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桂树之歌吧 关注:526贴子:1,267
  • 8回复贴,共1

追憶編 2页 九月的前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啥都不顺利..


回复
1楼2017-05-29 13:32
    我的身体发生奇怪的异变,是从离开秋叶原后3天左右开始的。
    夜晚,我像往常一样在家中的浴室里洗着澡,放声高歌『Ultimate Glow』的歌曲,用搓澡巾使劲地搓着身体。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有许多地方像蜕皮一样,能非常完整地撕下一层。
    「看来是因为在秋叶原走了一整天,皮都晒脱了吗……」

    一开始我以为,反正就是晒伤,伸手去揭薄膜状的皮还感觉挺爽的,八成两三天后就没事了吧。
    然而,直到暑假临近尾声,我仍然不断地脱皮。
    而且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连完全没有照射到阳光的部分也开始脱皮了。

    奇了怪了……

    自从去了秋叶原之后,整个暑假我就再也没有离开家门一步。
    要说是晒伤也不可能,我从那天之后压根就没有接触过阳光。
    暑假剩下的时光,我几乎都不像是个『临近大考,埋头苦读的初中三年级学生』,而是百无聊赖地得过且过罢了。

    早晨,我装作个在备考的样子瞎读读书,除此之外的时间,基本就是晃晃荡荡、打打游戏、唱唱歌、上网观看各种视频、同时练习舞蹈……大概就是这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每天洗澡的时候,都还是会发现自己在脱皮呢……


    8月31日,暑假的最后一天。

    诡异的是,在浴室里,每天我都发现自己比前一天掉皮更加严重了。
    夜晚,我照常在浴室里用浴巾擦拭身体,发现自己的身子大量地涌出如同橡皮擦使用过后留下的渣滓碎屑,把整条浴巾都染黑了。


    「呜哇……今天更脏了诶」

    几天以来一直都是这样。
    电视上的广告一直在警告观众夏季的紫外线可能会造成这样那样的后果,让我心中愈加不安……确实,再这么下去就糟糕了。

    暑假的前半,我受到朋友邀请,在热得差点让人昏厥过去的三伏天里四处游荡。

    然而,本来经过这么一晒,肤色看起来很健康,现在却变成这副模样……我的皮肤又恢复了之前那种不健康的惨白色。

    从浴室出来后,我时隔许久又站上了体重秤。
    黑白两色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数值是44.1Kg。

    「呜哇,我怎么瘦了这么多」

    仅仅两个礼拜,我就瘦了2Kg。
    顺带一提,我的身高是3925px。和同年级的男生比起来矮了250px左右实在让我闹心。
    悲哀的事实是,矮个子的男生一点都不受异性欢迎……



    初三的第二学期开始了。
    开学式之前,我在教室里和好久没碰到的班级同学们开心地聊了一通。

    「瑠伊,你好像变了些呐?」
    「是吗?嘛,是瘦了点没错啦。比起我,还是平泽变得才多吧?为什么换了个鸡窝一样的红色莫西干发型啊?」
    「那家伙太喜感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知道。直接去问他呗!」

    其他男生把留着红色莫西干发型的平泽围了起来,我则和发小佐田祐马聊着日常。


    陷入众人包围圈中的红色莫西干男生,叫做平泽大地。
    以前大家对他的印象无外乎总是剪个蘑菇头、还有整天埋头读书两点而已。说实话,我到现在都对他不大了解。

    「说来啊,瑠伊,你暑假去了秋叶原吧。怎么样?」
    「累死我了。感觉魂都被那里吸走了。而且有很多怪人……啊啊对了对了,我和Ultimate Glow合影了几张照片呢」

    「哦哦,真的假的!真好啊。要不是有事我就和你一起去了。不过,我还真是有点搞不懂你喜欢的东西呀」
    「那你真是亏大了。如果你连Ultimate Glow好在哪里都不知道,你整个人生都白费啦」

    就这样,我和祐马扯着这些暑假的事。过了不久,班级同学们也都陆续走进教室,每个人看到我,第一句总是

    「瑠伊你变了呢」
    「是不是矮了些?」

    简直是无中生有。我也只好淡淡地应一句「是因为很久没见了吧」

    除了在浴室里成天非常夸张地掉皮之外,我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变化。

    不过,我并没有吸引太多火力,一直以来给人以认真好学生形象的平泽留了个红色莫西干头来学校,早已把整个班级的注意力牢牢抓住。

    就这样,第二学期开始之后又过了几天。

    我的身体每天都还是老样子,在浴室用搓澡球的话,就像是在用木工刨削鲣鱼片一样一层一层的。
    某一天在课上,我突然想到——
    究竟掉皮还会持续多久呢?
    老师无聊至极的讲课就像念经一样,响彻整个教室,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我开始用指甲抠自己的皮肤。

    ……咦?居然不掉皮?
    用和在浴室里相同的力道,根本抠不下自己的皮,于是我使劲用指甲挠,照准了有些翘起的皮就是一下!然而

    痛死我了!

