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吧 关注:370,630贴子:11,123,723
  • 78回复贴,共1

【新兰永恒】原创【灵魂的事】长度不定,he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潜水4年多,想出山了
新兰是我粉得最久的一对,也是注定会圆满结局的一对,但也是在追的过程中最心塞的一对……刚刚进了一个隔壁的帖子(手滑),已经快要气炸,转而又十分无语,某些人脑回路果然不同寻常啊!
到现在不能理解让柯南和其他女生组cp的心态……不管什么搭档的默契和友情……说到爱情新一从头到尾只爱兰还有争议?至于隐瞒身份,那是73的设定,柯南这个故事的构架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啊!隔壁竟然连原创作者都骂……就想问了没有青山哪有柯南里这些人物这个故事?
一直不想理,各自萌各自的cp就好,这次真的被气得不行……73对兰的爱招了不少嫉妒,真是无语极了不喜欢就不看为什么要四处攻击人物?在哪里看柯南都有ky的弹幕和评论,真是够了!!!
吐槽结束,准备更文了!
一直以来构思了很多关于新兰的萌段子,这次想把它穿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会从新兰小时候写起,楼楼已经是大二的老年人了,文不会太清水,cj的孩子慎入
关于人物设定我还是想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稍加完善,表示还是喜欢早期有些女汉子干脆利落但是内心柔软的兰酱,至于新一,可能更加接地气一点,没那么万能,少年感十足就对了。
附上我大新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11 20:27
    同大学党老人送来祝福和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11 23:47
      卷一 你是年少的欢喜
      chapter1 所谓暗恋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对一般人来说,暗恋无非就是偷偷喜欢,暗自yy。可工藤新一是谁?反正绝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的暗恋可不仅仅是默默喜欢,还附带360°无死角的目标保护和潜移默化的养成模式,然后就是初恋虐我千百遍,我宠初恋没底线的无怨无悔。
      对,初恋,想来小工藤开化得不是一般得早——四岁那年,某个爱哭鬼眼角含泪扬起天真的笑颜,却让尤对爱情这个概念十分模糊的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心脏反应过激的抽搐,彼时他犹自懵懂,长大后才知晓,那就是恋人们常常红着脸描述的——所谓心动。
      他不是没纠结过,挣扎过,过了直白表达情绪的幼儿年纪,他也开始觉得就那么放任自己与她日渐亲密有些不妥,在因为互用昵称而遭到同学们的嘲笑后,小工藤的傲娇属性被彻底激发,他说,请叫我工藤,我也会叫你毛利。
      其实这么说,不光是碍于面子,更是提醒他自己——喂喂工藤新一,别超过警戒线了啊!
      因为他清楚得很,自己对那个叫兰的家伙,有种与生俱来的好感,喜欢和她相处,想要和她亲近,在乎她的感觉。可这也是危险的讯号,如福尔摩斯所说,感情作用会影响理智的清醒。他现在,就已经感觉受到干饶了——会因为她的一个不开心微表情而担忧不已,会因为她交了新朋友忽略自己而恼怒生气,会在她的生日来临之际挖空心思准备看起来不那么刻意却又独一无二的贺礼……
      意识到这一切,他默默对自己叫“停”,不能再继续了……在失控之前。
      可那么努力地调整控制,还是随着那场探险后趴着栏杆沐浴在夕阳中无意识的一声“兰”,彻底破功。看着她小心翼翼祈求的神情,他忍不住就松口答应——也实在撑不下去了,什么毛利工藤的,着实别扭得很!而随后她兴奋的拥抱和欣喜的笑容,工藤新一便彻底宣告沦陷……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疏远过她,而是放纵自己完完全全走进她的生活——留心她的一举一动,清楚她的习惯喜好,捉迷藏时唯一能找到藏成忍者的她的人是他,父母分居时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鼓励的人是他,为了帮她实现七夕愿望不惜剪掉合照中的自己贿赂情敌帮忙的人也是他……什么形影不离,百依百顺,默默付出,舍己为她啊……都成了常态,总之工藤同学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出色的暗恋修养,从此这世上少了一个绝对理性无懈可击的天才侦探,多了一个绝对忠犬节操路人的护妻狂魔。
      嘛,他是注定成不了福尔摩斯的了,因为再无法心无旁骛只钟情于推理……但若是因为她,那他认栽——谁让他对毛利兰,也产生了不亚于对推理的,难以言说的深深的迷恋呢?
      或者说痴迷,更贴切些。
      不过……这算不算脚踏两只船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5-12 02:36
        加油哦!同大学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12 09: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12 14:1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12 16:57
              同大学党(ಡω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12 16:58
                顶顶 写得好棒 还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5-12 22:48
                  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5-13 00:04
                    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13 08:42
                      加油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13 18:36
                        谢谢宝宝们的支持,这两天感冒发烧了……等好一点马上就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5-14 14:27
                          真的是,让人感触很深的作品呢。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他的眼里全部是你。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5-15 00:1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15 18:11
                              继续写哦!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5-16 07:25
                                追文虽然我一直觉得VOA里那个小新一把小兰兰的照片给情敌的做法有点ooc,按照新一的霸道和东亚小醋王的个性,绝对会一个人默默保护兰兰的,和情敌合作简直不要太神奇但是原创的没办法啦~喜欢楼主的文 会一直追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16 12:59
                                  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按时间顺序写,所以要调整一下章节……先让有希子姐姐出个场……
                                  所以就把前面发过的第二章删了,不过吃醋的那一章很快就会写到,内容会改良过以后再发的因为之前写得太潦草了……
                                  新版第二章是还讲他们大概7,8岁的时候,时间在那个一起探险的经历之后不久。
                                  费了好大功夫写的……虽然只赶出了个上篇……我真是文废无疑啊!!
