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41贴子:2,957
  • 13回复贴,共1

70.二人目の証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明天会不会更全看心情
不过哪怕明天没更,我大概、也许、可能、大约、或许也会在一周以内更新的
嗯,我没说错。大概、也许、可能、大约、或许会在一周以内更


回复
1楼2017-04-22 23:33
    前排,舔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23 00: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23 18:15
        前排,舔個


        回复
        4楼2017-04-23 18:54
          先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4-23 21:14
            意思是我們 可能、應該、或許、大概、有機率、說不定 、看情況 要挨餓一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23 22:55
              只好先添舔萌菌度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23 23:20
                我要先去别的地方玩几天,下一话就在那之后再说
                ——————————————————
                70.第二位证人

                像俺这样的身份的……而且,还是以这种不正经的的活计来维持生计的家伙。
                在背后的手虽然铐着手铐,但,要说起俺为何会被带到国王陛下的面前,事件的开端要追溯到数天前。

                刚才俺也说了,俺做的是不怎么向他人叫卖比较的好的买卖。
                虽说如此但也没有违法,是处于灰色地带的状态。
                然后,要说起具体的方法的话,就是将从贵族会去的那种餐厅里流出来的,上等肉类的余料……将本来要扔掉的那些,让在餐厅工作的熟人在遗弃前交给俺,把它们穿上扦子,做成肉串来卖。

                这是零本钱就能获得收入的,一本万利的买卖。
                嘛,虽说这是灰色地带,虽然不会被问罪,但要是暴露了的话怕是会有什么惨·痛·的·教·训吧。

                哈哈……说不定,现在这一状况,就是那惨痛的教训吧。

                总而言之,做着那种买卖的俺,那天像往常一样,架起摊子在昏暗的小巷里散步着带着肉香的烟。
                老实说虽然在大路上摆摊更赚钱,但考虑到这肉的出处,俺尽在人少的小巷里摆摊。

                来俺这买东西的,都是跟俺一样做着奸诈买卖的家伙们,或者明显就是那边的面容可怖的家伙,还有,因为俺卖的一根六枚铜币要比市价便宜的多,明知这不是正经的小摊还过来买的善良的……看起来善良的市民们。

                不过嘛,要是只限那天来说的话,似乎是忙于准备在数天后举行的建国纪念日的祭典,很少有到小巷里买可疑小摊的肉串的家伙过来。
                正因如此……不,即使俺忙得不可开交恐怕也能注意到吧。
                一名把帽子压得低低的,打扮相当干净的年轻男的用数秒看了看周围后,径直朝俺的小摊走来……总觉得他好像散发着某种不祥的氛围。

                虽然俺做的是奸诈的买卖,但俺姑且也算是里世界的居民。
                俺能从那男的身上看出,某种不祥的……像是麻烦事一样的氛围。
                俺身上多少还是有些洞察力的。
                不这样的话在这边就干不下去。

                啊,对了。那个男的。
                藏起了脸,衣服也有变装的打算,虽然他特意选了看起来比较便宜的衣服……俺当然察觉到了,这家伙是贵族。
                散发着不祥氛围的贵族的男的。无论怎么想都是不跟他扯上关系比较好。

                「店主,给吾一根肉串。」

                嘛,作为摊贩,要是以客人的身份过来的话不可能不跟他扯上关系啊。

                「好,铜币六枚。」

                「哼~,跟行价相比还真是便宜啊,嘛这就就不深究了……」

                听了刚才那番话,俺一瞬间以为他是与供·应·商有关系的贵族不由得警觉起来,看来是俺搞错了。
                ……现在看来还是那边要好得多,俺发自内心的这么想。

                那个男的在将扦子上串着的肉片吃掉一半时,突然间开口道。

                「说起来,你知道吗?这附近好像有那·个瑞克托斯公爵家的人出没哦。」

                俺的动作,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定住了。
                搞不好,时间还真的停住了也说不定。

                跟国家存在法律、人与人之间存在着默契一样,在里世界也有里世界的规矩。
                俺没去过国外,俺一个纯粹的阿佐利亚斯人虽然不知道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是怎样的,但就像俺刚才说的,俺是阿佐利亚斯王都的,里世界的人。
                对那个规矩什么的很是了解。

