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吧 关注:173,518贴子:1,617,793

【原創】想聽你喊我的名字(靜臨 十三卷後 HE絕對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嗨,又出來了。
先喊一声
『生日快樂呀~』
這次也請各位看官多多指教囉。
也希望米娜桑可以多多回覆。
(太久沒上來,有些欢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04 10:18
    間宮跟黃根在急診室等著,醫師從手術室裡出來「你們是折原先生的親屬嗎?他的情況非常糟糕,內出血、骨折的狀況很嚴重,還有那把長及十公分的刀,可能已經刺穿腎臟了,我們先把他轉到重症單位了,正在努力搶救,但是你們還是要有心理準備。」醫生剛說明完,急忙再沖回去幫忙。
    間宮坐在椅子上,指頭糾結在一起,黃根沉重的吐出一口气「間宮,要不要喝点什麼啊?」人在緊張的時候,總会口乾舌燥的。
    「我們一起去買杯咖啡吧。」間宮点点頭,她記得醫院的附近有咖啡店,跟黃根暫時離開了,反正手術所需的時間不短。
    手術室裡,醫師剛拿起手術刀要下刀的時候,手腕突然被抓住。
    「……快離開…………」紅瞳虛弱的張開。
    詐屍啊…………不對,人還沒死………不對,不是已經打麻醉了嗎?
    醫師趕緊呼喊麻醉師「高橋,你來看看要不要再補麻醉啊?」
    麻醉師剛走近「滾!」照理已經重傷昏迷的人,手中出現了把蜘蛛刀,劃開了麻醉師的手背,麻醉師按住出血的傷口,嚇得後退。
    折原臨也勉強的從手術病床上跳下來,大动作讓傷口裂開,綠色的病服染上了暗暗的紅色,他依舊舉著刀子,双眼清明。
    「這位先生,你冷靜点,你的傷很重,我們是要為你治療!」醫師和緩的說,他覺得病人開始歇斯底里了。
    「我只再說一次,快滾!不然砍死你們。」臨也的眼中透出了認真的殺意,讓人不寒而慄,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感覺。
    裡頭的醫護人員也只是普通人,背脊涼了涼,互看了一下,主刀醫師發話「好好好,我們出去,你先冷靜点喔。」病人的傷勢很嚴重,如果他們強制制服,可能会直接讓他上西天,只能去找保安來用麻醉槍之類的東西了。
    好不容易把人趕出去,臨也立刻把手術室的门反鎖,雖然那是感應式的电子鎖门,對臨也並不是難事。
    臨也往四周看來看,把刀扔了出去,插在警鈴上,那是緊急事故用的,整間醫院頓時警鈴大作,雖然大部分的人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訓練有素的保安開始急忙查探情況,護士也去关心病人。
    被臨也关在外頭的醫護人員快瘋了,用感應卡狂刷也打不開门,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有机智的急忙提議「我們先去把他的家屬帶來幫忙勸說吧,還有警鈴在響了,动作快!」
    人分成兩邊,一邊跑去找黃根他們,一邊急忙去拿撬門的工具。
    整間醫院忙碌起來,臨也剛鬆了一口气,但下一刻,他突然整个人飞起,撞倒了手術用具,狼狽的撐起身体,瞪向突然出現的人。
    「你還是一樣,愛做些無趣的事呢,利瓦伊。」出現的是个男人,語气平板,眼神沒有任何感情「壽終正寢很難嗎?」
    臨也擦掉臉上的血漬「是啊,很難,太沒勁了啊。」
    「工作又多了不少呢,算了,我的工作就是把你帶回去。」話才剛說完,男子伸出手,平凡的手指插進了臨也的左胸口中,握住了某樣東西「你真是个有病的人呢,体会疼痛,好玩嗎?」
    陣陣劇痛從胸口襲來,臨也卻是勾起了笑容「痛是人類的特權呢,雖然是很糟糕的感覺,但是很棒的,我倒是覺得無法体会的你們才是最可憐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吵死了。」男人平板的臉上忽顯煩躁,把手抽了出來,手心握著像是一顆紅色的琉璃珠的東西,只是那球型狀的物体散發著妖豔的紅光,就像臨也的双眼一樣。
    隨著那樣物体抽離身体,臨也失去了意識,倒在了冰冷的地上,笑意凝滯在嘴角旁,眼神空洞無物。
    男人把珠子收進衣服的口袋裡,看著躺在地上的人「得銷毀才行。」手一甩,牆邊的电子用具爆出了火花,火花沾上綠色床單,燒了起來,男人在火勢快吞沒手術室之時,消失在了手術室中。
    男人消失後,火焰即將把臨也吞吃之際,竟然被硬生生的隔絕在臨也的身体外,一个金髮的小正太如男人的出現方式一樣,無声無息的冒了出來,他皺眉看著臨也的身体「下手真狠,到時候有你後悔的啊,***。」正太在火場消失了,連同臨也的身体。
    咖啡店裡的黃根聽到了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疑惑的走了出去,看到剛離開的地方冒出了黑煙,傻了眼,跟在他後面的間宮瞪大了眼睛,一把抓著黃根沖了回去。
    間宮咬著唇「可別出事啊,我還沒殺掉你的呢…………臨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04 10:18
      靜雄吐出了一个一个的煙圈,漫不經心的看著白煙消逝在空中,与他的閒適不同的是,他周圍可稱為尸橫遍野,還有些人一邊哀號,一邊試圖離靜雄遠一点,在地上爬啊爬的,看上去好不淒慘。
      田中湯姆也叼著根,正拿著台計算机,再這樣下去,靜雄很可能要負債了呢,畢竟只靠薪水根本入不敷出啊,几乎都拿去賠償了,話說回來,誰敢跟池袋最強討債啊?!
      靜雄走回田中湯姆的身旁「抱歉,湯姆桑,我解決完了。」
      「靜雄,你最近還是自制一点吧,這个月的薪水又快扣完了。」
      靜雄皺起眉頭,冷著一張帥臉「我試過了,但最近一旦动起手來,力量就一下子全暴發出來,我………克制不住。」
      「真是的,你之前應該沒那種狀況吧,怎麼最近都這樣呢?」如果說之前造成的損害只有三成,最近就是六成了,田中湯姆的表情無奈,這分界似乎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一年前的惡鬥結束後。
      「真的很對不起,我会盡快調適回來的。」靜雄很懊惱的道歉。
      「你別著急,反而会適得其反的,總之先放輕鬆点吧。」田中湯姆很有前輩風範的拍了拍靜雄的肩膀。
      「是,謝謝你,湯姆桑。」
      工作結束後,靜雄回到了家裡,把门关上,煩心的把開门的鑰匙往桌上扔,沉重的撞击声響起,木製的桌子竟被輕巧的鑰匙撞裂了。
      靜雄冷冷的看著桌子上蜘蛛網般的裂縫,心火一起,一腳踢翻了桌子,無辜的桌子撞上牆壁,慘不忍睹的殘骸撒落在地上。
      靜雄行动完後,表情從冷漠驀然轉成呆楞,他揪住了自己的頭發,口中發出低沉的怒吼,又來了,為什麼又要擅自壞掉!
      把自己的重量扔給沙發,靜雄眼神黯淡,靜雄雖然是單細胞,但其實他很細膩的,他不是沒思考過為什麼他現在会變成這樣,他現在這个樣子簡直跟怪物沒兩樣了不是嗎?
