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面对决吧 关注:22,573贴子:336,957

萌小呆の征文【我与阵面这些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熊,长文慎入,文末有小彩蛋


佩克昂 面粉

JFZD型面粉.全国领先的电子粉质仪,面团的物理特性,吸水量和流变学特性的测定.面粉通过国家计量权威机构检测并已认证,全国质检单位首选品牌.电话

2017-12-18 07:16 广告
【引子:日落时分】
我在一个有蓝天与白云、高山和大海的地方。下班之后,我有时喜欢去海边转转——去陪伴那略含咸味的风、潮湿的土腥味、轻纱似的薄雾,还有那蛋壳般薄薄的静。去看那太阳散发出柔和的红光,被大海一点一点的吞噬。
而海的那边,便是家的方向。
如果说日出是一种诞生和孕育,那么日落则象征着一种偃息和肃穆。就像某种神圣的宗教仪式,像含有神性的水晶球,唤醒了体内某种沉睡的细胞,唤起了我那些遥远的回忆。它让我的心灵向后转,去抚摸那过去的时光,去看看那些曾经的梦想、光阴、生机和道路……
然而回忆也未必是感伤的。萧练儿台城被破时哀叹“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固然是一种无奈,刘寄奴丢失长安后在彭城“登楼北望,慨然流涕”确实是一种悲凉,然而谁又能否认,萧衍刘裕在年轻时的豪情万丈呢!我不禁吟诵起了稼轩《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蓦然发现,旁边的几个洋人在吃惊的看着我。他们不知道,稼轩长短句的朗朗上口;他们不知道,“孙仲谋”、“寄奴”、“佛狸”意指何人;他们更不知道,今天我回忆的主题是——阵面对决。


回复
举报|2楼2017-06-07 08:39


    日落时分,家在海的那一边


    回复
    举报|3楼2017-06-07 08:40
      【第一话:萌小呆の出阵】
      我的故事,从两年半之前开始。或许很多人都很难想象,我最开始没接触阵面的时候根本看不懂阵面怎么玩的,也没玩过类似机制的游戏,只知道双方都是30血,谁抢完谁赢。当时我对着阵面对决新手包研究了好长时间,终于弄懂了基本规则,还发现:阵面的牌都好厉害啊!力尽,2费就-5攻,对面一个单位不就废了吗?湮灭,2费瞬发,什么阵略战器都能解!再起兴军,3费多打对手一下,还能再刷一张牌,太爆炸了!那时我根本不会分析牌的强度,也不知道硬解、软解、康、斩杀的概念,只会按照自己的理解胡乱组牌。我凭借了自己拙劣的组牌技术用新手包的牌组了一套六十多张的蜀吴(觉得很多牌都很强,不舍得扔),还自以为聪明的加入了桌游志送的pr吕蒙,结果那套牌在新手包的比赛中被蜀国的新手包打的超级惨。那场比赛后我发现,阵面的比赛进程似乎和我理解的不太一样,双方的血量没有这么重要,手牌和场面也有很关键的影响;有些看似很厉害的牌用不出去捏在手里就是废牌一张,比如湮灭。
      我的第一次正式比赛是在南京浪翻云打现开,结果被虐的在外面喝西北风(当时打完出来感觉外面的风好冷!)。寒假在徐州打现开(月赛),3轮1平2负一轮没赢就滚回家了。那时我对各种不同的赛制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什么曲线,什么定色,什么信号张,都是一窍不通。后来看了营地的视频,渐渐明白了很多(那时候营地的视频我一期不落的反复看),知道构筑赛应该怎么组牌,知道限制赛怎么用炸弹,怎么定色。虽说那时的感悟在现在看来可能很幼稚,但是它们让我认清楚了差距,也让我做出了如下的决定:先学习,再超越。
      我学习的第一个卡组是贯大师的小魏快攻。不得不说,对于新手来说,从快攻入门是个比较好的选择。快攻简单粗暴,操作点相对少一些,只需要算好曲线和斩杀,抵挡住对手第一波的反击即可获胜。当时我先抄了贯大师的牌表,在南京的店赛打了几场,发现还不错,至少比那些没有套路乱组的好一些。而且我还对这个卡组做了一些改进:比如用曹操代替齐心协力和霸者的威光;用落井下石杀对面的单位,尤其是典韦这种极其克制快攻的单位;加了一张倚天剑膨胀中期战力,加了一张大环刀增加斩杀能力;去掉了青州探马这种威胁很小的单位。现在看看,这些改进还是蛮合理的。我的第一个店赛冠军就是在南京用小魏快拿到的,虽然之后我店赛冠军也拿了不少,但是那个冠军无疑增加了我的信心。然而我当时的水平还是很差,拿到北京这种大城市打基本上是被狂虐的节奏。


      回复
      举报|4楼2017-06-07 08:41


        徐州乐克乐克桌游吧。我在这的第一次比赛惨遭血洗。


        回复
        举报|5楼2017-06-07 08:42
          一弹的后期蜀魏天监这个卡组渐渐成了主流。在试着操作天监的时候我不禁思考:为什么天监这么强?这么稳?我先想到的是蜀魏卡组的全面,有康,有湮灭,有树大招风这个很厉害的杀,有过牌和抓牌。但进一步的思考使我渐渐明白,天监卡组对资源的获取和调配是非常高效的,能够很容易的获得各种资源上的优势。它让我更深刻的理解了中速卡组对卡差的追求,对场面的压制等等一系列问题,同时也让我思考其它中速卡组有无克制天监的可能。我认为魏群有和天监一战的能力。魏群的杀牌非常高效(雷击、毒策),而且有对手牌的破坏能力(清查,心神丧失),直接追求资源上的优势。更重要的是,群雄有野火焚城这种翻盘利器,二弹出来之后又有张辽这种凶狠的武将。天监有的时候占据了场面优势,但是攻击力太低并不能终结比赛,只能找典韦或者大刀来终结对手,而魏群卡组张辽和典韦只要站住一个就能终结对手,还有太平道的呼唤这种极大的膨胀后期战力的锦囊。基于这种考虑,我决定在上海GP中使用魏群卡组出战。这也是我参加的第一场大型赛事。


