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的工作室吧 关注:3,877贴子:3,601
  • 28回复贴,共1

Web12 鍊金術師一年級 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錬金術師一年生 二


回复
1楼2017-04-29 09: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30 07: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30 20:4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4-30 23:28
          23333正文何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02 11:10


            回复
            6楼2017-05-03 06:13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3 21:07
                Web12 鍊金術師一年級 二
                 
                --------------------------------------------------------------------------------
                 若問打倒龍何為所需? 一打聽下————。
                 
                「我覺得是值得信賴的夥伴唷——?」
                 
                 女童滿面堆笑地向我回覆。
                 
                 像是傳說中能夠斷開鋼鐵的劍?亦或是能夠反彈熊熊烈焰的盾之類?本是想打聽這種針對性的超絕裝備所在。結果反倒像是被愚弄了一般,可悲地被婉轉告知如今完全沒有朋友的處境。
                 
                「這樣啊」
                 
                 雖是那麼說,可忠告畢竟是忠告。作為謝禮,將區區二、三枚銅幣遞出後,小妹妹緊緊將其握好,隨即充滿活力地,不知跑向了何方。遠望著那道背影時我不禁心想。要是咱還是她那般年歲的話,大概也能積極地去交朋友了吧、等等。
                 
                「……夥伴啊、夥伴」
                 
                 這可怎是好。
                 
                 即使想的再多,夥伴也不可能自己跑出來。不管怎樣,現在也不是可以挑三撿四的狀況。能夠倚賴的人便盡可能去倚賴。如此一來,也只有去向認識的對象,一個個探詢看看了吧?
                 
                 唯有向『值得信賴』這點妥協啦。妥協。
                 
                 僅能期待共同行動的期間,彼此逐漸互相吸引了,之後就以此為目標吧。
                 
                 啊——,不錯呢。就這麼決定了。
                 
                「首先是那傢伙嗎……」
                 
                 擇日不如撞日,咱在清晨的大道上,精神百倍跑了起來。
                 
                ◇◆◇


                回复
                8楼2017-05-05 10:17
                   目的地是魔道貴族的宅邸。
                   
                   原該如此,奈何途中卻偶然遭遇了預料外的傢伙。
                   
                  「是你、你這傢伙!」
                   
                  「咯!!」
                   
                   是個會讓人不由『咯』一聲的危險人物。
                   
                   是那位曾幾何時,一同在城中的牢獄共宿四天三夜的遺矢(矢,通屎)系女騎士。名字是什麼去了?記得,好像是個汽車品牌一樣的名字。雖是有這樣的印象,卻是怎樣也想不起來,那麼也只好算了。
                   
                  (譯:女騎士全名『梅賽德斯.阿拉貢』Mercedes.Aragon,名的部分同『梅賽德斯-賓士(亦作奔馳、平治等)』Mercedes-Benz)
                   
                   復甦的記憶中,過去是曾經一起從牢獄裡脫逃,緊接之後則是遭到了背叛。
                   
                  「小子,你跑到這種地方作什麼!? 這一帶豈是你這類卑劣的罪犯所能留滯的地方。這裡可都是些擁有相應階級的人士才有辦法居住的場所啊!」
                   
                   說的也是,周圍的民房確實都蠻豪華的。
                   
                   就連庭園,俱是成了標配。
                   
                   其中甚至在規模上幾近於城堡的也有。
                   
                   而這當中,魔道貴族的府邸更是大到無與倫比的一幢。
                   
                  「沒有啦,我就只是準備到友人的家裡拜訪一下……」
                   
                  「友人? 你以為我會被這種謊話給欺騙嗎!?」
                   
                  「我倒是希望妳能夠相信」
                   
                  「那種事我豈會相信! 就讓我親手再把你給送回牢獄裡去!」
                   
                   依舊是個不聽人解釋的女士。
                   
                   她的手已經準備伸向掛在腰間的劍。
                   
                   與以前大相逕庭,今天的打扮是副挺整潔的騎士模樣。
                   
                   尤其裝備亦是相當地齊全。
                   
                   那時還在獄中吵著冤枉什麼的,大概是冤情昭雪了吧。
                   
                  「妳要是這麼認為的話,不如讓我帶妳過去打算拜訪的宅子如何? 假使對方真不知道我這個人,屆時就照妳說的,是要進大牢還是去什麼地方便都隨妳意思了」
                   
                  「這是在企圖掙取時間吧? 依然是個奸詐狡猾的男人啊」
                   
                  「…………」


                  收起回复
                  9楼2017-05-05 11:44
                    有只煩人的唔殺呢欠調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5 11:5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5-06 09:35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08 23:03
                          幸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5-13 19:09
                             乾脆俐落地不被信任到這種程度呀——。
                             
