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言by来自远方吧 关注:10,399贴子:118,657

关于谨言少帅的一些小肉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向少帅请教书法时】
“咚咚咚”李谨言规矩地敲了三下书房的门,不出意外地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进来”
李谨言走到桌边,含笑看着对面的男人,他拿着文件的样子都这么迷人。
“少帅,在忙?”
“还好,怎么?”
李谨言拍拍手,几个丫头手捧笔墨纸砚依次而入,办公桌上的文件被小心地李谨言放到一边,雪白的宣纸铺开,墨已研好,李谨言将笔递给楼逍:“少帅,我的柳体实在是不够看,特来请教。”
楼逍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外祖父的意思?”
李谨言尴尬地笑笑,点点头,果然不能和楼少帅耍心眼。。。
楼逍没有说话,大手握住李谨言的手让他执笔,自己靠在李谨言身后,手上用力,笔尖落在纸上,轻轻划过,留下一条条墨迹。楼逍的柳体果真极好,一笔一划回转间带着锋芒,李谨言看着那些字,感受到楼逍手心的热度,一个没抵抗住,耳根再一次泛红。
楼逍仿佛没觉出李谨言的脸红,只是继续带着他写,直到一张纸写完,放下笔,收起宣纸,身体稍稍松开,李谨言刚刚呼出一口气,下一刻,整个人被翻了个身,一副害羞的样子被楼逍尽收眼底。
李三少这时又看到楼逍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想要解释几句,张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可李三少警觉意识太差,在他张嘴的那一刻,对面那头蓄势待发的老虎已经抓准时机狠狠堵住了他的唇。
李三少慌了,意识尚存,现在白老和其他人可都还在呢,楼老虎这么折腾他,被看出端倪总归不好。于是推推楼逍:“少帅,家里…唔…”
看着这样的李三少,楼逍一不做二不休,慢慢探入他里衣的手更加肆意,扯开长衫的盘扣,直接将人按在桌子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01 12:59
    不好意思各位宝宝,楼主高中狗每天特别忙,不定时更,放心,一定不会少了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01 13:22
      “少帅”在唇瓣厮磨间,李谨言出声抗拒,但怎么听怎么在其中带着一丝压抑的喘,息。
      “谨言。”楼逍轻吻着李谨言的锁骨,炙烈的温度,让李谨言微微窒息,声音难得地带上了一抹沙哑,“清行。”
      好吧,李谨言不争气地,屈服了。
      一把扯开楼逍的军装领口,搂住他的脖子,堵住他的唇。
      楼逍解开李谨言的长衫,褪去了他的里衣,解开武装带,随手扔在地上。他也顾及着白老的面子,不会真的让李谨言难堪,忍着没有撕碎长衫,不过,这可并不代表他会手下留情。
      金属卡扣砸在地上,一声钝响,李谨言一个激灵,睁开眼,可看着眼前的楼逍却愈发兴奋,衣衫既褪,也没必要矫情,他将腿环在楼逍腰间,主动索取。
      滔天的热浪再次席卷了两人,这一刻,他只有他,他们要在一起。
      终于理智回笼,身上的人将头埋在他的颈项,温热的呼吸让他一阵阵战栗。汗湿的肌肤相贴,李谨言搂住楼逍的脖子,吻了一下他的唇角:“少帅。”
      “恩?”
      “我们还要习字。”
      “……”
      李三少的脑回路永远这么神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1 23:28
        well,楼主这次没有把肉做香,不过将来的某一天,一定会补上的●▽●我保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02 00:08
          好气哦,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03 23:46
            【大连,洗,澡时】
            喝了几杯就醉得不成样子的李三少被楼逍抱着一路走到浴室,李三少呵呵傻笑,楼少帅满脸黑线。
            到了浴室,楼少帅把人放下,看着浴,缸里的水,一颗一颗解,着军装纽扣。一旁的李三少仍咧嘴傻笑中。
            满眼匍匐的水汽,李谨言醉,意朦胧,面前的男人已经开始解,衬衣的领扣,漆黑的眸子,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嘴唇,解开领口的手指,有力的腰身。。。李三少再一次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楼少帅转过身,走到他面前:“一起?”
