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899贴子:2,077
  • 21回复贴,共1

【第九章】第二秘密(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之前请确认第一话有没有看完


译这话到中途的时候起床大半天懒得吃午饭,没想到出来那么多好吃的……要命喔


回复
1楼2017-04-30 03:40
    「去蒙塔尼领吧」
    打开房门,突然就听到这番宣言的时候,连理应完全习惯了婚约者那古怪言行的缪德莉,也呆然了片刻。
    「但、但是离结婚仪式,可还剩两周都不到了哦」
    「所以,就要去了不是吗」
    爱德华理所当然似的,一脸若无其事地答道。「在结婚仪式之前,虽说只是走形式,有子爵的叙爵式。要是一次都没看过继承的领地那就不像话了吧?」
    「可是,已经到这个季节了,山都被雪埋住啦」
    「乘雪橇滑坡,也想干一次啊」
    这么说着,他轻轻地拉起缪德莉和侍女吉尔的手,把她们从声音容易走漏的暖炉旁边拉走。
    「其实,我又想拜托你们帮忙了。不是你们,就做不到的事」
    「去波尔坦斯的时候,你也这么说了,结果,我什么忙都没帮上啊」
    「啊啊,那是那样就好啦」
    爱德华微微一笑。「只需你呆在我身边,因为你是我精神的源头」
    一般人太难为情说不出口的话,婚约者却敢坦然地说出来,这总让缪德莉不知所措。
    (被宠成这样,会不会迟早自大起来,错觉自己真的是出色的女性呢)
    「其实呢」
    爱德华再次压低了声音。「从王都通往蒙塔尼领的道路有好几条就是了,其中一条通过普兰公爵的领地之一」
    「我知道啊。是福莱领吧」
    「那里的盘查,严得可怕,卫兵的态度也很傲慢无礼哦。我绝对不想走那条路」
    吉尔鼓起腮帮,说道。
    「我想去帮住在那里的两位女性」
    爱德华答道。「所以,你们是必要的」


    回复
    2楼2017-04-30 03:40

      那翌日,伯爵家的双头马车往蒙塔尼领出发了。
      车厢当中,坐着爱德华和缪德莉,以及近侍骑士于贝尔。还有侍女吉尔。
      管家奥利维尔,则坐在车夫的旁边。
      蒙塔尼领位于西北部的山岳地带。从王都出发,几乎一直都是登山道。路上在驿站的村里使用替换的马,需要花上两天。
      随着披戴白色王冠的险峻山峰接近,空气渐渐冰冷澄澈,对肺很舒服。道路两旁连绵的森林的间隙中,高原上尽是黄色的花朵烂漫。当正觉得青空越发见浓之时,冰冷的风吹起,眼看着覆起灰色的雪云。
      尽管是长途旅行,却未曾看厌。
      当第一天的行程接近结束的时候,盘查处开始映入眼帘了。
      那是普兰公爵所拥有的七座庄园之一,福莱子爵领。
      身披绀色披风的卫兵突出长矛停下马车,盘问马夫。
      奥利维尔拿出带有山谷百合纹章的通行证,代替他答道。
      「我等正要往蒙塔尼子爵领去。车厢当中拉瓦雷伯爵、和蒙塔尼子爵千金缪德莉大人,与各自的从者一同乘坐。决不能轻怠」
      「检查的步骤,由我等决定」
      确实身为一介士兵,这态度很傲慢无礼。大概是仗着实质支配这个国家的公爵的权力吧。
      一名卫兵开始调查车篷的行李,连车轮都查。另一名,则打开车厢的小窗,用锐利的眼神检查里面。
      当中确实是男女各四名,坐着共计四人。姑且,按照仪礼向似乎是伯爵的金发年轻人敬礼。
      「喂,大叔。我听说这地区红酒是名产就是了」
      里头坐着的涅发少年用熟头熟脑的口气搭话道。「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尽可能便宜又上等的玩意。啊,还有,有人托我多多买些金合欢的蜂蜜回去。上哪有类似养蜂场的直销处的地方,有没?」
      金发的男人立刻训诫道。「少爷。请安静」
      (那、那么,就是说那边才是伯爵大人吗?)
      对主人普兰公爵而言,拉瓦雷伯应该是宿敌才对,不过末端的士兵并没有涉及到那里的知识。
      「不买的话西蒙可要闹别扭嘞。他说婚宴上主菜的酱汁,无论如何都需要金合欢的蜂蜜」
      「紫云英的蜂蜜不行吗?」
      头戴上等的女帽的千金说道。
      「说是金合欢的没有杂味,不会扼杀掉素材的味道」
      接着,另一个似乎是女仆的女人用高到仿佛能把空气从头盖骨挤出来似的声音说道。「嘛,真是奢侈啊。区区一个厨师的任性,放下不管就好了」
      「别开玩笑。那家伙一闹起脾气,每餐都会上半生不熟的胡萝卜哦」
      大家一齐聊起天来,车厢中变得热闹非凡。
      「知、知道了。可以通行了」
      马车跑了起来后,他和同僚的士兵面面相觑,苦笑道。「这世间上,可真有各种各样的贵族大人啊」