      〝既然是怪物,就別假裝是人類吧。〞腦袋突然出現个声音。
      靜雄的指尖顫抖了起來,腦袋裡隨著声音出現的是,漫天的黑色跟鮮血,他其實知道哪裡不同了,他不在了,有个人消失了。
      靜雄按住腦袋「可惡!消失啊………給我完全消失啊!死跳蚤!」
      為什麼連離開了,都要死纏著他不放啊!靜雄的臉痛苦的扭曲,從那天開始,他偶爾会作夢,不斷的夢到他的身影,不管互相廝殺的時候,還是來神時期,他甚至夢到那傢伙只穿着白色衬衫,嘴巴開開闔闔的說話,只是他一句都聽不到,真好笑,他是瘋了不成嗎?那隻跳蚤啥時穿過白衬衫啊。
      心煩意亂的靜雄拿出了手机,按下了語音信箱的地方。
      〝怪物的小靜,生日快樂,真希望也是忌日呢,祝你早日駕鶴西歸啊,哈哈哈,早点去死喔~✩〞与其說是祝福,倒不說是詛咒。
      靜雄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放鬆了一点「你才去死呢,魂淡跳蚤!」
      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靜雄在整理手机的垃圾郵件的時候,偶然間發現的,是來神時期,臨也寄來的詛咒短信,還特地弄成語音的,他當時聽完後,就急急忙忙的跑去追殺他,所以忘記刪除,靜雄單純認為,吵架要像神經病一樣的自言自語太恐怖了,還是要有个開端幫忙才行,所以養成了跟語音短信互罵的習慣。
      話說這樣更像神經病吧……………
      靜雄按下重播鍵〝怪物的小靜,生日快樂,真希望也是忌日呢,祝你早日駕鶴西歸啊,哈哈哈,早点去死喔~✩〞
      靜雄往著角落發呆,自动的按著鍵〝怪物的小靜,生日快樂,真希望也是忌日呢,祝你早日駕鶴西歸啊,哈哈哈,早点去死喔~✩〞
      〝怪物………生日快樂………哈哈………去死喔………〞
      靜雄不斷的重播短短的留言,沒注意到原本緊繃的肌肉、神經慢慢的放鬆了,連同呼吸也是慢慢的放緩了。
      最後伴隨著安靜的,只有不斷重複的愉悅声音,跟安心的呼吸声,沙發上的男人已經閉上了双眼,手指卻沒有停下动作。
      沒人知道,平和島靜雄其實是个比折原臨也更高明的騙子啊。
      連自己都騙過了,但只要被揭穿了,他的謊言終將不堪一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04 10:19
        哇,楼主开新坑了收藏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04 11:12
          楼主加油,先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04 12:05
            水瓶大大!!!
            恭喜開新文
            真的很喜歡妳的文章呢~~
            這次的文開頭好玄啊
            期待下次的更新,((o(*゚▽゚*)o))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5-04 16:44
              啊啊啊啊啊大大啊啊啊啊啊!居然开新帖了啊٩( 'ω' )و !!!!!大大所有的帖子我都看了無數遍了!就等著哪天大大回來开新坑呢(´•ω•`๑)每篇文的设定都很帶感!文筆也很不錯!請繼續加油哦(๑>؂<๑)~

              再次祝我家小臨生日快樂_(:з」∠)_未來的日子會一直有我٩( 'ω' )و 我將是小臨你最忠實的信徒(⁄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4 20:42
                瘦弱的黑發黑眼的少年,拖着行李箱,上了新幹線。
                少年的长相极為普通,只能算是清秀,黑框的眼鏡遮起了彷彿看透人心的双眼,宛如消失在空气中的薄弱感,少年坐在电车的角落。
                少年從口袋裡拿出一封信,上面只有短。簡短的一行字〝很無聊吧,想玩好玩的,去東京池袋喔。〞還附贈了一串地址。
                少年低語「反正剛好那裡有邪气。」百般無聊的看著车窗外,快速掠過的風景「啊啊,真的好無聊啊,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希望池袋可以帶給我一点樂趣啊。」
                少年走出了车站,查了查手上的地圖,往地址的方向出發。
                少年剛走過了几條街,就把手上的地圖收回行李箱裡,他邊走邊疑惑的皺起眉頭,他似乎知道附近的路況呢,奇怪,難不成以前來過這裡嗎?少年不悅的撇嘴,都怪那些人,記憶都被搞成一團亂了。
                從路上轉了个彎,少年停下了腳步,表情淡定的揉了一揉眼睛。
                一个穿着酒保服的金髮男人,表情猙獰還冒著青筋,抓著根电線杆揮來揮去,身旁已躺了不少的人了「混帳,竟然敢惹怒我啊!」
                一根电線杆耍的不順手,靜雄突然又拔了支路牌丟了出去,被瞄準的人看到迎面而來的路牌,慘叫一声後立刻趴下,竟然往他背後圍觀的少年方向而去,靜雄神色一凜,他不喜歡傷及無辜,看起來瘦弱的少年俐落的轉過身,路牌險之又險擦過手臂,那轉身的动作跟某人相似的很,靜雄看到那动作,想都沒想的抓起一旁商店的垃圾桶。
                少年剛閃過一根路牌,再抬起頭,门面被扔來的垃圾桶撞个正著,少年失去意識前,心想「人界啥時這麼危險啦,這什麼怪物啊,啊啦…………好像還挺有趣的呢~」嘴角勾起了一抹詭譎的微笑。
                ——————————
                新羅啜飲著熱茶,這春暖花開的好日子,真是悠閒啊……………
                「新羅!快來幫幫忙啊!」老同學的咆哮,讓新羅把茶一口气全噴了出來,還不小心吸了些茶水進气管,新羅激烈的咳了起來。
                來不及痛苦,新羅趕在门被拆開之前,先把门給打開,看到靜雄肩上扛了一个陌生人,另一手拎着行李箱,神色尷尬且慌張。
                「靜雄,這是怎麼回事啊?」新羅驚愕的問。
                靜雄非常尷尬的把人放在沙發上「我不小心看錯人,用垃圾桶狠狠扔上去了,他似乎是被撞暈了,湯姆桑讓我趕緊把人帶去治療。」
                新羅檢查了一下「應該只是暫時昏迷而已,等他醒來,我再看看有沒有腦震盪,靜雄,你是把他看成誰啊?出手這麼乾脆。」
                靜雄的表情凝重下來「…………像跳蚤。」他悶悶的說。
                新羅把眼鏡拿下來擦一擦「應該不是我近視加深吧,哪裡像啊?」
                靜雄更鬱悶了「躲避的动作跟笑起來的感覺………新羅,不要用『你病了』的憐憫眼神看我!」靜雄不爽的低吼。
                新羅翻看了一下少年的手掌跟臉「不可能是啦,就算臨也跑去整形,也不可能讓自己返老還童快十歲吧,以我看這个人應該才十六、十七的吧,你是平常一直想著臨也,才看錯的吧。」
                「誰想著那魂淡啊?!」靜雄單手揪起新羅,抓狂的怒吼。
                「……冷靜点………冷靜点啊,靜雄。」新羅嬉皮笑臉的說。
                「唔………好痛………」少年聽到吵鬧声,爬起來揉了揉吃痛的額頭,疑惑的打量陌生的房間「這裡………是哪裡啊?」
                「哎呀,你醒來了啊。」新羅掙脫靜雄,湊近少年「感覺如何?有沒有想吐?想得起自己的名字嗎?」拋出一連串的問題。
                「這位先生,我可沒有失憶喔,你是哪位?」少年淺笑的詢問,無視了新羅的詭異,反而還帶著点興趣的樣子。
                新羅差不多知道為什麼靜雄会誤認了,感覺真的很相似,堆起笑容「我叫作岸谷新羅,是一个密醫,哪你呢?」
                「岸谷先生嗎?你好,我叫『上谷博司(Kamiya Hiroshi)』,請問我為什麼会在這裡呢?」少年不被密醫一詞所影響,淡淡的問。
                「叫我『新羅』就可以了,你的頭部遭受撞击昏迷了,幸好沒有腦震盪的樣子,還有,是他把你帶來我這裡的,雖然元凶也是他就是了。」新羅指著靜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04 21:16
                  少年不解的看向靜雄「話說回來,你是哪位?」