          回复
          举报|6楼2017-06-07 08:42
            【第二话:萌小呆の第一战】


            2015年上海赛赛场入口


            回复
            举报|7楼2017-06-07 08:43
              第一次参加大型比赛,我这个萌小呆不免有些紧张。但是从另一方面想,反正也没人认识我,纯萌新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干呗!抱着这种心态,我开始了我的上海赛征程。
              第一轮对战魏群镜像,第一局起手卡地,未能顺利展开,到中期张辽突击死张辽占据优势,并把对方打到3血0手牌2魏1群势力支持,但对面此时神抽典韦,解不掉典韦输掉此局。第二局起手更卡地,8回合就一个群地。我只能主动出击,3回合大刀4回合皇甫嵩,对面竟然一时没有好办法,让我撑到了第8回合魏地和屯田的结算,最终大刀砍死对手。第三局展开稍顺利,但对面韩浩蹭了我很多血。僵持到中期太平道的呼唤带来了优势,伏击司马控场,典韦对道对面典韦求交换(此时我只剩4血),只要能再撑一两个回合就能获胜(手中有张辽等牌,对面无手牌,2魏1群势力支持),司马看牌发现李通,果断沉底,但是对面抓上来一个和谈!手中没有康,翻面也没抓来,GG。
              第一轮的失败让我几乎已经没有了退路。第二轮对战摘星,前期的测试结果是魏群吊打摘星,因此第一局我自恃有太平道的呼唤,6回合激进拍上典韦,结果被无懈,对面反手拍典韦,天监月英站场,我无法解场(没抓到焚城),输掉一局。后面两局我都比较谨慎,而且换上了备牌的一个雷击以雷击对面的诸葛月英天监,最终凭借着后期的优势获胜。
              第三轮对阵镜像,实际上魏群对战的镜像打法和一般的打法是完全不同的,比如二回合主动拍韩浩,蹭血防雷击毒策,而且为以后可能的大刀开辟了道路。对面显然对镜像的打法不太了解,再加上组牌没有太平道的呼唤,看破又只能面对我挡张辽的游击兵干瞪眼,最终我再次赢下一轮。
              第四轮对阵一个没打过魏群的萌新,对面居然不知道清查和张辽的效果,两盘都没有解掉我的张辽,结果我毫无压力的获胜。


              回复
              举报|8楼2017-06-07 08:44
                第五轮对阵魔法少年小圆的魏蜀,对面组的牌还是挺奥义的。第一把对面典韦刘备站场甚为头疼,典韦喷血刘备还能回血。我喂了个李儒丢对面的手牌,然后一把野火焚了个干净,对面没有康过。但对面的后招也不少,双方一直打到牌库还剩10张左右。我凭借着张辽、典韦、太平道的呼唤反攻,对面解不掉这么多大兽,GG。第二把我推测对面会换掉湮灭,果断换上大刀。这一把我前期的展开极为顺利,二回合韩浩顶对面郭嘉,三回合韩浩撞掉郭嘉,对面屯田,我也屯田,这样直接来到了六费的回合。这个回合我又结算了一个清查一个屯田,前期的优势太大,最终获胜。
                第六轮对阵蜀群,不得不说蜀群是很强的,主牌3镇尺坑魏国,群雄烧杀和快攻能给对面造成很大压力,蜀国的树大和湮灭解场。第一把对面2回合拍下镇尺,我的屯田不得不留到第五回合使用,但是对面前期给的压力不足,最终我在中盘依靠典韦和张辽获胜。第二把对面前期手牌很出色,一回合侍女二回合符兵三回合马元义,我的解场手段没有上手,最终被张辽神速而死。第三局我二回合先手清查掉一个镇尺,没想到对面神抓来另外一个,二回合拍了下来。但是我的游击兵坑掉了对面三回合的马元义,再加上对面有点卡地,又错误的上了张辽结果被我的张辽解掉,最后我还是取得了胜利。这样我在输掉第一轮之后,已经取得了五连胜。
                第七轮对阵摘星。第一局对面天监站场,我装出很痛苦的样子,拍出来郭嘉被天监+奋迅打死,找了个群地,又拍出来一个李典被天监突刺而死。对面见我好像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打空了手牌拍了典韦郭嘉,还剩3势力支持2魏1蜀,结果遭遇到了我的焚城。对面又觉得我的焚城是神抽得到,于是郭嘉找了个典韦,希望能直接站场获胜,然后吃了我等待很久的毒策。这样对面的两个典韦已经拍完,手牌已经打光,势力支持也已经不足,我的张辽很轻易的站场获胜,大翻盘。打完这局我已经看见了曙光,只要后面再赢一局就能赢下此轮,最后一轮可以约和进八强了,即使这轮和局,最后一轮胜利也是可以进入八强的。正是因为这种对形势的盲目乐观,对自身能力的夸大使我没有采用拖延时间来获胜(至少能获得和局)的策略,结果第二局在优势局面下没有想到对面有双奋迅斩杀的手段,输掉一局。第三局我没有解掉对面的月英,导致对面出现了手牌优势,又没有在不利局面下拖延时间,直到工作人员宣布进入数回合状态时才悔之晚矣。只能硬着头皮苟,最终还是倒在了对面的最后一个回合的大刀之下。这一轮对我的教训很深刻,优势局面下不会守住优势,导致前面五连胜的大好局面付之东流。
                第八轮可以说是荣誉之战了,输掉第七轮之后进入八强几乎无望。巧合的是我又坐回了第一轮的那张桌子,不过是我在第一轮的对手坐的位置。第一局对面展开顺利,又用新兵集阵保护住了自己的诸葛亮免遭雷击,我没有办法解掉诸葛亮,又没有焚城,先输一局。第二局我清查和心神丧失占据了前期的优势,张辽主动和诸葛亮交换以求后期有所作为,最终获胜。第三局局面甚为惊险,打到最后成了纯粹的抢血局。我戴大刀的典韦吃掉了对面的典韦,又上了张辽,此时我们的血量对比是6:7,对面站场黄月英李通,场攻为4。下一回合对面神抓一张螺旋突刺,+2攻欲直接获胜。我响应打出了最后的手牌和谈,只要对面有看破就获得胜利。对面翻面抓了两张牌抓了狼顾之计,判定是一张看破,恰好比我的和谈少了一费。这样我就惊险的获胜。第一轮我在决胜局因为一张和谈输掉一轮,最后一轮我又在同样的桌子,不过是在对手的位置,通过一张和谈赢下一轮,冥冥之中似乎有宿命吧。
                这次大奖赛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出色的经历,认识了很多好友,也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对战水平。虽然两轮都因为一点点的差距没有获胜,与八强失之交臂,但这个成绩我已经很满意了。随着水平的提高,我在2015年下半年向年冠赛资格发起了冲击。


