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恋一百天吧 关注:7,398贴子:157,959

【同人原创】血浓于水——小涵线网吧救回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吧,原创的第二条线,虽然是木馨党,可我还是决定先写小涵线,相比之前的班长线,它可能会更曲折,当然其中免不了会有些虐涵的内容,所以跪求各位亲卫队队员不要寄刀片给我,不要轻易拿起你们手中40米长的大砍刀,也不要问我家地址!我不会说的!
总之,这大概又是一个小涵用自己的方式拯救男主的故事,别的不敢说,但我会尽力去把它写好的~


无法突出一个地方性的特征?找不到象征性的意义?没有灵感没有方向? 定制一个不锈钢雕塑吧!城市的象征,精神的化身,人民的代表,完美!
广告
二楼呼叫顶贴大军!
@viva布拉格之夏@传说制造者@开飞机的小孩纸@黄晨烜@原计划代码7@zjy557799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7-05-03 21:13
    一·说不出口的安慰
    “你去哪儿?”
    “回家看书,后面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没兴趣~”
    “罗……”
    一阵关门的声音随着她的离开传入耳中,她就这么走了,没给我辩解的机会。
    也好。
    再次看了看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她沉默着,不言,不语,眼中悲伤的色彩不断的流转着,混合成某些晶莹的液体滑了下来。
    她本就不是能扛得住压力的女生,刚才被那么一通说教,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对不起,对不起……”
    三个被不断重复的字,其中透露着的,不只有歉意,还有近乎到了绝望的无助。
    “木馨,你别听小涵的,她这人说话就这样子,其实没有恶意的。”
    “嗯,我知道~”她点了点头:“但是,但是……”
    伴随着哽咽的颤音,她终于不再是之前那样简单的,无声的流泪,而是任由着眼泪喷薄而出,在她的腮边划出两道亮晶晶的泪痕,不顾忌他人的目光,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就那么哭着,无助,无奈,像个孩子。
    或许,她本来就是个孩子吧。
    一个内向,不坚强,没有朋友,好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双肩不住的颤抖着,她的哭声越来越大,渐渐的,整个咖啡馆的人,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用目光询问着我。
    她怎么了?
    其实,我也想知道,她怎么了?
    回忆起这三年的时光,自己见过她哭么?
    当然,不止一次——做不出题目的时候,考试成绩不如意的时候,上课提问回答不出的时候,早锻炼坚持不住的时候……
    忘了有多少次,我看着她哭,在一边安慰她,但是曾经有一次她哭的这么伤心过么?
    没有。
    所有人印象里的她,都是个乐天派,虽然在班里很低调,但很爱笑,那种仿佛能温暖世界,给所有人动力的笑,会让她哭的事或许很多,但这些多半是会被她就着午饭一起吃下肚子里去的,就算不能完全解决,大家劝几句,说点让人宽慰的话,她也会很快的绽放出笑脸。
    但这次,我真的没办法。
    她就那么哭着,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和伤心用泪水冲走似的,我叫她,她也不理,只是哭,仿佛永远不会停止,永远,没有尽头。
    或多或少的,我能感觉出来,她这样,是因为什么事情。
    是因为罗小涵的说教么?
    第一时间,我否定了这个答案,小涵平时对她说教的也不算少,有些时候甚至更重,但从没有哪次,她会像今天这样。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木馨,告诉我好么?你到底怎么了?
    但她听不到,周围的一切,她都不会在意的。
    她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我本该安慰她的吧?就算我们不再是男女朋友,但至少,我们还是朋友,之前没交往的时候,她哭,我不是也没少安慰她么?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说些话安慰她,却只是张了张嘴,没发出一点声音,想抬起手拍拍她的肩膀,胳膊却沉重的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
    最终,我放弃了。
    安慰她?我又该说些什么呢?让她别哭,告诉她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告诉她,我会陪着她?
    现在的我,真的有那种资格么?
    她所面临的痛苦,她所承受的压力,我真的了解么?
    我,真的了解过她么?
    或许,让她哭出来会好一些吧?
    哭出来,就不难受了。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哭声渐渐停止,终于,再没了动静,她像是累了,就那么趴在桌上,把脸埋在双臂之中,让人看不清表情。
    “木馨……你好点了?”
    “嗯~”她抬起头,因为刚刚哭的太伤心,所以眼框略显浮肿,红红的,眼中悲伤的情绪依旧残存着。
    “谢谢~”
    谢谢?她干嘛要谢我?我刚才,有做什么让她值得道谢的事么?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一直帮我,哪怕……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好,一直以来,谢谢~”
    “你说这个啊?没关系啦,谁让我是你……朋友呢?”
    最后的那句话,我几乎要下意识的说出“男朋友”三个字,但想了想,还是改了口,虽然,有些生硬,有些难受。
    “谢谢,我……会一直记着你说的话的!”说着,她从随身的小包中翻出什么东西,递到了我手上。
    “这个给你!”