                  新羅驚訝的瞪大眼睛,指著少年喊「上谷君,你一定是第一次來池袋的吧,竟然靜雄都不認識。」
                  博司不確定的点了点頭「叫名字就行了啦,我應該………的確是第一次來池袋的吧,怎麼了嗎?新羅。」
                  新羅擔心要是下次靜雄再看錯人,這少年看起來小小隻,說不定一不小心就被誤傷致死,那不是太尷尬了嗎「博司,我告訴你,這个整天穿着酒保服的男人,名字是『平和島靜雄』,是池袋的最強的男人喔,是這个城市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雖然本人並沒有任何惡意,算是个好傢伙。」
                  「最強啊………」博司意味深長的看著靜雄「会被稱為最強的原因是因為………可以像电影裡的金剛一樣,拿著重物甩來甩去的嗎?呵呵呵呵呵,難怪靜雄君看起來,智商好像也跟猩猩差不多呢。」
                  靜雄剛端起桌上招待的茶水,聽到少年淡定帶著些許笑意的声音,差点沒有把杯子給砸了,少年臉上還掛著溫和的微笑,就像剛才說出的內心話是在誇獎靜雄一樣。
                  新羅尷尬的乾咳「靜雄,你可不可以把我家的桌子先放下啊?」
                  靜雄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無意識的把面前的木桌單手舉了起來,還是在坐在沙發的情況之下,趕緊把桌子放回原位。
                  即使看到一个不是特別壯碩的男人,竟然能單手把桌子舉起,博司依舊一臉淡定相,對著新羅說「抱歉,我還有地方要去,需要離開,謝謝新羅你的照顧。」
                  新羅擺了擺手「哪裡哪裡,我也只是診斷一下而已,這是我的电話號碼,算是給我的高中同學一点人情,如果身体有什麼不舒服的,再來找我吧,博司。」從桌子的抽屜裡拿出張小紙片給博司。
                  「謝謝,對了,靜雄君,你可以幫我搬行李過去嗎?我有点疲憊,反正以你的力气不算什麼吧,麻煩了喔。」博司禮貌的對著靜雄說,意思淺白点就是,是你先把人家打暈的,所以,要是他搬著這麼重的行李在路上累暈了,那可能是因為撞击的後遺症呢。
                  靜雄的臉色鐵青片刻,是他的錯覺嗎?怎麼有種被威脅的感覺呢?
                  新羅死命的摀住自己的嘴巴,一定要忍住啊 ~ ~ ~ 如果笑出來了,說不定会被靜雄宰掉的,真是太有趣了,竟然有人膽子大的敢威脅靜雄,可以讓他解剖一下大腦看看嗎?
                  靜雄用不敢置信又想殺人的眼神瞪了博司一眼,但靜雄畢竟是一个負責任的人,最後只磨了磨牙齒,拎起行李箱「要走快走!」
                  「謝謝你,靜雄君真是个溫柔的人呢。」博司燦爛的笑著。
                  靜雄的手突然癢了起來,再次…………
                  「靜雄,放下我家的冰箱!」新羅慘叫。
                  ——————————
                  靜雄臭著臉,手上拿著行李箱跟在少年的身後,走了差不多快二十分鐘,少年看了一下一間家庭餐廳的門牌,轉身向靜雄說「我到了,謝謝你的幫助啊,靜雄君。」
                  把行李放在博司的旁邊「反正是我先打傷你的,扯平了現在。」靜雄瞪着博司,遲疑的問「還有,你看到那種嚇人的情況,就是我拿著电線杆打人的畫面,那个時候……為什麼………你会笑了呢?」
                  博司發現靜雄的眼神懊惱不已,与其說他瞪着他,感覺起來更像透過他,注視著另外的人,博司扶了一扶眼鏡「之前太無聊了啊,而且,明明只是个普通的人類啊,卻可以施展這麼怪物的力量,不覺得很有趣嗎…………再見喔。」嘴角微微上揚,平凡清秀的臉多出了些許妖異的气質,就像透明的包裝,遮掩不住最深处的本質一樣。
                  博司拉着行李箱的杆子,走進了家庭餐廳裡,背着光,只能看到下半側臉的笑容,歪斜的讓人作嘔,靜雄的肩膀僵硬的無法動彈。
                  少年毫無猶豫的離開靜雄的視線。
                  「臭小子!」靜雄拳頭握得死緊,轉身離開,腳步飞快,像是有什麼妖魔鬼怪在後面追一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04 21:17
                    卡米亚桑的发音嘛这情况怪怪的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4 21:59
                      博司走進餐廳裡,果不其然,也給人熟悉感。
                      一名成熟女性在櫃台按著計算机,混血兒般的深邃輪廓,灰發綁成整齊的一束、比一般人大的藍色瞳孔,上勾的眼角感覺有些凌厲,簡潔的褲裝搭上寬皮帶,看起來是標準的女強人類型。
                      博司打量餐廳,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啊,是可以給他什麼樂趣啊?
                      灰發女人聽到门打開時,上頭的门鈴搖晃的清脆音調,面無表情的抬起臉,直直的看著博司,眼神有些疑惑,過了几秒,像是確認的什麼,激动的站起身,原本坐着的椅子被掀翻。
                      吵雜的声音吸引了博司的注意,他好奇的看向声音的來源,跟女人狂喜的眼神對上,博司還來不及問出任何話,女人一把抱住了他「利瓦伊!對不起……我,幫不了你………」臉上展開了帶著眼淚的笑臉「但是你真的回來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博司被埋在女人廣大的胸口中,摸不著頭緒。
                      店裡的客人傻眼中,那位可是以冷漠、理智出了名的店长,怎麼抱著个小小一隻的少年啊,難不成是………姐弟?還是說………姐弟戀?!百年難得一見耶,客人眼中閃現了八卦的光芒。
                      博司困難的把手伸出來拍拍女人的背「抱歉,但妳是誰哪位啊?」
                      女人放開了博司「對喔,你還沒………」一臉笑容的拉着博司上了私人住宅的二樓,只留下讓人無限遐思的背影。
                      女人先讓博司坐在沙發上後,自己開始翻箱倒櫃起來「利瓦伊,你等我一下喔………嗯……我記得我收在這裡了,真是的,要不是只能放一个在裡面,我早把兩个收在一起了。」一邊像少女一樣的抱怨,女人翻出了个淺紅色的水晶球。
                      女人對博司燦爛的一笑,毫不猶豫,迅雷不及掩耳的把水晶球砸在博司的頭上,博司被狠狠的砸中,狼狽的趴在地板上。
                      過了一会兒,博司艱難的爬了起來「我似乎一到這个城市後,變得格外倒楣呢。」把頭發上的玻璃渣拍掉,整顆腦袋半个傷口都沒有,白了女人的眼神瞬間……該怎麼說呢………多出了几分戲謔与成熟,他好气又好笑的對著女人喊「討厭啦,下手太乾脆了吧,莉絲。」少年用輕佻男性的語調說話,照理看起來不倫不類,但是少年身上的邪气感卻消弭了這種違和感。
                      「對不起啦,但這種特製的封印球,不用特殊手段敲不開啊,你在沒有我的記憶前,大概不会相信我,自己來打開這玩意的吧,我只能這麼幹,利瓦伊,原諒我啦。」莉絲双手合十,可憐兮兮的說。
                      「這次就算了,我果然有先見之明呢,話說妳怎麼找到我的啊?」
                      「你以前生活在這裡啊,我是尋著你的气息來的。」莉絲把掛在脖子上的吊墜舉在博司的臉前,透明的水晶中,有一支手指大小的白色羽毛「本來之前你主动來找我,臉跟那个時候一樣啊,所以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多虧了這个,不然我差点認不出來呢,你還有一部分的記憶在我這裡,要一起還給你嗎?」
                      博司摸著下巴思考,搖了搖頭「不了,現在還不用。」
                      「你之前也這麼說呢,叫我不用急著把記憶全還給你。」
                      想起剛才看到的男人面孔「我大概能猜到我為什麼会這麼說。」博司的眉頭不爽的皺起,嘴角掛起歪斜的不悅笑容「真是受不了………為什麼那个笨蛋会在這裡啊……………」