                回复
                举报|9楼2017-06-07 08:44
                  【第三话:三弹的阵面新格局】
                  2015年6月三弹缔盟发售,阵面产生了新的格局。构筑赛中,吴国出现了优质单位鲁肃、周泰,优质领土吴郡兵火库,导致了魏吴崛起。限制赛中,双色卡牌、外交能力的出现,给定色带来了新的思路。那时我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平,在南京的店赛中也拿了不少冠军。但由于南京没有国冠资格赛,我只能去外地争夺国冠资格。


                  无锡站


                  回复
                  举报|10楼2017-06-07 08:45
                    7月初无锡有资格的月赛,是我打的第一场有资格的月赛。当时上海那边来了好多人来卷哦!以凌凌为首,还说什么是来无锡吃排骨的。记得我那表情就吓得和这一弹严舆一样。五轮现开我用的是一个魏群大兽套,有张郃邓艾华雄文丑袁绍诸多大兽,然而一个解都!没!有!面对三弹强悍的蜀群快攻只有跪的命。瑞士轮中面对两位上海牌手全跪了,然而其它三轮都赢了,靠小分进了八强。上轮抽桌一看,八强有五个上海人,顿时我就心神丧失了。还好左边坐着南京的友军,右边的牌手抓的稍乱,让我抓出来一套不错的蜀群快攻,有2连环计斩杀,有2淬毒,1迎战准备,曲线也很完整,单位质量还不错。现在我那套轮抽牌池牌组还留着,觉得组牌还是图样图森破,比如有张马谡加到主牌就不知道是干啥用的,当时打的时候每次都扣地。三轮淘汰赛打的还比较顺利,除了第二轮面对上海的女牌手打的有些波折,最后如愿卷走了名额。事实证明,三弹的限制赛用蜀群快攻还是靠谱啊!
                    回南京之后我就总结出所谓蜀群快攻四大斩杀:连环计、疾风暴雷阵、真武仁立、勇领三军,四张牌任意两张就有20血的斩杀线。还有两大去除:淬毒、迎战准备。这个蜀群快攻理论在南京镇江这边带了一波节奏,以至于这边三弹限制赛人人会打蜀群快攻。去北京大奖赛之前,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打蜀群快!第一天现开牌表一发,一看有疾风暴雷阵,顿时想,进64稳了。事实也果然不出所料,我在瑞士轮中提前一轮锁定了进入day2的资格。第二天的分组轮抽我抓了一套很凶的蜀群快:4个乌桓勇士,4个冲阵指挥,3个裴元绍,2个蛇蟠阵,1个连环计,1个迎战准备,1个淬毒。这套牌曲线低的吓人,基本上4回合就铺一堆人出来,只要对面稍微缓一口不解,而且没有袁绍的乱击,就是gg的命。然而赛程实在是对我不利:我那一组高手如云,有杨立岩、想想、曾昊。更要命的是,我第一轮打想想,赢了打曾昊,再赢了打杨立岩……似乎说我是64人中进八强难度最大的牌手也不为过。还有更对我不利的:想想和曾昊都是蜀群,在同一桌上卡了很多双色牌,单位质量都比我好一些,而且都有马超。而我甚至连一张金卡都没有,我只能依靠前期的优势快攻取胜。在这诸多不利的情况下我能进入八强简直就是奇迹了。我也并没有创造奇迹,第一轮艰难的打赢了想想,第二轮面对曾昊的4个周仓实在是打不动了,1:2败北。最后小组排名第3,拿了两盒三弹,开出一堆烂卡就走人了。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7-06-07 08:46
                      【第四话:年冠赛之前】
                      9月开学之后,第一场大赛是无锡区域赛,四弹首发,三四弹现开。当时我开的四包四弹里面有一张吕灵雎,然而刚出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张卡的价值。如果我知道我最后的排名和开出来的卡,还真不如当时拿吕妹子退赛。上交牌表之后我换到的牌池只能说中等偏上,蜀吴的曲线不错,有2孙尚香。前两轮都赢了,第三轮跑到了第一桌打激辣,结果点球被血骑新兵打爆了。第四轮滚到第13桌打王益,俩孙尚香+阚泽回收的第三个孙尚香发挥了重要作用,2:1险胜。第五轮面对一个无锡的本地牌手,被他的蜀群快攻1:2打爆。两败之后进八强基本没戏了,最后一轮打张恺,对面牌组居然和我出奇的相似,也是2孙尚香,也是一把巾帼之刃。我的单位质量和解可能稍好些,还有一张蝴蝶翼,两把都是微弱的优势胜出,2:0。打完了之后听人家说4胜可能会进1-2个八强,而五轮之后我的小分还比较高,在三胜的人里面排第二,于是我想还有进八强的希望,就静静的等待排名。最后果然不出所料的跪了,排在第九名,差一点点进八强,又是拿了两盒,开了一堆垃圾卡就走了。
                      10月阵面出了个专业赛,名额由指定的店比赛产生。十一的时候我正好放假在徐州休息,本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干,要在徐州闭关修炼的,然而架不住小猪一再邀请,就在10月5日打了一场专业赛的资格赛。不装X的说,我根本没有做好比赛的准备,连牌盒牌套都在南京,并没有拿回家,比赛用的牌套还是问王益借的。拿到现开的牌池一看,蜀国的牌超级炸,光金卡就有赵襄、锐枪突现、勇领三军、李严,还有5个优质的皮:近卫要略、一鼓作气、蛇蟠阵、后主的寄托*2以及斩杀连环计和去除自业自得。所以用蜀国是没有疑问的。但是蜀国的有效张却不够,需要再混一色。那么,再混哪一色呢?群雄看起来不错,有纪灵等一些炸弹,但是当我看到了魏国的两个校事侦查之后,我决定混魏。如果我1费上校事侦查,从2费开始贴皮,先近卫要略再蛇蟠阵再后主的寄托,那么到4回合的时候我可以打4+7+11=22!这个节奏太可怕了。为了完善这个贴皮思路,我使用了蜀国的天监卫军和蜀堰农这两个在限制赛中较差的单位,去掉了临渊荡寇兵、灵活增援这些看似很不错的限制赛单卡,两个魏国的优质去除铸剑为犁也只用了一个,把曲线压低,争取在5回合之内取得场面的压倒性优势。最后的比赛过程甚至超过了我最乐观的预计:我5轮瑞士轮,2轮淘汰赛全部获胜,总共只输了3局,一局是对面9回合大火翻盘,一局是双方对着抢血我被对面神抽连环计斩杀,一局是前期没有单位只有皮卡死在了手里。整场比赛我甚至都没有换一次备牌!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就这样获得了2016年专业赛的资格。