    一张老照片,还是黑白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像是张毕业照,照片上有好多人,好像什么年龄的都有,最上面是一行字。
    华懿高级中学毕业生摄于一九七七年十二月。
    “这是……”
    “之前大扫除的时候,在旧校舍附近捡到的,”木馨咬着嘴唇:“应该,是什么人不小心掉的吧?可我等了好久也没人来领,感觉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所以就留下来了。”
    “不用了吧?感觉很贵重的样子,你留着吧。”
    “不,不贵重的!”很是坚持的,木馨再次把照片塞回到我手里:“只是礼物,朋友间的礼物而已!”
    朋友间的礼物……么?
    “好吧,我收下~”
    “谢谢!”
    方才的那个瞬间,她似乎是恢复了以往的活泼开朗,但很快便又被压制了下去。
    “以后,要记得我哦!不管我在哪,不管你身边有没有我……”
    话语声愈发的小,我却愈发的不安。
    “你说什么啊!干嘛说这种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注视着她的眼睛:“木馨,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嗯~”
    肯定的语气,但她眼中,似乎依然有什么东西在躲闪着,或许,是什么不能和我说的事吧。
    毕竟,我已经不是她男朋友了。
    对那样的她,问再多次也没用吧?
    “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或者想找人聊天,随时可以找我。”
    “嗯~”扭过脸,看了一眼落地窗外被映做赤红的晚霞:“我……该走了,不然妈妈会说我的。”
    “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她推开了我,眼中,满是挣扎。
    “我想……自己待会。”
    最终,我也没留住她,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尝试着要去挽留她?她走的那么平平静静的,走之前还对我笑了一下,是我喜欢的那种笑容。
    最终,我也没能说出一句安慰她的话。
    咖啡馆仿佛再次恢复平静,婉转低回的乐声如水般缓缓划过,我就那么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花板,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木馨。
    她的笑,她的泪,还有,她刚刚的话。
    “以后,要记得我哦,不管在哪,不管你身边有没有我……”
    她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呢?
    我拿出那张照片,看了看,确定上面没有什么她留给我的话,才又安心的放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难受,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
    就这么坐着,直到夜幕的黑染尽了所有的天空。
    出了门,看到某人笑脸的那一刻,我心里暖了一下。
    可惜,她不是木馨。
    “你还在啊?”
    “顺道路过,想过来买杯咖啡,”她笑笑,一如从前:“跟木馨聊的怎么样?”
    “没怎么样,我们回去吧。”
    ……
    这一路上,我们彼此无言,她始终在我右边,和我并肩,余光偶尔扫过她的侧脸,还能看到她眼中潜藏着的疑惑。
    她应该有好多话想问我吧?
    但她没有,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她都知道,这就是她聪明的地方。
    “高练~”
    快到家的时候,她突然叫住我。
    停下脚步,我就那么看着她。
    “后天就二模了,加油!”
    “你也是~”
    我们之间的对话,永远这么简略,十几年了,我们已经太熟悉了,她心里想什么,我心里想什么,我们彼此都知道。
    其实,她是想安慰我的吧?
    但她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就像我没能安慰木馨一样。


    回复
    举报|3楼2017-05-03 21:15
      靠!刚发现貌似木有呼叫成功!刚才去找度娘,她告诉我一些特别的圈人技巧!重新来一波@viva布拉格之夏 @传说制造者 @开飞机的小孩纸 @黄晨烜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7-05-03 21:39


        有了神器了还怕BE?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03 22:49
          顺便虐涵什么的呢虽说我也虐,但是……我准备好掏出自己的爪子刀(★)|噩梦之夜(久经沙场)了


          拍完毕业照回来前排小板凳


          二·失落之心
          她没来。
          她的桌子上堆满了书,放满了复习资料和各科的卷子,像往常一样。
          但,她没来。
          整个一个上午,我都忘了自己有多少次走神,问题答不出,题目也写不上,心里只是想着她的事,余光,也总是飘向右后方,那是她座位所在的方向,猜测着她没来的原因。
          会不会是生病了?哪不舒服?还是起晚了?她平时上课也偶尔睡的,一睡着就起不来……
          也不对,再怎么睡,也不会一上午都不来吧?
          难道……是因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么?
          “啪~”
          一声轻响,右边飞来一个小小的纸团,刚好落在我手边,打开,是罗小涵特有的字体。
          【别胡思乱想了,明天就考试了,好好复习】
          我笑笑,把那张纸条重新揉成一个团,丢到了一边。
          我知道,她关心我,担心我,我也想好好复习啊,但是……
          目光,再次不由自主的扫到了她的座位。
          那里,依然空无一人。
          ……
          “伙伴!我们去吃饭吧!”