                      「利瓦伊,你說了什麼嗎?」莉絲疑惑的問,博司的声音,在最後一句話時壓的很小声。
                      「沒事,對了,上面這次派給我的名字是『上谷博司』,記得有別人在的時候改口啊。」博司不重不輕的敲了莉絲的頭。
                      莉絲立刻点頭「是,博司,但是你不是很喜歡你之前的名字嗎,幹嘛還要用他們分派的名字呢?」
                      博司無奈的嘆了一口气「雖然還不確定,但是這个城市八成有之前我的熟人,我不想把記憶取回應該也是因為這个原因,所以啦,既然我那麼喜歡那个名字,那那个名字應該也被人所熟知。」
                      「是喔,如果有天可以繼續用那個名字就好了,ORI………唸起來感覺很舒服喔。」莉絲高興的說,而且當初博司在告訴她這个名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愉快。
                      「也是,對了,最近我就暫時借住在妳這裡囉,方便吧。」博司翹起了二郎腿,不是使用問句。
                      「當然方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嘿嘿嘿嘿嘿,感覺就像以前那樣呢,真令人懷念。」莉絲看起來冷冷的长相,笑的天真。
                      博司把莉絲拉近,拍了拍她的腦袋,感觸良多的說「妳啊,倒是比以前乖巧多了,就讓我當个服務生吧,剛好可以讓我觀察人類。」
                      「我很歡迎你喔,博司。」莉絲滿足的笑開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05 14:20
                        越来越迷糊了,我要晕了,插一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05 16:54
                          靜雄在討完債後,跟田中湯姆在露西壓吃起了午飯。
                          「靜雄哥哥。」栗楠茜突然找上门來了,一把抱住靜雄的手臂。
                          「小茜,好久不見啊。」靜雄摸了摸小茜的頭。
                          「靜雄哥哥,爸爸他們要在池袋辦夏祭喔,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啊?」小茜拉着靜雄的手晃來晃去撒嬌。
                          「夏祭?什麼時候啊?」靜雄突然想起,那隻跳蚤似乎也辦過呢。
                          「大後天的晚上,拜託你啦,靜雄哥哥。」栗楠茜期待的說。
                          「嗯………我是有時間啦。」對女性跟小孩有禮的靜雄,想了想,反正那天剛好沒什麼事情,於是就答應了啦。
                          「哇呀~真的,謝謝,靜雄哥哥。」小茜愉快的喊,神情詭異。
                          ——————————
                          「吶,博司,你看你看,這件浴衣果然很漂亮吧。」莉絲把鮮紅色底、点綴著白色櫻花的浴衣展示給算帳中的博司看。
                          博司在帳簿落上最後一筆後,闔起簿子「妳是小孩子啊,這件我已經看了第六次了。」無奈的微笑。
                          「但是明天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去逛祭典耶,我超級期待的!」莉絲抱著浴衣,興奮的笑著,店裡的常客再次忙碌的撿著他們的下巴、眼睛,他們的淡漠店长到底哪裡錯亂了啊?!
                          「好啦,其實我也挺期待的,一定会有很多的人類在的吧~」博司的双眼帶著詭異的笑意,滿足卻依舊貪婪。
                          ——————————
                          高掛的燈籠、整排的攤販、熱鬧的笑語声,等於,夏祭。
                          靜雄感嘆的想,是与平日被找碴,完全不同的熱鬧呢。
                          小茜拉着靜雄的手,不時与他搭話。
                          「靜雄哥,你也來了喔,好久不見。」舞流遠遠的看到靜雄,拉着九琉璃跑了過去。
                          「是妳們啊…………」折原舞流、折原九琉璃,那傢伙的………妹妹們,靜雄牽起有些勉強的笑容,自從那之後,他都有意無意的避開她們,即使折原臨也作惡多端,但畢竟是她們的兄長,而他差点殺了他,正確來說,不知道有沒有殺成。
                          「靜雄哥,真難得看你不是在打架呢,啊啦,幽平桑沒有來嗎?靜雄哥快把幽平桑介紹給我們吧。」舞流語速飞快的喊。
                          想都沒想,靜雄照著以前的習慣說「呵呵呵呵呵,如果妳們大哥笑著去給卡車撞死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舞流疑惑的看著靜雄,語出驚人的說「阿臨哥不是早死了嗎?」
                          靜雄瞪着舞流「死了?誰說的?妳們怎麼確定他死了?」
                          九琉璃淡淡的說「……失………聯……波……訊……(阿臨哥已經失去聯繫整整一年了,連波江姊前几天倒是送來个消息。)」
                          靜雄突然緊張了起來,小茜可以感覺到他的手心濕漉漉的。
                          舞流一臉無所謂的接話「聽說阿臨哥被送進治療的那家醫院,當天正巧發生了火災,雖然沒查到有人死亡,但是阿臨哥在火場失蹤了,一个傷的只剩一口气的人,在火場不見蹤影…………說不定是被燒得尸骨無存了呢,簡直像是电影裡的壞蛋死法呢。」
                          「閉嘴!那是不可能的!」靜雄鬆開小茜的手,彷彿用盡全身力气的怒吼,周遭歡樂的气氛凝滯了几秒,人群飞快的散開。
                          「為什麼不可能?靜雄哥是在開玩笑嗎?好好笑喔~」舞流按著自己的肚子忍耐,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為什麼不会死啊,即使是最該死的人渣都会死的,畢竟是人類嘛,這个玩笑真的太有趣了。」
                          九琉璃也摀住自己的嘴角,抿嘴微笑。
                          氛圍一觸即發的危險。
                          跟新羅躲在攤販旁的塞爾提擔心的要上前阻止舞流她們跟靜雄,新羅卻擋下了她,塞爾提憂慮的心情在加快的打字速度更加明顯〝新羅,你幹嘛啦?那邊的情況很危險耶。〞
                          「塞爾提,讓舞流、九琉璃稍微發洩一下吧,不然她們遲早会憋壞的。」新羅無奈的嘆了一口气。
                          〝憋壞?上次我看到她們的時候,她們跟平常沒兩樣啊?〞塞爾提疑惑的問
                          「舞流他們對一年前的事情真的無所謂嗎?臨也可是她們的哥哥呢,舞流、九琉璃為了他的一句話,努力的讓自己完善,臨也的死活她們一定很掛心。」新羅語重心長的搖了搖頭「但折原家的人………表達感情都是扭曲的啊,真受不了他們。」
                          塞爾提收回了腳步〝但是,她們在笑?而靜雄生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05 22:35
                            新羅佩服的說「真是跟臨也有夠像的,她們完全明白靜雄的弱点啊,靜雄其實也在介懷當初的事情,臨也的死活,他可能比那對姐妹更在意呢,而且,靜雄是不会接受臨也死亡的可能性的。」
                            〝所以她們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報復靜雄?〞塞爾提很著急,大家的关系明明很好的,一定要這樣子吵架嗎?