      回复
      3楼2017-04-30 03:41

        坐着『三名』乘客的马车,通过了福莱领北侧的盘查处,终于进入了蒙塔尼领。
        登上一侧是悬崖绝壁的羊肠弯山道,披上新雪的雄伟群山迅速迫近眼前,贴在山壁上的放牧小木屋看上去近得宛如触手可及。
        第二天的白天,在落叶松的树干间能看见湖了。满是深邃的蓝的镜子似的湖面上,鲜明地映照着山林的景色。
        「你瞧,就是那里啦」
        走下马车,缪德莉指出来的,是湖对岸上沐浴着阳光、闪闪发光的白色二层馆邸。
        「那就是子爵家的领馆。虽然小得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不简直就像天国一样的地方吗」
        站在透明的水涌来脚边的湖岸上,爱德华仿佛恍惚了似地喃喃道。「在这么美丽的景色当中,养育了你啊」
        「养育吗」
        缪德莉红了脸。一直以来,她心里都觉得与王都比起来这是毫无可取之处的乡下,贬低这出生之地。
        借爱德华的眼睛来看的自己的故乡,是多么美丽的地方啊。她可以坦率地这么想了。
        接着到达绕湖岸半圈的领馆后,缪德莉自豪得赶紧从马车下来,拉起爱德华的手。
        「在湖上泛小舟游玩也可以哦。稍作登山,有冰形成的神秘洞窟。还是说,果然还是先玩雪橇?」
        「不用那么焦急,从今往后也来几次都行啦」
        爱德华微笑,像哄孩子一般抚摸她的头发。「首先能不能见见管家呢。我想详细听听领地经营的事情」
        「啊,好的。……马克西姆」
        千金叫起出来玄关迎接的老人和初老的男人。
        「这个人是管家马克西姆。那旁边是执事罗兰」
        「欢迎光临。老爷」
        (啊啊,我真是的)
        注视着与佣人打招呼的婚约者的背影,缪德莉暗中陷入了自我嫌恶中。
        (爱德华大人不是来玩的。是为了继承子爵家的工作过来的呀。只有两日的逗留,怎么可能会有为了我腾出来的时间啊)
        「请往这边」
        管家马克西姆把伯爵和奥利维尔领到了虽小却舒服的书斋里。无论哪个房间都有大暖炉,一年到头都柴火不断。
        「高名的拉瓦雷伯爵大人,能够接手子爵家的领地,光荣至极」
        老龄的管家蓄起大胡须的嘴边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这么一来,我也能毫无后顾之忧地离开了」
        「离开?可我往后也想把领地的经营拜托给你」
        「不,少爷。我已经到达70岁了。到这里,要慢慢休息了」
        「家人呢?」
        「没有。我独身一人」
        管家和执事,因为是住进主人的家里工作的,很多人都一生独身。虽然奥利维尔结婚了有家人,但执事罗杰和女仆长艾德莱德是独身。
        对这样的他们来说,在哪里借个小家,不受任何人的命令渡过的晚年,是生涯的梦想吧。
        「那么,能够给我看看出纳账本和财产表吗」
        「遵命」
        爱德华他们进了书斋,就好几个小时都不出来。
        缪德莉在面向湖的露台中,在长椅子上抱膝而坐。
        「大小姐。差不多要进里面了」
        吉尔出来露台,看上去很冷地缩起了脖子。「呀。太阳落山后耳朵不就立刻会快被冻坏了吗。真是的」
        缪德莉在手织的披膝下,蹭着身子。
        「好寂寞啊,吉尔」
        「是是。被大少爷放在一边,变得寂寞了吧」
        「不是这样的。我啊,觉得果然就算结婚了也会碍爱德华大人的事」
        「嘛,又说这种话了」
        吉尔带着安慰的口气,用另一条披膝包住主人的肩膀。「那位大人,可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大小姐。要是大小姐不在就会变得没出息啦。他自己,也这么说了吧」
        「不是这种被动的存在,我想做点什么啦。我想派上用场,想让他夸我干得好」
        「真是奢侈呢。明明他都说了只需你在身边就够了。一般可是相反的,一心想听到这样的话,为此女人才这样那样地竭尽全力哦」
        「我,绝对会救出玛丽昂大人和奥丽嘉大人」
        缪德莉抖落披肩,站了起来。「吉尔,你也要加油哦」
        「可是,那么异想天开的计划,我觉得绝对不会进行顺利。不要紧吗」
        「爱德华大人想出来的事,有个万一都错不了啦」
        「哎呀哎呀」
        向着启明星开始出现的夕空,吉尔吐出了夸张的叹息。


