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53贴子:3,476
  • 26回复贴,共1

38话 「那只怪物,真的没有獠牙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字数越来越多,身体已然无法承受


回复
1楼2017-06-05 18:5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05 20:09
      高考放假慢慢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5 21:42
        坐等开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08 00:45
          人很少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2 21:46
            最近是有点多,估计还得一两天,拖更抱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13 00:42
              有没有哪位大大能整合一下资源啊,新人入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3 07:40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6-14 12: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7 14:2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6-18 14: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9 18:47
                        等待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20 15: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1 12:1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6-21 18:18
                              前几天陪我母上去医院了
                              翻译进度三分之一,周末完坑,这话拖太久了真的很抱歉


                              回复
                              15楼2017-06-23 10:54
                                没忘记都是没问题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23 22:51
                                  不要在意 有事说一声就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4 01:09
                                    魔王一行人骑着扎伊德事先准备好的马,从内乌斯=高斯公国的东门出发,再次驰走在通往雷缪泽的路上。


                                    由于好好的分配了各自的任务,身上的包袱相应轻便了许多。


                                    马的数量也绰绰有余,因此不需要使用额外的马车来运载货物,一行人的行军速度愈发加快。


                                    对于目前的这般状况,毫无疑问说得上是一帆风顺了吧。


                                    面对如此情形,对在内心中抱持着【某种思虑】的夏羽来说,还是稍感意外的。


                                    「真优秀呢,大家」


                                    嘴上虽然如此诉说着,但内心还是难免惊讶。


                                    并不是惊讶于其他人的优秀,而是,【没有一个人离队】,对大家再度集结起来而感到诧异。


                                    说得再直白点,原先本以为总会有几人会一句离别之词都不说就擅自离去。


                                    但是,他们都回来了。


                                    在全员再度集合的那个时点,能够发觉这个集团之间的羁绊,或多或少的坚固了一点。


                                    因此而感到高兴的夏羽,也对产生如此想法的自己感到诧异。


                                    「——目前的状况暂且可以说是非常完美。过程也朝着期望的结果在逐步前进,以商人的观点来看,和预测的一样没有偏差这点也是很好的状态。......但以个人来说,还是有值得挂念的地方」


                                    夏羽一边如此说道,一边浮现出了商人般的浅淡微笑凝视着前方。


                                    奔驰在集团的最前方的是那位<剑帝>艾露玛。


                                    经过了长途跋涉,大家都发觉了一点,那就是艾露玛的骑乘技能十分优秀。


                                    而且,那像是野兽一般的警觉心,对魔王们来说也起到了莫大的帮助。


                                    因此,在从内乌斯=高斯公国出发组成编队时,艾露玛自然而然就走在了队伍的前方。


                                    但是,对艾露玛的这一行为,夏羽理解到了另一个原因。


                                    ——是在逞强,吗。


                                    从她的背后,散发出了一股沉重的氛围。


                                    当然那是肉眼所无法察觉到的,在队形左右散开之时,偷窥到了艾露玛的侧颜,夏羽从那表情中得知了这一点。


                                    与其他的魔王们相比,艾露玛的神色特显凝重。


                                    虽然可以说那只是为了将注意力保持高度集中,即使如此她的表情依旧太过僵硬了。


                                    ——说不定,因为自己而让大伙儿被姆萨克盯上,对这件事怀有罪恶感吧。


                                    夏羽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这些不得要领的预想。但这也只是自己的猜测罢了,始终不能成为判断依据。


                                    即便如此,反过来试着相信自己的感觉,将这些预感都联系起来的话、


                                    ——或许,艾露玛小姐是想要化身为盾才驱驰在前排而已吧。


                                    这样的预想不禁浮现在了脑海中。


                                    但无论哪个都只是毫无根据的预想罢了。


                                    真是些不符合商人的想法呢,夏羽暗自想着。


                                    「——艾露玛,在焦虑着,吗?」


                                    随即,在夏羽的身旁,犹如细风拂过耳边,某位少女说着如此一番温柔的话语。


                                    「——艾斯大小姐」


                                    「艾斯,就可以了哟?」


                                    从旁看去的夏羽,发现了以抱住玛丽莎背后的姿势骑在马上的艾斯。


                                    由玛丽莎掌握着缰绳,和艾斯一起乘在了同一匹马上。


                                    这样啊,夏羽察觉到发现艾露玛在逞强的并非只有自己一个。艾斯的那番话便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我本人也是想这么称呼的,但前面那位手握缰绳的狂人女仆估计是不会允许的吧。暂且就先如此称呼吧」