          直到魏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才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虽然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但奇怪的是我一点都不饿,一点心情都没有。
          “你们去吧,我不想去~”
          “你怎么啦!居然一点斗志都没有!”
          我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身后属于她的座位。
          “我知道啦!因为少了个人,所以你才没斗志的!你在担心木馨对不对?”
          “魏通你安静点行不行?吵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名字,心里就好像有股火在不停的翻涌,莫名的让人觉得烦躁,怒气,混合着一上午的不安和四年,变成了上面的一句话,破口而出。
          “……”
          “……”
          气氛,从未有过的宁静,我们就这么对视着,目光中,各有各的坚持。
          “算了魏通,别管他,让他一个人呆着吧。”
          说着,罗小涵留给我一个背影,决绝,不带一丝犹豫。
          魏通看了我一眼,充满着迷惑和……鄙夷,跟着罗小涵出了门。
          对,这样就好,都别理我。
          只要有她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她不在。
          “同学,同学?”
          忘了过了多久,身边,有人轻柔的拍了拍我。
          我抬起头,愣了一下。
          面前的这这个人,脚边堆着好多的书本和复习资料,面容和木馨有几分相似,却又一点也不像她。
          是木馨的母亲,之前在公园见过的,我记得。
          “伯母您好~”
          “嗯?伯母?”
          木馨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您可能忘了,之前我们曾经见过的,在公园,那次培训班的预约讲座。”
          “哦,想起来了~”把手里的那张纸递给我,满脸的笑容:“待会,能把这个交给你们梅老师么?”
          “好的好的~”
          我接过那张纸,眼睛不自觉的扫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心跳却停了一拍。
          休学申请。
          姓名,木馨,性别女,年龄18,出生日期1997年6月12日,学号……
          那张表格上写的全都是木馨的信息,一字一句,分毫不差。
          我不知道我那时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心里却成了一团乱麻,从未有过的乱。
          “伯母,木馨她……是生病了?”
          “没有~”随着看着我的眼神不断变化,木馨母亲话语的温度也渐渐的降了下来。
          “你好像挺关心她的。”
          “木馨平时在班里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我是其中之一~”我背书似的回答道:“今天她没来,大家都很担心。”
          “馨儿她没事~”注视着我的双眼,木馨的母亲冲我笑了一下,文静之中,透露着一丝和木馨一般无二的温暖感觉:“只是学校的环境并不适合她,给她换个学习环境罢了。”
          “原来如此,对不起,我多嘴了。”
          “没关系,馨儿她本来就没什么朋友,你这么关心她,身为长辈也是应该高兴啊。”
          拍了拍我的肩膀,木馨的母亲离开了教室,只留给我一个眼神。
          虽然是笑脸,但那个眼神,让人觉得有些不可名状的感觉,有些冰冷,有些抗拒,或者说是,警告。
          没错,那个眼神,就仿佛在警告我,别靠近她的女儿。
          原来是这样啊,木馨总说她没有朋友,其实,不是她不想交朋友吧?有没有可能,也有一部分是她母亲的原因?
          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吧?我已经不是她男朋友了,她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或者,她休学,原本就是为了避开我,让自己安静下来,重新回到当初的状态吧?
          毕竟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耽误了太多,我们都太兴奋,沉浸在成为情侣的幸福,沉迷于对两个人未来的美好幻想,却忘了,我们是考生,忘了我们还要参加高考,也忘了,如果无法跨越那道名为“高考”的鸿沟,那我们就没有未来。
          耽误你这么久,真的对不起,木馨。
          虽然想清楚了原因,但还是很难受,为什么两个人之间会搞成这样子?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一起好好学习,一起上好大学的么?
          可能,我太不成熟了吧。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
          下午的课和以前一样,冗长,枯燥,没有任何活力,至于讲的什么,我完全没听进去,脑子里全是木馨的影子,她的笑,她的呆,她上课偷偷吃零食时的小心翼翼,她午饭像仓鼠一样鼓起两腮拼命吃东西时可爱的样子……
          “罗小涵你拉我干嘛!”
          某一刻,胳膊被某人用力拽了一下,打破了我的回忆,让我不禁有些生气。
          “带你去吃东西,”罗小涵瞟了一眼窗外:“中午你就没吃饭,再不吃会撑不住的。”
          到这时候我才发现,窗外不知何时已被夕阳映的一片火红。
          “不去了,综合卷子都没怎么做,”我随手拉过一张卷子,低下头假装让自己沉浸其中:“你们帮我带点吃的回来吧,面包盖饭牛肉面,什么都好,我不挑。”
          “不能这样啊伙伴!”魏通跑过来勾住我的脖子,很亲密的样子:“就算木馨暂时离开了我们,也一定要坚持下去,连她的那份一起努力回来啊啊啊啊!!!”
