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吉宗吧 关注:0贴子:9
  • 0回复贴,共1

纪伊藩主:左近卫权中将吉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德川家的悲
18世纪初的德川家族不知什么原因,居然家中连续有几个大人物挂掉了。先是在1704年(宝永元年)赖方的长嫂,将军的女儿鹤姬去世了。第二年五月,鹤姬之夫,长兄纲教也随之而去。次兄赖职接任和歌山第四代藩主。同年八月,父亲光贞大概是受不住儿媳和长子去世的打击,也逝世了,享年80岁。可是没想到一个月后,才刚当上家督没几天的次兄赖职也死了。纲教和赖职都没有子息。就这样,藩主的继承人,只剩下本来无论排行和出身都轮不到的赖方。
2.平民藩主

  1705年11月12日(宝永二年十月六日),21岁的松平赖方成为纪伊德川家督,并得到将军纲吉赐偏讳,改名德川吉宗。次年1月(宝永二年十二月),吉宗正式成为领有五十五万五千石的和歌山藩第五代藩主。同年,吉宗迎娶伏见宫贞致亲王的女儿真宫理子。
成年的吉宗长得皮肤黝黑,强壮有力,身材高大,六尺有余(约1米80)。相传他曾经亲手降伏一头野猪,还有一次为追逐一只鹤一口气跑出2千米。健康的体魄是他的特征,也是他的资本。他总是勤于政事,却也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好像从不疲倦似的。但他绝非只是空有一身力气,和祖父赖宣、父亲光贞和兄长一样,他也爱好诗歌、围棋和艺术。
然而先代们交给吉宗的却是一块烂摊子。先不用说纪伊藩早在赖宣时就向国库借的债仍没还清,历代招待将军和京都的公卿们所花费的公款,加上一场严重火灾后的重建费用,纪藩已经是负债累累了。不巧在1707年南部海岸又连续发生海啸,淹没了农庄。这些天灾人祸都考验着年轻的吉宗。
但是他却处理得很好,在以民风强悍著称的纪州,灾害没有并引发大的动荡。首先他一开始就表现出对民众的关心。也许是母亲出自农家的缘故吧,他时常下到町间村头探访百姓,有时甚至故意甩开家臣,自己去和百姓打交道。无论是带着家臣还是自己一个人下去视察,他都穿得和平民无异。在纪伊流传着不少像这样的故事:即使是夫妻吵架,或农民挑粪施肥时,吉宗都可能冷不丁从旁边冒出来,高兴时还断一断别人的家务事。
为了节省开销,他带头过着俭朴的生活。平日里他只穿普通的棉布衣服;每天只有两顿饭,以糙米和青菜为主,并坚持每餐三菜一汤。这个用餐习惯一直到他当将军了还是如此。
除了缩减开支,他还积极修水利改善农田。吉宗当藩主时纪伊有两项有名的水利工程,一个是在1707年(宝永四年)大畑才藏修筑小井田堰,另一个是1710年(宝永七年)井泽弥惣兵卫建造水库“龟池”。这些水利设施直到现在都还在使用。
  吉宗和前代的藩主们一样,都很注重在领地内鼓励研究学问。1713年(正德三年),和歌山城下的凑寄合桥设置了讲释所,知名的儒者们被邀请来讲学。吉宗自己也积极地学习农业和天候方面的知识,以针对各类气候变化来调整政策。
  就这样,吉宗渐渐地赢得了纪伊百姓们的信任,财政状况也有了明显的好转,他因此扬名日本各藩。
从纪伊到江户
世纪初德川家的白事还没做完。吉宗掌管纪伊后四年,将军纲吉没。纲吉一生功过参半。前半生他积极普及教育,鼓励研究学问,也还能发现并善用人材;然而此人知道把钱花在内政上,却也好享乐,挥霍无度,又把钱大把大把地捐给寺院,还靠滥发钱币、改变币值来“解决”物价问题,结果国库被他搞得赤字满帐。晚年,他还出了个“生类怜悯令”,严令禁止杀生,尤其是对狗;无论大名或草民,违者最高被判处死刑。结果国内产业不平衡,据说江户街头还恶狗当道。宝永四年,沉默已久的富士山喷发,人们暗地里传说是纲吉搞得天怒神怨。纲吉无嗣,收侄子甲府藩主家宣为义子,并立为继承人[注2]。临死前,他还叮嘱继任的六代将军家宣一定要把“生类怜悯令”坚持到底。