                                    「呼呼,这么被称呼的话,稍微感到心跳加速,了呢」


                                    看到展露出惹人怜爱的笑颜的艾斯,夏羽内心不免惊讶。


                                    ——意外的会在意这种事情啊,这位大小姐。


                                    对玛丽莎说着[不许欺负夏羽、哦]这样,或是简洁的说着[不行]这样,又像是在思考着该不该这么说,脸上表现出了[这样的,看上去挺有趣的]如此喜悦的神色这样,可爱的笑着。


                                    ——不如说比起艾露玛小姐来,这位大小姐在精神方面更为坚强吧。


                                    基于在黄金船上的表现,夏羽禁不住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那么,我也,暂时称你为夏羽,好了」


                                    「嗯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这个男人有守财奴这个称呼就够了,而且在称呼艾斯大人的时候应该像我一样在后面加上[大人]两字」


                                    「等等啊,别一边用着这种闪闪发光的眼神一边形成警戒姿态啊。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对我没有好感所以游戏什么的我才不会加入哦」


                                    玛丽莎向夏羽持续从旁射出鄙夷的视线,如此说到。


                                    夏羽无视了她的目光,将话题转到最初的状态。渐渐的已经习惯这种对待方式了啊。


                                    「——那么,关于艾露玛小姐的事......该怎么办呢。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毫无疑问是在焦虑着什么吧,你知道些什么吗」


                                    「这个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呜—......说不定,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其他魔王卷入了与姆萨克的争斗之中,如此后悔着吧。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是[都是因为我的错,才连其他的魔王们都被姆萨克这样的强国所追杀]——这样」


                                    「这是,艾露玛的过度执着而已,不是吗」


                                    「——啊啊,或许,正是如此」


                                    夏羽再次感到惊讶了。一瞬间哑口无言。


                                    毫无疑问,是对这位银色眼瞳的少女所持有的某种可怖的东西感到惊讶。


                                    ——真是一针见血的回答呢。


                                    而且更不用说,这是不顾对方想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对如此直言不讳的人,若是单凭一句[这样是不对的。完全搞错了]去否定,反而感到棘手。


                                    在有着微妙距离感的魔王一行人中,如此直白的说话方式,与其说是一种勇气——不如说是无谋而已。


                                    但是,这位少女毫无犹豫的就作下断言。


                                    如此毫不犹豫的表态,是因为看穿了事实,还是因为少女的那种天真烂漫呢?


                                    ——......


                                    是前者。


                                    坦率地说,并没有什么理由。


                                    自己也感到作为一个商人是完全失格的。


                                    但是,在注意到了艾斯的眼瞳后,单凭直觉就能做出判断了。


                                    向着内心摇摆不定的夏羽,艾斯再次编织着话语。


                                    「因为啊,做出要逃往这边来这一决定的,是我们大家,不是吗?」


                                    「啊啊,就是这样。——不如说,从一开始提出向东方行进的方案的,正是本人哦」


                                    夏羽这样回答道,而在艾斯前面操纵缰绳的玛丽莎毫不留情的说到。


                                    「那么,现在就请负起责任吧。——撒!自己乖乖躺平变成马的样子!像马一样嘶嘶的叫出来吧!」


                                    「如此蛮横的吗!?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啊!刚刚你露出坏笑了吧!?」


                                    「并没有哦。你在说什么呢。真怠惰呢——」


                                    「玛丽莎桑,太过分的话、不能说、哦?」


                                    「了解,艾斯大人,稍微言过其实了」


                                    被艾斯这么一说,玛丽莎立马就低下头道着歉。


                                    因为操纵着马并不能往后方看去,仅仅只是向着前方慢慢垂下头,并且从声音中可以判别出夹带着的几分阴郁。


                                    真是可怕的态度转变啊。


                                    夏羽听着玛丽莎那坦率地道歉。


                                    「呼,复杂!现在的心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了!这究竟是赢还是输啊!啊,大概还是输了吧在这个情况下!」