          回首,再次看了看她的座位,那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以后,那里再也不会有那个经常在上课时偷吃薯片的女孩了吧?
          算了,还是去吧,虽然没什么心情,但他们毕竟是关心我。
          “走吧,去吃饭~”
          “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的选择!向着食堂!前进!!!”
          ……
          食堂其实没什么好吃的东西,逛了一圈,我也就买了份咖喱饭回来,实际上咖喱饭这东西,食堂做的我一次都没吃过,好吃难吃我也不知道,天知道我为什么要买。
          可能……是因为她喜欢吃吧,每次看她吃的都特别香,很开心的样子。
          其实她吃什么都特别香。
          咖喱饭入口的味道让我有点失望——看上去颜色挺深,但其实咖喱的味道已经淡到几乎可以无视的程度了,至于那颜色,可能是加了酱油的关系吧,而且说好的是牛肉饭,可吃到最后我貌似就只找到了两“块”口感疑似肉类的不明物体,这种东西,真不知道身为吃货的她是怎么吃的那么热情饱满的。
          晚自习,之前习惯了和她一起聊天,一起看书,突然她不在,心里空落落的,不禁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几十天之前和她告白,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有人陪我一起走过那段回家的小路,第一次……
          和她,有太多的第一次,太多开心的回忆,可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开?
          只是因为一次考试成绩?还是因为,她不够喜欢我呢?
          木馨,告诉我好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走?是故意躲着我么?不是说好了,什么都一起面对的么?
          心里有太多太多的问号,有太多太多想问她的话,可现在,没人能回答了。
          如果当初就知道是今天这样的结果,那我何必告白呢?至少,如果我不告白的话,我们还是普通朋友,如果我不告白的话,她的成绩也不会受影响,如果我不告白的话,她也不会走……
          一切,都是我的错……
          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逐渐的萌生,不断的滋长,那是我无法掌控,无法克制的东西。
          我能做的,也只是低下头,闭上双眼,让自己尽快的进入梦乡,以此来压制它,才能不被它掌控,才能平静一些,不致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终于,无比漫长的晚自习随着一阵乐声响起,宣告终结。
          “呼~”
          离开教室,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校门,这种地方,我真的一分钟也不想多待了。
          “呼,呼……”
          身后,传来阵阵轻喘,从音调和步伐频率来判断,它属于罗小涵。
          “你跑的好快啊,刚一放学就出来了。”
          “早点回家,看书~”
          我被自己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那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情感,活力,语调,什么都没有,如同机械一般,散发着冰冷的感觉。
          小涵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我身边,亦步亦趋,寸步不离。
          一轮残月悬空,幽静的小路上,路灯的光把我们的影子拉长,成了巨人的模样,两边的行道树如同伞一般遮蔽了朦胧的月色,初夏的风偶尔吹来,带出树叶“沙沙”的旋律,这本应该很美吧?
          但我们只是这么走着,谁也没再说话。
          “木馨的座位好像被收拾过了,你知道怎么了么?”
          快到家的时候,罗小涵终于打破了这片略显尴尬的平静,却也问出了我最害怕的问题。
          “她休学了。”我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些:“书桌是她妈妈来帮着收拾的。”
          愣了一秒钟之后,罗小涵的脸上浮现出恍然的表情。
          “很难受吧?”
          “……”
          我没再说话,我承认,我是难受,但却还没脆弱到需要一个女孩子来安慰我的地步!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这样戛然而止。
          “今晚好好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我陪你去找她。”
          找她……
          脑海中,蓦然回忆起她之前的话。
          “以后,要记得我哦!不管我在哪,不管你的身边有没有我……”
          不管,我的身边,有没有她……
          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也许是我见她的最后一次了吧?
          不!一定不会!木馨她说过,我们是朋友,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但至少,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不是么?所以她一定不会放弃的,一定不会!
          强压下心里的不安,我这么和自己说着。
          但是,除了我,没人会相信啊!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7-05-04 21:08
            可以,写的不错顺便我会考虑把以前自己收到的刀片都送给你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4 21:47
              广告
              三·人间蒸发的少女
              浑身都不舒服,胃疼,胳膊疼,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却又睡不着,考试的时候也是,感觉朦朦胧胧的,像是在梦游,刚才考语文的时候连平时背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古诗词都想不起来了,作文好像有点偏题了,英语好多单词也忘了怎么拼,看来这次考试真的是要翻车啊,哈哈。
              随它吧,出现的我,有更重要的事。
              提前交了卷子,走出考场,直奔某个方向而去,一边跑,一边梳理着自己乱成一团麻的思绪,夏风随着步伐阵阵的吹来,也能让我清醒些吧。
              木馨,我今天必须见到她,不然的话,我会疯的。
              我强烈的如此预感着。
              木馨家的小区,依然是原来的样子——米黄色的外墙,宝石蓝的屋顶,一座座偏欧式风格的小洋楼就这样拔地而起,低矮的冬青树丛,远处的小花园,还有好像永远都不会开启的喷泉,这一切都让人感觉无比的舒畅。
              不知不觉的,连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随便坐在小区的某个木质的长椅上,目光移向木馨家的方向。
              初夏的傍晚,好多家都已经亮起了灯,木馨家也是,只是,从方向和距离上来判断的话,那应该是客厅的灯吧?鹅黄色的,给人温暖的感觉。
              但她的房间的那个窗口,却是一片黑暗。
              她应该……只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买书什么的,我们之前不是也经常去么?过会就回来了。
              “汪~汪汪~”
              几声嘹亮的犬吠让我暂时回了魂,不远处的草坪上,一只哈士奇朝我狂奔过来。
              “苏公公!你不用跑的那么快啦!”