                            「她們沒有臨也那麼狠啦,別擔心,應該一会就結束了。」新羅溫柔的拍了拍塞爾提的肩膀,順手摸了把無頭騎士䊹細的腰身。
                            塞爾提注意力全在舞流她們那邊,沒發現新羅的舉动。
                            新羅見獵心喜的多摸了好几把,然後被塞爾提發現後,慘遭毆打。
                            ——————————
                            靜雄深吸了一口气,緊握拳頭,壓抑自己想揍人的沖动「我不管妳們怎麼想,沒有發現尸体不是嗎?妳們哥哥沒那麼容易死的,這種話別再說了!」
                            舞流擦去狂笑中眼角滲出的淚「靜雄哥,你真的這麼覺得嗎?」
                            靜雄的眼神堅定到執著「當然,他最讓人討厭的,就是怎麼都打不死了,他那次沒逃過的。」像是沒聽懂舞流話語中的諷刺,靜雄認真的說,不只是在說服舞流,更像是在說服自己。
                            舞流唇角彎起的弧度看上去無比的苦澀,九琉璃走了一步,擋住妹妹身影,當要開口的同時,人群中突然傳來了騷动。
                            ——————————
                            時間往前一点,博司啃著蘋果糖,莉絲跟在他的身旁,手裡拿著挫冰,小口的吃著「人界的東西果然很好吃。」博司懷念的說。
                            「對啊,祭典真是不錯。」莉絲眼睛一亮「博司,要吃鯛魚燒嗎?還有章魚燒?」拉起博司的手,歡快的說。
                            「悠著点啊,莉絲,妳好像特別興奮呢。」博司打趣的說。
                            「當然啊,我第一次跟你一起來祭典啊,那麼久過去了,終於可以与你一起逛,令人愉快不是嗎?」莉絲展露笑顏「欸?那裡好像有什麼熱鬧的,我們去看看吧。」博司再次被莉絲拉着跑。
                            但是他們跑去的地方可不太愉快,混在人群中的他們,看到了气氛一觸即發的金髮男人跟一對双胞胎女孩。
                            博司一看到长相一模一樣的女孩們,突然皺起眉頭,莉絲立刻察覺,关心的問「怎麼了嗎?博司。」
                            「那對双胞胎………身上有我的气息………奇怪,那是我的………?!」語末歸於虛無,博司不解的看著双胞胎女孩的耳旁。
                            因為在思考,博司沒有察覺有人快速的靠近他,在發現的時候,博司被不知道打哪來的高大男性給撞倒,莉絲大喊「博司!」
                            被某最強訓練的很好的池袋人民,飞快的離開騷动地点,被撞倒在地的博司跟一旁莉絲,進入了另一邊的視線中。
                            撞人的傢伙是个只差臉上沒寫著『我是流氓』的大男人,後面還跟了好几个小混混,流氓凶狠的喊「喂,你這毛頭小子幹啥啊,走路不看路!哎呀,痛死我了!」標準的找碴句。
                            博司從地上爬了起來,拍去身上的灰塵,眉頭因為不悅而皺了起來,嘴角拉開諷刺的弧度「討厭 ~ 十七歲的我應該是青春少年才對喔,叫什麼毛頭小子啊,真失禮呢。」表情十分欠揍。
                            聽到博司說話,看起來本來要打架的靜雄、舞流、九琉璃同時僵住,這種說話方法…………這種欠揍到极点的說話方法是?!
                            靜雄吃驚的看向博司,發現是前几天遇到並揍過的人。
                            流氓不爽的想拎起少年的衣領,手都還沒碰到,一声響亮的清脆声響,流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往奇怪的方向歪,傻了几秒「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啊啊啊啊啊!」
                            流氓覺得自己的衣領被拉起,灰發的女人身上的浴衣像烈火一樣,臉上面無表情「敢對KAMI………(音近神)动手,做好心理準備了吧。」乾淨俐落的卸了對方的下巴,那是技術性的武術。
                            博司毫不意外眼前的情況,淡淡的說「莉絲,小心点,別弄死人喔。」轉頭跟靜雄打招呼「啊咧,這不是靜雄君嗎?又見面了。」
                            舞流双眼閃閃發光,好奇的問「靜雄哥,這位是………?」
                            「兩位小姐好啊,我是上谷博司,最近湊巧承受了靜雄君的幫助。」博司禮貌性的彎了彎腰,笑容可掬的讓人手癢。
                            至少靜雄的手現在很癢,很想拔个几支路牌來耍一耍。
                            「喂,博司,那女人在幹嘛啊?」靜雄難得直接喊了才見第二次面的人的名字。
                            「莉絲嗎?沒事,讓她發洩壓力一下,不然晚点她再自己報復会更慘呢。」博司無所謂的擺擺手「只被揍,至少能保住一條命啊。」
                            莉絲是女性,無法以力气讓對方受极大傷害,所以只是用技巧不斷的攻擊對手的骨頭跟关節,這樣…………很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5 22:36
                              「可惡!臭女人!」其中一个人拿出了一把刀沖向了莉絲。
                              博司勾起微笑「真是有活力呢。」手以優雅的弧度甩动了出去,靜雄的眼力捕捉到了類似竹籤的東西,沖向莉絲的人發出了慘叫,手掌被竹籤貫穿,能以竹籤插入人類的掌心,甩出的动作需要极厲害的技巧,以前也有人可以用几把小刀就讓招牌掉下來。
                              莉絲回過身,穿在腳上搭配浴衣的木屐狠狠的踢到男性的臉上。
                              「大小姐!」聽到消息的四木晚來一步,他微微驚訝的看著凶殘的灰發女人,池袋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啦?
                              「哼,果然只是一群不入流的垃圾。」莉絲把浴衣在打鬥中起得皺褶撫平,走回博司身旁「博司,你有沒有受傷啊?」
                              博司笑著搖搖頭「沒事的啦,我可沒有那麼脆弱。」
                              四木叫了手下,趕緊把在地上哀號的人清理掉,在確定栗楠茜平安無事後,四木向博司跟莉絲彎了彎腰「不好意思,造成困擾。」
                              博司仰頭注視著四木,眼中的銳利讓人不敢直視「的確,畢竟那是其他黑道的人,特地來給栗楠会添麻煩的嘛,我們真是無辜呢。」
                              四木的臉色有些難看,栗楠会畢竟還是黑道,所以這次的夏祭,對外他們的表現只是投資一点而已,主辦是与他們合作的公司,這看似平凡無害的少年既然知道。
                              博司知道自己引起了對方的戒心「我們沒有惡意啦,只是初來乍到,總得了解地方事一下嘛。」笑容越發無辜。
                              四木的背脊突然寒毛直豎「你叫什麼名字?」
                              「上谷博司,十六歲,只是个消息有些靈通的普通人而已,順帶一提,她是莉絲 • 利瓦伊,英日混血,年紀是女性的秘密,就不說囉。」博司手舉在胸前,微微的彎腰後,指尖比了比莉絲。
                              讓人熟悉的介紹方式「你不会湊巧知道,人是誰派來的吧。」四木直覺的問,在博司的神情開朗的越來越詭異後,四木的腦袋有点疼,他還以為那種可怕又狂妄的小鬼,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而已啊。
                              四木突然被撞到旁邊,靜雄不爽的喊「喂,知道太多很危險的啊,你一看就是想湊熱鬧,只是个小鬼就在家裡好好睡覺!」
                              「靜雄君,你這話有很大的歧視意味喔。」博司舉起手指搖了搖「還有,我可不是什麼小鬼,雖然我知道對於你這種大叔來說,我太年輕了,但也不要太羨慕喔。」
                              靜雄的臉頰冒出了青筋,低頭瞪着高度只到自己的三分之二的少年「羨慕个頭!你叫誰大叔啊?!老子………我都還沒三十歲的!」
                              「就像對靜雄君來說我是小鬼一樣,比我多出十歲的你被叫大叔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喔幹嘛生气啊。」博司不解的問。
                              「魂淡!斷句給我俐落点,不用喘气啊!」靜雄掰了掰手指骨。
                              在發生慘案前〝靜雄,你冷靜点,不要生气啦。〞塞爾提趕緊把PDA舉在靜雄的眼前,新羅頂著臉上的紅腫,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塞爾提?你們什麼時候在的啊?」靜雄疑惑的問。
                              「還不是看你跟舞流她們像是快打起來,塞爾提好擔心,人家也好擔心啊,擔心塞爾提的关注給別人太多,嘶………好疼啊,塞爾的的愛情表現還是如此的害羞啊。」新羅說到一半,揉了揉臉上的傷。
                              舞流好笑的說「我們怎麼可能跟靜雄哥打架啊,会被幽平先生討厭的,再者又打不贏。」九琉璃同意的跟著点頭。
                              靜雄不著痕跡的鬆了一口气,老實說,他實在不想在臨也的事情上,再繼續跟這對双胞胎姐妹們有所爭執了。
                              博司看了看塞爾提,摸了摸下巴,真難得在城市看到呢。
                              莉絲在塞爾提出現的時候,像警戒的豹子一樣,把脖子微微縮了起來,再看到博司無所謂的模樣後才放鬆下來。
                              ,莉絲還是拉了拉博司的衣袖,博司点点頭,在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塞爾提、新羅身上的時候,帶著莉絲偷偷的離開現場。
                              靜雄鬆口气後,打算繼續跟博司吵,一轉頭,人不見了「那个臭小子呢?!逃跑了嗎?可惡!」
                              在四木身後,看著其他人的栗楠茜,低下頭看著自己在靜雄開始說起折原臨也時被鬆開的手,用力的咬著嘴唇,連滲出了血絲也不為所动,難道她的存在感比不上一个已經不在的人嗎?為什麼?!靜雄哥哥不是很討厭他嗎?她該從靜雄那得到的注意,應該比折原臨也還要多才是啊!
