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7吧 关注:63,606贴子:792,032

【原创】Prometheus(中篇)BY玖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私设有,人物ooc,HE,27穿越18世纪,大概不会虐,慢热向)
简介:
时光拼凑起的断音,你我在错的时代相遇。
命运的齿轮不断转动,我们一定会再见……
“十世,我一直在等你。”

纲吉小天使镇,2L说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10 23:01
    各位好,这里玖肆,新人拜吧作品,初二党,有完结G27作品,但坑品仍不能保证。龟速更新(大概两周更一次?),人物ooc,跳坑慎入,追文妹子一定要记得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10 23:05
      # Chapter1.
      夜已深,乌云压住了天空,雨水洗涤着西西里的每条街道,空气中的血腥味逐渐散去。
      教堂的修女关上那扇沉重的大门,神父站在他身后。
      修女开口:“晚上好,敬爱的神父大人。”
      纳克尔收起圣经:“晚上好,蒂琳亚。”
      “那个孩子醒了?”修女目光急切,男人沉默地点头,她长出了一口气,神色柔和下来,“那么重的伤,能醒来还真是幸运,我先去看看他。”
      “蒂琳亚,你小心。他,有点危险。”纳克尔握紧手中的彭格列指环,背对着蒂琳亚开口道,话语中情感复杂。
      蒂琳亚推开木门。
      少年正躺在床上假寐,棕褐色的长发柔顺的贴着脸颊,勾勒出柔顺而精致的脸部轮廓。
      柔和而温暖的气息,像是天空一样的包容……
      下一秒,温度骤降。
      蒂琳亚听到心底最深处的声音:
      “他应当随天主离开,他必成灾祸。”
      沢田纲吉看着眼前人一瞬间放大的瞳孔,超直感疯狂地叫嚣着小心,他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空荡的无名指,心中微微一动:“帝琳亚小姐?帝琳亚小姐?”
      “啊?抱歉刚才走神了。”思绪被打断,帝琳亚发出一声错愕的惊呼,然后看向沢田纲吉,深蓝的瞳仁里,还有未褪去的恐惧。
      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沉重的闷哼,有些上了年纪的玻璃窗在寒风冷雨中瑟瑟发抖。
      沢田纲吉也在发抖,枪伤带来的低烧让他的脑子有些迟钝,彭格列大空指环的不知所踪更让他害怕。
      思考时间要比平时长0.6秒。沢田纲吉静默了一下,决定静观其变。他轻咳一声,把被子裹得更紧,使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尽量平静:“没事,帝琳亚小姐。纳克尔先生已经跟我讲了事情的情况。我叫Tsunayoshi·Sawada,非常感谢您的照顾。但我想,我现在需要离开了。”
      蒂琳亚下意识忽略刚才听到的警告,开口想留住少年:“Tsuna,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把伤养好再走可以吗?不是胁迫,这是我的请求。”
      “帝琳亚小姐,真的很感谢您的好意和关心。但旅馆还有朋友在等我,一晚上没回去,大家肯定很担心。”沢田纲吉说完这句话,像是忍不住肺叶的急剧收缩,侧开头咳了两声。
      “Tsuna,在你伤好之前,我不会让你离开的。告诉我旅店的名字,我这就去告知你的朋友。”
      沢田纲吉一直有个弱点:因为不会拒绝,所以完全招架不了性格执拗且坚定的人。
      昏暗里,修女的眼睛像熠熠生辉的星星那般明亮坚定。沢田纲吉沉默良久,最终从一旁的外套里掏出一封沾了血迹的书信放到蒂琳亚手上:“麻烦您了,帝琳亚小姐。”
      蜡烛燃烧发出微弱的声音,火舌一下变大,又一下低下来。烛火让他的脸色或明或暗,看不清表情……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10 23:06
        下章爷爷上线,只是看起来稍微有一点点压抑,其实是个甜文。毕竟根本舍不得虐兔子和爷爷啊w回复人数五十开番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10 23:16
          是me喜欢的剧情,楼主下次更文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11 04:18
            卧槽,楼主快更!_(:з」∠)_等不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11 10:27
              咦咦!喜欢这故事线楼楼加油!已收藏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11 16:05
                已收藏!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11 17:42
                  以目前的进度来看。。大概最快两天更一次,假期不定时加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11 21:28
                    冒泡,已收藏,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12 00:04
                      # Chapter2.
                      “他说什么?”