              我站起身,准备接他一下,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皇阿玛身边的“红人”啊,大总管有木有?
              谁知道这二哈居然一点不给面子的直接无视了我,纵身一跃直接跳上长椅,乖乖的坐在上面,还不忘了冲着我叫两声,好像……是让我陪他坐下的意思?
              “苏公公,你看到木馨了么?”
              “呜~~~”
              虽然听不懂汪星人说话,但他的神态还是告诉了我,没看到。
              “是么……”我摇摇头,明显听出自己的声音中有一丝失望的感觉:“我想等等她,你要陪我一起么?”
              “汪!”
              像是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他突然来了精神,吐着舌头,尾巴也摇了起来,这样姑且可以算作是同意了吧?
              于是乎,夕阳之下,小区的长椅上,一人,一狗,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偶尔,我会和他聊两句,虽然听不懂,不过有个人陪也是好的吧?至少不会觉得孤独,不是么?
              虽然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是人吧。
              眼睁睁的,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从17:32,走到了19:35,两个小时,我不知道往那个窗口看了多少次,但那间屋子的灯,却没有一次亮起过。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慢慢的,我的心情好像也降到了冰点,四周的行人不断的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但只要我抬起头,看他们一眼,他们就会想见到鬼一样的避开老远。
              心里的那些东西,好像又冒了出来,比之前更阴暗,也更消沉,我觉得我快控制不住了。
              现在的我,真的有那么可怕么?
              木馨,我,是很可怕的人么?
              你告诉我,好不好?
              或者,你不想说话的话,只要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看你一眼也好啊!
              或者,哪怕你连出现在我面前的想法都没有,那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告诉我,让我不用再等了,好不好?
              木馨,你出来吧,好不好?
              把脸深深的埋在双臂的臂弯之中,眼前,再次化作一片黑暗,无边的黑暗,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孤独和虚无。
              我也不想这样,但也只有这样,它才能平静一些,才能不那么躁动。
              忘了多久,身边飘来一阵阵淡淡的香气,但它不属于木馨。
              我抬起头,刚好看到罗小涵那招牌式的微笑。
              可她明明不应该知道木馨家的地址的。
              “你怎么在这儿?”
              “猜你在这儿,”
              “我没问你这个!!!你怎么知道她们家地址???”
              我不是故意想喊,只是当时脑子里无端端的冒出两个字。
              跟踪。
              那是我最讨厌的事,没有之一。
              “曲琪给我的地址~”说着,罗小涵双指夹出一张小小的纸条在我面前晃了晃:“咱们班同学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她都知道,你忘了?”
              “……”
              没再答话,我次坐了下来,目光再次来到了那个窗口。
              那里依然是一片漆黑。
              “没等到她?”
              “等到她的话,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么?”我笑着,比哭还难看,像是在问她,也像是在问我自己。
              “看来她说的是真的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
              注视着我的双眼,面前的女孩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开口:“她说,她考试成绩不理想,所以被她妈妈送去了一个封闭的冲刺班,可能要到高考前一天才能出来,如果到时候成绩依然不能让她妈妈满意的话,她大概会出国。”
              我沉默下来,静静的思考着小涵所说的一切。
              成绩,冲刺班,高考,出国……
              是了,那天在咖啡馆,她没说出口的话,一定是这个了。
              可问题是……
              “为什么这些话她情愿跟你说,却不告诉我!!!”
              “因为你对她来说很重要!”面对我的歇斯底里,罗小涵却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她知道,她走之后你会难过,所以才不告诉你这些,她不想让你分心,不想影响你。”
              “……”
              木馨,小涵说的都是真的么?你真的不会再回来了么?
              木馨,我们不是说好,什么都要一起面对的么?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背负了这么大的压力,你都不告诉我的?
              木馨!!!你这个傻瓜!!!你真的以为什么都不说,只要消失就好了么?
              不可能!