                             假使有著手機之類的,能跟魔道貴族交換個電子信箱,或許這問題直截了當早已解決了。在這瞬間,一下子感到了魔幻世界真正麻煩的地方。
                             
                            「不想當場被我砍了的話,你小子就給我老實待著」
                             
                            「唉 所以我不都說了,那個時候也是因為誤解才遭到緝拿的嗎……」
                             
                             一場看不見盡頭沒完沒了的對答。
                             
                             難道又要再度重複當初在貧民街被痛打至體無完膚的慘痛經驗嗎?
                             
                             當咱正自這麼暗忖之時,由旁突然經過的馬車。
                             
                             從車窗探出了一張熟悉的男性面孔。
                             
                             甚至還出聲打了聲招呼,令人不禁嚇了一跳。
                             
                            「嗯? 你小子,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哦——!」
                             
                             這人士,正是咱要尋找的傢伙。
                             
                             魔道貴族的說。
                             
                             現在的這個時間點,剛好是出門去學校的時間嗎?
                             
                             搭的還是雙馬馬車啊,真是有夠奢侈的。
                             
                            「沒有啦,就想說稍微去一下你家……」
                             
                            「怎麼,是找我有事?」
                             
                            「事情稍微有點複雜,可以借我點時間吧?」


                            回复
                            14楼2017-05-19 08:47
                               惟獨對這大叔,用上敬稱時總會覺得有點彆扭。大概當初那次可怖的相遇便是主因吧。也罷,事到如今再想改過來,也只會被抱以懷疑而已,姑且就這麼放任自然好了?畢竟對方看起來也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這樣的話,啊—、那你小子也搭上來好了。就到我在學園裡的房間來談吧。或在馬車之中聽你說也可以。不管怎說,上來吧」
                               
                              「感謝,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交談過了幾句後,魔道貴族的視線動了動。
                               
                               瞅向的位置,正是立於咱身旁,已是半張著口呆然杵立的遺矢系女騎士。
                               
                              「那邊的騎士是你的隨從嗎?還是怎麼著?」
                               
                              「咦? 啊——、不是,好像是對我有著一些什麼誤會……」
                               
                              「誤會?」
                               
                               聽到話題被轉往了自己,她極為驚慌失措地,趕忙向魔道貴族低頭行禮。
                               
                              「非、非常抱歉。在下是王立騎馬團第三師團,第二中隊的梅賽德斯.阿拉貢。祝願魔道貴族閣下,今天也能保有一整日愉悅心情……」
                               
                              「怎麼?你這小妮子是隸屬本國騎士團的人員嗎?」
                               
                               頓時,魔道貴族的視線又移回了我這。
                               
                               話說,這位大叔在一般時候就被呼作了魔道貴族之類的稱謂呀?
                               
                               雖是有點搞笑的說。但,提稱語是閣下啊?
                               
                              「好像是正打算要緝捕我,從方才開始就一直被斥喝著……」
                               
                              「你小子是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唷。這不過都是拜誤解及偶然所賜」
                               
                              「誤解? 雖然不曉得是什麼情況,不過那女的也一起上來吧。詳細情形在馬車內告訴我就行了。繼續這樣站著閒談,也僅是無意義的浪費時間」
                               
                              「那麼,就照你意思吧」


                              回复
                              15楼2017-05-19 09:57
                                認慫了認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19 15:42
                                   同意魔道貴族的建議之後,我轉身準備登上馬車。
                                   
                                   車馬伕恭謹地打開車門並備好了階梯。
                                   
                                   真不愧是魔道貴族的車駕。
                                   
                                   對應方式豈不是很有富人作風。教人不由得感覺有點舒爽。
                                   
                                   咱現在也是所謂的小名流啦。
                                   
                                  「請、請問,那我……」
                                   
                                   而走上階梯的咱後方數公尺處,遺矢系女騎士正畏縮著探問。
                                   
                                   不過,那也僅是一眨眼的事。
                                   
                                  「妳這妮子也趕緊搭上來,時間可是不等人的」
                                   
                                  「好、好的!!」
                                   
                                   平素就一副嚴肅模樣的魔道貴族都開始(Hurry、Hurry)催人了。
                                   
                                   於是她神色更是極為緊張地隨在咱身後,鑽進了馬車。
                                   
                                  ◇◆◇
                                   
                                   駛動了的馬車僅在一開始時搖晃了會。
                                   
                                   搭乘的馬車內裡構造,使人不由聯想到電車中的包廂座位。要說差異的話,大概也就座位與座位之間的空間格外寬敞,中間甚而設置了一張短腳桌的這點吧?
                                   