        回复
        4楼2017-04-30 03:41

          子爵家领馆里的晚餐,是能让口味讲究的宾客都会交口称赞的绝品。
          泡面包吃的,名产芝士乳酪。加入大麦和野菜煮透的汤。吊在家家户户檐前的牛肉干。因为是寒冷地域,干货非常种类丰富而风味深厚。
          芝士的种类,如果把牛、羊、山羊全部合起来算,就双手都数不完。尽管外表朴素,但这是都会中绝对无法品味到的上质乡村料理。
          爱德华吃了很多,笑了很多,也逗周围笑。不过,没有晚安吻,就快快回到自室的时候,缪德莉有一点点失望。
          怀着不满的心情,因旅行的疲劳刚提早钻进床里,突然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嘛,少爷」
          听见吉尔的声音,她慌忙起身的时候,爱德华进来了。
          「现在,可以出去外面吗?」
          在透过窗户的月光当中,他向所爱之人伸出了手。
          「外面?到底有什么?」
          「现在,去湖里游泳」
          「游泳!」
          秋色渐浓的时分,这一带的气温在清晨的时候会降到接近零度。
          她慌忙披上带有暖和的里衬的大衣,从被带去的露台沿下湖的路跑下。湖岸的广场上,用木板急忙搭成的小屋已经建好了。
          从中,正滚滚地冒烟。
          「马克西姆告诉我了。说每年到了秋天,这里的佣人们,会这么玩」
          打杂的年轻人们不停地往在炉里灼烧过的石头上倒从湖里汲来的水,蒸汽便以厉害的气势充满了空间。
          「差不多,准备要做好了」
          执事罗兰以子爵一家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快活笑容说道。
          「好嘞」
          爱德华毫不犹豫地脱掉了上半身穿着的衣服,变成了下面只穿及膝的紧身裤一条的姿态。
          「呀—!」
          缪德莉慌忙遮住了脸。「这、这么冷的天。心脏要停住啦。爱德华大人!」
          「很舒服哦。一起吧?」
          「不用了!」
          他和数名年轻人一同进了小屋,关上了门。觉得过了七、八分钟的时候,突然与滚滚的蒸汽一同屋门打开,扬起欢声的男人们蜂拥进了湖里。
          「真是的,大少爷这人啊」
          奥利维尔在缪德莉旁边叹气道。「打起这种鬼主意来,无人能出其右啊」
          「和佣人们玩这种游戏,我根本做梦都没想过」
          「对吧。只需一日就和馆里的全部人打成一片了。那位大人,拥有与人亲和的天性之才」
          奥利维尔仿佛在玩味什么一般,目光落到脚边的地面上。
          「我花了二十年,终于得以看清应该侍奉的大人了」
          月光让湖的波纹如宝石一般闪耀,年轻人们的欢声回响至遥远的森林。


