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世界吧 关注:2,290贴子:10,738

[原创小说]《流年》[创造世界背景,个人真实游戏经历改编,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算是个人的回忆录吧,不过不是第一人称。
随便写写,各位也就随便看看。
我写这个不是为了攻击谁,只是回忆和想象,仅此而已。
毕竟有些花,只适合开在回忆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4-30 12:49
    楔子
    从前有一个叫龙逸轩的小人物,生活在一个叫做[创造世界]的世界里。
    他短暂而漫长的生命里许多朋友或冤家来了又走了。
    好在他的梦里,有一位神秘的人物,一直在帮他。。。他是谁?
    流年似水,他是否还能记清自己的初心?
    最终他得到了什么?
    说不清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4-30 12:59
      第一章。创造世界
      龙逸轩仰天长叹一口气,这是今天第13次。在他的面前,一幢小而低矮的木屋蹲在那,小窗里透出一点光亮,怯生生的样子。一张窄窄的小床却横在小屋外面的窗子下面,床边是一只有半张床大小的箱子,箱盖大刺刺地敞着,仿佛在嘲笑什么。
      此时的龙某简直是两行宽面条泪无语望苍天了--鬼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记得自己是空降在这个地方的,这里也是他的家园,长宽24米的一个区域,角落长着树和杂草,周边是一圈木栅栏,地上铺着带草皮的土。
      然后有一个很温和的萌妹子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一头雾水的他说,欢迎来到诺亚的世界。然后第二句话是“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要先保持照明。”
      之后他衣服口袋里的那个卷轴就开始跳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拍了那东西一巴掌,然后一个路灯蓝图就出现在了背包里。
      这个背包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像随身空间一样,与衣服一块儿和他绑定了。好在是次空间,不会增加负重,不然就他这幅三头身的模样,迟早被压趴。
      那身衣服料子不算粗糙,样式还挺精致。一左一右有两个口袋,一个里面放着样式古朴的卷轴,另一个里面放着一个小盒子。
      “把盒子里面的东西戴上。”那个妹子提示他。
      盒子里面是一副隐形眼镜,闪闪发亮,看起来不是凡品。
      头晕了片刻,再睁开眼时世界已然不同。
      视野的右上方多了血条和钱币栏,左上多了地图下面还有背包栏,动作栏等。
      试着用意念选了那个蓝图,一个蓝方块就出现在他手上,轻得仿佛感觉不到重量。
      随手把方块丢在地上,然后就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四米左右的路灯。
      龙逸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4-30 13:37
        这是路灯吗摔!用木栅栏和发光的萤石块拼一下就完成了好吗!技术含量在哪里啊!
        无语了片刻,龙逸轩默默选了那个在左上角刚刚蹦出来的任务图标。
        领完奖励,他打算四处逛逛。
        欢快地跑向最近的栅栏,纵身一跃--“嗷!我的脑袋!”
        他好像在空荡荡的栅栏上方碰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撞得他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恍惚间,左上方的血条掉了几点。
        算了吧,保住小命最重要,鬼知道他这样的小白在这个地方会遇到什么事情。
        慢慢挪到杂草丛生的一角,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他猛然意识到一个事实。
        再不建房子的话他就要露宿在荒郊野外(并不)了啊!他才不要睡在地上和蚯蚓虫子做伴啊!虽然数星星很有情调但是很冷啊摔!
        火急火燎地打开背包,忙不迭地把里面唯一的一个蓝色小方块往地上一丢。。。面前就粗现了一个。。。窝棚。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4-30 20:24
          对,就是窝棚。说是小屋却只有一人半高两三步宽,里面的空间堪称狭小逼吝,木门明显是豆腐渣子工程,一动就吱呀乱叫,墙壁是纯天然原木的,还插着一支火把--差点烧了他的头发。窗户也就能透个光但不透气,窗户下面还横着两个粗糙的木块--龙逸轩突然觉得相比睡在木刺上他宁愿打地铺,就当亲近大自然。。。
          从窝棚里出来,抱着点希望去翻了翻家园里那两个赠送的箱子,只发现了几张看起来没什么用的搬迁证,还是基础家园的。虽然没有找到吃的,但聊胜于无。他搬着箱子走到窝棚旁边放下,随手挖了块土。。。
          眼前突然闪现出一排黄色的字,视野左上角的卷轴图标蹦了出来,同时耳边响起“叮--”的一声。
          这是有任务完成了?