                                   咱和遺矢系女騎士以彼此挨著彼此的形式,坐到了魔道貴族的對面。
                                   
                                  「那麼,你所謂的複雜事情是要談什麼? 會讓你小子特意過來拜訪我,肯定不是什麼枝節小事吧。若是需要屏除旁人的話,屆時到了學園裡的居室,我再重新尋問」
                                   
                                  「啊——,也是……」
                                   
                                   咱和魔道貴族的目光一同轉向遺矢系女騎士。
                                   
                                   而被凝視的那位(主要是懼怕著後者)一邊嚶嚀呻吟一邊蜷縮著肩。曾經單手舉劍脅迫著咱,將咱棄置貧民街的她,如今卻是宛若他人,一副截然不同的溫順模樣。或許,本身是屈於強權的體質也說不定。
                                   
                                   無事可做的她,此時坐立不安磨蹭著大腿的姿態,看上去還真是有股惹人憐愛的騷勁。
                                   
                                   遇弱者強、遇強者弱,像這種女騎士,哪怕一次也好,咱真想強上個一次。
                                   
                                  「話說這裡的騎士團,算得上是強嗎?」
                                   
                                  「是指王立騎士團?」
                                   
                                  「嗯,如你所見,因為我並不是這的本地人,所以稍微不是那麼地清楚」
                                   
                                  「這樣啊……」
                                   
                                   對於我的提問稍許斟酌了下,魔道貴族如是回道。
                                   
                                  「這麼說吧,根據情狀的不同,即便我個人也是有可能殲滅這人所屬的第三師團」
                                   
                                  「原來如此,那就是不怎麼強的意思囉」
                                   
                                  「便是那麼回事。如騎士這類人物,絕非窮究於魔道之人的對手」
                                   
                                   可惜。
                                   
                                   本想要是可能的話,也打算邀請這名女騎士加入隊伍的,然而若比這大叔還弱,恐怕到時候也只能派去幫忙提行李罷了。雖然不曉得那個叫第三師團的究竟是由多少人編成。但,既然都標榜著師團的名號,少說也不會是只有十幾、廿個的人數吧。
                                   
                                   記得光是自衛隊的師團,人數大概就已是數千人規模了。
                                   
                                   不管,即便如此,行李小妹還是有行李小妹的必要吧?
                                   
                                  「…………」
                                   
                                   啊——,沒錯。就是這樣。
                                   
                                   哦—哦—。
                                   
                                   再者更重要的是,全隊都是些男的也太悲哀了些,有著一、二個可愛的妹子在,不但能夠提高士氣。更加能夠幫忙鼓舞精神。這樣一考量下,這個遺矢系女騎士,意外地也就達標了。畢竟年紀很輕,外表也夠可愛,另外胸脯以及屁股都還蠻大的。


                                  回复
                                  17楼2017-05-21 11:17
                                     倒不如說,外貌是現下就教人想,直截要求(來一發)懷上咱孩子的水準。
                                     