                      回复
                      举报|13楼2017-06-07 08:47
                        11月徐州区域赛,赛制是1-4弹各两包的现开。这种赛制充满了挑战性和未知的变数,需要牌手对整个环境的卡池都非常熟悉。我开的一套牌还可以,有貂蝉、张绣、魏延、吴懿等威胁张,也有奋迅、雷击、迎战准备、树大招风等优质单卡。可惜的是,牌池里并没有全环境中非常厉害的单卡,比如典韦、赵云、于禁等超级炸弹或者八阵演武、野火焚城等翻盘的单卡。因此,我的牌池只能说是中等偏上。第一轮我就碰见了一个开出来一堆炸弹的北京牌手,对面的牌组居然有赵云、司马、无懈、看破、狼顾之计!面对这样的对手,我只能先发制人,抢住场面(例如貂蝉压场),诱出对手的康牌,抢先斩杀获胜。赢下来的两局我都是用了这种思路,而对面一旦手顺我是没法打的,比如第二局对面3回合伏击程昱,4回合伏击司马,5回合挺出赵云,手里留下无懈看破等待我的去除。对面如此天胡的手牌,似乎我提前把我的牌组里每张牌的顺序安排好都没法赢!第二轮面对一个群雄快攻,前两局双方先手各赢一局,第三局对面先手三回合之后场面是这样的:1号位一个黄巾传道者,3号位一个波才,4号位一个张宝的符兵,5号位一个大贤侍女,而我这边却是一个人都没有!面对如此凶险的场面,我在三回合出周仓对道黄巾传道者,四回合利用蜀功能地加攻吸了6血,五回合再踢掉token吸了4血,同时打出魏延。对面尽管用单位阻拦,但是我在下一回合用暗度陈仓加再起兴军踢了两脚,一下子吸了14血!这样我不仅扳回了场面劣势和血量劣势,而且把对手的血量压到了斩杀线。最后对面由于前期铺场导致手牌较少,无力翻盘,我2:1获胜。第三轮打高博然大师,不得不说高大师名不虚传,打牌非常稳健。不过对面的牌组虽然也有一些不错的牌,比如马良、凤舞、螺旋突刺、营门辅军等,但是总体强度上还是稍微比我差一些。我也发挥出了较高的水准,尽管犯了一个小包,然而并没有影响结果。两局我都以微弱的优势获胜。第四轮我打孟卓然大师。对面的牌也很不错,前两盘双方混战,各赢一局。到了第三局我起手极顺,1回合虎贲新锐,2回合冲阵指挥,3回合周仓,4回合溅血斩杀掉了对面真武仁立的邓芝,5回合宦党领军,剩1费雷击雷死了对面想贴毒蛇秘传的魔王扫荡队。对手既亏场面又亏手牌,直接认负。第五轮打济南的李楠大师。我在先输一局之后后两局都是貂蝉站场获胜。这样我5轮瑞士轮全部胜利,已经稳进8强。恰好到了晚饭时间,我决定放弃最后一轮的比赛回家吃饭,毕竟比赛的地方走回家只要十几分钟。现在回头看看,五轮瑞士轮连胜的含金量还是比较高的,对手的卡组非常多样,有控制,有快攻,也有炸弹非常多的卡组。可惜进了八强轮抽就比较颓了,8进4我有曲线然而对面有各种炸弹,什么武圣的引领,直接1:2gg。
                        总结这几个月的比赛,基本上就是积累经验,稳步提高自身水平,为年底的年冠赛做准备。


                        回复
                        举报|14楼2017-06-07 08:48
                          【第五话:年冠赛的超级大逆转】
                          2015年12月24日,我坐上了G2高铁,开始了国冠赛之路。第一天外围赛,其实我兴致并不高,就打了一场1-4轮抽,抽出来一套纯蜀,进了四强拿了一张两点的点劵,换了个小乔牌套就不打了。


