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魔兔吧 关注:2,504贴子:374,299

回复:「挚爱魔兔」【魔兔同人】凱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晚上系統連刪了後面三回… 我會繼續試著看怎麼能放上來 Orz


收起回复
23楼2017-05-16 09:24
    先看一下我兔的笑容平撫心情


    收起回复
    24楼2017-05-16 09:41
      ※ 此处为通过晉江文學城审核的版本 (没有脖子以下的亲热),
      而且我已經為了貼吧,再刪減了一些了…十分十分希望能通過審核… >< 謝謝你高抬貴手!


      102 再回公寓





      柯凯萝是几乎装潢好了敦化南路新的公寓,但她残存的那一点小心思,仍想瞒着田瑞心她为她精心准备的一切,等一切就绪再给她惊喜,


      “新公寓早上才粉刷,油漆味很重…”这也是事实,她想。


      “我们可以去你家吧?”瑞心听到凯萝听来冷静地问到,看着她边开车边不停关切地望向她,她还没有思考或回话的能力,但发现自己渐渐不哭了,她只想永远看着美丽的凯萝,就像世界停在这一刻。


      车开到了田瑞心家附近的河堤,柯凯萝皱了皱眉,抬手指着河堤边的公寓偏着头问道:“是这一栋对吗?”瑞心点点头又补了个“嗯”。凯萝自言自语地说“我看看前面有没有空位,不然开进河堤停好了”瑞心不禁偷笑,心想:她开车就是这样,好开心起两人现在在一起了。


      下车她牵起凯萝的手,领她走回公寓,才想起家里好像蛮乱的,早上睡晚了急忙出门上班,有点不好意思。感到凯萝连上楼梯时都紧紧握着她的手,瑞心的心里充满强烈得不真实的幸福。


      上楼时柯凯萝百感交集,上次来这是什么时候了,是送相机和行李箱来那次吗?看瑞心打开公寓房门,房内跟上次有点不同。


      “跟上次来不一样了?”
      “是阿我改了摆设,也换了这边的壁纸。”


      凯萝点点头,走了几步环顾这小小的套房,瑞心正在收拾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凯萝走向她,将瑞心转向她并帮她放下她手上的东西。“瑞心,你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一说出口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凯萝凝视着瑞心有点哭肿但依然清澈美丽的双眼,再贪婪地看着她美丽的眉间、挺俏的鼻尖及可爱的双唇,她不想再去想自己该说什么或该做什么,她不想再压抑或控制什么,眼泪自顾自地流出凯萝的眼睛,她渴望地吻向瑞心。


      凯萝双手轻捧着瑞心的脸,温柔地不断亲吻她的双唇,此刻交叠的双唇,彷佛说不尽几个月以来分离相思之苦,吻也吻不尽。瑞心享受着凯萝的吻并回应着,闻到那最熟悉最怀念的香水味,心中一醉,她渴望地吻向凯萝的颈间,像是要在这片令人迷醉、香润柔软的肌肤中,追回所有凯萝欠她的,吐露所有她思念而不可得的,瑞心激动地吻到几乎喘不过气来。凯萝经这狂乱的吻已把持不住,她开始急迫地褪下瑞心的衣服,她需要抓紧她、贴近她,唯有赤裸相接才能释放心中的激情,她们的心脏前所未有地狂跳着、脸红地喘着气却止不住狂吻,瑞心也开始拨下凯萝的衣服,她们边移往了床上。


      一躺下终于两人缓了下来,手环着彼此的身体,红通通的两张脸庞近近地互相凝视着。


      “我真的好想你”田瑞心说。


      柯凯萝给她深情的一吻,低声说:“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彼此的气味,温热的肤触,勾起了她们无比的欲望,她们的心中此时没有一丝痛苦或悲情,只想疯狂沉浸在彼此美丽的身体中。凯萝轻柔熟练地吻着瑞心,她要给瑞心最棒的一晚,感受并释放她的爱与欲望。瑞心已经不能思考,她甚至不知道凯萝在哪里在做什么,太多的感觉袭来,她觉得自己唯有大口的喘气能让她的心脏自激动中停下再来继续跳,凯萝激动地吻她,她的碰触就有如触电一般。凯萝继续、接连吻着瑞心的耳边、颈间…。瑞心的心智快速的炸开,就如同这世界已经没有她,只有她这舒服到疯狂的感觉强烈地打击她,凯萝激情而渴望地望着美丽无比的瑞心,她们同时享受着这一切。


      瑞心睁开双眼,凯萝的脸从模糊中出现,正无比温柔地望着她。瑞心害羞了起来,凯萝调皮地一笑然后突然紧抱着她,而且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她们感到彼此的心跳气息渐渐平缓了下来。瑞心贴在凯萝的胸前,小声地问说:“凯萝,我不会…我不知道怎么对你做这些,怎么办?”