          龙逸轩没急着领奖励,而是刷了刷任务栏,看明白过来后,心里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原来也是系统任务升级流啊,和以前的经验差不多。。。”
          等等,原来的什么?
          他愣住了。
          说来也奇怪,他空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记忆的,但潜意识里却总像是埋藏着什么,呼之欲出。
          拍拍脸不再多想,他赶紧做完了所有在家园该做的任务。
          看着背包上面那一行的等级数上升到15,倦意涌了上来,他拿出背包里面刚做好的小木床,准备在外面将就一晚上。
          随手放在窝棚外面的玻璃下--咚!
          等等,我是不是在窗户下种了土豆苗?
          看来明天的粮食泡汤了啊。。。
          仰天长叹一声,他准备认命了。
          在他爬上硬邦邦的床准备休息的时候,天亮了。
          龙逸轩:“……”
          他平躺在床上,面对那慢悠悠升起的正方形太阳,用尽全身的力气,竖起了那文明的中指。
          本来还想脱口而出一句国骂来表达自己郁闷的心情,不过刚刚张嘴,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让他把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腹中的饥饿感加上窒息的感觉加上更加郁闷的心情,他一翻白眼,昏睡了过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5-01 18:01
            2。生存不易
            龙逸轩最后是被饿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夕阳西下,他迷糊了一阵,总觉得好像忘掉了什么。
            揉揉眼睛,好像想起来了--他睡觉没摘隐形眼镜啊喂!但问题是那眼镜去哪里了?难不成是溶了?
            似乎眼前这些图标都可以用意念选中?
            试一试,好像没错诶。
            看了眼银币额度他果断点进商城--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在苹果那栏流了一阵口水,然后果断选了初级回复药剂。
            就回复体力而言明显回复药剂要实惠一些,虽然颜色略诡异味道很一般但喝下去就不饿了,而且血条也补回来了。美中不足的就是量太少只有一口,而且瓶子也会跟着消失掉。
            回复体力后他用手削了几块树,用合成栏加工成木块,鼓起勇气,点了束铜镇的传送按钮。
            首先感受到的,是海洋的气息,和久违了的人声。
            这是个航海小镇,来这里的多半是和他一样的新手,在这里作为第一站,学到基础的常识,而且这里治安很好,从来没有暴力事件发生。
            看到这里的建筑之后龙逸轩果断决定了要暂住下来,开玩笑,他可不想再睡在露天了!
            但询问了一下系统,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这里的人到了20级后就不用睡觉了摔!那床硬梆梆的果然是装饰品啊。。。
            看了一眼任务,他便沿着地图的指示,向着森林和矿井的方向去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5-01 21:56
              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家伙,还有几只傻呼呼的鸡,他在拉拢同伙(并不)和打猎这两个选项中犹豫了一下。。。然后猎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连根毛都没留给他。。。
              默默感叹了一下,不由得自嘲地笑笑,之前这个异世界带给他的那种宛如处在云端的不真实感渐渐消失--正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同样,这个地方的居民也是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着,完全不像一开始系统描述的世外桃源。
              他的嘴角缓缓上挑成一个细微的弧度。
              对于他而言,最可怕的不是面对困境,而是一无所知--未知和茫然有时可是会将人生生压垮的呢。
              但是,只要有一个突破口,他就会窥见本质,进而选择他的方式。
              握紧了手中粗糙的木镐,感受到木刺毛拉拉的触感。
              就让我证明给这个世界看吧,他想。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6-03 23:56
                写的挺好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6-05 13:25
                  正所谓“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诗与远方固然是美好的,但前提是把眼前这点苟且解决,不然这句话就只能作为一碗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鸡汤。
                  思维在理论和人性的高度徘徊了一阵后,龙逸轩收敛好心绪,迈步走向远处的一个石篷,石蓬下面有一个大坑,用条石砌了向下的台阶。台阶的深处黑洞洞的,有点阴森,站在洞口甚至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气流。洞口处有几块矿石原石,他只是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傻到去挖--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运气不怎么样,与其白费力气,还不如踏踏实实走正道,就像某位很厉害的圣人说过的“人间正道是沧桑。”
                  敲敲脑袋,不再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他大步跑了下去。
                  然后脚下就悬空了。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把坑挖在了一从矿口下来就会踩到的地方。
                  自己果然很倒霉啊--在狭窄的矿道里做自由落体运动的龙逸轩不无嘲讽地想。
                  火把在眼前飞速掠过,下坠的身影在光与暗中迅速交替重叠。
                  自己大概就会这样一路掉到地心吧?