              拿出手机,习惯性的输入那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数字。
              “没用的,她说了,那边不允许用手机的。”
              不会的,她肯定会留下什么让我能联系到她的方法!
              “对不起,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听筒中,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第二遍!
              “对不起,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第三遍!!!
              “对不起,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
              忘记自己打了多少遍电话,可听筒里,除了冰冷机械的关机提示音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
              罗小涵说的,是真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的事实却无比真切的告诉了我。
              “小涵,你知道那个冲刺班在哪么?”
              面对着我最终的救命稻草,罗小涵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没说,大概就是希望你不要去找她吧。”
              最终的希望破灭,现在的心情,真的是难以形容。
              木馨,真的就这么离开了么?什么话也没说,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几天来的思念,几十天的美好回忆,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悔恨,无法相见的不甘,此刻全都化为一声长啸,在夜空中回响,激荡。
              声消,音匿,一切重归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好点了?”
              我不说话,也不知是不想,还是没了说话的力气。
              “回去吧,太晚的话,伯父伯母会着急的。”
              “我不想回去!”
              “其实你心里知道的吧?再这么等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
              真的无言以对,她说的一点也没错,我知道没结果,但还是想等下去,不想这么轻易放弃,或许,这只是我的任性罢了。
              但任性也好,坚持也罢,和木馨的那些事情,我不想那么轻易的舍弃,至少,在见到“没结果”这个结果之前,我不想放弃。
              “这么不甘心的话,我就替你等吧。”
              “那怎么行!明天还有考试……”
              “原来你还记得明天考试啊?还以为你忘了呢!”
              怎么可能会忘啊,那毕竟是二模啊。
              “所以,回家吧~”兜兜转转了一圈,小涵又把话题引了回来:“这么等下去也没有意义,等考试结束之后,咱们再一起想办法。”
              想办法……
              看不到人,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QQ不上,连她在哪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真的会有所谓的“办法”么?
              不过,小涵说的也对吧?毕竟是考试,无论如何还是要认真一下的,就算不是为了木馨,被老爸老妈唠叨也不好受啊。
              ……
              草草的跟老爸老妈打了个招呼,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桌上的卷子也没怎么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找到木馨,就算是因为讨厌而故意躲着我,我也要听她亲口告诉我!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7-05-05 09:46


                木馨怎么进培训班了?只有27~32好感>=96是进了,其他线都没进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5-05 11:47


                  刀片预备


                  @原计划代码7 新文在这里~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7-05-05 21:21
                    先亮亮刀今天刚剁的
                    楼主你看着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05 21:22
                      剁手万岁!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7-05-05 22:13
                        剁了一个种米的游戏,希望不要失望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7-05-05 23:26
                          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06 07:44
                            四·一个人的世界
                            不想说话。
                            看着自己的成绩单,我就什么话都不想说。
                            476,三个大大的数字格外的扎眼。
                            这是我从没料到过的,我知道我这几天分心,数学公式用的不对,语文作文偏题,英语单词忘了拼写方法。
                            我想过我的成绩会下滑,名次下降,几名,十几名甚至几十名,这我都想过。
                            可我一模的时候明明考过了一本线啊!543,我明确的记得那个分数,就算我考的再怎么差,考前再怎么分心也不至于一下子掉70分吧!全班前20的名次再掉也不可能掉到倒数吧!
                            但是……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对,一定是哪出了问题,一定!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但是,现实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那毕竟是二模的卷子,不可能让我去翻,去看,所以,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的承受了吧?
                            但是真的不应该是这样啊!之前木馨在的时候明明考的很好的啊!
                            木馨在的时候……
                            木馨……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她来?
                            思想,再次在大脑中变成了一团乱麻,越是试图去整理就会越乱,最后,我索性放弃,闭上眼睛,拼命的甩着头,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在脑后。
                            但悲哀的是我越是努力的想去遗忘它,那些东西在脑海里就会变的越清晰,越难以忘记,如同在我脑海中扎根了一般。
                            “伙伴!你……没事吧?”
                            “没事~”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那么看重嘛!”嬉皮笑脸的魏通凑到我面前,开口,却是无比郑重而担心的语气。
                            “那啥,美杜莎……刚才好像说要找你去办公室。”
                            我就知道,该来的,终究是躲不掉啊。
                            我笑了笑,想给自己些勇气和信心,但表情却像极了一只丧家之犬,无比的凄惨。
                            “魏通,”我半开玩笑,半当真的看着他:“如果我哪天死了,记得替我收尸。”
                            “开什么玩笑!”给了我一拳,魏通依旧是热血满满的表情:“身为男子汉,要死也是死在战场上!黄沙埋骨,马革裹尸,这才是勇士应该有的,充满荣耀的死法!这点小风小浪,还不至于让我的伙伴产生这样的想法!”
