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607贴子:22,642
  • 13回复贴,共1

4-17 剑与剑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编号4-16


第十六话 剑与剑3
先占个位,明天再发


回复
1楼2017-05-21 23:12
    二樓



    已是明天的良辰吉時(逃


    回复
    2楼2017-05-22 02:01
      66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22 08:14
        默默为dalao递上女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22 10:32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5-22 18:25
            一边确认挂在左腰上挂着的剑一边走进竞技场,场上传来巨大的欢呼声快要把我的鼓膜给震破了。


            这欢声有半数是冲着我喊出来的,一想到这点身体就开始颤抖。我不怎么擅长在公开场合露面。


            要是平时,艾露曼希尔德和其他伙伴会说些话来让我放松……但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很不安。
            我在心里苦笑,在我的对面……奥布莱恩先生入场了。
            白发苍苍的金发,积蓄着的胡须。
            虽然他的年龄在这个世界也算不上是可以担任现役的程度,但他是依旧在最前线挥着剑的英杰。


            身上穿的则是骑士团制式装备,铁制的全身铠甲。虽然是下级骑士的装备,不过在这样的大会上也算是不错的装备了吧。


            不管怎样,这种场合下要是穿着平时那套精灵银制造的全身甲那也太过分了点。


            他的手上拿着没有开锋的双手剑。比我腰上吊着的那把要更长更厚一些。一眼就能看出,同我与小真咲用的那种注重斩击的剑不同,这是注重击打能力的剑。


            此时,场上响起了欢呼声。
            不过,要比我进场时的欢呼声要小一些。
            对面的奥布莱恩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很少见的露出了苦笑。
            目光看起来很柔和,看起来情绪还不错。情绪不好时的眼光,只要被盯上就感觉寿命要缩减了。
            ……那是只有面对过的人才能理解的恐怖。


            [看起来还是你那边比较有人气的样子啊。]
            [不好说吧。要是知道了我的本性,估计就一个人都不剩下了吧。]
            [并非如此吧。]


            脑海中想起了魔法的【声音】
            会场上正在介绍我和奥布莱恩。
            实际上,武斗大会----竞技场我也并非是第一次参加了。又能赚钱,又能确认并重新审视自己的技术,非常的便利。
            现在的自己究竟有多强,一个人能战斗到什么地步。
            对比其他十二人都要弱的我来说,用不开封的剑还能确保安全的竞技场是非常方便的场所。


            有时,还会同被奴隶商人抓住的魔物进行战斗。


            [以前也经常在这里锻炼啊。]
            [真怀念啊。从那以后,已经过去了三年了吧。]


            实际上,我们在伊姆涅西亚大陆停留的时间……大概有多久呢。一年都不到吧。


            在这个大陆,习惯了战斗,习惯了杀死魔物,习惯了如何使用剑和魔法。
            然后千万艾露芙蕾姆大陆同真正强大的魔物和魔族进行战斗---最后前往亚班艾露姆大陆同魔物与魔族的大军交战,与魔王和魔神交战。
            想起那些事情,感觉伊姆涅西亚大陆真是个和平的地方。
            虽然也有魔物的威胁存在,但也有将魔物捕获到竞技场进行战斗的情况。
            不过,即使面对能被人类捕获的弱小魔物还要拼死战斗的我都在说些什么呢。。。


            [总是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
            [没有哭出来过吧……]
            知道我无数耻辱过去的骑士团长在那里轻轻的嗤笑着。
            一定想起了各种各样的回忆,所以才能这样发自真心的笑出来吧。
            虽然不是全部,但我也想起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用右手指搔着脸颊在那里苦笑。


            喜欢和伙伴协同战斗之后,接下来就是在竞技场进行一对一,然后一对多的战斗训练,即使现在我还有点心理阴影。


            在这个竞技场里和好几匹哥布林进行战斗,使用的武器也和现在的武斗大会用的武器一样,只有一把廉价的长剑,那个时候真心觉得要死了。


            竞技场虽然写着竞技,但是这个竞技希望不要把生命放在竞技的天平上。斯巴达式训练也要有个限度。
            ……因此,我就这样活了下来,即是一个人也能够独自旅行。但是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真希望能够在温柔一点。
            真的,好几次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看,小孩子们都在看着呢,你身为大人可不能哭出来吧。]
            [确……确实,没错、]


