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眼的尤莉吧 关注:8,206贴子:10,145
  • 93回复贴,共1

半龍少女 1章 06晚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題~
現把坑佔了,什麼時候填就不知道了吶
雖然有點不是時候,但在這裡非常感謝鏑木ハルカ能寫出這樣好看的web(對我而言)
嘛,就我那翻譯的精准度⋯⋯已經變成同人之類的東西了吧(笑)
並且向寺田てら老師獻上讚美,這種畫風的妹子glouu非常喜歡~~
1樓祭度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02 05:33
    2020-02-25 08:32 广告
    寺田てら作品(包含獵奇)的百度網盤~代碼1chEhhc 密码ce6h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5-02 05:51


      回复
      3楼2017-05-02 09:13
        这图真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02 09:20
          啊,这种的图不管看几次都谜一样的带感让我无法自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02 23:41
            誒⋯⋯今天晚上開始潤色+翻譯,讓大家久等了~雖然在三次元發生了這樣那樣的事,翻譯還是不會放棄的~~不過做為翻譯萌新,最希望得到的還是名為「認可」的寶物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03 14:41


              回复
              7楼2017-05-03 17:22
                觉得这个女主挺萌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03 23:57
                  原作:鏑木ハルカ
                  翻譯:glouu、紳hen士tai道
                  ————————————
                  诶,我的身体很……娇小……背上挂着超过两米的大剑,剑头会蹭到地面的。

                  [这……也许再调整调整更好……]
                  [不,艾露她没问题的。不过真的可以把这个借给我们吗?]
                  [可以~嘛,只要以后还记得还给我的话~]

                  如果把它扔进“次元仓库”的话,确实剑鞘是不需要了………但那样不就没有威吓的意义了呐?
                  虽说把它收进“次元仓库”时需要用手掌接触,但拿出来的时候就不需要其他的动作了。

                  顺带一提,取出的物品会出现在手掌前几厘米这样,所以取出的道具是立即可以握住使用的。
                  嗯……缺点嘛,就是要注意手掌面对的方向。
                  曾经尝试着把收入的水像魔法一样放出来使用。而当我把手举到头顶上对着半空打开“次元仓库”后,发生了从头顶落下大量的水然后差点溺死的事故。
                  如果那时落下的不是水而是圆木的话,我就已经领便当了呢……

                  [不,现在不是该想这个的时候……]
                  [嗯?艾露你刚刚说什么?]
                  [啊,只是在想该怎么使用这把大剑……]
                  [先姑且不论小姑娘你的力量,但那种身高……连拔剑都不行吧~]

                  本来大剑的剑鞘就是设计成无法从上拔出的样式。
                  因为剑刃长到不得不背在身后搬运。而那个长度远比正常人拔刀时的动作幅度要大,所以用普通的方式拔剑是不行的。
                  所以大部分的剑鞘都只固定住剑棱,然后暴露出剑身【附图】。现在我背上的剑鞘差不多也是那样子。

                  [啊,外置的剑身……]
                  [什么?]
                  [想到了什么]

                  把右手伸到背后,接触剑身把大剑收入到“次元仓库”中,然后再用左手把剑从“次元仓库”中取出。
                  利用了天赋的连续使用,成功再现了拔刀术。

                  [唔喔!? 厉害,快得都看不到手呢!]

                  那是当然,我又没实际地拔出刀。
                  嗯,虽说会有一点延迟,但比普通人拔刀要快吧?
                  如果大剑是完全收在鞘里面的,收入的时候会连鞘也收进来。而剑身是暴露在外面,那么就可以把天赋的目标定为大剑本身。
                  因为剑鞘的构造,所以这个小窍门才能成功呐。

                  [嗯,哈!唔……可恶………!]