      凯萝的脸上浮现瞭然于心的微笑,放开瑞心而只是轻轻抚着她的肩头,用手指尖在她肩头最美的弯角上玩着,“没关系阿小儍瓜,慢慢来,你总是会学会的。”凯萝温柔地微笑着说。


      “你会睡在这吗?你可以睡在这吗?”想起分离的日子,对比刚刚无比的甜蜜,瑞心急的觉得自己又要哭了。


      “当然阿,我的田瑞心”说着凯萝深情的吻了她,随之又将她搂紧。瑞心开始尝试着吻起凯萝,凯萝笑着看她,爱怜地摸着她脸庞,心中激荡着“我再也不要跟你分开了,田瑞心”却突然被瑞心吻得忘了自己有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这一夜她们终于重逢,如同原本长久相缠的两条藤蔓,自分开而回到了原本的位置,然后缠得更紧、紧紧相贴。


      她们几乎睡着了,瑞心却突然想起闹钟不知有没有设定而坐了起来,发现连灯都没关呢,凯萝被惊醒而微微睁眼看了她,瑞心只觉得凯萝真的好美,心中又想起这一夜,不禁又扑向凯萝大大亲了她一口。她起床,捡起床边的衣物并倒水喝,凯萝说她也要喝水她便拿给她喝。瑞心设定闹钟时才想起不知道凯萝该何时起床,第二天上班的衣服怎么办等等,


      “凯萝,你明天上班怎么办?”瑞心坐在床边,手轻抚着着凯萝的手臂问道。凯萝一下翻过身来手撑着头,眼睛突然睁得好圆,


      “哎呀!明天一早还有约呢!”说着皱眉微嘟起了嘴,眼神一转她啪的躺下来,捂着脸小叹口气说:“只能早点起来啦!还能怎办!”


      瑞心弯下腰又亲了凯萝的脸,看着她放下手,微笑望着自己,瑞心敏捷地一翻身用全身缠在凯萝身上,将脸紧紧地埋在凯萝的颈间,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安心似的。凯萝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背,亲了亲她的头发。这一刻,她们在分离时的那些心伤,好像都痊愈了。


      回复
      25楼2017-05-16 10:50
        此处应有我家兔兔 你家瑞心的嘿嘿嘿笑容……睡过头算什么 什么时间都不要管了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5-16 12:33
          楼主的文字让我想起小时候……偷偷借了学姐们的一些台湾言情书和武打书 被我母上发现 后一顿骂加没收所有闲书 我还得用自己的零花钱赔书钱 保证考试成绩全部90以上 否则学期末竹笋烤肉了 当时死的心都有啊 真觉得不是亲妈 后来偶然发现母上居然晚上偷偷在读那些言情书 还会摘掉眼镜擦眼泪 好吧 那一刻我觉得 还是亲妈啊亲妈 ——有感于REAL说的台湾言情小说的一贯优良传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5-16 12:44
            对码字的人有种由衷的敬佩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5-16 12:49
              樓主繼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16 14:31
                谢谢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5-16 15:02
                  201 没有你的清晨



                  阴冷的清晨台北,柯凯萝驾车往东,朝着远离田瑞心的方向。


                  上个冬季的那个清晨,她也曾这样,轻轻抚着瑞心安然熟睡的脸,默默起身离开她后,启程回到信义区的这个家。只是现在这个家已不成家,是没有女儿玲玲的空荡荡的房子…凯萝降下车窗,让冷风吹醒自己,红灯,“别再自艾自怜了!”她对自己喊话,深吸口气再秉住,脑中浮现昨晚饭局上瑞心突然出现的脸。绿灯,空荡的城市,但凯萝心中充满与瑞心昨晚的回忆。


                  “干脆取消早上的约吧!洗个澡换个衣服,回头还能邀瑞心一起早餐…”凯萝随即一瘪嘴又否定这想法,约好翻译人员来面试怎能任意改期,事情处理好,中午再见瑞心吧。


                  电梯上楼,打开信义家里的大门,如此安静,阴暗的天色似乎透不进光来,钢琴、空沙发,没有玩具的地板,走过时彷佛有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凯萝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居然放任桌上的残酒与那一只喝过的酒杯,顺手拿进厨房清理了。有点儿累,冲个澡精神会好些吧。走进浴室她坐在镜台前开始卸妆。


                  边盘算着下午已请了清洁公司到敦化南路的新公寓打扫,可能也要再给信义区这边的仲介拨个电话瞭解出售的进展。温热的水自顶吊的莲蓬轻冲着她清丽的脸,她又想起了瑞心。“她一定赖床了,拨个电话叫她吧”边以浴巾擦着脸她翻出手机,不顾手上的水珠滴下,按下已建在手机桌面的快捷拨号,果然,等了好一阵才接通:“瑞心,是不是该起床洗个澡准备上班了?”


