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h吧 关注:107,723贴子:1,128,316

【原创】06-04|《阴阳先生》国师瓶×天赋异禀小道士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有独钟/甜苏宠/国师瓶×天赋异禀小道邪/强强/暗恋/师兄弟/这个古风并不唯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标签

文案:吴邪天生拥有阴阳眼本应师出名门,做个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道长,却不想师门早已有了个这样的师兄,无法,只能学习古董鉴定。虽说这一行听起来好像比刚才那个降了个档次,但好歹师成有派头,吃喝用度不愁啊……可不想被个胖子抢了先,师门这几门手艺都有了后人,吴邪可怎么办呢?
只好做个什么都学但什么都学不深的小师弟了,十年之后,师兄和师姐都名扬天下。吴邪也看着师兄师姐的光,做了个半吊子的小道士。安安稳稳忽悠人,闲闲散散的过他的日子。可是为什么那个死胖子要把店开在他旁边啊!跟神仙似的大师兄要来他的店里打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04 19:16
    食用须知:
    1.可以叫妾身咩咩哦o(≧口≦)o
    2.此文全程甜,无虐
    3.妾身高中狗不定时更QAQQ但是尽量周更,寒暑假日更
    4.如果有不好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妾身QAQQ接受任何反驳
    5.可能会出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04 19:18
      需要艾特的小伙伴请在此楼下举起你们的爪爪(๑• . •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4 19:19
        你在给你暖贴,我就说你这篇也要在豆腐上面更新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6-04 19:51
          第一章
          八月的杭州,闷热的仿佛一丝清凉也挤不出来。唯有西湖边的人家才能分的一缕凉爽。吴邪整个人几乎倒在贵妃椅上,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羽毛扇子,看着窗外。窗外是一处修建的较为精致的花园,小桥流水,凉亭雕梁皆不足为奇,只是那一池盛开的荷花夺目的很。
           
          更为夺目的是,有一红衣美人正在这荷池上翩翩起舞。踏荷叶为台,一回首,一抬眸,便是叫娇嫩的荷花也骤然失去了颜色。她梳着精致的发髻,只是无一装饰,大红喜服上的图案皆由金丝玉矶制成。她身上的玉佩玉矶随着舞蹈相互碰撞,清脆入耳。嫁衣美人,绿叶荷花,玉矶相撞,何等的绝世美景。
           
          ……
           
          个鬼啦!!吴邪挑了挑眉。这美人的荷上之舞,只有他能看见。这女鬼是他今天早上在园中发现的,面容清晰娇美,神色平和,并不是个厉鬼。
           
          吴邪也就任她而去,想她不多时就会离开。但现在已是晌午,她依旧在不停的舞蹈,这才吸引了吴邪的注意和兴趣。
           
          这红衣女鬼穿一身大红嫁衣,衣料做工皆非凡品,却略显凌乱。雪白的脖颈间有一条青紫的勒痕,可能是上吊自缢或者被人勒死的,但看她神态安宁,应该是心甘情愿自缢而死。一般道行不高的小鬼找他无非是为了还愿,办事。像她这样开始自己的表演的,还是头一遭。
           
          “老板,你看什么呢??”王盟走了进来,就看到自家老板一脸专注的盯着窗外看。
           
          “没什么。”吴邪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上次那个说要收水鬼的,又来了。”王盟一边给精致的琉璃瓶擦着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道。
           
          “不见。”吴邪阖上了眸子,道。轻轻端起了茶盏,吹了吹已经凉下来的茶。
           
          “可是那位主顾说只要您肯见他他就立马送上十两黄金。”王盟继续擦着。
           
          “什么??!!”吴邪差点把手里的茶给抛了出去,窗外的红衣女鬼停了舞蹈,笑吟吟的看着他。
           
          吴邪被这位大美人笑的有些发冷,放下了茶盏,心里打起了算盘。
           
          既然这位客人说了见一面就十两黄金,那见见也无妨。如果这是个诚信的主顾,真的给了十两黄金,倒也拿个护身符骗骗他也就罢了。如果他只是说说而已,那么吴邪也说说而已好了,反正嘴皮子功夫是吴邪从师门中学的不错的一门。
           