            李三少想起似乎这话是他先说的,也趁着醉意,点了点头,似乎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他也仅停留在点点头的动作后再无下文,继续露出一口白牙看着楼少帅发笑,手垂在腰间,迟迟未解,开长衫。
            楼少帅确定,眼前这个,依然是个醉,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03 23:46
              各位可爱的宝宝,大家一起暖个贴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03 23: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04 07:44
                  于是楼少帅继续解衬衫,脱 掉,扔在一边,转过身帮李谨言解长衫。
                  楼逍的动作故意放得很慢,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的人儿,手指划过他的胸 前,隔着里衣感受着来自那人肌肤的温热。
                  李谨言耳根泛红,他希望楼逍的动作快一点,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他的长衫终于被褪 下。指腹轻轻擦过那只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李谨言宠溺地笑着,没有丝毫要阻止他的意思,对面的男人精 赤着上身,肌肉的完美弧度让他着迷,他倚在楼逍的肩头,蹭蹭,任由他脱,掉自己的里衣,自己的一切在他面前展 ,露无余。不由自主的喘息,他的手竟然也渐渐下滑,穿过他的肩膀,脊背 ,腰间,划到武装带的位置,解开。金属卡扣再一次撞击地面,这一刻,李谨言环住楼逍,仰起头,堵住他的唇,探舌,用力吻着他,身体不安地扭,动着。
                  楼逍按住李谨言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突然松开,一把将他按在浴缸的边上,身下的人被迫扶住浴缸边缘,弯着腰。
                  炙热猛地袭来,李谨言措手不及,一声呻。吟应声而至,这更加取悦了楼逍,接着,一阵更加猛烈的冲击袭来。
                  从尾椎处传来阵阵刺痛感,他却愈加兴奋,呻。吟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喘,息溢出唇瓣,微微分开腿,却更加方便了某人的动作。酒果然是个好东西,哪怕喝了几杯,却仍觉得飘飘欲仙,他喜欢现在,就这一刻,他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楼……长风……长风……恩…少…少帅”他小声嘤咛着,只是处于本能。
                  “我在。”低呀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出,在耳边回响,李谨言觉得,很幸福。哪怕只有一句我在,这两个字,也足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06 01:02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压抑的低吼,李谨言全身再无一丝力气,软软地靠着楼逍,任由他抱起他走进浴缸,恰到好处的水温使他困意涌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楼逍指腹轻轻擦过李谨言的耳垂,滑倒唇边,摩挲着,手臂搭在他的肩头:“困了?”
                    “恩。”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李谨言突然“精神”了,这个世界真的玄幻了吗?楼老虎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他忍住回头的欲 望:“没……没事的,我…我…我很好。”
                    身后又是一阵低沉的笑,楼逍双手环住李谨言的脖子将他搂进怀里,下巴抵在他的发顶,手指流连在他的肩胛和锁骨间。
                    李谨言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此时的楼少帅,那个男人笑得温柔,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被他尽收眼底,耳根泛红,李谨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好吧,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就抗拒不了楼逍的魅力呢?
                    楼逍当然清楚此时李谨言的想法,将他整个人拉过来,强迫他跨坐在自己腿上,挑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他。慢慢靠近,在他唇上轻啄。渐渐地,手臂环上,轻吻变为啃咬,炙烈的温度再一次包裹了李谨言。
                    李谨言愤愤地轻捶着楼逍的胸 膛,这要再这么折腾,他明天能起来就是怪事!
                    可谁都无法打断楼老虎进食,李三少抗拒无效。
                    双腿环住楼逍的腰,承受着铺天盖地的热浪,李谨言的意识再次模糊。他终于明白,好奇心害死猫,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09 12:41
                      我日。
                      我要日言宝宝!@823610001 @狮子太阳以西 @霜中能作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6-10 18:48
                        好羞羞


                        收起回复
                        14楼2017-06-10 22:12
                          楼楼好棒!!!不会写肉的我献上膝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1 00:02
                            [收到楼少帅的豹子时]
                            楼少帅的目光继续停留在李谨言的身上,看着他,不说话,但意思很明显:他喜欢的东西只有李谨言。
                            李谨言磨牙,他这八成是要肉。偿啊,早知道他就不多嘴了,可现在后悔似乎太晚了点,话可是他自己说的!看着那只小豹子,又看看自己,李三少沉默了。咬咬牙,站起身向楼少帅走过去,向他伸出手:
                            “少帅,走吧。”
                            “恩?”但还是覆上了他的手。
                            李谨言没说话,直接把人拉进屋,反手锁上门。肉。偿就肉。偿,谁怕谁啊!