                  望着那黑洞洞的脚下,他的脑子里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然后只听得“咚--”地一声,到底了。
                  所以说生活真是处处充满惊喜(吓)啊。。。
                  首先感受到的,是石块粗糙冰凉而且潮湿的触感,还有浑身蔓延的剧痛。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就像浑身的骨头都碎成了渣,人却无论如何都死不了。眼前先是一片白,然后是一行黄色的字幕弹了出来--“神怜悯弱者,20级以下不会死亡。”
                  对此龙逸轩表示很想爆一句粗口--不会死有个卵用啊!这么痛的话他还不如去死一死啊!
                  很明显这货并没有什么自觉--比起日后的跳崖还有高空坠落什么的,掉一个矿坑只是小意思……
                  强忍着痛掏出一瓶药剂灌下,体力瞬间回复,痛苦也减轻了许多。他原地缓了一会儿,默默拿出火把插在岩壁上,开始挖矿。
                  说实话日后在有了一帮兄弟后惊讶地发现那些家伙有的甚至是只剩一点血皮也能四处浪,而自己哪怕只是半血都会痛得无法行动,不过那时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诅咒了一下坑爹的系统罢了。
                  不得不说机遇和风险是并存的,虽然掉矿坑很痛,但龙逸轩也是切切实实地有了不少收获--几十块铁锭,一百多个煤块,几十堆能量粉,甚至还有十几块金锭--这个世界里金子只是一种普通的材料金属或者装饰物,远远没有他潜意识概念中的那么有价值。将手头几把用烂了的木镐石镐铁镐什么的随手丢弃,又往回走了一段回收火把。看看自己马上就要满格的19级经验进度条,龙逸轩沉吟一下,按了回家的传送键。
                  他需要思考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6-06 16:00
                    降落在家园之中,龙逸轩把能量粉和一些暂时派不上什么用场的东西随手丢进箱子,然后躺倒在小木床上。
                    点开任务页面,他有点犹疑。
                    他的潜意识告诉他,生命是很珍贵的东西,每个人只有一次。
                    就在他挖矿的空当,世界的信息框里已经蹦出好几个人被击杀的消息。
                    20级以后,他就会失去这个世界法则的庇护,至少有一段时间都是任人宰割的角色。
                    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死亡意味着什么,但他无比憎恨自己的这份犹豫和弱小。
                    如果不升级的话,就去不了更高级的区域,也无法使用交易行。
                    其实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
                    他笑了一下,点下了领取任务奖励的按钮。
                    看着等级数字变成“20”,他松了一口气,又点开了传送栏。
                    南岭森林这个地方,也许是危险性最小的。他应该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一把木剑能做什么呢?
                    将仓促合成的粗糙木甲装备全身,他深吸一口气,按下了传送按钮。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6-06 18:09
                      在百度上搜索《创造世界之魔星之战》那是我写的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07 12:22
                        3。菜鸟丛林历险记(大雾)
                        夜色如水,星斗漫天。方形的月散发出清冷的光辉,云气在夜空下浮游,灰蒙蒙的一片,模糊了天与地的界限。
                        夜色下的森林,阴森而又危险,身在其中,被繁星所凝望,久而久之心底便会悄悄爬上来一种恐慌。奔跑,依稀看到前方隐约的人影,安下心来的同时走上前去……于是,和某只可爱的木乃伊来了个纯洁()的邂逅……
                        龙逸轩此时正挂在树上,默默凌乱着。
                        树下有一只木乃伊,一只狼,一头熊在嗷嗷乱叫。
                        龙逸轩这倒霉催的刚一降落就跟一头熊打了个照面,逃命过程中踩到了一条狼身上,入夜后正在逃命的自己看到一个人影刚想上去搭讪结果人家见面就给他来了一爪子告诉他种族搞错了,实在跑不动了就摞了几块石头当脚蹬爬上了一颗槐树。。。
                        灌了瓶药剂进去,感受到痛苦的消失,他咧了咧嘴巴。
                        自己果然还是太弱,就连这点小怪都能追得自己满地跑。不过兴许是他跑的快的原因,只受了一点小伤。
                        打?还是不打?