                                    前后态度的巨大差异,致使思考停滞了。


                                    「哈......总之,若是不处理艾露玛小姐的事的话,看起来好似是要破裂的样子呢。——还有」


                                    「还有?」


                                    夏羽还想说着什么,艾斯扬起了头。


                                    「在我们前方的,走在艾露玛小姐后方的我们的【主人】——梅雷亚=梅亚那个人,似乎也背负着什么」


                                    夏羽注意到了那个和艾露玛完全不同,从背后不断散迸发出紧张感的男子。


                                    不如说,那是渗入了某种杀气一般的氛围,比艾露玛还要棘手呢。


                                    「......我,想作为梅雷亚大人的女仆而做些什么,不过,没有准备就去接触的话我的身体可能会坏掉吧。——啊啊!但是被主人玩坏的女仆听起来也——」


                                    玛丽莎也察觉到了梅雷亚的这一转变。


                                    不仅如此,察觉到了这种情况下所渗露出来的杀气的大部分魔王们,都向着梅雷亚那边投去了视线。


                                    「喂,那边的狂人请停止你的妄想。而且你究竟在自嗨些什么啊」


                                    「梅雷亚君,没问题,吗......?」


                                    眺望着驰于前方的艾露玛,以及她后方的梅雷亚,其他的魔王们保持着复杂的心境。


                                    回复
                                    18楼2017-06-25 13:38
                                      我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5 20:27
                                        ◆◆◆


                                        「......」


                                        梅雷亚渐渐的开始习惯骑马了,意外的并不会感到眩晕了,之后,伸出手思考起了其他的事情。


                                        将手朝向了自己的胸前。


                                        梅雷亚暗自在心中思考着。


                                        ——我知道的。......不,我以为自己是知道的。


                                        自己,并没有【獠牙】这件事。


                                        ——......


                                        击打刺穿的这种感觉,梅雷亚早就清楚了。


                                        击打伤及他人这种事,也并非是第一次了。


                                        曾经和英灵们交手时体验过数次了。


                                        明明是这样、


                                        ——......感觉很讨厌呢。


                                        手中依旧残留着当时的触感。


                                        这是【未曾体验过的感触】。


                                        习惯着习惯着,无法去一一做出感概——殴打他人时的感触。


                                        击打着肉体,骨头随之发出鸣响的那种触觉。


                                        无机质。


                                        明明是明白的,亲手向他人施加物理上的恶意。


                                        但是——不一样。


                                        将自己的手附上杀意,那一瞬间所传达过来的感触——


                                        ——与之前不一样了。


                                        这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感触。


                                        这对梅雷亚来说出奇的难受。


                                        ——感觉很讨厌。


                                        自己所知晓的,突然变成了另外的某种东西,再加上初次体验到了这种感觉,使违和感大大增加了。


                                        以为只是殴打无机质的那种触觉,那是反馈过来的却是夹杂着某种令人讨厌的毛骨悚然的东西。


                                        察觉到了自己在一瞬间触及到了对手的生命。


                                        ——......这样犹豫可不行。


                                        自己是清楚的。


                                        一直都很清楚。


                                        明明这样想着,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在反抗着这种令人作呕的触感。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虽说不是一见而是【一触】,但对自己的冲击是如此可怕。


                                        ——可恶。


                                        明明早就做好了卷入战乱时所应抱有的觉悟。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自己那无忧无虑的前世。