                  ……看来问题只是如何把大剑收回。

                  看着挺着腰,把手伸到背后到处挣扎着摸索的我,伯恩斯笑得喷了出来。可恶啊!
                  总之叫主人帮了下忙,终于成功地把剑收入鞘中。但看这样子是个问题。

                  [嘛,背后的鞘口请调整成无论何时都能很快地完成收剑的样式。所以快去干吧。]
                  [重要的是拔刀的时候嘛,不必要那么消沉哦~]

                  貌似是因为我摆出了一副很消沉的表情?两个人都向我说出安慰的语句

                  [不,只是在想些别的事情。并没有消沉……]
                  [你这副表情根本没有说服力啊]

                  噗呢噗呢(ぷにゅぷにゅ)地戳着人家的脸的主人。这样做很失礼哦!

                  [但是,真的可以吗?免费借给我们那么好的剑。]
                  [本来即使别人出1000枚金币也不想卖。但是为了利姆露小子的安全,这些都无所谓。]

                  顺便一提,这个世界虽说铜币是最低价值的货币,但因为价值太低一般没什么人用。
                  人们一般使用银币。银币5枚就差不多可以吃一顿实惠的午间套餐。
                  货币的价值从低到高分别是铜币、银币、金币、白金币。然后是每100枚上升一个币种。但是其中白金币例外的有1000枚金币价值。

                  在那之后调整完剑鞘,和伯恩斯桑约定了向他学习剑的基础,然后便从武器店离开。
                  他的祖先貌似是很有名的骑士,所以也有点剑术的基础。


                  在郊外,主人一边观看我进行拔剑的练习,一边读着书。
                  将拔出大剑时的下意识和使用天赋再持剑的动作画上等号之前得一直重复练习熟练度。毕竟日常训练很重要。
                  使用天赋并不会消耗体力,所以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最适合的训练。

                  [话说回来利姆露大人~]
                  [嗯,什么?]
                  [这把剑,有那么厉害吗?]
                  [……是艾露说它很厉害的吧?]
                  [哈……我知道它很厉害,但是太过于厉害了,都不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了……]

                  传来的魔力波动和那个【邪神的神殿】中得到的武器不分上下。
                  问题是两个都太厉害,不能作为参考。

                  [我也不是对剑很清楚所以也不知道啊。“限定认别”也只对天赋有效。你瞧瞧剑上有铭文么?]

                  被这样说后,我才第一次仔细地检查这把剑。
                  发现在剑身上刻有什么文字………

                  [看不懂]
                  [……这个可是古代语呢。解读这个就算是我也有点吃力呢?]

                  试着去切一下掉在地上的木片,没有任何阻力地切下去了。
                  大剑本来是靠重量和速度来进行打击+碾碎的武器,但是这把大剑相当锋利。

                  [的确很好切。现在先这么想就够了]
                  [艾露在某些方面放弃得很快呢……]
                  [是吗?]

                  也许真的是那样?
                  摒除杂念继续挥剑。将大剑从鞘拔出,然后用右手持住,以自己原创的二刀流挥舞。
                  因为不知道基础什么的,所以上下左右挥了个遍后就收回鞘中。
                  把这个当做一套,然后到日落为止一直重复着。

                  [不知为何你开始这么有干劲地挥剑了……但你的病刚好 ,要自重点喔?]
                  [嗯,没问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5-04 19:38
                    二刀流....日本人真喜欢....


                    回复
                    13楼2017-05-04 20:54
                      感觉二刀流真的好中二啊……嗯,果然剑盾才是王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4 23:12
                        超大剑居然用二刀流。。。【吃我小圆盾弹。。。。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05 15: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05 15:39
                             环印骑士成对大剑,黑魂3pvp大殺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05 22:45
                              这把是哨兵巨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06 07:59
                                抱歉⋯⋯最近出現了連續兩輪的模擬考試⋯⋯斷在中間並非本意,十分抱歉(土下座)。考試差不多一個星期,中間我只能見縫插針了or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5-07 13:09
                                  干巴爹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5-07 20:12
                                    考试加油,慢点没关系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07 21:35
                                      感谢翻译,另外楼主为什么不放到半龙少女的贴吧去而要并在这个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07 21:56
                                        这铁匠是阿雷克的家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10 09:01
                                          [我可不想把装配着这么重的剑的艾露扛回家]
                                          [大概……不要紧?]
                                          [明早就要开始进行长跑和魔法的学习了,不会温存点体力吗?]
                                          [………我还是不挥了]

                                          我才不是因为害怕学魔法才放弃的哦!