    我只感到一阵剧痛,但皮肤却完全没有被撕下来。和在浴室里三下五除二就能撕下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啊,难道说,没有被水浸湿的话就不行吗?
    下课后,我这么想着,沾了点水到自己手腕上,然而没有任何区别,皮还是撕不下来。
    这就怪了……感到诧异的我,一连几天都这么尝试。

    我试过让自己的手暴露在阳光下将近一个小时、试过把肥皂偷偷带到学校来用、试过用家里的热水热水蘸湿手臂再度尝试,但到头来,除了在自家的浴室里,其余任何方法均宣告失败。

    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时间似乎不是影响因素,只要在家里的浴室,不论是大清早还是晚上,都能很轻易地撕下皮肤。

    我开始意识到,难道是我家的浴室里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我向爸妈旁敲侧击地提了提关于家里使用的洗浴皂的问题,总之,想把他们的关注点往浴室上引。

    「因为当时大促销所以就买了。怎么了?」
    「不,那啥,那家公司的产品全都不能用吧,孩子她妈啊……」
    「浴缸也很老旧了。如果坏掉的话大家到公共澡堂去洗好了」

    ……结果只得到了一些极其无聊的普通反应。
    不过,我起码知道了怪事并没有发生在爸妈身上,他们都不像我一样掉皮。

    这又是什么情况?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感到万般不安的我本想到医院让大夫看看,然而我的皮肤看起来极其正常,没有任何过敏症状和斑点,肉眼看不出任何异样,就算用力拉扯也根本撕不下皮。要我告诉一声这些的话,他不可能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退一步说,尽管我在浴室里能够轻易撕下皮,但是却完全没有留下类似体癣的痕迹,而且我没有感到疼痛,也不觉得痒。因此我最后还是没有去找医生。

    说句无关的话,在开学时引起大家讨论的留着红色莫西干发型的平泽,当天被主管学生风纪的老师叫走,等第二天大家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板寸头。

    而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泽又和从前一样一个人静静地听讲。


    那家伙到底怎么了嘛……


    回复
    2楼2017-05-29 13:33
      9月中旬运动会当天。
      我参加的项目是班级对抗・男女混合瑞典式接力赛跑。

      大家在教室里分配各自的项目时,我还满心期待自己会抽到比较水的项目,比如什么叼面包竞走啦,接物竞走比赛啦之类的,然而因为我在剪刀石头布比试中光荣垫底,于是很不幸地被选中参加这个瑞典式接力赛……

      运动会上的这个瑞典式接力赛和正式比赛中的规则不同,第一个人要绕操场半圈、第二个人一圈、第三个人一圈半、第四个人则需要跑两圈。

      顺带一提,正式比赛中则分别是100m,200m,300m和400m,而我并不清楚学校的操场一圈到底多长。
      大概比正式比赛的距离短吧……我也只是瞎猜而已……

      我们3年6班的参赛成员,除了我之外,还有一天前还是红色莫西干发型的板寸头平泽、另外还有佐伯凉和北条惠4个人。

      佐伯和北条都是女生,佐伯是田径队队员,一头短发,小麦色肤色,而北条的皮肤则相当白皙,留着过肩的半长发。

      这两人的兴趣爱好、学习成绩和运动能力等等这些详细的情况,我并不了解,不过班里每个人都知道佐伯是个特别能聊的女生。

      相反地,北条性格老实,在班里并不起眼。直到参加这次比赛之前,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班里还有姓北条的人。


      「那么,我们来决定一下出场顺序吧」

      佐伯说道。此时其他各班级的选手都按照出场顺序开始列队。

      「现在才开始决定吗?!」
      「那当然,为了不让其他队针对我们做出对策,所以之前故意没有定下来」

      这是什么诡辩,我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战术。

      当然,参加这次接力赛的成员早在第二学期开始时就定好了,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包括我在内,根本没有一个人出来主持安排出场顺序一事,所以现在没有人有资格责备别人。

      「你还真会讲话啊」

      平泽低声咕哝道。

      「我说,我可是认真的诶。就算不用制定什么作战计划,我们队也肯定是最强的」
      「强个毛啊?!」
      「因为有我在啊!来来来,赶快来决定一下顺序吧,剪刀石头布可以吧?不然多麻烦」

      佐伯滔滔不绝地侃了一大串。她的自信究竟哪来的?