                            “你管这个叫小风小浪?”我指着成绩单上的那三个数字,这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可就不是什么小风小浪了,绝对的狂风暴雨啊!
                            “没错!跟真正的战斗比起来,这就是小风小浪!”郑重的点了点头,魏通使劲拍拍我的肩膀,似乎是想把什么东西寄托给我一般:“所以,快去吧,我的伙伴!去迎接暴风雨的洗礼!然后真正的化身为龙!君临那名为高考的战场!”
                            中二死你算了!
                            跟魏通聊聊,心情好了不少,但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啊。
                            美杜莎啊,我大概知道她要找我去干嘛了。
                            看着眼前办公室的大门,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响起,里面传来了美杜莎的声音。
                            “请进~”
                            推开门的那个瞬间,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的阵仗让我吓了一跳。
                            美杜莎的办公室,原本在西安老师隔壁,不过此刻那个酷似某篮球教练的他却一脸慈祥的看着我,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
                            老爸,老妈。
                            只是此刻,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
                            一瞬间,我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只是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
                            “你给我过来!!!”
                            老爸这话,几乎可以说是吼出来的。
                            如同机械般,我迈动着步子,我明确的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我没法阻止,也并不打算阻止它发生,毕竟,这是身为人子最基本的孝顺啊。
                            “啪!!!”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巨响,右脸一阵剧烈的疼痛,巨大的力道让我的头不自觉的向相反的方向偏转,连带着,大脑思维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还真是狠啊,我亲爱的老爸。
                            “你当着你们老师的面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爸拿着那张成绩单歇斯底里的这么吼着,或许是因为太过生气,他的双手有些微微的发抖。
                            我转过脸,看着他,笑着,就算不照镜子,我也能看到我现在的表情。
                            那是从没有过的表情,从没有过的笑容。
                            怨毒,阴狠,冰冷,愤怒。
                            “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们都看到了。”
                            竭力压下心中种种的负面情绪,尽全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些,我这样回答着。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儿子,你跟妈妈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跟妈妈说……”
                            看着老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的心疼了那么一下,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就被那些内心的黑暗深深的掩埋。
                            “觉得我考的不好,是吧?”脸上的笑容愈发的阴冷,声音几乎降到了冰点之下:“觉得我给你们丢人了,是吧?”
                            “……”
                            “……”
                            办公室里静默无声,没一个人回答。
                            但此刻,我感觉自己读到了每个人的心声,他们告诉我——是的。
                            “真是对不起啦,你们养我十八年,我给你们丢了十八年的人,你们也很痛苦,对吧?”
                            “不是!儿子,真不是,你误会了……”
                            “反正我这人就这样,你们要是看不惯,嫌我丢人的话,就跟我断绝关系好了!”
                            “臭小子你……”
                            “我怎么了?”我看着老爸,那语气,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质问:“我知道,你们总是看到人家孩子上清华,上北大,出国留学,你们羡慕,久而久之的,也就把这种羡慕变成了期望,转移到我身上,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那样的!你们这么期盼着我出人头地的话怎么不去看看比尔盖茨?不去看看巴菲特?不去看看王建林?而是把你们做不到的事情变成期待强加在我们身上???啊???你们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因为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她才会走!她才要去独自面对那么多的压力!你们懂不懂!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样的父母……”
                            不是因为这样的父母……
                            木馨的身影,再次从我脑海中闪过,不一样的是,之前她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笑着的,害羞的笑,温暖的笑,开心的笑。
                            但这次,出现的却是她流泪的画面,她趴在桌子上,双肩不住的颤抖,绝望,无助,用尽自己的力气,将那些情绪化为泪水宣泄而出。
                            为什么她一定要背负这么重的压力?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父母啊!
                            呐,木馨,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你的处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歇斯底里的笑声从我口中传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只是,那笑声中,透露着和木馨一样的绝望和无助。
                            笑够了,我再次抬起头,看着老爸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了句话。
                            “小爷不奉陪了!高考,谁爱考谁考!”
                            一句话出口,我头也不回的出了办公室,直直的奔出校门,一路上,好像有人拦着我吧?但我一步也没停,撞开人群跑了出去。
                            去哪都好,这种地方,我真的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人来人往的街上,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走着,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如同孤魂野鬼,明明这么热闹,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孤独?
                            明明已是初夏,为什么,我会觉得冷?
                            举目四顾,街上,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仔细想想,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去。
                            也是,高三,要的不就是学校,家,家,学校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么?
                            现在,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学校,我不是刚从那跑出来么?
                            我还能去哪呢?