                        就在龙某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刻,天降神兵,并上演了一出美女救狗熊的戏码。。。
                        简而言之就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妹子,一身东方人的蓝色布衣,头发在脑后束成团子,用蓝色的小头巾包着,看起来娇俏可爱。就是这样一个娇妹子,徒手撕了那三个把龙某追得满地跑的小怪……收完材料后拍了拍手直接闪人了,就跟龙逸轩是空气一般。
                        几分钟内经历了地狱到天堂的转变,龙某表示接受不能。
                        调开任务界面,龙某觉得自己深深郁卒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庆幸。
                        原来那妹子救自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不是为了别的东西。
                        龙逸轩微微叹息一声--关于情/爱那点纠葛,他真的是懒得搀和,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单纯的怕麻烦。
                        他自认是个薄情的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在这个世界结了婚,也肯定是为了某种目的,所以他宁愿不要那种建立在利益上的关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6-07 22:23
                          怀着一点怅惘的心情,龙逸轩爬到树冠上,挖掉几块树叶,清出一片空地后躺了下了,望着繁星的夜。虽然自己从理论上来讲已经不用睡眠,但灵魂却仿佛形成了习惯,导致他一天不睡就不舒服--这个习惯跟了他几乎一辈子。
                          闭上眼,意识沉入黑暗朦胧。
                          恍然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深处的意识里呼唤着他。
                          那声音很温暖,一听就知道不是系统。
                          他向着那声音的来源奔去--“啪几!”“嗷!”“嗷!”
                          别误会,前面那声是狼的,后面那声才是龙某的。
                          看着眼前呲牙咧嘴的狼,龙逸轩无语泪流--劳资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好吗!摔下来就算了还又遇到了一条狼,系统你真不是在玩我吧!
                          于是,在起床气那强大的怨念作用下,龙某抡起木剑对着狼一顿猛敲……狼就这样挂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6-07 23:10
                            几分钟后那个拿着木剑一脸“谁特喵的再打扰劳资碎觉劳资就把你腿儿打折”的龙逸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惊愕的龙某。
                            原来狼的血皮这么脆啊……才敲了几下就挂掉了简直不要太轻松!那自己一开始还跑个啥啊……而且自己趴在树上瑟瑟发抖的怂样居然还让妹子看去了啊……真是把脸丢到无尽之海另一边去了……
                            后知后觉的龙逸轩把一腔怒气全都撒在了沿途经过的猛兽身上,什么狼啊熊啊,统统做了剑下亡魂。更为可喜可贺的是完成了几个日常任务,一口气蹦到了21级。
                            ----分割线----
                            摘下一枚水灵灵的小苹果咔嚓一口,龙逸轩眯了眯眼--苹果不是很甜,而且个头很小,果肉只有一口。不过这已经够他享受了,要知道,发现这片苹果树林的时候,他可是一口气吃了二十多个才住嘴呢。
                            抹抹嘴看看东方放亮的天空,龙逸轩转过身,向着南岭镇的城门跑去,路上还顺便砍了几头狼,完成了一项日常任务。
                            这几天他一直都住在南岭,昼伏夜出堪比蝙蝠,为的就是猎杀木乃伊--好几天过去了他对木乃伊的怨念越来越深了,那种浪漫爱情片瞬间转换成限/制/级恐怖片的阴影太深了有木有!他还差点误伤行人有木有!