                                     確實不錯。
                                     
                                     讓這樣的女人幫忙搬搬行李這些,到時心裡肯定會爽翻了。
                                     
                                    「算了,就讓她也一起聽聽吧」
                                     
                                    「你確定? 也罷,你小子既然都決定了,本人也不再多說什麼」
                                     
                                     魔道貴族點了點頭。
                                     
                                     遺矢系女騎士微微蜷縮著身體,依舊一言不發。
                                     
                                     咱樂滋滋地接續方才的會談。
                                     
                                    「關於公主殿下病情的診斷結果,大叔應該多少了解一些吧」
                                     
                                    「……你小子還真是耳尖啊?」
                                     
                                    「該說是耳尖嗎?這事在地方上好像已經變得眾所皆知了喔」
                                     
                                    「啊——、對了,似乎是有說過要對平民百姓發出佈告啊……」
                                     
                                     從酒館年輕人那裡聽來的傳言貌似沒弄錯的樣子。
                                     
                                     好極了。
                                     
                                     咱樂呵呵地,立馬進行交涉。
                                     
                                    「我想商量的便跟這事有關,在此之前,能否麻煩大叔先跟我說說,一些更為詳實的情形呢?」
                                     
                                    「唔嗯。大約是上個月吧,本人突然被叫去王宮裡要施行檢測。由於聽說是十萬火急的事,本以為是發生了什麼,未曾想竟是要我去診斷病情。而且對象居然還是公主啊」
                                     
                                    「公主殿下一始患病的時間,您有聽說是打從何時開始的嗎? 如果可以的話,能否在方便的權限內,告知我些詳細的病徵」
                                     
                                    「……你小子,該不會」
                                     
                                     魔道貴族雙眸猛然大睜。
                                     
                                     猜對了,那便讓咱也,狐假虎威地侃侃而談吧。
                                     
                                    「是不是全身肌肉會慢慢變得僵死,身體逐漸開始衰弱,不久後會連呼吸也沒辦法順暢而窒息死去。致死率不僅達百分之百。甚至罹患後,人類的生存期限只有半年。而精靈則約還有二到三年之間。等等等等」
                                     
                                    「…………」
                                     
                                     不自覺就將前幾天,在咱家工作室裡看過的書籍內容,彷彿自己的知識一般講解了出來。要是再稍微挺挺胸膛,特意誇張翹腳等等地高談闊論,豈不是就很像活躍在最尖端的學者了嗎?
                                     
                                     正因如此,魔道貴族立即咬上了咱裝腔作勢的玄虛。
                                     
                                    「哈!、哈哈哈哈哈!! 有趣,實在有趣!」
                                     
                                    「呃?」
                                     
                                     是哪裡有趣啦。
                                     
                                     剛剛的話裡是哪裡有著笑點啊。
                                     
                                    「既然你都說明到這種地步,那麼肯定是已經有了線索吧!?」
                                     
                                    「嗯、確實,上述那病的治療秘方,它的煉製方式全都在這裡面」
                                     
                                     咱用食指指尖點了點自己腦袋。
                                     
                                     由於對方實在太起勁地配合了,會不自覺地得意忘形也就難免了唄。
                                     
                                     況且咱說的那些又不是噓言矇騙。雖說記憶力真沒到學者的程度,可也算不得多差。只要是對於自己想做的要事,大凡,僅需確認過個一、兩次重點部分,總是能將那些內容牢記在心。
                                     
                                     再加上吾師,耶蒂忒老師的著作是一整套的名著。閱讀起來也是相當地輕鬆寫意。


                                    回复
                                    19楼2017-05-26 10:32
                                      師傅賽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26 12:05
                                        「這實在太有意思了,在這麼完備的條件下,你小子卻還是有問題得求到我這嗎? 哦——、本人雖已一大把年紀了,卻仍禁不住興奮地陣陣顫慄起來囉。快點進入正題吧。就由本魔道貴族,格雷莫里亞.華倫(Gremoria.Fahren)特來相助你一臂之力」
                                         
                                        (譯:題外話,與Gremoria相近的Grimoire有黑魔術的意思,Fahren來自華倫海特的截取,Fahrenheit乃華氏溫標創立者,亦是飛輪海男團的德文音譯,至於日文發音也可譯為地名花蓮)
                                         
                                        「能得到您的承諾實在令人十分感謝。只是,有件事我想事先提醒一下可以吧?」
                                         
                                        「什麼? 快說」
                                         
                                        「一旦聽完我的問題所在,您和我以後可就是休戚與共的關係。請您今後必須遵守我的指示」
                                         
                                        「無妨。沒想到你小子居然會帶來這麼令人興奮難耐的話題呀!」
                                         
                                        「那麼,我明白了。再來,希望這邊的騎士閣下也能遵照辦理」
                                         
                                         咱用眼神示意遺矢系女騎士那邊。
                                         
                                        「那麼,就由我差人去和騎士團協調吧。相信只是一、兩個普通騎士,再怎樣也會給我這個面子的。比起這種小事,快點,趕緊說吧! 繼續你剛剛想說的問題點!」
                                         
                                         魔道貴族表現出了前所未見的熱情。既已向他取得許諾了,相信一位如此高傲的男人,絕對不至於臨事反悔才是。
                                         
                                         老實說,我實在不清楚想要獵殺龍的『任務』,到底屬於何種等級。不過,既然都能讓天才般的耶蒂忒老師仰屋興嘆了,這事確實應該有著相當高的難度。
                                         
                                         也因如此,我自然會希望夥伴是越多越好。
                                         
                                         這是一項能用的都儘管用上的作戰。
                                         
                                         另一邊,被強拉進來的遺矢系女騎士則是雙眼噙著淚。一副很緊張似地緊捏著拳頭,並且姿態端正地齊置在了腿上。上身是彎著脊背地蜷縮著,時不時還會微微抖上一抖。而那副將哭未哭的表情更是不禁引人興起嗜虐心理。簡直教人難以自己。
                                         