            我的话让奥布莱恩破颜而笑。
            我觉得大人啊,就必须在小孩子的面前展现出帅气的样子。
            不管变得多么凄惨,看起来有多难看,决不能做出不帅气的样子。这种样子绝对不能让小孩子们看到。
            大人就是由这种奇怪的自尊所形成的人类。
            为了这种奇怪的自尊心,无论怎样都会更加努力,想要变强。我觉得这就是大人。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那么,你有变强么?]
            [怎么说吧。]


            我的脑海中,魔术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与奥布莱恩的介绍已经结束了,现在正在讲我们旅行的事情,我,和怎样的魔物战斗过,这一类的故事。
            自己被介绍成帅气,以及非常强大的战士等等,不知道是羞耻还是其他什么,无法言表的心情。
            昨天听到宗一啊,小真咲,还有阿弥的介绍时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


            在那边笑着的,则是与介绍的内容没有分毫差错,实绩优良的骑士。
            我随便应答了奥布莱恩先生,将长剑从鞘中抽搐。
            早已将大剑拿在手中的奥布莱恩先生,做出了一个将大剑扛在肩膀上的姿势。


            [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
            [那么请多指教了。]


            我们之间的谈话,观众席上的人是听不到的。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这样的会话。
            我所追求的是,英雄。
            身为英雄的,山田莲司。


            人类的希望,对痛苦的人伸出援手,不输给任何人,绝对胜利的英雄。
            我之所以在此----就是为了回应这种自私的期待。
            英雄就是这种存在。


            我觉得这不过是狡辩罢了。
            ……绝对会胜利,对我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真是因为这么想才来了这个地方。
            结果,就算拿宇多野小姐的借款来当做理由---也是因为某个人的关系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寂寞的人。


            我将长剑我在右手,放松自己ide身体。
            没有任何架势。再说而来,这种战斗方式,正是我面前的这位骑士教我的。


            我的战斗方式没有任何型式。小真咲使用的拔刀术,骑士团的那些人练习的剑术,我一个都没有学。
            我战斗的方法即是生存的方法,杀死魔物的方法。
            在我面前与我对峙的骑士,教会我的只有这个。


            [呼]
            [---看来很紧张啊。]
            [要是会紧张的话,一上来就会***掉的把。]
            [哦……看起来没必要手下留情了。]


            我到是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啊。
            要是说出来的话,即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都会毫不留情的向我砍过来吧。我苦笑着再一次深呼吸。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一点紧张吧。握着长剑的力量比起平时对付魔物的时候更强烈一些。


            回复
            7楼2017-05-22 23:3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3 00:10
                看来我来的很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23 00:10
                  奥布莱恩先生的实力我很清楚。他所持的那把大剑,拥有只需一击就能简简单单地将我站立的石阶击碎的实力。
                  和刀有没有开锋完全没有关系。


                  一定,除了我以外的对手会手下留情吧。
                  但是以我为对手的话就会全力以赴。


                  我很清楚他的为人。
                  所以,我也打算回应他。全力应战---然后取得胜利。
                  和是不是英雄没有关系,我想赢过奥布莱恩先生。
                  在这一年,我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离开这个因为魔神和魔族而陷入混乱的国家,前去旅行了。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奥布莱恩先生为了重整这个国家,制止混乱而到处奔走。


                  所以至少,让我全力以赴吧。这也是我的任性吧。


                  ----脑海中响彻的,魔力的【声音】消失了。


                  [吼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明明装备着全身铠甲和大剑,奥布莱恩先生已经前进了数步靠近了过来。
                  那个气势大的惊人,一瞬间,身体因为压力而陷入僵直。


                  挥下来的,是与刚剑所相称,极具破坏力的一击。用我手上的剑来挡住是不可能的把。
                  我没有对喊叫做出任何反应,侧身避开了挥下的斩击。
                  身上的衣服因为剑的压力在那摇动,大剑击碎了石阶。我并没有去确认它,仅是右手持剑跃起。
                  目标是脖子。
                  但是那一剑,被放开大剑的奥布莱恩用左手手甲挡住了。发出了bang~的金属撞击声。


                  就算我这一下打的很轻,不至于伤到手但也是足够会让手***程度的威力。但是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而是用右手单手将大剑向上挑了起来。


                  我用皮靴挡住了这一击,并借势跳到了空中。


                  这个世界的剑基本上都是量产品。
                  为了需要大量生产,基本锋利度都很低。向精灵银那种高档品,考虑到锋利度和习惯的因素,在竞技场是不会准备这种东西的。
                  而且大会用的刀都没有开锋。所以用皮靴挡住那是绰绰有余。不过在战场上就觉得不能这么做了。