                            斩杀掉第三头狼,龙逸轩抹了把汗。就在这个时候,斜刺里冲出一头雄鹿。也许是真饿了的缘故,某人瞬间坚定了要吃烤肉的决心,提着木剑嗷嗷叫着扑了上去…
                            清晨的森林里,一只骄健的雄鹿飞奔着,惊扰了鸟鸣,蹄声哒哒,溅落了新凝的露珠,踏破了晨雾的静谧。
                            紧随其后的,是气喘吁吁的龙逸轩,他的视线锁定在鹿的身上,提着木剑尽力奔跑。此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了吃口烤肉追了大半个南岭我容易么?这家伙怎么跑的这么快劳资非恁死它不可!=皿=
                            森林到了尽头,再往前,是一望无际的水。鹿一直向前,没有减速,他也是。
                            “扑嗵!”
                            最后一刻,他跳在了鹿身上,和鹿一起掉进了水里……
                            龙逸轩恢复意识时眼前一片幽暗,大概正处在某个封闭空间内部,看起来像是一个地下洞穴。看到身边是两眼转蚊香圈还没有缓过来的鹿,龙某愉快地拿出每日奖励里送的套索,把鹿捆起来捕捉之。
                            处理完鹿后,感觉到什么的龙某一抬头,只见两三个眼冒绿光的木乃尹正在昏暗中如同饿了一周的狼一般直直向他扑过来,对此他的应对措施是--撒腿就跑。
                            你们这帮磨人的小妖精怎么这么傲娇啊!不出来则已一出来就是仨啊!你们的爪子挠人好痛的有木有,一下子就是几十点血啊!劳资还不想死嗷嗷!
                            龙逸轩一面狂奔,一面狠狠诅咒了一下他差到逆天的运气。
                            于是他的运气再度傲娇了一把--眼前,没路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6-08 19:58
                              去年的渣绘…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6-08 20:30
                                阴冷低矮的地下洞穴内部,墙壁上潮湿得很,甚至可以看见墙壁上附着的苍黑硬崛的树根。
                                龙逸轩将后背抵在墙壁上,感受着身后的冰凉,稍稍冷静了下来。
                                他贴着墙,向着不远处的墙角飞快跑去,手中握紧了木剑。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他的所有感观都被调动到极致。
                                因此在他还没有站稳的时候,第一只木乃伊杀到了,被挠了一爪子的同时,龙逸轩也给了它快准狠的一剑,打掉了那东西大半的血。欲砍上第二剑的时候其余两只也随后赶上,并在他给第一只补上一剑的时候从他的背后狠狠挠了他一下。此时他深藏在骨子里的那点男儿血性也被激发了出来,拼着身体里叫嚣的痛苦,他硬是在结果了第一只木乃伊同时也一剑重创了第二只。那只被重创的本来转过身要跑,突地,只听得龙逸轩冷笑一声提剑猛然赶上!
                                剑起,剑落。
                                那木乃伊刹时化为几根白骨,掉落在地,发出“喀拉喀拉”响声,空洞的声音久久回响在这片幽暗潮湿的洞穴内部。
                                他提着剑,慢慢转过身去,面对着最后一只向他扑来的木乃伊,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猎人与猎物的位置,已然掉换。
                                他的眼中是一片平静的深湖。
                                龙逸轩提起剑,纵身迎了上去。
                                ----分割线----
                                悠悠转醒,已是星斗阑干之时,东方的天际已经隐隐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龙逸轩在家园的床上发了一会儿呆,脑子仿佛还沉浸在昨日的那场战斗里,十分昏沉。唯有背包里残破的木剑和一堆白骨在提醒着他昨天发生的一切。
                                随手把骨头合成骨粉给自己种的那点庄稼施了肥,正方形的太阳也已经在天边遥遥升起。
                                南岭森林是个好地方,他以后会常去的。
                                向着那片阳光伸了个懒腰,他想。
                                ---tbc---
                                其实南岭森林的地下,真的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哦~
                                不过瓦进去那次入口是在水下,而且那是去年地震之前的事情。
                                后来也一直没找到入口,不过空洞一直在。
                                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找找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06-10 18:17
                                  自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7-06-10 18:32
                                    4。结与劫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弱小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因为弱小而失去勇气。
