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620贴子:22,772
  • 21回复贴,共1

4-15 剑与剑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回复
1楼2017-05-05 00:49
    web编号4-14,算上幕间4-15,一段段来
    个人渣翻


    第十四话 剑与剑 1


    [喂]
    虽然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或许是因为云层厚实的关系,感觉和昨天相比更阴森了一些。
    看着这样望着天空的我,在河边取水的金发女性以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我。她还双手拎着装满水的木桶。
    [莲司先生,有什么心事么?]

    并非刚才那位女性,而是留着中长黑发的少女向我搭话了。感到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担心的感情,应该并不是我的错觉才对。
    因为我在发呆,所以可能会想到奇怪的地方去把。

    [啊,不是。……我觉得天气可能会变坏吧。]
    [啊。]
    [说起来是啊。]
    听到我的话,刚才那位女性似乎注意到这点一般,将视线转向了天空。随后,黑发的少女也将视线转向了天空。
    风开始变强,皮肤上已经可以感觉到一点点寒冷。虽然距离日历上的冬天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差不多也刀秋天了吧。


    我和少女都穿着厚实的衣服,金发的女性则是穿着在舞会上才会有的那种单薄的礼服。但是,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让人觉得她完全没有感到寒冷。
    似乎是,将炎热和寒冷都用魔法中和什么的。我不太明白,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方便的能力。


    [晚上要下雨啊,不太习惯潮湿的天气。]
    [不管是谁都会不习惯吧。]
    雨会浇灭篝火,帐篷中有时也会渗入雨水。夏天的时候会如同蒸笼般闷热,而冬天则会变的寒冷刺骨。更重要的是,雨会将野兽和魔物的声音以及气味掩盖起来,非常麻烦。
    对于冒险者来说,雨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天敌。



    [讨厌下雨么?]
    金发的女性这么向我询问了,仿佛是在窥视思考此事的我的脸颊一般。
    通澈的翡翠色瞳孔,端正的容颜。大概完全没有考虑到其他什么事情吧,看着她那副毫无防备的表情,我忍不住想叹气。
    但是,要是我现在叹气的话,估计又会担心为何要叹气吧。而且会将脸靠过来。
    无论如何,视线都会被那个柔软的嘴唇吸引过去,旅途还很漫长呢。
    [太近了.]

    听到我嘟哝的话,金发女性将眼睛眯了起来。
    [都到这种关系了还有什么好在意了不是么]
    她一副惊讶的表情回答了我,听起来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真不可思议。
    再怎么说,都应该是面前这位毫无防备的女性不对吧。
    [怎么了,在想什么么?]
    [唔……]
    在那位金发女性的身后,黑发少女将脸颊鼓了起来……虽然表现的很可爱,但是视线却很尖锐。
    感觉如坐针毡。


    [没什么,因为要下雨所以感觉有点犹豫么。野营的准备也很麻烦。阿弥,你那边如何?]
    [……我的话,有点。]
    少女从女性接过木桶后回答了我,并将视线转了过来。
    大概是没有料想到会被搭话的,少女有点不知所措,有点提心吊胆的感觉。
    似乎是对少女的反应感到不可思议,金发女性将意识从我转到了少女那边。


    得救了啊,在心中这么嘟哝的时候,风又吹了起来。
    与金发女性并排行走的少女地黑发摇曳了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过了一年了。
    和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相比,少女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不少。要绑起来长度还不够的这个发型,这个姿态,也体现了她的心境正徘徊于少女与女性之间。


    [怎么了么?]
    正在发呆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又像男性又像女性的,中性的声音。
    将视线转过去是,发现她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这边。一旁的少女,脸上则是染上了些许红晕。


    [诶,诶。有什么事情么?]
    [一直在盯着阿弥看哦。怎么了?]
    看起来我一直在看着少女那边。
    不,我摇了摇头。


    [头发长长了啊。]
    [诶?]
    我这么说了之后,面前出现了少女用手指卷曲着自己黑发的场景。
    我觉得这个动作很可爱,她将木桶拎了起来。
    [短一点的话……]
    [恩?]
    最后说的没有听清所以向她反问了,她低下了头。就这样朝着营地走去的时候……
    [莲司喜欢短头发的人么?]
    [等,艾露曼希尔德!?]
    [啊。。。]
    旁边的金发女性向我伸出了援手。
    原来如此,应该这么说么。
    [那个啊,该怎么说呢。]
    黑发的少女耸着肩膀,害羞的四处张望。有那么不好意思么?
    虽然这么想,但是男性和女性,在那方面的重要性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吧。
    但是,同样是女性,那边的金发少女看着少女的反应,反而纳闷的歪着脑袋。
    [我不是很清楚呢。头发这种东西,有那么重要么?]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卷曲着自己的头发。
    后面的头发帮了起来,所以解开的话会有多长不是很清楚,但是从横发的长度来看应该相当长才对。