                              少女原本該乾淨天真的眼神,多出了几分戾氣和疑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05 22:37
                                哇塞直播诶!楼主太太的文好棒!临也这是变成真正的神明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5-05 22:46
                                  小茜这是要黑化的節奏嗎(´•ω•`๑)?大大加油呀!好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啊(⁄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05 23:13
                                    又有新文了,你的我都看过,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06 00:13
                                      楼主一直是双更吗,好给力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06 00:35
                                        楼楼加油!文超棒的!


                                        回复
                                        20楼2017-05-06 11:36
                                          顶顶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5-06 16:11
                                            一身職場套裝的女性步履蹣跚的從小巷深处往外,唇邊沾著血跡,衣服也有些破爛,比起如此狼狽不堪的模樣,她的臉上掛著极為興奮的笑容「……還要更多……下一个………」
                                            在要走出小巷之際,她突然跪倒,女人震驚的往後看,發現自己的腳踝像是失去骨頭一樣的歪了180度,女人表情扭曲「不………為什麼……太快了…不要!」
                                            一双美麗的白皙手掌,几乎透明,深情款款的捧起女人的臉「不会,現在剛好是妳該結束的時間了喔。」
                                            「妳………明明答應我了………」女性揪住那双手,指甲用力的陷了進肉裡「我還沒殺光…………」
                                            「呵呵呵,我是答應妳了啊,我也履行約定了啊,但是妳能給我的食物越來越次級,而且妳的感情也不再純粹了,所以啊…………結束了。」隨著愉悅女音的落下,女性軟倒在地,瞪大的双眼包含著強烈的不甘,短短几秒內,女性的肌膚浮現了紫青色的痕跡。
                                            女音悵然若失的喊「真是遺憾,這次的宿主也維持不久啊,這个城市還有純粹在嫉妒的人類嗎?」
                                            ——————————
                                            廚房裡,博司無言的戳了戳趴在台上的莉絲,把胃葯放在她的面前「妳是傻瓜嗎?竟然把三十多个草莓塔全嗑了,妳畢竟還只是个普通的人類耶,肚子可能会爆炸的耶?!」
                                            莉絲努力的吞下葯丸「味道太久違了,一个不小心沒克制住。」
                                            「唉,那可是拿來做套餐的甜点的耶,幸虧在嗑了第一批時,我就發現了,妳喔…………這壞毛病不是早改了嗎?」博司無奈的說。
                                            「……真的很對不起………QAQ」莉絲誠摯的合手道歉。
                                            博司搖搖頭「真是的,盡給人添麻煩,老實待著,維持式神服務生,我去幫忙外場。」端起盤上的餐点送了出去。
                                            吃完葯後,莉絲繼續趴著裝死,但是电話卻來打擾了,莉絲講完电話後,臉色凝重,奮力的撐起身子,打算去換件衣服。
                                            博司拿著空盤子回來,剛好看到莉絲像是机器人一樣的动作「給我回來,不是叫妳老實待著的嗎?」伸手抓住莉絲的後衣領。
                                            「但是工作的命令下來了…………」莉絲尷尬的笑了声,當初她和博司分開後,她很想再跟他見面時能幫上他的忙,所以跑去研究了一些有的沒的,之後還靠著那些知識跟能力,在一个專门處理非科學事物的協会擔任顧問,現在警察內部的部门要找她過去,她畢竟有領薪資,所以還是得過去一趟才行。
                                            博司皺起眉頭「唉………我代替妳去吧,別逞強了。」
                                            「但是…………」莉絲擔心造成博司的麻煩。
                                            「找妳就是代表有事情發生了,最近太無聊了,剛好讓我找个樂子。」博司把服務生用的圍裙脫了下來。
                                            「我知道了,小心喔,我的證件給你帶著吧,等会,我打个电話通知他們那邊一下。」莉絲拿起手机,博司在她通知完後,套了件黑色短袖外套在同色T恤的外頭,出门了。
                                            ——————————
                                            員警的表情沉痛,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用力的在辦公桌上撞一下,讓自己暈倒,但誰叫他是菜鳥呢,他戰戰兢兢的開口「平和島先生,明人不說暗話,老實說,我們這裡根本关不下您這尊大佛,但是您可否行行好不要讓我們抓現行犯啊,這樣我們不抓都不行了!」全程敬語,就怕靜雄在警局發飆。
                                            靜雄端茶喝,掩飾自己的尷尬,他今天一不小心在巡邏員警的面前毀了快半條馬路,員警在池袋人民的关怀(?)下,不得不把靜雄帶回警局,但員警經過某次的教訓,知道靜雄一進牢,瘋的絕對是他們警方,所以以『自衛』當成理由,讓靜雄只作个筆錄就好。
                                            靜雄在筆錄上簽名的時候,警局的內部突然連滾帶爬出一堆人,還很默契的沖進廁所裡,靜雄敏銳的捕捉到慘烈的嘔吐声。
                                            上次偷偷跑掉的黑發少年慢悠悠的走了出來「喂喂,你們不是菁英份子嗎?這樣就跑了?真是的,至少來一个,要做記錄啦。」從廁所裡隨便拖了一个人出來「你是…………佐藤君吧,走囉~」
                                            「不要啊!求放過啊啊啊啊啊啊,上谷大人。」不幸中獎的佐藤同學,雖然可以輕易的掙脫博司,但是…………他不敢啊!