                                    --题记
                                    自由区,一个绝对不会让人感到心情愉悦的地方。
                                    至少龙逸轩是这样认为的,那种不适的吗感觉在看到坑坑洼洼的地面,不规则的混乱的勉强能被称为建筑的古怪的土头土脑的玩意儿还有那到处流淌的水流时达到了顶峰。
                                    从南岭森林收集了足够资源回家园的龙某着实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度过了一段颇为悠闲的时光--用那些石砖建了一个把整个家园场地都包含进去的大楼,就在主题结构建好摩拳擦掌准备整理内饰的时候,他直接==了。
                                    大楼的窗口都按照6*4的标准来的,而且每面墙都开了窗洞以保证采光。不过这也需要用到大量玻璃,而用来烧制玻璃的沙子只有在自由区才能弄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7-06-18 12:53
                                      而见鬼的自由区,从来跟“安全”俩字搭不上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06-25 00:55
                                        ……吞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6-25 01:00
                                          走在地面上要随时防备脚下好像突然冒出来的坑--如果走运的话最多掉点血痛一痛,如果脸黑的话……呵呵,摔死算轻的,被摔到只剩下一点血皮浑身剧痛动弹不得,并且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逼戾的黑暗空间中才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估计不知道是之前的哪位闲得无聊的逗比突发奇想打算穿透地心看看底下是个什么情况,然后挖到一半失了耐心拍拍屁股走掉了,而且很不负责任地没有进行任何善后措施--于是倒霉催的龙某就再次重温了一下自由落体运动的酸爽。(而且还是加强版的)
                                          血泪往事按下不表,现在最重要的是收集沙石--一个沙石可以分解出四块沙子,速度要快得多。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6-27 14:48
                                            三个日夜转瞬即逝,看看背包里数目已经达到600的沙石,龙逸轩伸了个懒腰,准备打道回府。
                                            不过在这之前他打算在自由区四处逛逛,熟悉一下情况--他有预感:他以后估计会经常光顾这里。
                                            不得不说在自己倒霉的事情上龙逸轩这货的预感都准得要命。
                                            就在他哼着小调,悠哉悠哉步行到草原与沙漠的交界处时,意外陡生!
                                            两个妹子,就像是地下冒出来似的,仿佛约好了般对一头雾水的龙逸轩展开了狂风骤雨般的追杀!
                                            打头的那个妹子身材娇小,一条墨绿的长发在两边扎成两条长长的辫子,随着动作前后游动,仿佛两条活的绿蛇。眼眸清亮璀璨宛如上好的祖母绿,五官俏丽,肤色莹白,但那张抿得紧紧的嘴角让她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一身洛丽塔风格的连衣裙丝毫没有阻碍她的动作,反而给她添上了几抹锋芒毕露的凌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6-27 16:45
                                              相较之下另一个女孩看起来似乎更有亲和力,而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典型的东方人的黄皮肤,白皙的脸颊上因为运动染上了一层薄红,一双明亮温暖的杏眼含笑,甚至嘴角也若有若无地上挑出一抹细微的弧度--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她目前的攻击动作跟温和搭不上边。泛着冷冷金属光泽的铁剑在那素白的纤手上起舞,宽大的衣袖随动作飘舞宛如宝蓝色的蝶翼,一头深棕的发在脑后松松束起一个团子,在午后美好的阳光下显得清爽而干练--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龙逸轩已经被那凌厉的,毫不留情的攻击削掉了大半的血,剧烈的疼痛尖叫着流窜在四肢百骸,而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尽力地逃,逃的越远越好--对于死亡的恐惧暂时占了上风,他拖着一身的惊恐与狼狈,向着沙漠的深处跌跌撞撞地逃窜而去。
                                              脚下一空,失重感,一声尖叫。
                                              体内乱窜的剧痛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戛然而止,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并消失的还有对身体的控制力。他在意识的角落中苦笑着,对着视野中那片被蒙上一层厚重黑纱的世界。
