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吉宗吧 关注:0贴子:9
  • 2回复贴,共1

幕府大将军:右大臣吉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一朝天子一朝臣
  不论吉宗穿上新朝服时的心情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正在酝酿着一场变革。
  吉宗上任伊始便表现出不同于先代的风范。正式入主江户城那天,在幕臣们的迎接仪式上,他穿得很朴素,令那些衣着华丽的官员们深感惭愧。
  因为是以旁支身份继任的将军,而幕府的旗本们大多为前朝遗臣,搞不好吉宗就要大权旁落。他首先做的,便是清除前朝势力。他罢免了侧用人间部诠房并不再设侧用人,任命水野忠之担任老中;同时罢免新井白石的顾问职务,代之以另一位大儒,跟白石同门但忠于吉宗的室鸠巢[注4]。此外他还启用了大冈忠相。
  新井白石是一位颇有影响力的老臣。他是一位儒学家、历史学家,在家宣时代被启用。他虽然没有成为地位最高的幕臣,却有不少提议被家宣采纳,因而很有威望。和吉宗一样,他也清楚幕府面临的问题很严峻,一直致力于革除弊政。但是吉宗认为白石是一个前朝的重臣,而且他很怀疑儒者们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加上吉宗本人很讨厌繁文缛节,白石却一切从“礼教”出发,这些因素都使得吉宗下决心把白石撤换掉,并废除了大多数白石向家宣提出的所谓改革方案。不过吉宗赞同白石的经济政策,保留了下来。
  这个人事变动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尤其在老臣们当中。就连认为吉宗是靠着她才当上将军的天英院,都写信向她的父亲,与白石交好的关白近卫基熙,说了一堆批评吉宗的话,有些东西甚至是无中生有。这使得关白也倾向于同情白石,认为吉宗错误很多。
  不过这些流言蜚语没有动摇吉宗改革的决心。他开始着手解决幕府的财政问题,划时代的“享保改革”拉开序幕了。


回复
1楼2017-06-05 09:09
    2.“炎之奉行”大冈忠相
      说到享保时代,不能不提大冈荣五郎忠相。他是伴随着吉宗新政留名青史的一代贤臣。忠相正直清廉,而且办事认真公道,留下了很多断案传奇,整个就是一日本版的包青天。因其官位是从五位下越前守,人们惯称他大冈越前。他原本是伊势、志摩的山田奉行,负责伊势、志摩的司法和治安,还有伊势神宫的管理。在吉宗还是藩主的时候,有一次伊势与纪伊的居民因为地界发生了纠纷,按照当时的人情世故,纪州是亲藩,而且还是御三家之一,谁敢得罪他们地盘上的人呢?然而忠相秉公执法,判定伊势人胜诉。同样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作为纪州藩主的吉宗并没有记恨这个不讨好他们纪州人的忠相,相反,他很欣赏忠相的为人。这件事在后世被人们传为佳话。吉宗当上将军后便任命忠相为普请奉行,后来又升为江户町奉行[注5]。这是一个集江户的市长、警察局长和法官于一身的职务。就这样,忠相成为了吉宗的左膀右臂,为贯彻执行吉宗的改革政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吉宗时代也正因为像忠相这样的贤臣得到重用而在历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笔。


    回复
    2楼2017-06-05 09:10
      3.享保改革
        吉宗改革的第一步是精简机构。为了削减旗本的数量,他废除了旗本的官位和俸禄的世袭制。同时他也裁减了不少御家人。他这么做不仅仅是出于财政上的考虑。他也是在趁机加强自己的权威。为此他提拔了一批在纪伊时就跟随他的家臣。但是他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特殊照顾。
        吉宗一直认为,曾祖父家康时的幕府是最自律、最高效的。勇猛顽强的三河武士们在战场上锻炼出了高度的组织性和纪律性,现在这些靠祖辈的功绩得以腰插两把刀到处炫耀的官僚们是不能与之相比的。现在的江户幕府,从江户到各藩,武备松懈,机构臃肿膨胀,官绅勾结。针对这种状况,吉宗恢复了纲吉时代禁止的鹰狩(这当中当然有其个人喜好),并加强了幕府军队训练的强度,在关东平原和富士山区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和以军事训练为目的的狩猎。此外,他还增加了日本沿海地区的守备以强化锁国。他以为幕府本来就应该像个武人的政权,切合实际,办事果断迅速,就像当年家康时那样。于是乎,“诸事权现样御定之通”成了他的口头禅,意为“一切照权现(家康)时的法子办”。吉宗并非不信奉儒教,他结交和重用的儒者也不少。只是他试图从过去几代由侧用人(往往是有一群儒者作智囊)掌权的统治方式恢复到江户初期将军本人独揽大权的体制。
        在民政方面,吉宗对当年江户的大火灾仍然记忆犹新,于是1720年他建立了47人的江户町火消组,由江户町奉行大冈忠相指挥,这是日本最早的直属于政府的专业消防队。在吉宗以前,百姓和下级武士直接向将军、大老或老中等幕府高官提出请求均是重罪。特别是拦轿喊冤那种事儿,可能会被以犯上论处。这个制度的制订本是为了防止有人行贿高官。而且当时的统治者甚至认为政策本来就不是基于公众而制定的。然而即使在这种极端的制度下,也会有不堪忍受苛政、无处申冤的老百姓冒死告状请愿。享保三年的新年,吉宗从上野的神社祭祖归来。路上有一个町民冲破侍卫的阻拦,要向吉宗递交诉状。这个人当然被当场拿下。但在此人即将被押走法办时,吉宗制止了侍卫们,并说以后遇到这类事情不要逮捕请愿人,还要把他们的状纸转给管事的官员。这件事情虽然看似平凡,却表明吉宗领导下的幕府改变了原有的治世理念。之后,幕府在1719年宣布,所有来自下层的提议和请求都会被考虑和调查;即使是证据不足的指控,投诉者也不会受惩罚。后来,为了广泛听取民意,让人们揭发贪官污吏,1721年吉宗在江户评定所前放置“目安箱”专供百姓投书。他本人亲自拆阅这些信函,并让大冈忠相去调查人们反映的事情。到了1727年,在京都和大坂也放置了目安箱
        吉宗并不满足于仅仅由幕府自身进行改革。1721和22年间,连年灾害导致歉收,不但国库的收入降到了最低点,连旗本的俸禄都发不出了。为此幕府发布“上げ米の制”,规定各藩上交的年贡为每一万石中交给幕府一百石;同时大名们“参勤交代”的时间缩短一半,这样就减少了大名们在江户的开销。此外,财务上吉宗废除了老中轮值制度,改由设立勘定方专门负责财政,由水野忠之领导。这一来幕府一年总共收到175万石米,首先解决了旗本和御家人的俸禄问题。但是这个制度大大加重了赋税,在财政状况好转后,于1730年被废止。同时幕府发布的还有要求幕臣们节省各类开支的“俭约令”。后来,俭约令的对象扩大到各大名,甚至对个人的生活消费,如婚礼上用几顶轿子这种事都进行了要求。不过,要指出的是,其实俭约令在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并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吉宗在位期间曾多次重申。


      回复
      3楼2017-06-05 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