪里?前文有说吗?还是说就是指这栋房子本身)
      「明白了!姐姐,谢谢!这等大恩一生都不忘!」
      都已经死了的人说的「一生不忘」,效果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很谜。
      「那个,虽然有点多管闲事……做饭的值日之类的有变更吗……」
      莱卡很认真呢。是学级委员长那种类型啊。
      「做饭当值什么的,本来罗莎莉也不能做饭吧?」
      虽说是凭依谁之后都能做饭,但被凭依的人很累的话就本末倒置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
      桌子上的杯子晃悠悠地飘起来了。
      「就像这样移动刀子盘子之类的就能做饭了。虽说我好久都没吃过东西了,没法保证味道……」
      「这样啊。虽说能给做是很感激……嗯,那个有义务上的必要吗?」
      关于这里我稍微有点在意。
      「妈妈,做饭当班和清扫之所以需要,是因为人在房间里既吃东西又生活着,会弄脏。罗莎莉是幽灵,不吃东西也不会弄脏。所以,她也有义务的话就有些奇怪」
      夏露夏这样郑重其事地说了,不如说我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很烦恼。
      她是能做到,所以就要做吗?
      「姐姐,那样说不通!我值日全都要做!」
      罗莎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确切说是浮了起来。
      「我要在这个家里住。就算是幽灵吧,要住的这件事也没变!那样我对于住下的这份恩义就不必报答不行!」
      罗莎莉的瞳孔中有一种热情一样的东西燃烧着。难以想象是幽灵会有的那样、生机勃勃地燃烧着。
      「对不起,罗莎莉。是我想错了。那么,能做的事都让你做吧。」
      确实,如果对你说你没有义务,感觉更多的是内疚。
      (注:確かにあなたに義務はいらないですって言ったら、うれしい以前に後ろめたい。)
      还是不要弄出歉疚的感觉远远更好,有利身心健康和长久地相处下去。
      (注:負い目なんてものが発生しないようにするほうがはるかに健全で、長くやっていけるはずだ。)
      「好的,姐姐,请多关照了!其他的前辈们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也请和我说!说不定有只有幽灵才能做到的事情呢!」
      「恩!请多关照」
      「还有,我也想询问一些只有灵魂才了解的事。」
      夏露夏一本正经地把幽灵当做研究对象写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罗莎莉才是,如果有什么不知道的也来问问我们。」
      「那个……可以的话请别凭依我……」
      对于遥拉来说是关乎性命呢……不过幽灵这种东西是看不见才可怕,能被看见的罗莎莉应该会逐渐被接受吧。
      「余的话,再有什么关于灵魂的资料的话就调查一下拿来。嘛,眼下也没什么问题吧」
      「这次真的让别西卜照顾我们很多。明明很忙的,抱歉呢~」
      「多亏了余才解决的,所以你叫我来也是正确的呐。」
      这次也送别西卜什么东西比较好呢。我想如果送她一年份的营养酒的话应该很高兴吧。
      「好嘞~既然告一段落了,作为增加新的家庭成员的纪念开party吧~」
      可是,站在席间的我被罗莎莉吸引了注意。
      她哭起来了。
      「怎么了啊?发生什么了?想起什么讨厌的事情了?」
      「被父母背叛的我啊,连血缘都没有的大家却这么的照顾……」
      喜悦的眼泪落在地上。
      但,泪在掉落的半途就消失了。因为幽灵的泪没有水这种实际的物质。那仅仅只为了表达罗莎莉纯粹的感情才会存在的。


      啊啊,实际上说不定这个家就是接纳各种奇怪的人的空间吧。
      本来,我的存在就很不合常规了。那其他奇怪的存在来了,也要伸出援助的手。
      或者不如说,我打算从此更加积极地伸出援助之手。
      「活的久了……也会有这种幸福的事情呢……好高兴」
      「那个啊,是(某人)死得久了的的错吧……」(「そりゃ、長く死んでおるとの間違いじゃろ」,败了,这句精妙的吐槽实在没法把握……)
      别西卜精准地吐槽了。


      回复
      4楼2017-06-10 01:0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0 07:45
          对于住下的这份恩义就不必报答不行!
          多了个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10 12:2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0 18:35
              应该是死得久才对,大家都很欢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7 01:44
                新入坑的萌新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9 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