                                          [那么赶紧回去休养吧~正好太阳也差不多要下山了。]
                                          [啊,晚饭的准备……]
                                          [不要紧,让我来做吧。艾露你的休养是优先事项。]
                                          [明明我是奴隶?]
                                          [当初不都说了讨厌那样地对待么?我也是因为没办法所以才买了艾露啊。]

                                          从那个话语中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自然而然地露出了笑容。
                                          重新披上了斗篷,和主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呐,主人,这是什么?]

                                          看着晚餐桌上并排着的料理,不禁问道。

                                          [好好叫我的名字啊。这是把肝,韭菜还有芹菜放在一起炒出来的菜。然后这个是用海藻炖煮出来的汤,很少见吧~貌似对贫血很有效果哦~]
                                          [我对肝和韭菜有点………]
                                          [对身体好,所以给我吃掉它。这是命令]
                                          [………好的]

                                          这就是第二个命令么,莫名的有点悲伤啊……
                                          肝脏有一点血的腥味,不管怎样往好处想,都会回想起当时被活埋的时候吃下去的龙肉。
                                          拼命地强忍着胃液倒流的感觉,韭菜又给我造成了额外追击。太,太危险了……但,还是努力地把它们全部塞进胃里。
                                          嗯……好在海藻汤还挺意外地合我口味。

                                          [利姆露大人,那是?]

                                          我望着主人不时地往嘴里送的饮料,问了一声。
                                          那是微薄的红色,然后有一点酒精味隐隐约约地飘过来。

                                          [哼哼,被发现了吗?这是用果汁稀释过的红酒。嘛,直接喝的话对我来说还有点太刺激了~]
                                          [啊,不管怎样,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别那么顽固嘛~要不艾露也喝点?]
                                          [不行]
                                          [啊,难道不会喝?艾露(エイル)……明明和麦芽酒(エール)的读音那么像。]
                                          [那不是利姆露大人取的名字么……况且我也不是不]
                                          [——那就来喝吧。给~]

                                          于是我的杯子里就被倒满了红酒。还是没被稀释过的那种。
                                          说实话,我一次都没喝过酒精饮料。
                                          至少在我记忆中。

                                          [姆………]

                                          盯着杯子,内心有少许纠葛。但看到在杯子那侧一脸嘲讽的主人,我下定了决心。
                                          一把抓过杯子,
                                          一口气喝了下去。
                                          诶,虽然有红酒酒精度不高的知识,我感觉喉咙深处突然变得火热。
                                          头两侧(颞颥)的附近感受到了血管的泵动,感觉血液很有气势地奔流向大脑。
                                          飘忽飘忽的……挺舒服的……

                                          [利姆露大人,请给窝续杯]
                                          [哦哦,还挺会喝嘛。好啊,就当庆祝好了~喝吧喝吧~~]
                                          [庆祝森么捏]
                                          [就是艾露来我家的庆祝哦~]
                                          [这很值得庆祝捏~干杯~~]
                                          [干杯~~]

                                          喝下这杯后………我的记忆就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被子里醒来然后呆住了。
                                          没有前一天的记忆。况且,还和利姆露大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还是被牢牢地抱在怀里的情况。主人和我的衣服……衣服……没穿。

                                          [啊,啊呜呜……]
                                          被当作奴隶买卖时,明明已经做好了觉悟……但是,竟然是这么突然。
                                          况且肚子附近还有什么硬邦邦的感觉……这,这是那个东西吧?肯定是那个东西……在被【教育】时强迫舔,摩擦的那个东西……
                                          ——那个,心理准备也好气氛也好,更何况竟然什么都记不得了。为……为什么会这样啊!?
                                          被强迫“干”什么的已经有觉悟了。会受到宁愿死去的耻辱也有觉悟了。
                                          但是,在不知道的时候……这种东西什么的根本想象不到哇……

                                          [呜……呜欸欸……]

                                          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还有呜咽声。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我的动作,主人也醒来了。

                                          [……诶?诶诶?]