                            于是李谨言双手环上楼逍的脖子,唇印在他的唇上,渐渐深入,不自觉的呼吸急促起来。
                            楼逍见李谨言这般主动,顺势将手覆上李谨言腰际,在他的腰间摩挲着。
                            李谨言怕痒,而楼少帅每次擦过的地方恰巧都是他的“死 穴”,李谨言想笑,奈何楼少帅根本不松口,呼吸不畅的李三少干脆一口咬在那人的舌尖,一股腥甜弥漫开来,李谨言自己也吓了一跳。
                            唇总算被松开,但下一刻,他就被楼少帅按在了床上,熟悉的体重压上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唇被堵住,余下的只有房间中渐渐升高的温度和急促的喘,息。
                            门外的刘副官再一次斯巴达了,为什么他每次来送电报都是这么个情况?这都叫什么事啊!还有,沙发旁边的那只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头小豹子啊,果然,少帅很威武,言少爷也同样彪,悍啊,深深叹了口气,他还是走吧,他的前途还很光明,他可不想因此就被这么轻易喂枪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13 12:43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8 00:11
                                楼主棒棒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7-06-18 20:48
                                  催更,加油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2 00:11
                                    因为谨#实在太长了,宝宝只看了三分之二,特别想看肉肉,加油,萌萌哒


                                    回复
                                    21楼2017-06-28 22:24
                                      暖暖~~顶!


                                      回复
                                      22楼2017-06-29 14:52
                                        楼主楼主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6-30 10:15
                                          求谨言完整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01 13:37
                                            [楼少帅生日宴结束后]
                                            屋内,李三少看着礼单,再一次眼冒金星,这次又是收礼收到手软,数钱数到手抽筋。楼少帅的生日谁敢怠慢?送的礼物也都实在,黄金白银,枪炮子弹,李三少觉得自己又赚了一大笔。原来楼少帅的败家也是相对的啊,李三少再次毫无形象地笑了起来。
                                            此时的楼少帅正在沙发上随意地翻着一本德文书,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了这样的李三少,楼少帅也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放下书,站起身,向李三少走过来。至他身后,双臂环住他的脖子。
                                            “在想什么?”
                                            李三少敢说实情吗?不敢!于是他转过身调整情绪:“少帅,我们赚大了啊,你看看这枪,还有这金条,这些人真大方啊哈哈。”
                                            “嗯。”楼逍轻吻着李谨言的前额,手指擦过李谨言的脸颊。
                                            突然一下李三少大脑放空,下意识来了一句:“少帅,我们能再跳一支舞吗?”
                                            话一出口,李三少就后悔了,他似乎忽略了早上脖子上的那个牙印,转而继续厚着脸皮调戏楼少帅了。
                                            “好。”楼逍答应得痛快。无法忽略楼少帅眸中的光芒以及他唇角的笑意,李三少再一次沦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01 22:47
                                              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02 22:49
                                                楼逍牵起李谨言的手,扶他站起身,手搭上他的肩头,渐渐收紧,让李谨言整个人靠在他的肩头。
                                                房间里空间很大,没有音乐,只有两个人轻轻的脚步声。一曲华尔兹轻柔曼妙,楼逍揽着李谨言,两个人随意地迈着步子。李谨言没有学过跳舞,但他们的步调却意外地和谐。看着面前神情专注的人儿,李谨言缓缓笑了,笑得真心实意。两个男人的舞蹈,本该或多或少有些滑稽,但在他看来,此刻却是最美。
                                                然而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用,李三少再一次没有把持住,直接搂住楼少帅的脖子就吻了上去。楼逍微怔,旋即握住李谨言的手却更加用力,另一只手臂收紧,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慢慢向着床帐靠近,吻却不间断,直到李谨言身后抵在了床沿上,他主动分开,坐下,自己向后仰去。
                                                楼逍将手撑在李谨言脑后,自己欺身压了上去。炙热的气息包裹了两人,楼逍轻抚李谨言的下巴,渐渐向下,撕开了他的长衫,啃咬,啄吻,从那人唇角一路向下,流连在那人锁骨间,
                                                扯开他的里衣,吻落在他的腰际。
                                                “少帅!”
                                                李谨言觉得痒,不由自主地将手轻压在楼逍发顶,却不想那人更加得意,啃咬着面前的肌肤,不知魇足。
                                                不由自主地嘤咛出声,李谨言面色微红,愈加兴奋,分开双腿,扭动着身子,任由楼逍在他身上作乱。
                                                楼少帅满意了,身体前倾,将李谨言的手搭上他的衣领。李谨言十分配合地替他解开衣衫,任由楼逍进入他的身体,尾椎处的刺痛感阵阵传来,他知道今天又要“折腰”了,可,他心甘情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5 16:58
                                                  咦!看!!!我发现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05 17:35
                                                    楼楼!加油!不要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05 17: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06 00:49
                                                        我~( ̄▽ ̄~)(~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06 05:54
                                                          噫好污不过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7-06 17:03
                                                            发个小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154809476?share=9105&fr=share&see_lz=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07 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