                                              我不想死啊,真的。他在一片虚无中试着把自己蜷缩起来,喃喃自语。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么请吧。”
                                              另一个声音在那片虚无中响起,温暖而似曾相识,让龙逸轩模糊地想起了那个被狼破坏的梦。
                                              眼前的一片昏暗中跳出一个古朴的面板--“是否复活?”直截了当的问题,还有那个唯一的按钮。
                                              他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就按下了它。
                                              -----
                                              一具无知无觉的躯体穿过重重迷雾,旋转着下沉,坠落。思想已经空洞,意识已经离散……疼痛如同潮水一般袭来又退去,只留下一句空荡荡的躯壳在思维的沙滩上……
                                              “唔……”龙逸轩用力眨着眼睛,有那么几秒钟,他确信看到了自己家园中客厅的画面,但是依旧带着一点不真切的迷糊--轮廓的边缘仿佛是融化在了空气里。他的脑子就像被某种巨大的离心力甩过一样,一直迷迷糊糊的。
                                              直到剧痛气势汹汹地将他从这种迷糊里硬拉出来的时候,他都是愣怔的--然后就借着那股疼痛的虚脱,他向后重重倒在地上,毫无道理地开始疯狂地大笑,有一点温热的液体自眼角顺着脸颊滑落。他就是那样软软地躺着,笑声回荡在他尚未建造完毕的三层小楼里,久久不绝。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6-30 20:37
                                                5。情/界
                                                痛苦把你介绍给自己,并提醒你,你并非自己以为的那个人。--保罗田力克
                                                那天晚上龙逸轩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只感觉到轻松与释然。然而只是片刻的功夫,一道细微浅淡的阴影便再次环绕上他的意识,而当事人却恍然未觉。
                                                从地上醒来的第一秒,他盯着天花板上粗糙的石砖纹路,两个名字突兀地跳进他的脑海。
                                                温莎伊莲、范冰儿。
                                                那是昨天刺杀他的两个人的名字。
                                                他仔细看了下背包上方的等级栏--29级,还差一点点……
                                                打开任务栏领了奖励顺便完成了几个任务,又随便开了几个宝箱。满意地看到29变成了30,他带着一丝微笑,在地下室的箱子里找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铁剑,并毫不留情地将石剑木剑丢进回收箱。
                                                之后他急吼吼地去了地下室另一头的厨房--不吃饱怎么有力气打架!
                                                ……
                                                再一次打开背包检查了一下那些商城里最贵的回血药剂,并确信它们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以及一系列每日奖励列表里赠送的那些平时舍不得吃的高级吃食--还有自己装备的一身粗制铁甲。确认一切就绪后,他将铁剑握在手中,嘴角带着微笑和没擦干净的油污,点下了自由区的传送纽。
                                                没看错的话,那里正在进行一场混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7-07-02 11:05
                                                  没人…略心塞…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7-07-08 20:46
                                                    还更吗


                                                    收起回复
                                                    29楼2017-07-15 18:26
                                                      事实上那真的是一团糟。
                                                      你能想象一群毛手毛脚的猴子(或者猩猩)手持木头或者石头或者铁的剑一边吱哇乱叫一边胡乱挥舞砍来砍去吗?
                                                      这就是龙某在战场中心降落时看到的情况。
                                                      他随便拉住一个手拿木剑的家伙“请问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哦,这没什么。”那个家伙笑着说“我叫超级,我们在进行我们的第三次全体会议。”龙某:=口=!