                不能挑衅士兵或骑士。
                在找一般人麻烦的时候,不能暴露给卫兵。
                要吵·架的话就在表世界看不到的地方干。

                以及……绝对不要跟瑞克托斯公爵家扯上关系。

                那男的的话,让俺把里世界的规则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在那之后有如连锁一般回想起的,是在约两个月前发生的事。
                俺出乎意料的、极为不幸的,与那个瑞克托斯公爵家,扯上了微乎其微的关系。

                俺在那时,被那个《魔蛇的化身》……杰克=瑞克托斯,直接封住了嘴。
                对杰克=瑞克托斯本人,以及在他身后等待着的《恶德执政》,古利德=瑞克托斯到这里来一事绝口不提。
                为了以防万一,他特意用一枚金币买了四根肉串。

                所以俺理所当然的如此答道。

                「嘿~,公爵家那么了不得的贵族大人来过这种地方?不巧咱是没有见过啦。」

                这个男的,是处于什么立场的呢。
                子爵吗,伯爵吗,说不定还有可能会是骑士。
                但是,即便如此……即使,哪怕他是除瑞克托斯公爵家以外的公爵家的人。

                比起破了瑞克托斯公爵家的封口还要糟糕的事,绝对不存在。

                「……是吗,那这就奇怪了。」

                见俺佯装不知,男的以仿佛戏剧一般的语气……嘛,俺是不怎么看戏剧啦,是否真的是这样或许有些微妙,他以那种语气如此说道后,继续像这样说道。

                「吾,虽然到这里来的次数不像你这么频繁,但即便如此也看到过好多次了啊……杰克=瑞克托斯的身影。」

                老实说,俺认为他是个***。
                毕竟这家伙,他自己说出了好比「把吾的头固定在断头台上」一样的话了呀。
                嘛,虽然俺是没见过断头台啦,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呐,老爷。咱……俺虽然是那个,里世界的人,但没啥府邸,也没啥后盾。你也算是来过这种地方的人了,应该明白的吧?对于你那话题是多么不妙这一点。至少……不管俺到底是知不知道,你能别说这种话可就是帮了俺大忙啊?」

                这种类型的家伙尽是些不直接说清楚就不明白的东西。
                那样的话,俺就跟你明说咯。
                简单吧?

                要是明事理的家伙的话,这样就能回去。
                即使是不明事理的家伙俺也会给他来个两三发让他回去。

                ……但是,这家伙却不一样。

                「原来如此,你想说什么吾大概已经明白了……那最后,能再让吾问仅仅两个问题吗?」

                那个男的,将吃完的没串着肉的扦子扔到了脚边,脱下了压的低低的帽子向俺问道。

                「首先是第一个……你对吾的脸有印象吗?」

                那张脸,是但凡生于阿佐利亚斯的人,只要不是傻的不行的家伙的话就都知道的脸。

                「阿……阿尔特=阿佐利亚斯王子殿下!?为啥会在这里……!?」

                「看来你好像认识吾呢?那么第二个问题。」

                一脸认真的靠了过来、威胁俺的那个男的……阿佐利亚斯王国第一王子,阿尔特=阿佐利亚斯殿下,再次问道。

                「吾在调查这附近关于瑞克托斯公爵家的情报。你如果知道什么就说出来。」

                那之后怎么样了?那还用问吗。
                跟他说了俺被封口的事,以及他们进了名叫新月亭的店的事……这也难怪吧?
                这里是阿佐利亚斯,而且对方是王族。
                地位在不能挑衅的士兵或骑士的,那之上。
                在那不能扯上关系的瑞克托斯公爵家,那之上。

                所以俺才会在这里。

                「抱歉了老爷,咱跟他坦白了……对方是王族,咱可没办法了呀。」

                在跟交给俺金币时变得截然不同,表情中透露出焦急的那两人,杰克=瑞克托斯,以及古利德=瑞克托斯的面前。

                -Fin-


                收起回复
                8楼2017-04-25 11: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25 13:02
                    這話沒什麼爆點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25 13:21
                      盡然沒等一周!?
                      萌菌你真會逗人~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25 13:39
                        笑看王子下不来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26 01:31


                          回复
                          13楼2017-05-05 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