                  [哦,简直就像杂技师一样啊。]
                  [你还真好意思说啊。]


                  我弯下腰,双手握住长剑。
                  每一种武器都有自己的优点。我回想起奥布莱恩先生教我的那些事情。
                  长剑的优势,大剑的优势。各种武器各自的优点和缺点。
                  被彻彻底底的教诲了一同。说是刻印在了身体中也行。言语教授,用身体去牢记,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而牢记住了它们。


                  还真是怀念呢。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是么。]


                  瞄准脖子的攻击被挡住了。
                  即便到了这种高龄依旧留在现役部队中。那个反应速度让我赞叹不已。


                  但是,避开全力攻击之后的迅速反击居然这么容易就被防御了下来,我这边也在警戒着他。
                  仿佛是在享受着我的警戒心一般,奥布莱恩先生将大剑扛在肩上。还会继续全力挥砍下来吧。


                  这个人不会用什么小手段。至少,在这种一对一的战斗中不会。
                  大剑的优点是比起长剑,有着更大的攻击范围和破坏力。然后那个重量。沉重本身就是第一种武器。


                  然后----那也是弱点。有宽广的攻击范围,导致无法很好的应对近身战斗就是它的弱点。


                  破坏力也是。因为过于强力的关系,无论怎样锻炼,只要是人体都会觉得疼痛,体力的消耗也很激烈。
                  重量……如果攻击没有击中,会产生巨大的皮张。


                  考虑到这里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针对这个弱点,只需要靠近就能难避开攻击,但是我的攻击被避开了。


                  就如同我知晓大剑的优缺点,以及奥布莱恩先生的战斗方法一样。
                  奥布莱恩先生也很清楚长剑的优缺点。以及我的战斗方法。
                  因为腕力不足,我并不适合比拼力气。
                  因此,我的战斗方法非常有限。瞄准要害攻击。颈部,逛街,心脏。以一击必杀为战斗方法。
                  正因为如此,才能防住我刚才的一击。在那个场合下能攻击到的目标,就只有脖子。


                  [我要上了!!]


                  虽说如此,我也没有别的战斗方法。
                  不同于放弃的那种感觉,面对奥布莱恩先生的突击,我显得异常的平静,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双方都清楚对方的意图。那么,接下来就是实力的胜负。
                  迄今为止我未能取胜的原因,是因为实力远远不及奥布莱恩先生的关系。
                  腕力,肌肉,技术,经验。


                  全力挥下的一击,仅靠侧开半身是无法避开的。
                  石阶再一次被击碎。
                  我则是向后跳跃了一大段距离。


                  [哈啊啊啊啊!!]
                  向我追过来,将大剑向上挑起。
                  向上挥起的大剑以让人完全感觉不到其重量的速度,一瞬间靠近了我。
                  我马上再次向后跳跃了一步,勉勉强强避开了这一击。那一瞬间大剑掠过了我衣服的先端,割破了衣服的一部分。


                  大剑挥砍出去得时间,与我脚下的石阶被粉碎的时间几乎相同。


                  趁着挥砍结束的那段空隙,我全力朝着奥布莱恩先生怀中冲去。
                  但是,仿佛是预见到了我的行动一般,奥布兰恩利用腕力强行恢复了体势,再次横砍了过来。
                  这种姿势下挥出的横砍,因为没有用上腰部的力气,威力应该有限-----才对。


                  我做出仿佛要倒下一样的姿势低下头和身体,大剑带着撕裂的空气以及我讨厌的预感从我头上掠过。


                  在我面前,奥布莱恩先生的右腿。其膝盖朝着我的脸提来。
                  我弯曲脖子避开,反射性的将长剑向左脚砍去。
                  右腿踢起,左腿被砍中的奥布莱恩先生他,不过他的左脚依旧支撑着。
                  我一边咂嘴一边后退在石阶上拉开距离。但是此时,奥布莱恩先生追击了过来。
                  对准单膝跪在石阶上的我,从上而下的砍了下来。


                  [该死!!]
                  像一侧跳开避开了横砍,随后倾斜脖子避开了接下来的一击。
                  让人完全无法想象是大剑的速度和锐利。不用剑而是直接避开了攻击。虽然重新恢复了姿势但也没有闲余重整姿势了。


