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7贴子:7,804
  • 8回复贴,共1

130 反转的战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碾压啊


回复
1楼2017-06-08 19:42
     西尔维娅突破中央前往的方向上有着威廉·利维乌斯的身影。他没有骑马,也没有拔剑,只是等在原地。像是迎接西尔维娅一样,悠然地,没有任何不安,对胜利没有一丝怀疑。令人不快至极的仇敌的身姿。西尔维娅看向他背后排列的东西——
    (是那么、一回事吗)
     西尔维娅注意到了。不被西尔维娅等人锥型突击队列影响,仍然保持横阵的军队。中央军的人员配置。西尔维娅是认真打算击杀威廉。以及在那些之后——
     终于,得到了一直迷茫着的答案。自己面对仇敌,却不得不照仇敌的想法行动的自己是在令人恼火。
    「让我们来对下赌局的答案吧。是我的胜利,还是我和你的胜利呢?」
     眼前,西尔维娅挥下了大斧。斧头没有砍中威廉,挥过虚空插在了地面上。燃烧着憎恨的眼眸,贯穿威廉。
    「你的一切都令人憎恨。……到了这个地步还有自己能够胜利的自信啊」
    「是吗,我有说过由你决定吗?」
     威廉悠然地微笑着。隐藏在他笑容背后的绝对自信太过可恶。
    「你这个骗子。果然我对你喜欢不起来。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我会永远地憎恨着你,威廉·利维乌斯」
     西尔维娅的面孔被苦涩所覆盖。尽管如此,她也无法对胸中燃烧的想法视而不见。复仇——。
    「我最讨厌你。但是,因此我死也无法在你铺设的道路上,贪食你撒下的诱饵。会杀掉你的是我。我要凭自己的意志杀掉你。不需要其他杂质。更不用说是你所提供的东西,我死也不会接受!」
     复仇必须得通过自己双手实现。接受古狸的帮助而达成的复仇没有任何价值。说到底这个复仇不会成立。因此没有迷茫的理由。因为在到达这个地点时,自己就已经按照威廉的剧本走到了尽头。
    「不错的憎恶。那才是复仇者。那样才和我的军队相称」
     西尔维娅松开了大斧。威廉背对自己战力,将西尔维娅带到排列着的新兵器旁。
    「我不原谅、我自己。现在的我还没有用自己的手杀掉你的力量。那件事比任何都不能被原谅。比起你,我更狠无力的自己」
     无法在这里杀死威廉。在拥有胜势的战场,敌人的头颅就在面前,仍然还无法获胜。到达不了。西尔维娅就连被抛出的饵食都无法抓住。那令人不甘。
    「我也曾是那样。因此我拼死努力了。现在仍然在、努力啊」
     西尔维娅不与威廉对上视线,身手取过他身后的武器。绑在武器上的旗帜碎片、白布是真正的『白熊』曾使用的东西。尽管只剩下碎片,那对西尔维娅来说却比什么都崇高。
    「我会杀了你。由我、用自己的双手杀掉,已经不再迷茫!」
     西尔维娅举起『那个』。
    「我的道路,要由我来开拓!用本人,西尔维娅·尼克莱恩自己的手!」
     白银飘舞。从她身上涌出的憎恶没有一次外漏,全部朝向了威廉。因此,不需要杂质。因此经由他人援助得到的复仇没有价值。复仇并不是利益问题。
     复仇,事关荣耀。


      ○


     那是,超越了算计的某物。不可能行动的棋子行动了。在古狸的思考中,不存在那种东西。西尔维娅明明那么全力战斗了。用足以瓦解中央的破坏力,将阿尔卡迪亚军逼到了绝路。然而她竟然背叛——
    「别开玩笑了这个婊||子!」
     古狸怒吼响彻在战场上。然而那对战场没有带去任何影响。不,是无法带去影响。过于超乎想象的事态,已经瓦解了古狸的引力。
    「怎么会有、这种事」
     瓦解中央军的当事者,作为中央军最后的底线肆虐着。维尔纽斯一方没有人理解事态。他们什么都不明白,不管是她背叛的理由,还是令她决定背叛的理由。但是,现在旧拉托齐亚的士兵们已经站在了西尔维娅、阿尔卡迪亚一方。
    「无法理解。不可理喻,这太莫名其妙了!这种事不合情理!」
     即便如此,只是西尔维娅等拉托齐亚人变成了敌人这种程度,还是可以应对的。令低落的士气再次回升的方法,古狸早已烂熟于心。
     问题是,接着发生的其他问题。
     由于中央被突入而横向展开的阿尔卡迪亚军逐渐组成包围阵,包裹住了维尔纽斯军。接着由轻量化后的主要武器十字弓做出攻击。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任何人使用都能发挥出同样威力的兵器,正由锻炼不足的士兵操作着。在他们身后,训练有素的士兵用弓仰射攻击。维尔纽斯军拼命打算突围,但他们不是被长柄武器击退就算成为十字弓的饵食。
     古狸知道那个战术。那是任何战术家都知道的基本战术。包围歼灭。这有着一旦形成就能决定胜负的威力。因此只要是战术家就会最先思考顺利包围的方法,和不让对方包围自己的方法。
     速攻突破重要就是用来应对那个的战术之一。只要存在力量差,就能在形成包围歼灭前分出胜负。因为认为能够办到,古狸才选择了那个战术。给予下位的对手时间就等同于给予他可能性。战术没有出错。事实上,在被背叛以前这确实是已然胜利的胜负。
     问题是西尔维娅背叛了。还有,她用她的武力就那样转而守护着中央的底线。以及——
    「阁下!太危险了,请您退下!」
     先前还在与自己谈笑的部下被大石撞得四分五裂飞散开来。
     以及,威廉准备的新兵器。以弩为主题的兵器。那无情的攻势,赋予了古狸等人绝望。无法抵抗的绝望,就算反抗也什么都做不到。
    「这就是、新时代的战争吗!?这种、这种无情冷酷的、没有丝毫浪漫的战斗,我竟然、竟然将人生赌在了这种东西上吗」
     大石如雨滴般落下。比作雨滴也太过巨大,过分地拥有令人疯狂骚乱的冲击。那是无情蹂躏人类的石雨。
     本来被用作攻城兵器的那个名字是——

     平衡重锤投石机

     用来粉碎人类也过于巨大的力量,无情地碾压着战场。


    收起回复
    3楼2017-06-08 19:44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08 22: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08 22:24
          记得以前也看过一个战记类小说 也是从中世纪重骑兵配步兵方阵过度到火器时代的过程 叫什么没印象了 现在是弩炮投石车 还是埋下伏笔的火枪炮 这小说后期会不会个人武力的影响会越来越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08 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