          回复
          5楼2017-04-30 03:41

            塞尔吉执务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普兰公爵径直大步走近到儿子的面前,无言地将桌上的文件和笔架扫落到了两边。
            塞尔吉泰然自若地,放倒了椅背。「您想说什么?」
            「真亏你,敢让我蒙羞啊」
            「容我反驳,贬低自己的品性的,不是您自身吗?」
            他将全部的侮蔑包含进微笑当中,说道。
            「你才是,在哪个集会都好,都落得个好笑柄了。和共和主义者之流沆瀣一气,要把家名愚弄到什么地步才肯善罢甘休」
            「只是因为那个男人排得上用场才利用罢了,我说了不知多少次了」
            「利奥尼亚的间谍在王都游荡。那些,也是你的掌中物吗」
            「明明卡尔斯丹的间谍,从久得很的以前,就一脸旁若无人四处走了吧」
            塞尔吉那苍色的眼睛里燃起了焦躁。
            「只需听任那大国摆布一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历史已经在证明了。为何,您要撑卡尔斯丹到那个地步」
            「你才是,对历史一窍不通啊」
            公爵坐了下来,双臂在沙发背上像翅膀一样张开。
            「45年前,我父亲在与卡尔斯丹之间不时发生的纷争当中,将彻底抗战贯穿到底。战乱一结束,那大国的国力便变作了全盛期的一半」
            趁着这混乱的隙间,曾是卡尔斯丹的属国的北方三国和利奥尼亚都离开了卡尔斯丹的支配。
            那就是世人称之为【拉库亚战役】的战争。弗雷德里克一世因那时的功绩得到了【大王】的称号。
            「结下和平调解之时,兄长20岁,我18岁。假若那场战争再拖长三年,登上玉座的大概就是我了吧。父亲心里应当也是那个打算才对」
            「然而」艾尔韦一脸痛苦地,继续说道。「和平一来访,大王便变了个人。变得懦弱,进入了保守的姿态。排挤主张对外强硬路线的我,把我送到了达尔冯斯公爵家当养子」
            那就是金发的征服民族中从古时开始实行的惯习。
            将继承家督的孩子以外的兄弟送去当养子,让他们不能再以家名自称。这是为了防止同血兄弟的骨肉之争的办法。
            「我曾有多么地绝望,你懂吗。我拥有那无能的兄长合起十个都敌不过的天分,是为了什么才不得不甘心忍居一介公爵之流。明明假若我成了王,统治了这个国家,就能打垮利奥尼亚那什么愚蠢的市民革命了」
            他仿佛要捏碎眼里看不见的什么一般,握紧了拳头。
            「断绝法恩塔尔的血统,开辟我达尔冯斯的新王朝。构筑强大的新国家。为此,我花了三十年赢得卡尔斯丹的支持。能够利用之物就不管是什么都要利用到底」
            塞尔吉的背脊,一瞬窜过了恶寒。
            「对排挤了您的令尊和兄长的怨念和复仇」
            高贵的年轻人开了干巴巴的口。「父亲大人您的人生,就只为了那些吗」
            「无论如何高远的事业,寻根究底,都只是私情罢啦」
            「您是可怜之人」
            「塞尔吉」
            在微暗当中,与他同色的眼睛如野兽一般发光。下一个瞬间,手腕被一把抓住,炽热的气息扑到脸上。
            「不容你背叛。你是我在世上造出的至高无上的人偶」
            无法甩开。全身被愤怒与憎恶炙烧。生来第一次,塞尔吉有了因恐惧而嘴唇发抖的体验。
            「把你从我那里夺走之徒,我要从头抹杀个一干二净——对方哪怕是国王都好」