                  下切,上挑,横切。
                  移动身体,脖子,避开那些攻击。
                  渐渐的,攻击的速度上升了,我回避的速度也上升了。
                  已经到了眼睛都不眨,呼吸的空闲都没有了。
                  然而攻击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利用魔力进行身体能力的强化。
                  我所没有的力量。居住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几乎人人拥有的力量。魔力。
                  我看到了奥布莱恩先生所持有的,淡淡的,土地颜色的魔力光。
                  我并不觉得这很狡猾。因为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战斗方法。没有任何魔力的我才是异物。


                  回复
                  10楼2017-05-23 00:36
                    剑的速度,锐度,威力都上升了。
                    尽管如此我任拼命的避开攻击。
                    避开不了的攻击,就用手上的长剑瞄准大剑的剑腹击打下去让其岔开。
                    加速。继续加速。
                    手腕因为疲劳而变得麻木。因为缺氧,眼睛开始疼痛。


                    然而奥布莱恩先生仍在加速。明明本来就比我更坚强,同时还利用魔法强化身体的能力,明明全身穿着铠甲,但速度却比我更快。强化的腕力只要一击就让我的手臂感到阵阵发麻。


                    面对这样的攻击,我利用最小限度和最低限度的动作进行回避。
                    无言。说话只会妨碍到行动。我和奥布莱恩先生都没有说话。
                    耳边只有如同耳鸣一般的剑与剑相互激斗的声音。
                    就连在脑海中回响的,解说战况的魔术【声音】也听不见。




                    想呼吸。
                    斜劈下来的一击,弯腰避开。
                    想要呼吸。
                    仿佛明白我会避开一般,用斩击阻止我回避,返还的一击瞄准了我的脖子。


                    想要呼吸。
                    那一击,我没有瞄准大剑的剑刃,而是瞄准了握剑的手---的手腕,奥布莱恩用左拳挡了下来。不管腕力多大,也不过是皮肤和肉,以及下面的骨头而已,被剑砍到就会产生疼痛。
                    那一瞬间,可以说是唯一的破绽。


                    我没有呼吸,而是用长剑瞄准了全身铠甲没有覆盖住的逛街部位。没有必要用眼睛去看,膝盖关节的位置凭借着迄今为止积累下来的经验就能直接砍到。


                    这把长剑刀刃未开,加上被大剑多次击打已经变破破烂烂就连斩击都做不到,但是足够让奥布莱恩先生的膝盖弯曲下来了。
                    此时,我弯曲手臂,叠起手腕,用最小幅度的动作,将长剑砍向了他的脖子。
                    随后,我终于,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差一点点就要将脖子砍下来了,近乎奇迹的程度。还是说,他坚信我能够将剑控制住的关系么。
                    场上爆发了欢呼声,如同轰鸣一般的欢呼声。


                    [技术变得更好了啊。]
                    [哪里,有啊。。。]


                    心脏仿佛要破裂一般地在高速跳动。
                    现在汗才出来,双手也发麻的厉害。
                    手上的剑,已经破烂到无法修理的程度了。


                    虽然没有手上,但是满身创意。
                    和我相比,奥布莱恩先生也不过是呼吸有点紊乱而已。
                    无论是谁,见到这种场景都已经很清楚谁才是胜者了。
                    但是,我脑海中魔术的【声音】,宣告了我的胜利。


                    [切。给我手下留情点啊……]
                    说完,奥布莱恩先生跪了下去。
                    于此同时,会场两侧的入口,穿着白色神官服的三人跑道了奥布莱恩先生的身边。


                    [没骨折。只是疼的要死。]
                    说完他想要战起来,但是又跪倒了下去。
                    那个膝盖,就是我刚才击打的那个地方。
                    好像用力过度,结果出现关节疼痛了吧。
                    虽说是一对一的胜负,不过好像还是做的有点抱歉了吧。
                    虽然这么说。要是我没有避开的话,别说是头,连身体也会被切两半的把。


                    [没问题么?]
                    [当然没问题。真是的……稍微收了点伤就成这样。]
                    [那是理所当然的。]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肩膀支撑起了因为脚疼痛而站不起来的奥布莱恩。
                    全身铠甲好重。


                    [赶紧去医务室吧。]
                    [……没想到会被以前看起来那么软弱的男人撑着走啊。]
                    [你还敢说啊。我才没想到会把肩膀借给每天早上用力拍我肩膀到连早饭都要吐出来的家伙啊。]
                    [那是因为你太软弱了。]
                    [没错。]


                    所以。
                    [非常感谢。能够锻炼我。]
                    [真是个笨蛋。]
                    听到我这么说,奥布莱恩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转过了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害羞的样子,心情非常好。
                    不可思议,对说感谢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抵触。
                    尽管是非常残酷的斯巴达训练,但也是为了我所着想,所以我才能生存下来。