                  “…嗯?凯萝?你在哪里?”
                  “我已经到家都洗好澡了,你该起来啰!”


                  很明显还会赖床吧。凯萝微笑着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她望见镜中的自己,有点陌生,是瘦了吗?她挺直了自己、吸口气,又再弯腰靠近检视自己的脸。


                  “是新的开始阿!你好阿!”一边感到阳光似乎露脸了,边擦着身体走入更衣间。


                  在河提旧公寓里的田瑞心,在被窝里无意识地握着已挂断的手机,回味凯萝温柔的声音说着:“我中午去找你吃饭,好吗?公司地址给我…”差点答不出来呢!不知道有没有讲对…


                  收起回复
                  36楼2017-05-16 16:18
                    她伸个懒腰总算爬了起来。睡醒凯萝已不见踪影的心慌记忆一闪而过,“呜!好冷!”她发了个冷颤,赶忙拎起椅背上的外套披着,看到本来应该散在地上的衣服已经整齐叠在椅子上,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她发现书桌中间有张凯萝手写的留言。


                    “瑞心,我的手机号码没变:09XX-XXX-XXX,你随时可以打给我。C.”


                    瑞心的心里只觉得甜蜜又好笑:“你这不是一早就打来了吗?”


                    随后挤在捷运中,田瑞心突然想到中午可以问凯萝新公寓的事,以及如果可能搬去,要跟房东提退租才行。步出捷运,原本的阴天刚刚全部放晴了!瑞心的心情整个大好,往公司的路上差点蹦蹦跳跳了起来。


                    中午 12 点,瑞心一步出公司一楼大门,就看到一阵风中,戴着墨镜穿着风衣的柯凯萝正从驾驶座走出来张望,她的领巾一角被吹了起来,头发也快被吹乱了。她那成熟、有着美丽五官的脸庞,正坚毅地微抬着下巴,带着充满着自信的气势,但今天好像少了那份从容?瑞心在一群同事里,在这熟悉的公司门口,望着几个月来她曾经多少次幻想能在街头遇见的凯萝,此刻正在这里等她。看着她抚着头发迎着风的姿态,好美,同事们会不会以为哪个明星这时间过来电视台呢?终于凯萝的眼神找到了她,微微一笑并一点头要她上车。


                    她们来到其实就在邻近的华山园区,停好车后凯萝领着她往园区边缘走,拐了个弯,是一区红砖仓库似的建筑,在其中有个入口放了两小座天使雕像,瑞心瞥见,是邱比特吧?一个正微笑看着她,另一个则是开心又调皮的模样。弯进这入口进了餐厅室内,挑高的餐厅,清爽中带点欧风的装设,玄关之后一转身,是打通了的几面墙的几个大空间,阳光从高窗透进来,每一间只稀疏地摆了三四桌斜铺着雪白与绿格桌巾的方餐桌,客人不多。


                    收起回复
                    37楼2017-05-16 16:21
                      凯萝挑了窗边的座位先坐下,摘下墨镜摆桌上,耐心地望着正在东瞧西看的瑞心。都坐下后,侍者过来上水,放下大本厚重的菜单。


                      “点你爱吃的吧!让我请你吃顿饭,好吗?”凯萝望着瑞心说。


                      阳光透过桌边这扇雅致的窗,外头的树正随风摇曳,柯凯萝看着阳光与洒下的树影正映在着田瑞心的米色罩衫上,她正淘淘不绝介绍自己这份新工作的内容、早上如何前所未有、超级顺利地提早写完交稿,还一边赞叹这里的牛排汉堡真好吃。凯萝看着她神采飞扬又开心的可爱模样,真令人心醉满足。凯萝自己点的是鱼,选了杯白酒,但只吃了两口鱼配酒,便放下刀叉,放松地斜倚着听瑞心说话。


                      “那你的主管是怎样的人?男的?女的?”
                      “小主管是男生,大主管是女的。”


                      瑞心终于吃完那份量有点大的牛排汉堡,咕噜一声吞了一大口可乐。正拿餐巾擦嘴的瑞心,这也看到窗边的阳光照着凯萝,她的脸庞好像会发亮一样,那么美丽高雅,什么人也比不上。


                      “他们人好吗?”她盯着凯萝的唇,虽听到她缓缓的问,但一时想起昨天晚上的吻,瑞心的脑子竟接不上话。看到凯萝带着笑意、迷人的眼神投来关切,她才回过神来。


                      “哦!小主管有点神经质,不过人不错!我觉得啦。”瑞心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凯萝问她想不想吃甜点,转头轻抬起手请侍着过来,“请给我们甜点 menu”又忽然想起什么地问瑞心:“你们下午几点上班呢?”