                                            「別擔心啦,人家只是要你在旁邊看而已啊。」博司一邊把人拖進警局的二樓,驗屍的房間裡。
                                            「………最恐怖的是在旁邊看啊…………」佐藤暗自垂淚。
                                            靜雄皺起英挺的眉毛「那小鬼是怎麼回事?」大方的詢問員警。
                                            員警不自覺的挺起腰桿,彙報般的回答「是上面調來協助案件的顧問。」剛說完,又想哭了,都怪池袋最強的威勢太強大,不禁乖乖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嘖!那小鬼怎麼那麼不像小鬼啊!」靜雄沒再追問,只是不爽的咂了咂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06 23:57
                                              博司用手術刀小心的撥開切開的肌膚,發現不太有效率後,乾脆直接用手「裡面果然都已經腐爛了呢,真神奇,外面只浮現屍斑而已啊,對了,看看胃的消化情況好了。」
                                              佐藤習慣的抱起垃圾桶,吐啊吐的,吐久就会習慣了,嚇人的其實不是血腥的解剖過程,而是博司臉上溫柔的表情,像是在對待喜愛之人的樣子「您是不是有戀尸的癖好啊。」
                                              「蛤?!怎麼可能啊!我又不是…………」沒好气的話突然停了下來,不是………誰?博司搖搖暈眩的腦袋「她們生前都是活生生的人類啊,對女孩子溫柔点,不是男性應該做的事情嗎?」
                                              「是沒錯啦………」佐藤悻悻地抓著頭髮。
                                              『她們』,最近陸續有女性的尸体被發現,他們雖然努力的把消息壓下來,但不知道還能瞞多久,而那些死者,都有兩个共同点。
                                              第一,雖然外表的死狀看起來只去世几日,但內部器官卻嚴重腐爛;第二,經過調查,她們都跟一些傷害事件扯上关系,理由不外乎都是為了感情跟男人。
                                              在基本的解剖結束後,博司沉默的思考,几分鐘後,他脫下了手上的手套,把手伸進了女性胸前的Y字傷口裡,白皙的手沾上了血跡跟夾著腐肉的尸水,佐藤摀住自己的嘴,再次奪门而出。
                                              博司溫柔的握住了女尸腐爛的心臟,做這行动的時間並不長,在博司的双眼閃過了一抹血色後,他把手收回來以紙巾擦拭,黑瞳銳利的嚇人「………看來不是一般的小角色啊。」
                                              【 正要走出警局门口的金髮酒保,腳步頓了頓,不確定的回頭看了眼,最終還是自嘲般的搖了一搖頭。】
                                              博司用室內的洗手台洗了洗手,把水漬隨意的甩去,自己拿起記錄本子,寫了起來,結果人最後還是都跑了,真是沒用啊。
                                              可憐正在廁所狂吐的佐藤君,心靈遭受的沖击一時是難以抹滅了。
                                              ——————————
                                              莉絲抱著枕頭,看著晚間新聞,今天的重大消息是,池袋有專门襲擊女性的變態出現,要居民多加注意防範,入夜後盡量少出门。
                                              博司打開门,莉絲立刻回過頭「歡迎回來,博司。」
                                              「嗯,我回來了。」博司看到新聞女主播嚴肅的面孔,輕声笑著「动作很快嘛,看來還不是那麼沒用。」
                                              「什麼?對了,你今天去的情況怎麼樣了啊?」莉絲很好奇。
                                              「情況啊…………那群菁英得多訓練一点啊。」博司感嘆的說。
                                              莉絲語重心長的嘆了一口气「博司,你又去打击人家的心靈啦?」
                                              ——————————
                                              靜雄咬下一口漢堡,看著速食店裡的电視「變態?」
                                              「真是的,池袋怎麼又開始騷动起來了呢,久違的。」田中湯姆語气竟然有些懷念。
                                              「哼,不知打哪來的小毛賊,膽敢在我的城市搗亂,被我看到的話,宰了他!」靜雄殺气騰騰的。
                                              「對了,靜雄你知道嗎?瓦羅娜明天要回來囉。」田中湯姆賊笑。
                                              靜雄淡淡的看了一眼田中湯姆「是嗎,她修行結束啦?」
                                              「對啊,靜雄,你高不高興啊?」湯姆覺得靜雄的反應太平淡了。
                                              「高興啊,不然咧?」靜雄一臉莫名奇妙。
                                              「………………」跟這个榆木腦袋,真的沒話講了。
                                              ——————————
                                              穿着白色的机车騎士服的女人,跨出了池袋机場,看著依然熟悉的街道景色,女人面無表情的臉上,多了些許笑意。
                                              被愉悅過度的心情影響,女人沒注意到机場邊停著的黑色轎车,坐在后座的男人拿起自己的手机「喂喂,大小姐嗎…………是…………烏鴉回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06 23:58
                                                这回沙发又是我的了,解剖什么的好重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07 00:33
                                                  woc沒搶到沙發QAQ話說小臨的新身份是法醫之類的嗎(⁄ ⁄•⁄ω⁄•⁄ ⁄)?好帥啊啊啊啊(/ω\)樓樓真的好高产唉!加油加油(´▽`)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5-07 02:11
                                                    塞爾提戴上安全帽,雖然是在家裡,四周也都是熟悉的人,但是身為妖精的她,卻覺得脖子沒有影子的地方很冷,原因嘛……………
                                                    「靜雄哥哥,多吃一点菜嘛 ~ 」少女天真的声音。
                                                    「靜雄前輩,飲料。」女人冷淡的声音。
                                                    狩澤用手肘戳了下身旁的遊馬崎,好玩的說「簡直是修羅場嘛………真可惜。」因為小靜靜是小臨臨的啊,根本沒戲唱嘛。
                                                    為了歡迎瓦羅娜,在新羅的公寓又辦了火鍋宴會,可惜學生組要考試,沒有辦法過來看好戲。
                                                    靜雄的神經是出了名的大條,完全沒注意到身旁兩位女性的針鋒相對,淡定的接過栗楠茜遞來的盤子,平常的接起瓦羅娜給的杯子,然後宛如只是平日可見一般的道謝。
                                                    誰会先正式發动攻勢呢?
                                                    「靜雄前輩,在俄羅斯時,非常想念你。」瓦羅娜面無表情的。
                                                    「是嗎?妳還想著要跟我切磋啊。」靜雄平靜的回答。
                                                    田中湯姆不小心把手上的啤酒弄翻了。
                                                    「靜雄哥哥,我全天都在想你,是喜歡的那種。」栗楠茜臉微紅。
                                                    「是嗎?」靜雄只是拍了拍栗楠茜的腦袋,像平常一樣。
                                                    新羅忍不住轉過頭去偷笑。
                                                    兩女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下了決心,對她們而言,唯一(?)的情敵已經來了,這个時候不做出个了斷,還要等什麼時候啊!
                                                    「靜雄前輩,我必須告訴你,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靜雄哥哥,雖然我年紀小,但是我是認真想跟你在一起的!」
                                                    靜雄正巧端起茶杯,聽了兩女的話,猛然定格。
                                                    「喜歡?」靜雄疑惑的看著兩女「跟我交往?」表情沒有害羞,只是非常的尷尬「但是我…………只把妳們當成朋友而已………」
                                                    栗楠茜努力的扯出笑容「但是………靜雄哥哥對我很好。」
                                                    靜雄眼神游移「因為妳就像我的妹妹啊………」
                                                    「但是靜雄哥哥不是說我可以試著殺你,這不是我是特別的意思嗎?」栗楠茜緊握拳頭,手心被指甲掐的發白。
                                                    「我也是,靜雄前輩不是答應跟我對決,特別的!」瓦羅娜的語气激動了一点,光是這一点,就足以證明她的情緒有多麼激动。
                                                    「妳們………是在開玩笑嗎?」靜雄放下茶杯,開始慌張了起來,他不是沒被女性告白過,但是那些女孩都在看過他的怪力後,害怕的離去了,照理這兩位女性明知他是怎樣的人,擁有怎樣的力量後,還可以跟他告白,他應該高興才對啊,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他沒有一絲喜悅,只是很………慌張。
                                                    一个是名聞遐邇的殺手、一个是家學淵博的黑道大小姐,她們當然看得出靜雄簡單易懂的思緒,不甘的情緒染上了她們的心,她們再次不約而同捉住靜雄的手臂,臉湊了過去,就用行动來證明是不是開玩笑吧!