                          2015年年终赛的赛场标牌


                          回复
                          举报|15楼2017-06-07 08:49
                            第二天的正赛才是重头戏。正赛是四轮1-4现开四轮构筑。我的现开牌池只能说一般,有一张不能用的玉卡玉玺,吴国有优质解冷箭落石,有两张新希望,有小炸弹黄盖,蜀国有优质单位魏延、关兴,魏国有李通,和谈,狼顾之计等优质卡。但是这三个色都没有非常厉害的炸弹。我只能按照限制赛的一般曲线去构组套牌,期待在中局的较量中获胜。主牌我使用了蜀吴,在打的过程中蜀魏、魏吴都尝试过,觉得这三套的手感、强度都差别不大。魏国的曲线稍低一些,面对快攻略有优势。第一轮面对一个上海的牌手,对面是一套蜀群快,有两个真武仁立。但是对面前期的单位并不优质,抢不到场面,真武仁立反而会遭到我冷箭落石一换二。第一把之后我换上魏吴,魏国的狼顾之计康掉了对面的虎贲卫士,最后取得了胜利。第二轮我面对北京公开赛亚军袁丁。对面的牌很炸,有赵云、夏侯霸两个超级炸弹。我在第一局用优良的曲线和前期展开获胜,第二把换上蜀魏,期待前期能取得足够的优势。不料第二局卡地,遗憾告负。第三局我起手极顺,4回合拿到了场面优势。可惜的是,我心态过于急躁,迎战准备过早交出,又忽略了华佗的技能,致使落井下石被规则取消,最后又忽略了无双规则,在左慈复制了对面文聘的情况下上了一个文聘。在这种大赛中犯如此多的错误是不可容忍的,1:2败北。第三轮对面的牌很一般,只有一个炸弹血婆娑印记,恰好被我吴国的熔铁倾泻完克。尽管我有一局没抓到熔铁告负,但是其他两局还是依靠优良的单位中期获胜。第四场对徐州牌手王觉非。对面的蜀群快攻很炸,有2淬毒,还有吕布这个炸弹以及水土流失这种牌。我尽管做了很大努力,但是三局场面都被压制,唯一侥幸赢的一局是在场上没人、对面还有两血的情况下神抽冷箭获胜。这样我四轮限制赛两胜两负,看着许多有同样战绩的牌手开始退赛去打外围,我也萌生了退赛的念头。但我转念一想,如果就这样的退赛,我准备了一段时间的构筑套牌岂不是未战先败?至少我也要用这一套去打一轮看看吧!何况4轮构筑全胜还是有进八强的可能的。这个信念让我坚持了下来,又继续去打构筑赛。
                            构筑赛第一轮打武汉的夏尚。对面和我一样两胜两负,战意不高,最终被我2:1获胜。第六轮又是打武汉的翼壕,对面是红蓝卡组,可惜一直卡地。我这边手顺,先手4回合,后手5回合斩杀对手,整场比赛用时13分钟,创造了我最快取胜的记录。第七轮对手是蓝绿,第一把卡绿地,2回合狼顾又判出来一个许都点将台,没有康掉我的马良,导致形势一溃千里,被我斩杀。第二把对面似乎对规则不很了解,在我宣布攻击的时候跳出来朱桓,被我叫来裁判,判定伏击已经无法挡路,白白吃了个亏。在这个失误之后对面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我2:0完胜。最后一轮对手好像也对规则不很了解,第一局四回合在我有赵襄的情况下伏击司马,被我叫来裁判吃了个警告。在此之后感觉对面有点慌了,操作失误连连。尽管六回合的典韦撑住了场面,但是后面伏击司马无法弹回有洞察的近卫斗士,对面也没有想到弹自家的典韦,被我用一鼓作气算血量精确斩杀。第二把对面二回合狼顾又是判出来一个许都点将台,没有康掉马良,场面再度崩溃,被我毫无悬念的杀掉。这样我在构筑赛取得了四连胜,居然算小分进了八强!真是不可思议。


                            回复
                            举报|16楼2017-06-07 08:49
                              虽然我在八强比赛中并没有更进一步,但是第一天的比赛给了我极大的启示:不抛弃,不放弃,有时就能创造奇迹。回想2014年年底,同样是三国杀1V1的王者之战,我在先输两局的情况下连扳三局,最终3:2战胜了对手挺近十六强,不也说明了这一点吗?


                              回复
                              举报|17楼2017-06-07 08:50
                                【第六话:一刀流赛制的兴起】
                                从2015年年底到2016年3月,官方开始推行一刀流的赛制。赛制规定每方卡组60张,同名卡牌只能用一张,一盘决胜,无备牌。这种赛制是一个具有极大不确定性的赛制,运气成分被放大了。先后手的决定、起手手牌的好坏、乃至色组的相生相克,都会对比赛产生很重要的影响。我推测官方推广这种赛制的原因有以下几点:(1)牌池的增大,组出有强度的一刀流套牌成为可能。(2)新手很难凑齐满三的郭嘉、鲁肃等稀有玉卡,这种赛制降低了新手的门槛。(3)促进一些冷门卡、限制赛卡的开发。
                                一刀流卡组怎么组呢?最先想到的是把构筑赛的套路直接移植到一刀流上面来,重复的卡牌就用同费线上类似的卡牌代替。这种思路组出来的套牌极其不流畅,卡色、卡地经常出现。毕竟对于60张的卡池,每样只有一张的调色卡显得很无力。后来贴吧里邓芝提出了一个理论,叫“遍地是炸弹的限制赛”,干脆就按限制赛的曲线、卡牌配比来组牌。这样组出来的典型套牌如蜀群快攻,确实有一定的强度。然而,我认为,用这种思路保证流畅不可取,干脆就用纯色来保证流畅性。我在一月初构思了一套纯魏套牌,前期利用较为优质的前期曲线展开,后期利用魏国出色的大兽解决问题。初步的测试表明,这套牌确实解决了流畅性和强度的平衡问题,是前期的一刀流套牌里面较为出色的一个。