                      “吃饱基本上就跑下午的采访了,但我下午的记者会两点半才开始,地点很近就在…”凯萝看了下表,向瑞心点了个头,便对侍者说:“没关系,甜点我们直接过去点一点就外带吧!”说着站起来伸手拉着瑞心,“我们来这里选甜点”一手抓起皮包,便轻轻牵着她的手往柜台走。


                      最后凯萝要瑞心挑了六个小蛋糕,请餐厅装在外带盒里,要瑞心带回去请同事们吃。瑞心说时间刚好够,很近她自己走回去就好。她又急着回去又不舍离开凯萝的好笑模样,让凯萝不禁莞尔。看她走出没几步却又跑回来,担心的对凯萝说:“你刚刚有喝酒!开车怎么办?”


                      凯萝看她这样慌慌张张的,心想说那蛋糕到了办公室恐怕已不完整了。


                      “我会在这坐坐再走,你别担心。回去好好走别急忙跌倒受伤了…”她也只能轻轻这样交待了。


                      下午,柯凯萝休假,在敦化南路新的公寓里,清洁公司的两个小夥子边走出门边说:“谢谢你!柯太太!那帐单公司会再寄给你!”


                      凯萝报以微笑,轻关上门。阿?柯太太??呵呵…我也不是翟太太了!她摇摇头,年轻人总有搞不清状况的。看了这清除施工碎屑后,重新展露崭新装潢的一屋子,她心中有些自豪。


                      几点了?该约瑞心吃晚餐了吗!这时放屋内正中央的餐桌上的手机“叮!”一声响。是瑞心传来简讯:“凯萝,我收到房东简讯说热水器坏了耶,真是糟糕!”


                      她直接按了手机里瑞心的捷径,瑞心马上接了,


                      “凯萝!”才一会儿不见瑞心,听到她可爱的声音还是让人心神荡漾。
                      “收到你简讯了,那你今天晚上不如过来我这住,好吗?”


                      “嗯…好。那我待会顺路回家带衣服,我还得回公司交稿、等着看带子…”
                      “会忙很晚吗?你忙完我们一起吃晚餐好吗?”


                      “七点多应该可以弄完,七点半一定可以走,我想。”
                      凯萝微抬起头想了想,“好,我会过去接你!”