            回复
            6楼2017-04-30 03:42

              白银之峰沐浴着升起的朝日,给山麓的村落带来了突然又耀眼的觉醒。
              从窗户射进来的光亮得爱德华揉起了眼睛,执事罗兰端来了刚榨的牛奶、烧苹果和土豆烙饼。
              「大小姐她,不久便会来作早晨的问候了」
              当他吃光早餐了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早上好。爱德华大人」
              缪德莉抱着大毛皮进来了。「我把玩雪橇时穿的防寒用具拿来了。今早骤冷所以雪的状况也很好,是绝好的滑雪晴日哦」
              因为没有回应,缪德莉抬起了脸,发现爱德华还在张口发呆。
              「这、这一身」
              「啊啊,是这个地区的民俗服装哦」
              说着,她害羞地提起裙裾,轻快地转了一圈。
              灯笼袖的白色衬衣,刺绣有色彩斑斓的小花图案的黑色裙子上穿着条纹图案的围裙。薄茶色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垂下的缪德莉,与以往穿着成熟的裙子的时候不同,看上去有些许还是天真烂漫的少女的味道。
              「……凶恶过头了」
              爱德华双手捂着脸,努力让呼吸平静下来。
              「结婚之后,希望做一个约定」
              「是什么呢」
              「这套服装,在公开的场所绝对不要穿。和求爱的男人决斗起来,有多少条命都不够用」
              那一天,对这对恋人来说,成了波尔坦斯旅行之后久违到来的休息日。
              玩雪橇,在山中小屋吃午饭。下午在湖上泛小舟,尽情享受风平浪静的美丽湖面的静寂。
              要是想起这往后要冒的危险,这是太过安闲松散的奢侈时间。
              到了傍晚,伯爵家的马车出发踏上了归途。
              在途中的村里过了一夜,翌日又再次通过福莱领的马车,走了一会后便偏离了街道。
              已经到了夜晚。小巧玲珑的石砌馆邸映入眼帘。
              在森林当中藏起马车,避开站着门卫的大门绕到了后院。
              迟开的香草散发着强烈的香味。穿过脱落了锁的木门,进入了馆邸半地下的后门。
              油灯的火焰悠悠荡荡地摇曳的地下酒窖里,金发的女性,和与她长相极像的女儿一脸不安地坐着。
              那旁边,则是在低矮的天花板下屈身站着的近侍骑士于贝尔。
              「玛丽昂,奥丽嘉!」
              奥利维尔一边发出无法抑制的叫声,一边跑了过去。
              「父亲大人」
              父亲与女儿,在相隔十年的再会紧紧相拥,孙女也怯生生地从旁边加入了那抱拥。
              「详情就如信上写的一样。如何。来拉瓦雷伯领吗」
              「我去。父亲大人」
              玛丽昂溢着闪闪发亮的泪滴,答道。「我,已经到极限了。公爵大人在这数年,都不来见我。不管送了多少信,连一通回信也」
              「抱歉,因我的一己之见*。不过,在此处的拉瓦雷伯爵是值得信赖的大人。能够把你们的命运托付给他」
              「福莱子爵夫人」
              爱德华单膝跪地叫了玛丽昂正式的敬称。
              「我想您离开住惯的土地多有辛酸,但于我领,将竭尽心思款待。请您安心」
              「衷心感谢。伯爵大人」
              母女垂下了头。「请多多关照」
              「准备已经就绪」
              于贝尔以沉着的话语催促大家。「请,安静行事。并采取迅速的行动」


              回复
              7楼2017-04-30 03:42

                门卫听到了从馆邸的玄关传来了令夫人的唤声。
                「是。夫人」
                「庭院的东侧有呜呜声。不是闯进了狼吧?」
                「不该有这样的……遵命。我去看看」
                门卫用长矛刺庭院东侧的树丛,确定没有异常后,回到正面,从门口探看进小窗。
                令主人和千金,正一如既往地在暖炉旁边刺绣。
                门卫那天也一夜无事地完成了任务。