                                回复
                                举报|18楼2017-06-07 08:50


                                  在去上海的动车上拍摄的窗外雪景。由于下雪动车晚点,我心急如焚。


                                  回复
                                  举报|19楼2017-06-07 08:51
                                    2016年1月23日,江浙沪一刀流大赛在上海市中心的冠军卡牌店举行。我作为南京唯一一位选手、也是江苏省唯一的一位选手出战。大部分参加比赛的人是上海人,还有杭州的一支队伍前来捧场。由于当天下雪,动车晚点,约定12:00比赛开始,我直到12:30才赶到牌店。到了牌店发现第一轮对阵表已经排好,我被安排在第一桌对阵古龙猎人。按照规定,如果选手迟到15分钟会被判一轮负,我刚好卡着点到了地方。准备入座时,对手还在看着手表指望着能不战而胜,发现我居然赶到了,惊讶不已。我没时间喘气,直接掏出那套纯魏的一刀流开打。对面是一套蓝黑,终结手段不少,但费用太高,而且显然组牌很不流畅,许多两支持牌卡在手里成了废牌。我猜先获胜,先手直接进攻,先子丹扈从再梁习再乌角诏令,三费铺了一地。虽说这几个人攻击力并不高,但连打两三个回合也是挺疼的。战至6回合,我手里攥住了康牌准备应对对手的反击,结果对手没什么动作,直接被我踢死了。第二轮我继续坐在第一桌,面对一个大学生的挑战。那个大学生明显有些紧张,前期拍下来大刀,取得了优势之后不敢进一步推进,而我开放六费气定神闲(其实当时的招数并不多,大刀是我的套牌没法解掉的),居然就把他吓住了。撑过了两三回合的困难时期,我毅然反攻抢血,转败为胜。交流发现,对面认为我有应对的办法,尤其怕我的新曹操出场把佩戴大刀的人拉过来,因此不敢贸然进攻,更不敢重置猛攻。其实我手里并没有新曹操,只是有李通、难楼等伏击人而已。而且,新曹操拉来人之后我也不能启动青龙刀的能力。我能翻盘固然和我沉着冷静有关,但是对面过于谨慎、将到手的胜利拱手相让,才是更根本的原因。第三把被凌凌拉到了楼上搞直播,对阵对面一个蜀群。对面比我上一个对手还紧张,打牌畏首畏尾。蜀群面对纯魏本来是要先手进攻谋取优势再考虑斩杀的,但是我几个伏击人打乱了对面的部署。游击兵换掉了鲍三娘,李通吃掉一个,司马懿在对面贾诩在场时换掉了白毦斥候。对面第一波攻势被挡住,开始心烦意乱。我拍下大刀故作威胁,对面吓得二换一解掉李通,手牌只剩下贾诩,从此再无还手之力,被我轻易获胜。第四轮凌凌亲自出马。他的牌组是慢速吴群,杀牌较多。前期我进攻,对面利用杀牌防守,双方势均力敌。中期对面牌组特点开始发挥,取得了手牌优势,还成功立住一个浑天晷仪。浑天晷仪是我的牌组无法硬解的,我只能孤注一掷拍下张辽,期望对手无法解掉获胜。令我吃惊的是,对面居然真的没有解!张辽踢了两回合,对面不能重置,掉了14血,还差最后一回合就能获胜。这个时候对面找到了马忠,但我早有准备,响应对手马忠能力和谈了张辽和浑天晷仪。对面再亏一轮节奏,最后认负。第五轮打一个杭州的牌手,用的是一套纯吴。当时我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看来会玩的都玩纯色啊!纯吴的速度比纯魏快一些,对面四回合的孙策踢了两脚,且并没有因为负面效果阵亡,这成了比赛的转折点。虽然我最后解掉了孙策,但是后面的黄盖我没有办法,最终被打死。最后一轮打崔梦迪。经过长时间的作战,对手有些累了,而且似乎还有点紧张,打牌的时候遗忘了两个对自己有利出触发。对手是蜀群快,猜到先手抢攻。而我前三个回合竟然没有任何动作!直到第四个回合我才拍下来了司马,吃一个弹一个,找回了节奏。虽然司马被雷击解掉,但我第五回合我又拍曹仁。曹仁刚硬的身板挡住了对面的攻势。对面拍下哀鸿遍野准备抢我最后的几滴血,不料我第六回合拍下来典韦!至此我彻底站住了场面,典韦连踢三脚获胜。后面对面还遗漏了哀鸿遍野的触发,不过即使触发了也是没法赢的。这样我5胜1负,瑞士轮第三,进入八强。