                                        「治療方子裡的藥材,大致已經收集好了九成」
                                         
                                        「……也就是說,留下的部分便是需要協助收集的囉」
                                         
                                        「是的,只剩最後一味材料」
                                         
                                        「怎麼? 最後那味藥材是?」
                                         
                                        「是紅龍的肝臟」
                                         
                                         毫不掩飾地直說了。
                                         
                                         此時,在咱方一語畢,身旁的遺矢系女騎士身體不由晃了一晃。若咱有注意到那邊的狀況,便會發現她此刻正誇張地英眸瞠視,整人縮成一團地瞪向這邊。
                                         
                                         先前一直死命不肯張開的檀口,終也哆嗦著丹唇地開始大聲怒吼。
                                         
                                        「你、你、你知道你正在說什麼嗎!? 居然說是紅龍!? 即便再怎麼關乎公主殿下的性命,要想補殺那樣的大凶之物,壓根就是在作夢! 你要是敢把這話給傳出去! 我保證你這傢伙,到時肯定會被處以極刑喔!」
                                         
                                         看樣子,紅龍狀似比我自己以為的要厲害上不少。
                                         
                                         女騎士吠叫、吠叫不已。
                                         
                                        「公主殿下的性命、命、性命……」
                                         
                                         激動到了極點後,卻又氣急敗喪地開始發起顫來。
                                         
                                         真是夠了,是有多怕啊。
                                         
                                         然而,與之成鮮明對比的,則是魔道貴族的反應。
                                         
                                        「沒想到,都到這把年紀了,竟是還有獵龍的一日啊……」
                                         
                                        「那麼公主自打患病的時間點開始截至今日,究竟過去了多久呢?」
                                         
                                        「就我聽說的,大約是經過了四個月左右」
                                         
                                        「這樣的話,留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呢」


                                        收起回复
                                        21楼2017-05-27 11:28
                                          快要赶上漫画了!比起漫画的阉割快进,小说的描写有趣不少,lz加油!


                                          回复
                                          22楼2017-05-30 22:30
                                            「誠然,在我去看診的那時刻起,殿下的纖腿已經出現了沒法站立的病癥。雖說先前亦曾聽聞公主的身體並不算健壯。但原因或者也有可能是你說的期限快到了的緣故」
                                             
                                            「看來即使治好了,也會留下麻煩的後遺症呢」
                                             
                                            「確實是」
                                             
                                             貌似比起咱那催繳的稅金,公主殿下的體力更急於緊迫。那麼必須得抓緊時間了。不然即便完成了藥劑,公主殿下卻沒能撐到那刻,到時可就全都雞飛蛋打。一千枚金幣也會化為了泡影。
                                             