      而且,既然她说得这么有信心,那为什么又要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出场顺序呢……
      真是搞不懂她究竟是兴致高涨还是毫不在意。

      「剪刀石头……」
      「布」「布」「布」「石头」

      三个人出布,只有我一个人紧握拳头。
      我都都已经出慢了一些居然还输了……真是逊爆了……不对,这些家伙也太卑鄙了吧!

      「喂喂喂,刚才这样违反规则的吧?!」
      「嗯,宫川你出晚了,确实违反规则,所以算你输」

      佐伯毫不留情地说道。然而我没有轻易认输。

      「不不不,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一开始大家都应该先出石头吧?」

      「吃相不要这么难看啦,宫川。你都出慢了,而且又输了,再狡辩下去就不好了吧?」

      「你说啥?!」

      混账秃子,嚣张个屁啊……
      没想到看起来很老实的平泽君居然这么嘴贱……给我记好了……有天我一定要把你的发根都拔干净,让你的莫西干发型变成日本武士头!


      「对,对不起……宫川君……不过宫川君跑最后一棒的话,我们跑起来也就能放心了……」

      北条是这种给你一块糖把你捧高高的类型吗……
      不,大概不是算计吧。她应该只是因为太过天然才这么说的。

      「等等啊北条,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参加田径部的佐伯才更适合最后一棒吧?」
      「不不不不,没有这回事,我可办不到。要我绕这操场跑一圈半以上,肯定整个人都熔化了」

      「不要突然给自己增加这种奇怪的设定!你是在捏他谁啊?」
      「这种细节不要在意嘛?行啦,你就干脆点认输吧,我们快没时间了诶?」

      …………
      ………
      ……


      「……好吧,最后一棒就最后一棒。跑输了我可不管哈!」
      「加油!宫川君!」

      最终我还是没有敌过沆瀣一气的三个人,只得灰溜溜地接受跑最后一棒的苦差。

      我们队的出场顺序决定如下:曾经是莫西干发型的男人——平泽,滔滔不绝的田径部女生——佐伯,毫无存在感的人——北条,以及自称摇滚歌手的我。可别忘了,我们是猜拳得出的结果。

      就这队伍强个屁啊。而且连一点作战策略都没有。

      而且我们第6组的参赛成员,除了参加过一次全年级共同的入场仪式和退场仪式这种水得不行程序式排练之外,根本就没有正经做过任何有意义的训练。

      可以说赛前就已经是胜负已分的状态。

      胜负这种东西,是根据事先准备的充分程度而定的。

      就算我们当中有田径部部员佐伯,也毫无意义。

      换句话说,我们第6组已经做好了输得精光的万全准备。



      「要赢下来啊!」

      跟着大部队进入场地的时候,我听到北条在我身后为我鼓劲。

      我只能小声地应一声「哦」,跟着大家一起站到位置上。

      第4棒的我和第1棒的平泽在起跑地点一侧准备。
      第2棒的佐伯和第3棒的北条两位女生则在对面半圈准备。

      「宫川,我,虽然跑得慢,但是既然要跑就会尽全力」
      「哦,哦……」

      刚才还在帮腔佐伯呛我的平泽,突然话锋一变,认真起来。说起来,开学式上那个红色莫西干发型的谜我还没有搞清楚,不过这家伙重新振作起来的速度真是看不懂啊……

      而且我发现,我们组除了我和平泽之外的那两位女生,以及参加其他比赛的人,一到临近比赛的时候都莫名其妙地来了干劲。
      怪了,先不说佐伯,刚才因为剪刀石头布输掉而不得不参加接力赛的两位明明一脸厌恶啊……
      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第1棒的6名参赛选手站到了赛道上。板寸头平泽也在其中,他的外表看上去倒像是参加运动部的……

      比赛就要开始了。
      整个赛场都笼罩在一片静寂之中,我都能听到自己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

      要是一开始就做好必输的准备,就不应该感到紧张才对。

      为什么我会这么紧张,我自己都不明白。

      但是,事到如今,不知为何,我也不想轻易输掉了。

      「真是没办法,虽然怎么看我们都要输,还是尽全力跑吧!让你们看看我回家部部员的真正实力!」


      于是,初中生涯最后的运动会,3年级6个班级的瑞典式接力赛就开始了。


      回复
      3楼2017-05-29 13:39
        啊。。安多哈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29 15:50
          交易dalao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5-29 16:12
            最后丁丁也搓没了也太假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29 16:5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30 12:57
                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30 15:56
                  這部的看點就在男變女度過裎不是夜就成,周圍的人都感受的到,讓這部更顯特殊,總之謝謝交易大大的翻譯,看生肉還是只能懂7成左右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31 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