                            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公园,干净才草坪,清澈的人工湖,满地的无名野花,这里,曾经是我和木馨最爱来的地方之一吧。
                            可是现在……
                            木馨,你在那边还好么?我啊……好像有点想你了。
                            在公园的长椅上默默的坐着,脑子里全是木馨——刚接受我告白的时候,第一次约会的时候,第一次牵手的时候,翘掉晚自习去给她买巧克力的时候,瞒着我,去替我求护身符的时候……
                            心中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情绪,无比的幸福,却又无比的悲哀。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可是也有什么东西在这时顺着眼眶滑落下来,热热的,又苦又咸。
                            木馨,对不起……
                            对不起……
                            “终于找到你了!”
                            我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站着一个女孩,戴着我熟悉的眼镜,留着我熟悉的长发,有着我熟悉的笑容。
                            罗小涵,又是她。
                            为什么我每次有点什么事,她总是会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
                            我不想见她,不想见任何人。
                            除了木馨,我谁都不想见。
                            “来看我笑话的么?”
                            “有点难受,请假了,出来散步。”她就那么坐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我。
                            “跟伯父伯母吵架了?”
                            我笑笑,无奈中透着苦涩。
                            “明知故问,有意思么?还有,别,碰,我!”
                            她伸出手,或许,只是想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一下吧?但在那只手碰到我之前,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她抬起的手就那么无力的放下,而后,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静静的坐着,不再说话。
                            一下午的时间,她抬头望着天空,我埋头,想着木馨。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射过来的瞬间,我不自觉的抬起了头,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眼前的这个女孩,宁静无语,任由着夕阳的光与暗将其一分为二,一半镀上金边,如光般温暖,一半藏于暗影,如夜般静谧。
                            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
                            但她毕竟不是木馨。
                            “回家吧~”她看着我,语气真挚而充满期待。
                            “家……”我看着她的眼:“哪儿是家?”
                            是啊,我告诉他们,跟我断绝关系,我亲手葬送了我的“家”。
                            我啊,已经无家可归了呢。
                            事到如今,我能去哪儿呢?
                            “去我家吧,反正就我一个人,多一个人还能热闹一些。”
                            “是我爸妈让你这么跟我说的吧?”
                            这是我脑子里反映出的第一个想法——罗小涵,是我爸妈的说客。
                            自己拉不下面子,放不下身段来跟我道歉,让她来传话的么?呵呵,真可笑。
                            “罗小涵我拜托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跟着我?”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出了连我自己都听不懂的话:“我拜托你别一天到晚跟我妈似的围着我转?你这样很烦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我在你面前一点秘密都没有,心里想什么你都能一眼看穿,学校里有点什么事你第一个告诉我爸妈,你知道我因为你被我爸妈训了多少次么?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难看么?”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听到她跟我道歉,本能的想住口,但已经来不及了,此刻,我的嘴仿佛已经摆脱了大脑的控制一般。
                            “对不起?哈哈哈哈……对不起?你总是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拿走别人拼了命也拿不到的东西,然后一脸风轻云淡的告诉别人,对不起,下次加油,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明明什么都不懂!你装成这么一副圣母的样子给谁看?可怜谁啊?啊???”
                            不是的……
                            “就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爸妈才会一直盯着你,一直以你为榜样,一直拿我跟你比,一直认为我一无是处!”
                            不是的……真的不是……
                            “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木馨的妈妈才会认为她会变得跟你一样!才会不停的给她施加压力,想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你!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她才会去那个什么该死的冲刺班!!!”
                            不是的小涵……我想说的不是这些……
                            “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么?”
                            我不讨厌你,真的。
                            我本该说这样的话吧?但话出口的时候,却变了。
                            “是!我讨厌你!”
                            她看着我的目光,透过眼前的镜片不断传入我的视线,那到底是种怎样的眼神啊?惊异,悲哀,怜悯,忧郁,无奈,这种种情绪在她眼中不断的流转,最终,化为了一个决绝的背影。
                            她走了。
                            没留下一句话,就像当时的木馨一样。
                            挺好。
                            木馨走了,老爸老妈估计这会吵的正欢,现在,连她都被我伤透了。
                            呐,木馨,这样,咱们两个的世界,就都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吧?
                            这样,挺好。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7-05-06 08:32
                              周末日常无更~上面这一更算是奉送的吧,只求不要寄刀片给我~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7-05-06 08:37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06 20:23
                                  事实上现在看了那么多动漫突然觉得髙恋一点也不虐了,虐人等级比起斩赤红之瞳charlotte(夏洛特之星)差远了......刚刚偷偷看了夏洛特最后几集主角都被玩坏了的...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7-05-07 17:53
                                    更文求@


                                    今天心情不错,武器封锁期延长至下周3。所以虐涵要抓紧。


                                    回复
                                    举报|27楼2017-05-07 22:52
                                      d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08 13:20
                                        忙飞,外加卡文严重,到现在敲的字连两千都木有,果然虐涵什么的是要有代价的啊!今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如期更新了,还是先请个假吧……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7-05-08 13:36
                                          别以为拖稿就能躲刀片了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