                                          主人貌似也很混乱。慌慌张张地松开了被抱住了的我,然后确认了下自己的身体。
                                          确认了自己上半身没穿,脸顿时变得苍白。
                                          啊嘞,但是……

                                          [真的假的。艾露……对不起!我竟然……真的很对不起]
                                          [那个,利姆露大人?]
                                          [我知道这并不是光道歉就能得到原谅的事!我会好好地负责任的!]
                                          [我说,利姆露大人]
                                          [所以嘛,那个……]
                                          [主人,裤子有好好地穿着呢?]
                                          [……哈?]

                                          这么说来我也是穿着裙子呢。
                                          因为一直被抱着,所以没法确认,但现在我知道了。
                                          因为穿着裙子就睡下了,变得更加皱巴巴的裙褶……这个要变回原样很麻烦呢。

                                          [啊嘞?那么……]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变热,就扒光了上半身?]
                                          [真的?]
                                          [真的真的]
                                          [……什么嘛……太好了,我还以为这个年龄就要步入人生的坟墓了] (在日本指结婚 人生の墓場=人生的坟墓)

                                          那个坟墓是指我的么?听了这个有点来气了。

                                          [利姆露大人]
                                          [怎么了?啊,艾露也快点穿衣服吧]
                                          [要给我负责哦?]
                                          [哈!?]
                                          [抱着裸着的女孩子,这已经是妥妥地“有罪”!]
                                          [不,不,那是………都说了对不起了……]
                                          [我哭了,还是真的哭了呐!]
                                          [唔……咕……]
                                          [没办法……我,可是奴隶呢,所以这种待遇,哎,也得不得不接受呢。要忍耐!]
                                          [不要那样……啊啊,好吧!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想要我干什么?我什么都做!就算结婚,如果你说要那样我们就结婚好了!]
                                          [诶,不,也没必要那样———]

                                          突然站起来的主人。
                                          那个,在坐着的我的面前,主人两腿之间的帐篷盛大地支起来了……有点害羞。
                                          也许有点调戏过度了?

                                          [哎哆,对不起。太得意忘形了]
                                          [诶?不是认真的?不要紧啊,什么都可以啊]
                                          [又没有发生任何事,不要在意。反正又不会损失什么东西~]

                                          其实,的确有什么东西会减少。精神方面上。
                                          但是,感觉如果不在这里打住的话,也许还真会顺势成为妻子。
                                          嗯,我的目的只是从奴隶解放,并不是当妻子。

                                          [是么………那就太好了。嗯]
                                          [利姆露大人,酒,还是别喝了吧?]
                                          [是呢。在变的更大之前还是别喝了吧]

                                          嘛,这件事就这样吧。
                                          但是感觉和主人稍微变得亲近了点,所以结局还算好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5-10 20:41
                                            於是06完~☆
                                            全篇都為@紳hen士tai道 進行翻譯
                                            大家鼓掌鼓掌~
                                            glouu已經被考試擊沈了⋯⋯只能乾乾潤色的活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5-10 20:44
                                              好甜啊!太甜了!甜得我嫉妒羡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5-10 23:02
                                                先感謝大大們的翻譯,女主跟男主的互動感覺就像不作死的尤莉跟年輕版的師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10 23:04
                                                  哇……甜得不可名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5-11 15:51


                                                    回复
                                                    30楼2017-05-11 20:20
                                                      (虽然最后还是会当妻子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7-05-12 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