                                    回复
                                    举报|20楼2017-06-07 08:52


                                      回复
                                      举报|21楼2017-06-07 08:53
                                        【第七话:败走魔都】
                                        三月份的上海大奖赛,是一刀流赛制第一次进入大赛。由于这种赛制的缺点显而易见:运气成分太高,故官方把这个赛制安排在第一天决64强。第二天由64强分组轮抽决出八强,再八强轮抽决出最后的名次。两个月中,关于一刀流的卡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步,初期流畅性的问题基本已经解决,还出现了很多出色的混色套牌。在铁磁战队的内部报告里,纯魏被判为三流卡组。然而对这一切我却浑然不知,只是对纯魏卡组做了一些微小的改进。虽说这些改进不无道理,却无法掩盖纯魏整体思路上的落后。而且,由于我对第一天比赛的困难估计不足,认为参加比赛的不会超过100人,赢个两三场稳进64。这种想法也使我不太重视第一天的比赛,赛前也没有和队友进行深入交流。这一切,成了我败走魔都的根源。
                                        2016年3月19日,由包包带队,我和司马、自由、魏后超踏上了去魔都的高铁。在赛前还出了一个小插曲:司马认为自己实力不足,要去那边“观战”,为了省100元参赛费,所以不参赛。这确实是十分搞笑的,来回车票钱超过了300,你居然就为了省100元参赛费不参赛?在我的劝说下,司马终于同意参赛。我还根据卡组的操作难度,给了他一套操作较为简单的纯吴套牌。没想到后来临时抱佛脚的司马竟然成了几个人里面成绩最好的,实在是大跌眼镜。
                                        出发时又出了一些意外。本来说好带司马取票进站的,但是我到南京南站的时候还差15分钟开车,司马又跑到了南进站口。我没有办法,如果跑过去的话肯定会误车,便让司马自行进站,到餐车汇合。还好司马在家长的指引下取了票,顺利上了车。到车上他拼命说我不靠谱,换来的是被我连虐数盘。几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赛场,我和几个熟人打着招呼,发现参加比赛的人足足有132人,开七轮瑞士轮的话,赢四轮才能基本稳进64。这有点出乎了我的意料。更意外的是,第一轮我直接就碰到了包包。当我看到对阵表时,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毕竟双方知根知底,用的是同样的纯魏卡组,前一天晚上还互相测过。包包的卡组比我慢一些,有吞并,我必须抢攻压住场面才有希望。猜先我不幸猜到后手,二回合双方都拍出来郭嘉,三回合对面有屯田,我没有屯田,开始落后,最后一直都没有翻过来,不得不吞下失败的苦果。第二轮碰到的又是南京人魏后超。他组的是一套蜀群。虽然思路不错,但是他的卡组有点不流畅。我起手抢攻,2回合梁习3回合乌角诏令4回合乐进,还吃掉了对面的诸葛亮。对手7回合马超翻了一波场面,但被我解掉。后来对面又拍出来姜维被我和谈,最后被我暗度陈仓斩杀。这一轮的胜利本应让人欣喜,但我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安:魏国应该是很稳的色组,然而 4回合这样大的优势都能被翻回来,无疑说明了我的卡组在思路上存在严重的问题。果然,在之后的比赛中我一溃千里:第三轮打贯大师,我一度把对面抢到个位数,还考虑了很久斩杀的可能,但被绝地反击+于夫罗翻盘。第四轮打一个不知名的牌手,对手是蓝黑大控,而且非常流畅。面对这样的卡组,纯魏的威胁张不够,一旦拖到后期,就是必输的命。果然,我前期第一波攻势被挡住,就再也没有获胜的可能了,最后吃一发吞并直接认输。第五轮是生死之战,对手前几个回合拍了很多绿地,但没有什么招,我以为是纯吴,便赶紧趁着对面没招抢抢场面,毕竟纯吴的单位质量优于纯魏。不料对手第六回合拍一个黑地下了成宜,我顿时惊呆了:原来对面没下人的原因是卡色!显然,面对绿黑的优质杀牌,我的攻势不可能持久。我心烦意乱,最后输掉。至此我1胜4负,在还剩两轮的情况下就彻底失去了进军64强的机会,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回复
                                        举报|22楼2017-06-07 08:54
                                          再看其他南京来的同伴:包包在第一轮赢了我之后又赢一轮,一度被认为进64强很有希望。但后来包包没有打好。倒是司马打得不错,一度3胜有进军64强的希望。当时我劝他退赛和我打外围,反正他进了64也没法打,因为家人不让他在外面过夜。他不听,非要打到底,结果3胜4负遗憾出局。最后的结局是南京人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进入64强。只有自由人品爆发,抽奖抽到了水墨吕妹,卖了几百块钱,请我们吃了鸡块,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总结这次比赛,真是惨不忍睹,几乎可以用溃败来形容。假设我当初和队友多一些交流,或者前一天晚上赶到上海和队友测牌,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一刀流赛制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这次比赛也有别的高手因为种种原因没进64强。这次比赛之后,一刀流赛制渐渐衰落,后来的大赛中再也没有出现只有一刀流的赛制(战队赛有一刀流比赛,但那只是整个比赛的一个小部分罢了)。


                                          回复
                                          举报|23楼2017-06-07 08:54
                                            【第八话:帝都之争】
                                            三月上海公开赛之后,下一场比较大的比赛就是四月底的北京专业赛了。不同于公开赛,专业赛采用邀请赛制,只有获得名额的选手才能参加,因此其整体水平要高于公开赛。我在2015年10月份的资格赛中稀里糊涂的拿了一个名额(那场比赛在上一篇文章中有详述),也是全国第二个拿到名额的选手。在英吹四挺战队里,其它获得名额的还有济南的李楠大师、武汉的王益、武汉的夏尚大师三个人。我吸取上次的教训,在比赛前三天就提前来到济南,找李楠大师测牌。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和李楠大师赶到北京和队友汇合,对明天可能出现的情况、构筑赛对手的卡组进行了分析,同时还对我用的那套小红进行了很多改进。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改进是非常有效的。没有这些改进,我可能很难进入八强。
                                            为了更全面的反映出选手的水平,专业赛采用三轮全环境构筑加三轮五六弹现开的模式,先打构筑赛。我使用的是一套以锦囊为主的小红,通过变换备牌可以转变成猛袭红,这也是队友的建议。和我用类似思路的选手只有上海的崔梦迪,我们事先也并没有交流,是互相独立的想到了这个思路。我认为锦囊红没有猛袭红流行的原因在于:(1)锦囊红斩杀线计算复杂,需要提前记住相关公式。但这一切我早有提前准备,后来也派上了用场。(2)锦囊红有一些天生的缺陷,比如怕绿黑,怕柱子等。我的应对策略是通过变换备牌可以换成猛袭红。
                                            第一天瑞士轮的过程可以说是跌宕起伏。我数次陷入险境,又顽强的翻盘,最终进入八强,还报了当年输给胖子和拍卖师一箭之仇。第一轮我被安排到第二桌打杨立岩大师,对手是一套猛袭红。事先我考虑过打小红的镜像,认为由于卡组中一鼓作气的存在,我在前五回合会有优势。在双方都有借荆州的情况下,都不敢首先下第四个地,那么显然锦囊红发挥的余地更大。甚至为了应对这种不敢下地的情况,我还别出心裁的在卡组中加了一张蜀印。事实证明我的分析不无道理,两局我在前几回合都取得了优势,可惜两局都是后继乏力。第一局对手在局面落后的情况下无奈拍第四个地下三分诸葛,但我手里没有借荆州,最后三分诸葛站场翻盘。第二局我一度把对手血线打到个位数,尽管祝融上来解了场,但是我手藏一大胸诸葛,只要再来1-2张锦囊就必胜。结果我后面又抓到两个大胸诸葛,只能捧着三个大胸诸葛遗憾败北。输掉一轮的我可以说是背水一战了。第二轮面对一套蓝黑,第一把对面没断杀,我告负。那时我已经陷入了绝境,只要再输一把就会卷铺盖回家。然而我展示了优秀的调整能力,第二把通过斩杀线的精确计算,在第三回合实现了24血的斩杀。第三把我又利用对手卡地,连续借荆州获胜。第三轮面对一位天津选手,对手使用的套牌是蓝绿。打的三局里双方基本发挥了各自卡组的特点,我除了在决胜局中赋力少造了个人,其它也没什么失误,最终我2:1获胜。这样我构筑赛2胜1负,保留了进入八强的希望。