          “咳咳,让他进来。”吴邪仍旧懒懒的歪在贵妃椅上,又阖上了眸子。先把派头做足了,免得人家觉得他牌不够大。
           
          王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琉璃瓶,转身脚步轻快的叫客人去了。不多时,王盟身后便跟了个贼眉鼠眼、身材发福的中年人。此人一身华贵的锦缎制成的青色长衫,款式十分新颖、微淡的浅青色使之看起来添了几分清新。
           
          只是衣料上多余的耀眼宝石让这身衣服多了几分俗气,最重要的是,这身衣服穿在了一个长得不好看的人身上。
           
          吴邪默默的观察着,得出了一个结果——‘除了有钱之外什么也没有’。
           
          那人随着店小二慢慢地进入店内,这才看见了自己求了好几天也没法见到一面的吴老板。他本以为是怎样精明人物,却不想看到一个清隽空灵的少年。懒懒的歪在贵妃椅上,手臂撑在椅上托着腮,气质慵懒的如猫儿般幽雅又高贵。一双澄澈至极的眸子水光涟涟,似繁星,似灵泉,似琉璃,又似上空。总之,再美好的词汇用来形容这双眼睛也不为过。
           
          那人只盯了一会,便觉深陷其中,再难拔出。


          收起回复
          5楼2017-06-04 20:10
            吴邪知道自己在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自己,但是这时间是不是有点长啊……他维持这个姿势有点腰疼了。
             
            “见我也见了,不知您的诚意呢??”吴邪慢慢地支起上身,在贵妃椅上端正好。
             
            “哦哦,我明白的,我明白的。”那人见状,立即冲身后随来的侍从挥挥手,便有一人抱着一个盒子上来了。一打开,金灿灿的好不耀眼,正是十两黄金。
             
            “您实在是太客气了,王盟,收下。”吴邪轻轻笑了,气质温润而又无害。
             
            “稍等一下!”那人阻拦道。
             
            恩??这有什么可等的??你是想多看我几眼赚回本?吴邪默默想着。
             
            “我希望吴老板听完我的情况再收下这十两黄金。”那人道,神色中带着一丝奸商得逞的味道。
             
            然后听你说完又要我答应了才能收??我答应了又说事成之后才能收??我吴邪是那么不守信用的人吗,说好了看一眼就是看一眼,绝不改变。吴邪心里已经无数个白眼翻过去了,但面上仍然保持着温柔的笑意。
             
            “再加五两黄金。”
             
            “真是拿您没有办法呢~”吴邪一合在手里把玩的纸扇,笑道。
             
            “您的情况我知道,您说您做生意的海湾出现了水鬼?”
             
            “没错。一开始只是出来捣乱,并没有做出什么大的举动来。但是最近几天,频频有年轻男子和幼年孩童被这水鬼拉下水,被拉下水的人就再没出现过了。”那人焦急道。
             
            吴邪一听,两道好看的眉立马皱了起来。不仅拉成年男子,还拉幼小的孩童??怕是个尚未生产便溺水而亡又遭丈夫遗弃的孕妇,这类水鬼最是难缠。
             
            水本就是阴寒之物,在水中凝结怨气,现在又吃了这么多人的水鬼,更是难以对付。
             
            吴邪一向讨厌应付这种水中之物,当下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吴老板,你可是当今国师的小师弟,若连这点麻烦都解决不了,如何坐得住九门那些神奇人物的师弟一职?”那人脸上的笑容还是维持着,却带了几分嘲讽的味道。
             
            吴邪平生最恨有人提起他配不上与师门的师兄姐站在一起,当下眉头便皱得更紧,但笑容却也不变。这水鬼,他是万万不会去解决的。
             
            “你这问题太大,只怕只有我大师兄能解决了。我学艺不精,惭愧惭愧。”
             
            “那不知吴老板是否请的动您那位大师兄??”
             
            吴邪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我请不请得动??恐怕现在天子都不太请得动!
             