谁知家宣一上台就听取他的顾问,著名政治家新井白石的建议,把“生类怜悯令”废除了,还开始革除其他的弊政。次年,吉宗正室真宫理子不幸流产而死。而第三年家宣也一命呜呼了,由4岁的独子家继接任,是为七代将军。但是这个家继也是身体很弱。8岁那年四月的一个晚上他突然发病,将不久于人世。至此,德川宗家的血脉就要断绝,征夷大将军的位子只能由御三家的人来承传了。
在家继奄奄一息的时候,德川家族的重要成员和幕府重臣们赶紧召开会议讨论将军的继承问题。会议上,德川家分成了两派。以家继的生母月光院为代表的一派,主张按照宗法,由御三家笔头、尾张德川家的藩主继友担任将军;家宣的正室天英院为首的一派则推举他们认为是最有才干的吉宗出任将军。
  这两个妇人的恩怨由来已久。天英院,本名近卫熙子,是关白近卫基熙的女儿,还有天皇的血统。正因为有着所谓的高贵出身,在很多人笔下她都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本来她也生有一子,如果没出什么差错的话,她的儿子才应该是将军。可没想到她唯一的儿子夭折了,不久家宣也去世。家宣的后代只剩下了月光院的儿子。月光院本名胜田辉子,出身于没落藩士家庭(一说为医生),比起天英院自然身份卑微。但她貌美而有文才,因此很得家宣宠爱。有人将两人的矛盾归结于天英院的忌妒心。加之月光院的儿子后来成了将军,老早就积攒在天英院心中的怨恨便彻底爆发了。
  那是在家继还是将军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叫绘岛的后宫总管女官出宫办事,回来时宫廷侍卫们却不让通行。本来,按绘岛的身份,这些侍卫是不能怠慢的。谁知侍卫们竟还将绘岛及其随行众女官逮捕。官员以擅自出宫、与外人通奸的罪名处置绘岛,并有多人受牵连。人们普遍认为这都是天英院一手策划的。因为月光院作为将军之母统领众女官,天英院无法对月光院下手,便从绘岛开始削弱月光院的影响。绘岛原本“罪当诛”,但是在月光院的努力下改为流放信州高远。后来家继病死,两贵妇为下一任将军又开始了新的争斗。吉宗就是这样卷入江户的宫闱之争的。
  后世也有人站在天英院的立场,认为天英院并非纯粹是个忌妒心强的**,事实上她是个虔诚的日莲宗佛教徒,也是个有才能的人。当年家宣在世的时候,就是天英院劝说家宣废除了不少纲吉留下的恶政。因此她在德川家甚至是幕府中是很有威望的。何况她当时已经是五十多岁了的人了,而月光院只有三十出头(与吉宗年龄相仿),无论是势力还是经验,前者都更有优势。也许可以说正因为天英院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更大;另外,也是由于吉宗被认为辈分和血缘更接近家康,最终支持吉宗者占了上风。尾张派和纪伊派,抑或说是月光院派和天英院派的争夺战,由吉宗被推举为下任将军而告一段落。
  有人说吉宗是两人矛盾的利用者,有人说他是参与者。总之,吉宗绝对是受益者。家继于正德六年四月三十**去。但是吉宗曾经三次拒绝担任将军,直到八月十三日,他才正式就任,同年改元享保。至于月光院,她从此隐居在寺庙里。隐居的生活渐渐磨灭了她的野心,她于吉宗逝后一年没殁。绘岛事件所涉人员后来都被吉宗大赦。绘岛本人没有改变被流放的命运,不过吉宗也给予了生活上的关照。吉宗离开纪州后,纪伊藩主由纪伊德川家的旁支、原伊予西条藩主松平赖致(后改名德川宗直)接任。
  不知吉宗第一次被人称作“公方”的那一刻,他感到的是喜还是忧。等待着他的,将是更加复杂的政治斗争,以及更加繁重的政务。


回复
1楼2017-06-05 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