    [然后,到底怎样呢?]
    [恩?]
    [头发。喜欢短一点是么?]
    [今天一直追着我不放啊。]
    明明一直对不感兴趣的东西毫不在意。
    为什么对头发的长度那么在意?
    [莲司。我是你的东西,所以有必要呈现出你喜爱的外观。]
    [才不是这样的!]


    这种说法可不行。
    不管怎样,我不擅长对付这位比起自己更注重我的这位女性。我的话,希望她能够更加关心自己一点。
    虽然,比起最初的那会儿已经要好了很多。但是,比起我的意见,还是基本只注重自己的想法。
    不过,这方面的话,在之后的旅行中一点点改进就好。


    在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加入话题的黑发少女,始终看着我这边。
    过了一会儿,嘟起了嘴将视线转向了一边。
    和金发的女性二人在说些什么东西的样子,大概有点生气了吧。虽然外观和思考方式都像大人了,但是在这方面却还是和年龄相应的孩子一样。


    [那么,莲司。长发和短发,你喜欢哪一边?]
    [两边都喜欢啊。重要的是,适合那个人就行。]
    [原来如此。]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比较喜欢长发的。虽然如此,要直接说出来的话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说着不怎么在意的那位金发女性,正在嘴边舔着自己的手指。在考虑一些复杂的事情时就会这样,是这个女性的习惯。
    还有,似乎在想些什么的黑发少女偷偷的看着我这边。虽然你想说什么一目了然,但是这样的场面还是有点问题的。


    [啊---]
    [那个,莲司。我这个发型合适么?]
    一定没有什么深层的意义吧。也可能是已经深思熟虑过了之后在说的。应该是这样。
    只是,少女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想说什么但是没能说出来的表情虽然很可爱,但是看上去也太可怜了。
    虽说如此,我这边想要帮忙也帮不了,只能苦笑了。

    [我觉得很合适哦]
    [是么。]
    只不过。
    似乎什么都没有在考虑,听到我的言语也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似乎在用手指玩弄发尖。因为背对着我离开了,所以也没看到表情。


    [差不多该回去了。]
    [……]
    少女带着冷漠的表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和那位女性并排走了出去。变成了我跟在他们身后的样子。觉得有点寂寞啊,为


    什么呢?
    走了一会儿,风又回了起来。
    啊啊啊,好冷,真是的。


    现在回想起来。
    这可能是,和任何使命无关,她第一次提出与自身相关的提问吧。


    回复
    2楼2017-05-05 00:5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05 02:04
        [怎么了?莲司?]
        [恩?哦。]
        不可思议的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睡意和疲劳。
        不光如此,难得在早晨睡醒的时候意识依旧很清醒。
        ……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个梦境。
        [怎么了?]
        [不。做了一个梦而已。]
        [梦?]
        [是的。]
        虽然想说出梦中的内容,但是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甩了甩脑袋。
        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窗外看去。
        窗外天气晴朗,隔着窗帘也能感受到阳光。虽然是冬天,但是天气很温暖,今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吧。
        今天有武斗大会的个人战。趁着间隙去摊位上买点冷饮也不错。


        [没关系么?]
        因为在发呆的关系,艾露曼希尔德发出了担心的声音。
        [没事。只是有点睡眠不足。]
        [真是的。昨天晚上喝太多了吧?真不像样子……]
        [别这么说啊。喝酒可是我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都说过别喝太多。没让你不喝啊]
        说的我耳朵有点疼啊,真是的。
        我苦笑着听着艾露曼希尔德的话。本来并不打算喝那么多的,一定是有谁说了和艾露曼希尔德一样的话吧。