                福莱领南盘查处的卫兵们在拂晓时分,认出了过来的是数日前通过的带有山谷百合纹章的马车。
                「又再次,请多多关照了」
                在车夫台的管家出示了通行证。
                从车厢里,可以听见带有困意的对话。
                「入手了最高级的金合欢蜂蜜真是太好了呢,爱德华大人」
                「啊啊」
                「眼里都能看见那个厨师长得意洋洋的脸啦,真是的。婚宴上要是做不出最佳的美味佳肴,就请赶快炒了他吧」
                探视阴暗的内部,和来的时候同样是四人——因为能看见涅发的少年,戴着羽毛帽子的骑士,戴着女帽的子爵千金及其侍女,卫兵离开了窗户。调查行李的另一个也点头了,他就用下巴示意车夫「可以走了」。当然,这是交点小钱的信号。
                得到银币两枚的卫兵们,心满意足地送走了跑起来的马车。

                「已经没事啦」
                以缪德莉的话为信号,奥丽嘉从头上脱掉涅发的假发。
                母亲玛丽昂则脱掉了羽毛帽子和骑士装束。
                「果然是正解啊。不由我来扮于贝尔大人的角色」
                女仆吉尔挺出丰腴的胸部说道。「因为,上衣的扣子绝对扣不住」
                「可是,伯爵大人和骑士大人不要紧吗」
                对着露出抹不清不安的笑容的玛丽昂,缪德莉回以莞尔一笑。
                「那两位大人的话就无需担心啦。他们会好好自力逃出来的」
                「不过,不过。那装扮——」
                「别说了,吉尔。不要让我想起来」
                马车当中,充满四位女人的窃笑。

                有门卫在缓步巡视庭院的气息。
                「差不多时机正好」
                于贝尔放下刺绣的木框,说道。
                「正是马车出了领内的时候吧」
                坐在对面的爱德华答道。
                两人的目光突然交合,又慌忙错开。
                于贝尔披着玛丽昂的袍子和白色的披肩,扎起金发深戴着蕾丝睡帽。爱德华则戴着金发的假发,同样身穿奥丽嘉的薄桃色睡袍。
                「我没想到你这么适合女装嘞。于贝尔」
                「少爷才是,应该当女人来养才好」
                没意义的应答完了后,骑士手拿油灯站了起来。「背面的森林里藏有马匹和换穿的衣服。因为要通过森林的兽道突破地界,请做好觉悟」
                「赶快出去吧。肚皮快笑痛了,已经到极限了」
                「……我也是」
                关上寝室的门,吹熄油灯,一口气往上推开了窗户。
                两个影子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冻僵了般的黑暗当中。


                回复
                8楼2017-04-30 03:42
                  ——————
                  注:
                  奥利维尔对玛丽昂说「抱歉,因我的一己之见*。」原文是「すまぬ、わたしの一存で。」我猜不出で后面省略了什么话,是指自己的一己之见改变不了普兰公的心思,还是指因一己之见嫁了女儿给普兰公呢……
                  ————
                  这话九千四百,一万真的不远了。
                  意外戳中了我笑点的是那句
                  セルジュは平然と、椅子の背を倒した。「何がおっしゃりたいのです?」
                  对突然进来扫掉桌上的文具的父亲,一脸冷静地放倒了椅背顶嘴的塞尔吉小少爷,这画面莫名好笑


                  回复
                  10楼2017-04-30 03:51
                    我觉得弗雷德里克大王就是因为普兰公这种性格才不让他继位的,因为强如卡尔斯坦也被打到只剩全盛期的一半,那么克莱因估计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再打下去就要玩蛋了,何谈打三年,所以大王才不会让他继位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4-30 04:59
                      想王位想疯了也太不自量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30 09:42
                        感謝翻譯
                        這回也是各種閃啊,湖畔游泳
                        還有女裝www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4-30 14:38
                          翻译大大辛苦了!公爵感觉太自负极端了,估计这也是不让他继承王位的原因之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30 14:3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30 15:40
                              一言不合就發女裝福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30 19:10
                                好棒!谢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01 07:27
                                  感觉公爵要玩脱了
                                  不过配合骑士推导少爷的情节 两人互看女装会有什么感受


                                  收起回复
                                  19楼2017-05-01 20: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3 23:31
                                      女装策划完成了呢


                                      回复
                                      21楼2017-07-24 22:11
                                        哈哈哈,超想看女装的,这主仆二人,给情四射


                                        回复
                                        22楼2017-08-08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