            谁知他还没说话,那人又一句话过来了。
             
            “如果请不动,那便可见吴老板在您的大师兄心中。哟哟,这分量……”那人笑了起来。
             
            吴邪平生第二恨就是别人说他在师兄师姐眼里没有分量,当即也不维持着温润的笑容,冷笑道。
             
            “现在我大师兄可是国师,那都是替皇上办事的。他要真肯来我这小店,我就答应帮你除了那水鬼。”
             
            话音刚落,便听到王盟兴高采烈的声音。
             
            “老板,有贵客到了!”


            收起回复
            6楼2017-06-04 20:1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04 20:35
                写的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04 20:35
                  来了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04 23:39
                    啧啧啧,大师兄是不是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04 23:49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6-05 02:16
                        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05 09: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05 19:25
                            大大爱你,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5 19:25
                              第二章
                              吴邪心中腾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那个紧随王盟进来的不是他大师兄张起灵又是谁??!!
                               
                              那顾客只听得店小二说‘有贵客’,心下正好奇。要知道他为了见吴邪一面可是花了十两金子,不知是什么样的贵客竟能直接被领了进来。只见迎面走过来一位白衣仙师,尚未开口便能感觉得到那人浑身上下淡漠疏离,一双黑眸中透露出非凡的空灵气息。
                               
                              好似这人本就不应在世间停留哪怕那么一刻,他本应变作天上的神灵冷漠的注视着人间丑陋的百态,他周身宛如神祇般的气质使人畏惧而又惊颤。
                               
                              吴邪自从张起灵进屋的那一刻便有些坐立不安,你要是问吴邪,师门的师兄师姐中最怕的是谁,他会毫不怀疑的告诉你是张起灵。
                               
                              这应该是九门中所有弟子心中一致的答案,因为张起灵在他们心中的高岭之花。就算你的名气再大,只要在他面前也显得你那么的渺小不堪。
                               
                              然而吴邪怕他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师门学习的时候,吴邪常因为没有事情干而四处寻找乐子。比如拔师姐两株草药熬汤啊,偷偷捉一只师兄的奇珍异禽来吃啊……师父常年闭关修炼也没有办法管他,他乐得自在。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每次干坏事都能被这位大师兄捉住。被带到大师兄的院子里,别的师兄师姐大气也不敢出,唯一能说得上话的王师兄却像看好戏般看着吴邪。
                               
                              但奇怪的是,这位大师兄每次都是让他坐在那里,然后开始做自己的事,比如说练字、绘画、看书,期间什么话也不说。如此这般过一两个时辰,才放吴邪离开。
                               
                              这段时间内吴邪也只是乖巧的坐在那里,同样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盯着大师兄认真的样子观察着。但这样相对无言的几个时辰却变成了吴邪最怕的一件事情,他一直觉得这是大师兄在教训他,采用了一种冷漠的方式。
                               
                              明明师姐也有拿自己的草药炖汤!!师兄也有拿自己养的异禽烧烤!!大师兄为什么不去抓他们……
                               
                              但更令吴邪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在每月一次的九门会谈中,吴邪每一次抬头,都会发现大师兄在盯着他!难道他犯的事情已经太多多到大师兄怀疑他在九门会谈中捣乱??
                               
                              于是吴邪就在张起灵的关爱下生活了十年,导致只要一有人提到张起灵三个字他都会抖三抖。
                               
                              “国,国师大人??”那顾客在看到张起灵佩戴的玉佩后,脸色迅速涨红,神情激动。
                               
                              “想不到真的是国师大人驾到,小的真是失敬,失敬。”那人谄媚的笑着,眉宇间大概写满了‘狗腿’二字。
                               
                              “这是小人的一点敬意,不成气候不成气候。”那人随手把要给吴邪的黄金接了过来,满脸笑容的捧到了张起灵的面前。
                               
                              吴邪撇了撇嘴,暗道,这脸上褶子都能裱上让人看看多么灵活的雕刻。
                               
                              “只是不知小人有一事相求国师大人……”那人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张起灵的一双黑眸根本就没有看着他。
                               
                              只见张起灵仿佛没有看见这位顾客一般的径直走到吴邪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揉了揉吴邪的头,开口
                               
                              “好久不见。”
                               
                              吴邪顿时面上一热,心中回荡着一句话。
                               
                              ‘师兄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啊……’


                              收起回复
                              15楼2017-06-05 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