                                                    靜雄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甩開兩女。
                                                    幸虧塞爾提的反應快,及時用影子接住了差点撞牆上的栗楠茜跟瓦羅娜,气氛一下子變得緊張,门田趕緊上前去,把手擋在靜雄前「靜雄,你冷靜点!」
                                                    靜雄看著兩个不同的女性,不一樣的瞳色,相同的不敢置信,他不敢再看「………對不起………」但是他沒辦法接受,他下意識的避開了,至少他沒辦法欺騙自己的本能。
                                                    「為什麼,靜雄前輩,你不是為了我,跟折原臨也廝殺嗎?」瓦羅娜呆呆的問。
                                                    聽了瓦羅娜的話,靜雄的表情反而多了些疑惑。
                                                    栗楠茜聽到情報販子的名字,立刻回過神來,她本來以為靜雄会傻住,因為以前…………她的表情驀然扭曲,語气不可思議的平靜「為什麼推開我們,靜雄哥哥,你的反應速度既然可以那麼快,那為什麼…………為什麼你那个時候不推開折原臨也啊?!」栗楠茜快速的拿出手机,螢幕顯示了一張照片。
                                                    金髮的酒保傻怔怔的舉著一根电線杆,黑衣黑發的青年,臉上掛著賊兮兮的笑容,掂起腳尖,唇瓣輕点了男人的唇。
                                                    雖然時机不太對,但是狩澤双眼發光,她很想問栗楠茜能不能把這張照片發給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5-08 03:30
                                                      楼主这更新时间…是起的早还是睡得晚呀,沙发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5-08 08:20
                                                        樓樓真心敬業啊_(:з」∠)_加油!小靜可是我臨的,這倆女孩沒戲了(⁄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08 16:20
                                                          樓樓真心敬業啊_(:з」∠)_加油!小靜可是我臨的,這倆女孩沒戲了(⁄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5-08 16:20
                                                            靜雄的表情歸於沉寂,他伸出手,搶過了栗楠茜的手机「這張照片,妳為什麼会有!」陰惻惻的樣子,十分嚇人。
                                                            那時,他好不容易把臭跳蚤堵在了巷子裡。
                                                            「臨也,終於被我逮到了啊,領死吧!」他拔了根沉重的电線杆。
                                                            臨也苦惱的看著周遭的高牆,唯一的出口又被他擋住了,他說話了,故意輕柔的声音讓人想吐「小靜,你這麼熱情的想表達你有多想念我,会不会太誇張啦~」
                                                            「想你个頭,我只是要跟你算上次的帳而已,竟敢打擾我工作,最後還拍了拍屁股就走,你好大的膽子!」他很生气架打到一半,對手頭也不回的跑了,這真的讓人很惱怒。
                                                            「你這就叫作『愛在心裡口難開』喔,小靜~」臨也無奈的看著他,低声的說「不然給這麼努力的小靜,一个小小的獎勵吧~」臨也勾起了一抹惡作劇的微笑。
                                                            他沒聽到後面那句,抓狂的怒吼「老子現在就把你的腦袋打開!」他舉起了电線桿,然後……………
                                                            黑發的青年动作雖然很快,但是在他的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樣,他蹦蹦跳跳的走近他,在他以為他要掏出小刀的時候,臨也扶著他的肩膀,掂起了腳尖,輕点了一下他的嘴唇,在他二十三个年頭中的第一个吻,很輕,几乎沒有任何感覺,但是,很軟,就像是冰涼的果凍,他完全傻了,在超近距離的紅瞳,帶著著頑劣的嘲笑。
                                                            臨也在親吻後退開,神情看起來毫不意外「果然是个無用处男呢,小靜,掰掰啦~」蹦蹦跳跳的繞開他,回去新宿了。
                                                            在時間過了很久,沉重的电線杆被手鬆開,狠狠的砸在自己的頭上,但是他并不覺得痛,肩膀微微顫抖。
                                                            「I —— ZA ——— YA ———— !你這該死的魂淡啊!」
                                                            可怕的咆哮,一如往常的迴響在池袋的街道。
                                                            用力的甩甩頭,靜雄順便甩掉火大的回憶。
                                                            栗楠茜苦笑「我畢竟是栗楠会的大小姐啊………所以咧?靜雄哥哥,為什麼?」
                                                            靜雄煩躁的抓了抓頭「不知道,我當時………只是傻了。」
                                                            「前輩喜歡折原臨也嗎?」直線條的殺手直白的問。
                                                            「怎麼可能!」靜雄暴怒的吼「我最討厭他了!」
                                                            「傻了不是理由,前輩也被我們嚇到了,卻能本能的推開我們,那為什麼折原臨也就能避開前輩的本能呢,還是………前輩的本能對折原臨也是接受的!」瓦羅娜上前一步,咄咄逼人。
                                                            「閉嘴!」為什麼?!她們的這種問句,簡直是要逼他承認他是喜歡折原臨也似的「如果我真的喜歡他,我為什麼殺了他啊?!」
                                                            這句話問了出來,周遭一片寧靜。
                                                            瓦羅娜閉上眼睛,她喜歡的,是超越平常、無所畏懼的前輩,但是靜雄自己沒發覺嗎?他吼出這句話的樣子,就像害怕繃帶底下的潰爛傷口被看見的懦夫,害怕,靜雄前輩会害怕的東西…………瓦羅娜突然想起了在一年前,當時只有她一个人看見,靜雄的表情。
                                                            瓦羅娜完全平靜下來,回到以前冷冷的樣子「靜雄前輩,回到俄羅斯,想理解感情,研究很多,我現在(能)問了,為什麼一年前的惡鬥開始前,前輩在看到折原臨也時的臉,感情是失望、害怕呢?我問了很多人,還是不太明白,前輩可以給我答案嗎?」
                                                            靜雄的臉色鐵青,光看表情,他一定快气瘋了,田中湯姆趕緊把瓦羅娜拉開,门田嚴肅的說「夠了,我們今天不是要吵架的吧!靜雄,冷靜,這裡是塞爾提跟新羅的家。」
                                                            「對啊,今天是歡迎瓦羅娜小姐回來的吧,就不要再說其他事情了,再者臨也也不在了………不在池袋,你們再怎麼吵也沒什麼用啊,大家都冷靜下來吧。」新羅也出來打哈哈、開玩笑。
                                                            「不。」充滿戾气的表情,讓原本童稚的臉扭曲又恐怖。
                                                            栗楠茜已經無法思考了,她心中被滿滿的憎惡与嫉妒填滿「大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 ————— !」使勁的嘶吼,終歸沙啞,這般發狂的樣子,吸引并嚇到了所有人。
                                                            一陣淺黑色寒風掃入屋內,打在了栗楠茜的背上,讓她突然垂下了腦袋。
                                                            靜雄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小茜?」
                                                            塞爾提像是被浸入了放滿冰塊的冰水,開始發起抖來。
                                                            「塞爾提!怎麼了?!」新羅臉色大變,抱住不斷顫抖的塞爾提。
                                                            塞爾提勉強的拿出PDA〝新羅,有危險!有什麼闖進來了!〞
                                                            〝闖進來?〞新羅還來不及想清楚,栗楠茜開始动作了。
                                                            低垂著腦袋的栗楠茜,突然的低声笑著「呵呵呵呵呵……最討厭?騙人。想殺了他?騙人。呵呵呵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全…部………全部……全部都是……是謊言………啊哈哈哈哈哈哈………」抬起頭,微微歪著,嘴角的微笑充滿了惡意「對吧………靜 • 雄 • 哥 • 哥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0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