                      --
                      201 (第3回) 完


                      回复
                      38楼2017-05-16 16:22
                        谢谢楼主。保存好并打印,有事没事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5-16 16:46
                          202 新房
                          一天內兩次從公司門口上凱蘿的車,田瑞心不禁開心地笑著。凱蘿也微笑看著剛上車的她,問道:「我們去百貨公司吃吧,我得買些東西需要你幫忙一起拿,好不好?」
                          於是她們到了最近的百貨並吃了地下室的美味的小籠包和蒸餃。接著她們來到樓上寢具區,凱蘿買了三個記憶枕並很快買了幾床春秋被。等店員包裝時,田瑞心隨意地看著那些床單被單的展示,凱蘿瞧見了便走過來,看看瑞心看的是哪些款式,
                          「瑞心,你喜歡哪個花色?」瑞心以為她只是隨口詢問,就選了選,說這款翠綠白小花的很有春天的感覺,她覺得不錯。只見凱蘿又交待店員:「也給我這組的單人床組吧!」見店員又忙了起來,瑞心在一旁不明究理,究竟要買單人的還是雙人的,怎麼回事呢?
                          下停車場前,田瑞心從車窗裡瞥見氣派的門廳,只有警衛和沙發桌椅。「 真奇怪一樓這樣不是很浪費嗎?」邊心想著,她安靜而忐忑地隨著柯凱蘿上電梯丶出電梯,見凱蘿大大的微笑著邊拿鑰匙打開了左邊的公寓門。
                          「歡迎光臨!」凱蘿說,溫柔中帶著少見的興奮感覺。瑞心踏入,見到好大而空曠的空間,就好像學校教室那麼大吧,當然,並不像教室。凱蘿打開了幾盞黃色的壁燈,瑞心隨著她脫鞋踩上整屋原木的地板。這廣闊的客丶飯連廳就約有二、三十坪的空間,正中央是開放丶中島式的廚房,上頭吊了盞紅色的造型燈。
                          右邊好大的客廳,一面牆是整片自底至頂的白書架,一面是刷白的仿磚牆,下頭低低的層板上放著又大又薄的電視及兩旁的音響,客廳中間現在只放了兩張小邊桌及兩盞不同卻有相似風格的立燈,整片的落地窗與書架牆間,堆了十幾個看來沉重的紙箱。
                          廚房這頭,牆邊有冰箱、洗手台及貼了木皮的櫥櫃,隔著走道的中島爐具區旁,一邊是工作區,靠客廳的這邊則沿伸出可坐四到七個人的白長桌,旁邊現只放著三張椅子,看來是目前這空曠簡約卻因木頭地板及黃光色調而透著溫暖的大廳中唯一能坐的地方。
                          「沙發還沒運到。」凱蘿一邊接過瑞心手中的大包小包,往內走去。「你包包也放下吧。」
                          瑞心左右看看便跟著凱蘿走,一邊把背包放在餐椅上,這麼大的房子,讓她不自主地想跟好女主人。凱蘿打開最內一間房門,開燈並說:「這是…主臥室。」
                          柯凱蘿在臥房內的床邊走道,放下裝著被子枕頭的大包,伸手揉揉自己的頸肩,心想:「這就是我們的房間哦!端心。」卻沒說出口。
                          房裡有張很大的雙人床,床後的牆上裝飾了整面的檜木,那檜木讓房間有淡淡的香氣,顏色也與床架丶床頭櫃、櫃上的讀書燈,以及木頭地板相襯。靠落地窗旁還有張簡單式的、看來是薰衣草紫色的雙人沙發及一張小桌,對著一張不小的梳妝台。 窗簾是淡灰有點厚重的布料,空空的床墊卻還沒有舖床單,床單被單組還在包裝內放在床上。
                          「待會你幫我一起舖床吧?好嗎?」凱蘿說著向瑞心指著門邊方向,「那有個浴室。」
                          瑞心過去瞧瞧,找到門邊的燈,哇!這浴室可能跟她現在的臥房一樣大了吧。大浴缸丶隔開的淋浴區,以及…奇怪了為什麼有兩個並列的洗手台。
                          「我們來看看別的房間…」凱蘿拉著瑞心的小臂,回到走廊,打開主臥室隔壁的門,是間不大不小的空房,
                          「這間我會改成衣帽間,也就是我的衣櫃」凱蘿很快解釋著,她又打開它對面的門,
                          「這間是客房,有朋友來的話可以住」瑞心瞄見裡頭放了張一般大小的雙人床,也有簡單的書桌和櫃子。瑞心走進看了後點點頭,回頭看到凱蘿正掩不住地開心地微笑,對她俏皮地眨著眼,
                          「而這一間呢…」說著她像表演似的很刻意地緩緩打開主臥室對面的房門,使著眼神要瑞心自己進去看。
                          凱蘿拿著搖控器開燈,燈光由黃轉白,隨之又稍暗下來,原來大頂燈是一盞可以從搖控器自由選擇顏色與亮度的進口燈。瑞心看到房內有張雅緻簡約的大書桌,靠了張人體工學椅。一張單人床,對著壁掛的電視,小巧的藍光/DVD播放器已接好線路巧妙地跟音響組擺在櫃中,旁邊放了付無線的全罩耳機。一面牆是大片的書櫃,有放書的、也有隔成光碟大小的空間。
                          房間另一面是一整扇的大窗,這時看到天黑的窗外好像有隱約的樹影,大窗戶是自頂落到及膝的高度,連到一片大窗台,上面舖著舒服的木料。
                          這房裡,透露著專業,好像是間令人容易專注的工作室。
                          「這是給你的工作室,如果你搬進來的的話…」凱蘿在吃驚的瑞心身後輕聲地說。
                          「什麼?這是我的房間嗎?!哇!」瑞心驚喜地大叫,不可置信地雙手抓著凱蘿的臂膀,
                          「嗯…是你的工作室」凱蘿重覆道。她心裡想的是:你可要住在「我們的」房間裡,這只是你的「工作室」,但凱蘿此時卻只是微笑看著已經在東摸西碰的瑞心,沒有解釋這麼多。
                          一夜下來田瑞心興奮的檢視屋內的種種,柯凱蘿忙了一天卻早已有些累了,
                          「明天還可以慢慢看阿瑞心,可以請你先來幫我舖床嗎?」
                          展開緹花深紫色的床單被單,只聽到瑞心還興奮地說著:「我可以在我房間裡好好研究我那些電影耶,超棒的!」
                          凱蘿微一皺眉,輕聲說:「你不必睡在那房間阿。」
                          瑞心聽到,突然害羞地看了凱蘿一眼,咬著唇笑意漾開。兩人無聲勝有聲地坐在舖好的床上,正裝著被單,瑞心忽然下定決心似地說:「但我若搬進來,我…我要付房租給你!」
                          凱蘿正扣上被單最後一顆扣,抬頭笑著跟她說:「不用啦…」
                          「我堅持!」
                          凱蘿定定地看著瑞心,伸手摸了摸瑞心現在瞪著眼好認真的臉,
                          「好吧。但飯錢就讓我出,可以嗎?」
                          聽到凱蘿溫柔地答應她可以負擔自己的房租,瑞心不禁開心地抱了凱蘿:「嗯!」
                          凱蘿卻在瑞心背後莞爾一笑。