                                  chapter2所谓童养媳(上)
                                  你我浅浅的相遇恰似露珠,只闪亮在黎明那一瞬。

                                  最近,兰的情绪不太对。
                                  一向是乖孩子的她竟然破天荒地迟到,上课也没什么精神,下了课也不再和小伙伴们玩闹,经常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偶尔叹气,神色恹恹。
                                  “总算放假了!兰……放学一起去吃寿喜烧吧!新开的那家店好像很不错哦……”园子背着包跑过来,径直坐到兰对面。
                                  趴在桌子上的人愣了一秒,抬起头冲她笑了笑,“抱歉了园子,最近零用钱告急了,下次陪你去好吗?”
                                  “哎呀那有什么关系!我请你!”园子豪爽地拍拍她的肩。
                                  “不行啊,”之前去她家做客常常被盛情款待,她已经很不安了,请客什么的还是应该分清楚,“而且……我要早点回家,”说完又低下头,“对不起了园子……”
                                  “那好吧……”园子面露遗憾,“我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倒是兰你……”
                                  果然,连园子都看出来了吗?兰莫名有些心慌。
                                  “有没有想好明天去哪里玩?跟我一起去京都吧!据说会有烟火祭和歌舞表演,绝对好看啊!”
                                  兰默默松了口气,有些茫然地摇头,“我还不知道啊,他们……怎么安排……”
                                  “让叔叔阿姨和你一起去啊!”
                                  说到这,兰收拾书的手微微一顿,“他们应该没空吧……”说完背起书包,“我先走了……”
                                  “哎?兰……”留下一脸懵的园子,“她到底怎么了?”
                                  “喂,工藤,今天是你值周吗?这黑板你还要擦几遍啊?”旁边的同学奇怪地看着那个杵在讲台旁边状似在打扫,视线却向门外飘远明显心不在焉的家伙,而后者并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他皱着眉看着那个脚步匆匆的背影……脑子里全是她刚刚走到门口时,不经意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却又马上移开,低头快速走出去的样子。
                                  只那么一瞬间,她眼底的阴影和眼神中的黯然还是泄露了她的心事。
                                  “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又欺负兰了?”园子仿佛发现罪魁祸首,冲过来质问他。
                                  新一放下黑板擦,“我倒是希望……是因为我……”那他就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可兰现在谁都不理,她已经躲他好几天了……早上不再早早到他家门口等他,下午放学也总是自己急匆匆跑出去,他每次都小心地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可她只是回家,哪也没有去。
                                  “什么态度啊你?!”园子当然不明白他话里的含义,新一也懒得解释,有些烦躁地走出教室。
                                  等等……刚刚……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
                                  “先走了!”新一不再犹豫,飞快地从园子身边跑过。
                                  “哎?……这一个两个的……今天都是怎么了?”

                                  七月的末尾,闷热而潮湿。
                                  妈妈果然还是没有回来,爸爸留了张纸条在餐桌上,总之也有事情要忙。
                                  原本温馨的家显得前所未有的空旷冷清。
                                  傍晚时天色开始阴沉起来,没一会就完全暗了下来,很快大雨便倾盆而至……风吹得纱帘翻飞,毛利兰从沙发上起身去关窗,手刚触到窗沿,蓦地一道闪电划过灰沉沉的天幕,转眼间屋子里一片黑暗。
                                  她本能地一惊,顿时有些慌乱,虽然知道应该是传说中的“停电”,可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明明是盛夏,却手脚冰凉冒了一身冷汗。
                                  又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屋子照亮,瞬间亮如白昼,转而又投入更深的黑暗……一片森然的寂静中,她屏住呼吸等待之后的雷鸣,直觉不能继续站在这儿,却又无处可躲。
                                  每一秒都格外漫长……
                                  也许是因为遥远,雷声真正造访时并没有想象中如虹的气势,只是徐徐的,闷闷的一阵隆隆,像年迈的老人午夜的咳声,听得人心悸。
                                  在那声音之中,好像还掺杂着些别的声响……
                                  好像……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似乎从门口那边传来……她小心地摸黑移过去……喊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门锁上窸窸窣窣的声响,半晌都没有“撬开”,看起来动作生疏……
                                  不是吧……兰吓得得脸色苍白,想要动一动,却发现腿已经软了。
                                  随着又一声闪电和惊雷,门也“咔”一声被打开……
                                  “啊啊!别过来!……”她抬手就向突然袭来的黑影打过去……
                                  “兰!是我……”
                                  听到他的声音,毛利兰愣了愣,借着来人手中的光源,终于看清那张的熟悉的娃娃脸。
                                  他的发丝还滴着水,没有一贯的自大又傲娇的神情,而是满脸的担忧和焦急。
                                  “新……新一?”女孩的声音有些颤,“你怎么……”
                                  “敲那么久的门也不开,叫你你也听不见,幸好老妈让我带来了你家的备用钥匙。”他伸手把快瘫在地上的她拉起来,故作轻松的语气。
                                  “新一怎么会来我家?”兰渐渐恢复平静,果然有他在就安心多了。
                                  周围的黑暗遮住了某个小人脸上突现的红晕,他咳了咳,语调有些生硬,“是我妈啦!要请你去我家……吃饭。”
                                  “吃饭……?”都这么晚了……
                                  “夜宵。”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
                                  兰有些狐疑地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点头笑了,“嗯!那你等我一下!”