                                        糟糕的根性啊。


                                        这是自己灵魂的本性。


                                        面对的是自己的最初本性。


                                        ——......【但是啊】、


                                        对梅雷亚来说,无论如何都要跨过这道坎。


                                        于是,不及好坏,【无论如何都要解决】如此思考着的梅雷亚,究其原因还是与英灵们的培育有着深深的联系。


                                        ◆◆◆


                                        说不定,被那些生前的【英雄】们所培育的关系,在梅雷亚心中形成了【不杀的英雄】这一过于理想化的憧憬形象。


                                        纵使会被嘲笑说无谋或是鲁莽,梅雷亚依旧会坚持己道。


                                        但是、


                                        梅雷亚是由【英灵】所养育的。


                                        虽然,英灵曾是昔日的英雄,但在弥留之际多数都体会到了人心的黑暗面。


                                        也因为如此,大多数人都保持着依恋或是后悔。


                                        严格的说,那些英灵们并非是生前的那种英雄。


                                        而是抱有着依恋以及后悔而存留在此处的虚幻之景罢了。
                                         
                                        也可以说,只是一部分【片段】而已。


                                        虽说由于他们那强韧的精神力而使他们能够保持住理性,但原本他们也只是和在灵多霍尔姆灵山上蔓延着的灵一样,仅仅是个【被切断的存在】。


                                        由于人们那心灵中的黑暗面而抱有着遗恋和后悔之心的英雄的片段,在成为灵的时候到底再考虑着什么呢。


                                        即便是那位弗朗达=库洛,到最后也容许了时代的黑暗。


                                        故自念叨着【真是天真啊】的弗朗达,至少,如同他的纯白一样,或多或少的容忍了人心的黑暗。


                                        结果,不知他们自己是否有意识到,大部分将理想的英雄作为目标的那些人——


                                        ◆◆◆


                                        都已经放弃了。


                                        ◆◆◆


                                        因此,才会诞生出这里的<梅雷亚=梅亚>。


                                        他们向着自己以外的一个人,寄予了愿望。


                                        虽说身体是由他们的因子所构成的,但心灵却完全是另一个存在。


                                        是仍未决意放弃的存在。


                                        能够证明些许可能性的存在。


                                        即使他们已无能为力,但说不定仍旧看到了一丝希望之光。


                                        希望藉由那个身体中所孕育着的自己的因子,踏上昔日的期望之地。如此考虑着。


                                        虽然很自私,但谁都无法否认这一点。


                                        这般,诞生出了梅雷亚这一存在。


                                        结果上来说,他们也并没有放弃。


                                        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也还是注意到了途中所产生的某种【异变】。


                                        ◆◆◆


                                        因为自己的培养,反而让梅雷亚开始接受起了这个时代的黑暗,以及人类的黑暗。


                                        ◆◆◆


                                        初次来到这个世界,被单方面的灌输着类似这种的话语,不知何时便理所当然的认为【啊啊,这就是那样的世界啊】。


                                        即使梅雷亚在最初便有了一定的精神意识,但对于这个世界知识的理解程度仍旧如同新生儿一般。


                                        并且,梅雷亚一次都没有去过下界,这又助长了此番倾向。


                                        等到注意到的时候,大伙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像是将一切都放弃一般自然吐着气。


                                        叹息、安心、悲伤、理解,包含着众多感情的吐息声。


                                        这样看的话,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这一切的自己们,理解了到最后也只有成为【英灵】这一条路而已。


                                        因此,最终,他们停止了将梅雷亚塑造成【理想的英雄们的集合体】。


                                        仅仅说了一句「随你喜欢的活着」。


                                        这也是他们本心。


                                        那个瞬间,他们内心中的遗恋和后悔都消散了。


                                        这究竟是因为他们放弃了,还是从中又看到了另外的希望之路,他们自己也无从知晓。
                                         
                                        只是,为了让梅雷亚尽快适应【这种时代】而培育起来的价值观,毫无疑问是那些作为【父母】的英灵们的功劳。


                                        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早,梅雷亚迅速的开始适应起了这个时代。


                                        这究竟是好是坏,目前谁都不能作定论。
                                         


                                        ◆◆◆




                                        骑在不断颠簸的马上,梅雷亚坚定了自己的意志。


                                        ——若不让【獠牙】锋利起来的话。


                                        对梅雷亚来说,充斥着杀意的獠牙是不可或缺的。


                                        等到出现了不能手下留情的对手的话,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


                                        ——下一次,绝不会手软。


                                        ◆◆◆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就晚了,如此劝说着自己。


                                        预测、实感、反省。


                                        其中最让人在意的便是在经过那个灵山山顶的时候。


                                        ——你的运气真是不错。


                                        做出如此反省的原因,还是由于【并没有失去谁】。
                                         
                                        若对手再稍微强一点的话,说不定便会失去谁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这种好运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想要成为魔王们的英雄,做出如此决定的到底是谁。


                                        梅雷亚骑在马背上,独自一人磨起了【獠牙】。


                                        即使还未长成,但到了下次需要这牙的时候,像上次那样慌慌张张的行动并没有什么意义。


                                        因此,梅雷亚继续暗自磨着獠牙。
                                         
                                        机会只有现在。


                                        为了跨越这异常艰难的【最初一步】,全心全意的磨练着。


                                        萨利亚斯所评价的【煤油獠牙的怪物】,用来形容目前的梅雷亚十分贴切。


                                        但是,


                                        对这头怪物在之后的战场中能保持现在这番模样的事,谁都无法做出保证。


                                        这接下去的战斗中,究竟会像萨利亚斯所预测的那样,又或者是梅雷亚能够超越自己,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了旋转。


                                         ―――
                                         ――
                                         ―


                                        收起回复
                                        20楼2017-06-27 22:37
                                          因为目前已经临近工作,貌似个人时间也变得越来越少了,翻译工作估计得搁置一段时间了
                                          如果有其他翻译君来接手的话非常欢迎
                                          等稍微安定下来的时候还是会回来开几个坑的
                                          各位有缘再见~


                                          回复
                                          21楼2017-06-27 22:42
                                            感謝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28 04:32
                                              来一瓶肾宝补一补吧,其实不必这么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01 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