                          收起回复
                          40楼2017-05-16 18:02
                            301 記者






                            田瑞心開始這份工作也兩個多月了,已經習慣這份緊湊又充滿責任感的記者工作。好不容易考上 M 電視台文字記者,短暫的訓練後,一周五天都在跟時間奮戰,每天截稿兩次,東奔西跑、與攝影記者一同產出電視馬上要播的新聞。M 電視台的新聞,風評一向不錯,在求職過程中,她就知道其實背後的團隊,人員非常精實,所以進來之前她就知道會很辛苦。但這是她能找到的最接近理想的工作了,既有不錯的薪水、也是文字工作者,同時還在媒體業界。也許有一天她能真正專職做編劇,但現在她會在這裡努力磨鍊自己,更何況,這裡有太多她景仰的前輩以及她可以學習的地方了。




                            早上沒有太多新聞,新聞部的老大何經理甚至臨時排了休假沒有進公司,由陳副理主持晨間會議。還不到四十歲就頭髮花白的他,倒是有張年輕幹練的臉,配合他高亢的聲音,每天呼喝、提點他們,像個老媽子一般鉅細靡遺地看顧每個人的工作,從沒見他停下來過,難怪瘦得像竹竿似的。在沒太多新聞需要採訪的狀況下,陳副理只叫瑞心跟小嚴一起整理上周到現在沒歸檔的帶子和資料,並且早點去吃中飯,中午由他們值班待命。




                            嚴致正小嚴,比田瑞心早進 M 電視台半年,是攝影記者,男生卻留著一頭長髮,老穿著一件髒髒的牛仔褲,褲袋總帶著一包煙,不但常給人漫不經心的錯覺、連自我介紹都說:「我不嚴也不正,叫我阿正不如叫我『阿不正』…」那時瑞心一聽就覺得好笑。但就像他的名字與外觀不符一樣,其實小嚴的技術很不錯,據說進公司沒多久很快就讓主管放心交待去跑重要的新聞。




                            「我要去哈菸,幫你帶杯咖啡?」小嚴酷酷的邊站起身來,邊看著揉著眼睛打哈欠的瑞心問道。

                            「謝啦不用了!早上喝過啦!」瑞心只是一時不習慣這麼靜態的工作,竟覺得無聊了。


                            才兩個小時,他們已整理了上周各式的政治、社會新聞,瑞心一邊跟小嚴聊著對一些議題的看法,發現他真的蠻客觀的,不一定會買單主流的想法,很有趣。小嚴最近常跟她分配到一組,她愈覺得挺不錯的,他們之間很能互相溝通,小嚴雖然比較年長也比較有經驗,卻總是不會給她什麼壓力而讓她發揮,需要時也都很認真跟她討論。下午應該也是跟他一組吧,不知道會分派怎樣的事件要他們去。




                            下午,副理要他們出門採訪了很單純的交通新制上路的新聞,只需要在路上找一些好心人採訪;一回公司,卻發現新聞部好像炸開一般忙碌,何經理不但來了,還遠遠一見到他們就急忙招手叫他們,瑞心小嚴馬上跑了過去。


                            「全部銀行的提款機下午突然都當機了。而且就在大家正想查明原因的時候,開始有大量金額從不同銀行匯往海外帳戶…」何經理簡單地說;瑞心聽了不由得張大了嘴,小嚴也瞪大了眼,左右看看,同事們只剩少數的人正在打電話或跑著,幾乎都出門了。




                            「小陳我也叫他出去了,這邊留我就好,你們等下聯絡阿禎,小陳判斷應該是駭客的可能性最大,如果阿禎她還沒跑學者那邊,你們就接那一塊。如果她已經弄了,問她還欠什麼,跟我回報最新狀況。清楚?」何經理少見地穿著休閒的 POLO 衫、帶著素顏沒上妝,應該是休假中突然從家中趕來吧,但她仍跟平常一樣冷靜而明快地指示著。


                            瑞心趕緊聯絡了阿禎學姊,得知她那組還在政府專家那邊等待最新狀況,而學者方面有兩位可擇一訪問,


                            「不過,瑞心,如果前面這位許教授可以的話就先這位。張教授我比較不建議,因為…」瑞心一邊抄著教授們的姓名電話,一邊聽前輩交待著。


                            「阿!組長開會出來了,我晚點跟你說!」只聽到阿禎匆忙跟其它記者搶著發問的聲音,話沒講完就先掛斷了電話。


                            許教授的電話兩次打不通。田瑞心於是聯絡了張教授,約好了直接在學校的辦公室訪問。出門前何經理正在講電話,短暫確認瑞心與小嚴是跑學者的內容後,便點頭示意要他們出發。


                            「怎麼會有這麼嚴重的事…」瑞心邊看著手機邊說。新聞部的聊天群組裡,大家偶爾會回傳最新狀況,平常有一搭沒一搭閒聊的群組,突然變得很嚴肅,不過正式的回報管道還是透過電話匯報給何經理,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空傳訊。