                                            回复
                                            举报|24楼2017-06-07 08:54
                                              第四轮开始现开赛。我开的牌池中等偏上,很炸的牌几乎没有。首先我被拉到焦点桌对阵大胖子。对手卡池没有我开得好,尽管白马义从偷了我一局,但还是无力回天,我波澜不惊的以2:1获胜,报了徐州赛八强被淘汰的仇。这场比赛三局的录像也可以在网上搜到。第五局打杨征岩大师。对手牌池太强,我根本无力抵抗,0:2告负。第六局才是真正的生死较量,我赢了就能进八强,而对手是去年国冠赛上淘汰过我的拍卖师。对手牌池比我略强一些。一上来第一局,对手五回合的毒泉令我毫无办法,我先输一局。危急时刻,我当机立断换势力,将魏吴换为魏蜀。魏蜀有顽石之力和蛮力两个斩杀,还有两个破阵。我计划第二局先手局用一个破阵,依靠强大的斩杀能力先手斩杀;在第三局后手局用两个破阵,争取迅速解掉毒泉。后来的比赛过程和我的预测完全一致。第二局对手尽管又是准时毒泉,但我的德信卫士需要三回合之后才能死,对手疏忽大意没有挡线,被我用顽石之力和蛮力斩杀。第三局对手上来毒泉就被我破阵解掉,纠缠几个回合之后我再次依靠顽石之力斩杀。最后算小分,我惊险的以4胜2负的战绩进入了八强。
                                              再看我们队的其他选手。李楠大师上来就两负遗憾出局。夏尚大师构筑赛中碰到了向辉,向辉在蓝绿中加入的贺齐令其毫无办法。那一轮输给向辉也基本上宣布了夏尚的出局。王益打的很不错,可惜小分低了一些,遗憾排名第九。这样我成了我们战队进入八强的独苗。
                                              虽然我之后再次止步八进四,但是我毕竟在强手如云的专业赛里面进入了八强,还是令人欣慰的。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那场比赛成为了我至今为止参加的最后一场阵面大赛。


                                              回复
                                              举报|25楼2017-06-07 08:55
                                                【第十话:阵面未来的小小展望】
                                                前几天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灵机一动,想出来了一个把阵面题材由三国扩展到之后的五胡十六国的设计方案。其实阵面对决这个游戏本来没有必要把题材局限在三国之内,只需要稍微改动一下势力系统和颜色支持系统,便可以出五胡十六国的人物卡牌。三国的题材毕竟有限,出到第十弹只能靠复刻+虚构人物+边边角角小人物支撑,对我来说也是略感遗憾的。继续思考下去,我还设计了几张五胡十六国时期的人物卡牌。


                                                回复
                                                举报|27楼2017-06-07 09:00
                                                  感谢燃神@绝命终结站FD 的慷慨制图


                                                  回复
                                                  举报|28楼2017-06-07 09:01


                                                    回复
                                                    举报|29楼2017-06-07 09:02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7-06-07 09:02


                                                        回复
                                                        举报|31楼2017-06-07 09:03
                                                          简要说说设计思路:冉闵建立的国家叫魏,这里沿用了原有的势力设计。鲜卑和乌桓同源,皆为东胡种,这里沿用五弹的乌桓设计为蓝色边境。冉闵是个争议极大的人物,有人说他是汉族英雄,也有人说他是屠夫,不管如何,冉闵在历史上通过那个著名的“杀胡令”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冉闵战斗力强大,因此我设计成玉卡身材超标。一技能契合冉闵本身的特点。二技能指的是冉闵和慕容儁的战斗,最初冉闵获得小胜,但是之后慕容儁改变策略,伏击击败冉闵。冉闵溃围而出,朱龙忽然暴毙,导致冉闵被擒,最终不屈被杀。这里设计成冉闵自身重置两次之后武力减小为3,触发朱龙的牺牲效果。之后慕容儁伏击进场,意图拉来冉闵。冉闵不愿投降,再次启动自身的重置能力自杀。整个过程契合历史。史书还记载,冉闵被杀之后,辽东飞蝗千里。慕容儁以为是天谴,安葬冉闵,随后辽东降大雪。因此冉闵的第三个技能赋予了他阵亡之后有个极度严寒的效果,也符合历史。虽然冉闵的能力多,但是没有超模太大,还是一个一般玉卡的水平。上场不解的话两回合能打24,拉血差能力类似于张飞。及时解掉的话下限是找一个【杀胡令】+送一个极度严寒,可以接受。


                                                          回复
                                                          举报|32楼2017-06-07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