        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应答的时候,门就已经二话不说的被打开了。
        敲门的人似乎是阿弥。从门那边探出头朝这边观察了一下,确认我已经起床了以后进入了房间。
        和梦中不同,长发在侧面扎了起来,表情也比那个时候要成熟了很多。想说梦中的阿弥完全比不上现在的阿弥。虽然这是一件挺失礼的事情。
        阿弥并没有注意到我内心的想法,带着欢快的表情推开了门。在她身后,宗一和小弥生也一起跟了进来。青梅竹马三人今天的关系也很好。
        阿弥和小弥生不参加的个人战,现在穿着魔术学院的制服。但是,准备参加个人战的宗一并没有穿着制服,而是存着我熟悉的旅行装束。
        又厚又结实的衣服,腰间吊着朴实的长剑。


        [有什么事情么?]
        [听到有声音。所以来找你一起去吃饭了。]
        [是么。]
        说起来,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么。
        这么想的时候,才想起来现在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
        [抱歉啊。我才刚起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床上睡了早上就会起不来啊。]
        [没办法啊。如果是野营的话,就算一晚上不睡也没关系。]
        特别是王城的床是在是太软了让人感到困扰。也许是因为女仆们每天都洗晒的关系,有股很好闻的味道。
        虽然三人看起来并不在意我现在的身姿,不过阿弥的脸上似乎稍微染上了一点红晕,然后撇开了视线。


        [怎么啦,小阿弥?]
        [诶!?]
        注意到阿弥的反应,小弥生坏心眼的在那里笑着。
        还有阿弥,那个叫声是怎么回事啊。
        当然我没有说出来,注意到我的视线,阿弥的脸变得更红了。
        小弥生就这样继续戏弄着阿弥。


        [看起来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呢。]
        [并没有哦。]
        略带着疲劳的宗一这么说完之后,转动右肩,发出了嘎啦嘎啦的声音。
        稍微感觉到有点迟钝啊,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疲劳吧。看到宗一的动作,阿弥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什么.有什么想说的么?]
        [不,并没有啊.]
        [……总觉得说话方式有点奇怪啊,宗一。]


        大概,因为昨天的团体战输给了小真咲的关系,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我和这三人已经交往了很久了。
        [小阿弥不要太欺负哥哥了哦。]
        [我才没有欺负他啊。再说了,本来就是宗一不对。居然使用了精灵神的力量!]
        [注,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把力量使出来了,没办法啊。]
        [给我忍住啊。真咲小姐也没有把【魔剑】拔出来啊!]
        [唔……]
        虽然不管怎样都好,但是请不要一大清早就逗我房间里吵架。
        不过,热闹一点也不过。而且,宗一他们的争吵,看着会让人感到欣慰。在现实中,青梅竹马和兄妹在长大之后会产生间隔。
        至少我在孩童时期的朋友到了二十过半之后基本就不怎么联系了。
        所以看着关系良好的三人,心情就温暖了起来。


        [就算是这样的阿弥,也在为了不纯的动机在努力呢。]
        [在,在说什么呢,弥生。]
        刚刚还在责备着宗一的阿弥,因为小弥生的一句话气势一下子削弱了下去。


        [不纯的感情?]
        一直和我一起沉默不语的艾露曼希尔德此时发出了提问。
        此时,仿佛是等着我们提问的弥生带着笑脸看着我们这边。平时看起来就像深闺中的大小姐一般的她,在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阿弥和弥生,在意气相投的人面前,还是会露出本性的吧。
        [是的是的,小阿弥她……]
        [哇!]
        阿弥想要阻止小弥生说出来的样子,小弥生则是笑呵呵的逃走了。
        刚才还静悄悄的房间,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
        不过,学院的制服裙子太短了,希望你们不要太胡闹。
        [莲司哥,抱歉。]
        不知为何,宗一抱歉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
        [不,我们在这里胡闹……]
        [哈哈。不用在意。我并不讨厌热闹。]
        我笑着说了出来,宗一也在那里笑着。
        [我只要宗一你们开心就好。]
        [……非常抱歉。]
        [别在意。]
        【是啊,宗一。小孩子就应该多向大人们撒娇才对。】
        [不。艾尔,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有么?】
        [如果身高再长高一点的话.]
        [唔……我明明很在意这点。]


        又闲聊了一会儿,又有人敲门了
        只不过这回没有等到回应就打开了么。
        [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啊,这里。]
        [说和以前一样,这里以前没有那么热闹吧。]
        边这么说和边从门的缝隙中朝这边看来的。是刚才宗一他们话题中的小真咲。
        一大早似乎就干劲十足,身上穿的不是学校的制服,而是轻装的旅行用服装。