                    虽然也有讨厌的回忆,但是没有不好的回忆。能够这样坦率的传达感谢的心情,真是十分感谢。
                    穿着白色神官服的男人,跟在我和奥布莱恩先生的身后。
                    观众席的人们对着我这样的我们不停的故障。
                    刚才的战斗,在他们看来又是怎样的场景呢。
                    不过,总之已经让他们满足了吧。
                    观众席上菲罗纳他们也在,回头向他们问问感想吧。


                    [不要,太责备优子殿下哦。]
                    [恩?]
                    走了一段路,突然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宇多野小姐呢,在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奥布莱恩先生开口说了。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表情为何会变得如此阴暗。]
                    [我的表情,有那么严重么。]
                    [以前就说过了,你这家伙,太容易把感情表现在自己的表情上了。]
                    [即使如此,我也已经经历了不少人生了啊。]


                    不过,也无法保证我能好好的维持住扑克脸。
                    但是,被直接说出来的话说实话。。。
                    我的表情真的有那么阴暗么。我自己感觉,我一直很普普通通的在过日子啊。
                    但是,既然奥布莱恩先生这么说的话应该没有错吧。这个人同我用剑交锋的次数最多。
                    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理解我的事情吧……


                    [因为你的表情太阴暗了,就用借款为理由把你骗出来了。]
                    [表情阴暗和借款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把你拉到众人的面前,让你多点干劲出来。]


                    给我认清一点啊,这种就算对我说了也没用吧。
                    哎呀哎呀。
                    ……我究竟让周围的人担心我到了什么程度呢。
                    究竟,要努力到什么程度才能回应他们的担心呢。
                    宇多野小姐和阿弥,其他人。以及,幸太郎和阿斯托莱拉也是……


                    [怎么了?]
                    [没事。]


                    听到我的回应,奥布莱恩先生笑的肩膀都震动了起来。
                    因为架住了他的肩膀所有走路有点难走,但是能看到奥布莱恩先生笑出来我感到很高兴。


                    [果然,你很适合那些引领者你走的女性们呢。]
                    [什么?]
                    [以前就觉得了,你这人,没有被人在你面前指引道路的话,就没有办法前进的样子。]


                    被这么说了,我没有办法反驳。
                    或许是因为我在心里肯定了他的说法吧。
                    这一年,虽然为了同艾露的约定而出去旅行了,但是比起和宗一他们一同旅行的时候我是否有更前进了一步……恐怕很难说吧。
                    ……对无法反驳奥布莱恩先生得话的自己感到羞愧。


                    [就是这样。]
                    [到底是怎样啊……]
                    不要在这种地方停下来啊。
                    仿佛是因为我的反应很有趣,奥布莱恩先生又笑了起来。这时,他对我说。
                    [之后要温柔地对待优子殿下哦。]
                    [这算哪门子的激励啊,真是的。]
                    [哈哈哈]
                    哈,叹了口气。
                    抬起头,正好看到而来贵族用的观客席--阳台上,宇多野小姐和阿弥,小结衣和坐在她肩膀上的安娜斯塔西娅也在。
                    大概,在他们身后,藤堂和九季,还有那些骑士也在吧。至于工藤,不管他了。
                    他们都看着我。


                    [记得向优子殿下保密哦。]
                    [不用说我也知道。]
                    [她生气起来相当恐怖啊。]
                    [我知道。]


                    倒不如说这种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吧。
                    在比赛之后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时候……那个容易害羞的贤者大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不过,这也是乐趣之一呢。


                    [阿弥也长得越来越漂亮了不是么。恩,英雄难过美人关。还真是不错呢。]
                    [你,你在说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呢。]
                    英雄难过没人管。确实是不错的话啊。
                    只要是男人,谁都会向往的把。
                    只是。
                    ……奥布莱恩先生也会有这样的愿望,还真是让人感到很新鲜呢。(你个死木头)


                    回复
                    11楼2017-05-23 01:57
                      4-17结束
                      PS
                      在别人看来,这场比赛是骑士团长一连串攻击连摸都没能摸到莲司,然后莲司一击击杀。
                      PS2
                      莲司只有叫阿弥是名字不带任何敬语,宇多野凉子败犬预定


                      回复
                      12楼2017-05-23 01:59
                        老哥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3 08:07
                          感谢!凉子赛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23 09:51
                            大佬神的飞起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5-23 16:3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