                            「可能是網路駭客大戰阿…這也是現代的一種戰爭。」小嚴開著著車突然這麼說。


                            很快他們到了位於市區的學校,在校園裡迷路加問路了一會兒才找到正確的大樓及辦公室。等了又等,張教進的辦公室卻空無一人,打他的手機他沒接,乾著急的瑞心還找去系辦公室詢問,最後小嚴打電話來說教授終於回來了。


                            「不好意思阿,另一位教授有些事要問我,討論到忘記時間了!」張教授招呼著他們。瑞心先確認教授知道事件最新的狀況,因為在來的路上,她已得知許多銀行都啟動緊急處置、防止進一步損失。


                            「那麼,張教授,您目前對這事件的看法呢?」

                            「現在要錄影了嗎?你們會放我的片段多久?」張教授沒回答問題,倒是看著小嚴準備機器。


                            瑞心跟他說明,會先溝通看法之後,擬定幾個問題,也就是內容大綱,才在正式錄影時請他重新回答一次。教授上下打量著瑞心,那眼神讓人感覺不大舒服,好像沒在注意聽而是在打著什麼主意。




                            言談間總覺得教授老質疑或挑剔瑞心擬的問題,又講不出他的重點,來來回花了超過半小時,總算開始錄影,當他聽了瑞心說到也許是駭客入侵銀行的系統,教授講的大致就是一些資訊安全的理論。瑞心邊記著重點,邊確認似的看了下小嚴,小嚴抿著嘴,只對她抬了個眉毛,應該是表示無奈吧。




                            錄完一段,瑞心思考了一下事件的邏輯,對照教授講的內容,又提了幾個問題。小嚴說要離開一下,教授對他點了個頭,繼續講著一些沒有正面回答瑞心問題的內容。




                            瑞心皺著眉頭,心裡正想著是她理解錯誤,還是張教授誤會了她的提問。


                            「教授,您剛剛說的意思是,只要銀行有分內、外部網路,駭客就必須透過內應才有辦法入侵嗎?還是說…」瑞心有點著急,不禁向前坐了點。


                            教授突然伸手摸了瑞心放在桌上的手,「田小姐阿,要講這理論可能還要講很久哦!」嘴角還莫名笑了起來。


                            「訪談結束後一起吃個飯吧?」瑞心被嚇得愣了一下,教授居然沒收回手還進一步邊說邊撫了撫她的手。瑞心趕緊抽回她的手,差點沒跳起來。小嚴這時邊在褲子上擦著手邊進來了,瑞心站了起來,清了下喉嚨以平撫自己,連忙望著小嚴,也忘了自己的問題是什麼。小嚴也不知道現在什麼狀況,歪著頭以詢問的眼神看著瑞心。


                            瑞心連忙看著自己的筆記,同時也瞄了下教授。他正好整以暇地微笑靠在椅背上,不知在得意什麼。


                            「那個…我打個電話跟主管確認一下這邊要問的問題哦!」瑞心突然想到應該回報並跟何經理確認,同時她也很想離開這個房間!邊撥電話她快步往門口走。


                            心跳得好快,幾乎不大能好好匯報狀況,不過,聽到何經理的聲音,瑞心還是冷靜了下來。何經理要他們有任何內容就可以回來了,目前資料很多,開始需要人手整理稿子和帶子。瑞心吸口氣踏進房裡,緊張地說可能這樣就夠了,邊跟小嚴說可能要趕快回去整理資料。




                            張教授走了過來,拍了拍小嚴,「你們辛苦啦!」還伸手好像是要抓瑞心的臂膀,瑞心很不自然地突然退後了一步,只見教授還是詭異地笑著。


                            瑞心害怕地跟緊小嚴,回到了車上。坐好後小嚴不解地看著她,


                            「發生什麼事了?」


                            「他剛剛突然摸我的手… 還說要吃飯…」瑞心真的被嚇到了。


                            「什麼?!我去上廁所的時候嗎?」小嚴詫異地整個轉過身來。


                            「嗯。幸好你剛好回來了…」瑞心雖這麼說,但那害怕似乎沒法一下子平復下來。


                            小嚴槌了下方向盤。瑞心看著車外,逼自己深呼吸,


                            「我們還是快回去吧!」她說。


                            收起回复
                            41楼2017-05-16 18:24
                              302 委屈



                              車程中小嚴只再確認了一次,除了摸手沒別的事發生,便不發一語生氣著。瑞心則看著手機想轉移心情,新聞部的聊天群組裡有很多新訊息,看完後她發現阿禎學姊也有傳訊給她:


                              「那個張教授會毛手毛腳的,若訪他別獨處或靠得太近」瑞心看了又驚嚇又懊悔,只跟小嚴說,阿禎也知道這教授有這毛病,只是沒來得及提醒到他們。


                              回新聞部後大家忙成一團,陳副理跑來跑去交待他們做這做那的,瑞心弄完自己的稿子看了剪好的帶子後,還多做了被分配的兩個片段的文字稿,陳副理快速地看著她弄好的東西,邊點頭邊說:「好了,小田你先回去休息了。」
                              「副理你們還有什麼我能做的?」瑞心見到還有不少人在忙。


                              「差不多了,不用每個人都待太晚,明天還要繼續追蹤,你先走。」陳副理講完,邊在他自己筆記上劃著,邊轉身快步往剪接室去了。


                              田瑞心邊想著今天工作的種種,心裡就是開心不起來。晚上十點半,她打開了家門,發現凱蘿今晚又在她的「追劇之夜」;在瑞心住進來前,從沒想過高雅如女神般的凱蘿,也有跟一般人一樣的嗜好:看連續劇。凱蘿也常在家聽瑞心聽不懂的歌劇、更常看書或是仔細閱讀那些外國雜誌,或是偶爾在餐桌上看著筆電裡的英文網站。但也有些晚上凱蘿只是穿著舒適的衣服,在客廳邊做著瑜珈,或甚至是躺在沙發上看她的連續劇。


                              不論是美國的影集或是日劇、韓劇,她常常一看就是一整個晚上,往往看得累到在沙發上打起瞌睡來才停止。有時瑞心會陪她看,但今天晚上,看著凱蘿專注的眼神… 嗯,是懸疑的美國影集吧…別吵她。也想自己靜靜待著的瑞心,直接走進了她的房間。


                              好累阿!但想起加班就算了還碰上這麼倒楣的事,瑞心真是一把火起,忍不住大力踢翻了她房間空的垃圾桶。「哐噹!」一聲垃圾桶飛走,瑞心叭的一下躺到床上,心中還是煩悶極了!


                              「你在幹嘛!」凱蘿突然開門嚴厲地對她說。


                              瑞心有點嚇到,看著皺緊眉頭,一臉生氣的凱蘿,一下說不出話來。


                              「這麼晚回家,回來還發脾氣嗎!有沒有搞錯!」凱蘿看起來真的很生氣,也沒多說一句轉身就出去了。


                              瑞心很少見到凱蘿生氣,雖然之前外出旅行時也知道她脾氣不算是太好,對陌生人往往自然有一股不可侵犯的氣勢,但卻不常對她生氣。是怎麼了呢?今天她也心情不好嗎?瑞心原本的煩悶,現在卻變成了焦慮;她不想惹凱蘿生氣。她馬上一咕嚕爬起來出去找凱蘿。


                              凱蘿正在喝水,見她出來還瞪了她一眼,然後看起來沒打算理瑞心。


                              「我今天過得很糟…,你怎麼了凱蘿?」瑞心忐忑地問。


                              「過得很糟就可以亂摔東西嗎!」凱蘿邊說著又回到電視前,一臉生氣地看著她。


                              瑞心的心裡突然一陣委屈,怎麼會平常溫柔的凱蘿今天這麼惡狠狠的?她到底怎麼了?怎麼也沒問我發生什麼事!我都被人欺負了今天!又急又氣的她,覺得好像眼淚要蹦出來了,一咬牙她還是回到自己房間。趴在被窩裡,瑞心還是哭了一下。她累得沒辦法想現在要怎麼做了… 聽聽外頭,凱蘿應該是繼續看電視了,沒來找她。


                              心裡煩的時候,瑞心常打開她一本黃色的筆記本,那是她編童話的地方。她喜歡編故事,所以才立志做編劇。像這樣心裡覺得糟糕透頂的時候,她除了會寫日記,有時也會翻開她黃色的童話筆記,看看這些或可愛或美麗的小片段,有時會讓她振作起來。有些已經完整寫成故事,有些只是點子或是她覺得特別的情節。




                              「從前從前,有個美麗的巫婆,祕密地隱居在一個漂亮的小鎮裡。」阿哈哈!我怎麼把凱蘿寫成巫婆了!看著自己在新的一頁寫下的句子,瑞心自己覺得好笑起來。


                              平靜下來後,瑞心出了房門,客廳已暗了,聽起來凱蘿洗澡去了。瑞心進臥房,換了睡衣,再出來外頭的浴室洗了把臉。凱蘿到底怎麼了?突然,瑞心想到了一個主意,馬上跑回她的書桌前,翻開黃色筆記…


                              收起回复
                              42楼2017-05-17 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