                      鸟儿在院子里鸣叫,青年把咖啡放在桌子上,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摩挲着彭格列指环上的纹理。
                      爷孙俩总有些相似的小毛病。
                      “他承认了佩德罗家族的确在做人体实验,而且,实验是在彭格列家族立下禁令不久后才开始的。”G说完这句话,就感受到周遭的气氛明显凝固。
                      佩德罗家族对彭格列显而易见的挑衅,却是以牺牲了无辜者的生命为代价。
                      Giotto站起身,披风顺着他的动作滑下,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独属于西方人的棱角坚毅,不在死气状态下的眼睛依旧令人心悸:“安吉洛·佩德罗为了自己的活路已经打算放弃他了,和他谈谈,如果同意合作,我给他平等交易的权力。”
                      “Giotto!”Giotto看着站在面前的纳克尔,又看了看摇摇欲坠的门框,无奈的叹了口气:
                      “纳克尔。好久不见。”
                      “的确,我这次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请坐。G,一起听听?”
                      看着纳克尔一脸焦灼,对于这个头脑简单的晴守能为什么着急深感好奇,G点了点头,坐在纳克尔的旁边。
                      “我今天收留了一个孩子,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甚至连气质都很像的孩子,”纳克尔从兜里掏出沢田纲吉的那枚指环,色彩繁琐的指环被穿在项链上,被灯光打出通透的颜色,“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
                      Gioto手指上的指环与纳克尔手上的指环同时发出白色的光,戒指中各分出一簇火焰彼此交织,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大大的“X”。
                      “这是?彭格列指环的共鸣!”
                      虽然两枚指环的形态不同,可相同的火焰波动足以说明一切。
                      这一幕太出乎意料,同一个时空不可能同时存在两枚彭格列同属性的指环,Giotto表情凝重。纳克尔和G皆沉默不语,静静地等待自家首领发号施令。
                      Giotto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的几件事接踵而来,沉重的公务让他几乎没有时间休息。疲惫的眼睛聚焦在彭格列指环上,Giotto开口,声音中略带压迫:“纳克尔,我需要马上见到他。”
                      雨后的西西里岛空气微润,树上的水滴顺着叶片的纹理留下,落在Giotto的鼻尖。
                      他推开教堂的大门,穿过楼梯。
                      “Boss是为了那个孩子而来?”蒂琳亚站在教堂二楼的落地窗前轻声询问,句尾一声轻轻的叹息不经意的散在风中。
                      “是。”
                      Giotto听到自己这么回答,一切事情仿佛随着这一字而尘埃落定。命运在无形中牵引着向前。
                      习惯了彭格列首领的一贯执着,她无奈地错开目光:“我被称为末日之歌,预言精准。Boss心里明白,他会改变你的未来。回去吧,你不该见到他。”
                      “历史是定好的,怎么做都无法改变。你既然说我不该,就意味着我已经与他相见。蒂琳亚,维护历史的完整,才是你该做的。”
                      死气之火在头顶绽开,微长的金色碎发半遮住眼睫,金橙色的眸子霎时间染上寒意,披风微微摇动。
                      沢田纲吉看着初代无形释放压迫,心中蓦然紧张。
                      Giotto转身看过来,那淡漠的眼神越过落到他的身上……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12 13:36
                        已收藏,楼主加油。不过纲不是应该在房间里么,怎么刚进教堂就看到了??还是说我看错了?还有戒指里历代首领的灵魂或是说意识呢?这个是我在好几个纲吉穿越初代时代都想问的问题了。还有初代的时代我记得我看的其他同人里大多都是19世纪的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12 15:24
                          楼楼文笔真好!文文也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12 19:40
                            潛水的我出來看新文了(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13 01:52
                              # Chapter3.
                              相似的面貌,指环共鸣的“X”图标,眼神中相同的觉悟,一切疑惑都有处归纳。
                              Giotto面对着少年,异样感突然鲜明。
                              这似曾相识的气息…似乎曾经接触过……
                              沢田纲吉看着青年一步步走来,金色的眼瞳中带着探究,胸前的怀表发出细微的金属碰撞声。
                              一步一步,如同神袛。
                              “十世,我一直在等你。”
                              他与Giotto距离最近的时候,是在彭格列的继承仪式上。现在的Giotto还不似戒指中的灵体那么成熟,脸上笑意盈盈,却并不温暖。
                              无暇顾及初代缜密的思维能力将他与第十代连在一起,Giotto天生的震慑力让他感到心情微妙的同时还有些激动。
                              “初代您好,能越过百年的时光与您相遇,真是我的荣幸。我是您的后代兼第十代首领――Tsunayoshi·Sawada。”
                              “我想知道你最初的名字。”
                              “啊?”
