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178贴子:12,626
  • 13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113.体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各位,我手上的存稿就这么多了。114今晚能不能出来就听天由命了


回复
1楼2017-04-22 21:16
    又是第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4-22 21:17
      翻譯辛苦了!!

      歐德的不正常講座要開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22 21:2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22 21:30
          约翰比欧德还大支?约翰...约翰是谁啊...忘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22 21:31
            又要禍害一群人,感覺帝國軍一臉萌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22 22:08
              合氣道?有點忘記


              回复
              9楼2017-04-22 22:34
                这是气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23 12:35
                  拜墨羽先。真的翻的比我补的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4-23 15:29
                    113.体术
                    从起床开始就是清爽模式的欧德。
                    哼。如果把查克拉回转的方法传授给亚历克斯,真的会变成把猛兽放入世间一样呢…。
                    性兽亚历克斯么…。听起来好恶心…。
                    开始做晨练项目的准备运动,还有受身练习&虾腰。
                    佩丝塔也一起来了。
                    盖鲁和约翰在做柔软体操。
                    盖鲁也有样学样前滚翻受身,结果撞到后脑勺了。
                    「好疼!」
                    「盖鲁。要先打扎实基本功再学前滚翻受身,这样才不会受伤。」
                    「没事吧盖鲁?欧德。这个动作难度这么高么?」
                    「也不是,如果每天都练,小孩子花上一年也能完美做到。」
                    「欧德不也是每天都练么?」
                    盖鲁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说。看来没有大碍…。
                    「啊啊,不怎么样就怕万一呢。到了危急的时候,要无意识的用出来这才是理想的锻炼结果。」
                    「练这东西有什么用么?」
                    「嗯,被扔出去的时候不会受伤吧?」
                    「欧德你会用打击术么?」
                    约翰问道。
                    「什么…?」
                    「就是打击术啦,用来擒获穿着铠甲的骑士的技术。」
                    「还有这种东西?」
                    不愧是异世界。嘛,佣兵如果抓不到俘虏就没钱拿呢。
                    「啊啊,我爷爷教过我。」
                    「原来如此…。这个很有意思呢…。怎么样?约翰,和我来一场徒手格斗战么?」
                    「啊啊,好啊。」
                    我和约翰面对着面。约翰身高比我高,手脚比我长所以更加有利。
                    「我上了!!」
                    约翰大叫着抬起双手压了过来。
                    自然而然的把右手平推,抵住约翰的脖子。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左手已经抓住约翰的右边袖子了。
                    就这样用力把他往后面投出去。
                    约翰摔倒在地上。
                    「约翰。为什么自己飞了出去啊?」
                    盖鲁不可思议的说。
                    「好奇怪!!」
                    约翰站起来又扑了过来。
                    我用索套式踢击对付他。
                    约翰以滑稽的方式摔倒了。
                    「你做了什么!!欧德!!」
                    「我可没用魔法啊?约翰,我只不过是用你自己的力气让你摔倒了而已。」
                    「啊啊,没错约翰,欧德并没有使用魔力。不过看起来就像是约翰你自己摔倒了的样子呢。」
                    盖鲁援护道。
                    约翰弓下腰扑了过来,我抓住他的右袖和领子把他转了一圈。
                    约翰被自己做出的远心力给甩出去了。
                    我扭住趴在地上的约翰的手腕和膝盖决出胜负了。
                    他现在是被我踩住后背的状态。
                    「怎么样?约翰?这是我的徒手格斗术的一部分。」
                    「认输了!!」
                    「好厉害,怎么做的啊?」
                    是费尔波的声音,睡的头发都翘起来了。马尔科和亚历克斯也来了。
                    「啊啊,早上好。稍微进行了下模拟战。」
                    「是约翰输了么?」
                    「嘛…,是呢。稍微玩了下。」
                    「欧德我是为什么输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约翰紧咬不放。
                    「很难说清楚啊…。」
                    「那个,欧德大人偶尔会使出那个招数,不过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中了这招。我自己试过,都是不明不白的就被放倒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女骑士)
                    「嗯~。」
                    嘛,的确是用杀了我桑来练习了,但在那个世界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术。
                    但是,对于这招数我也没有详细到能教人的程度。
                    「好了,约翰。我接下来和佩丝塔进行徒手格斗术的模拟战。你看了再判断。佩丝塔。如果这场模拟战赢了我就实现你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行,无论是自由还是回到故乡的方法。」
                    「是!!我要拿出真本事了。」
                    佩丝塔伸长了手冲过来。
                    目的是我的眼睛呢。
                    用左手拨开,使出索套式踢击。
                    佩丝塔倒在了地上。
                    爬起来往这边踢了过来,我抓住她的裤腿一拉,动摇了她作为轴的脚。
                    简单的就破坏了她的平衡。
                    她往前踉跄了一步…我马上抓住她的后领把她拉着转起来。
                    转了半圈之后,佩丝塔被我扔了出去。
                    佩丝塔翻滚了一圈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大叫道。
                    「威!!」
                    啊啊,用了威么…。
                    这就麻烦了…。
                    把佩丝塔从刁钻角度伸过来的手拨开,用索套式踢击把她压下来,抓住她的右手转了起来。
                    佩丝塔无法抵抗自己的远心力摔倒在地上。
                    踩着倒在地上的佩丝塔的后背,让她站不起来。
                    「认、认输了。」
                    「噢噢,抱歉了,佩丝塔。嘛,也就这样。这个招数就是使用对手自己的力量把对手扔出去的技巧。很难就是了。」
                    「诶—,不是很明白呢。」
                    「虽然很清楚从者殿的实力了,但是…。这个稍微有点…。」
                    「不,盖鲁。这是真家伙…。我被扔出去的时候也没有理解就是了…。」
                    「是,中招的人都以为是魔法但其实并不是魔法。老是这种感觉就被扔出去了。」
                    佩丝塔爬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
                    「欧德。这个不是魔法么?」
                    「诶什么?欧德这个怎么做的?」
                    受到了马尔科&费尔波的追问。
                    「欧德,你会教我们的吧?」
                    亚历克斯微笑着摸起刘海来。
                    感觉有点火大呢。
                    我在内心里抵抗着要不就在教学过程中把亚历克斯揍一顿的诱惑。
                    「随你们,这可是很危险的。可不会轻松哦?」
                    「「「「请多指教!!」」」」
                    为什么要从受身的讲习会开始了。


                    回复
                    13楼2017-04-23 17:43
                      over


                      回复
                      14楼2017-04-23 17:43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25 22:55