                                  新一有些奇怪地跟她进了房间,一边给她照明,最后,兰踩着小板凳从冰箱里抱出个“桃子”形状的奶油蛋糕。
                                  “这个是……”
                                  “本来想给妈妈一个惊喜的,可是她没有回来……”兰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
                                  “你自己做的?”新一有些惊讶,这明显不像是蛋糕店里的手艺,字也写的歪歪扭扭的,倒颇像迷糊的某人风格。
                                  “嗯,不太好看吧……不过我尝了一点,味道还可以……”
                                  “英理阿姨的生日……不是10月份吗?”他记得她经常挂在嘴边的。
                                  “今天是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日,以前他们每年都会一起庆祝的……”语气顿时低了下去。
                                  新一有些无措,手碰到她冰凉的小手,轻轻握了握。
                                  “这个蛋糕,带到新一家里去吃吧!”兰很快就释怀一笑,拿起蛋糕,“也当做夜宵。”
                                  “叔叔阿姨很快会回来的,可以留着等他们一起吃。”毕竟是兰你亲手做的啊。
                                  “可是我家停电了……蛋糕会坏掉的……”
                                  “那放到我家的冰箱里,暂时保存一下。”
                                  “这个就先吃掉吧!也要感谢新一请我吃夜宵啊!等下次妈妈生日我再做个更大更好看的送给她。”
                                  “都说是我妈要请的啦……”
                                  “我知道啊,待会要当面道谢嘛!”
                                  “……”
                                  “……唉?这个灯的样子好奇特……是神话里的阿拉丁神灯吗?”
                                  “笨蛋!这叫马灯……”
                                  “马灯?”
                                  “就是夏洛克生活的维多利亚时代用的那种灯啦!不过也只是样子像而已,毕竟里面是个电灯泡……”
                                  “看起来有点像玩具……”
                                  “其实就是我妈以前用过的道具……”
                                  “哎哎?”
                                  “……”怎么好说出来得太急没找到手电筒……
                                  “说起来……新一的妈妈是个大美人呢!”
                                  “……这话你当着她的面说,她会很开心。”
                                  “还演过好多很棒的电影,是个超级大明星啊!”
                                  “是吗?没怎么看过……”
                                  “我也是有希子阿姨的粉丝哦!”
                                  “……这话就别让她听见了。”
                                  “哎?”
                                  “小心脚下!”
                                  ……
                                  明明是大大的伞,两个小小的人,不长的路走下来,却还是有一位身上湿了半边。
                                  可等有希子看到小兰的那一刻,工藤新一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不是亲生的……
                                  有希子一把抱住白糯糯软乎乎的女孩,在怀里揉了半天,又心疼地看着她微湿的发梢,摸摸她的小脑袋,“怎么淋成这样?”转而对一边湿得惨不忍睹的某人横眉怒目,“小新!怎么可以这么不懂得爱护女孩子?!”
                                  “是新一他……”全淋湿了啊……小兰有点无奈地回头。
                                  “哎呀别理他!来来来,这是给兰酱准备的超~Q居家小拖鞋……啊,袜子都湿了?小新也真是,路都带不好……走,咱们去洗澡澡,然后换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还没有吃晚饭吧?我已经煲好了什锦汤哦!正好可以配上兰酱这个超~卡哇伊的蛋糕~”说完一手牵着兰的小手,一手端着蛋糕进了屋,留下门口一大一小风中凌乱。
                                  优作原本因看到儿子淋湿的衣服而投去的赞许的眼光渐渐转变为同情,而脸黑的某人先是满脸无语,而后回给他一个阴险的笑容。
                                  优作挑眉询问。
                                  某小人无声回应——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可以想象我小时候你是何等待遇了。
                                  优作:……
                                  你小子现在很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5-17 02:47
                                    还有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17 23:27
                                      文很棒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6-11 14:08
                                        我和楼主应该见过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1 15:41
                                          大美人儿,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6-20 18:15
                                            我过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20 18:26
                                              ddd太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25 00:37
                                                前来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1 17:25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01 19:30
                                                    好少


                                                    收起回复
                                                    30楼2017-07-01 19:3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02 20:10
                                                        楼主已经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5 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