                              “你是东方人,因为彭格列的缘故才有这个名字吧。我想知道你在做首领之前的名字。”狭长的眼睛微眯,话语间带了些笑意,Giotto兴趣盎然地打量着自己亲缘上的后代:瞳色像是纯粹的琥珀……因为疑惑而瞪大眼睛的样子真像只软糯的兔子,可爱极了。
                              “沢田纲吉。”显然沢田纲吉不会知道Giotto心里在想什么。
                              “你好,纲吉。既然确定了身份和关系,就跟我回家吧。”
                              “蒂琳亚小姐,谢谢您的照顾。”沢田纲吉走到蒂琳亚的面前深深鞠躬。
                              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蒂琳亚看着那两人逐渐消失在天地交汇处间,她的眼睛逐渐变成幽深的紫色,星星在她眼中闪烁,像是把整个星空都纳入其中:
                              “从见面的那刻,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这是一场一旦开始,便注定无法停止的游戏。”
                              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陌生男人,沢田纲吉的瞳孔微微放大: “Reborn?”
                              男人大半张脸都遮在帽子下,扬起的嘴角昭示着他的愉悦心情:“ciao~纲~”
                              大概是因为时空法则的缘故,晴之Arcobaleno的身体形态恢复了成年的状态。第一次见到自家老师成年的形态,沢田纲吉一下子理解了碧洋琪为什么能从意大利追着一个小婴儿到日本。
                              “Reborn,你看到那封信了吗?”
                              听到这句话,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直趴在帽子上的列恩变成AK-47的形态:
                              “复仇者的用意很明确。不过未经为师同意就敢自己做决定,打断了为师的假期。纲,你胆子很大阿…”
                              “诶?不是。Reborn你听我解释。”沢田纲吉许久的镇定跨下来,并极其没有风度地抓住了Giotto的披风,怯生生地躲在他身后。
                              看着纲吉在与别人对话却完全插不上话的感觉意外的难接受,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他,想要再亲近一点。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血液里却仿佛早在憧憬期待着这个人一样。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亲情带来的效果。
                              Giotto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纲吉,我想我也需要解释。”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13 10:15
                                勤劳的玖肆终于完成了日更的目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13 10:17
                                  很棒棒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5-13 10:58
                                    顶顶,日更万岁,坚持就是胜利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5-13 12:19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13 13:16
                                        楼主加油
                                        写得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5-13 14:36
                                          那个。。我问下:因为学业比较紧张,所以端午节不会有加更,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开个分好几次开完的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13 21:37
                                            只要不坑,我就很满足了,楼大学习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5-13 21:43
                                              # Chapter4.
                                              沢田纲吉走到Giotto身旁:“这个时代的彭格列家族马上会经历家族史上的危机,而这场危机的发生有二十一世纪的敌人介入,很可能会改变历史轨道。因此复仇者把我和我的家庭教师传送到这个时代,为的是在关键时刻能帮彭格列度过难关。”
                                              Giotto皱在一起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他侧开头思索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历史是有延续性的不是吗?即使有外来者的介入,它最终也肯定会是你们所知道的那个过去。”
                                              “不一样。海、贝、虹的存在构成稳固的结构,三者一旦出现不平衡就会造成时空的崩溃。让人惊讶的是,复仇者感应到,二十一世纪的大空Arcobaleno隐藏在这个时代的某个角落。她是为了避难而来。”
                                              大空的Arcobaleno……
                                              Reborn压低了帽子,隐藏在阴影中的表情意味不明:“初代,能麻烦您这段时间帮忙照顾我的徒弟吗?”
                                              ――――――分―割―线――――――
                                              教堂中的天主教徒正在吟唱着忏悔之歌……
                                              沢田纲吉走进面前的高大建筑,在雪地里踏出一串脚印,他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闭上眼睛,小声跟着唱:“Amazing grace/How sweet the sound……”
                                              蓦然间感受到谁在身旁坐下。
                                              那人的脚步很轻……
                                              沢田纲吉睁开眼睛,正对上Giotto那双耀眼的金橙色瞳孔。
                                              Giotto和沢田纲吉对视了一会,然后转头看向教堂前的基督受难像:“昨天的事让纲吉觉得很难接受吗?”
                                              沢田纲吉闻言把刚才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尖埋入围巾,闷闷开口:“不是的,那种场面不是第一次见到,只是觉得有人死去会让我感到愧疚,明明有保护他们的力量。”
                                              阳光透过玻璃打进来,Giotto和沢田纲吉都沐浴在一片金色中,看上去和谐又美好。
                                              金发青年沉默了一会,心中莫名的独占欲隐隐作祟,他开口询问,声音如同大提琴甘醇低沉:“纲吉,里世界并不适合你…你不够坚强,却太过善良。我一直有个疑问,从见到我到现在,你一直在我身上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纲吉,我和你认知里的初代很不一样?”