        [大家早上好。]
        [啊,早上好。小真咲。]
        [早上好哦,小真咲。]
        [……早上好。]
        四人四种风格的问候。爽朗的小真咲和宗一。郑重低下头的阿弥。以及,表面上笑脸迎人的小弥生。在一瞬间二人之间似乎爆发出了火花……就算这是个幻想风格的世界,也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并不是说二人关系不好,这两人……之间没有宗一的话。
        和青梅竹马三人一样,小弥生和小真咲的关系也很好。如果和宗一的事情无关的话。
        是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只把目光看向自己,这种感觉么。


        [早上好,小真咲。]
        [早上好,山田先生。]
        然后我这边也是笑着像我打招呼。
        恩。
        看着刚才小弥生和小真咲的视线,无论如何都会感到紧张是男人的天性么。
        一旁的宗一脸上的笑容也有点抽搐。


        [今天请多多指教了。]
        [这可是我们这边的台词呢。请多多手下留心。]
        [呵呵]
        在这里微笑着让人感觉更加可怕。回想起昨天宗一和真咲的比赛,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眼睛完全跟不上的攻防战。不得不承认,要是我的话要挡住这位少女的攻击很困难吧。
        [嗯?]
        [没事。]
        是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么,她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看着我。你这个抖S。


        回复
        4楼2017-05-05 02:19
          睡觉,明天继续


          回复
          5楼2017-05-05 02:19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5-05 11: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5 14:10
                感谢翻译


                回复
                8楼2017-05-05 19:2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5-05 19:42
                    [说起来,是不是起的有点晚了啊?]
                    [没办法啊。昨天晚上有客人来了。]
                    [客人?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房子里?]
                    [不是还有酒么.]
                    这么说着,我将视线转向了桌子上的空瓶。
                    宗一和小真咲一同叹了口气。


                    [有那么好喝么,这酒?]
                    [与其说是好喝,不如说喝了就能静下心来。]
                    [这已经是上瘾了吧……]
                    [还没有那么严重吧。]


                    他们二人的视线有点刺人。


                    [看吧,会被用这种眼神看着你哦。]
                    [唔……]
                    朝着枕边的金硬币瞟了一眼,脑袋中响起了不知道哪来的仿佛炫耀胜利一般的声音。


                    [不会让让你彻底戒酒,但至少少喝一点啊]
                    [这可是我少有的乐趣啊。]
                    [那就像以前一样去挥剑。让身体运动起来,出点汗,这样睡的也比宿醉之后要安稳吧]
                    啊,说的我无地自容。


                    [不过。艾露说的……完全正确呢。]
                    [确实。]
                    [没人站我这边啊!]
                    可恶。
                    在想只有怎么向藤堂和宇多野发牢骚时,正在被弥生玩弄的阿弥将视线转向了我。
                    站在为了抓住弥生而站在那里的小真咲旁边。
                    [来的都是谁呢?]
                    [小阿弥,很在意么?]
                    在阿弥的身后,弥生仿佛是在对她耳朵吹起一般的姿势低语道。


                    [啊,真是的。弥生先给我安静一点。]
                    [呵呵,好。]


                    这二人真的关系很好啊。
                    我看向阿弥,心里这么想着。
                    [幸太郎哦]
                    [……哦]
                    那个,看起来很生气但是又很高兴的表情,一瞬间让人想到了像平静的湖面那种冰冷的事物一般。
                    啊啊,好可怕。
                    在旁边的宗一,虽然很安静,但的确颤抖了一下。


                    [都说了些什么呢?]
                    [说了一些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阿弥已经讨厌幸太郎到这种程度了么。
                    那个家伙的性格,确实和合不来的人完全合不来。
                    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怎么了?阿弥?]
                    [没什么。只是,那个家伙还是在做奇怪的事情么。]
                    [幸太郎以前就一直很奇怪了吧。为什么现在要感到不开心呢?]
                    [我没有哪里不开心哦,艾露。]


                    幸太郎和阿弥的关系就像水和油一样。这种事情要是说出来的话我也会遭殃的吧。从油那边。
                    这种时候,应该为不会看气氛的伙伴感到悲哀呢,还是该为被艾露曼希尔德当成怪人的幸太郎感到悲哀呢