                                             像後遺症這種小問題,保不齊用上神明印記的回復魔法,最後總是會有辦法解決。
                                             
                                            「那麼,雖說對大叔比較不好意思,不過等我找齊夥伴之後,我們就出發吧」
                                             
                                            「可以。本魔道貴族說話算話」
                                             
                                            「那我就相信你囉」
                                             
                                            「當然。這是讓宮中知道本魔道貴族還處於現役的好機會。一頭龍、兩頭龍的,就讓它們在本人終極的魔道之下四分五裂吧!」
                                             
                                             酷似啟發了某種不錯的情態。
                                             
                                             該說真不愧是魔道貴族。
                                             
                                             血氣方剛的很喔。
                                             
                                             順帶一提,性子也是超急的。
                                             
                                             這傢伙真的是貴族嗎。
                                             
                                            「至於遠行的補給、行裝等等,能順便麻煩你幫忙準備好一整套嗎?」
                                             
                                            「交給我了。這一兩天裡就能弄好。在此之前,你小子就去好好集齊夥伴吧」
                                             
                                            「收到」
                                             
                                             辦到啦,咱讓魔道貴族加入成為夥伴啦。
                                             
                                             啊——,對了,順便也得確保一下負責搬行李的。
                                             
                                            「還有一事,這位騎士大人我想讓她幫忙負責行李,而那部份的手續,能否如同方才所說那樣,麻煩您去交涉一下? 畢竟我連該怎麼跑人事這些,完全是摸不著頭緒」
                                             
                                            「小事。到時我讓人給騎士團長帶句話就行了」
                                             
                                            「謝了,幫了我個大忙」
                                             
                                            「咦? 唔、喂!為什麼我得……」


                                            回复
                                            23楼2017-06-10 09:33
                                              直接翻译英肉比较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4 23:29
                                                 聽完一系列的流程後,遺矢系女騎士開始大幅驚慌起來。
                                                 
                                                 不過,那也僅是在初始的一會而已。
                                                 
                                                「能與本魔道貴族一同前去獵殺龍,對這事妳是有哪裡不滿?」
                                                 
                                                「!!……」
                                                 
                                                 視線一轉,大叔一臉嚴肅地瞪向遺矢系女騎士。
                                                 
                                                 於是她便就此老實了。
                                                 
                                                 明明咱的解釋,她連一毫米都聽不進去,這娘們果真是個非常勢利的女人。要上這樣的女人,只要用金錢與權力下去砸,肯定會表現出最騷的一面。給我記著。總有一天咱定會將妳當成出來賣的那樣抱妳一次。
                                                 
                                                「就這樣吧,明天早上一起到大叔家裡會合,萬般諸事便有勞了」
                                                 
                                                「明白。到時你小子就好好期待著吧」
                                                 
                                                 如此這般,行李搬運工也總算是確保下來。
                                                 
                                                 事情的開頭可以說是相當地順遂喔。
                                                 
                                                 咱如果算在僧侶職,大叔則是魔法使的話,剩下的隊伍成員便需要戰士啦武術師啦,亦或者是勇者等等,主要說起來,約莫就是能夠使劍的夥伴吧?
                                                 
                                                 既然出發期限已經被決定好了是隔天早晨,以好的方面看,也促使了我可以下定決心。為了咱自家房子的存留。這段時間,便讓我拼盡全力地好好齊集同伴們吧?


                                                回复
                                                25楼2017-07-01 09:40
                                                   不錯不錯,事情能夠如此順遂,就連我自己也不禁再次地感到激盪不已。
                                                   
                                                  「嗯,差不多到了……」
                                                   
                                                   魔道貴族瞅瞅車廂窗戶外邊的景色後說道。
                                                   
                                                   看樣子在商談種種情事的期間,馬車終於抵達了學園。過了一會,車伕拉住韁繩,讓類似馬的生物停了下來。車廂外同時傳來馬車伕告稟「老爺,已經到達了」的聲音。。
                                                   
                                                   於是我等一一起身。
                                                   
                                                   馬車是由學園的正門入口駛進之後,經過一小段路途而停滯在內門前的位置處。
                                                   
                                                  「我會留在研究室裡。要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找我的話,儘管過來就是」
                                                   
                                                  「好,等會我也到校園內稍微繞一下看看」
                                                   
                                                  「知道了。那就先這樣」
                                                   
                                                   魔道貴族反身準備離去。
                                                   
                                                   只是,才剛走出個半步,他又轉過身來面向遺矢系女騎士說到。
                                                   
                                                  「啊——,妳這妮子一起來吧。還有妳的手續要辦」
                                                   
                                                  「是、是的!」
                                                   
                                                   她提心吊膽地隨在魔道貴族身後被帶走了。
                                                   
                                                   魔法使和騎士,應該是沒什麼橫向聯繫吧,儘管如此貴族的等級制度看起來依舊是有著絕對制約的樣子。她的身上已經看不到當初單手持著大便臭味的劍,展開大逃亡的勇士身影。
                                                   
                                                  「那就不好意思了,勤前準備的那些只得勞煩你了」
                                                   
                                                  「唔嗯」
                                                   
                                                   咱目送魔道貴族和遺矢系女騎士蹭蹭蹭毫不停歇地沿著外廊離去。
                                                   
                                                   那麼,咱接下來似乎也該去尋找下一個能夠成為夥伴的人了?
                                                   
                                                  ◇◆◇


                                                  收起回复
                                                  26楼2017-07-01 10:55
                                                    楼主不在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17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