                                              “不是的,”对面人的神色一下子低落下来,柔顺垂下的刘海让他看起来像大型犬一样可怜,沢田纲吉无措地解释道,“的确,我在那个时代认识的初代感觉温柔又可靠,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感觉时间真是奇妙,可后来想,也许初代的变化需要一个契机,而我,就是这个契机。”
                                              他握住Giotto的手在唇边落下一吻,语气坚定:“初代,以彭格列之名,我必为您护航,向您献上我全部的忠诚。”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14 11:12
                                                啊。写到后面突然就没有感觉了。。明天又要上课了,到下个周六周天之前大概会三天更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5-14 11:14
                                                  等待楼主回归(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5-14 12:24
                                                    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我咋会想到这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5-14 12:39
                                                      看过各路ALL27的文之后,我决定开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5-14 13:08
                                                        嗯。。端午节福利已经想好了,打算开车。番外与正文无关,半架空设定,纲吉是艺伎(现实艺伎不卖身,这里是剧情需要),身穿白无垢的兔子27。。(痴汉笑)到时候大概会放Lofter的链接。如果方便的话其实更想让各位一起拉个Q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5-14 19:43
                                                          加油~(飄來頂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5-14 22:14
                                                            #Chapter5.
                                                            两人并肩走在西西里的街道上,两边的白桦绿意盎然。
                                                            沢田纲吉转头去看右边的青年:
                                                            因为阳光有些刺眼,他正半眯着眼睛,金橙色的眼眸在浓密的睫毛下隐隐透出光彩,白皙到几乎透明的皮肤,虚幻而美好。
                                                            给了沢田纲吉一种下一秒他就会离开的错觉。
                                                            心跳突然乱了节奏,沢田纲吉转过头,却忽略了自家爷爷嘴角那抹得逞的笑意。
                                                            沢田纲吉才发现他们走上了一条完全陌生的小道:“这不是回总部的路?”
                                                            Giotto看着沢田纲吉回答:“嗯,我们去找加百罗涅。”
                                                            沢田纲吉眉头微皱,在脑子里快速的过着曾经背下的彭格列编年史,语气间充满好奇:“初代的…加百罗涅是……Alfred?”
                                                            “是的。听说他刚买下一个酒庄,本来不打算去的,毕竟我也不喜欢喝酒。不过,我觉得十九世纪的酒庄绝对可以给纲吉带来难忘的感受。”
                                                            Giotto弯了弯眼角。
                                                            视野逐渐开阔,大气而华贵的建筑坐落在小岛的边际,设计风格意外眼熟。
                                                            “这个酒庄和彭格列总部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Giotto看着他语气轻柔地解释。
                                                            “Giotto先生您好,Alfred先生在正厅等您,请跟我来。”
                                                            “Giotto,下午好。”
                                                            沢田纲吉看着Alfred与Dino如出一辙的面容,似乎除了发色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别。
                                                            Alfred一眼就看到了沢田纲吉:“这个……难道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
                                                            “Alfred首领您好,我是来自未来的彭格列十世――Tsunayoshi·Sawada。您和十世加百罗涅Dino先生简直一模一样!”
                                                            Alfred看了看沢田纲吉,又看了看Giotto,强忍住吐槽的欲望。
                                                            沢田纲吉被拉到桌前坐下。
                                                            桌上摆着小酒桶和高脚杯。
                                                            “Tsuna,来尝尝。整个西西里最出名的白葡萄酒。”
                                                            手中被塞入酒杯,沢田纲吉看着Alfred一脸热情,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偏偏就是没法开口拒绝。
                                                            于是这场跨世纪的会面,最终以彭格列十世喝得酩酊大醉收场。
                                                            Giotto把怀中的少年放在床上,在心中默默描绘他的容貌,突然强烈的占有欲在心中默默发酵。
                                                            他想起Alfred的告诫:
                                                            “我看的出来…你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好好想想,真的只是占有欲?”
                                                            情感上还是一张白纸的Giotto毕竟不如情场老手看得透彻。
                                                            明明他和纲吉才认识一个月。
                                                            难道是一见钟情?
                                                            纲吉大概不会接受这种情感。
                                                            隔了那么多代,不算近亲结婚吧…
                                                            脑中一下子闪过许多念头。
                                                            Giotto踌躇了一会,最终在少年唇边落下一吻,然后转身离去,情绪有些低落,连金发都比平时暗淡了一分。
                                                            而另一位当事人此刻正在做一个不好的梦。
                                                            眼前一片昏暗,只有些微清冷的月光透过彩绘玻璃,沢田纲吉的视野间一片模糊。
                                                            教堂外的乌鸦叫了一声……
                                                            不易察觉的水滴声,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血腥混着酒香。
                                                            男人倒在地上,“滴答滴答”落在台阶上的――正是他的血。
                                                            “不……”
                                                            沢田纲吉看着男人不甘瞪大的双眼,胸腔中缓慢流出的鲜血,还粘连着皮肉和脂肪被放置在一旁的心脏。
                                                            “这必定是你的罪,而这代价你无法承受。”
                                                            虚无的声音在空荡的教堂中留下回声,再一次刺激着他敏感的神经。
                                                            指间一片粘腻,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满眼血色……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5-24 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