                                                      然后这厮又冲着战圈大吼一声“嘿!我们继续!刚刚我们打到哪了?”同时挥舞着木剑冲了上去……
                                                      龙逸轩选择保持沉默,并且默默走到高一点的某个地方坐下来望着下面那帮猴子思考人生。
                                                      这个感觉……真是酸爽……
                                                      拿出几只苹果啃着,他努力忽视掉下面传来的毫无营养的对话内容和无意义的尖叫声,仰望星空。
                                                      不得不承认,这里的星空真的很美,就像白日的太阳把自己的光分散成了千万点,用于点缀夜的黑色晚礼服。它优雅地旋转着,舞动着夜的华尔兹。
                                                      关于星空的思考突然被尖锐高亢的喊叫撕破,不知何时那声音里包含了近乎尖锐的痛苦与恐慌。
                                                      他一个翻身坐起,小心翼翼地向下张望--果然,那些猴子之中多了些快速移动,动作利落的身影,他们像是真正的战士,以一种认真的态度在战斗--与那些猴子们的玩闹不同,那是真正的战斗。
                                                      很好。龙逸轩握紧了手中的铁剑,什么都没想地跳了下去。
                                                      他大概扫了一眼,锁定了他们之中一个使用铁剑的家伙。雷霆是吗?就你了。
                                                      潜行到目标的背后,他狠狠地向前打去--他打了个空。
                                                      “看,这个小家伙要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偷袭呢。”在他感到惊愕之前,一把剑便横在了他的眼前。同样属于少年的清朗声线在背后响起,他瞬间便僵硬了--一个原因是恐惧,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摆在眼前--横在他面前的是一把金剑,这已经完美地显示出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未来,把他交给我怎么样?”刚刚那个他想要偷袭的目标正抱着臂站在他们面前,以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打量着龙逸轩。
                                                      “不要。”少年在他的背后轻声笑着,一点潮湿的温度喷上他的后颈。“我这么半天都还没有**,总得给我一个机会吧。”
                                                      一直安静的龙逸轩突然暴起,手中的铁剑猛然向后划去--很好,击中了。
                                                      紧接着他的胸口一阵剧痛,周围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黑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7-07-15 20:30
                                                        在那片“黑纱”之下,他看到了那个叫未来的男孩的脸。
                                                        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个世界的人都长得很漂亮,但是又太相似了,一般只有熟悉的人才能一眼看出对方外貌上的特殊之处。
                                                        而他记住了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绿眼睛和他嘴角那抹凌厉的弧度。
                                                        哦,对了。还有那种眼神,包含着羞恼和兴味的眼神。
                                                        记住你了,未来。
                                                        ……
                                                        活动结束的提示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龙逸轩也在这一刹那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击。很快,世界聊天室里系统发布了雷霆被龙逸轩击败的坐标。
                                                        他按下传送到家园的按钮,并且伸了个懒腰--矿井的地面绝对不是什么睡觉的好地方,尤其是在在连续两星期的地下作业后。虽然成果显著,但是却让他的脊椎非常不好受,以及他迫切地需要一个暖和的热水澡来舒缓他的疲劳。
                                                        他出坑的时候正赶上活动,于是他去了,在面对了一堆希奇古怪,描着问号的黄色方块后正面击败了雷霆--以36级的实力。
                                                        不去理会聊天频道里雷霆恼羞成怒的胡言乱语,他愉快地在整理箱子后走进厨房,给自己做了一份香喷喷的苹果派犒劳已经无法忍受干硬面包的胃肠。
                                                        在洗完一个热水澡后,龙逸轩躺在床上,犹豫良久后,在已经安静下来的频道里发布了恋人招募的消息。
                                                        他需要的是经验值,而不是恋人。
                                                        在选中了一位比较理智的女孩后,他告诉她明天到自己家的二楼--那里有一个小舞台--来完成仪式。
                                                        重重躺回用柔软的羊毛块拼成的大床上,他觉得自己已经有点魔障了--现在一闭上双眼,眼前就是那个叫未来的男孩的神态。而由于某种未知的他拒绝去想的原因,他想击败他,超越他;他想……
                                                        我想干什么?他抓住了这个空档,向脑子中那点思绪发问。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沉默,无尽的沉默。
                                                        然后梦的黑幕就结结实实地将他盖在了下面,他在一片虚空之中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问他:“想要变强吗?”
                                                        废话,当然想。
                                                        “那么这样的话……啊!!”
                                                        怎么了?我该怎样做?
                                                        “明天,明天有危险!小心!不……”
                                                        龙逸轩在黑夜中猛然惊醒,冷汗浸湿了身上的衣物。
                                                        再也没有睡觉的欲望,他走到地下室,拿起他早就准备好的玫瑰,然后拿着那朵玫瑰在二楼枯坐到天明。
                                                        就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世界崩塌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7-07-16 15:47
                                                          劳资回来了,废话少说楼下上文。
                                                          (因为是现打的会很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7-07-27 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