                    不过,两边都值得悲哀吧。即便如此,现实也不会改变。


                    [不过真少见啊,幸太郎会过来。]
                    [有么?]
                    [是啊。虽然好像经常会去优子小姐那里露面,但是我最近也几乎没有遇到过他。]
                    宗一这么说的时候,小真咲将视线转向了她。
                    [我也是。毕竟那个人,除了兴趣相投的人之外基本不会碰面的把。]
                    [是啊。]
                    看起来也没有和小真咲那边接触过。
                    照这个调子来看,小弥生那边应该也没有和幸太郎接触过吧。阿弥的话,不问也知道。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还有,我差不多该换衣服了,你们可以出去了么?]
                    [啊,抱歉.]
                    听到我的话,作为代表的宗一先行道歉了。
                    [那我们先去食堂找位置了。]
                    [恩,拜托你了。你们先去吃也没关系。]
                    [好啊。我们会等你的。]
                    明明不用等也没关系。
                    我向着离开房间的宗一他们挥手……随后喊住了最后走出房间的阿弥。
                    [阿弥]
                    [是的?]
                    我想要说什么呢?
                    ----想起来了,早上看到的梦。
                    [身高。]
                    [……恩?]
                    [长高了呢。]
                    似乎没有传达给她呢,我目送阿弥疑惑的歪着脑袋走出了房间。
                    毕竟和刚才的事情毫无关联呢。


                    [还在想你突然想要说什么呢。]
                    艾露曼希尔德也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氛。
                    如果她有肉体的话,一定在用着会让我产生罪恶感的冰冷视线看着我吧。
                    [不用在意,一直都是这样。]
                    [说起来也是。]


                    她并没有反驳我,这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看着我我一边换衣服一边发出叹息,艾露曼希尔德那里也发出了叹息声。我快哭了哦,该死。


                    [只是]
                    [只是?]
                    [……和梦中的阿弥相比,身高要高了不少。]
                    [吼哦]
                    这么说着时,耳边响起了欢快的声音。
                    [梦见了阿弥么?]
                    [……就是这样。]
                    其实并不只是这样。
                    只不过那之外的事情,不说出来也没关系吧。
                    真的,只是那样而已。
                    梦中的阿弥,要比现在更矮一些。头发也较短,措辞和表情也和现在不太一样。
                    但是---
                    [哈啊.]
                    [呵呵。一会儿和阿弥也说说吧。]
                    [恩……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呢。]
                    [因为话题的中心是莲司啊。]


                    梦中的艾露是什么表情呢。
                    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记不起来她的容颜了。


                    [那个,艾露曼希尔德。]
                    [怎么啦?]
                    那个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听到那家伙的声音,让听的人也变得开心了起来。
                    [我对宇多野小姐和阿弥---]
                    话快说出来的时候,我选择了沉默。
                    最近,我没能对艾露曼希尔德说出来的话越来越多了。
                    因为,我没有把以前的事情全部告诉身为伙伴的艾尔曼希尔德。
                    [优子和阿弥怎么了么?]
                    [不,没事。]


                    衣服换完了。
                    和昨天穿的那种贵族才会穿的高贵衣服不同。今天穿的是旅行时穿的厚衬衫和裤子。
                    腰上挂着精灵银的剑,后腰别着一把匕首。


                    [是么。]
                    那个声音,听起来依旧很开心。
                    就算我把所有话都说出来,她也不会说什么吧。
                    无论我选择宇多野还是阿弥……一定,也会献上祝福吧。


                    [你也差不多,可以去面对阿斯托莱拉了吧。]
                    别说的那么简单啊,你这家伙。
                    我将心中的感情隐藏起来,将放在枕边的艾露曼希尔德拿在手中,用大拇指弹了起来。
                    叮----,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后在空中咕噜咕噜的旋转,平稳的落在了我的手掌中。
                    [正面么。]
                    [今天看起来运气会挺不错呢。]
                    依旧是那个明朗,欢快的声音。


                    回复
                    10楼2017-05-06 00:49
                      4-15完


                      回复
                      11楼2017-05-06 00:49
                        哇!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06 20:22
                          这把比隔壁盾勇还没人气啊


                          收起回复
                          13楼2017-05-06 20:40
                            久久回来一看竟然有菌 辛苦了翻译菌


                            回复
                            14楼2017-05-07 00:35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07 01:05
                                看完之后莫名的伤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07 21:50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5-08 17:15
                                    感谢翻译 几天没来没想到又翻好了一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08 23:12
                                      只是之前停翻过一段时间所以大多都是活死人了,要完全回归的话还需要几个月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11 13:19
                                        6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15 14:36
                                          欢迎新翻译君~


                                          回复
                                          21楼2017-05-15 2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